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武店村乡亲们的监督下,赵长枪和洪光武一共将这眼井测量了三次,然后取了平均数值三十一点一米,水位深度是二十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看着这两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赵长枪出离愤怒了!愤怒的无与伦比!

    虽然赵长枪之前已经料到了这些井的深度有问题,但是赵长枪以为验收报告上能虚报五六米,十几米就顶天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敢一下子虚报三十多米!

    三十多米啊!八十块钱一米,一共就是两千四百多块钱!这只是一眼井啊!如果所有的井都虚报三十米,那得是多少钱?得有多少国家的钱流入某些人的腰包?

    赵长枪在愤怒的同时,想想就不寒而栗!他也有些庆幸,幸亏今天宗伟阳提醒了自己,让自己亲自下来看看。现在才刚开始,支付出去的工程款,应该还不多,如果工程已经完成后,自己再发现问题,就晚了三春了!

    到时候,不但已经付出去的工程款很可能要不回来了,而且这些根本不达标的井怎么办?如果把这些井全部报废,经济损失就大了。可是如果不报废,这些井深度根本不够啊!到时候天一旱水井就干了,还浇个屁的地?

    赵长枪恨不能现在就将武进忠,王建达,杨进爵,花豹子几人摁在地上暴打一顿!这些混蛋太大胆了!

    赵长枪重新将大家召集到一起,大声说道:“乡亲们啊!大家都看到了吧?就这一口井,某些人竟然就敢虚报三十多米啊!这些虚报米数的钱哪里去了?进了某些人的腰包啊!乡亲们,我赵长枪拿了大家的钱,拿了国家的钱,没有给大家办好事,我赵长枪心中有愧啊!”

    “这事不能怪赵县长,要怪就怪这些黑人的监理和施工方!”。

    “对,这事不能怪赵县长!该是谁的责任还请赵长枪就处理谁!”乡亲们中有人喊道

    此时,大家心中也充满了愤怒。要知道,为了打井,每家每户也是交了钱的!他们交了钱,得到的却是一眼根本不达标的水井,等到天大旱的时候,恐怕还不等浇地,水井自己就干了!他们的钱就等于打水漂了!

    但是他们知道这是谁的责任,这件事责任根本不在赵长枪,相反,如果不是赵长枪,他们很可能要被这些黑心的家伙蒙蔽了。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赵长枪,就算他们知道了这些井有问题,他们也无可奈何。

    赵长枪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话,等到大家静下来之后,才大声说道:“乡亲们,我觉得现在我们还不是处理谁的时候,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其他的井到底有没有问题,不知道他们一共虚报了多少米。在此,我恳请大家花点时间,和我一起将武店村其他的井全都重新测量一遍,然后再讨论如何处理此事。大家说好不好?”

    “好!”乡亲们异口同声的吼道!巨大的声音在荒野中传出老远老远。

    赵长枪扭头对低头耷拉脑的武进忠等人说道:“几位,走吧,你们头前带路。”

    其实,不用他们带路,乡亲们已经开始呼呼啦啦的朝离他们最近的一口水井跑去。

    由于这些水井都刚刚打完,所以每口井都要冲洗,以便将里面的泥浆全部冲出来,所以每个水井旁都有一个临时的小配电盒,给洗井水泵供电。

    洪光武和几个村民带着碘钨灯,每到一口水井旁,就先把碘钨灯接在配电盒上,所以,此时天虽然已经黑严了下来,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测量。

    赵长枪和乡亲们用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将武店村已经验收过的十六眼水井全部重新测量了一遍。让赵长枪震惊的是,这十六眼井竟然全部虚报了米数!并且每一口井的虚报米数都在三十米以上!

    当大家测量完最后一口井之后,赵长枪将乡亲们重新聚集到一起,当着大家的面,问身边的南宫镇委书记肖品祥:“肖品祥同志,现在工程款我们已经支付了多少?”

    不等肖品祥说话,旁边的镇长黄云光苦笑着说道:“赵县长,这件事是我具体负责的,我给你汇报一下吧。按照我们和施工方签订的合同,是每十口井作为一个结算周期。截止到今天,南宫镇一共支付了三百眼井的工程款。具体到武店村,一共支付给花豹子工程队十口井的工程款,总共五万一千多,具体是五万一千几,我有些记不清了。回去我就查一下,再详细给赵县长汇报一下。”

    赵长枪点了点头,黄云光介绍的条理清楚,数字也基本清楚,可见黄云光对此事还是非常上心的。只不过他用人不当,将杨进爵弄到了这里搞验收。

    赵长枪转身对乡亲们大声说道:“乡亲们啊,大家都听到了吧?五万一千多块钱啊!这已经一个普通家庭一年多的总收入了!可是这五万多块钱里面却有三万多白白流入了某些人的腰包!他们没有为我们做任何事情!就靠虚报米数,白白拿走了三万多块钱!另外两万多他们交给我们的是十口不达标的废井!大家说这事怎么办?”

    “罢免村主任武进忠,让监理和镇上的验收员滚蛋!”乡亲们大声吼道!老百姓是很实在的,他们交了钱,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他们能不愤怒才怪了。

    “武进忠,你还有什么话说?”赵长枪冲武进忠厉声喝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到如今,武进忠也豁出去了。幸好就在赵长枪刚来,他们预料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他们已经和花豹子达成了一个协议。此时,只能按他们商量好的办了。

    只见武进忠脖子一梗,头一抬,大声说道:“赵县长,我不服!我觉得你罢免我的村主任一职不妥当!”

    “好,你有什么不服说出来听听。但是我有一点要纠正你,不是我罢免你的村主任一职,而是你的村民要罢免你!”赵长枪大声说道。

    按照华国现行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主任是村民自行选出来,党的干部只能引导群众,但是没有权利直接对村主任进行任免。

    武进忠使劲清了清嗓子,壮了壮胆,打起所有的精气神,大声说道:“赵县长,虽然我在武店村具体负责监督打井这件事,但是我也不是专业人员,所以我也不知道花豹子的测绳会有问题。测绳都是有生产合格证的,谁会想到它们有问题?您刚来的时候,不是也没有想到测绳会有问题吗?说实话,虚报米数多出来的钱,我可是一分都没见到啊!”

    赵长枪嘴角泛起一股冷笑,没有答复武进忠,而是扭头看向旁边的验收员杨进爵和监理王建达,说道:“你们两位呢?你们是不是之前也不知道测绳有问题?”

    “是,是,赵县长,我们是真不知道。一切都是花豹子搞的鬼!这个人太黑心了。我们应该立刻将他辞退,并且追回多付的工程款!”两人连忙说道。他们想以此为理由逃脱责任,或者减轻一下自己的责任。

    然而他们的话刚落地,就听赵长枪冲他们怒吼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刚才武进忠说他不懂行,不知道矫正测绳,还能让人信三分。可是你们两个,一个事工程的验收员,一个是工程监理,你们如果不懂行,不知道矫正测绳,不知道多次测量,你们还验收个屁!还监理个屁!你们是不是看我年轻好欺负,是不是看乡亲们手中没权利好欺负?!你们糊弄鬼呢!”

    盛怒之下的赵长枪爆了粗口!将杨进爵和王建达骂的大气也不敢出了。

    教训完两人后,赵长枪又冲蹲在一边抽闷烟的花豹子吼道:“花豹子!你过来!我问你!”

    “哦。”花豹子耷拉着脑袋走到了赵长枪面前。

    说实话,作为一个个体工程队的老板,虽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花豹子却没有像武进忠三人那样惊慌。他身上也没有一官半职,赵长枪不能用撤职来威胁他,大不了就是让他将吃进去的钱再吐出来,或者再罚点款,横竖也不过几万块钱的事情,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毛毛雨。

    况且,就在刚才,武进忠,杨进爵和王建达三人已经和他达成协议,只要他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下来,就说是他自己弄虚作假,虚报米数,欺骗了武进忠三人。武进忠三人不但会将已经分到他们手中的钱再还给他,而且还每人再给花豹子两万,作为补偿。

    花豹子认为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将这件事应付过去了。唯一让这个彪悍的“猛男”有些遗憾的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工程他肯定捞不着干了。这可是一个大活儿啊!如果他能老老实实的干完,利润能有一两百万呢!而且,这个活儿工程款结算太及时了,每十口井结算一次工程款。天下到哪里找这么好的工程去?

    要知道,很多时候,花豹子将工程干完几年之后,都无法将工程款讨到手!

    “唉!***,捞不着干,就捞不着干吧。谁让老子太贪心,又他妈这么倒霉呢!幸好武进忠这三个混蛋能每人给我两万,好歹让我没有多大的损失。”

    花豹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站在赵长枪面前,等着赵长枪训话。

    让花豹子想不到的是,赵长枪一番话说完,他竟然立刻就改变了主意,把杨进爵和武进忠等人都给卖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六四章 隔岸观火    夫妇二人把大的方向商定下来后,苗毅本还想安慰一下云知秋,千儿雪儿也觉得月瑶做得有点太过分了,已经向他密报了月瑶当众羞辱云知秋的事,所以他已经知道了。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说,那般羞辱哪能轻易安慰一下就能过去,月瑶实在是不教训一下不行了,那种话连他听了都火冒三丈,准备回头再给云知秋一个交代。

    鬼市,信义阁内,曹满负手站在窗前,皱着眉头凝视着远处的鬼市灯火,沉声道:“你确认每家损失的两个据点都差不多是其五分之一的实力?”

    站在后面的青衣老者恭敬回道:“不能确认,但是从我们掌握的六道在外面的实力来说,稍作计算应该差不多是那个损失。”

    曹满眯眼道:“老七,你觉得可能是谁干的?”

    青衣老者道:“袭击者的行动干净利落,没留下任何线索,很难判断是谁干的,但是天下有这实力的人不多,天庭和极乐界那边的可能性最大。”

    曹满徐徐摇头:“不可能是青主和佛主那边干的,这明显是全盘掌握经过筛选后的定点袭击,真要是青主和佛主干的肯定会一网打尽,彻底斩断六道的外援,令被困的那些余孽内部自乱,哪还会有放过,六道主力都困在炼狱,难不成还能玩引蛇出洞?”

    青衣老者迟疑道:“六道只有五家遇袭,会不会是无量一道干的?”

    曹满冷哼道:“无量一道外面的势力有这实力吗?一对一还差不多,一对十根本不可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居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能将六道外部势力给摸的这么清楚,这才是最可怕的,究竟会是谁?”

    他转过身来,盯着青衣老者道:“这次的袭击更像是一种警告,去查,看看六道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青衣老者,“东家。已经在查了,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线索。”

    曹满:“事发现场难道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用?当地的山神门神和土地之类的呢?”

    青衣老者无奈道:“东家,六道的秘密据点本就心里有鬼,所在之地都有意避开了这类。就算有这类的地方,袭击者也在动手时刻意做了掩饰,而普通的凡人只看到天翻地覆,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状况。我们的人已经查过了,根本没任何线索。袭击者做了精心准备,该考虑的都考虑了进去。”

    曹满:“那就越发证明对方的情况掌握之详细非同小可,这事要严查,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还有,我不信除了天庭和极乐界外还有什么势力能有这能量,如果有的话,肯定是好几股势力联手干的,单独一家是做不到的我不管他隐藏的多深,一定要给我揪出来,吩咐下去。所有有参与实力的门派和势力都给我详查,一个都不许放过,有任何异常都要给我瞪大了眼睛看着”

    “是”青衣老者应下,又摸出了一块玉牒来,“东家,这是您上次吩咐查的那个牛有德。”

    “哦”曹满饶有兴趣地接到了手中,边查看边问:“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青衣老者呵呵笑道:“他来历背景不详,不过还真查出了一些不正常来,牛有德还在天元星天街做大统领的时候,曾和一家叫云容馆的铺子的老板娘传出了一些绯闻。这个老板娘名叫云知秋,据说是个有夫之妇,后查到她的夫家结果发现其夫家和娘家的人早年都遭了横祸,线索本该就此断了。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个云知秋居然出现在了另一处天街,所经营的铺子居然是魔道暗中的产业。”

    曹满霍然抬头,“魔道的?”

    “是”青衣老者点头,“这只是其一,查出这女人的异常后。立刻又从头再将这女人的来往关系给梳理了一便,发现了她当初在天元星常有来往的几个女人,本也是几家天街商铺的老板娘,结果如今都换了另一处天街经营商铺,而那些换行经营的商铺居然全部是六道的产业。另外就是牛有德的不少手下来历都无法查详实。”

    曹满问:“也就是说,这牛有德的确和六道有牵连?”

    青衣老者道:“十有是脱不了干系,不过奇怪的是,那几个女人所经营的铺子有魔道的佛道的鬼道的妖道的仙道的,唯独就是没有无量道的,六缺其一,而上次在鬼市却是无量道派了个小人物去刺杀他,而这次六道遇袭却又偏偏缺了无量道,不知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曹满沉吟良久,最终缓缓摇头,似乎想不通其中的蹊跷,不过却抬起了手中的玉牒,啧啧有声道:“在御园打了嬴九光的脸,冲撞了青主,还能活下来,又破天荒地被罚去了荒古死地,背后还和六道有牵连,什么情况呢…有点意思,的确有点意思,呵呵”

    天翁府邸,一名灰衣老汉独自进入了夏侯家的禁地,园外守卫并未阻拦,反而毕恭毕敬行礼,因为他是夏侯家主身边的老仆,名叫卫枢。

    轻车熟路地走到一间坐落于静谧中的大殿外,卫枢轻轻敲了敲门框,然后不经通报就推门走了进去。

    殿内,夏侯拓盘膝静坐,显得有些孤零零。

    关上门的卫枢慢慢走到了他身边,在夏侯拓斜侧跪坐了下来,拿出一块玉牒双手奉上,“老爷,三爷那边来的消息。”

    夏侯拓两眼不睁开,慢慢问道:“有什么要紧事吗?”

    卫枢道:“三爷那边查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事,说老爷一定会感兴趣,是有关那个牛有德的。”

    缓缓睁开双眼的夏侯拓转目看来,没急着将玉牒接到手中,问:“怎么个有趣法?”

    卫枢呵呵笑道:“说起来还挺复杂的,不过的确有趣,老爷看看便知。”

    夏侯拓伸手拿了玉牒到手中,一番细细查看,看着看着,慢慢抬手捋起了长须,看完之后又静思了一会儿,“还真是有趣,来历背景不详,是真的来历不详还是我们没查出来呢?”

    卫枢道:“这天下如果说我们都查不到的事情,只怕没有第二家还能查到。”

    夏侯拓捻须沉吟:“那就奇怪了,来历背景不详,居然能通过调查,且得到青主的青睐调进左督卫,为什么呢?”

    卫枢:“无非三个原因,要么是青主刻意为之,要么就是有人搞鬼,要么就是下面调查的人走过场不认真。然而能得到青主青睐的人必然是监察右部亲自派人去查的,走过场的可能性不大,最后一个可能应该可以排除。可若说有人搞鬼的话,监察左部又安插了个眼线在牛有德身边,所以青主刻意为之的可能性比较大。”

    夏侯拓摇头:“若知道了他的底细刻意为之,就不会往他身边安插眼线了。这小子早先不好女色,突然公开抢个戏子,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放在以前还解释的通,可现在…他可是和六道余孽有牵连,身边哪敢随便收外人,是女人重要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意味深长地晃了晃手中玉牒。

    卫枢怔了一下后,两眼瞪大了几分,“他发现了天庭要往他身边安插眼线,所以顺水推舟?”

    夏侯拓道:“他能拒绝吗?没办法拒绝,也不敢拒绝,只能是顺水推舟,应该是这样了。呵呵,知道身边睡了个奸细的滋味怕是不好受啊这家伙这些年估计睡觉都是睁着一只眼的,还得配合着演戏,去了御园都甩不脱,有够辛苦的,这美人恩实在是难以消受啊去了荒古死地说不定反倒是一种解脱。”

    卫枢上身微倾,“老爷的意思是说,这牛有德的来历背景有人在搞鬼,监察右部在糊弄青主?”

    夏侯拓拿了身旁的拐杖,卫枢忙伸手扶了下,看着他拄拐在殿内慢慢来回走动,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走了一会儿,夏侯拓突然站定,抬头看着屋顶,喃喃自语道:“难道是高冠…”

    卫枢大吃一惊,快步上前,“老爷的意思是说高冠在糊弄青主?难道高冠和六道余孽有牵连?不过高冠倒真的和那牛有德接触过。”

    夏侯拓又缓缓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猜测,“不可能,不可能…谁都有可能背叛青主,唯独上官青破军武曲司马问天和高冠不可能,高冠的来历你我都清楚,不可能和六道有牵连,也不可能是六道的卧底,高冠又不傻,就算六道能反扑成功,就凭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六道嬴了也不可能放过他高冠,否则六道没办法给下面人交代。而且高冠这几个家伙已经绑死在了青主的身上,离开了青主不管哪方势力都不会放过他们,而且牛有德这次能躲过一劫又把破军给牵扯了进来,说起来破军也有可疑之处。我现在倒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提议将牛有德送到荒古死地去的,难道是青主自己?弄到荒古死地去又有什么意图呢,难道真的就是为了给破军和嬴九光一个交代而已?”

    卫枢苦笑:“这件事怕是没办法查,当时殿内就剩青主上官青司马问天和高冠几个人。”

    夏侯拓叹道:“是啊这几个家伙的嘴巴牢靠的很,在青主面前问答的任何事情那是只字都不会向外对任何人透露的,除了青主没人能撬开他们的嘴巴,的确是无从查探。嘿嘿,碰上谜了,这牛有德有意思,的确有意思。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我们还是继续隔岸观火吧,有兴趣的时候可以添把柴,只要不把我们自己烧进去,迟早能看清真相的,不急于一时。”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