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之前,当众人还没有到来,武进忠等人跟在赵长枪后面嘀嘀咕咕的时候,赵长枪就猜想这几个家伙可能暗中达成了什么“君子协定”。小说下载现在他看到花豹子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再想想刚才武进忠,杨进爵和王建达三人的话。赵长枪不但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而且大体猜到了这几个家伙打成了什么协议。

    然而,赵长枪并没有将这放在心上,所有的协定都是以利益均衡为基础的,只要自己打破他们四人之间的利益均衡,他们之前所谓的君子协定也就只能成为一个笑话。

    只听赵长枪冲花豹子说道:“花豹子,武进忠、杨进爵、王建达三人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你怎么说?”

    花豹子刚要开口承认,却见赵长枪冲他摆摆手,继续说道:“花豹子,在你表态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不要以为你虚报米数这件事是件小事,严格说来,你已经犯了经济欺诈罪!等待你的不单单是要去坐牢,而且你还必须将吞下去的三万多块钱吐出来!另外还得缴纳数倍的经济罚款!”

    赵长枪说完后,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花豹子的回答。然而,花豹子此刻却不表态了!

    这家伙本来也没什么文化,更是不太懂法律,以前只是南宫镇上的一个混混,后来因缘际会弄了台二手钻机发了财,逐渐成立了现在的工程队。现在听赵长枪说他的事情如果弄大了竟然会去坐牢,立刻被震得五码六道。

    这家伙有点不太相信赵长枪的话,可是就算赵长枪是吓唬自己,自己不用去坐牢,单单那数倍的经济罚款,也够自己喝一壶的啊,数倍是多少倍?十倍的罚款可就是三十多万啊!就算武进忠三人将他们之前吞下去的钱都交给自己,然后再每人给自己两万块,总共也不过十万,离三十多万还差二十多万呢!

    花豹子想将实话告诉赵长枪,可是让他犹豫的是,之前他们达成的协议里面,还有一条,只要自己能将这事扛下来,以后他们三人如果有了工程就还给自己干!

    这个条件可太诱人了!尤其是监理王建达,他是平川县监理公司的,和许多勘探,钻井公司都有联系。

    现在这些所谓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只有一个空壳子,手中根本没有设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他们利用自己手中的资质,竞拍到工程后,再转包给花豹子这样没有资质的工程队。

    很多工程公司竞拍到工程后,为了讨好监理,便让监理人员给他们寻找工程队。监理人员给工程队揽到了工程,工程队当然要回报监理一部分利益。而监理收到了利益之后,自然会对工程质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于是乎乙方,工程队(可以称为丙方了),工程监理,以及甲方的某些负责人员,便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有这样一个利益共同体存在,出现一个个的豆腐渣工程就不难让人理解了。

    现在,如果花豹子将王建达出卖了,以后恐怕他再便再也不能从王建达手中拿到工程了,对花豹子来说,这个损失可就有些大了。

    花豹子想了足够半分钟,然后下定了决心:“我草他娘的。豁出去了,保住他们三个!我看赵长枪说让我坐牢的事情多半是吓唬人。至于罚款,也就多花二十多万的事儿,以后王建达他们再给我弄个工程,一年半载过去,我就能将这个钱重新赚回来了。”

    赵长枪一直在观察着花豹子脸上的神色,他看到花豹子脸上现出一丝决然,就知道这个混蛋要打算将所有责任都承担下来了。

    如果说在这件事中,武进忠,杨进爵和王建达没有得到好处,赵长枪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可是,如果花豹子真把事儿都承担下来,死活就说钱都被自己吞了,赵长枪要想证明武进忠三也得到了利益,还真就得费点劲。

    如果不能证明武进忠三人也参与了利益瓜分,那么他们的责任就只剩下一个监管不严,如此一来,他们受到的惩处可就要轻的多了。

    想到这些,赵长枪在花豹子表态之前,马上又抢着说道:“花豹子,我知道你心中是怎么想的。通过和你的接触,我发现你这个人是个直肠子人。所以我得提醒你,不要被别人利用了。只要你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大家判断一下你的责任。如果你只是被别人利用了。我可以给你个承诺。”

    “什么承诺?”花豹子马上说道。

    “只要你将之前不该拿的钱再拿回来,而且愿意将这十六眼不达标的水井重新钻成达标的水井,我们就让你将工程继续干下去!而且不会罚你的款。”赵长枪郑重说道。

    赵长枪做出这种决定也是一种无奈。现在武进忠三人死咬住他们只是监管不严,没有吞下一分不该吞的钱,要想戳穿他们,就只能从花豹子这里入手。所以赵长枪需要花豹子说实话。

    而且,赵长枪也很清楚,天下商人都是重利的,即便将花豹子的工程队赶走,再弄一个工程队来,他们做的并不一定比花豹子要好。相反花豹子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肯定会老老实实的干活。

    花豹子听了赵长枪的话,顿时就是一愣,赵长枪这个条件可就太诱人了!南宫镇的水井工程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工程,而且工程款超级仗义!只要自己说实话,自己就还能将这个活干下去!

    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再去给武进忠等人开脱,自己可就傻到家了。王建达只是说以后有了工程还给自己,谁知道他猴年马月还能接到工程?再说了,鬼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监理还能不能干的下去?还有,这事老子本来就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就像赵县长说的,自己是被这三个家伙利用了!

    人考虑问题就怕钻牛角尖,钻了牛角尖就容易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不知道转转方向盘。一旦跳出了牛角尖,他就能考虑清楚很多问题,观念也会立刻转变。

    花豹子之前就钻了牛角尖,认定自己不能得罪了王建达三人,不然以后自己就没工程干了。现在有了赵长枪的承诺,他猛然便跳出了牛角尖,观念立刻发生了改变!

    “赵县长,我说,我全说。我向你保证,我说完后,如果你还让我将工程干下去,我保证一分一毫也不差,保质保量的将工程干好!”花豹子马上说道。

    “嗯,说吧。大家都听着呢。”赵长枪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四个人之间“君子协定”被自己打破了。

    “赵县长,各位乡亲们,我花豹子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刚接到这个工程的时候,我也不想欺诈大家。因为我花豹子很看重这个工程,我怕因为自己捣鬼,被发现后,会失去这个工程。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年工程不好干,没工程是个愁,有工程要不来工程款也是个愁!所以,我开始是真的想好好干工程的。”

    “可是当我前几天,和武进忠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哦,大家可能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请监理,请甲方代表,请验收员吃饭都是必须的。不然他们很可能就整的我们干不下去。前几天我和武进忠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公然每口井向我要七百块钱!”

    听到花豹子这样说,周围的相亲们马上炸了锅了,纷纷唾骂谴责武进忠三人。

    武进忠三人当时就急眼了,冲花豹子吼道:“花豹子,你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和你公然索贿了?”

    “赵县长,你不能听他的!他完全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赵县长,花豹子自己搞鬼,欺诈我们,却把罪过都推到我们身上,你可不能听他的啊!”

    赵长枪被这三个家伙咋呼的心烦,冲他们吼道:“都给我闭嘴!”

    赵长枪这一声暴喝,震的人耳朵疼,三个家伙全都不敢言语了,只是瞪着喷火的眼睛看着花豹子。

    只见花豹子丝毫没有惧怕他们的目光,就那样迎着他们的目光说道:“武主任,王工,杨工,大家都是爷们,既然做了就承认了吧。不承认也没意思。你们只以为我傻不拉几的,却不知道傻人有个傻心眼。我早料到将来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说完,花豹子又对赵长枪说道:“赵县长,那天的事情我让一个陪我们一块儿去吃饭的机长都拍下来了,我就不说了,省的他们三个说我胡说。用事实说话吧。王飞,你回去将我的电脑拿来!”

    一个一直跟着花豹子的年轻人听了花豹子的话,马上骑上一辆电摩朝办公室疾驰而去。

    武进忠三人听花豹子说他竟然有视频录像,全都傻眼了,只能半句话也不敢多说,静静的等待着事情结束。

    王飞的动作不慢,没用十五分钟,便取回来一台笔记本电脑。让赵长枪惊讶的是,他竟然还取来了一个投影仪,还有一块白色的幕布。

    花豹子冲赵长枪和乡亲们说道:“大家不用奇怪这投影仪和幕布,我们的工程队,不光打井,而且还干勘探。干勘探苦啊,荒郊野外的,经常一呆就是半年,连个母猪都看不到。没个娱乐节目可不行。”

    花豹子一边说一边亲自了打开了电脑,有些笨拙的将电脑和投影仪连接起来。而王飞则和另一个工人找来两跟铁杠子,在地上刨了两个窝,将铁杠子竖起来,将一块小幕布拉了起来。

    时间不大,幕布上出现了一副画面。然而当赵长枪看到幕布上的内容后,脸色马上一变,伸开大手就挡在了投影仪的镜头上!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六四章 口吐人言    荒古死地,洞内盘膝而坐的苗毅有点苦恼,无心修炼。

    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很是被天行宫的实力震撼了一把,正因为如此他才苦恼,人家的忙也不是白帮的,人家可是要他付出代价的,代价便是荒古死地内如今的情况。

    可他哪知道什么情况,进来后为了安全起见基本上就一直躲在这洞里,压根就没到处乱跑过。难不成就把进入后看到的这么一丁点情况告诉天行宫?人家不以为你在耍他们才怪了,以后人家鬼才会再出手相助,既然是买卖就要公平,不能光想着占便宜,再说了,天行宫的便宜能是那么好占的?

    他倒是想老实付出代价,然而这鬼地方能乱跑么?来之前就有人交代过不要乱跑,里面有他惹不起的东西。

    是赖账还是去冒险?所以啊纠结啊

    当时答应的时候给五道教训的时候痛快了,现在要付出代价了才清醒认识到了冲动的后果。

    他在这里纠结,洞外湖里面的黑炭也纠结了,已经游到了湖中上游的出口,眼睁睁看着那群怨灵所化的白色鱼儿退出了这片湖泊。

    这次的运气实在是不好,上次吃的太撑了,睡的时间稍长了一些,打了个盹睁开眼,发现天快亮了,黑炭顿时急了。

    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后,黑炭也知道那些鱼儿是天黑才来天亮便退,这一退走就意味着整整十天的时间将无法再吃到一条。

    它迅速从洞口蹿起,冲进了湖中到处搜寻,倒是赶上了一点尾巴,只抓到了两条,而后追到了现在的位置犹豫不决。

    十天没得吃啊

    扭动在水中的黑炭突然冲了出去。冲进了上游也是湖泊的出口,意图追赶那些怨灵白鱼。

    不过很快又停了下来,终究是想起了苗毅的警告。怕回头被苗毅给收拾。

    十天没得吃啊

    黑炭慢慢浮出了水面,脑袋露了出来观察着身处的河道。很平静,很安宁,看不出一点危险,能有什么事?自己偷偷去吃一顿,吃饱了就回来,主人应该不会知道。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坐骑,某些方面黑炭和苗毅的性格有相似之处,都容易干冲动事。

    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的黑炭回头看了看洞窟方向。发现苗毅那边没什么动静,应该不会察觉到自己跑远了,当即一个猛子潜入了水中,迅速朝怨灵白鱼逃窜的方向追了去。

    顺着河流追出了好远一段距离,终于追上了鱼群。而那些鱼群也抵达了老巢,老巢在另一座湖中,一座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湖,怨灵白鱼的老巢在深暗漆黑的湖底,湖底起伏的山峦中,其间遍布大大小小的蜂窝状洞孔。

    眼见黑炭追来了。怨灵白鱼顿时惊慌四散,纷纷闪身钻进了蜂窝状洞孔内。

    黑炭的视线在这幽深漆黑的湖底似乎不受影响,直接追到了怨灵白鱼的老巢。不过它体形过大,钻不进那些洞孔,遂爬行在水底,四爪攀附在了蜂窝洞上,左右摇晃着脑袋,通过孔眼窥视里面的情形。

    蜂窝状的孔眼深处是空的,里面有很大的空间,还有十几条体型很大的怨灵白鱼,每一只的大小都有一个正常人一般大。似乎正是因为体型太大了被困在里面无法出去觅食,所以把自己的同类当做了食物。咣一口就吞噬了一只小体型的同类,而那些小的怨灵白鱼面对同类的吞噬居然无动于衷。任由大家伙把自己给吃了。

    慢慢晃动脑袋通过孔眼观察的黑炭心急了,那么大的怨灵白鱼抓一条就足够吃饱了。

    一只爪子插进了孔眼里猛一扒拉,发现这水下山石很硬,不过还是被它用蛮力撕开了一道口子,随后双爪并用,飞快挖出了一条足够它钻进去的大洞,硬是强行破洞钻了进去。

    它一钻进怨灵白鱼的老巢,那真是虎入羊群一般,吓得里面刚安定下来的小鱼们再次惊慌四散,再次经由洞眼四散逃离了出去。

    黑炭懒得管它们,跑就跑了吧,它现在感兴趣的是那十几条大鱼,张牙舞爪直接朝那些大鱼扑了去。

    而那些大鱼亦是凶猛的很,眼见有东西闯入了自己的老巢,立刻张开锯齿般的嘴巴结群冲撞而来。

    轰水中接连几道闷响,黑炭被撞停,十几条大鱼被撞翻了。

    黑炭眼珠滴溜溜转了转,似乎有点吃惊这些大鱼的攻击力道,而那十几条大鱼一翻身又一起围攻。

    黑炭干脆浮在水中不动了,任由十几条大鱼撞在自己身上。十几条大鱼见这样难以把它给怎么样,立刻围住了黑炭,张开了锯齿撕咬,奈何黑炭皮坚肉厚,身上的鳞甲没那么好咬破,不过这些大鱼凶悍的很,撕咬住了就不放。

    滋滋声响起,浮在水中不动的黑炭身上突然冒出一道道电弧,将洞中情形照得亮眼。

    咬住黑炭不放的十几条大鱼被电翻了,歪东倒西七荤八素地打着摆子,以失去平衡的方式乱游。

    电光突然消失,黑炭也闪身而动,几爪挥出,直接将四条大鱼的脑袋给破开了,呱一口又咬碎一只大鱼的脑袋,随后将那拍死的四条大鱼一只爪子抓上一只,拖了五条大鱼潇洒转身,从自己破开的洞口钻了出去。

    其它被电的一塌糊涂的大鱼它没有再下杀手,一下吃不完那么多,也没时间在这里耗,怕离开太久被苗毅给发现了。

    顺着河道,一路摇摆着尾巴快速返回。

    回到了之前的湖泊,黑炭把五条鱼都拖到了洞口,嘴里叼着的那只更是拖到了洞里面,往苗毅盘坐的榻前一扔。

    坐在榻上的苗毅一愣,呵呵乐道:“抓到了大的?算了,还是你自己留着慢慢享受吧,这玩意我无福消受。”

    见他不接纳,黑炭打了个响嚏,既然不领情,那它也不客气,一口咬上,又拖到了洞口,趴那慢慢享受了起来,那叫一个神态悠然,那叫一个美味,慢慢吃不急。

    它已经发现了那些怨灵白鱼的老巢,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天黑天亮了,天亮了也随时能去吃,也没什么危险嘛。

    五条鱼足足吃了五顿饱,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可见它当年能胖成猪一样不是没原因的。

    不过它决定下次不再抓这么多了,存多了不新鲜,口感不好。

    当它吃完第五条正准备继续打盹时,苗毅从洞里走了出来,有些好奇地打量它,貌似这家伙赖在洞口好久了,好多天没听到它跑出去玩的动静,倒是打盹的声音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

    苗毅负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再看看黑炭,奇怪道:“天黑了,你不去湖里抓鱼吃?”

    “吃饱了”黑炭下意识回了一句,声音懒洋洋的,又倒头便睡。

    这突兀一声却是把苗毅吓了一跳,翻手捞出了逆鳞枪迅速警惕四周,有人接近了身边居然没发现。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僵住,最后慢慢转身,慢慢回头看向躺在地上的黑炭,傻眼的感觉。

    黑炭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似乎也有点被自己给吓住了,眼睛瞪的大大的,大眼睛看着苗毅,貌似满眼的难以置信,和苗毅大眼瞪小眼。

    双方惊疑不定地对视良久后,苗毅试着问了声,“胖贼,刚才是你在说话?”

    黑炭眼珠子慢慢转悠了一下,有不敢确定的味道。

    苗毅脸上渐渐浮现惊喜,踢了它一脚,“没错,刚才肯定是你在说话,快再说一声来试试。”

    黑炭翻身爬了起来,眼神里满满的犹豫,满满的不自信,嘴巴张了几次,响嚏倒是打了几个出来,就是不能说人话。

    它也意识到了刚才那一声的确是它自己说出来的,随口就冒出了一句人话,现在让它正儿八经的说反而说不出来了。

    苗毅眉头一挑,决定帮它一把,手中枪慢慢抬了起来。

    黑炭大吃一惊,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缓缓后退道:“你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一人一骑再次大眼瞪小眼愣住。

    很快,苗毅露出会心笑意,“果然是能说人话了,看来还是要我帮你”话落,手中枪闪电般刺出。

    “不要”黑炭惊叫一声,闪身蹦开,它再皮坚肉厚也扛不住高纯度红晶枪的刺杀。

    “哈哈”苗毅刺出去的枪定住,站在洞口大笑。

    蹿开落地定住的黑炭激动了,转来转去,四爪急切挠地,“我…我…我真的能说话了?”声音洪亮,是个男人的声音。

    苗毅实在是高兴,收了逆鳞枪,走了过去,啧啧惊奇道:“胖贼,快告诉我,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能说话了?”

    黑炭激动的一塌糊涂,“我…我…我也不知道。”

    苗毅看了看四周,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环境的缘故,此地是龙族圣地,适合龙族修炼,而黑炭是半龙的存在,说不定是沾了此地的光,可他也只是猜测,还不能确定。

    回过神又朝黑炭招手笑道:“别老是我我我,换点新鲜词,看看能不能正常说话。”

    黑炭兴奋的摇头摆尾,立马张口朝他大声道:“王八蛋”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