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大胆?呵呵,等下你们就会知道我们到底是不大胆了!”吕重却是站了出来,一脸冷笑地看着刚刚出现的八尊帝级强者。

    吕重收敛了气息,就算是一级圣人都感应不出吕重的实力。

    毕竟,吕重的隐之大道、影之大道再加上新近凝聚出的[融合]大道,让吕重全身气机内敛到极至。

    而吕重身上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能吸引这八位帝级强者的注意。

    是以,之前这八大帝级强者的注意力完全落在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的身上。

    诸女虽然也得吕重传授过敛气之法,但是本身的实力并没有都达到帝级境界,故而,赶来的八尊仙帝还是多多少少能感应出诸女的大体实力。

    在这些人看来,在场的,应该就只有敖夜、木苍穹、冷眉三人的实力稍强,勉强算是下位仙帝。其他的诸女大都是仙皇级的强者。

    这样的一个组合,根本就不放在他们这些多年前就晋级仙帝的强者眼中。

    可是,吕重一出现,却是让八大帝级强者都是本能地感应到一阵心悸。

    他们赫然看不出吕重的真正修为!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吕重身上有逆天的能隐匿修为的法宝,要么就是他本身的实力高出了在场所有仙帝的境界。

    “这人是谁?我居然感应不出他的真实修为?”一个气息与之前千屠妖皇极为接近的帝级强者心中惊了一下,连忙向领头的仙帝传音而问,“枯元上人。您能看出这人的底细与跟脚么?”

    枯元上人也是眉头一蹩。微微摇头:“血煞妖帝。这人我也看不出来历,也看不清他的实力境界。但是,我能肯定他并不是圣人。想来,这人的身上有什么法宝或功法帮他隐匿了修为。”

    “既然不是圣人,那我等就放心了!”

    血煞妖帝心中静了下来,对着吕重等人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炼阵宗西门家族的一尊仙帝最先站出来,杀气森森地看着吕重等人,“好张妄的一些小辈。仗着有三尊下位仙帝,都敢灭杀我等八大家族这么多人。今天,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吕重突然露齿一笑,“嘿嘿,有意思。本来我还不想出手。不过,即然你们找死,那我便陪你们玩玩。看看究竟谁会死得很难看——”

    这一刻,吕重是真的动了杀心。

    有吕重做主,白素素、小青已乖乖退回诸女之间。而敖夜则是心念一动,[乾坤镜]的无形阵之力已悄悄把诸女保护在内。

    吕重要战斗。敖夜却是在第一时间启动[乾坤镜],保护诸女。免得给敌人造成可趁之机。毕竟,诸女之中只有三个晋级了仙帝,其他的更多是仙皇境界。要是被一个帝级强者给偷袭了,可就不好。会让吕重陷入被动境界。

    “既然如此,给我死——”西门无恨咆哮而起,无边的杀气死死锁定吕重,手中一把黑色巨刀,陡然挥出。

    “想我死,你还不配——”

    陡然间,吕重大喝一声,顿时虚空当中陡然涌现滚滚战意,如同洪流般滚滚朝着西门无恨扑去,战意一起,西门无恨锁定在吕重身睥杀意瞬间崩溃。

    接着,吕重心念一动,诡异地出现在西门无恨的面前,苍穹龙戟裹着无双的重之大道、金之大道,猛然轰下。

    认真来说,西门无恨与吕重同级,都是中位仙帝。

    但是,西门无恨的法宝只是先天灵宝,肉壳强度也堪堪达到可媲美极品仙器的地步而已。甚至连凝聚的大道道纹,也只有一个恨之大道勉强达到了中品巅峰境界。

    可吕重却不同!

    他的苍穹龙戟却是混沌灵宝,其肉身强度更是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至于吕重凝聚的重力、金之大道,都已达到上品巅峰境界。

    “居然也是仙帝——”

    西门无恨脸色一变,身上陡然有无穷的仙气开始汇聚,顷刻之间,一件黄金仙甲被祭出穿上。

    显然,吕重陡然暴发的实力,让西门无恨也是多了一丝戒备,不敢过于自大。第一时间穿上了防御仙甲。

    这是一件黄金仙甲,为极品仙器级别。

    此仙甲一出,威严夺目,以西门无恨为中心,周围的天地仿佛都暗淡了下来,唯独他自己,显然威武之极。同时,他的战意也在疯狂地燃烧。那黄金仙甲之上,仿佛出现了一缕金色的火焰,站在他身边之人,都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即便是远方之众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刺目的光芒与威慑之力。

    极品防御性仙甲?

    吕重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冷笑,西门无恨此刻看似耀眼,然则根本就不被吕重放在眼里。

    区区一件极品仙器级的防御仙甲?

    单凭吕重的之力,都足以撕暴这件仙甲。

    而且,对方拥有的最强的大道道纹,是恨之大道。

    这是属于七情六欲大道的一个分支。

    可是,拥有先天九品金莲、青莲花冠、虫族皇冠得多种异宝守护意识海,这种恨之大道,在吕重的面前根本就无用武之地。

    “银洋腊枪头罢了!”吕重冷笑一声,看向西门无恨,蔑视地摇了摇头,“阁下如果就这点依仗,那么你接不下本人一招——”

    什么?

    居然说西门无恨接不了他一招?

    不单西门无恨被刺激了,就连西门无恨身后的枯元、血煞、混天、玄寂等帝级强者也是一脸阴沉。

    西门无恨可是中位偏上的帝级强者。

    在赶来的八大仙帝之中,也是实力比较靠前的存在。

    吕重真要是能一招灭了西门无恨,只怕在场的只有枯元上人能有一抗吕重之力。

    “杀——”

    虚空之上。滚滚的重力、金之元素在疯狂凝聚。汇聚在苍穹龙戟身上。顿时,苍穹龙戟有如山般的厚重,更有无坚不摧之霸道。这一戟轰下,带着无比狂烈的霸道与猛烈!

    “咚!”

    在吕重出招的那一刹那,人群只感觉心脏微微跳动了下,即便是站在很远的人群,他们竟感觉到了一股泰山压顶的死亡威胁!仿佛远处天空那劈下的一戟是要攻击他们一般,让无数人恐惧甚至绝望。

    这明显是一种错觉!

    可是。能让远处观战的人都产生这种错觉,可见身陷其中的西门无恨的感觉会有多强烈。

    更可怕的是,那沉重、无坚不摧的霸烈与威势产生之后,天空都开始震荡、发抖。

    “咔咔——”

    天地仿佛炸裂,吕重手中的苍穹龙戟如同一座黑暗巨山,从天穹上朝着西门无恨狠狠地压下!

    重、且快,好似一道压垮天地的极限闪电,狠狠的砸了下去。

    正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这种极限的重力、锐金之力聚于一戟,让西门无恨身上激发的璀璨金光。仿佛都失去了他该有的光芒!

    “裂缝!空……空间裂缝——”

    远处,无数人神色陡然间凝固。在那雷霆一戟轰下,出现了空间刹那间破碎的暴烈。

    显然,吕重的攻击,已经强大到能够破开仙界的虚空了。

    “该……该死,这……这家伙怎么会如……如此强大……”

    西门无恨陡然瞳孔急睁,心神狂猛地震动!

    一种源自灵魂的恐惧产生。

    闪——

    心中逃意大盛,可是,他虽然有心逃跑,可这时候他的身体却完全跟不上意识的反应。

    “逃……逃不掉了?”西门无恨恐惧到了极点。

    在极恨的恐惧之下,他只得全力拼上自己所有的能量与法力,强行挥出一刀,准备抵挡一下吕重。

    都是中位仙帝,西门无恨相信自己就算完全无法接下对方的这一击,对方也应该杀不了自己。顶多只是自己重伤罢了。

    而到时,他可以借吕重攻击的力道,退回人群之内。

    只可惜,这只是西门无恨单方面的狂想!

    “轰……”

    刀戟相撞,超绝的碰撞之声都无法驱散掉人群心头的那股沉重。

    这是一种如山的沉重!

    这是一种彗星撞地球的伟大力量的冲击!

    看着前方那交战的两人,无数人的心越来越沉重,这股沉重狂暴得似乎要将他们的灵魂都压垮来,让他们产生极强的窒息、甚至死亡的错觉。

    “啊——”

    西门无恨嘴中发出一道凄惨的嚎叫,轰隆的巨大暴响再度传出,人群只见到西门无恨整个人直接被从天空砸下大地。

    身上的黄金仙甲崩裂成两半,整个仙体更是直接被人一斩为二。

    鲜血狂喷,他的生机也在极速消失。

    一击秒杀!

    而且对方还是穿上了极品防御型仙甲!

    并且还用上全部的仙元与法力轰出了一刀?

    可就是这样,居然还被对方的怪戟以摧枯拉朽般的伟大力量给劈成了两半?

    这……这可是仙帝啊!

    真正的中位仙帝,居然被人一击秒杀?

    太恐怖了!

    这……这样狂暴、猛烈、霸道的攻击,居然只是那文纠纠的帅气青年轰出的?

    这……这人到底是谁?

    一时间,无数人心神狂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吕重。(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迷书者也兄弟10000起点币的大额打赏。今天下班回来晚了,暂更两章,明天加更一章感谢迷书者也兄弟!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无耻硕鼠    赵长枪看到首先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正撅着屁股在在厨房里煎鸡蛋,超短裙翘起来,露出里面穿着丝 袜的浑圆屁股,随着她煎蛋的动作晃来晃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本来还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画面,而且这个画面也太清晰了,完全不像是手机**的画面啊!

    就在此时,画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迈步朝女人走去,嘴里冒出一句岛国鸟语。赵长枪马上明白花豹子这是播放了一个什么东西了。这他娘的纯粹是这帮苦逼打井工人,在下班无聊的时候,用来消遣时间的岛国小电影!赵长枪敢打赌,如果再让花豹子放下去,接下来肯定要入正戏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赵长枪伸手便把投影机的镜头挡住了,并且向花豹子投去严厉的一瞥!如果花豹子忽然在此时此地给大家放上一段岛国小电影,那才成了天大的笑话。

    花豹子也意识到自己搞错了,于是马上关闭了页面,然后点开了另一个文件。赵长枪看了看花豹子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后,才放心的将手放开了。

    由于小电影还没有进入正戏,就被赵长枪用手挡住了,所以乡亲们虽然有人意识到是放错视频了,但是大家并没有往那方面想。等到屏幕上重新出现画面后,都聚精会神的看起来。

    这次的画面比刚才那个小电影可就粗糙多了,画面不清晰不说,还不断的晃动,但是看清人物面貌,和听清他们的话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画面好像是在酒店的一个包间中,酒桌旁边坐了四个人,正是武进忠,杨进爵,王建达和花豹子。花豹子坐在主陪位,负责给三人倒茶倒水。桌上杯盘狼藉,啤酒**子,白酒**子一大堆,可以看出来,此时四个人都已经有了**分醉意。

    四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说着一些不着调的闲话,无非就是某某又找了个小老婆,某某又偷着养了几个娃之类的。

    让镇长黄云光想用脑袋撞墙是,杨进爵竟然一边喝酒一边骂他不是个东西,说他是川剧变脸大师的老祖宗,在镇政府办公室,见到女科员就满面春风,见到男科员就一脸冰霜。

    黄云光甚至看到赵长枪的目光竟然朝他扫过来好几次。起舞电子书

    黄云光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的杨进爵,心中这个骂啊!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杨进爵平日对自己也算恭敬,每次见到自己都点头哈腰的,没想到背地里竟然这样败坏自己的名声。我草他的,如果自己因为此事被上面调查了,那才叫一个冤!天地良心啊,自己虽然偶尔是会和办公室的女科员开个玩笑,可是生活作风问题一直都是清白的啊!

    杨进爵心中更苦,本来还想着过后托托关系找找人,让镇委书记和镇长在赵长枪面前给自己讲讲情,让他给自己一个轻判的,现在全完了!杨进爵也不看银幕了,低着脑袋开始逐一问候花豹子家的祖宗十八代。

    就在黄云光心中正想着过后怎么给赵长枪解释一下时,却见赵长枪竟然将播放进度指示条向前滑动了一下。杨进爵大骂黄云光的画面跳过去了。

    赵长枪对自己下面的这些镇长书记们,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相信黄云光干不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任杨进爵这个败类将黄云光的名声败坏下去,他这个镇长以后就不好做了。所以,赵长枪选择将这一段跳了过去。

    跳过这一段之后,四个人又扯了几句别的,然后谈话进入了正题。

    只听武进忠打着酒嗝说道:“花老板,你这样干活可不行啊!”

    “怎么不行了?”花豹子诧异的问道。

    “俗话说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发外财不富啊!你这样打一米拿一米的钱才能赚几个钱?”王建达说道。

    花豹子也是老油子了,此时早已经明白了这三位的意思,这是在和自己要好处呢。但是他还是装傻卖愣的说道:“呵呵,几个领导,说实话,我也想发点外财啊!可是这外财哪里是这么容易发的?”

    “哈哈哈,花老板,你就甭和我们玩心眼了,你心里怎么想的,难道我们还不知道?你今天请我们吃饭,不就是想让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哈哈,咱们也都别藏着掖着了。现在的社会可是个以财富论英雄的社会。他娘的,前几天同学聚会,本来我以为自己是公务员,还有点优越感,没想到自己在人家眼中就是渣渣啊!八二年的拉菲,人家当凉水喝!***,老子心中不平衡啊,哥上学的时候,也不比他们笨,凭什么他们吃香的喝辣的,牛逼哄哄玩小妞,老子却像个孙子一样窝窝囊囊当个公务员?还是古人说的对,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花老板,我想好了,七百元,只要你每一眼井拿出柒佰元,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验收的时候,我保证让你个顶个的合格!”

    杨进爵喝的确实有些高了,说的肆无忌惮。不过酒后吐真言,这也道出了他的心声。

    赵长枪听的直皱眉头,这就是杨进爵的觉悟?草,白瞎这名字了,还杨进爵?就这觉悟还进爵,进班房还差不多!

    虽然赵长枪听得直皱眉头,但是银幕上的武进忠和王建达不但没有反对的意思,而且分别表态,他们两个完全赞同杨进爵的意见。

    “吃过,喝过,大家就是朋友了。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别说千把百块钱的事儿,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是朋友也不能皱一下眉头。你说是不是?花老板?”武进忠是这样说。虽然这丫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这话说的却豪气干云,一脸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

    人家监督方都把话挑明了,花豹子当然不会反对,他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吧,几位领导也都明白,由于地质和深度的原因,井打的越深,我的利润也就越低。实际上三十米到四十米之间,我的利润就很低了。四十米以下,一米八十块钱这个价格,我已经赚不到什么钱,除去机械磨损和电费,也就给工人赚个工钱。既然各位领导把话说道这份上了,我看咱也别弄七百了。要弄就弄个大的,每口井我只打到四十五米左右,下面不赚钱的十五米,我不打了。但是验收的时候,你们仍然给我按六十米验收。我没有打的十五米,一共是一千二百块钱,你们每人四百,你们看怎么样?”

    花豹子本来以为他已经够黑了,没想到他的话才刚说完,却听到杨进爵嘿嘿一笑说道:“花老板,你好像理解错了我刚才的话。我是说每口井我自己就要七百元!”

    银幕上的花豹子明显被吓一大跳!不用多说,既然杨进爵每口井要七百,武进忠和王建达当然也要七百了!在这个利益共同体中没有官大官小之分,因为他们三人中只要有一个人不答应,这事就弄不成。

    “不行,我看这事不行,你们每人七百,总共就是两千一,我拿出这些钱就没有利润了!”花豹子坚决的说道。花豹子巴结领导也是为了自己的利润,如果让他赔本赚吆喝,他能干那号傻事?

    “哈哈,花老板,我说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你刚才也说了,水井的后三十米根本不赚钱,你不会将后三十都不用打了?只打到三十米,而我们给你报六十米,我就不信这样你还赚不到钱?”杨进爵哈哈笑着说道。

    花豹子脸上一阵惊疑不定,有些担心的说道:“各位,那样太危险了吧?一旦被人发现,我们可是谁都讨不到好。”

    “呵呵,花老板,说你是瓷脑你还不信,现在我们三个都在这里,只要我们不说谁知道?难道那些村民会闲的蛋疼去量井深?就算他们想量,他们用什么量?三十多米,没有专业的测量工具,根本就没法量嘛!”杨进爵说道。

    “可是如果上面的领导要下来检查呢?”花豹子又说道。

    “呵呵,如何在测绳上动动手脚,这个不用我教你花老板吧?那些领导下来检查,顶多也就是看看测绳的刻度,谁会将测绳给你拉上来校正?他们怕泥浆水弄脏了他们的衣服,躲还躲不及呢。”

    这次说话的是王建达。王建达的话说完后,武进忠接话道:“花老板好像还忘了一件事,其实少打十五米被查出来,和少打三十米被查出来,其罪过都是一样的。既然已经犯险,就要来个大的。”

    武进忠的这句话彻底说服了花豹子。这玩意和杀人犯杀人一样,杀一个也是死罪,杀两个也是死罪!对于犯罪分子来说,他杀一个人和杀两个人是一样一样的。

    花豹子猛然一拍桌子说道:“好!就这么干了!来,大家走一个!”

    四个人一起举杯哐当当一阵响,然后全都一饮而进!

    武进忠,王建达和杨进爵三人之所以敢如此嚣张的索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如果一旦出事,他们会想办法让花豹子将一切都承担起来,就算花豹子不答应也不行,花豹子一张嘴,怎么能说的过他们三张嘴?但是让他们三个想不到的是,花豹子虽然看上就是莽汉一个,其实这货小心眼可多了去了!他早已经留下了证据。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