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腾蛇之怒,冰冻星尘——”

    白素素冷声一喝,[九玄寒龙劲]狂猛无匹地涌入手中弯刀之内,对着千屠妖皇暴斩而去。

    寒劲凝而不发,但是,弯刀之上已凝聚着至强的阴寒之力。

    这把弯刀也不可小觑,是白素素在鸿蒙龙墓以大量贡献点兑换而来的一把寒系的先天至宝,叫[天隐寒刀]。

    此刀在手,白素素的实力不由如虎添翼,暴涨了无数倍。

    感觉到白素素的极速接近,原本自傲之极的千屠妖皇突然脸色大变:“不好,这贱婢的兵刃是先……先天至宝——”

    可是,如今躲避已然迟了。无奈之下,千屠妖皇再次加大暴力灌入自己一双钢翅之上,同时,他的嘴里也开始吞吐出一件泛着血光的珠子。

    “沸血珠”!

    有不少知情人惊叫起来!

    沸血珠可是千屠妖皇的一件成名法宝。其等级为中品先天灵宝,拥有沸腾、燃烧敌人体内仙血的无上能量。

    这自身血液一旦被人控制,不说实力狂减。但是瞬间的不适应,就足以给千屠妖皇寻找到足以致命的破绽,从而成功杀敌。

    自修为达到巅峰仙皇以来,千屠妖皇可是很少使用这[沸血珠]了。

    却没有想到,在与这白衣女仙对战的第一时间就使用出来。

    由此可见,千屠妖皇对这白衣女子也是相当看重。

    “素素姐,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小青笑嘻嘻地展开仙识,对着正冲向千屠妖皇的白素素问了一声。

    “不用。你自己看戏就是了……”白素素相当平静地传音说道。有着[天隐寒刀]配合。她本身的[九玄寒龙劲]足以对抗敌人的沸血珠,甚至可以说是对方沸血珠的克星。

    要知道,蛇类本就是冷血动物。而白素素的[九玄寒龙劲],更是寒系的顶级功法。

    “杀——”

    白素素手中的[天隐寒刀]狂暴斩出!

    首当其冲,正是千屠妖皇轰击而至的钢翅。

    在触及对方钢翅的瞬间,[九玄寒龙劲]陡然得到[天隐寒刀]的加倍释放。

    “呼呼呼……”

    一股几可冻结虚空的无上寒性能量,如火山喷发一般冲击到千屠妖皇的钢翅之上。

    一瞬间,至强的寒力极速扩展。由千屠妖皇的翅膀疯狂向其身躯漫延。

    “啊……”

    千屠妖皇惊声尖叫,他恐惧地发现,刹那间似乎自己的右边翅膀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沸血珠——”

    千屠妖皇一边变回人身狂退,一边喷出了先天灵宝[沸血珠]。

    顿时,血光大盛,直接射向白素素。

    “白痴——”

    白素素轻声一喝,天隐寒刀防御在外,[九玄寒龙劲]守意于体内。

    沸血珠炽光大盛,璀璨的血光,几乎让远处观战的人群都是气血沸腾、大汗淋漓。

    可是。处在正中心的白素素,根本就没有受到这沸血神通的强力冲击。

    “杀——”白素素清音长啸。天陷寒刀一击把沸血珠劈落,接着,弯刀横切,极速攻向已被九玄寒龙劲严重影响的千屠妖皇的脑袋。

    快!

    快到极点!

    感应到白素素的速度与杀意,千屠妖皇第一次感应到真正死神的来临,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恐惧,身子则是疯狂暴退。

    “妖女,给我住手——”

    正当白素素快要攻击到千屠妖皇的瞬间,此时在这片空间,竟然出现了十几道身影,分别从四面八方冲向白素素。

    这十几人,居然全是仙皇!

    而且还是巅峰仙皇!

    显然,各大家族的强者也极速赶至。

    “找死——”

    一声怒啸滚滚而来,却见一把诡异的龙戟,在虚空中幻生幻灭。

    而随着这把龙戟的出现,十几个赶来的巅峰仙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陡然爆出无数道血泉。

    “噗噗噗……”

    十几位巅峰仙皇,无一例外,全身完全化为碎肉爆开。

    接着,那诡异的龙戟遁入虚空,再出现已在吕重的手里。

    “咝……”

    无数人齐齐倒吸着一口冷气。

    这会儿,众人哪里还看不明白。

    刚刚赶至的十几位仙皇,赫然被那最不出色的类似小白脸一般的男子给一招秒杀了!

    “咕……咕……好……好凶残——”

    “这……这人是谁?”

    “我……我靠,西门庆功这些白痴居……居然惹上了如此恐怖的人物?”

    “十……十三尊巅峰仙皇,居……居然被人一招秒杀?我……我这是在做恶梦吗?”

    “果然,能得如此多女神拱卫的人,绝对是强者!”

    “太……太可怕了!难怪那白衣女子敢说招惹了她们,西门庆功等势力的人都不够她家子杀的……这……这敢情不是这女人的狂妄啊……”

    ……

    吕重的强势出手,顿时惊倒了无数人。

    正在狂猛暴退的千屠妖皇,也是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如果他的第五子没死,只怕此时他都要生生把自己的第五子给打爆。

    坑爹啊!

    这样的坑爹货,不死的话,留着也是一个坑爹、坑爷坑家族的货根。

    一击秒杀十三位巅峰仙皇,那……那个平淡如水的男子,至少拥有帝级修为!

    甚至,下位仙帝都没有对方这方从容的手段!

    “难道是中位仙帝?”千屠妖皇脸色惨白,大嘴一张,本能地相要说句软话。

    可是欺身而上的白素素根本已不给他机会。

    天隐寒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斩而下。

    沸血珠没有用武之地!

    右手(已化为人形)又被至强寒龙冰住,甚至这诡异的寒气还在疯狂沿着右臂向体内渗透,造成千屠妖皇速度迅速减慢。

    “噗——”

    天隐寒刀直接轰中千屠妖皇的左肩。

    至强的寒气再次直灌而入。

    逃!

    趁着双腿尚键在,千屠妖皇准备逃得远远的。

    这会儿,才无心思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白素素见状,不由冷笑,双手陡然结印,再次沉声而喝:“九玄寒龙劲,爆——”

    随着白素素怒吼一声,恐怖的寒系力量疯狂地在千屠妖皇体内自爆。直接把千屠妖皇的一对胳膊炸成了冰渣。

    同时,也有无穷的寒气渗入千屠妖皇的五脏六腑。

    让千屠妖皇的身体瞬间附上了厚厚的玄冰。

    “天隐寒刀,趁其病,要其命——”

    白素素在鸿蒙龙墓的恐怖淘汰赛中得到极强的锻炼,她的进攻意识也提升到极强的水平。并不以为对方已然重伤,就放松了攻击力度。

    “噗——”

    泛着冷光的天隐寒刀,以无坚不摧的气势,直接一刀把千屠妖皇级斩成了两半。

    至此,千屠妖皇也是瞬间陨落。

    而无数观战的人也是完全安静下来。

    恐惧!

    一种由衷的恐惧袭上所有家族之人的心头。

    “嘻嘻,各位还要为自家小主子报仇的,仅管上来……”白素素嗜血地舔了一下嘴唇,目光中居然还带着一丝战斗的期待。

    无数人被她的眼光一扫,都齐齐地打了一个寒颤。

    “诸位真的是好大胆,这是打算在我妖灵轩、巫血塔、魔魂殿、冥皇宫等八大势力头上撤尿、逞凶么?”

    就在所有人沉默以对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接着,八尊气势强大之极的强者出现!

    仙帝!

    居然是帝级强者!

    而且一出现就是八位?

    顿时,无数人又兴奋起来。

    只有吕重、敖夜、木苍穹等人无语之极。

    “真的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敖夜、木苍穹相见一笑,翻了翻白眼。

    话虽如此,可有吕得在身边,诸女没有任何一人害怕。

    区区八位帝级强者,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鸿蒙龙墓之中,吕重手下陨落的帝级强者超过千人呢!

    八位仙帝,吕重真要动手,要灭掉对方,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未完待续……)

    …

第一四六五章 你爷爷的    “……”刹那,苗毅如遭雷击,差点被雷的外焦里嫩,脸迅速绿了。

    偏偏黑炭兴奋过头,丝毫没意识到什么不妥,摇头摆尾噼里啪啦一堆词,“你爷爷的狗东西畜生去你妈的人渣去死给老子闭嘴欠揍小没良心的臭小子……”那叫一堆的脏词,而且还是居高临下对着某人单独喷的,喷的那叫一个得劲。

    仰头看着它口若悬河的苗毅,脸渐渐黑了下来,手一翻,逆鳞枪又出现在了手中,锋利枪头唰一声刺了出去,瞬间点在了黑炭的咽喉部位,有一枪捅穿它脖子的冲动,怒喝道:“给老子闭嘴…”

    此话一出口,他愣了一下,这句话貌似刚才黑炭也说过。

    “……”黑炭哑口了,看着怒容满面的苗毅,猛然醒悟了过来,一扭头避开顶着咽喉的枪头,慢慢后退,“大人,有话好说,别动手动脚,我没有骂你的意思。”

    苗毅当然看出了它没有骂自己的意思,这分明是兴奋之下不经大脑冒出来的话,若非如此,还真要一枪戳它几斤老血出来。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正因为是不经大脑冒出来的话,才有可能说的是真心话,这王八蛋得有多怨念,居然攒下了这么多脏话,这是准备对谁说的呢?

    他几乎不怀疑有别人,十有就是对他说的,没别的原因,骑着黑炭到处溜的是他,经常对黑炭拳脚相加的也是他,不是骂他能是骂谁?除了对他有如此深的怨念应该没别人吧?

    一想就火大,苗毅提枪步步逼去,冷笑不止道:“这怕是你想骂谁的心里话吧?胖贼,来,说说看,这些话平常都是放在心里骂谁的?”

    黑炭赶紧摇头,“大人,真不是骂你的。都是跟别人学的。”

    “嘿”苗毅皮笑肉不笑,“我怎么没见过有人教你说这些,我也想不出你身边有什么人能满口脏话的。”

    黑炭紧张道:“怎么没有?夫人骂你的时候我记了些,你骂脏话的时候我也记了些…”

    “胡说”苗毅挥枪一指。“你刚才骂的一堆脏话里,有些我和夫人根本就不会说,还敢狡辩”

    “妖若仙”黑炭大声招认,“大人,你不知道。其实这么多年来跟我说话最多的人就是妖若仙,以前我在妖若仙那时,妖若仙没事就蹲在我边上骂你,我大部分都是跟他学的…我早就想向你告状了,只是以前不能说话,现在能说了,大人,妖若仙不是个好东西,经常在背后骂你,当年我就想帮你教训他的。”

    苗毅牙疼。还别说,妖若仙骂自己太正常了,有些脏话的确像是妖若仙的口吻。

    听听这畜生的辩解之词,苗毅可谓好气又好笑,话还说的真够溜的,看来这么多年也没白活,冷哼:“那么多好话不学,为何偏偏学脏话?”

    黑炭也停了下来,“我没有专学脏话,是你让我说点新鲜词的。”

    苗毅枪指着。“若是心里没鬼,你跑什么?给我站住”

    黑炭继续后退,“大人,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么,你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我若不跑你不动手才怪了,你肯定想打我一顿出口恶气”

    苗毅道:“你放心,我不动你就是了。”

    黑炭不停,“那你别过来。要不你先停下发个毒誓?”

    “让我发毒誓?”苗毅顿时火冒三丈,一个闪身过去,提枪便刺。

    然而黑炭也不是吃素的,唰一声,扭头便跑。

    “还敢跑给我站住”苗毅提枪急追在后,黑炭撒腿狂奔在前。

    这一人一骑开始绕着湖边转圈圈玩,论飞行速度的话,苗毅不如黑炭,论地面速度的话,苗毅就更比不上它了,黑炭在地面跑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偏偏在这鬼地方二者都不能飞行,都只能是撒开腿跑,苗毅如何能追得上它。凌波微步,从湖面杀过去拦截也赶不上黑炭的速度。

    “大人,别追了,你没我跑的快,追不上的。”绕湖跑了几圈后,黑炭好整以暇地回头相劝。

    苗毅停下了,枪指着冷笑,“你跑,你给我跑,总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除非你想在这里呆一辈子不出去”追是追不上了,只能是说几句狠话。

    他只恨没带螳螂来,不知道长翅膀的在这里能不能飞,凭螳螂的尖牙利爪对付黑炭的皮坚肉厚应该不成问题,黑炭一贯就比较怕冥螳螂。不过如今的黑炭能放电了,只怕那些螳螂也奈何不得黑炭。

    见他停了,黑炭也停了下来,然而吓它一跳的是,它这里一停下,苗毅突然翻手就是破法弓在手,手速奇快,三支流星箭一起拉上了弓弦,叫嚣道:“跑啊有种再跑一个给我看看,我射断你的腿。”

    黑炭扭头看了看湖水,想跳下去,然而已经被流星箭瞄准了,跳进水里也一样挨射,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苗毅要的就是引诱它停下来,不然先让它跑进了湖里就无法瞄准了。

    “大人,我冤枉啊,真没有骂你啊”黑炭大声喊冤,跑又不是,躲又不是,脖子上的金刚圈不经苗毅施法又不能变成战甲,自己可扛不住红晶打造的流星箭。

    拉着弓弦的苗毅冷笑,“没事,跑,继续跑,顶多也就是断三条腿而已。”

    黑炭无语了,知道今天要是不给他出这口气是别想过关了,除非自己跑的没影了以后别再和他来往,否则…他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地上一趴,两只爪子抱头捂住了眼睛,暗示,来吧

    “我让你骂老子,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说脏话……”

    很快,湖边响起了闷雷般的震响,只见苗毅拿着逆鳞枪当棒子使唤,那叫一顿狠揍。

    之后,苗毅背个手悠闲在湖边往回走,出了口恶气,心里舒服多了。

    黑炭耷拉个脑袋,垂头丧气地跟在苗毅身后,肉疼,差点被打残了。

    回到洞府,苗毅回了洞里继续修炼,黑炭趴在了洞口很快忘却伤痛,继续打盹,不一会儿那股如麝如兰的沁人心脾香味又若有若无的出现了……

    数日之后,黑炭又从洞口爬了起来,精神抖擞地朝湖中跑去。

    白天也没关系,食髓知味自然是直奔怨灵白鱼的老巢。

    一路快游,没丝毫耽搁,直接来到目的地,老巢里的鱼还在,它挖出来的洞也还在。

    不需要犹豫,它又冲了进去,里面电光一闪,直接叼了一条大白鱼出来。这次只搞了一条,有了上次的教训它要吃新鲜的,下次想吃再来就是了。

    这怨灵白鱼的老巢被它当成了随时能下筷子的锅。

    回到了河道,黑炭浮出了水面仰泳,尾巴在水下划着水,爪子抱着大鱼啃着,一路边吃边悠哉返回。

    而那鱼巢内,电的七荤八素的大鱼缓过来后,从黑炭挖出的洞口跑出了两只,快速遁向幽暗远方…

    数天后,黑炭又大咧咧地来了,一头钻进了鱼巢内,立刻顿住,发现有些不对劲。

    一群白鱼居然不跑,结成了一道鱼墙。

    黑炭根本不把它们放在眼里,直接冲了过去,它估摸着大鱼应该是藏在了鱼墙后面。

    谁知群鱼突然四散开了,鱼墙后面露出的真相令黑炭紧急刹停。

    鱼墙后面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冷艳,削尖的下巴如同锥子,肤色白的像白玉一般,不带任何生气,裙裾在水中轻柔飘荡。而那白衣女子身后还有十几名婢女打扮模样的白衣侍女,似乎是随从,幸存的大白鱼也混在她们之间。

    “哪来的畜生,竟敢跑到本娘娘的地盘上撒野”白衣女子喝了声。

    黑炭盯着白衣女子眉心的六品金莲瞅了瞅,它还真不会将一个六品金莲修士给放在眼里,不过对方手中提着的红晶宝剑倒是让它有几分忌惮,它如今并未披甲,准备回去找苗毅换上了战甲再来收拾她们。

    “你爷爷的,好男不跟女斗”黑炭也像模像样来了句,调头就走。

    “咦未化人形能说话?”白衣女子奇怪一声,旋即一挥手:“来了还想跑?”

    十几名婢女迅速追去。

    黑炭尾巴一摇,身上“刺啦”出电弧,这玩意在水中真乃无双利器,绝对有群攻效果,立刻电的那十几名婢女一阵摇摆,白鱼群哆嗦,连那白衣女子也在打颤。

    等她们缓了过来,黑炭已经跑远了,白衣女子迅速追去。很快追上了,也不靠太近,有点忌惮黑炭在水中放电,遂在水中施展飞剑绞杀,结果被黑炭一尾巴将射来的飞剑给打飞了。

    见水下的速度不如人家快,无法甩脱,黑炭迅速斜冲向河道岸边,哗然一声,冲出了水来,沿着河岸边急速驰骋,那奔驰的速度没得说。

    哗啦那白衣女子亦破水而出,直接御空飞行,在空中衣袂飘飘,急速追来。十几名侍女出水后,亦腾空疾飞追在后面。

    “你爷爷的”回头看了眼的黑炭怪叫一声,没想到人家能在这鬼地方飞行,那自己也太吃亏了,赶紧全速奔跑。

    飞在空中的白衣女子也吃惊不小,没想到黑炭能在地面上跑这么快。

    不过在地面上的奔跑速度再快又能快哪去,想快过空中金莲修士的飞行速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很快就被撵上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