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夫妇二人把大的方向商定下来后,苗毅本还想安慰一下云知秋,千儿雪儿也觉得月瑶做得有点太过分了,已经向他密报了月瑶当众羞辱云知秋的事,所以他已经知道了。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说,那般羞辱哪能轻易安慰一下就能过去,月瑶实在是不教训一下不行了,那种话连他听了都火冒三丈,准备回头再给云知秋一个交代。

    鬼市,信义阁内,曹满负手站在窗前,皱着眉头凝视着远处的鬼市灯火,沉声道:“你确认每家损失的两个据点都差不多是其五分之一的实力?”

    站在后面的青衣老者恭敬回道:“不能确认,但是从我们掌握的六道在外面的实力来说,稍作计算应该差不多是那个损失。”

    曹满眯眼道:“老七,你觉得可能是谁干的?”

    青衣老者道:“袭击者的行动干净利落,没留下任何线索,很难判断是谁干的,但是天下有这实力的人不多,天庭和极乐界那边的可能性最大。”

    曹满徐徐摇头:“不可能是青主和佛主那边干的,这明显是全盘掌握经过筛选后的定点袭击,真要是青主和佛主干的肯定会一网打尽,彻底斩断六道的外援,令被困的那些余孽内部自乱,哪还会有放过,六道主力都困在炼狱,难不成还能玩引蛇出洞?”

    青衣老者迟疑道:“六道只有五家遇袭,会不会是无量一道干的?”

    曹满冷哼道:“无量一道外面的势力有这实力吗?一对一还差不多,一对十根本不可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居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能将六道外部势力给摸的这么清楚,这才是最可怕的,究竟会是谁?”

    他转过身来,盯着青衣老者道:“这次的袭击更像是一种警告,去查,看看六道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青衣老者,“东家。已经在查了,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线索。”

    曹满:“事发现场难道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用?当地的山神门神和土地之类的呢?”

    青衣老者无奈道:“东家,六道的秘密据点本就心里有鬼,所在之地都有意避开了这类。就算有这类的地方,袭击者也在动手时刻意做了掩饰,而普通的凡人只看到天翻地覆,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状况。我们的人已经查过了,根本没任何线索。袭击者做了精心准备,该考虑的都考虑了进去。”

    曹满:“那就越发证明对方的情况掌握之详细非同小可,这事要严查,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还有,我不信除了天庭和极乐界外还有什么势力能有这能量,如果有的话,肯定是好几股势力联手干的,单独一家是做不到的我不管他隐藏的多深,一定要给我揪出来,吩咐下去。所有有参与实力的门派和势力都给我详查,一个都不许放过,有任何异常都要给我瞪大了眼睛看着”

    “是”青衣老者应下,又摸出了一块玉牒来,“东家,这是您上次吩咐查的那个牛有德。”

    “哦”曹满饶有兴趣地接到了手中,边查看边问:“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青衣老者呵呵笑道:“他来历背景不详,不过还真查出了一些不正常来,牛有德还在天元星天街做大统领的时候,曾和一家叫云容馆的铺子的老板娘传出了一些绯闻。这个老板娘名叫云知秋,据说是个有夫之妇,后查到她的夫家结果发现其夫家和娘家的人早年都遭了横祸,线索本该就此断了。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个云知秋居然出现在了另一处天街,所经营的铺子居然是魔道暗中的产业。”

    曹满霍然抬头,“魔道的?”

    “是”青衣老者点头,“这只是其一,查出这女人的异常后。立刻又从头再将这女人的来往关系给梳理了一便,发现了她当初在天元星常有来往的几个女人,本也是几家天街商铺的老板娘,结果如今都换了另一处天街经营商铺,而那些换行经营的商铺居然全部是六道的产业。另外就是牛有德的不少手下来历都无法查详实。”

    曹满问:“也就是说,这牛有德的确和六道有牵连?”

    青衣老者道:“十有是脱不了干系,不过奇怪的是,那几个女人所经营的铺子有魔道的佛道的鬼道的妖道的仙道的,唯独就是没有无量道的,六缺其一,而上次在鬼市却是无量道派了个小人物去刺杀他,而这次六道遇袭却又偏偏缺了无量道,不知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曹满沉吟良久,最终缓缓摇头,似乎想不通其中的蹊跷,不过却抬起了手中的玉牒,啧啧有声道:“在御园打了嬴九光的脸,冲撞了青主,还能活下来,又破天荒地被罚去了荒古死地,背后还和六道有牵连,什么情况呢…有点意思,的确有点意思,呵呵”

    天翁府邸,一名灰衣老汉独自进入了夏侯家的禁地,园外守卫并未阻拦,反而毕恭毕敬行礼,因为他是夏侯家主身边的老仆,名叫卫枢。

    轻车熟路地走到一间坐落于静谧中的大殿外,卫枢轻轻敲了敲门框,然后不经通报就推门走了进去。

    殿内,夏侯拓盘膝静坐,显得有些孤零零。

    关上门的卫枢慢慢走到了他身边,在夏侯拓斜侧跪坐了下来,拿出一块玉牒双手奉上,“老爷,三爷那边来的消息。”

    夏侯拓两眼不睁开,慢慢问道:“有什么要紧事吗?”

    卫枢道:“三爷那边查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事,说老爷一定会感兴趣,是有关那个牛有德的。”

    缓缓睁开双眼的夏侯拓转目看来,没急着将玉牒接到手中,问:“怎么个有趣法?”

    卫枢呵呵笑道:“说起来还挺复杂的,不过的确有趣,老爷看看便知。”

    夏侯拓伸手拿了玉牒到手中,一番细细查看,看着看着,慢慢抬手捋起了长须,看完之后又静思了一会儿,“还真是有趣,来历背景不详,是真的来历不详还是我们没查出来呢?”

    卫枢道:“这天下如果说我们都查不到的事情,只怕没有第二家还能查到。”

    夏侯拓捻须沉吟:“那就奇怪了,来历背景不详,居然能通过调查,且得到青主的青睐调进左督卫,为什么呢?”

    卫枢:“无非三个原因,要么是青主刻意为之,要么就是有人搞鬼,要么就是下面调查的人走过场不认真。然而能得到青主青睐的人必然是监察右部亲自派人去查的,走过场的可能性不大,最后一个可能应该可以排除。可若说有人搞鬼的话,监察左部又安插了个眼线在牛有德身边,所以青主刻意为之的可能性比较大。”

    夏侯拓摇头:“若知道了他的底细刻意为之,就不会往他身边安插眼线了。这小子早先不好女色,突然公开抢个戏子,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放在以前还解释的通,可现在…他可是和六道余孽有牵连,身边哪敢随便收外人,是女人重要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意味深长地晃了晃手中玉牒。

    卫枢怔了一下后,两眼瞪大了几分,“他发现了天庭要往他身边安插眼线,所以顺水推舟?”

    夏侯拓道:“他能拒绝吗?没办法拒绝,也不敢拒绝,只能是顺水推舟,应该是这样了。呵呵,知道身边睡了个奸细的滋味怕是不好受啊这家伙这些年估计睡觉都是睁着一只眼的,还得配合着演戏,去了御园都甩不脱,有够辛苦的,这美人恩实在是难以消受啊去了荒古死地说不定反倒是一种解脱。”

    卫枢上身微倾,“老爷的意思是说,这牛有德的来历背景有人在搞鬼,监察右部在糊弄青主?”

    夏侯拓拿了身旁的拐杖,卫枢忙伸手扶了下,看着他拄拐在殿内慢慢来回走动,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走了一会儿,夏侯拓突然站定,抬头看着屋顶,喃喃自语道:“难道是高冠…”

    卫枢大吃一惊,快步上前,“老爷的意思是说高冠在糊弄青主?难道高冠和六道余孽有牵连?不过高冠倒真的和那牛有德接触过。”

    夏侯拓又缓缓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猜测,“不可能,不可能…谁都有可能背叛青主,唯独上官青破军武曲司马问天和高冠不可能,高冠的来历你我都清楚,不可能和六道有牵连,也不可能是六道的卧底,高冠又不傻,就算六道能反扑成功,就凭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六道嬴了也不可能放过他高冠,否则六道没办法给下面人交代。而且高冠这几个家伙已经绑死在了青主的身上,离开了青主不管哪方势力都不会放过他们,而且牛有德这次能躲过一劫又把破军给牵扯了进来,说起来破军也有可疑之处。我现在倒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提议将牛有德送到荒古死地去的,难道是青主自己?弄到荒古死地去又有什么意图呢,难道真的就是为了给破军和嬴九光一个交代而已?”

    卫枢苦笑:“这件事怕是没办法查,当时殿内就剩青主上官青司马问天和高冠几个人。”

    夏侯拓叹道:“是啊这几个家伙的嘴巴牢靠的很,在青主面前问答的任何事情那是只字都不会向外对任何人透露的,除了青主没人能撬开他们的嘴巴,的确是无从查探。嘿嘿,碰上谜了,这牛有德有意思,的确有意思。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我们还是继续隔岸观火吧,有兴趣的时候可以添把柴,只要不把我们自己烧进去,迟早能看清真相的,不急于一时。”未完待续。

    …

第1300章 分裂 看戏!    第1300章

    纳兰青霜又岂会被西门庆功吓到?

    在她们纳兰家的门口,对纳兰家的客人不逊。如果纳兰青霜没有什么表示,足以让纳兰家信誉大损。

    当下,纳兰青霜冷笑起不:“西门庆功,别说今天本小姐只是斩下了人铁一条右臂,就算本小姐杀了你,我纳兰家也是毫不理亏。”

    的确,越是大势力的人,越注重脸面。

    这次,西门庆功可是纳兰家的门口对纳兰青霜的客人无礼,她要是不采取足够的行动,先不说会不会得罪吕重,单是纳兰家的脸面就被人给重重扫落了。

    “哈哈!好!好一个纳兰青霜,你居然为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就敢得罪我西门庆功。你是赚了脸面,可我西门家却是大大的丢了面子。”西门庆功怨毒地看了纳兰青霜一眼,冷声长喝,“我今天就把话摞在这里。要么,给我西门家一个交待,把这些人都交给我们处理,要么,就等着我炼阵宗杀上门……”

    “好大的口气,你西门家可代表不了整个炼阵宗。”纳兰青霜怒极而笑,“当然,如果你们真的能说动炼化阵与我万宝楼为战,那么,你要战,我便战。”

    这一刻,纳兰青霜也是激到了极点。

    “呵呵,就你区区纳兰家的一个三小姐,也能代表整个纳兰家?甚至整个万宝楼?”西门庆功不屑地瞥了纳兰青霜一眼,转头看向旁边的其他青年,笑了笑,“诸位兄弟,你们说说理,这纳兰青霜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哈哈。何止是自以为是呢。真以为纳兰家就是万宝楼的真正主人么?她可代表不了纳兰家,更代表不了万宝楼……”一个张性青年傲而狂笑,一副目无余子的骄傲样子。听他言语间的意思。显然其家族在万宝楼掌事的权利极大,甚至不比纳兰家差。

    “哼。我早就看不惯这丫头了。真以为自己是纳兰家的三小姐,就一副高傲透顶的样子,本少有意求其为双修道侣,不但把本少派出的人打将出来,还出言侮辱本少。这次,我等便联手压压这臭丫头的威风……”

    “嘿嘿,她纳兰青霜不是要护卫自己家族的面子么?今天,我们就把她的这些客人‘请’走。我倒要看看,她纳兰青霜到时要怎么做……”

    ……

    对面,好些个仙界杰出青年,都是暗地里地传音交流。他们双眼中更是流露出不少复杂难明的光芒。

    纳兰青霜顿时脸色一变,她没有想到,这些纨绔子弟居然抱成一团了。

    不过,纳兰青霜心中真正担心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些纨绔子弟,而是她所代表的纳兰家族。

    要知道,现在她正所于自家古堡之前。

    这么久了,明明发生了这么多事。居然这么久了都没有自己人出来接应。

    可见,纳兰家族现在也不是铁板一块。

    似乎,有些人想看她的笑话来着。

    这让纳兰青霜非常心疼。

    “我的爷爷们。你们倒好,闭关的闭关,游历的游历,回祖星的回祖星……,你们可知道,现在的仙幻星,你们孙女掌控的家族力量连一成都不到……”

    纳兰青霜眉头微皱,本来,纳兰家族有吕得上次提供的三组[天光圣水]的支持。足可以让三尊帝级强者,在证道圣人境的时候。提升更高的成功率。从而让纳兰家的实力暴涨。

    可问题是,就算能加大证道圣人的成功率。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纳兰家的实力在短短百年之间,并没有明显地提升。

    相反,因为[天光圣水]是纳兰家收集的,这让不少势力都暗中在针对纳兰家,试探着纳兰家的底线。所以,这一百年来,纳兰家并不太好过。

    而且也因为掌握[天光圣水]的,都是纳兰无仙(纳兰青霜爷爷)一系的,所以,纳兰家其他支脉的弟子,也对主脉有些不满,这也开始导致纳兰家渐渐有被分化的趋势。

    ……

    纳兰青霜脸上闪过一丝阴冷,可她对面的西门庆功也是无视自己被断的右臂,心中多了一丝冷笑:“此次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顺便也可以试探一下纳兰家,他们百年前可不止得了一组[天光圣水]。那可是能助帝级强者打牢基础,成功证道圣人的超级灵物。我可以代家庭身段的长辈试试纳兰家的那些老家伙到底还管不管事。再说了,能分裂纳兰家族的话,对我们也大大有利……”

    不得不说,这西门庆功也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

    只是,他要对付纳兰家,却是选错了对象。

    千不该,万不该,在不知道纳兰青霜身后的是的底细之下,就得罪了这些人。

    “哈哈,兄弟们,这里可是有多达十一位绝世女神存在,正所谓‘天予而不取,必有奇祸。’,兄弟们,最顶级的仙女,自然得由最顶级的才俊享用……”西门庆功大声笑着,张狂地引诱、挑唆其他纨绔子弟。

    有这么多身世显赫的世家子弟存在,一旦挑唆成功。足以对纳兰青霜形成巨大的压力。

    西门庆功倒想看看,面对诸多身世不逊色于她纳兰青霜的纨绔子弟的压力,她还顶不顶得住。

    而一旦纳兰青霜顶不住,绝对会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阴影与心魔。阻碍她实力的提升。另外也能狠狠地打击着纳兰家族的威信。

    再者,也在无形中,助长了他西门庆功在一众纨绔子弟心中的威望。让他在以后,无形中得到更多的回报。

    在凡界就有一句话,“最铁的关系,莫过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

    如果这次能领导其他人,抢走纳兰青霜的诸位美女客人,那必定能在无形中,把其他势力的纨绔子弟紧密联系起来。

    认真来说。这些纨绔子弟个个都非是傻瓜,也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挑唆得了的。

    他们虽然纨绔,但是能成为各大势力全力资助修炼资源的人。都是非常精明的。

    只不过,怪就怪敖夜、冷眉、木苍穹、云水瑶等女实在是美绝人寰。更兼各有各的气质。

    敖夜的娇媚妖娆、冷眉的清冷孤傲、木苍穹的御女成熟、云水瑶的淡雅温和、颜妍的率真娇憨、许心妍的热情火辣、郑玲珑的娇艳性感、白素贞的古典高雅……

    这些女子各有各的强大气场。本身在凡俗界就是倾城倾国的美女绝色。

    而跟着吕得修炼,特别是飞升仙界后,有大量的神奇的[千金玄女丹]服用,这让她们体内凝聚了庞大之极的玄阴之气。让她们全身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而且实力越来越强,又经达过鸿蒙龙墓中那惨烈的淘汰杀戮大赛,这让诸女无形中的诱惑力提升了无穷倍。

    在场的纨绔子弟心神能有多强大?

    而且,因为家世显赫,个个都是早早地享用过无数仙女。他们对双修的。还十分强烈。

    这不,敖夜、木苍穹等女一出现,顿时让他们心神狂震,狠不得直接强抢一个回去。

    至于曾经让她们神魂颠倒的纳兰青霜,如今在这些纨绔子弟的眼中,也远远没有敖夜、木苍穹、冷眉等人的吸引力大。

    只是被西门庆功微微一挑唆,不少纨绔子弟就心神大动,双眼不怀好意地在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的身上来回扫视。

    至于被众女如群星拱月一般护着的吕重,却是直接被所有的纨绔子弟给鄙视了。

    “哈哈,兄弟们。这里有十一尊完美女神,我们兄弟一共九人,至少都能分到一个。大家何不爽快动手……”西门庆功狂声大笑。看着纳兰青霜的目光充满了无穷的挑衅。

    其他八位纨绔子弟顿时心动,跟着围了上来。目光中火热的,毫不遮掩。

    “你们敢——”纳兰青霜一脸铁青,突然间咬了咬牙,陡然拿出一个令牌,并迅速输入纳兰家特有的[玄清破虚仙气],顿时,这个令牌光华大亮:“所有纳兰家的人,见令牌如见族长。纳兰无勇、纳兰无情。我命令尔等全力配合我把眼前的这些人制服——”

    清冷的声音,顿时在整个仙幻星的内城响起。

    顿时。不但纳兰家的城堡有大量成员不得不出来。应连其他城堡内,也有不少人出来。

    只不过。被纳兰青霜以神秘令牌召唤出来的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俱都脸色阴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

    “小姐,族长曾有交待,这[玄天令]非到关系仙幻星纳兰家一脉生死存亡之际不得动用。你如今妄自动用[玄天令],已是违规了!”纳兰无勇看着纳兰青霜冷冷地说道。

    这时候纳兰无情也是阴着一张脸,以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道:“如有必要,我可以收回你手中的[玄天令]。”

    纳兰青霜被刺激得勃然大怒,俏脸也是阴沉似水,冷水道:“如今,为何不是关系我纳兰家生死存亡之际?外人联手落我纳兰家颜面,敢在我纳兰家门口强行侮辱我纳兰家客人,这是对纳兰家的最大挑衅。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你等动手?”

    “嘿嘿,这些人是你纳兰青霜请来的不三不四的朋友,可不是纳兰家的朋友,我们有权利拒绝出手——”纳兰无勇阴笑一声,目光中也多了一丝嘲弄与鄙视。

    “哈哈,兄弟们,怎么样?纳兰家的人不会对我等出手,那么,咱们还不动手——”西门庆功的大笑声也是适时地响起。

    其他纨绔子弟顿时应声,心意大动。

    纳兰青霜顿时一脸绝望,她没想到,自己都动用了[玄天令],这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位都不出手。

    这一刻,纳兰青霜对于纳兰家族的旁系子弟是深深地失望。

    “好!好一个纳兰无勇、好一个纳兰无情。你们这次束手旁观,等族长与诸多长老回来,你们一定会后悔的……”纳兰青霜恨恨地用目光剐了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一眼,苦笑着看向吕重、敖夜等人,道:“吕大哥、妖夜姐,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

    “呵呵,没关系。”吕重淡淡地一笑。

    之前他没有出手,甚至诸女都没有出手,倒是有心看看纳兰青霜要怎么解决这事。

    不过,吕重等人都没有想到,纳兰家居然已出现了这么严重的分裂情况。

    暗暗摇了摇头,吕重等人也并不认为纳兰青霜在利用自己等人。

    如今,以吕重、敖夜等人的眼力,纳兰青霜的任何心思都逃不过他们的探究。

    要知道,不说吕重,单说诸女,可都服用了[知善恶果]的果实,能清楚地感应超级自身实力三个境界之上的强者的心思。

    而纳兰青霜才区区大罗金仙巅峰,本身的实力就远远低于诸女呢。

    “交给我们吧,这些家伙还不放在我等的眼里……”吕重冷冷道,目光中陡然有惊人寒芒闪烁。(未完待续)

    i64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