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建达听到身后一声响,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走的太匆忙,电摩没放好,歪了,他如果走的慢一点就砸着脚后跟了!

    王建达来不及扶起车子,继续快步走向赵长枪,从烟盒中弹出一根软中华递给赵长枪,嘴里继续说道:“赵县长,我没来晚吧?”

    赵长枪伸手挡开了王建达递过来的香烟,冷冷的看了一眼王建达,说道:“不晚,如果你能在工作中也有这股劲头就好了。”

    “额,这”王建达尴尬的拿着手中的烟卷,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不禁扭头看看旁边愁眉苦脸的武进忠和杨进爵。

    武进忠没说话,杨进爵目光朝井口扫了一下。王建达这才看到井口上竟然有两个测绳!这家伙的脑袋立刻嗡的一下子,心说:“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王建达心中门清,这两个测绳都是经过改动的,而且都是随机改动的,根本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如果两根测绳同时放到一个井中,量出来的数值是绝对不一样的!

    王建达不敢说话了,他将手中的烟卷塞到嘴里,然后擦燃打火机想将烟点燃,然而由于风太大,他的手又一个劲的哆嗦,竟然点了半天也没点燃。最后只好将香烟攥在手中揉成了一团粉末。

    又过了十几分钟,南宫镇委书记肖品祥,镇长黄云光,秘书洪光武和武店村的老百姓陆陆续续全来了。

    老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下面议论纷纷,还有直接问赵长枪将他们喊来干什么。赵长枪虽然不认识这些乡亲们,但是这些乡亲们却有很多人认识赵长枪。去年的时候,赵长枪为了制定平川县的经济发展规划,可是在每个村都呆过,武店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有很多村民都认识赵长枪。也知道这位年轻的县长没架子,好接触,所以他们敢直接问赵长枪。

    赵长枪随意的和大家打着招呼,但就是不告诉大家为什么大晚上让他们到工地上来。

    看着和乡亲们打成一片的赵长枪,镇委书记肖品祥和镇长黄云光心中不禁直咧嘴。这些乡亲们有事不敢和他们说,却喜欢和赵长枪唠嗑,这很说明问题啊!

    赵长枪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便迈步走到了水井旁边,拍了拍了巴掌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们,我现在问大家一个问题。 [800]大家认为政府出资给大家打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

    “当然是好事!”

    赵长枪话音刚落,乡亲们便七嘴八舌的喊道。老百姓都不是傻子,大家心中都跟明镜似的。临河省是典型的北温带气候,一年之中,干旱的时候多,下雨的时候少,而武店镇又没有哪怕一座大型的水库,所以庄稼几乎每年都会因为干旱而减产。遇到大旱之年,绝产的时候也有。现在有了这些水井,就可以旱涝保收了。

    “好!大家说的好!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党和政府没有忘了大家!我这个人不喜欢说空话大话,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党和政府是真心希望大家的日子能越过越好,能快速的富裕起来。大家都说国富民强,其实这句话反过来也成立!民强则国富!”

    “哗哗”下面响起一片掌声。

    “大家可能觉得一口井只不过四千多块钱,对于一个县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事实是不是这回事呢?我现在就给大家算一笔账,就拿咱南宫镇打水井这一项来说,咱们南宫震共有耕地面积四万六千亩,按照县里的要求,每十亩必须要有一口深井。那么我们一共需要打多少眼井?”赵长枪说道。

    这个帐很好算,赵长枪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四千六百个!”

    “对,是四千六百个,按照要求,只要不是打到地下河等水源特别旺的井,水井深度必须要超过六十米,我们就按六十米算,现在每米的价格是八十元,那么这四千六百眼井全部打完之后,县里一共需要多少钱?”

    这个帐有点麻烦,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嘁哩喀喳一阵按,然后高声说道:“两千两百零八万!”

    “对,这两千两百零八万的百分之八十是由县财政来支付的,大家再算算县财政应该支付多少钱?”赵长枪又说道。

    “一千七百六十六点四万!”有人喊道。

    “对,乡亲们,一千七百六十六万啊!就算全是百元大钞,放到一起也能垒成一座山了!乡亲们啊,这还只是一南宫镇啊!平川县有多少个镇大家知道吗?总共需要多少钱,大家算过吗?”

    下面顿时又是一阵窃窃私语声:

    “唉!国家拿出这么多钱来给我们打井,真是不容易啊!”

    “就是,我们之前还怪政府让我们凑那百分之二十,国家也不容易啊!”

    “大家整天咋呼为国家做贡献,难道我们就是这样为国家做贡献的吗?以前我们还要缴纳农业税,现在国家可是连农业税都给我们免了。国家是真心想农民能富起来啊!”

    南宫镇委书记肖品祥和镇长黄云光听了赵长枪的话,再听听乡亲们的议论,不禁面面相觑,心中直竖大拇指,心说,别看赵县长年轻,这思想工作做得绝了!

    原来,之前虽然政府给乡亲们支援百分之八十打井,但是很多乡亲们仍然对要他们自己缴纳那百分之二十非常有抵触情绪,很多人扛着不交。现在被赵长枪啪啪啪一顿帐算下来,竟然就把大家说服了。看来以后再收那百分之二十,应该没有多大的阻力了。

    其实那百分之二十虽然总额也不小,总共四百四十多万,可是如果摊到南宫震每个人的头上只有四五十块钱!四五十块钱就能换来以后每年的旱涝保收,相信这些乡亲们应该能算清这笔账了。

    只听赵长枪继续说道:“大家说的太对了,国家拿出这些钱给大家打井的确不容易。但是我还要问大家,国家这些钱来自哪里?”

    这回不等大家回到,赵长枪自己回答了:“来自我们华国的每一个纳税人!就来自于你我他,来自于大家!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

    “大家将钱交给了国家,让国家可以集中全国的财富办大事。现在国家将钱给了我们平川县,要给大家办大事。我们平川县政府又把钱给了南宫镇,让南宫镇给大家打井。归根结底,无论平川县政府,还是南宫镇政府都是给大家办事的。既然是给大家办事的,就应该要接受大家的监督,我今天晚上耽误大家的时间,让大家到这里来,就是要大家检查一下我们的工作!看看我们将工作做的怎么样了,看看我们有没有拿了大家的钱,没干事,有没有将大家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如果大家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大家一定要一追到底,绝不姑息!就算大家要追究我赵长枪的责任,我也毫无怨言。”

    “哗哗”下面又是一片掌声,大家感到赵县长很简单的几句话,好像让他们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废话少说,现在我就请大家监督我们的工作成果。现在这口井中已经放进去了两根测绳,但是这两根测绳显示的深度却不一样,一个是六十二点一米,和验收报告上差不多,而另一根测绳显示的却是六十七米。大家可以过来看一下测绳的标尺刻度。”

    赵长枪说完后,许多乡亲都围到了水井边上,当他们看清楚测绳上的刻度之后,马上纷纷说道:“咦?这不对啊!同一眼井,为什么两根测绳测出来的深度不一样?”

    “笨蛋,这说明测绳有毛病!”

    等大家议论完了,赵长枪才冲武进忠等人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进爵同志,武进忠同志,王建达同志,花豹子同志,你们四个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乡亲们需要你们一个交代!”

    被赵长枪点到名的四个人全都低垂着脑袋,恨不能将脑袋塞到裤裆里。他们都明白,恐怕过了今天,他们就得从现在的位置上挪挪窝了。

    赵长枪锐利的目光在四人身上一一扫过,然后说道:“好,既然你们不愿给我们一个解释,我们只能自己来寻找答案了!光武,你和我一起将两根测绳都拎出来,记住不要将它们缠起来!”

    武进忠四人心中这个骂啊,心说:“我们给你一个解释?我们倒是想给你解释,你可得听啊!”

    洪光武可不管这四个家伙心中是怎么想的,答应一声,便和赵长枪一起将两根测绳全都从水井中拎了出来,展开平铺到了地上!

    当赵长枪看到地上伸展开的测绳时,脸顿时黑了下来!之前测量的时候,他都是看了测绳上的刻度之后,便直接打开辘轳上的电源开关,直接将测绳缠了起来,所以下到井里的测绳到底有多长,他根本就没有直观的印象。

    现在,赵长枪看着展开在地上的测绳,终于有了直观的印象了!这哪里是什么六十多米!目测充其量也不过三十多米!

    “钢尺!”赵长枪对洪光武说道。

    洪光武将钢尺交到赵长枪手中,自己拉住钢尺一端快速的走向测绳的另一端。

    既然测绳的标尺已经不准,他们要用钢尺量出一个标准米数!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六二章 五圣低头    云傲天、姬欢、司徒笑、藏雷,这四人的心情颇有些无奈,这种始终被苗毅给混在前面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被苗毅如此雷霆一击,差点直接将他们在炼狱之地这么多年的心血给化作乌有。

    穆凡君则似有所悟,暗有些不忿,可不得不接受现实。

    事实上他们都是很现实的人,一时的挫折不会让他们气馁,能从小世界一个微末之辈成为小世界的至尊,再走到大世界达到今天的地步,经历过的磨难和挫折数不清,是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的,心智之坚不容置疑,又岂是区区挫折所能吓到的。

    其实这次针对白凤凰动手,也是想以获得破法弓为契机深度介入五道在外面的势力,调动人手一次获利了,下次自然就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只要在外面的势力中撕开了口子,就有办法慢慢掌控。

    说白了,他们还是冲苗毅手上的六大奇功去的,他们知道六大奇功才是他们真正掌控住六道的根本。只有外面的势力能为他们所用了,他们才有办法逼苗毅就范,否则苗毅在内有无量道,来了炼狱也动不了,在外又控制不住,根本没办法逼迫苗毅,只能是倚仗五道外部的力量。

    谁想苗毅似乎识破了他们的企图,竟然给予他们如此雷霆一击,差点将他们在炼狱之地的心血也化为乌有,这是赤裸裸的警告。

    然而苗毅却又在相当程度上对他们高抬贵手了,因为苗毅有此实力真要搞垮他们的话这次完全是个机会,可是苗毅并没有这么干。他们以己之心度人,可不认为苗毅是个善茬,反而认为苗毅向他们发出了清晰的信号,如果手上真有六大奇功的话,迟早还是会给他们的。

    到了他们这个位置,道理不难明白,一旦六道脱离了炼狱之地根本就不是他们五个或者加上苗毅能控制的,到时候全天下也没人能控制的住六道。这帮六道余孽连天庭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将他们放在眼里,目前只是受形势所迫而已。所以趁着六道被压迫在这里,及时将其给掌控住很有必要。

    而苗毅所展现出的实力也证明苗毅将来有能力打开炼狱之门将六道余孽给放出去。同样是以己之心度人,如果是自己的话,如果控制不住六道余孽这股力量,自己还会将六道余孽给放出去吗?答案是不会的,宁愿将六道余孽永远封锁在炼狱。

    那么苗毅不趁机搞垮他们的目的就简单了。想让他们帮他掌控住六道这股力量,如此六大奇功自然迟早会交给他们,否则是控制不稳的,论能力苗毅在炼狱之地也只能是选择他们,也只有他们五个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他们有着这方面的丰富经验。

    苗毅为什么不直接选择六道现成的人把六大奇功交出去而选择他们?原因也很简单,苗毅需要成长的时间,目前苗毅的个人实力还是太弱了,选择他们五个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如果直接把六大奇功交给六道。那么六道不用等到以后,现在就会失去控制。

    所以苗毅需要一批和他共同成长的人,他们五个是帮他掌控六道余孽的最佳选择,只有他们左右住了六道的势力,六道余孽离开炼狱后才能约束住,否则不论苗毅是现在把六大奇功交给六道、还是将来交给,都是控制不住的,哪怕是什么佛主、青主也休想让他们轻易屈服,天下没人能轻易控制住这股力量,要控制只能是趁现在还关在笼子里的时候。

    说白了。就是要将六道余孽化为他们自己的势力,六道余孽的旧仇和他们有关系吗?不能让六道余孽为了旧仇乱来,要干什么只能是在他们的控制下行动,这一点上无论是苗毅还是他们五个都和六道现在的信仰有冲突的。而苗毅和他们五个绝对有着共同的立场和利益。

    经过这次的教训明白了这个,五人有了危机感,知道了他们目前的重点在什么地方,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暂时和他们没关系,一旦地狱之门打开,他们控制不住五道才是最大的麻烦。

    只怕苗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只想教训他们却给了他们五个如此清晰的示意。

    而此时的金漫等人还沉浸在那种莫名的无奈中,那人内可引导天庭的势力灭了他们,外又有不明势力能将他们外部的势力给扫灭,简直是无从反抗。

    不过金漫三人还是暗暗庆幸,庆幸无量一道没有和另五道掺和在一起搞那事,否则必然要跟着一起损失惨重。

    不参与也是因为他们的顾忌比其他五道多,那个天庭暗桩因为苗毅的原因和他们联系的比较多。

    稍作沉吟,金漫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说道:“圣主既然没有对天街的商铺动手,还给了破法弓,想必是存了高抬贵手的心思,应该不会再动手了。”

    长孙居叹道:“也许是因为在天街动手不太方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劳求个情吧,六道现在内耗不起。”

    一直不吭声的云傲天等人却是心知肚明,苗毅把云知秋等人给调走显然是存了对天街商铺动手的心思,纯粹是看云知秋等人的面子才放过了。当然,他们也不会透露云知秋等人和苗毅的关系,有些秘密不会轻易泄露,就像六道也不肯将外面势力的底细全盘托出一样,这次要不是六道自己说起,他们还不知道有秘密据点遭受了袭击。

    大家一起找上门了,金漫也无法推辞,只得摸出了星铃联系上苗毅。

    谁想苗毅知情后开口便骂:八百万支破法弓就这样搞没了!金漫,你告诉那群王八蛋,以后少在老子背后玩小动作!

    骂完后心情大爽,发现天行宫有够厉害的,估计天行宫一下摸清了五道的十个据点把那些家伙给吓到了。

    他目前还不知道究竟给五道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直到数日后,云傲天让云知秋联系苗毅表示和解与歉意时,苗毅才大吃一惊,天行宫竟然一举灭掉了五道在外面十分之一的实力,真正把他给震惊了!

    知道天行宫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

    当然。云知秋也没求情,只是将云傲天的意思大概转达了一下,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不但是云知秋和他联系了,连姬美丽等人也被师门逼得来求情了。

    姬美丽这种不和苗毅说软话的人。也被逼得说出了夫君保重妾身等你回来之类的话。

    把苗毅给说乐了,他能想象到姬美丽说出这种话时的情何以堪。

    云傲天等人让几女求情自然不是目的,只是让几女先缓和一下和苗毅的关系,得到了苗毅暂时将此事揭过的意思后,五个老家伙亲自登场了。好久没和苗毅亲自联系过,这次又亲自联系上了。

    有些事情只是判断,但他们还想确认。

    可以当做是服软,也可以当做是谈判,几人表示愿意低头奉苗毅为主,愿意帮苗毅掌控五道势力,前提是苗毅答应找到六大奇功后给他们。

    那五个老家伙是什么样的人,苗毅早就领教过了,哪会真心奉他为主,只是想利用他得到六大奇功而已。不过五人的意思倒是提醒了苗毅。这样做也未尝不可,只要能把更高阶的六大奇功控制在手里,就能让五个老家伙暂时屈从,而云知秋早就说过可以利用六大奇功控制他们,这六大奇功简直是送到他手上控制五个老家伙的东西,为什么不用?

    至于以后五个老家伙会不会翻脸,那是以后的事情,只要自己保持自己领先的优势,以后又何惧他们翻脸?至少在翻脸前能借用六道的力量,为自己尚在弱小期提供一定的保障。六道在外面应该还有不小的势力值得一用。

    想来想去觉得可行,不过还是联系了云知秋商量此事。

    云知秋同意倒是同意,她也早有此意,只是多少还有疑虑。担心自己爷爷他们不好控制,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然而苗毅都不担心,她也就算了。

    事情确定下来后,云知秋问:现在就把六大奇功的地字部给他们吗?

    苗毅:现在不要给,等我从荒古死地回去了再说。介时我亲自去一趟炼狱,哪能由得他们红口白牙说一句我就老老实实把东西给他们。

    云知秋:我知道了。

    苗毅:还有,你爷爷他们倒是提醒了我,我长期在外,无量道那边太过放任了,你回头派人去小世界把兰侯给调来,我让金漫交出一间天街的商铺给他打理。

    云知秋犹豫了一下,回:调兰侯一人的话,不如把张天笑也调来,两人有仇。

    苗毅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搞平衡,让两人互相监管,不然怕人来了大世界会失控,对此表示了同意。另外告知:还有杨庆,等我回去后,准备把杨庆送到炼狱去,让他直接插手金漫那边,让他去跟你爷爷他们打交道。

    云知秋又犹豫了:杨庆的能力倒是最合适不过,只是杨庆那人你知道的,一旦让他手上有了实权,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只怕到时候我爷爷他们都未必钳制的住他。

    苗毅当然知道杨庆的可怕之处,回道:杨庆的能力在左督卫那种地方发挥不出来,成了摆设可惜了,他这把刀扔到炼狱去作用更大,他若真敢乱来,我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他。再说了,你不是说他会顾及薇薇吗?

    放以前他的确不敢放松对杨庆的压制,然而看到天行宫的强悍实力后,他有了点底气。

    云知秋无奈,知道这家伙一旦下了决心就不是瞻前顾后的人,回复:以前的利益尚小,如今面对这么大的利益,我不知道薇薇对他杨庆还有没有作用。算了,这种事情我也没底,你既然有把握,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