0

    吃过一次亏的静湖娘娘有了心理准备,一看黑炭那架势就迅速急闪避开。

    然苗毅仍不肯放过她,黑炭与之错过之际,他提脚一蹬黑炭后背,弹射了出去,挺枪直扑,可惜不能飞行就是吃亏,仍让静湖娘娘脱身飞远。

    空中失去凭仗借力的苗毅直线惯性坠落,咚!重重砸落地面,脚下烟尘四荡,屈蹲的双膝缓缓站直,地面被他砸的有点内陷。

    “哼哼!”浮空的静湖娘娘一阵冷笑,她可谓占尽优势,下面的空有本事也奈何不了她。

    然笑容很快戛然而止,瞳孔一缩,她脸上倒显出惊恐来。

    唰!站起的苗毅抡枪倒插在了地上,翻手捞出了破法弓来,流星箭上弦一拉,宝光流转,砰一声震响,一道流光射向空中。

    静湖娘娘吓得手忙脚乱,仓惶调头疾飞,然流星箭一个拐弯,继续追着飞射而来。

    “啊…”当空一声惨叫,空中的人影翻腾着坠落。

    苗毅一手拔枪,腾空跳起。黑炭四爪飞驰,呼呼快冲而来,稍做纵身一跳,以后背接了苗毅,落地后脚下不停,载着苗毅快速朝空中坠向地面的人冲去。

    这一人一骑配合的极为默契,连眼神都不需看,一进入厮杀驰骋状态简直是心有灵犀。

    翻腾坠落的静湖娘娘并未落到地面,在离地面还有个数丈距离的时候稳住了,眼见黑炭杀来,那真是把她吓慌了神,仓惶再次腾空而起。

    苗毅扬手一挥,翻回的流星箭收入储物镯内,黑炭一阵急冲再次腾空而起,扑向了手忙脚乱飞起的静湖娘娘。

    避之不及的静湖娘娘猛然扭头张嘴一吹,喷射而出的白色怨气如喷雾般笼罩向冲来的一人一骑。

    迷雾中什么都看不见,而苗毅却是看都不看,单臂擒枪回手一击。嘤嘤龙吟声被“噗”一声止住,一枪扎进了躲避不及的静湖娘娘的腹部,又杀出一声惨叫来。

    论正面厮杀,苗毅视静湖娘娘如土鸡瓦狗一般。正面对上取其性命简直如探囊取物般,信手取之。

    黑炭载着苗毅冲出白雾般的怨气,划出一道弧线落地。

    咣当砸落在地的静湖娘娘再也爬不起来了,在地上翻滚不停,“啊…”发出凄厉不绝的恐怖惨叫身。身上冒出飞烟。

    剩余的婢女们见此状哪还敢再上前,二话不说调头就跑。

    苗毅翻手又是破法弓出,弓弦砰一声炸出一道流光射出,当空射出一声惨叫落地。

    黑炭从其身边疾驰而去,苗毅却纵身飞跃而起,将那中箭跌落地面又要翻身飞走的婢女给一脚踹回了地面。

    婢女再次落地翻滚,还来不及爬起,随后落下的苗毅一脚踩了下来,重重踩在了她的胸口,金属战靴狠狠将其踩在地上踩的难以动弹。婢女下意识挥舞手中剑砍向苗毅的大腿。当一声震响,被逆鳞枪给荡开了,锋利的枪头瞬间点在了她的脖子上。

    “饶命…”那婢女吓得躺在地上惊叫求饶不止,再也不敢乱动了,眼中满是惊恐神色。

    而另行逃走的那些婢女见同伴被箭给射了下来,已吓得不敢再从空中逃,纷纷转向扑入了河流中遁离。

    苗毅跳下后,黑炭未停,急速冲刺而去追赶,跑到河边猛然一个腾空飞扑。也冲进了河中追赶。

    不理会脚下婢女的求饶,苗毅回头看去,静湖娘娘仍在地上翻滚嚎叫,身上冒出的飞烟不断。

    等到黑炭破水而出跳上岸跑回。静湖娘娘已经没了动静,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苗毅打量了一下黑炭,应该没受什么伤,问:“追到了没有?”

    黑炭打了个响嚏摇头,“在水里没她们跑的快,跑掉了。”

    苗毅这才看向了踩在脚下战战兢兢的婢女。问:“那个静湖娘娘是什么人?”

    婢女惶恐道:“是这一带水域的领主,也是占据此地九山四水的黑虎寨寨主王公的十三名妾室之一……”

    听她那么一说,苗毅才明白,那个叫王公的地盘上有九座高山,还有四处大湖,分别交给了自己的十三个女人镇守。别看只是所谓的九山四水,实际上的占地面积可不小。

    令苗毅腻味的是,这位寨主老巢的名字居然叫黑虎寨,之所以取名叫黑虎寨和苗毅手下的黑虎旗没关系,乃是老巢坐落之地的山势像一只趴着的黑色老虎而已。

    苗毅又问:“这个静湖娘娘为何想夺取我的肉身?”

    婢女哀求道:“大人,婢子告诉你后,能饶了婢子吗?”

    苗毅道:“只要你老实告知不做隐瞒,我可以饶过你。”

    “我说,我说!”躺在地上的婢女赶紧说道:“应该是想借助大人的肉身进入龙穴和凤巢。”

    苗毅闻听奇怪了,“我的肉身能帮她进入龙穴和凤巢?”

    “婢子没去过龙穴和凤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传言都如此说。传说龙穴和凤巢所在地乃是整个荒古的邪气喷薄源头……”婢女竹筒倒豆子般,把自己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大致的意思也不难理解,原本荒古死地虽然邪气浓郁,但是有龙凤二族镇守邪气之源,荒古死地还不至于形成如今这么多的邪灵,此地很久以前也是个山清水秀的福地,到处郁郁葱葱。自从龙凤二族离开了荒古死地后,没了二族的镇压,邪源中喷薄出的邪气没了约束,才造就了如今数不清的邪灵,邪气肆虐,这山清水秀的福地也遭了殃,一应植被生物根本经不住邪气的侵蚀,才让荒古死地变成了如今这荒凉模样。

    而此地邪灵的修炼也迥异于外面的修炼方式,因为没有修炼资源,都是在以吸食邪气来增强自己,而强者则是以吞噬其他邪灵来增强自己,所以此地也可谓到处是强者割据,厮杀不断。

    如此一来,最好的修炼之地自然是龙凤二族曾经镇压的邪气源头,若是能占得邪气之源来修炼,结果可想而知了。试问整个荒古之地的邪灵谁不想进去?然而龙穴凤巢所在之地皆有令邪灵畏惧的东西存在,龙穴有正阳之火,凤巢有正阴之火,不管是阳火还是阴火。都是邪灵的克星,荒古之地的邪灵过不了这一关根本就无法进入龙穴凤巢占据邪气之源。

    如果能夺得修士的血肉之躯那就好办了,只要将血肉之躯占据,那就可以想出办法通过,不像邪灵连靠近都难受。可这地方已经被天庭给封锁了。已经许多年都没有过修士进来了,偶尔有过那么两次人进来,还是天庭的人马来此大肆屠杀清剿,驱使龙凤为战将,将一些修为高深的邪灵给灭了。

    于是就可想而知了,荒古死地的邪灵只能是对龙穴凤巢望之兴叹,根本进不去。这突然冒出个苗毅来,那静海娘娘自然是兴奋得不行要占他的肉身,只是没想到苗毅没那么好对付,反被苗毅给诛杀了。

    获知了真相后。苗毅暗暗骂娘,怪不得把自己送到这里来关押能堵住嬴家的嘴,这和把自己弄来送死有什么区别?一旦让这荒古死地的邪灵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还不得蜂拥而来夺取,自己不死才怪了。

    念及此,他可谓悚然一惊,环顾四周一眼,暗道麻烦了,那些跑掉的婢女回去后不向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王公‘报喜’才怪了,那叫王公的什么玩意焉能放过自己这个进入龙穴凤巢的机会!

    苗毅霍然回头看向黑炭。怒目相视,有点恨得牙痒痒,让这混蛋别乱跑,这畜生却为了吃两条鱼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回头整个荒古死地的邪灵闻讯而来,两人就算长了翅膀能飞也跑不掉。

    上次寻找星门的时候也是,这混蛋一冲动带着他往星门冲,等到反应过来想回头也来不及了,硬是被星门那强大的吸力给扯了进去。那次得亏星门后面是炼狱之地,万一去了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未知星域的话。只怕现在已经死在了那。

    想想都火大,尽给他惹麻烦,偏偏惹的还不是小麻烦,都是动辄能坑死他的麻烦,让他如何能不气!

    被苗毅这么一瞪,黑炭讪讪低头轻轻打了几个响嚏,婢女的话它也听懂了,知道自己惹出了大麻烦。

    尽管苗毅恨不得一枪戳死它,可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回头逃命搞不好还要倚仗它的脚力,互做倚仗总比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好。

    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怒火,苗毅又问:“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王公修为如何?”

    婢女回:“彩莲二品!”

    苗毅好奇道:“才彩莲二品?难道强者吞噬其他邪灵晋级不快吗?”

    婢女:“此地大部分的强者都是彩莲境界,只有一些被天庭围剿的漏网之鱼才有更高的修为,不过那种人极少,也不敢太过张扬,怕会成为天庭下一轮的打击目标。”

    原来如此!如此一来苗毅倒是稍稍松了口气,随后又询问了一些其他事情。

    待他没了问题,被踩在脚下的婢女弱弱问道:“大人,可以饶过婢子了吗?”

    苗毅想了想,松开了脚,“我自然是说话算话的。”

    谁知,那婢女刚一爬起来,黑炭突然呱唧一口扑来,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将那婢女的脑袋给咬掉了,旋即按住那动弹的身躯连撕带咬,很快将那婢女给狼吞虎咽地吞掉了。

    苗毅惊呆了,失声道:“胖贼,你干什么?”

    黑炭吞下最后一口,爪子捋了把嘴巴,洋洋得意道:“放心,没让你食言,你说饶过她,我又没说饶过她,难道还让她回去报信不成?她也是邪灵,比那白鱼吃了还补。”

    苗毅气得直哆嗦,抖动着手,指着它,愤怒咆哮道:“我说饶过她,又没说放过她!王八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老子手上就这么一个认路的方便逃命的向导,你居然把她给吃了?”(~^~)

第1304章    吕重本就隐匿了气机,更是改变了相貌,所以进入仙幻星后,也没人认出吕重。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西门庆功等纨绔子弟以为吕重等人实力不济,好欺负。

    这也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八大家族的人陨落在吕重等人的手里。

    一边,观战的纳兰青霜,满心震颤地看着霸气无双的吕重。

    虽然早就知道吕重在[鸿蒙龙墓]大杀四方,灭了无数帝级强者的事。

    可是,这会儿亲眼所见,吕重一击秒杀中位准圣西门无恨的霸气与张狂,让她也是花心乱颤,双眼流露出无限的崇拜之意。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不不出世的绝世天才,修炼不到五万年,都达到大罗金仙境界,这让她足以自傲。

    可是,遇上了吕重,她才知道自己简直是一块顽石。

    她的天才,在吕重面前,几乎不值一提。甚至在敖夜、冷眉等人的面前,也是大受打击。

    可是打击越盛,她对吕重也越是崇拜。

    这一次,亲眼所见,吕重一招秒杀中位仙帝,更是直击她的花心,让她对吕重的崇拜也迅速转化成一腔倾慕、爱意。

    与吕重相处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纳兰青霜几乎看着吕重以“坐火箭”的速度提升着修为与境界。

    当年的相遇,吕重才玄仙境界,可是,吕重却是能灭了无数仙君、仙王、甚至仙皇。甚至更能拿出绝世无双的灵物[天光圣水]。这让纳兰青霜真正地感觉到吕重的神秘与强大。对吕重也多了一丝好奇。

    在吕重等人于仙幻星呆的几年,纳兰青霜与敖夜、郑玲珑、颜妍、许心妍、木苍穹等女打成一片,也是知道吕重等人真正的修炼时间。她几乎是看着吕重等人以疯狂至变态的速度提升着修为、境界。

    每每听到吕重所创造的惊人战绩,纳兰青霜都会激动不已,似乎比自己战胜无数敌人还要高兴。

    只不过,纳兰青霜从来都没有亲眼看到过吕重与帝级强者的大战。

    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她的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震惊与兴奋当中。

    甚至,这种无比的兴奋感。居然隐隐让她了。从来对其他天才仙人看不上眼的她,今天居然情动如潮。隐约间,她感觉小腹以下的隐秘之地都湿了。

    一时间,她整个人的脸色都是艳红一片,羞于见人之感产生之后,居然又有一种极强的刺激感产生,让她几乎无法自拔。

    敖夜等女密切地关注着战场,并没有发现纳兰青霜这位小姐妹的异常。

    而远处,赶来的其他七位帝级强者。直观这一战后,也是悚然动容。

    甚至,修为最高的枯元上人都来不及出手相救,西门无恨就已陨落!

    这样的结果,让七大仙帝俱都是不敢置信。

    “该死,我们真的看错了。这人就算不是圣人,也是巅峰准圣中最强横的一位存在!”血煞魔帝脸色惊色,微微嘀咕。

    其他人沉默无语,显然是认同了血煞魔帝的话语。

    “嘿嘿,还要打下去么?”

    看着前方无语的七位帝级强者。吕重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

    对方虽然来了八位帝级强者,可是吕重还真的不在乎。

    别说在鸿蒙龙墓中的惊人战绩,单是进入鸿蒙龙墓之前。他都与大量的帝级强者交过手。

    灭过悔心菩萨,斩杀过燃灯上古佛两尊三尸化身。

    从光武帝耶无上率领的十三尊帝级强者的包围圈中杀出,甚至当时还困住了其中的十尊仙帝。之后,更是从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毗卢尸佛与太古暴音龙一族的手里抢到七颗宝星。

    通过这连续的惊天战役,吕重早就锻炼出了极为强悍的心境。

    面对任何帝级强者,吕重都不会产生惧意。相反,他会有一种无比强烈的自信。

    而随着时间的延长,吕重的修为也在疯狂提升。同时,他的战斗力也是逞火箭一般提升。

    鸿蒙龙墓之中。灭了上千的帝级强者,更是无形中让吕重的隐威与自信达到了极点。

    圣人境以下。吕重已然无敌!

    对方才八个帝级强者,其中只有四人是中位以上的仙帝。其他四人只是区区的下位仙帝。

    这样的组合。能被吕重看在眼里,才是怪事。

    大刺刺地看着枯元、血煞等帝级强者,吕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死人不赔命地说道:“如果要再斗下去,就快动手,敝奉陪。如果不想再斗,就给我滚得远远的!”

    “阁下也太嚣张了吧?”枯元上人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下来,看向吕重,冷声道:“阁下真以为灭了一个西门无恨,就能吓唬住我们?”

    圣人爱争脸面,准圣(仙帝)又何尝不是?

    真要被吕重这么两三句话给说走了,他们这些人也不消在蛮荒仙域混了。

    再说了,八大家族的底蕴绝对不可小觑,他们也从来没有这么就在一个人的面前退缩过。

    “吓唬你们?”吕重歪着脑袋,斜斜地看了枯元等人一眼,淡淡地摇了摇头,“你们不配——”

    怒!

    怒到了极点!

    这会儿,枯元上人、血煞魔帝等人都彻底愤怒了。

    何时,他们这些帝级强者被人如此小视了?

    在这圣人不出的时代,他们就是一方仙域的真正高层与统治者。

    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历的人物给如此鄙视,他们真要不有所行动,别说附近观望的人会看不起他,就连他们各大家族内的人都会永远看不起他们。甚至他们在各自家族掌握的实权职位,也有可能第一时间被别人给奔走。

    “哼,阁下是炼体的强者吧,占了兵器之利,才灭了西门无恨。有本事不用兵器与我斗上一场……”一个魁梧之极的汉子从枯元上人的旁边走了出来。

    这人气势极为狂暴,浑身肌肉虬结,显然,他的肉身强度也是不弱。

    “咦?巫族之人?”吕重古怪地看了这人一眼,不屑地道:“虽然你是激将,不过不用法宝就不用法宝,本少便陪你玩玩——”

    说完,吕重也是一脸跃跃欲试。

    他能看出,对方的肉身强度也是极为不弱,居然也达到可媲美先天至宝的境界。这可是非常了不得。

    不过,就算对方肉身境界极强,吕重也是毫无所惧。

    他的肉身境界隐约还要强上对方一筹,同时,吕重体内凝聚的大道道纹也不是吃素的。

    本少?

    对方居然自称“本少”?

    枯元、血煞等人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能这样自称的人,显然年龄不会太大。

    可是对方居然拥有可媲美巅峰仙帝的强大实力。

    那么,此人是谁?

    想到这里,枯元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转头往血煞魔帝看去,却发现血煞魔帝的目光正且惊且疑地看向另一边的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

    “该……该死,难……难道眼前的这……这家伙是……是他……”

    一个让无数帝级强者谈之而色变的人名,陡然在枯元、血煞等人的脑海中闪现!(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