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玄黄功道‘玉’,

    拥有诸多秒用,可以宁心、静神,防止走火入魔,甚至能炼制出杀人不沾因果的法宝与武器。。更新好快。最新章节更主要的是,传说中[玄黄天道‘玉’]中有可能隐藏天道法则,如果能感悟一丝法则之力,那绝对是发了!

    吕重并没有直接去使用这[玄黄天道‘玉’],而是尽全力把[玄黄天道‘玉’]分割开来。

    这一次,吕重动用全身的真元,灌入极品宝器[无量刃]内,费了七天七夜,才堪堪把[玄黄功德‘玉’]分成了五分。

    其中最大的一分占了先前[玄黄天道‘玉’]的百分之六十,另外的四块分别占了百分之十。

    对于吕重来说,这[玄黄天道‘玉’]绝对是极品宝贝,但是,如果能换取五福石的话,他都有可能把整块[玄黄天道‘玉’]拱手送给蜀山派。

    当然,吕重可没有这么傻。蜀山人明显不知道五福石的底细呢!

    而之所以把[玄黄天道‘玉’]分成五份,吕重有意利用多出的一分[玄黄天道‘玉’]来换取蜀山派更多的宝贝。

    第二天一清早,吕重就出现在学校内reads;。

    如今正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时候,不但是雅湘医学院热闹非凡,就连河西大学城内的所有大学都是热闹到了极点。

    吕重并没有报名参加运动会,但是也赶到了教室。

    吕重还只是早上七点半。可是很难得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同学都赶到了教室。

    吕重平静地走进教室,直接在教室的最龖后面选了一个空着的位置坐下。

    “柴胡,你丫的要参加男子百米短跑?哈龖哈,你完了,这一次,临‘床’医学那边有一个超级飞人。其百米速度能达到104秒……”吕重前方,一个身材矮小的眼镜男一把抱住一个肌‘肉’发达,双臂修长的青年。有些同情肝看着他。

    “百米104秒?“这个男生也是一惊,“这么快?呵呵,我也不弱呢!”

    “百米短跑算什么,真正锻炼意志的是一万米长跑。我们班也有人参加哦,是唐浩呢,他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一个脸上有些雀班的‘女’生凑到两人的身边,说道。(广告)

    “切,那个摆兰‘花’指的娘娘腔也敢跑一万米?我不信!”股内发达的人一脸不屑,他才不相信。

    “是真的呢!报名表上有他的名。嘿嘿。真是不可思议……”又一个脸上长着大量青‘春’痘的男生凑了过来,脸‘色’尤有惊‘色’。

    “就算他报名又如何?我不相信他能跑完一万米!到时候很有可能丢了我们全班的面子……”矮小的眼镜男也是很不相信,摇了摇头。

    青‘春’痘男生突然嘿嘿一笑,“嘿嘿,说得娘娘腔,你们大家可知道我们雅湘医学院出现了一个真正的人妖?”

    肌‘肉’男的脸上闪过一丝八卦之火,转头好奇地看了一眼挨着自己坐着的眼镜男,连忙问道:“人妖?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这是真的呢!这人是五年制临‘床’医学大三的学长贺天寿,不知什么原因。国庆节的时候,突然变异,他已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贺天寿?就是学生会的副会长,那个糟蹋了不少‘女’生清白身体的家伙?”雀斑‘女’生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不错,正是他!”矮个子眼镜男连连点头:“就是那个背后有黑[社会]背景的贺天寿,嘿嘿,真的是报应呢,他的那个望月会的福王哥哥贺天福也与他一样,变成了真正不男不‘女’的人妖了!”

    “两兄弟都如此?这是不是他们家族的遗传基因在作怪呀?”突然,又一人凑了过来,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好奇起来。原本是班级的动员大会,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场八卦坐谈会。

    “不知道!”眼镜男一脸兴奋地说道:“不过,这两兄弟诡异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妖,雪长空院长说是两人的身体在短期内产生了大量雌‘性’‘激’素而引起的,而且还有神秘的能量在其中起作用。让他们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女’‘性’化十分显著。不过男人的根本虽然没褪化完全,但是他们再也不能勃[起]了,哈龖哈……”

    “靠,流氓……”一些‘女’孩子听到眼镜男如此‘露’骨的话,不由羞红了脸大骂起来。

    ……

    吕重心中一怔,这才想起,这贺天福、贺天寿两兄弟变‘成’人妖,可是自己的杰作。

    虽然这么做对两人绝对是一个极为恶毒的惩罚,但是,吕重绝不后悔。像贺天寿、贺天福这样的人,应得这样的下场。

    “吕重,你来了?”就在这时候,一个身运动装的冷眉,优雅地出现在吕重的身边,就着他身边的空座位坐了下来。眼里更是带着一别样的光彩。

    一阵清淡徐徐的香气钻进自己的鼻子,如兰似麝,十分地好闻。吕重禁不住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口。

    “流氓……”

    见到吕重这副表情,冷眉的脸上突然一红,美目似喜似怨地瞪了吕重一眼。

    微微有些尴尬,吕重转头看向冷眉,道:“冷眉,你今天很漂亮啊!”

    双眼落在吕重的面上,冷眉不满地瞪了吕重一眼,道:“我以前就不漂亮?”

    “当……然很漂亮!”吕重一噎,感觉冷眉怎么像是吃了火‘药’一般,有些呛人。

    “真的很漂亮么?可某人似乎从来没正眼看过我这个老同桌一眼吧?”冷眉平静下了心绪,嘴角禁不住撅了两下,隐隐有些幽怨。

    “呃……”吕重一愣,讪讪道:“那是你太漂亮了,呵呵一般人不敢正眼看你。更何况,你一向有广寒仙子之称,是一株斯霜傲雪的寒梅,有种生人勿近的气质,别人哪里敢正眼看你。顶多就偷偷窥测你两眼罢了……”

    “是么?”冷眉歪着重头看了吕重一下,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好奇,下意识地就问出口,“那你呢,有没有偷窥我?”

    “咳……咳……”吕重差点被冷眉的这句话呛死,好一会儿,在冷眉的注视下,吕重只得点了点头道:“有过!”

    “真的吗?你吕重也有偷窥别人?”冷眉的嘴角擒着一抹笑意,如冰雪中的寒梅正微微绽放。

    吕重两手一摊,无奈道:“美是人的天‘性’,我也是凡人一个,自然不例外。”

    “呵呵,算你过关!”冷眉满意地眨了眨眼睛,突然又幽幽地爆出了一句:“听说,颜妍每天都为你做饭?”

    吕重心里一阵古怪,看着面前的心‘性’似乎大变的冷眉,感觉有些跟不上她的跳跃‘性’思维。

    “是啊,我吃不惯外面的饭菜,而颜妍的厨艺非常不错,于是就厚颜无耻地懒上了颜妍。”吕重笑了笑,如是解释。

    冷眉明亮的双眼微微一黯,暗暗嘀咕了一句:“颜妍的厨艺真的那么好?”

    突然间,冷眉有些烦燥起来。这一刻,冷眉陡然觉得所谓的家世、权势、金钱,都抵不过人家的厨艺。

    难道“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必先抓住男人的胃”这句话到现在还有用?

    冷眉从来没想到,自己的魅力居然比不上家世普普通通的颜妍。

    吕重深深地看了冷眉一眼,笑道:“那是当然,有空找你去尝尝我家颜妍做的饭菜吧,呵呵,保证你会放开心怀地大吃大喝……”

    冷眉的确极为漂亮,甚至在相貌上与郑玲珑都有七分相似,不过,吕重与她的关系也发展不成情侣的关系reads;。

    对于吕重来说,颜妍这个邻家小妹气质的小丫头,更得他的亲近。而吕重也有必利用颜妍来暗示自己“名草有主”了。

    冷眉脸‘色’微微变得有些发白,她伸手微微有些颤抖的右手,顺了下耳边的长发,道:“行呀,要不就今天去你的公寓?”

    “呃?”吕重一愣,微微点头,道:“看情况吧,如果我今天中午有空的话,就叫你吧。没空的话,你可以与颜妍联系。她有我家的钥匙……”

    冷眉的脸‘色’再次一变,她没想到颜妍居然有吕重公寓的钥匙了。

    由此可见在吕重的心里,颜妍已占了一席之地。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冷眉压下心中的酸意与委屈,应了下来。她真的想去体会一下颜妍的厨艺,看看颜妍的厨艺达到了何等程度,居然把吕重的心都给抓住了。

    虽说冷眉清高孤傲,可越是这种‘性’格的人,就越容易钻牛角尖。

    冷眉觉得自己是喜欢吕重的,而且她也认为自己能配得上吕重。而颜妍虽好,却是家世、相貌、气质都相差她甚远,她不相信自己会败给颜妍。

    就这样,冷眉压下心中的酸甜苦辣,离开了吕重的身边……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普难和尚、天心神尼带着急速赶到星城的同‘门’,找到了吕重。

    “吕重道友,幸不辱命,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带来了,咱们这就进行‘交’易吧!”普难一见到吕重,就有些着急了。

    “行!先把握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吕重点了点头,说道。–2520xsaahhh29673493–>

    i640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群英汇工地    洪光武离开后,赵长枪一言不发的拎着手中的测绳朝远处的另一台钻机走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晚上就算熬他个通宵,也要亲自将武店村这些已经验收完的水井全部重新测量一遍!

    赵长枪正闷着头往前走,忽然觉得不太对头,他发现武进忠,杨进爵和花豹子三人竟然没跟上来。他猛然回头,却发现这三个家伙正远远地跟在他后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事情。

    赵长枪马上猜到了他们三个正在商量什么。这三个家伙肯定是意识到大事不妙,正在商量谁来承担责任的事情。

    赵长枪不由心中冷笑,冲他们大声喊道:“你们几个快点,在后面磨磨蹭蹭干什么?”

    三人听到赵长枪语气不善,不敢在后面磨磨蹭蹭了,快步跟了上来。

    一帮人很快来到另一台钻机旁边。

    这台钻机正在施工,浑浊的泥浆从井口流出来,顺着工人挖好的水道流入到旁边的一个泥浆池中,再由泥浆池中的泥浆泵,重新把这些泥浆通过钻杆泵入到井口中,泥浆就这样循环往复,将钻头打下来泥土全部冲出来。

    由于钻机的轰鸣声非常大,赵长枪示意一个工人过去将机器的电闸拉了下来,机器停止运转,隆隆声消失了。

    不等赵长枪走到一个已经打好的水井旁,武进忠已经殷勤将另一根测绳放到了水井中,口中还强装笑颜的说道:“赵县长,用这一根测绳吧,这一根比那一根新。”

    赵长枪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从档案夹中找到了这口水井的验收报告。

    武进忠看到赵长枪竟然没有提出异议,心中又泛出一丝侥幸,快速的将测绳放到了水井的底部。

    “六十二米,和验收报告上应该差不多吧?”武进忠看着测绳上的刻度说道。

    赵长枪看了看验收报告上的深度是62.1米,的确差不多,但是赵长枪并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的档案夹放到一边,然后亲自将他拎过来的测绳也放了进去。

    武进忠看到赵长枪竟然将另一根测绳也放了进去,一张老脸马上变了颜色。他想阻止赵长枪,却又不敢,只能眼看着赵长枪将测绳飞快放到了水井的底部。[起舞电子书]

    当测绳完全放倒底部之后,赵长枪定睛一看上面的标尺刻度,竟然是六十七米!显然,这两根测绳肯定有一根有问题,或者两根都有问题。

    “武进忠,这怎么解释?”赵长枪冷着脸问道。

    “哦,这,好像是你那跟测绳有些不准吧?”武进忠使劲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脸说道。

    “呵呵,如果我这根测绳不准,那么之前测量那边的水井的时候,为什么都那么准呢?”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这”武进忠无话可说了。虽然此时的赵长枪正在笑,但是他却感到心中一阵阵发寒。

    “到底我这根测绳不准啊?还是你那根测绳不准?”赵长枪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冷。

    这时旁边主管验收的杨进爵说道:“这?,赵县长,我觉得很可能是你那根测绳不准。赵县长,我向你做检讨,我承认错误,是我工作没做仔细,让施工队钻了空子,被施工队骗了。我这就让人去买一根新测绳,全部重新验收一遍!凡是不合格的水井,我一定让他们进行重新开钻!赵县长,你看天也不早了,都快黑了,我们不如先找个地方吃顿便饭?”

    “呵呵,工作没做仔细?杨进爵同志,我想问问你,如果我没有来检查,事情会怎么样?你知道就是你一句工作没做仔细,国家将会有多大的损失!你还想吃饭?今天这事弄不清楚,谁也别想吃饭!还有,为什么我看到验收报告上有监理的签字,却没有看到监理的人在哪里?”赵长枪严厉的说道。

    “哦,王工只有在验收的时候,哦不,王工今天下午临时有点事情,先离开了。”

    杨进爵本来想说,王工只有验收的时候,才会来,可是话一出口觉得不合适,因为按照规定,在施工时,监理必须是要守在监理办公室的,必须要保证随叫随到。

    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呵呵,这么巧。今天我来了,他也正好有事?我看他是每到验收的时候才来吧?”

    杨进爵尴尬笑笑,说道:“呵呵,这种打井的工地,由于太分散,王工整天跑也够辛苦的,所以我们的确是每到验收的时候,才会给他打电话,而且每打完三口井,才会让他来和我们一起验收。”

    “哼哼,看不出来,你们倒是满团结的吗?他怕累,难道你们就不怕累?不如你们也不用整天在工地上盯着了,都回家抱孩子去吧,每当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再来就行了。哦,我看验收的时候,你们也不用来了,我是真没看出来,你们在和不在有什么区别。”

    赵长枪正说着,忽然语气一变,厉声喝道:“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三十分钟内赶过来!不然后果自负!”

    由于赵长枪已经可以肯定这些水井的深度有毛病,所以说话一点都没客气。

    杨进爵听到赵长枪厉喝声,竟然吓得心中一哆嗦,连忙取出手机拨通了监理王工的电话,让他三十分钟内赶到工地!

    王工名叫王建达,是个五十多岁的半大老头,大耳高鼻,面色红润,一脸福相,接到杨进爵的电话的时候,他正端着一个瓷盘,瓷盘里面是剁好的排骨,正打算往锅里倒呢。

    当王建达听说县长赵长枪到了工地,并且让他三十分钟之内必须赶到工地时,心中不禁猛然一颤,手腕一哆嗦,手中的瓷盘吧嗒一声掉在地上,排骨撒了一地。

    正在看电视的老伴听到厨房里的动静,跑过来一看,不禁怒发冲冠,伸手便抓住了王建达的耳朵,怒吼道:“你个老混蛋,没长手啊!”

    王建达惧内,如果是平时发生了这种事情,肯定会嬉皮笑脸的一边给老婆陪不是,一边打扫卫生。然而今天心情糟糕的他,竟然扬手就给了老婆一巴掌,喝道:“滚一边去!你个臭娘们!妈的,老子在工地和人合伙坑国家钱的事情被赵县长发现了!老子很可能要去坐牢!”

    王建达在老婆面前男人了一把,然后也不管老婆什么反应,蹬蹬蹬就朝楼下跑去。不快跑不行啊!他的家离工地有二十多里地呢!不快跑,半个小时就赶不到工地了!

    王建达的老婆被男人打了一巴掌,先是愣了片刻,然后冲已经关上的房门大声怒骂:“王建达!你个混蛋不死的!你敢打老娘,等你回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坐牢吓唬谁啊?你去坐牢了才好呢!老娘找个比你还好的,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整天在家当少奶奶!”

    唉,这老娘们也没看看她那水桶腰,面盆脸,给谁谁能要啊!别说给人当少奶奶,当老奶奶也没人要啊!王建达摊上这么个娘们,也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打井工地上,在杨进爵打电话的同时,赵长枪也拨通了南宫镇委书记肖品祥的电话。

    “肖品祥,我是县长赵长枪,喊上你的大镇长,马上到武店村的打井工地上来一趟。三十分钟不到,可别怪我赵长枪翻脸不认人!”赵长枪对着电话说道。

    肖品祥已经下班回家,正坐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老婆做饭。他听完赵长枪的电话后,心中马上一哆嗦!

    肖品祥可是非常清楚赵长枪的性格,这位年轻的县长,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就像邻家大男孩一样,你就是和他开个玩笑也所谓。但是你如果有事情犯到了他的手中,他出手比谁都狠!而且是软硬不吃!

    肖品祥不敢怠慢,和老婆打声招呼快步跑出了家门,一边跑一边拨通了镇长黄云光的电话,将赵长枪的话给他转述了一遍。

    肖品祥也是骑着电摩去的,田间野地,轿车不好走,还不如电摩跑的快!这家伙心里还嘀咕呢:“***,杨进爵这个混蛋怎么搞得,这家伙肯定是捣鬼被赵县长抓了现行了!”

    杨进爵收起手机后,看到赵长枪结束了通话,才小心的对赵长枪说道:“赵县长,王工很快就来,我们先到那边的帐篷中休息一下吧?”

    “哼!”赵长枪冷哼了一声,然后对站在一边已经不敢说话的武进忠说道:“武进忠同志,你现在马上给村里人打电电话,让村里的乡亲们都到这里来一趟!”

    “啊?让村民来这里?”武进忠不明白赵长枪为什么要让村民来,于是迟疑着问道。

    “怎么?没听明白我的意思?”赵长枪冷声问道。

    “哦,明白,明白。”武进忠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唉,都这份上了,也别管赵长枪为什么要让村民赶过来了!人家让干嘛就干嘛吧。

    赵长枪,武进忠和杨进爵一通电话打出后,以打井工地为中心,肖品祥,黄云光,王建达,还有去买钢卷尺的洪光武,以及武店村的许多老百姓,全都向这里汇聚而来!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长枪亲自动手,将工地上两盏碘钨灯全部点亮,工地上顿时亮如白昼。

    二十五分钟后,王建达骑着电动摩托风驰电掣一样匆匆赶到了。来到之后,一脚踢开电摩的侧支架,一边掏烟,一边一脸赔笑的朝赵长枪走去,嘴里还一个劲的白话:“赵县长,你怎么百忙之中还亲自来了?唉,都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赵县长??”

    王建达刚走两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哐当一声响!王建达吓一跳,猛然回头朝后看去!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