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花豹子等人听说面前的年轻人真的是县长赵长枪,全都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愣在了当场!

    几个工人的脑袋成了一锅开锅的浆糊,不断翻腾着:“我勒个舅舅的妈,我的姥姥啊!他真是县长?真是赵长枪,草,花豹子刚才不是说他是赵短炮吗?怎么一会儿变成赵长枪了?我的大大啊,哥竟然把县长打了,这可怎么办哟?娘啊,他会不会让人将我抓起来去坐牢?哎呀,老子如果真吃了牢饭,那可怎么办呀。[ 超多好看小说]老子媳妇刚怀了孕,麦收时候就要生产了呀,老子坐了牢,她如果改嫁了怎么办?完了,以后老婆整天被别的男人搂着睡,孩子出生也得管别人叫爹啊!哎呀,这下可被花豹子坑死了!”

    于是乎这些工人全都将愤怒的眼神看向了老板花豹子。花豹子也顾不得安抚自己的工人,脑袋里快速的转动着,想着怎样平息赵长枪的愤怒。

    中年人快步跑到赵长枪身边,弯着腰,一脸尴尬的说道:“赵县长,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我们准备一下。省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嘛!”

    赵长枪搭眼一看面前的中年人,有印象,这个人好像是武店村的村主任,好像叫武进忠。赵长枪去年为了制定平川县发展规划,亲自带着工作组挨个乡镇挨个村庄的跑,所以认识许多村子的村支书,村主任。

    赵长枪听了武进忠的话,不禁嘴角一瞥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武店村的村主任,好像叫武进忠是吧?”

    “是,是,是我,是我。”武进忠连忙惊讶的说道。他可没想到,赵长枪只是去年下半年的时候,见过他一面,竟然还记得他。如果不是今天这事情实在太操蛋,他会感到非常荣幸。

    “武进忠,听你刚才话里的意思,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像还是我的责任啊?是我没有提前通知你们我要来,所以他们才会敢打我?”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武进忠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连忙陪着笑脸,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说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

    这家伙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赵长枪懒得和他计较这个问题,而是对站在武进忠旁边,身穿黑西装的年轻人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年轻人脸上也是一阵紧张,双手使劲在西裤的裤缝上揉搓着,说道:“赵县长,我是南宫镇政府的办事员,叫杨进爵,现在是工程验收员,专门负责验收水井。热门小说”

    赵长枪阴沉着脸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这些水井,都验收了吗?”

    赵长枪用手指了一下附近的一些水井。工程队从年初六开始打井,单单眼前这台钻机便已经打了六眼井。

    “验,验收了。”杨进爵磕磕巴巴的说道。

    “立刻将每一眼井的验收报告给我拿来!”赵长枪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杨进爵不敢怠慢,一溜小跑,跑到不远处的帐篷中,取来一个厚厚的档案夹交到了赵长枪的手中。

    赵长枪打开档案夹一看,里面夹着一张武店村的平面图,图上标注着需要打井的位置,以及每一眼井的编号。凡是已经验收的水井,都用红笔做了记号,档案夹中附着验收报告。

    赵长枪大略看了一下每一眼井的验收报告,上面详细的记录着开钻的时间,完成的时间,水井深度,储水量等等参数。赵长枪发现已经打好的水井深度都在六十米以上,单单从验收报告上看,看不出一点毛病。

    赵长枪找到刚刚打完的这眼水井的验收报告,说道:“把测绳放下去,给我重新量一次。”

    现在赵长枪严重怀疑水井的深度有问题,不然花豹子不会如此激动的阻止自己测量水井的深度。

    花豹子不敢多言,只好亲自将测绳放到了水井中,赵长枪看到缠着测绳的小辘轳不再转动之后,知道测绳已经放倒底了,便走到水井边,仔细看了一下测绳上的标尺,标尺显示是六十一点五米,验收报告上的深度是六十一点七米,两者相差了二十公分。

    由于这是旋转成孔,钻头是下细上粗的锥形,所以水井的底部中间最深,边缘逐渐变浅,所以每次测绳放下去的位置不一样,量出来的数值也不一样,再加上水井底部有沉渣,所以,二十公分的误差是允许的。毕竟这是水井,不是灌注桩基。

    赵长枪能感到这水井的深度绝对有猫腻,但是他以前也没有干过钻井工作,所以对这一行并不了解,也找不出猫腻在什么地方。测绳是新的,有出厂合格证,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如果这水井没有问题,之前花豹子为什么那么紧张自己,不让自己测量井深?

    难道真像这个混蛋说的,是怕自己会出危险,掉到井里边?

    赵长枪皱着眉头看了看身边的秘书洪光武,洪光武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懂这一行。洪光武的眼角刚才被花豹子的胳膊肘撞开个小口子,被他贴上了一块卫生纸,现在血已经基本止住了。

    赵长枪又阴沉着脸看了看身边的花豹子,杨进爵和武进忠三人。他能感觉到这三人此刻的心中都非常的紧张,这更让赵长枪确定了心中的判断,这口井绝对有问题。

    但是赵长枪没有发现水井有什么问题,只能说道:“把测绳收上来吧。”

    花豹子心中长嘘一口气,按动小辘轳一侧的一个绿色按钮,小辘轳上的小马达嗡嗡的转动起来,很快将测绳又缠绕了起来。

    杨进爵和武进忠看到赵长枪没有发现毛病,也不由心中暗喜。然而让他们郁闷的是,他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赵长枪说道:“把那几口已经验收的水井全部再重新测量一遍。”

    “额,这个,赵县长,你看你大老远来也挺辛苦的,不如我和他们再去重新测量一遍,你先到帐篷里喝口水吧?”武进忠陪着笑脸说道。

    “不用了,我不渴。还是赶紧干活吧。”

    赵长枪说着话首先迈步朝不远处的另一口水井走去,一边走,一边心中想道:“你们这群混蛋,如果了老子信任你们,就不让你们再重新量一遍了。”

    武进忠几人看到赵长枪态度坚决,不敢再说什么,只好跟在赵长枪的身后,来到另一眼水井旁边。

    这一次,赵长枪没用花豹子往下放测绳,而是亲自将测绳放到了水井中。让赵长枪惊讶的是,当测绳完全放倒底部之后,测绳上的标尺显示竟然又和验收报告上差不多!

    赵长枪没有废话,将测绳收上来,然后又走向了另一眼水井。

    让赵长枪意外的是,直到他将这台钻机打的六眼水井全部测量了一遍,也还是没有发现问题。

    “赵县长,这下你该放心了吧。水井测量的时候,都是我和小杨同志亲自监督的,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武进忠一脸笑容的说道,

    他看到附近的六眼水井都已经被赵长枪测量完了,便彻底放心了。

    “是吗?没有问题最好。走,我们去那一台钻机那边看看。”赵长枪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说着话,赵长枪亲自拿着测绳向离他们有两千多米的另一台钻机走去。为了尽快的完成打井任务,武店村可不是仅仅雇了一台钻机。

    武进忠心中一惊,却又不敢阻拦,只好说道:“赵县长,每台钻机上都有测绳,所以我们就不用拿着这个测绳了,过去后用他们的测绳就可以了。”

    武进忠一边说,一边伸手作势去接赵长枪手中的测绳。赵长枪本能的将手向一侧一躲,武进忠接了个空。

    武进忠却没想到,他刚才的这句话,和他的行动忽然提醒了赵长枪一件事情!

    赵长枪猛然想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他太相信手中的这根测绳了!这根测绳虽然有出厂合格证,是正规测绳,但是鬼知道这些家伙将测绳买来后,有没有改造它?集市上的菜贩子连电子称都能改装,对这些家伙来说,改装一根测绳,实在太简单了!

    而刚才无论是花豹子还是赵长枪自己,在收起测绳来时,根本就没有将测绳从水井中拔出来,在地上展开!而只是看了看测绳上的刻度,然后按动电池开关,直接就把测绳重新卷到了辘轳上!如此一来,虽然测量比较省事,但是赵长枪的脑海中却形不成一个直观的长度概念。

    打个比方,就算那他们把六十米的测绳缩短成了三十米,由于测绳在收起来时,是直接卷到了辘轳上,所以赵长枪也看不出测绳的长短,他只是看到了测绳最上端的数字。

    而测绳中间部分的刻度,由于经常在井水中来回拉扯,已经磨损看不清,再加上测绳被卷起来的时候,收的比较快,赵长枪也没有仔细去看测绳中间部分的刻度,所以,就算测绳有毛病,就刚才赵长枪他们这种测量方法也根本发现不了。

    此时,赵长枪虽然已经大体猜到了毛病出在什么地方,但是他并没有声张,而是对洪光武说道:“小洪,你现在就去镇上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一卷钢卷尺回来。快去快回。”

    洪光武一听赵长枪的话,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赵县长这是要校正这些人的测绳。于是他答应一声,快速的离开了。

    武进忠,杨进爵等人见赵长枪竟然让秘书去买钢尺,脸一下子全都黑了下来,心中暗道:“完蛋了,看来今天这一关是在劫难逃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六零章 是我干的    她露这一手的目的很简单,也谈不上什么威慑,只是想让月瑶知道,我并不是怕你,而是在让着你!

    说出的话也是要让月瑶明白,你既然知道你大哥在荒古死地生死未卜,就不要让他分心,有什么事等你大哥安全回来后再说。

    她生不生气?自然是气得不行,这个世道女人的清白何其重要,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和性命一般重要,月瑶那话简直是要她的命,换了一般人那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可还是那句话,她必须考虑到月瑶是苗毅妹妹的因素,有些屈辱必须忍受,这是她当年决定跟苗毅那个尚在微末时的小人物时就必须要付出的某些代价之一,既然跟了他就要接受他的出身背景,好坏没得挑。

    她也必须考虑到苗毅目前的处境,作为夫妻来说,她目前也真的帮不上苗毅什么,心中内疚着,不能再让苗毅在荒古死地那样的险地分心了,所以她努力维持着苗毅身后那个家的和谐,尽管没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男人身边有一堆妻妾。

    事实上她也做到了,基本上从来没让苗毅为后方家里的内务操心过,苗毅离家再远、离家再久也不用担心这方面的事情,甚至在某种角度来说苗毅对家里的女人还有遗忘的地方,也都是她对苗毅一一提点到位。

    “云知秋,别以为我怕你!”月瑶咬牙一句,尽管心里也意识到了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给大哥添麻烦,可嘴上还是不肯当这么多人的面服软。

    云知秋目光锐利逼去,“我也没认为你能怕我,等你哪天觉得手上能胜过我时,随时欢迎你来教训我,而不是在这里动嘴!”话毕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回去。

    唐君也顺势给了月瑶一个台阶下,拉了她一下。

    现场很快安静了下来。

    倒是姬美丽等人目光不时瞅上一瞅静静坐那的云知秋,大家都是女人,若说心里对云知秋是正室、她们是妾室一点意见都没有的话,那纯粹是瞎扯。不过此时几位妾室心中对她方真正有了几分佩服,被如此羞辱,在有实力给对手教训的情况下,为丈夫着想还能忍下来,她们几个自认很难做到。有点意识到了自己和云知秋的差距。

    不过心里也会给予自我安慰,如果自己是正室夫人的话,想必也会这样维护的。

    只是想想云知秋以前对几位姐妹的照顾,在面对这样的情况自己竟然没有站出来帮云知秋说句话,同是一家人,居然眼睁睁看着云知秋孤零零一方应对,多少有些惭愧。

    云知秋表面平静,心中也有几分悲凉,名分上同是一家姐妹,这种时候居然没一个站出来帮自己说句公道话的…不过这种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能体谅几女的处境,毕竟出现在这里已经不代表她们自己个人,而是代表自己身后的势力。有些事情不能瞎搅和,她们当初嫁给苗毅时本来就是各带目的来的,苗毅娶她们也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她的念头没在自己个人荣辱上多想,想到的是,自己做的还不到位,要把这些人的心从师门那边彻底拉到苗毅这边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思绪万千,被储物戒内的星铃给惊醒了过来,发现是自己爷爷云傲天来的消息。摸出星铃联系之后,云知秋瞬间傻眼了,终于明白了苗毅在让自己等什么。

    不但是她,五道其他各家在现场的代表也陆续接到了师门那边的传讯。

    消息都是一样的,五道在炼狱外的秘密据点遭到了血洗,让他们问问是不是苗毅干的。

    看到其他人都接到了消息,互相询问之下,才发现各家都有两处秘密据点遭到了血洗。

    不问还好。一问心惊,真的是苗毅干的吗?可苗毅是怎么知道几家的秘密据点的,这些事情现场大多人自己都不知道。

    云知秋听着几家相互之间的询问,心情复杂,大概猜到了十有八九真有可能是苗毅干的。六道一而再的那啥,白凤凰的事情真的惹怒了苗毅。几百万支破法弓不是一口唾沫说吐就能吐了,苗毅发起疯来连自己的命都能豁出去,凭苗毅动怒后的狠劲完全可能干出这事来。

    只是她也想不通,说的难听点有些事情六道连云傲天等人都没有告知,连天庭都不知道,苗毅是怎么知道的?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云知秋。

    之前是月瑶无理取闹,此时却是唐君不得不发问,“苗夫人,想必魔道的秘密据点安然无恙吧?”

    目前六道之间彼此还不知道都遭袭了,接到消息后,都直接联想到了苗毅的异常,先联系了这边印证。

    云知秋亮了亮手中星铃,苦笑道:“看来大家都怀疑是苗毅干的。魔道同样有两处秘密据点遇袭了,这点毋庸怀疑,你们师门自然很快能从我爷爷那里得到验证,这种事情也瞒不过去,事发现场一查就知道了。”

    月瑶这次倒是皱起了眉头,如果真是自己大哥干的,自己师门毕竟也遭受了损失,她有点左右为难了,事实上她很怕面临这样的选择。

    云广等人则有些牙疼,苗毅那家伙不会真把云家也连同一勺烩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还真有够狠的,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云家还不是差点要了苗毅的小命。

    唐君:“是不是令夫干的,苗夫人问问不就知道了。”目光看向了盘膝打坐闭眼的红尘仙子,暗暗摇头,这师妹是指望不上了,白送了个绝色美人给苗毅。回头又对嫏嬛姐妹使了个眼色,示意联系苗毅问一问。

    其他各家也都是这么个意思,都示意姬美丽等人赶快打探一下。

    其实谁都知道,师门当初把这些女人嫁给苗毅的时候一开始是因为对大世界的情况不熟悉,为了规避苗毅带来的风险而为,而当时苗毅还没实力抵抗几圣联手。为了免除后顾之忧、为了鼎立小世界霸主的地位而顺水推舟。

    目前这层作用自然是消失了,不过又成了维系和苗毅之间关系的纽带,有这层姻亲关系在,面对彼此间复杂的利益关系一旦发生冲突时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苗毅如今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了,五圣知道苗毅的秘密,一旦将秘密捅出来,苗毅自己也吃不消,天庭焉能放过他!

    所以嫁给苗毅的几个妻妾就成了双方缓冲的关键,不至于撕破脸时双方一点退路都没有。

    而几女也需要云知秋在她们和苗毅之间做个缓冲。师门一出事就立马急匆匆集体找苗毅追问,也怕苗毅恼怒她们究竟是站在哪边的,所以都把目光投向了云知秋。

    云知秋暗叹一声,明白姐妹们的意思,这是让她去问了。

    不过她和苗毅之间倒是没这顾忌,家里敢和苗毅开骂干架的也就是她了。苗毅骂她泼妇,她骂苗毅贱人、王八蛋,打骂完后双方都不会往心里去,回头又能滚到一起去。可若是换了姬美丽等人,苗毅敢骂一句‘泼妇’之类的话试试看。也不是不敢骂,而是立马会伤了姬美丽等人的心,所以苗毅知道分寸。轻易不会对姬美丽等人开这样的口。

    虽然现在打起来的话,她已经不是苗毅的对手打不赢了苗毅,可夫妻间一贯的调子已经定好了,两人还没夫妻之实时、还在流云沙海时她就经常对苗毅动手动脚,她再怎么闹也正常。

    事实上她也知道,苗毅打的嬴她也不会把她给怎么样,苗毅舍不得把她给打得鼻青脸肿,火大了手扬的再高。最后落下来也顶多是在她屁股上狠狠抽几巴掌。反倒是她一旦发起泼来,苗毅肯定会吃不消。然而她又岂会不明白这是苗毅在让着她,苗毅对她的宠爱在骨子里呢,她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她心里最骄傲的事情,恃宠而骄也是她在苗毅身上的乐趣,她很享受偶尔对苗毅发发泼的感觉。

    联系上了苗毅,云知秋问:牛二。你老实告诉我,你背着老娘干什么了?

    站在洞口等消息的苗毅歪嘴一乐,看来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回:还能干什么?

    云知秋:也就是说,你承认了五道的秘密据点是你血洗的?

    苗毅:是我干的!若不是我关键时刻心软了。我连那几家商铺也给一起扫了!

    云知秋:这就是你把我们集中到这里来要说的话。

    苗毅:是!

    云知秋:你事先为什么不跟我…

    事先为什么不跟自己打声招呼的话终究还是没问出来,知道他这是怕自己难做。又继续问:你哪来这么多人马?你私底下还有我不知道的人马?你是怎么知道五道的秘密据点的。

    苗毅: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他们可以回去了。

    两人结束联系后,云知秋面对众人苦笑一声,表示苗毅已经‘认罪’了,将苗毅的话进行了转告。

    众人大惊,迅速各自和师门联系。

    云知秋看看那些姐妹们若有所思的反应,想必大家也明白了,苗毅真正把大家给调离的原因还是手下留情了,怕动手的时候伤了家里人,甚至连家人的家人也顾及到了。

    当然,她们也很自然地认为苗毅最终没动那些商铺是关键时刻住手了,是不想毁了她们的立足之地,令她们心中有些小小感动。

    殊不知苗毅纯粹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发怒了真没管这么多,一开始也没其他选择。

    有一点是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五道究竟遭受了多大的损失,不知五道究竟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因为不清楚秘密据点的情况。

    炼狱之地,无量星,金漫带着人走出大殿迎客,结果发现从天而降的一群客人的脸色相当难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