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落后就要挨打!

    撵上来的白衣女子当空抡剑便劈,剑化流光急斩而下。

    轰隆一声响,地面崩塌,黑炭一个侧蹿避开了,从爆开的尘土中冲了出来,继续向前狂奔逃窜。

    十几名婢女也追了上来,刀剑接连斩了下来,下面的黑炭左突又闪,蹿动的速度奇快,不过身上也被切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追在上空的白衣女子盯着黑炭身上流出的鲜血,突然惊喜万分道:“竟然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住手,抓活的!”

    陡然加速上前,从天而降,横剑拦在了黑炭的前面,目中浮现朦胧白光,紧盯冲来的黑炭双眼。

    “抓你爷爷!”黑炭怪叫一声,急速奔跑的身形突然一侧,尾巴突然一记狂甩。

    白衣女子大吃一惊,迅速双手推剑横在身前一挡,咣!一道巨大的力道震来,她连人带剑被黑炭一尾给抽飞了出去。

    咣当落地又飞了起来,容貌已经变得有些狼狈不堪,她没想到黑炭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凶猛一击令她没有还手之力,根本挡不住,这一击废掉了她不少的灵力,她更没想到自己的怨念之力竟然对黑炭一点作用都没有。

    看着继续狂奔逃窜的黑炭,白衣女子突然失声,“难道是龙族!不好…”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急呼追赶的手下,“杀了它,杀了它,快杀了它!”自己也紧急掠空飞去。

    一条人影跳上了湖畔山丘,正是苗毅。

    如此轰隆隆的攻击动静,山洞内盘膝静修的苗毅想不察觉到都难,出了洞喊了几声‘胖贼’,结果不见反应,立马知道那动静和黑炭脱不了干系,迅速冲了过来一看,结果一上来就看到了黑炭被追杀。

    苗毅又气又恼,很显然是黑炭没有听他的话,偷偷跑出了山谷。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否则挨打也是在山谷内,怎么会出现在那么远的地方?

    然此时不是生气的时候,黑炭在这里不能飞。动作虽快却不如人的手脚那么灵活,人家飞在空中进攻几乎只有挨打的份,得赶快救援才行,否则麻烦了。

    而一路从狂轰滥炸中冲出的黑炭也看到了他,老远大吼一声。“大人,救命啊!”

    苗毅手掐法诀,迎着黑炭一指,刹那间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绽放宝光,噼里啪啦翻滚开来,瞬间狰狞战甲披身。

    唰!地面滑出深长的痕迹,土石激飞,黑炭不跑了,猛然停了下来,以强悍的抗揍能力硬扛了数击。

    “嗷…”昂头一声怒吼。徐徐摆动尾巴的黑炭看向了空中,有了防护战甲,没了后顾之忧,一股凶悍气息毕露无疑,四肢渐渐伏地蹲下,明显准备凭借蛮力冲上空中进行还击了。

    空中的白衣女子手一挥,也让手下停止了攻击,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山丘上的苗毅,只见苗毅也稀里哗啦穿上了高纯度红晶战甲,手一横。长枪在手。

    “回来!”苗毅喝了声,他也看出了黑炭要反击了,然而连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没道理在这地方惹出掰扯不清的麻烦。先搞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黑炭回头看了眼苗毅,又心有不甘地怒视了一眼空中,返身急蹿而出,快速冲到了苗毅身边。

    苗毅翻身而上,骑在黑炭的身上,斜在手中的枪抬起。遥指前方空中,喝道:“什么人竟敢伤我坐骑!”

    白衣女子率领手下快速掠来,徐徐降低了高度,定格在空中反复打量苗毅,她身旁一名婢女回道:“此乃静湖娘娘!到了我家娘娘的地盘,还不快快拜见。”

    “什么静湖娘娘,丑八怪而已。”黑炭不屑一声。

    对面诸人大怒,苗毅也提枪在黑炭脑袋上敲了一下,“谁让你说话了?”

    黑炭不得不闭嘴了。

    白衣女子也就是那位所谓的静湖娘娘,很是疑惑道:“你又是谁?是哪个地盘上的,为何来我境内?”

    苗毅道:“牛某乃天庭左督卫总镇。”至于在押犯人的身份不提也罢。

    “天庭?”静湖娘娘愕然,稍作茫然后,突然失声道:“你是从荒古之外来的?”

    苗毅颔首道:“不错!不知尊驾为何伤我坐骑?”

    静湖娘娘冷道:“残害我静湖水族,还敢对本娘娘动手,你说为何?”

    苗毅大概明白了,估计是黑炭贪吃怨灵白鱼惹的祸,持枪抱拳道:“我坐骑也被打伤了,娘娘这口气也出了,不如就此扯平如何?如果娘娘觉得气还没消,想要什么补偿的话,咱们不妨放下刀兵好好谈一下。”

    此地人生地不熟,居然还有人存在,还能飞行,什么情况?所以他想从对方嘴里了解一下情况。

    可黑炭不干了,很是不忿道:“有没有搞错,伤了我还给她补偿?大人一边歇着去,我去弄死她!”

    咚!脑袋又被苗毅敲了一枪,“闭嘴!”

    黑炭突噜噜打了个响嚏,虽不甘,却也是不得不从。

    而那静湖娘娘压根就不在意黑炭的话,反而是两眼冒出贪婪之光,紧盯着苗毅诡笑道:“能给补偿自然好说,我看你这血肉之躯就很不错,不如把你这肉身送给我做补偿好了,待我灵体和你的肉身融合在了一块,你我都有好处,如何?”

    尽管苗毅不太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自己的肉身送给别人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神情顿时冷了几分,“娘娘的意思是要我死吗?”

    静湖娘娘目露凶光,“你会死,但是你的不会死,怎么,不愿意?”

    “倒也不是不乐意…”苗毅挑了挑眉,话没说完,两脚跟突然在黑炭两腹敲了一下,唰!坐下黑炭陡然如离弦之箭般腾空蹿出,直扑那静湖娘娘。

    黑炭蹿起来的速度可不比飞行慢,起跳快,落下慢,不过还是瞬间扑到。

    这边没想到苗毅如此果断,一言不合,说杀就杀。

    十几名婢女立刻飞剑射来阻拦,苗毅快枪如骤雨,丁零当啷声中全部给打飞了,顺便闪出一记快枪取静湖娘娘的首级。

    静湖娘娘大惊,紧急闪身避开,同时挥剑一挡。

    咣!苗毅一枪将剑挑开,顺势再送一枪,快如闪电般杀出一声惨叫。

    静湖娘娘没想到苗毅枪速如此之快,根本避之不及,一枪当胸没入。

    一闪而过的苗毅看都不看,一枪刺中,挑枪一拨,直接将发出一声惨叫的静湖娘娘给甩飞了出去。

    呼一声落地的黑炭快速转身,看着落地翻滚的静湖娘娘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真不经打,一枪就给解决了。”

    苗毅却是眉头一皱,只见那个静湖娘娘又飘了起来,黑炭亦打了个响嚏瞪大了眼睛看着。

    静湖娘娘的心窝部位虽不见血迹,却是被一枪扎了个透心凉,心脏部位贯穿了,能从这边看到那边,然其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寒着脸慢慢飘起。更诡异的是,胸口创伤部位竟然在快速蠕动愈合,待到痊愈后,眉心的六品金莲也变成了五品,很显然终究是伤的不轻,修为直接废掉了一品。

    尽管如此,也依然令苗毅和黑炭心惊,竟然杀不死?

    由此也令苗毅明白了,对方根本不是一般修士。

    “娘娘!”十几名婢女快速拥来护住了她。

    “让开!”静湖娘娘冷厉一喝,挥手拨开了左右的婢女,盯着苗毅冷冷道:“好快的枪!”说话间双眼骤然浮现朦朦白光,张开的五指更是对着苗毅做出了笼罩的动作。

    一股莫名的冥冥之力袭来,苗毅瞬间打了个寒战,眼前一花,整个人仿佛坠入了无尽怨海中,他意识到了不对,知道自己着了道,挣扎着一丝意念想反抗,然无穷无尽的怨念如潮水般将他淹没,令他瞬间心神失守,也令他心中涌起无尽怨恨,从小到大受的委屈和屈辱被无限放大,似乎全世界都欠他的,都对不起他,令其沉浸在无尽怨海中无法自拔。

    “给我抓起来!”一脸冷笑的静湖娘娘喝令一声。

    十几名婢女立刻俯冲而去。

    黑炭也发现了不正常,发现苗毅竟然坐在自己身上摇摇晃晃,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嗷…”黑炭忽然仰天一声长啸,能震得人耳朵发麻。

    浮沉在无尽怨海中的苗毅听到了,陡然恢复了一丝意识,迅速施展心焰护体。

    心焰护体封住了自己的瞬间,眼前亦是一明,似乎瞬间从怨海中钻了出来,入眼便看到那一群婢女冲来。

    一层无形之波在他手中逆鳞枪上荡过,按捺着不动的他等到众女扑到眼前,突然嘤嘤龙吟声起,刹那寒光闪烁,枪出如龙,一顿快枪挑飞五名婢女,杀出一阵惨叫,余者吓得仓惶避开。

    “啊…”翻飞落地的五名婢女犹如恶鬼附体一般,倒在了地上捂住创口翻滚,发出凄厉不绝的惨叫,创口处更是冒出飞灰般的烟雾,身体里面似乎着了火一般。

    把那些避开的婢女吓得够呛,惶恐后退。

    “不可能?”见居然没能控制护住苗毅,半浮空中的静湖娘娘难以置信,几名婢女的惨状更是令其大吃一惊。

    苗毅冷眼一扫,两脚跟微微敲了一下黑炭两腹,黑炭陡然一个加速快跑,猛然蹿向空中,再次扑向静湖娘娘。(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罢免武进忠    画面上自始至终只出现了四个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其实去酒店的时候,是五个人。除了他们四个还有一个花豹子手下的机长,就是那个叫王飞的家伙。

    机长负责整个钻机的具体技术工作,花豹子不在时候,他说了算,所以算是个二老板。花豹子有饭局一般都会喊上他。

    在一个工程队能干上二老板的人都是聪明伶俐,心灵手巧的之人。王飞也不例外,当日在包间中,花豹子看到武进忠等人说话越来越露骨,明显有公然索贿的意思。于是便对王飞使了个眼色。

    王飞在花豹子的手下干久了,很清楚老板的意思,马上起身说自己回去还要负责生产,所以先走一步。不过这家伙临走之前却趁他们四个人喝的兴奋,聊得热火的时候,将自己的智能手机调到录像状态,放在了包间旁边的酒柜上,并且将镜头对准了酒桌。

    武进忠,杨进爵,王建达三人正琢磨着怎么和花豹子点透这层窗户纸,好好发财呢。谁能想到花豹子手下的这个机长敢给他们录像录音?别说他们连看到王飞的手机都没有,就算看到了,他们也只是以为王飞将手机忘在酒柜上了。

    工地现场。

    赵长枪看到事实已经很清楚,于是关闭了页面,屏幕上的画面消失了。他扭头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武进忠三人,说道:“你们三个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什么好辩解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这件事你们不知情嘛?不是说都是花豹子一个搞鬼欺骗你们吗?这段视频怎么解释?你们总不会告诉我说,这段视频也是假的,是花豹子请影视公司拍的广告片吧?我让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公然索贿!”

    说到最后两句,赵长枪几乎已经是在咆哮。赵长枪见过索贿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这三个家伙竟然公开教授施工方如何坑骗国家和乡亲们的钱财!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武进忠三人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吱声。有图有真相,他们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赵长枪看着这三个无耻之极的家伙,继续说道:“你们三个的胃口够大的啊!一口井每人四百还嫌少?还要每人七百?好家伙,每口井七百,整个南宫镇计划打井四千六百多口!这就是三百二十二万啊!即便单单一个武店村也有一百多口井,那就是七万多啊!你们也不怕吃的太多,撑死你们!”

    “武进忠!”赵长枪看着武进忠猛然一声暴喝。( 800)

    “哦!”正低头耷拉脑的的武进忠听到赵长枪忽然点他的名字,下意识的猛然抬起头看向了赵长枪。

    “你是武店村的村主任,老百姓交上来的钱,是你一五一十的收上来的。这些钱是用来打井的,是用来兴修水利的,是用来保证大家的庄稼每年都能丰收的!可是你前脚将大家的钱收起来,后脚就把钱塞进了自己的腰包!武进忠!你对得起你眼前的这些父老乡亲们吗?你对的起你自己的良心嘛!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赵长枪训斥完武进忠之后,又扭头大声对乡亲们说道:“武店村的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相信武进忠这样的村主任,能带领大家发家致富吗?”

    “不相信!”乡亲们齐声高呼。

    “这样卑鄙无耻的村主任,你们还想让他干下去嘛?”

    “不想!不想!武进忠下台!武进忠滚蛋!”

    老百姓纷纷振臂高呼。

    “好,既然大家决定要武进忠下课,那我们就现场开个村民代表大会,罢免武进忠的村主任职务。武店村有管事的人在这里吗?”赵长枪大声喊道。

    “我在。”人群中走出一个一脸憨厚,老实巴交,快六十的半大老人,说道:“我是村支书武文有。赵县长,肖书记,黄镇长,武家店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有责任啊!”

    赵长枪打眼一看武文有的样子,就知道他虽然是武店村支书,但是平时在村中肯定没什么权利,恐怕威望也不高,平时都是主任武进忠说了算。

    在一个乡,一个镇,一个县中,乡长,镇长,县长强势到压过书记的情况很少见。但是,在农村,主任强势,直接把村支书架空的情况却比比皆是。究其原因,并不仅仅是一句农民的文化素质低,法律意识淡泊,就能解释的了的。主要还是和农村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宗族观念有直接关系。

    赵长枪没打算清算这个窝囊书记的责任,只是冲他摆摆手说道:“行了,武支书,你先别说了。你现场统计一下,武店村到了多少村民,现在能不能举行一次有效的村民代表大会?”

    武文有不敢怠慢,招呼几个人和他一起统计。统计结果很快出来了,武店村的村民到了几乎百分之七十。完全能举行一次有效的村民代表大会。

    “既然人数比例够了,那我们就现场开个村民代表大会,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不采用不记名投票方式了,直接举手表决,同意罢免武进忠村主任一职的举手!”

    赵长枪话音刚落,眼前马上举起一片如林的手臂!

    经过现场统计,同意罢免武进忠主任一职的人数超过百分之九十!武进忠被当场罢免了主任一职,他吞下去的钱自然也要被追回。

    武进忠一脸死灰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村主任这个职务虽然不高,他甚至连党员都不是,但是这却是一个地地道道肥缺!轻松生活每一天,年底收入几十万,这样的工作哪里去找?本来他还想做完这一票之后,下一届村主任竞选时,自己就不参加了,以免以后夜长梦多,东窗事发。

    如果上面将他以前弄到的那些钱也全都没收上去,他可就前功尽弃,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让这个家伙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就栽在了这最后一次伸手上!

    处理完武进忠的事情后,镇长黄云光现场撤销了杨进爵的验收员资格,王建达的监理资格。同时让他们等待进一步的处理。

    等三个人的初步处理完成后,赵长枪对花豹子说道:“花豹子,你有没有要对乡亲们说的话。”

    花豹子一听赵长枪这话,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赵县长这是打算让自己在乡亲们面前忏悔一番,然后继续将工程交给自己啊!这个机会绝对不能丢了!

    于是,花豹子清了清嗓子,一脸沉痛的对大家说道:“武店村的各位乡亲们,首先,我花豹子诚挚的给大家道个歉,我花豹子不是人,拿了大家的钱,没给大家把工作做好。说实话,我花豹子虽然是个占便宜没够的人,但是干了这么些年工程,我还真从来没干过像这次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这些天我的心里也煎熬啊,每口井少打三十多米啊!这如果被别人发现了那还了得!”

    “这些天我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别人发现了水井的秘密。所以,我非常敏感无关人员试图测量水井的深度,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晚上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和赵县长打了起来。事实证明,赵县长的确是文武双全啊。揍我这样的,十个二十个不在话下。”

    都这时候了,这家伙竟然还不忘拍拍赵长枪的马屁。

    “刚才大家在视频里也看到了,我本来也不想这样干,也想老老实实的干活。可是我不这样干不行啊。我就是一个包工头,刀把子在监理,在验收员的手里攥着呢!我不给他们钱不行啊!可是我如果认认真真的干活,我就赔本啊,因为所有的利润都给了武进忠他们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是想请大家能原谅我。如果大家能让我继续干下去,我保证保质保量的完成每一口水井,并且将这些不够深度的水井重新打够深!还有,今天当着各位领导的面,我向大家郑重承诺,武店村的水井,除去政府财政支付的那百分之八十,大家的那百分之二十,我替大家交了!也就是说,各位乡亲们交上来的那百分之二十的工程款,可以重新拿回去了!”

    由于之前大家看到视频录像的时候,心中对花豹子的印象便有了改变。花豹子这个人虽然可恶,并且唯利是图,但是比起武进忠三人来说,他还算没坏透!

    所以,大家听了花豹子的话,特别是听说他竟然要替他们缴纳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工程款,竟然鼓起了掌!

    别说这些老百姓,就连赵长枪听了花豹子的话,心中都暗赞花豹子这个混蛋够精明。

    花豹子虽然说替大家缴纳百分二十的工程款,但是他并不需要真正的从自己腰包里往外掏钱,只是在结算工程款的时候,只结算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不要了就行了。虽然这样一来,他的利润空间会大大降低,但是他绝对赔不了钱!

    最重要的是,只要他能留下来,干完了武店村的活儿,还可以干其他村的活儿,南宫镇可是需要打四千六百眼深井!就算现在南宫镇雇佣了大量的工程队,也不是个月二十天能干完的。

    到时候,他的工程队去了其他村子,仍然是原价,花豹子的利润就非常可观了。

    赵长枪等到大家的掌声平息之后,才笑着问道:“看来大家是都希望花豹子还能留下来继续干啊?”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