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荒古死地,洞内盘膝而坐的苗毅有点苦恼,无心修炼。

    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很是被天行宫的实力震撼了一把,正因为如此他才苦恼,人家的忙也不是白帮的,人家可是要他付出代价的,代价便是荒古死地内如今的情况。

    可他哪知道什么情况,进来后为了安全起见基本上就一直躲在这洞里,压根就没到处乱跑过。难不成就把进入后看到的这么一丁点情况告诉天行宫?人家不以为你在耍他们才怪了,以后人家鬼才会再出手相助,既然是买卖就要公平,不能光想着占便宜,再说了,天行宫的便宜能是那么好占的?

    他倒是想老实付出代价,然而这鬼地方能乱跑么?来之前就有人交代过不要乱跑,里面有他惹不起的东西。

    是赖账还是去冒险?所以啊纠结啊

    当时答应的时候给五道教训的时候痛快了,现在要付出代价了才清醒认识到了冲动的后果。

    他在这里纠结,洞外湖里面的黑炭也纠结了,已经游到了湖中上游的出口,眼睁睁看着那群怨灵所化的白色鱼儿退出了这片湖泊。

    这次的运气实在是不好,上次吃的太撑了,睡的时间稍长了一些,打了个盹睁开眼,发现天快亮了,黑炭顿时急了。

    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后,黑炭也知道那些鱼儿是天黑才来天亮便退,这一退走就意味着整整十天的时间将无法再吃到一条。

    它迅速从洞口蹿起,冲进了湖中到处搜寻,倒是赶上了一点尾巴,只抓到了两条,而后追到了现在的位置犹豫不决。

    十天没得吃啊

    扭动在水中的黑炭突然冲了出去。冲进了上游也是湖泊的出口,意图追赶那些怨灵白鱼。

    不过很快又停了下来,终究是想起了苗毅的警告。怕回头被苗毅给收拾。

    十天没得吃啊

    黑炭慢慢浮出了水面,脑袋露了出来观察着身处的河道。很平静,很安宁,看不出一点危险,能有什么事?自己偷偷去吃一顿,吃饱了就回来,主人应该不会知道。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坐骑,某些方面黑炭和苗毅的性格有相似之处,都容易干冲动事。

    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的黑炭回头看了看洞窟方向。发现苗毅那边没什么动静,应该不会察觉到自己跑远了,当即一个猛子潜入了水中,迅速朝怨灵白鱼逃窜的方向追了去。

    顺着河流追出了好远一段距离,终于追上了鱼群。而那些鱼群也抵达了老巢,老巢在另一座湖中,一座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湖,怨灵白鱼的老巢在深暗漆黑的湖底,湖底起伏的山峦中,其间遍布大大小小的蜂窝状洞孔。

    眼见黑炭追来了。怨灵白鱼顿时惊慌四散,纷纷闪身钻进了蜂窝状洞孔内。

    黑炭的视线在这幽深漆黑的湖底似乎不受影响,直接追到了怨灵白鱼的老巢。不过它体形过大,钻不进那些洞孔,遂爬行在水底,四爪攀附在了蜂窝洞上,左右摇晃着脑袋,通过孔眼窥视里面的情形。

    蜂窝状的孔眼深处是空的,里面有很大的空间,还有十几条体型很大的怨灵白鱼,每一只的大小都有一个正常人一般大。似乎正是因为体型太大了被困在里面无法出去觅食,所以把自己的同类当做了食物。咣一口就吞噬了一只小体型的同类,而那些小的怨灵白鱼面对同类的吞噬居然无动于衷。任由大家伙把自己给吃了。

    慢慢晃动脑袋通过孔眼观察的黑炭心急了,那么大的怨灵白鱼抓一条就足够吃饱了。

    一只爪子插进了孔眼里猛一扒拉,发现这水下山石很硬,不过还是被它用蛮力撕开了一道口子,随后双爪并用,飞快挖出了一条足够它钻进去的大洞,硬是强行破洞钻了进去。

    它一钻进怨灵白鱼的老巢,那真是虎入羊群一般,吓得里面刚安定下来的小鱼们再次惊慌四散,再次经由洞眼四散逃离了出去。

    黑炭懒得管它们,跑就跑了吧,它现在感兴趣的是那十几条大鱼,张牙舞爪直接朝那些大鱼扑了去。

    而那些大鱼亦是凶猛的很,眼见有东西闯入了自己的老巢,立刻张开锯齿般的嘴巴结群冲撞而来。

    轰水中接连几道闷响,黑炭被撞停,十几条大鱼被撞翻了。

    黑炭眼珠滴溜溜转了转,似乎有点吃惊这些大鱼的攻击力道,而那十几条大鱼一翻身又一起围攻。

    黑炭干脆浮在水中不动了,任由十几条大鱼撞在自己身上。十几条大鱼见这样难以把它给怎么样,立刻围住了黑炭,张开了锯齿撕咬,奈何黑炭皮坚肉厚,身上的鳞甲没那么好咬破,不过这些大鱼凶悍的很,撕咬住了就不放。

    滋滋声响起,浮在水中不动的黑炭身上突然冒出一道道电弧,将洞中情形照得亮眼。

    咬住黑炭不放的十几条大鱼被电翻了,歪东倒西七荤八素地打着摆子,以失去平衡的方式乱游。

    电光突然消失,黑炭也闪身而动,几爪挥出,直接将四条大鱼的脑袋给破开了,呱一口又咬碎一只大鱼的脑袋,随后将那拍死的四条大鱼一只爪子抓上一只,拖了五条大鱼潇洒转身,从自己破开的洞口钻了出去。

    其它被电的一塌糊涂的大鱼它没有再下杀手,一下吃不完那么多,也没时间在这里耗,怕离开太久被苗毅给发现了。

    顺着河道,一路摇摆着尾巴快速返回。

    回到了之前的湖泊,黑炭把五条鱼都拖到了洞口,嘴里叼着的那只更是拖到了洞里面,往苗毅盘坐的榻前一扔。

    坐在榻上的苗毅一愣,呵呵乐道:“抓到了大的?算了,还是你自己留着慢慢享受吧,这玩意我无福消受。”

    见他不接纳,黑炭打了个响嚏,既然不领情,那它也不客气,一口咬上,又拖到了洞口,趴那慢慢享受了起来,那叫一个神态悠然,那叫一个美味,慢慢吃不急。

    它已经发现了那些怨灵白鱼的老巢,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天黑天亮了,天亮了也随时能去吃,也没什么危险嘛。

    五条鱼足足吃了五顿饱,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可见它当年能胖成猪一样不是没原因的。

    不过它决定下次不再抓这么多了,存多了不新鲜,口感不好。

    当它吃完第五条正准备继续打盹时,苗毅从洞里走了出来,有些好奇地打量它,貌似这家伙赖在洞口好久了,好多天没听到它跑出去玩的动静,倒是打盹的声音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

    苗毅负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再看看黑炭,奇怪道:“天黑了,你不去湖里抓鱼吃?”

    “吃饱了”黑炭下意识回了一句,声音懒洋洋的,又倒头便睡。

    这突兀一声却是把苗毅吓了一跳,翻手捞出了逆鳞枪迅速警惕四周,有人接近了身边居然没发现。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僵住,最后慢慢转身,慢慢回头看向躺在地上的黑炭,傻眼的感觉。

    黑炭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似乎也有点被自己给吓住了,眼睛瞪的大大的,大眼睛看着苗毅,貌似满眼的难以置信,和苗毅大眼瞪小眼。

    双方惊疑不定地对视良久后,苗毅试着问了声,“胖贼,刚才是你在说话?”

    黑炭眼珠子慢慢转悠了一下,有不敢确定的味道。

    苗毅脸上渐渐浮现惊喜,踢了它一脚,“没错,刚才肯定是你在说话,快再说一声来试试。”

    黑炭翻身爬了起来,眼神里满满的犹豫,满满的不自信,嘴巴张了几次,响嚏倒是打了几个出来,就是不能说人话。

    它也意识到了刚才那一声的确是它自己说出来的,随口就冒出了一句人话,现在让它正儿八经的说反而说不出来了。

    苗毅眉头一挑,决定帮它一把,手中枪慢慢抬了起来。

    黑炭大吃一惊,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缓缓后退道:“你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一人一骑再次大眼瞪小眼愣住。

    很快,苗毅露出会心笑意,“果然是能说人话了,看来还是要我帮你”话落,手中枪闪电般刺出。

    “不要”黑炭惊叫一声,闪身蹦开,它再皮坚肉厚也扛不住高纯度红晶枪的刺杀。

    “哈哈”苗毅刺出去的枪定住,站在洞口大笑。

    蹿开落地定住的黑炭激动了,转来转去,四爪急切挠地,“我…我…我真的能说话了?”声音洪亮,是个男人的声音。

    苗毅实在是高兴,收了逆鳞枪,走了过去,啧啧惊奇道:“胖贼,快告诉我,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能说话了?”

    黑炭激动的一塌糊涂,“我…我…我也不知道。”

    苗毅看了看四周,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环境的缘故,此地是龙族圣地,适合龙族修炼,而黑炭是半龙的存在,说不定是沾了此地的光,可他也只是猜测,还不能确定。

    回过神又朝黑炭招手笑道:“别老是我我我,换点新鲜词,看看能不能正常说话。”

    黑炭兴奋的摇头摆尾,立马张口朝他大声道:“王八蛋”未完待续

    …

第1301章 鹰蛇生死斗!    “主人,杀鸡焉用牛刀,这些人交给我了……”白素素冷声邀令。

    白素素本就是一条蛇妖,虽然跟着吕重后,凶性大减。但是,也只是不会伤害无辜之人罢了。

    如果有人得罪了她,或者得到了吕重,她绝对会凶性大发的。

    这些纨绔子弟居然敢侮及她的主母等人,这在她看来,绝不可饶恕。

    “也好!”

    吕重微微点头。对面的这些纨绔子弟实力最高的才是大罗金仙,吕重出手还真的有些抬举他们呢。

    “哈哈,好嚣张的女子,在我等的地盘,居然敢与我们动手?你们难道不怕我们诛你九族吗?”西门庆功狂声大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强大的优越感与傲气。

    纳兰青霜却是暗暗摇头,朱唇轻启,吞出两个字:“白痴——”

    自从敖夜、冷眉、木苍穹等女当年在地仙界与无极魔宫的人对峙后,纳兰青霜就知道了吕重身边女子的恐怖。这可全是仙皇级的强大存在。

    更何况,她们的身后还站了一位在鸿蒙龙墓之中灭杀了上千帝级强者的绝世凶神吕重。

    这些家伙出手对付吕重等人,简直是在自找死路。

    之前,她阻止这些纨绔子弟的恶行,认真来说,真的是好心。是为了救他们一命。

    可是,对方居然把她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那么,她又何必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不作死,不会死!”

    看着对面意气风发的西门庆功,纳兰青霜的心中连一丝怜悯都不再升起,有的只是冷笑。

    白素素俏脸冰寒,冷冷地看着狂笑着的西门庆功,满脸鄙夷:“诛我九族?凭你们这些纨绔子弟的家族。只怕都不够我家主人杀的……”

    “好个牙尖嘴利的[婊]子,本少就看上你了。今天不把你擒下,吸成人干。本少跟你姓——”西门庆功勃然大怒,猛地对着身后诸纨绔一挥手。“兄弟们,给我冲——”

    早就心神大动的其他八个年青人,都在第一时间动了!

    他们才才不会在乎白素素的威胁呢!

    要知道,这里可是仙幻星的内城核心!

    是八大势力最核心的力量所在。

    可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地盘。

    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岂会害怕一个外来仙女的威胁?

    至于白素素所说自己等人的家族都不够他主人杀的,这些纨绔子弟根本就不相信。

    在他们看来,整个诸天万界。能得罪他们其中一个势力的人都没多少。更别说同时得罪他们八大势力了。

    白素素顿时脸色一沉,她的身体陡然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那西门闪去,双眸冰凉,杀气贯穿对方瞳孔,手中出现一把弯刀:“死——”

    西门庆功见状,顿时脸色狂变!

    一种由衷的心悸袭上心头。

    快!

    太快了!

    对方的速度已达到他仙识都反应不及的地步。

    “救……”西门庆功顿时扩展仙识,发出绝望的呼救。

    一道人影陡然从远处的一个古堡冲出,狂猛地冲向白素素。并沉声大喝:“贱婢,找死——”

    随着这声大喝。一道剑罡直破几万米的空间,瞬间轰向白素素的后背。

    “哼,自不量力。给我死——”小青见状大怒,身形狂闪。

    “咔——”

    刚刚向白素素发动袭击的一个下位仙皇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小青的一枚飞刀轰入印堂,无边的杀气瞬间绞碎了对方的元神与脑袋。

    “嘭——”

    这个下位仙皇,非但没有来得及求下西门庆功,自己也在第一时间被人一招灭杀。

    “小青,就你多事。那家伙就算偷袭又岂能伤到我?”白素素不满地瞪了擅自出手的小青一眼,轻淡一笑,弯刀直接把西门庆功给斩成了两兰。

    咝……

    这个结果,瞬间让无数观望的人脸色大变。

    至于其他八个冲向诸女的纨绔子弟却没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该死。这些小辈遇上超级强者了。我靠,大家赶快救人……”

    “混蛋。这些妖女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敢在我们仙幻星撒野……”

    “我操。这些三公子踢到铁板了,大家快行动……”

    “仙……仙皇……,该死,那两个出手的女仙都……都是仙皇级强者……”

    “而且至少是上位仙皇……”

    “麻烦了……”

    ……

    这一下子,原本在观望的无数人都是心头大骇。真叫自己看走了眼。

    而一直幸灾乐祸看着纳兰青霜与吕重等人的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却是脸色狂震,心中也升腾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死!这丫头要为我纳兰家招惹大祸了。她……她的朋友居然杀了西门家的一位仙皇以及一个嫡系少主……”纳兰无情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纳兰无勇却是满头冷汗淋漓,他也才下位仙皇。而刚刚他却得罪了这些女人,还当着诸人的面说这些人不三不四。

    “诸位公子,快退——”

    另一边,有不少原本看戏的强者也恐惧地大叫起来。以仙识暴喝,提醒各自家庭物公子大少。

    “哼,迟了——”白素素冷哼,身形化为一道超速的白光,极速在其他八个纨绔子弟之间闪过。

    “噗噗噗噗……”

    当白素素退回吕重与诸女的身边,剩下的八个大罗金仙级的纨绔几乎在同时身形爆开成两兰,鲜血狂喷。

    死了!

    彻底地死亡!

    白素素几乎一招得手!

    “啊,贱婢,你……你居然杀了我家三……三公子?我炼阵宗一定与你等没完——”

    “天啊,九……九少被人杀了。完……完了,我们要大祸临头了……”

    “快……快上报枯荣魔皇,七少爷出事了……”

    “该死。我家千屠妖皇马上就会来了,一定要灭了这些人……”

    ……

    “怎么回事?”

    就在无数人恐惧地张大狂啸之际,虚空之上。一头浑身泛着血光的中年人,破空而出。一脸桀骜俯视下下方的人群。

    “呜……。千屠妖皇大人,五少爷被人杀了,您……您来了最好不过……”一个巅峰境的大罗金仙长痛而哭,对着千屠妖皇解说起来。

    “什么?”

    千屠妖皇脸色狂变,猛地挥手一吸,这个巅峰大罗金仙顿时被一股巨力吸噬飞入千屠妖皇的手中。“哼,主人身陨,你还活着?是为不忠——”

    话音一落。这个巅峰大罗金仙直接被千屠妖皇一掌拍成肉渣。

    “啊……”

    见了如此惨不忍睹的一幕,不少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孤死兔悲之感。

    这个巅峰大罗金仙也是修炼不易,却是直接被千屠妖皇迁怒斩杀,那么,等到他们各自的主人与上级来了,他们各自的结局又会怎样?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是心中恐惧之极。

    “是谁?谁灭了我的五儿?”千屠妖皇凄声长啸,泛眼的眼眸,有无数的杀气在凝聚。

    “是我!”白素素淡淡地看着高空中的千屠妖皇,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怎么,你家小儿敢侮辱本座,要强抢本座为炉鼎。我难道杀不得他?”

    话音一落,白素素的气息陡然暴涨,属于巅峰仙皇的强者气势,第一时间完整地展现出来。

    “巅……巅峰仙皇?”千屠妖皇也是脸色一变,他刚才一直以为这白素素只是一尊中位仙皇罢了,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巅峰仙皇,而且还是与他同级的妖族仙皇。

    妖族一向弱肉强食,等级颇为森严。

    他的第五子居然胆敢对一尊仙皇不敬,甚至还有心把一尊仙皇把修炼炉鼎?

    这……这简直是在找死啊!

    如果是其他小辈冒犯了他千屠妖皇。他都已直接屠了别人全族了!

    不过,再怎么说死的也是他的儿子。如果他不出手,不但会让他威信扫地。更会让族内的其他妖皇看不起他,绝力与他争夺对仙幻星的掌控权。

    “就算阁下是巅峰仙皇,可你杀了我儿子,我也一定要你为我儿子赔命——”千屠妖皇暴喝一声,陡然化为一只血色秃鹰,展开自身那百米长的黑色羽翼,掀起狂霸飓风,直扑白素素。

    一直以来,蛇类就是鹰族的粮食。

    所以,千屠妖皇自信自己对这个蛇妖有着天赋上的压制力!

    可是,千屠妖皇却是小瞧了白素素,更不明白白素素的根脚与修炼的功法。

    白素素本身是上古腾蛇血脉,更曾得到上古凶神应龙内丹,修炼的又是[九玄寒龙劲]。

    上古腾蛇,是真正的超级凶兽,本身就能与龙族一般无翅而腾云驾雾,实力极为强劲。本身的血脉等级在得了大量血脉丹的提纯后,其血脉浓度已不下巫妖时代的巫兽腾蛇。

    “臭秃鹰,你这是找死——”白素素低骂一声不怒反喜。化为一道白光向千屠妖皇冲了上去。

    “千屠妖皇可是巅峰妖皇境界,强悍,速度无敌,更兼之还有一件先天灵宝护身,想来,要灭了这个妖女应当不成问题——”纳兰无勇微微向纳兰无情说道。

    纳兰无情一直皱着眉头,看着那边淡然而立的吕重、敖夜、木苍穹等人,心中烦闷之极地点了点头:“希望如此!”(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打赏,感谢妖妖道、73117、审判者高达、源源方、s19840903、紫月水霖、飞虎书痴、昆条、迷书者也等兄弟的月票支持。i58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