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暗疮膏,果体,第1304章

已有 32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吕重本就隐匿了气机,更是改变了相貌,所以进入仙幻星后,也没人认出吕重。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西门庆功等纨绔子弟以为吕重等人实力不济,好欺负。

    这也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八大家族的人陨落在吕重等人的手里。

    一边,观战的纳兰青霜,满心震颤地看着霸气无双的吕重。

    虽然早就知道吕重在[鸿蒙龙墓]大杀四方,灭了无数帝级强者的事。

    可是,这会儿亲眼所见,吕重一击秒杀中位准圣西门无恨的霸气与张狂,让她也是花心乱颤,双眼流露出无限的崇拜之意。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不不出世的绝世天才,修炼不到五万年,都达到大罗金仙境界,这让她足以自傲。

    可是,遇上了吕重,她才知道自己简直是一块顽石。

    她的天才,在吕重面前,几乎不值一提。甚至在敖夜、冷眉等人的面前,也是大受打击。

    可是打击越盛,她对吕重也越是崇拜。

    这一次,亲眼所见,吕重一招秒杀中位仙帝,更是直击她的花心,让她对吕重的崇拜也迅速转化成一腔倾慕、爱意。

    与吕重相处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纳兰青霜几乎看着吕重以“坐火箭”的速度提升着修为与境界。

    当年的相遇,吕重才玄仙境界,可是,吕重却是能灭了无数仙君、仙王、甚至仙皇。甚至更能拿出绝世无双的灵物[天光圣水]。这让纳兰青霜真正地感觉到吕重的神秘与强大。对吕重也多了一丝好奇。

    在吕重等人于仙幻星呆的几年,纳兰青霜与敖夜、郑玲珑、颜妍、许心妍、木苍穹等女打成一片,也是知道吕重等人真正的修炼时间。她几乎是看着吕重等人以疯狂至变态的速度提升着修为、境界。

    每每听到吕重所创造的惊人战绩,纳兰青霜都会激动不已,似乎比自己战胜无数敌人还要高兴。

    只不过,纳兰青霜从来都没有亲眼看到过吕重与帝级强者的大战。

    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她的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震惊与兴奋当中。

    甚至,这种无比的兴奋感。居然隐隐让她了。从来对其他天才仙人看不上眼的她,今天居然情动如潮。隐约间,她感觉小腹以下的隐秘之地都湿了。

    一时间,她整个人的脸色都是艳红一片,羞于见人之感产生之后,居然又有一种极强的刺激感产生,让她几乎无法自拔。

    敖夜等女密切地关注着战场,并没有发现纳兰青霜这位小姐妹的异常。

    而远处,赶来的其他七位帝级强者。直观这一战后,也是悚然动容。

    甚至,修为最高的枯元上人都来不及出手相救,西门无恨就已陨落!

    这样的结果,让七大仙帝俱都是不敢置信。

    “该死,我们真的看错了。这人就算不是圣人,也是巅峰准圣中最强横的一位存在!”血煞魔帝脸色惊色,微微嘀咕。

    其他人沉默无语,显然是认同了血煞魔帝的话语。

    “嘿嘿,还要打下去么?”

    看着前方无语的七位帝级强者。吕重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

    对方虽然来了八位帝级强者,可是吕重还真的不在乎。

    别说在鸿蒙龙墓中的惊人战绩,单是进入鸿蒙龙墓之前。他都与大量的帝级强者交过手。

    灭过悔心菩萨,斩杀过燃灯上古佛两尊三尸化身。

    从光武帝耶无上率领的十三尊帝级强者的包围圈中杀出,甚至当时还困住了其中的十尊仙帝。之后,更是从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毗卢尸佛与太古暴音龙一族的手里抢到七颗宝星。

    通过这连续的惊天战役,吕重早就锻炼出了极为强悍的心境。

    面对任何帝级强者,吕重都不会产生惧意。相反,他会有一种无比强烈的自信。

    而随着时间的延长,吕重的修为也在疯狂提升。同时,他的战斗力也是逞火箭一般提升。

    鸿蒙龙墓之中。灭了上千的帝级强者,更是无形中让吕重的隐威与自信达到了极点。

    圣人境以下。吕重已然无敌!

    对方才八个帝级强者,其中只有四人是中位以上的仙帝。其他四人只是区区的下位仙帝。

    这样的组合。能被吕重看在眼里,才是怪事。

    大刺刺地看着枯元、血煞等帝级强者,吕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死人不赔命地说道:“如果要再斗下去,就快动手,敝奉陪。如果不想再斗,就给我滚得远远的!”

    “阁下也太嚣张了吧?”枯元上人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下来,看向吕重,冷声道:“阁下真以为灭了一个西门无恨,就能吓唬住我们?”

    圣人爱争脸面,准圣(仙帝)又何尝不是?

    真要被吕重这么两三句话给说走了,他们这些人也不消在蛮荒仙域混了。

    再说了,八大家族的底蕴绝对不可小觑,他们也从来没有这么就在一个人的面前退缩过。

    “吓唬你们?”吕重歪着脑袋,斜斜地看了枯元等人一眼,淡淡地摇了摇头,“你们不配——”

    怒!

    怒到了极点!

    这会儿,枯元上人、血煞魔帝等人都彻底愤怒了。

    何时,他们这些帝级强者被人如此小视了?

    在这圣人不出的时代,他们就是一方仙域的真正高层与统治者。

    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历的人物给如此鄙视,他们真要不有所行动,别说附近观望的人会看不起他,就连他们各大家族内的人都会永远看不起他们。甚至他们在各自家族掌握的实权职位,也有可能第一时间被别人给奔走。

    “哼,阁下是炼体的强者吧,占了兵器之利,才灭了西门无恨。有本事不用兵器与我斗上一场……”一个魁梧之极的汉子从枯元上人的旁边走了出来。

    这人气势极为狂暴,浑身肌肉虬结,显然,他的肉身强度也是不弱。

    “咦?巫族之人?”吕重古怪地看了这人一眼,不屑地道:“虽然你是激将,不过不用法宝就不用法宝,本少便陪你玩玩——”

    说完,吕重也是一脸跃跃欲试。

    他能看出,对方的肉身强度也是极为不弱,居然也达到可媲美先天至宝的境界。这可是非常了不得。

    不过,就算对方肉身境界极强,吕重也是毫无所惧。

    他的肉身境界隐约还要强上对方一筹,同时,吕重体内凝聚的大道道纹也不是吃素的。

    本少?

    对方居然自称“本少”?

    枯元、血煞等人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能这样自称的人,显然年龄不会太大。

    可是对方居然拥有可媲美巅峰仙帝的强大实力。

    那么,此人是谁?

    想到这里,枯元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转头往血煞魔帝看去,却发现血煞魔帝的目光正且惊且疑地看向另一边的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

    “该……该死,难……难道眼前的这……这家伙是……是他……”

    一个让无数帝级强者谈之而色变的人名,陡然在枯元、血煞等人的脑海中闪现!(未完待续)

    …

第一四六六章 静湖娘娘    落后就要挨打!

    撵上来的白衣女子当空抡剑便劈,剑化流光急斩而下。

    轰隆一声响,地面崩塌,黑炭一个侧蹿避开了,从爆开的尘土中冲了出来,继续向前狂奔逃窜。

    十几名婢女也追了上来,刀剑接连斩了下来,下面的黑炭左突又闪,蹿动的速度奇快,不过身上也被切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追在上空的白衣女子盯着黑炭身上流出的鲜血,突然惊喜万分道:“竟然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住手,抓活的!”

    陡然加速上前,从天而降,横剑拦在了黑炭的前面,目中浮现朦胧白光,紧盯冲来的黑炭双眼。

    “抓你爷爷!”黑炭怪叫一声,急速奔跑的身形突然一侧,尾巴突然一记狂甩。

    白衣女子大吃一惊,迅速双手推剑横在身前一挡,咣!一道巨大的力道震来,她连人带剑被黑炭一尾给抽飞了出去。

    咣当落地又飞了起来,容貌已经变得有些狼狈不堪,她没想到黑炭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凶猛一击令她没有还手之力,根本挡不住,这一击废掉了她不少的灵力,她更没想到自己的怨念之力竟然对黑炭一点作用都没有。

    看着继续狂奔逃窜的黑炭,白衣女子突然失声,“难道是龙族!不好…”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急呼追赶的手下,“杀了它,杀了它,快杀了它!”自己也紧急掠空飞去。

    一条人影跳上了湖畔山丘,正是苗毅。

    如此轰隆隆的攻击动静,山洞内盘膝静修的苗毅想不察觉到都难,出了洞喊了几声‘胖贼’,结果不见反应,立马知道那动静和黑炭脱不了干系,迅速冲了过来一看,结果一上来就看到了黑炭被追杀。

    苗毅又气又恼,很显然是黑炭没有听他的话,偷偷跑出了山谷。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否则挨打也是在山谷内,怎么会出现在那么远的地方?

    然此时不是生气的时候,黑炭在这里不能飞。动作虽快却不如人的手脚那么灵活,人家飞在空中进攻几乎只有挨打的份,得赶快救援才行,否则麻烦了。

    而一路从狂轰滥炸中冲出的黑炭也看到了他,老远大吼一声。“大人,救命啊!”

    苗毅手掐法诀,迎着黑炭一指,刹那间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绽放宝光,噼里啪啦翻滚开来,瞬间狰狞战甲披身。

    唰!地面滑出深长的痕迹,土石激飞,黑炭不跑了,猛然停了下来,以强悍的抗揍能力硬扛了数击。

    “嗷…”昂头一声怒吼。徐徐摆动尾巴的黑炭看向了空中,有了防护战甲,没了后顾之忧,一股凶悍气息毕露无疑,四肢渐渐伏地蹲下,明显准备凭借蛮力冲上空中进行还击了。

    空中的白衣女子手一挥,也让手下停止了攻击,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山丘上的苗毅,只见苗毅也稀里哗啦穿上了高纯度红晶战甲,手一横。长枪在手。

    “回来!”苗毅喝了声,他也看出了黑炭要反击了,然而连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没道理在这地方惹出掰扯不清的麻烦。先搞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黑炭回头看了眼苗毅,又心有不甘地怒视了一眼空中,返身急蹿而出,快速冲到了苗毅身边。

    苗毅翻身而上,骑在黑炭的身上,斜在手中的枪抬起。遥指前方空中,喝道:“什么人竟敢伤我坐骑!”

    白衣女子率领手下快速掠来,徐徐降低了高度,定格在空中反复打量苗毅,她身旁一名婢女回道:“此乃静湖娘娘!到了我家娘娘的地盘,还不快快拜见。”

    “什么静湖娘娘,丑八怪而已。”黑炭不屑一声。

    对面诸人大怒,苗毅也提枪在黑炭脑袋上敲了一下,“谁让你说话了?”

    黑炭不得不闭嘴了。

    白衣女子也就是那位所谓的静湖娘娘,很是疑惑道:“你又是谁?是哪个地盘上的,为何来我境内?”

    苗毅道:“牛某乃天庭左督卫总镇。”至于在押犯人的身份不提也罢。

    “天庭?”静湖娘娘愕然,稍作茫然后,突然失声道:“你是从荒古之外来的?”

    苗毅颔首道:“不错!不知尊驾为何伤我坐骑?”

    静湖娘娘冷道:“残害我静湖水族,还敢对本娘娘动手,你说为何?”

    苗毅大概明白了,估计是黑炭贪吃怨灵白鱼惹的祸,持枪抱拳道:“我坐骑也被打伤了,娘娘这口气也出了,不如就此扯平如何?如果娘娘觉得气还没消,想要什么补偿的话,咱们不妨放下刀兵好好谈一下。”

    此地人生地不熟,居然还有人存在,还能飞行,什么情况?所以他想从对方嘴里了解一下情况。

    可黑炭不干了,很是不忿道:“有没有搞错,伤了我还给她补偿?大人一边歇着去,我去弄死她!”

    咚!脑袋又被苗毅敲了一枪,“闭嘴!”

    黑炭突噜噜打了个响嚏,虽不甘,却也是不得不从。

    而那静湖娘娘压根就不在意黑炭的话,反而是两眼冒出贪婪之光,紧盯着苗毅诡笑道:“能给补偿自然好说,我看你这血肉之躯就很不错,不如把你这肉身送给我做补偿好了,待我灵体和你的肉身融合在了一块,你我都有好处,如何?”

    尽管苗毅不太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自己的肉身送给别人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神情顿时冷了几分,“娘娘的意思是要我死吗?”

    静湖娘娘目露凶光,“你会死,但是你的不会死,怎么,不愿意?”

    “倒也不是不乐意…”苗毅挑了挑眉,话没说完,两脚跟突然在黑炭两腹敲了一下,唰!坐下黑炭陡然如离弦之箭般腾空蹿出,直扑那静湖娘娘。

    黑炭蹿起来的速度可不比飞行慢,起跳快,落下慢,不过还是瞬间扑到。

    这边没想到苗毅如此果断,一言不合,说杀就杀。

    十几名婢女立刻飞剑射来阻拦,苗毅快枪如骤雨,丁零当啷声中全部给打飞了,顺便闪出一记快枪取静湖娘娘的首级。

    静湖娘娘大惊,紧急闪身避开,同时挥剑一挡。

    咣!苗毅一枪将剑挑开,顺势再送一枪,快如闪电般杀出一声惨叫。

    静湖娘娘没想到苗毅枪速如此之快,根本避之不及,一枪当胸没入。

    一闪而过的苗毅看都不看,一枪刺中,挑枪一拨,直接将发出一声惨叫的静湖娘娘给甩飞了出去。

    呼一声落地的黑炭快速转身,看着落地翻滚的静湖娘娘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真不经打,一枪就给解决了。”

    苗毅却是眉头一皱,只见那个静湖娘娘又飘了起来,黑炭亦打了个响嚏瞪大了眼睛看着。

    静湖娘娘的心窝部位虽不见血迹,却是被一枪扎了个透心凉,心脏部位贯穿了,能从这边看到那边,然其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寒着脸慢慢飘起。更诡异的是,胸口创伤部位竟然在快速蠕动愈合,待到痊愈后,眉心的六品金莲也变成了五品,很显然终究是伤的不轻,修为直接废掉了一品。

    尽管如此,也依然令苗毅和黑炭心惊,竟然杀不死?

    由此也令苗毅明白了,对方根本不是一般修士。

    “娘娘!”十几名婢女快速拥来护住了她。

    “让开!”静湖娘娘冷厉一喝,挥手拨开了左右的婢女,盯着苗毅冷冷道:“好快的枪!”说话间双眼骤然浮现朦朦白光,张开的五指更是对着苗毅做出了笼罩的动作。

    一股莫名的冥冥之力袭来,苗毅瞬间打了个寒战,眼前一花,整个人仿佛坠入了无尽怨海中,他意识到了不对,知道自己着了道,挣扎着一丝意念想反抗,然无穷无尽的怨念如潮水般将他淹没,令他瞬间心神失守,也令他心中涌起无尽怨恨,从小到大受的委屈和屈辱被无限放大,似乎全世界都欠他的,都对不起他,令其沉浸在无尽怨海中无法自拔。

    “给我抓起来!”一脸冷笑的静湖娘娘喝令一声。

    十几名婢女立刻俯冲而去。

    黑炭也发现了不正常,发现苗毅竟然坐在自己身上摇摇晃晃,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嗷…”黑炭忽然仰天一声长啸,能震得人耳朵发麻。

    浮沉在无尽怨海中的苗毅听到了,陡然恢复了一丝意识,迅速施展心焰护体。

    心焰护体封住了自己的瞬间,眼前亦是一明,似乎瞬间从怨海中钻了出来,入眼便看到那一群婢女冲来。

    一层无形之波在他手中逆鳞枪上荡过,按捺着不动的他等到众女扑到眼前,突然嘤嘤龙吟声起,刹那寒光闪烁,枪出如龙,一顿快枪挑飞五名婢女,杀出一阵惨叫,余者吓得仓惶避开。

    “啊…”翻飞落地的五名婢女犹如恶鬼附体一般,倒在了地上捂住创口翻滚,发出凄厉不绝的惨叫,创口处更是冒出飞灰般的烟雾,身体里面似乎着了火一般。

    把那些避开的婢女吓得够呛,惶恐后退。

    “不可能?”见居然没能控制护住苗毅,半浮空中的静湖娘娘难以置信,几名婢女的惨状更是令其大吃一惊。

    苗毅冷眼一扫,两脚跟微微敲了一下黑炭两腹,黑炭陡然一个加速快跑,猛然蹿向空中,再次扑向静湖娘娘。(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