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人,杀鸡焉用牛刀,这些人交给我了……”白素素冷声邀令。

    白素素本就是一条蛇妖,虽然跟着吕重后,凶性大减。但是,也只是不会伤害无辜之人罢了。

    如果有人得罪了她,或者得到了吕重,她绝对会凶性大发的。

    这些纨绔子弟居然敢侮及她的主母等人,这在她看来,绝不可饶恕。

    “也好!”

    吕重微微点头。对面的这些纨绔子弟实力最高的才是大罗金仙,吕重出手还真的有些抬举他们呢。

    “哈哈,好嚣张的女子,在我等的地盘,居然敢与我们动手?你们难道不怕我们诛你九族吗?”西门庆功狂声大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强大的优越感与傲气。

    纳兰青霜却是暗暗摇头,朱唇轻启,吞出两个字:“白痴——”

    自从敖夜、冷眉、木苍穹等女当年在地仙界与无极魔宫的人对峙后,纳兰青霜就知道了吕重身边女子的恐怖。这可全是仙皇级的强大存在。

    更何况,她们的身后还站了一位在鸿蒙龙墓之中灭杀了上千帝级强者的绝世凶神吕重。

    这些家伙出手对付吕重等人,简直是在自找死路。

    之前,她阻止这些纨绔子弟的恶行,认真来说,真的是好心。是为了救他们一命。

    可是,对方居然把她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那么,她又何必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不作死,不会死!”

    看着对面意气风发的西门庆功,纳兰青霜的心中连一丝怜悯都不再升起,有的只是冷笑。

    白素素俏脸冰寒,冷冷地看着狂笑着的西门庆功,满脸鄙夷:“诛我九族?凭你们这些纨绔子弟的家族。只怕都不够我家主人杀的……”

    “好个牙尖嘴利的[婊]子,本少就看上你了。今天不把你擒下,吸成人干。本少跟你姓——”西门庆功勃然大怒,猛地对着身后诸纨绔一挥手。“兄弟们,给我冲——”

    早就心神大动的其他八个年青人,都在第一时间动了!

    他们才才不会在乎白素素的威胁呢!

    要知道,这里可是仙幻星的内城核心!

    是八大势力最核心的力量所在。

    可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地盘。

    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岂会害怕一个外来仙女的威胁?

    至于白素素所说自己等人的家族都不够他主人杀的,这些纨绔子弟根本就不相信。

    在他们看来,整个诸天万界。能得罪他们其中一个势力的人都没多少。更别说同时得罪他们八大势力了。

    白素素顿时脸色一沉,她的身体陡然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那西门闪去,双眸冰凉,杀气贯穿对方瞳孔,手中出现一把弯刀:“死——”

    西门庆功见状,顿时脸色狂变!

    一种由衷的心悸袭上心头。

    快!

    太快了!

    对方的速度已达到他仙识都反应不及的地步。

    “救……”西门庆功顿时扩展仙识,发出绝望的呼救。

    一道人影陡然从远处的一个古堡冲出,狂猛地冲向白素素。并沉声大喝:“贱婢,找死——”

    随着这声大喝。一道剑罡直破几万米的空间,瞬间轰向白素素的后背。

    “哼,自不量力。给我死——”小青见状大怒,身形狂闪。

    “咔——”

    刚刚向白素素发动袭击的一个下位仙皇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小青的一枚飞刀轰入印堂,无边的杀气瞬间绞碎了对方的元神与脑袋。

    “嘭——”

    这个下位仙皇,非但没有来得及求下西门庆功,自己也在第一时间被人一招灭杀。

    “小青,就你多事。那家伙就算偷袭又岂能伤到我?”白素素不满地瞪了擅自出手的小青一眼,轻淡一笑,弯刀直接把西门庆功给斩成了两兰。

    咝……

    这个结果,瞬间让无数观望的人脸色大变。

    至于其他八个冲向诸女的纨绔子弟却没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该死。这些小辈遇上超级强者了。我靠,大家赶快救人……”

    “混蛋。这些妖女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敢在我们仙幻星撒野……”

    “我操。这些三公子踢到铁板了,大家快行动……”

    “仙……仙皇……,该死,那两个出手的女仙都……都是仙皇级强者……”

    “而且至少是上位仙皇……”

    “麻烦了……”

    ……

    这一下子,原本在观望的无数人都是心头大骇。真叫自己看走了眼。

    而一直幸灾乐祸看着纳兰青霜与吕重等人的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却是脸色狂震,心中也升腾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死!这丫头要为我纳兰家招惹大祸了。她……她的朋友居然杀了西门家的一位仙皇以及一个嫡系少主……”纳兰无情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纳兰无勇却是满头冷汗淋漓,他也才下位仙皇。而刚刚他却得罪了这些女人,还当着诸人的面说这些人不三不四。

    “诸位公子,快退——”

    另一边,有不少原本看戏的强者也恐惧地大叫起来。以仙识暴喝,提醒各自家庭物公子大少。

    “哼,迟了——”白素素冷哼,身形化为一道超速的白光,极速在其他八个纨绔子弟之间闪过。

    “噗噗噗噗……”

    当白素素退回吕重与诸女的身边,剩下的八个大罗金仙级的纨绔几乎在同时身形爆开成两兰,鲜血狂喷。

    死了!

    彻底地死亡!

    白素素几乎一招得手!

    “啊,贱婢,你……你居然杀了我家三……三公子?我炼阵宗一定与你等没完——”

    “天啊,九……九少被人杀了。完……完了,我们要大祸临头了……”

    “快……快上报枯荣魔皇,七少爷出事了……”

    “该死。我家千屠妖皇马上就会来了,一定要灭了这些人……”

    ……

    “怎么回事?”

    就在无数人恐惧地张大狂啸之际,虚空之上。一头浑身泛着血光的中年人,破空而出。一脸桀骜俯视下下方的人群。

    “呜……。千屠妖皇大人,五少爷被人杀了,您……您来了最好不过……”一个巅峰境的大罗金仙长痛而哭,对着千屠妖皇解说起来。

    “什么?”

    千屠妖皇脸色狂变,猛地挥手一吸,这个巅峰大罗金仙顿时被一股巨力吸噬飞入千屠妖皇的手中。“哼,主人身陨,你还活着?是为不忠——”

    话音一落。这个巅峰大罗金仙直接被千屠妖皇一掌拍成肉渣。

    “啊……”

    见了如此惨不忍睹的一幕,不少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孤死兔悲之感。

    这个巅峰大罗金仙也是修炼不易,却是直接被千屠妖皇迁怒斩杀,那么,等到他们各自的主人与上级来了,他们各自的结局又会怎样?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是心中恐惧之极。

    “是谁?谁灭了我的五儿?”千屠妖皇凄声长啸,泛眼的眼眸,有无数的杀气在凝聚。

    “是我!”白素素淡淡地看着高空中的千屠妖皇,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怎么,你家小儿敢侮辱本座,要强抢本座为炉鼎。我难道杀不得他?”

    话音一落,白素素的气息陡然暴涨,属于巅峰仙皇的强者气势,第一时间完整地展现出来。

    “巅……巅峰仙皇?”千屠妖皇也是脸色一变,他刚才一直以为这白素素只是一尊中位仙皇罢了,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巅峰仙皇,而且还是与他同级的妖族仙皇。

    妖族一向弱肉强食,等级颇为森严。

    他的第五子居然胆敢对一尊仙皇不敬,甚至还有心把一尊仙皇把修炼炉鼎?

    这……这简直是在找死啊!

    如果是其他小辈冒犯了他千屠妖皇。他都已直接屠了别人全族了!

    不过,再怎么说死的也是他的儿子。如果他不出手,不但会让他威信扫地。更会让族内的其他妖皇看不起他,绝力与他争夺对仙幻星的掌控权。

    “就算阁下是巅峰仙皇,可你杀了我儿子,我也一定要你为我儿子赔命——”千屠妖皇暴喝一声,陡然化为一只血色秃鹰,展开自身那百米长的黑色羽翼,掀起狂霸飓风,直扑白素素。

    一直以来,蛇类就是鹰族的粮食。

    所以,千屠妖皇自信自己对这个蛇妖有着天赋上的压制力!

    可是,千屠妖皇却是小瞧了白素素,更不明白白素素的根脚与修炼的功法。

    白素素本身是上古腾蛇血脉,更曾得到上古凶神应龙内丹,修炼的又是[九玄寒龙劲]。

    上古腾蛇,是真正的超级凶兽,本身就能与龙族一般无翅而腾云驾雾,实力极为强劲。本身的血脉等级在得了大量血脉丹的提纯后,其血脉浓度已不下巫妖时代的巫兽腾蛇。

    “臭秃鹰,你这是找死——”白素素低骂一声不怒反喜。化为一道白光向千屠妖皇冲了上去。

    “千屠妖皇可是巅峰妖皇境界,强悍,速度无敌,更兼之还有一件先天灵宝护身,想来,要灭了这个妖女应当不成问题——”纳兰无勇微微向纳兰无情说道。

    纳兰无情一直皱着眉头,看着那边淡然而立的吕重、敖夜、木苍穹等人,心中烦闷之极地点了点头:“希望如此!”(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打赏,感谢妖妖道、73117、审判者高达、源源方、s19840903、紫月水霖、飞虎书痴、昆条、迷书者也等兄弟的月票支持。i580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到底谁的责任?    在武店村乡亲们的监督下,赵长枪和洪光武一共将这眼井测量了三次,然后取了平均数值三十一点一米,水位深度是二十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看着这两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赵长枪出离愤怒了!愤怒的无与伦比!

    虽然赵长枪之前已经料到了这些井的深度有问题,但是赵长枪以为验收报告上能虚报五六米,十几米就顶天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敢一下子虚报三十多米!

    三十多米啊!八十块钱一米,一共就是两千四百多块钱!这只是一眼井啊!如果所有的井都虚报三十米,那得是多少钱?得有多少国家的钱流入某些人的腰包?

    赵长枪在愤怒的同时,想想就不寒而栗!他也有些庆幸,幸亏今天宗伟阳提醒了自己,让自己亲自下来看看。现在才刚开始,支付出去的工程款,应该还不多,如果工程已经完成后,自己再发现问题,就晚了三春了!

    到时候,不但已经付出去的工程款很可能要不回来了,而且这些根本不达标的井怎么办?如果把这些井全部报废,经济损失就大了。可是如果不报废,这些井深度根本不够啊!到时候天一旱水井就干了,还浇个屁的地?

    赵长枪恨不能现在就将武进忠,王建达,杨进爵,花豹子几人摁在地上暴打一顿!这些混蛋太大胆了!

    赵长枪重新将大家召集到一起,大声说道:“乡亲们啊!大家都看到了吧?就这一口井,某些人竟然就敢虚报三十多米啊!这些虚报米数的钱哪里去了?进了某些人的腰包啊!乡亲们,我赵长枪拿了大家的钱,拿了国家的钱,没有给大家办好事,我赵长枪心中有愧啊!”

    “这事不能怪赵县长,要怪就怪这些黑人的监理和施工方!”。

    “对,这事不能怪赵县长!该是谁的责任还请赵长枪就处理谁!”乡亲们中有人喊道

    此时,大家心中也充满了愤怒。要知道,为了打井,每家每户也是交了钱的!他们交了钱,得到的却是一眼根本不达标的水井,等到天大旱的时候,恐怕还不等浇地,水井自己就干了!他们的钱就等于打水漂了!

    但是他们知道这是谁的责任,这件事责任根本不在赵长枪,相反,如果不是赵长枪,他们很可能要被这些黑心的家伙蒙蔽了。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赵长枪,就算他们知道了这些井有问题,他们也无可奈何。

    赵长枪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话,等到大家静下来之后,才大声说道:“乡亲们,我觉得现在我们还不是处理谁的时候,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其他的井到底有没有问题,不知道他们一共虚报了多少米。在此,我恳请大家花点时间,和我一起将武店村其他的井全都重新测量一遍,然后再讨论如何处理此事。大家说好不好?”

    “好!”乡亲们异口同声的吼道!巨大的声音在荒野中传出老远老远。

    赵长枪扭头对低头耷拉脑的武进忠等人说道:“几位,走吧,你们头前带路。”

    其实,不用他们带路,乡亲们已经开始呼呼啦啦的朝离他们最近的一口水井跑去。

    由于这些水井都刚刚打完,所以每口井都要冲洗,以便将里面的泥浆全部冲出来,所以每个水井旁都有一个临时的小配电盒,给洗井水泵供电。

    洪光武和几个村民带着碘钨灯,每到一口水井旁,就先把碘钨灯接在配电盒上,所以,此时天虽然已经黑严了下来,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测量。

    赵长枪和乡亲们用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将武店村已经验收过的十六眼水井全部重新测量了一遍。让赵长枪震惊的是,这十六眼井竟然全部虚报了米数!并且每一口井的虚报米数都在三十米以上!

    当大家测量完最后一口井之后,赵长枪将乡亲们重新聚集到一起,当着大家的面,问身边的南宫镇委书记肖品祥:“肖品祥同志,现在工程款我们已经支付了多少?”

    不等肖品祥说话,旁边的镇长黄云光苦笑着说道:“赵县长,这件事是我具体负责的,我给你汇报一下吧。按照我们和施工方签订的合同,是每十口井作为一个结算周期。截止到今天,南宫镇一共支付了三百眼井的工程款。具体到武店村,一共支付给花豹子工程队十口井的工程款,总共五万一千多,具体是五万一千几,我有些记不清了。回去我就查一下,再详细给赵县长汇报一下。”

    赵长枪点了点头,黄云光介绍的条理清楚,数字也基本清楚,可见黄云光对此事还是非常上心的。只不过他用人不当,将杨进爵弄到了这里搞验收。

    赵长枪转身对乡亲们大声说道:“乡亲们啊,大家都听到了吧?五万一千多块钱啊!这已经一个普通家庭一年多的总收入了!可是这五万多块钱里面却有三万多白白流入了某些人的腰包!他们没有为我们做任何事情!就靠虚报米数,白白拿走了三万多块钱!另外两万多他们交给我们的是十口不达标的废井!大家说这事怎么办?”

    “罢免村主任武进忠,让监理和镇上的验收员滚蛋!”乡亲们大声吼道!老百姓是很实在的,他们交了钱,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他们能不愤怒才怪了。

    “武进忠,你还有什么话说?”赵长枪冲武进忠厉声喝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到如今,武进忠也豁出去了。幸好就在赵长枪刚来,他们预料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他们已经和花豹子达成了一个协议。此时,只能按他们商量好的办了。

    只见武进忠脖子一梗,头一抬,大声说道:“赵县长,我不服!我觉得你罢免我的村主任一职不妥当!”

    “好,你有什么不服说出来听听。但是我有一点要纠正你,不是我罢免你的村主任一职,而是你的村民要罢免你!”赵长枪大声说道。

    按照华国现行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主任是村民自行选出来,党的干部只能引导群众,但是没有权利直接对村主任进行任免。

    武进忠使劲清了清嗓子,壮了壮胆,打起所有的精气神,大声说道:“赵县长,虽然我在武店村具体负责监督打井这件事,但是我也不是专业人员,所以我也不知道花豹子的测绳会有问题。测绳都是有生产合格证的,谁会想到它们有问题?您刚来的时候,不是也没有想到测绳会有问题吗?说实话,虚报米数多出来的钱,我可是一分都没见到啊!”

    赵长枪嘴角泛起一股冷笑,没有答复武进忠,而是扭头看向旁边的验收员杨进爵和监理王建达,说道:“你们两位呢?你们是不是之前也不知道测绳有问题?”

    “是,是,赵县长,我们是真不知道。一切都是花豹子搞的鬼!这个人太黑心了。我们应该立刻将他辞退,并且追回多付的工程款!”两人连忙说道。他们想以此为理由逃脱责任,或者减轻一下自己的责任。

    然而他们的话刚落地,就听赵长枪冲他们怒吼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刚才武进忠说他不懂行,不知道矫正测绳,还能让人信三分。可是你们两个,一个事工程的验收员,一个是工程监理,你们如果不懂行,不知道矫正测绳,不知道多次测量,你们还验收个屁!还监理个屁!你们是不是看我年轻好欺负,是不是看乡亲们手中没权利好欺负?!你们糊弄鬼呢!”

    盛怒之下的赵长枪爆了粗口!将杨进爵和王建达骂的大气也不敢出了。

    教训完两人后,赵长枪又冲蹲在一边抽闷烟的花豹子吼道:“花豹子!你过来!我问你!”

    “哦。”花豹子耷拉着脑袋走到了赵长枪面前。

    说实话,作为一个个体工程队的老板,虽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花豹子却没有像武进忠三人那样惊慌。他身上也没有一官半职,赵长枪不能用撤职来威胁他,大不了就是让他将吃进去的钱再吐出来,或者再罚点款,横竖也不过几万块钱的事情,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毛毛雨。

    况且,就在刚才,武进忠,杨进爵和王建达三人已经和他达成协议,只要他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下来,就说是他自己弄虚作假,虚报米数,欺骗了武进忠三人。武进忠三人不但会将已经分到他们手中的钱再还给他,而且还每人再给花豹子两万,作为补偿。

    花豹子认为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将这件事应付过去了。唯一让这个彪悍的“猛男”有些遗憾的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工程他肯定捞不着干了。这可是一个大活儿啊!如果他能老老实实的干完,利润能有一两百万呢!而且,这个活儿工程款结算太及时了,每十口井结算一次工程款。天下到哪里找这么好的工程去?

    要知道,很多时候,花豹子将工程干完几年之后,都无法将工程款讨到手!

    “唉!***,捞不着干,就捞不着干吧。谁让老子太贪心,又他妈这么倒霉呢!幸好武进忠这三个混蛋能每人给我两万,好歹让我没有多大的损失。”

    花豹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站在赵长枪面前,等着赵长枪训话。

    让花豹子想不到的是,赵长枪一番话说完,他竟然立刻就改变了主意,把杨进爵和武进忠等人都给卖了!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