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画面上自始至终只出现了四个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其实去酒店的时候,是五个人。除了他们四个还有一个花豹子手下的机长,就是那个叫王飞的家伙。

    机长负责整个钻机的具体技术工作,花豹子不在时候,他说了算,所以算是个二老板。花豹子有饭局一般都会喊上他。

    在一个工程队能干上二老板的人都是聪明伶俐,心灵手巧的之人。王飞也不例外,当日在包间中,花豹子看到武进忠等人说话越来越露骨,明显有公然索贿的意思。于是便对王飞使了个眼色。

    王飞在花豹子的手下干久了,很清楚老板的意思,马上起身说自己回去还要负责生产,所以先走一步。不过这家伙临走之前却趁他们四个人喝的兴奋,聊得热火的时候,将自己的智能手机调到录像状态,放在了包间旁边的酒柜上,并且将镜头对准了酒桌。

    武进忠,杨进爵,王建达三人正琢磨着怎么和花豹子点透这层窗户纸,好好发财呢。谁能想到花豹子手下的这个机长敢给他们录像录音?别说他们连看到王飞的手机都没有,就算看到了,他们也只是以为王飞将手机忘在酒柜上了。

    工地现场。

    赵长枪看到事实已经很清楚,于是关闭了页面,屏幕上的画面消失了。他扭头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武进忠三人,说道:“你们三个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什么好辩解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这件事你们不知情嘛?不是说都是花豹子一个搞鬼欺骗你们吗?这段视频怎么解释?你们总不会告诉我说,这段视频也是假的,是花豹子请影视公司拍的广告片吧?我让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公然索贿!”

    说到最后两句,赵长枪几乎已经是在咆哮。赵长枪见过索贿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这三个家伙竟然公开教授施工方如何坑骗国家和乡亲们的钱财!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武进忠三人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吱声。有图有真相,他们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赵长枪看着这三个无耻之极的家伙,继续说道:“你们三个的胃口够大的啊!一口井每人四百还嫌少?还要每人七百?好家伙,每口井七百,整个南宫镇计划打井四千六百多口!这就是三百二十二万啊!即便单单一个武店村也有一百多口井,那就是七万多啊!你们也不怕吃的太多,撑死你们!”

    “武进忠!”赵长枪看着武进忠猛然一声暴喝。( 800)

    “哦!”正低头耷拉脑的的武进忠听到赵长枪忽然点他的名字,下意识的猛然抬起头看向了赵长枪。

    “你是武店村的村主任,老百姓交上来的钱,是你一五一十的收上来的。这些钱是用来打井的,是用来兴修水利的,是用来保证大家的庄稼每年都能丰收的!可是你前脚将大家的钱收起来,后脚就把钱塞进了自己的腰包!武进忠!你对得起你眼前的这些父老乡亲们吗?你对的起你自己的良心嘛!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赵长枪训斥完武进忠之后,又扭头大声对乡亲们说道:“武店村的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相信武进忠这样的村主任,能带领大家发家致富吗?”

    “不相信!”乡亲们齐声高呼。

    “这样卑鄙无耻的村主任,你们还想让他干下去嘛?”

    “不想!不想!武进忠下台!武进忠滚蛋!”

    老百姓纷纷振臂高呼。

    “好,既然大家决定要武进忠下课,那我们就现场开个村民代表大会,罢免武进忠的村主任职务。武店村有管事的人在这里吗?”赵长枪大声喊道。

    “我在。”人群中走出一个一脸憨厚,老实巴交,快六十的半大老人,说道:“我是村支书武文有。赵县长,肖书记,黄镇长,武家店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有责任啊!”

    赵长枪打眼一看武文有的样子,就知道他虽然是武店村支书,但是平时在村中肯定没什么权利,恐怕威望也不高,平时都是主任武进忠说了算。

    在一个乡,一个镇,一个县中,乡长,镇长,县长强势到压过书记的情况很少见。但是,在农村,主任强势,直接把村支书架空的情况却比比皆是。究其原因,并不仅仅是一句农民的文化素质低,法律意识淡泊,就能解释的了的。主要还是和农村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宗族观念有直接关系。

    赵长枪没打算清算这个窝囊书记的责任,只是冲他摆摆手说道:“行了,武支书,你先别说了。你现场统计一下,武店村到了多少村民,现在能不能举行一次有效的村民代表大会?”

    武文有不敢怠慢,招呼几个人和他一起统计。统计结果很快出来了,武店村的村民到了几乎百分之七十。完全能举行一次有效的村民代表大会。

    “既然人数比例够了,那我们就现场开个村民代表大会,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不采用不记名投票方式了,直接举手表决,同意罢免武进忠村主任一职的举手!”

    赵长枪话音刚落,眼前马上举起一片如林的手臂!

    经过现场统计,同意罢免武进忠主任一职的人数超过百分之九十!武进忠被当场罢免了主任一职,他吞下去的钱自然也要被追回。

    武进忠一脸死灰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村主任这个职务虽然不高,他甚至连党员都不是,但是这却是一个地地道道肥缺!轻松生活每一天,年底收入几十万,这样的工作哪里去找?本来他还想做完这一票之后,下一届村主任竞选时,自己就不参加了,以免以后夜长梦多,东窗事发。

    如果上面将他以前弄到的那些钱也全都没收上去,他可就前功尽弃,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让这个家伙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就栽在了这最后一次伸手上!

    处理完武进忠的事情后,镇长黄云光现场撤销了杨进爵的验收员资格,王建达的监理资格。同时让他们等待进一步的处理。

    等三个人的初步处理完成后,赵长枪对花豹子说道:“花豹子,你有没有要对乡亲们说的话。”

    花豹子一听赵长枪这话,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赵县长这是打算让自己在乡亲们面前忏悔一番,然后继续将工程交给自己啊!这个机会绝对不能丢了!

    于是,花豹子清了清嗓子,一脸沉痛的对大家说道:“武店村的各位乡亲们,首先,我花豹子诚挚的给大家道个歉,我花豹子不是人,拿了大家的钱,没给大家把工作做好。说实话,我花豹子虽然是个占便宜没够的人,但是干了这么些年工程,我还真从来没干过像这次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这些天我的心里也煎熬啊,每口井少打三十多米啊!这如果被别人发现了那还了得!”

    “这些天我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别人发现了水井的秘密。所以,我非常敏感无关人员试图测量水井的深度,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晚上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和赵县长打了起来。事实证明,赵县长的确是文武双全啊。揍我这样的,十个二十个不在话下。”

    都这时候了,这家伙竟然还不忘拍拍赵长枪的马屁。

    “刚才大家在视频里也看到了,我本来也不想这样干,也想老老实实的干活。可是我不这样干不行啊。我就是一个包工头,刀把子在监理,在验收员的手里攥着呢!我不给他们钱不行啊!可是我如果认认真真的干活,我就赔本啊,因为所有的利润都给了武进忠他们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是想请大家能原谅我。如果大家能让我继续干下去,我保证保质保量的完成每一口水井,并且将这些不够深度的水井重新打够深!还有,今天当着各位领导的面,我向大家郑重承诺,武店村的水井,除去政府财政支付的那百分之八十,大家的那百分之二十,我替大家交了!也就是说,各位乡亲们交上来的那百分之二十的工程款,可以重新拿回去了!”

    由于之前大家看到视频录像的时候,心中对花豹子的印象便有了改变。花豹子这个人虽然可恶,并且唯利是图,但是比起武进忠三人来说,他还算没坏透!

    所以,大家听了花豹子的话,特别是听说他竟然要替他们缴纳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工程款,竟然鼓起了掌!

    别说这些老百姓,就连赵长枪听了花豹子的话,心中都暗赞花豹子这个混蛋够精明。

    花豹子虽然说替大家缴纳百分二十的工程款,但是他并不需要真正的从自己腰包里往外掏钱,只是在结算工程款的时候,只结算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不要了就行了。虽然这样一来,他的利润空间会大大降低,但是他绝对赔不了钱!

    最重要的是,只要他能留下来,干完了武店村的活儿,还可以干其他村的活儿,南宫镇可是需要打四千六百眼深井!就算现在南宫镇雇佣了大量的工程队,也不是个月二十天能干完的。

    到时候,他的工程队去了其他村子,仍然是原价,花豹子的利润就非常可观了。

    赵长枪等到大家的掌声平息之后,才笑着问道:“看来大家是都希望花豹子还能留下来继续干啊?”

    手机请访问:m..

第1303章 暴烈一击!    “我们大胆?呵呵,等下你们就会知道我们到底是不大胆了!”吕重却是站了出来,一脸冷笑地看着刚刚出现的八尊帝级强者。

    吕重收敛了气息,就算是一级圣人都感应不出吕重的实力。

    毕竟,吕重的隐之大道、影之大道再加上新近凝聚出的[融合]大道,让吕重全身气机内敛到极至。

    而吕重身上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能吸引这八位帝级强者的注意。

    是以,之前这八大帝级强者的注意力完全落在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的身上。

    诸女虽然也得吕重传授过敛气之法,但是本身的实力并没有都达到帝级境界,故而,赶来的八尊仙帝还是多多少少能感应出诸女的大体实力。

    在这些人看来,在场的,应该就只有敖夜、木苍穹、冷眉三人的实力稍强,勉强算是下位仙帝。其他的诸女大都是仙皇级的强者。

    这样的一个组合,根本就不放在他们这些多年前就晋级仙帝的强者眼中。

    可是,吕重一出现,却是让八大帝级强者都是本能地感应到一阵心悸。

    他们赫然看不出吕重的真正修为!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吕重身上有逆天的能隐匿修为的法宝,要么就是他本身的实力高出了在场所有仙帝的境界。

    “这人是谁?我居然感应不出他的真实修为?”一个气息与之前千屠妖皇极为接近的帝级强者心中惊了一下,连忙向领头的仙帝传音而问,“枯元上人。您能看出这人的底细与跟脚么?”

    枯元上人也是眉头一蹩。微微摇头:“血煞妖帝。这人我也看不出来历,也看不清他的实力境界。但是,我能肯定他并不是圣人。想来,这人的身上有什么法宝或功法帮他隐匿了修为。”

    “既然不是圣人,那我等就放心了!”

    血煞妖帝心中静了下来,对着吕重等人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炼阵宗西门家族的一尊仙帝最先站出来,杀气森森地看着吕重等人,“好张妄的一些小辈。仗着有三尊下位仙帝,都敢灭杀我等八大家族这么多人。今天,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吕重突然露齿一笑,“嘿嘿,有意思。本来我还不想出手。不过,即然你们找死,那我便陪你们玩玩。看看究竟谁会死得很难看——”

    这一刻,吕重是真的动了杀心。

    有吕重做主,白素素、小青已乖乖退回诸女之间。而敖夜则是心念一动,[乾坤镜]的无形阵之力已悄悄把诸女保护在内。

    吕重要战斗。敖夜却是在第一时间启动[乾坤镜],保护诸女。免得给敌人造成可趁之机。毕竟,诸女之中只有三个晋级了仙帝,其他的更多是仙皇境界。要是被一个帝级强者给偷袭了,可就不好。会让吕重陷入被动境界。

    “既然如此,给我死——”西门无恨咆哮而起,无边的杀气死死锁定吕重,手中一把黑色巨刀,陡然挥出。

    “想我死,你还不配——”

    陡然间,吕重大喝一声,顿时虚空当中陡然涌现滚滚战意,如同洪流般滚滚朝着西门无恨扑去,战意一起,西门无恨锁定在吕重身睥杀意瞬间崩溃。

    接着,吕重心念一动,诡异地出现在西门无恨的面前,苍穹龙戟裹着无双的重之大道、金之大道,猛然轰下。

    认真来说,西门无恨与吕重同级,都是中位仙帝。

    但是,西门无恨的法宝只是先天灵宝,肉壳强度也堪堪达到可媲美极品仙器的地步而已。甚至连凝聚的大道道纹,也只有一个恨之大道勉强达到了中品巅峰境界。

    可吕重却不同!

    他的苍穹龙戟却是混沌灵宝,其肉身强度更是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至于吕重凝聚的重力、金之大道,都已达到上品巅峰境界。

    “居然也是仙帝——”

    西门无恨脸色一变,身上陡然有无穷的仙气开始汇聚,顷刻之间,一件黄金仙甲被祭出穿上。

    显然,吕重陡然暴发的实力,让西门无恨也是多了一丝戒备,不敢过于自大。第一时间穿上了防御仙甲。

    这是一件黄金仙甲,为极品仙器级别。

    此仙甲一出,威严夺目,以西门无恨为中心,周围的天地仿佛都暗淡了下来,唯独他自己,显然威武之极。同时,他的战意也在疯狂地燃烧。那黄金仙甲之上,仿佛出现了一缕金色的火焰,站在他身边之人,都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即便是远方之众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刺目的光芒与威慑之力。

    极品防御性仙甲?

    吕重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冷笑,西门无恨此刻看似耀眼,然则根本就不被吕重放在眼里。

    区区一件极品仙器级的防御仙甲?

    单凭吕重的之力,都足以撕暴这件仙甲。

    而且,对方拥有的最强的大道道纹,是恨之大道。

    这是属于七情六欲大道的一个分支。

    可是,拥有先天九品金莲、青莲花冠、虫族皇冠得多种异宝守护意识海,这种恨之大道,在吕重的面前根本就无用武之地。

    “银洋腊枪头罢了!”吕重冷笑一声,看向西门无恨,蔑视地摇了摇头,“阁下如果就这点依仗,那么你接不下本人一招——”

    什么?

    居然说西门无恨接不了他一招?

    不单西门无恨被刺激了,就连西门无恨身后的枯元、血煞、混天、玄寂等帝级强者也是一脸阴沉。

    西门无恨可是中位偏上的帝级强者。

    在赶来的八大仙帝之中,也是实力比较靠前的存在。

    吕重真要是能一招灭了西门无恨,只怕在场的只有枯元上人能有一抗吕重之力。

    “杀——”

    虚空之上。滚滚的重力、金之元素在疯狂凝聚。汇聚在苍穹龙戟身上。顿时,苍穹龙戟有如山般的厚重,更有无坚不摧之霸道。这一戟轰下,带着无比狂烈的霸道与猛烈!

    “咚!”

    在吕重出招的那一刹那,人群只感觉心脏微微跳动了下,即便是站在很远的人群,他们竟感觉到了一股泰山压顶的死亡威胁!仿佛远处天空那劈下的一戟是要攻击他们一般,让无数人恐惧甚至绝望。

    这明显是一种错觉!

    可是。能让远处观战的人都产生这种错觉,可见身陷其中的西门无恨的感觉会有多强烈。

    更可怕的是,那沉重、无坚不摧的霸烈与威势产生之后,天空都开始震荡、发抖。

    “咔咔——”

    天地仿佛炸裂,吕重手中的苍穹龙戟如同一座黑暗巨山,从天穹上朝着西门无恨狠狠地压下!

    重、且快,好似一道压垮天地的极限闪电,狠狠的砸了下去。

    正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这种极限的重力、锐金之力聚于一戟,让西门无恨身上激发的璀璨金光。仿佛都失去了他该有的光芒!

    “裂缝!空……空间裂缝——”

    远处,无数人神色陡然间凝固。在那雷霆一戟轰下,出现了空间刹那间破碎的暴烈。

    显然,吕重的攻击,已经强大到能够破开仙界的虚空了。

    “该……该死,这……这家伙怎么会如……如此强大……”

    西门无恨陡然瞳孔急睁,心神狂猛地震动!

    一种源自灵魂的恐惧产生。

    闪——

    心中逃意大盛,可是,他虽然有心逃跑,可这时候他的身体却完全跟不上意识的反应。

    “逃……逃不掉了?”西门无恨恐惧到了极点。

    在极恨的恐惧之下,他只得全力拼上自己所有的能量与法力,强行挥出一刀,准备抵挡一下吕重。

    都是中位仙帝,西门无恨相信自己就算完全无法接下对方的这一击,对方也应该杀不了自己。顶多只是自己重伤罢了。

    而到时,他可以借吕重攻击的力道,退回人群之内。

    只可惜,这只是西门无恨单方面的狂想!

    “轰……”

    刀戟相撞,超绝的碰撞之声都无法驱散掉人群心头的那股沉重。

    这是一种如山的沉重!

    这是一种彗星撞地球的伟大力量的冲击!

    看着前方那交战的两人,无数人的心越来越沉重,这股沉重狂暴得似乎要将他们的灵魂都压垮来,让他们产生极强的窒息、甚至死亡的错觉。

    “啊——”

    西门无恨嘴中发出一道凄惨的嚎叫,轰隆的巨大暴响再度传出,人群只见到西门无恨整个人直接被从天空砸下大地。

    身上的黄金仙甲崩裂成两半,整个仙体更是直接被人一斩为二。

    鲜血狂喷,他的生机也在极速消失。

    一击秒杀!

    而且对方还是穿上了极品防御型仙甲!

    并且还用上全部的仙元与法力轰出了一刀?

    可就是这样,居然还被对方的怪戟以摧枯拉朽般的伟大力量给劈成了两半?

    这……这可是仙帝啊!

    真正的中位仙帝,居然被人一击秒杀?

    太恐怖了!

    这……这样狂暴、猛烈、霸道的攻击,居然只是那文纠纠的帅气青年轰出的?

    这……这人到底是谁?

    一时间,无数人心神狂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吕重。(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迷书者也兄弟10000起点币的大额打赏。今天下班回来晚了,暂更两章,明天加更一章感谢迷书者也兄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