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云傲天、姬欢、司徒笑、藏雷,这四人的心情颇有些无奈,这种始终被苗毅给混在前面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被苗毅如此雷霆一击,差点直接将他们在炼狱之地这么多年的心血给化作乌有。

    穆凡君则似有所悟,暗有些不忿,可不得不接受现实。

    事实上他们都是很现实的人,一时的挫折不会让他们气馁,能从小世界一个微末之辈成为小世界的至尊,再走到大世界达到今天的地步,经历过的磨难和挫折数不清,是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的,心智之坚不容置疑,又岂是区区挫折所能吓到的。

    其实这次针对白凤凰动手,也是想以获得破法弓为契机深度介入五道在外面的势力,调动人手一次获利了,下次自然就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只要在外面的势力中撕开了口子,就有办法慢慢掌控。

    说白了,他们还是冲苗毅手上的六大奇功去的,他们知道六大奇功才是他们真正掌控住六道的根本。只有外面的势力能为他们所用了,他们才有办法逼苗毅就范,否则苗毅在内有无量道,来了炼狱也动不了,在外又控制不住,根本没办法逼迫苗毅,只能是倚仗五道外部的力量。

    谁想苗毅似乎识破了他们的企图,竟然给予他们如此雷霆一击,差点将他们在炼狱之地的心血也化为乌有,这是赤裸裸的警告。

    然而苗毅却又在相当程度上对他们高抬贵手了,因为苗毅有此实力真要搞垮他们的话这次完全是个机会,可是苗毅并没有这么干。他们以己之心度人,可不认为苗毅是个善茬,反而认为苗毅向他们发出了清晰的信号,如果手上真有六大奇功的话,迟早还是会给他们的。

    到了他们这个位置,道理不难明白,一旦六道脱离了炼狱之地根本就不是他们五个或者加上苗毅能控制的,到时候全天下也没人能控制的住六道。这帮六道余孽连天庭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将他们放在眼里,目前只是受形势所迫而已。所以趁着六道被压迫在这里,及时将其给掌控住很有必要。

    而苗毅所展现出的实力也证明苗毅将来有能力打开炼狱之门将六道余孽给放出去。同样是以己之心度人,如果是自己的话,如果控制不住六道余孽这股力量,自己还会将六道余孽给放出去吗?答案是不会的,宁愿将六道余孽永远封锁在炼狱。

    那么苗毅不趁机搞垮他们的目的就简单了。想让他们帮他掌控住六道这股力量,如此六大奇功自然迟早会交给他们,否则是控制不稳的,论能力苗毅在炼狱之地也只能是选择他们,也只有他们五个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他们有着这方面的丰富经验。

    苗毅为什么不直接选择六道现成的人把六大奇功交出去而选择他们?原因也很简单,苗毅需要成长的时间,目前苗毅的个人实力还是太弱了,选择他们五个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如果直接把六大奇功交给六道。那么六道不用等到以后,现在就会失去控制。

    所以苗毅需要一批和他共同成长的人,他们五个是帮他掌控六道余孽的最佳选择,只有他们左右住了六道的势力,六道余孽离开炼狱后才能约束住,否则不论苗毅是现在把六大奇功交给六道、还是将来交给,都是控制不住的,哪怕是什么佛主、青主也休想让他们轻易屈服,天下没人能轻易控制住这股力量,要控制只能是趁现在还关在笼子里的时候。

    说白了。就是要将六道余孽化为他们自己的势力,六道余孽的旧仇和他们有关系吗?不能让六道余孽为了旧仇乱来,要干什么只能是在他们的控制下行动,这一点上无论是苗毅还是他们五个都和六道现在的信仰有冲突的。而苗毅和他们五个绝对有着共同的立场和利益。

    经过这次的教训明白了这个,五人有了危机感,知道了他们目前的重点在什么地方,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暂时和他们没关系,一旦地狱之门打开,他们控制不住五道才是最大的麻烦。

    只怕苗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只想教训他们却给了他们五个如此清晰的示意。

    而此时的金漫等人还沉浸在那种莫名的无奈中,那人内可引导天庭的势力灭了他们,外又有不明势力能将他们外部的势力给扫灭,简直是无从反抗。

    不过金漫三人还是暗暗庆幸,庆幸无量一道没有和另五道掺和在一起搞那事,否则必然要跟着一起损失惨重。

    不参与也是因为他们的顾忌比其他五道多,那个天庭暗桩因为苗毅的原因和他们联系的比较多。

    稍作沉吟,金漫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说道:“圣主既然没有对天街的商铺动手,还给了破法弓,想必是存了高抬贵手的心思,应该不会再动手了。”

    长孙居叹道:“也许是因为在天街动手不太方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劳求个情吧,六道现在内耗不起。”

    一直不吭声的云傲天等人却是心知肚明,苗毅把云知秋等人给调走显然是存了对天街商铺动手的心思,纯粹是看云知秋等人的面子才放过了。当然,他们也不会透露云知秋等人和苗毅的关系,有些秘密不会轻易泄露,就像六道也不肯将外面势力的底细全盘托出一样,这次要不是六道自己说起,他们还不知道有秘密据点遭受了袭击。

    大家一起找上门了,金漫也无法推辞,只得摸出了星铃联系上苗毅。

    谁想苗毅知情后开口便骂:八百万支破法弓就这样搞没了!金漫,你告诉那群王八蛋,以后少在老子背后玩小动作!

    骂完后心情大爽,发现天行宫有够厉害的,估计天行宫一下摸清了五道的十个据点把那些家伙给吓到了。

    他目前还不知道究竟给五道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直到数日后,云傲天让云知秋联系苗毅表示和解与歉意时,苗毅才大吃一惊,天行宫竟然一举灭掉了五道在外面十分之一的实力,真正把他给震惊了!

    知道天行宫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

    当然。云知秋也没求情,只是将云傲天的意思大概转达了一下,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不但是云知秋和他联系了,连姬美丽等人也被师门逼得来求情了。

    姬美丽这种不和苗毅说软话的人。也被逼得说出了夫君保重妾身等你回来之类的话。

    把苗毅给说乐了,他能想象到姬美丽说出这种话时的情何以堪。

    云傲天等人让几女求情自然不是目的,只是让几女先缓和一下和苗毅的关系,得到了苗毅暂时将此事揭过的意思后,五个老家伙亲自登场了。好久没和苗毅亲自联系过,这次又亲自联系上了。

    有些事情只是判断,但他们还想确认。

    可以当做是服软,也可以当做是谈判,几人表示愿意低头奉苗毅为主,愿意帮苗毅掌控五道势力,前提是苗毅答应找到六大奇功后给他们。

    那五个老家伙是什么样的人,苗毅早就领教过了,哪会真心奉他为主,只是想利用他得到六大奇功而已。不过五人的意思倒是提醒了苗毅。这样做也未尝不可,只要能把更高阶的六大奇功控制在手里,就能让五个老家伙暂时屈从,而云知秋早就说过可以利用六大奇功控制他们,这六大奇功简直是送到他手上控制五个老家伙的东西,为什么不用?

    至于以后五个老家伙会不会翻脸,那是以后的事情,只要自己保持自己领先的优势,以后又何惧他们翻脸?至少在翻脸前能借用六道的力量,为自己尚在弱小期提供一定的保障。六道在外面应该还有不小的势力值得一用。

    想来想去觉得可行,不过还是联系了云知秋商量此事。

    云知秋同意倒是同意,她也早有此意,只是多少还有疑虑。担心自己爷爷他们不好控制,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然而苗毅都不担心,她也就算了。

    事情确定下来后,云知秋问:现在就把六大奇功的地字部给他们吗?

    苗毅:现在不要给,等我从荒古死地回去了再说。介时我亲自去一趟炼狱,哪能由得他们红口白牙说一句我就老老实实把东西给他们。

    云知秋:我知道了。

    苗毅:还有,你爷爷他们倒是提醒了我,我长期在外,无量道那边太过放任了,你回头派人去小世界把兰侯给调来,我让金漫交出一间天街的商铺给他打理。

    云知秋犹豫了一下,回:调兰侯一人的话,不如把张天笑也调来,两人有仇。

    苗毅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搞平衡,让两人互相监管,不然怕人来了大世界会失控,对此表示了同意。另外告知:还有杨庆,等我回去后,准备把杨庆送到炼狱去,让他直接插手金漫那边,让他去跟你爷爷他们打交道。

    云知秋又犹豫了:杨庆的能力倒是最合适不过,只是杨庆那人你知道的,一旦让他手上有了实权,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只怕到时候我爷爷他们都未必钳制的住他。

    苗毅当然知道杨庆的可怕之处,回道:杨庆的能力在左督卫那种地方发挥不出来,成了摆设可惜了,他这把刀扔到炼狱去作用更大,他若真敢乱来,我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他。再说了,你不是说他会顾及薇薇吗?

    放以前他的确不敢放松对杨庆的压制,然而看到天行宫的强悍实力后,他有了点底气。

    云知秋无奈,知道这家伙一旦下了决心就不是瞻前顾后的人,回复:以前的利益尚小,如今面对这么大的利益,我不知道薇薇对他杨庆还有没有作用。算了,这种事情我也没底,你既然有把握,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第1299章    玄黄功道‘玉’,

    拥有诸多秒用,可以宁心、静神,防止走火入魔,甚至能炼制出杀人不沾因果的法宝与武器。。更新好快。最新章节更主要的是,传说中[玄黄天道‘玉’]中有可能隐藏天道法则,如果能感悟一丝法则之力,那绝对是发了!

    吕重并没有直接去使用这[玄黄天道‘玉’],而是尽全力把[玄黄天道‘玉’]分割开来。

    这一次,吕重动用全身的真元,灌入极品宝器[无量刃]内,费了七天七夜,才堪堪把[玄黄功德‘玉’]分成了五分。

    其中最大的一分占了先前[玄黄天道‘玉’]的百分之六十,另外的四块分别占了百分之十。

    对于吕重来说,这[玄黄天道‘玉’]绝对是极品宝贝,但是,如果能换取五福石的话,他都有可能把整块[玄黄天道‘玉’]拱手送给蜀山派。

    当然,吕重可没有这么傻。蜀山人明显不知道五福石的底细呢!

    而之所以把[玄黄天道‘玉’]分成五份,吕重有意利用多出的一分[玄黄天道‘玉’]来换取蜀山派更多的宝贝。

    第二天一清早,吕重就出现在学校内reads;。

    如今正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时候,不但是雅湘医学院热闹非凡,就连河西大学城内的所有大学都是热闹到了极点。

    吕重并没有报名参加运动会,但是也赶到了教室。

    吕重还只是早上七点半。可是很难得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同学都赶到了教室。

    吕重平静地走进教室,直接在教室的最龖后面选了一个空着的位置坐下。

    “柴胡,你丫的要参加男子百米短跑?哈龖哈,你完了,这一次,临‘床’医学那边有一个超级飞人。其百米速度能达到104秒……”吕重前方,一个身材矮小的眼镜男一把抱住一个肌‘肉’发达,双臂修长的青年。有些同情肝看着他。

    “百米104秒?“这个男生也是一惊,“这么快?呵呵,我也不弱呢!”

    “百米短跑算什么,真正锻炼意志的是一万米长跑。我们班也有人参加哦,是唐浩呢,他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一个脸上有些雀班的‘女’生凑到两人的身边,说道。(广告)

    “切,那个摆兰‘花’指的娘娘腔也敢跑一万米?我不信!”股内发达的人一脸不屑,他才不相信。

    “是真的呢!报名表上有他的名。嘿嘿。真是不可思议……”又一个脸上长着大量青‘春’痘的男生凑了过来,脸‘色’尤有惊‘色’。

    “就算他报名又如何?我不相信他能跑完一万米!到时候很有可能丢了我们全班的面子……”矮小的眼镜男也是很不相信,摇了摇头。

    青‘春’痘男生突然嘿嘿一笑,“嘿嘿,说得娘娘腔,你们大家可知道我们雅湘医学院出现了一个真正的人妖?”

    肌‘肉’男的脸上闪过一丝八卦之火,转头好奇地看了一眼挨着自己坐着的眼镜男,连忙问道:“人妖?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这是真的呢!这人是五年制临‘床’医学大三的学长贺天寿,不知什么原因。国庆节的时候,突然变异,他已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贺天寿?就是学生会的副会长,那个糟蹋了不少‘女’生清白身体的家伙?”雀斑‘女’生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不错,正是他!”矮个子眼镜男连连点头:“就是那个背后有黑[社会]背景的贺天寿,嘿嘿,真的是报应呢,他的那个望月会的福王哥哥贺天福也与他一样,变成了真正不男不‘女’的人妖了!”

    “两兄弟都如此?这是不是他们家族的遗传基因在作怪呀?”突然,又一人凑了过来,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好奇起来。原本是班级的动员大会,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场八卦坐谈会。

    “不知道!”眼镜男一脸兴奋地说道:“不过,这两兄弟诡异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妖,雪长空院长说是两人的身体在短期内产生了大量雌‘性’‘激’素而引起的,而且还有神秘的能量在其中起作用。让他们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女’‘性’化十分显著。不过男人的根本虽然没褪化完全,但是他们再也不能勃[起]了,哈龖哈……”

    “靠,流氓……”一些‘女’孩子听到眼镜男如此‘露’骨的话,不由羞红了脸大骂起来。

    ……

    吕重心中一怔,这才想起,这贺天福、贺天寿两兄弟变‘成’人妖,可是自己的杰作。

    虽然这么做对两人绝对是一个极为恶毒的惩罚,但是,吕重绝不后悔。像贺天寿、贺天福这样的人,应得这样的下场。

    “吕重,你来了?”就在这时候,一个身运动装的冷眉,优雅地出现在吕重的身边,就着他身边的空座位坐了下来。眼里更是带着一别样的光彩。

    一阵清淡徐徐的香气钻进自己的鼻子,如兰似麝,十分地好闻。吕重禁不住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口。

    “流氓……”

    见到吕重这副表情,冷眉的脸上突然一红,美目似喜似怨地瞪了吕重一眼。

    微微有些尴尬,吕重转头看向冷眉,道:“冷眉,你今天很漂亮啊!”

    双眼落在吕重的面上,冷眉不满地瞪了吕重一眼,道:“我以前就不漂亮?”

    “当……然很漂亮!”吕重一噎,感觉冷眉怎么像是吃了火‘药’一般,有些呛人。

    “真的很漂亮么?可某人似乎从来没正眼看过我这个老同桌一眼吧?”冷眉平静下了心绪,嘴角禁不住撅了两下,隐隐有些幽怨。

    “呃……”吕重一愣,讪讪道:“那是你太漂亮了,呵呵一般人不敢正眼看你。更何况,你一向有广寒仙子之称,是一株斯霜傲雪的寒梅,有种生人勿近的气质,别人哪里敢正眼看你。顶多就偷偷窥测你两眼罢了……”

    “是么?”冷眉歪着重头看了吕重一下,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好奇,下意识地就问出口,“那你呢,有没有偷窥我?”

    “咳……咳……”吕重差点被冷眉的这句话呛死,好一会儿,在冷眉的注视下,吕重只得点了点头道:“有过!”

    “真的吗?你吕重也有偷窥别人?”冷眉的嘴角擒着一抹笑意,如冰雪中的寒梅正微微绽放。

    吕重两手一摊,无奈道:“美是人的天‘性’,我也是凡人一个,自然不例外。”

    “呵呵,算你过关!”冷眉满意地眨了眨眼睛,突然又幽幽地爆出了一句:“听说,颜妍每天都为你做饭?”

    吕重心里一阵古怪,看着面前的心‘性’似乎大变的冷眉,感觉有些跟不上她的跳跃‘性’思维。

    “是啊,我吃不惯外面的饭菜,而颜妍的厨艺非常不错,于是就厚颜无耻地懒上了颜妍。”吕重笑了笑,如是解释。

    冷眉明亮的双眼微微一黯,暗暗嘀咕了一句:“颜妍的厨艺真的那么好?”

    突然间,冷眉有些烦燥起来。这一刻,冷眉陡然觉得所谓的家世、权势、金钱,都抵不过人家的厨艺。

    难道“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必先抓住男人的胃”这句话到现在还有用?

    冷眉从来没想到,自己的魅力居然比不上家世普普通通的颜妍。

    吕重深深地看了冷眉一眼,笑道:“那是当然,有空找你去尝尝我家颜妍做的饭菜吧,呵呵,保证你会放开心怀地大吃大喝……”

    冷眉的确极为漂亮,甚至在相貌上与郑玲珑都有七分相似,不过,吕重与她的关系也发展不成情侣的关系reads;。

    对于吕重来说,颜妍这个邻家小妹气质的小丫头,更得他的亲近。而吕重也有必利用颜妍来暗示自己“名草有主”了。

    冷眉脸‘色’微微变得有些发白,她伸手微微有些颤抖的右手,顺了下耳边的长发,道:“行呀,要不就今天去你的公寓?”

    “呃?”吕重一愣,微微点头,道:“看情况吧,如果我今天中午有空的话,就叫你吧。没空的话,你可以与颜妍联系。她有我家的钥匙……”

    冷眉的脸‘色’再次一变,她没想到颜妍居然有吕重公寓的钥匙了。

    由此可见在吕重的心里,颜妍已占了一席之地。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冷眉压下心中的酸意与委屈,应了下来。她真的想去体会一下颜妍的厨艺,看看颜妍的厨艺达到了何等程度,居然把吕重的心都给抓住了。

    虽说冷眉清高孤傲,可越是这种‘性’格的人,就越容易钻牛角尖。

    冷眉觉得自己是喜欢吕重的,而且她也认为自己能配得上吕重。而颜妍虽好,却是家世、相貌、气质都相差她甚远,她不相信自己会败给颜妍。

    就这样,冷眉压下心中的酸甜苦辣,离开了吕重的身边……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普难和尚、天心神尼带着急速赶到星城的同‘门’,找到了吕重。

    “吕重道友,幸不辱命,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带来了,咱们这就进行‘交’易吧!”普难一见到吕重,就有些着急了。

    “行!先把握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吕重点了点头,说道。–2520xsaahhh29673493–>

    i64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