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次的鸿蒙龙墓之行,诸女不但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历练,让灵魂能量、战斗意识完美提升。…≦

    更主要的是,打出了诸女的自信与雄心。

    要知道,这次诸女可是真正地与诸天万界的超级强者与天才在一起战斗。

    三百多万各族强者,聚集在鸿蒙龙墓,进入残酷的淘汰赛。

    最后只有一千多人从中走出。

    这是多么恐怖的淘汰率?

    但是,诸女还是杀出了一片天地,全部成功冲出。

    虽说这其中有吕重暗中帮助的原因,让她们从头到脚武装到了牙齿,但是,诸女自身能受苦受累在鸿蒙龙墓中坚持几十年地战斗,也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而且,战斗持续了这么多年,她们从来没有叫苦叫累,更没有主动叫吕重帮忙。也足见她们的态度。

    三百多万人,竞争最后的一千个名额。

    面对无数不同种族以及拥有不同能力、秘术的强者。

    更要面对层出不穷的偷袭、刺杀。

    应付这么多的情况,另说身体累,就连精神都会极为疲惫。

    可是,诸女却没有任何叫苦叫累的行为。这才是吕重看重与满意的。

    如果进入鸿蒙龙墓之前,诸女要依靠手中强大的法宝才能战胜同级或更强的对手,那么,现在,诸女就算不动用超卓的法宝。用上与敌一样级别的法宝、武器,也能轻松地战胜同级的强者。甚至要越级杀人,也未必不可能。

    对此。吕重非常满意。

    “夫君。如今我们也休整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要去哪里?”在地球呆得实在无聊,这一天,郑玲珑突然主动找起了吕重,问了起来。

    说实在的,不但是她,其他诸女也颇有些静极思动了。

    颜妍更是兴奋地道:“夫君,如今我们的亲人也大多迁徙进入了[大寂灭珠],这让我们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不如回到仙界。话说我们还只是到了仙界的冰山一角呢!”

    的确,认真来讲,诸女在仙界游历的星域并没有几个。除了百劫星域、蛮荒星域、地仙界等小数星域,其他的星域根本都没有去过。

    如今,诸女也对游历其他宇宙,体会各个种族的文明来了很大的兴趣。

    “好吧!也休整了不少的时间。我们可以返回仙界了……”吕重突然一笑,心中多了一丝期待。

    如今,大寂灭珠已彻底地消化了太古虫族的极品混沌母巢空间。本来已可以吞噬[鸿蒙龙珠]的器灵了。

    不过,吕重暂时压制了寂灭小公主强大的吞噬意念。

    他准备先去蛮荒仙域附近的阴邙星一趟。

    当年,阴邙星地核深处的魔窟空间。可也是一个可媲美极品混沌至宝的魔宝空间。

    大寂灭珠要是先行吞噬了这个魔窟空间,再去吞噬[鸿蒙龙珠]再不会造成多大的浪费。

    ****************

    蛮荒仙域!

    无数仙人依旧为上次从[鸿蒙龙墓]出来的那些强者沸腾不已。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佛门高层居然几乎没有损失一人。太厉害了……”

    “嘎嘎,千古英烈界的人也不弱。他们个个所收获的宝藏比佛门之人还要多得多。”

    “是啊,这些武仙们太了不起了。越级杀敌就有如家常便饭。我还听说,这些武仙从鸿蒙龙墓一出来,就迅速闭关了。其中杀神白起、霸王项羽已成功突破成为仙帝了。至于霍去病、吕布、岳飞等人也是纷纷突破到仙皇级……”

    “牛啊!之前他们就能越级杀人,现在纷纷突破成仙皇、仙帝,这……我们还有活路么?”

    “早知道说什么也要争一个进入鸿蒙龙墓的名额……”

    “嘿嘿,阁下战着说话还真不腰痛!300万玄仙以上的强者进入鸿蒙龙墓,结果只有一千多人能出来。你以为凭你的修为与心神,能成为那一千多人中的一员?”

    “是啊,那鸿蒙龙墓就不是一般仙神能进入的。没有大气运、大机缘。大毅力以及心狠手辣,进入其中绝对是送命的料。”

    “是啊,这鸿蒙龙墓可是进入了三万多的帝级(准圣)强者,可最后才出来多少?一百个!”

    “啧啧,话说回来。听说这次在鸿蒙龙墓中真正拥有统治级表现力的是吕重呢。”

    “太恐怖了!据可靠消息。单是陨落在吕重手里的帝级强者就超过一千人。一千个帝级强者哪,太……太可怕了……”

    “是啊,据佛门高层透露。玄幽虫域的帝虫、天使族的帝级强者,以及无极魔圣一脉的魔帝们,几乎全被吕重清巢得一干二净。这……这吕重,真正的是凶威滔天。”

    “是啊,太强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修炼的,居然真的是遇强则强。而且我怀疑吕重只怕诸天万界之中,手中拥有帝级强者人命最多的一个变态……”

    ……

    明明鸿蒙龙墓之事,在仙界已过去几十年了。

    可到现在,似乎还是诸天万界最新鲜的一个消息。

    说起来,上界的人,拥有了太长的生命,却又缺乏一些娱乐,于是都盯着这些八卦消息排遣一下时间。

    而在仙幻星的一个豪华酒店。就在所有人都在交流仙界的一些八卦消息之际,酒店的大门突然走进来一批人。

    这一批人,男的帅气十足,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他的身边全是完美之极的超级女神。他处在一群女神之中,犹如群星拱月一般璀璨夺目。

    男子气宇轩昂,女神们个个气质、容貌都是绝佳。几乎都是亿万女仙中难得挑一的存在。

    可是,这一下子居然出现了十一位最顶级的女神。

    偏偏这十一位最顶级的女神,似乎与中间的那个男子俱都十分亲密。

    “我……我靠,这……这男子是谁?好……好大的排场……”

    “天啊,如此绝色女神,碰上一个都是天大的造化了。这……这小子居然收……收集了十一位……”

    “该死,好……好药材都被猪给拱了,十……十一个……真……真他娘的浪……浪费啊……”

    ……

    一时间,几乎酒店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这一男十一女的身上。

    无数人的眼光中都闪烁着强烈的嫉妒羡慕恨。

    更有甚者,好些人的双眼都腥红如血,目光中闪烁着浓浓的贪婪与火热。

    “哼!”

    就在此时,那被女神们围绕的男子突然冷哼一声,顿时,整个酒店内都在无形中升腾起了一股至强的寒意。似乎随着对方的这一声冷哼,四周的空气温度已瞬间下降了近万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赵长枪又动手了    孙国伟虽然和李东生是同一条阵线上的,但是毕竟人心隔肚皮,里外两不知,所以孙国伟的话留了三分。

    李东生也不是傻子,他马上明白了孙国伟的意思。孙国伟这是想在那些种兔身上下手!如果那些种兔出了问题,可就是赵长枪施政的重大过失,到时候,就算孙国伟不找赵长枪的麻烦,也会有其他人找赵长枪的麻烦!

    李东生不禁向孙国伟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高!孙市长实在是高啊!李东生受教了。”

    孙国伟微微一笑说道:“呵呵,要想帮助赵长枪引进一批好种兔,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孙市长,我表弟周家辉是平川县主抓农林牧的副县长,听说他过两天就要去岛国引进优良长毛兔种。他应该能帮的上赵县长。”李东生马上说道。

    “嗯,好,不错。周家辉我知道,他好像在平川县担任副县长有些年头了吧?兢兢业业的工作,平川县的发展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啊,也应该入常了。”孙国伟说道。

    “那我就先替我表弟谢谢孙市长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和他谈的。”李东生说道。

    两个人好像打哑谜一样说了半天,最后不禁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时的赵长枪绝没有想到,他虽然施展手段强行将上面拨下来的扶持款全部要到手中,却惹的孙国伟给他下了另一个大套!

    上午十一点,刘勋同志的追悼会正式开始,一切都按部就班,波澜不惊的结束了。

    追悼会结束后,赵长枪和宗伟阳没有留下来吃饭,而是在外面的路边小店中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和宗伟阳直接回到了平川县。赵长枪将宗伟阳送到平川县委县政府之后,便和秘书洪光武一起去了南宫镇。

    进入南宫镇之后,田间地头到处都是高耸的龙门架,和隆隆的机器声。这些都是打深井的钻机。南宫镇是平川县新型绿色农业的试点镇,但是由于南宫震地势平坦,不适合修建大型水库,所以要想保证试点农田的灌溉,必须要打大量的深井。

    按照平川县委县政府的要求,每十亩耕地必须有一口深井,保证灌溉之用。由于这里的土层比较厚实,而要求水井的直径又比较大,所以,南宫镇的水井施工采用的是泥浆护壁,旋钻成孔的打井工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钻孔完成后,依次下入直径一米半的水泥滑管,然后再用清水将水井洗干净,一口水井就算完成了。

    赵长枪在车里远远的看到一口井刚刚打完,钻井工人正在用吊车将钻机挪走,准备打下一口水井,于是便将车子停下,和秘书洪光武一起迈步走了过去。

    赵长枪走到刚刚完成的水井边,向下看了看,只见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水面,于是问旁边一个正在收拾工具的工人:“兄弟,这口井打了多深?”

    “六十米。”工人头也不抬的说道。这个工人是外地人,不是平川县的,所以根本不认识县长赵长枪。他还以为赵长枪是过路的行人感到好奇,过来随便看看的。这些天他们偶尔会遇到这样的人。

    “哦,六十米?不浅了。打出的水旺不旺?”赵长枪又问道。

    “还行,一次性浇两亩地应该没问题。”工人又说道。

    “那还不错,一次性能浇两亩地。十亩地轮流浇,五六天也就浇完了。”

    赵长枪说着话,看到旁边有测绳,便取过来,打算亲自测量一下水井的深度。这种测绳是专业的测井深工具,由细钢丝制成,细钢丝的一端拴着一个大铁蛋,作为线坠,钢丝绳上面有刻度,缠在一个钢筋制作的电动小卷扬机上。

    然而,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他刚刚取过测绳,还不等将测绳一端的线坠放入井口,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大喊声:“喂!你干什么呢!赶紧将测绳拿过来。”

    赵长枪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一个剃着光头,一脸白癜风的大汉正朝这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的。

    “我想测量一下这口井的深度。有问题吗?”赵长枪停下手中的动作,冲光头说道。

    赵长枪说话之间,光头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光头看了看赵长枪,不客气的说道:“你是谁?闲的没事回家搞老婆去,或者找个地方看蚂蚁上树也行。不要在这里瞎捣乱。”

    秘书洪光武听到光头说话不中听,于是马上说道:“你是谁?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不?”

    “我是谁?我是这几台钻机的老板!我管你们是谁,马上给我离开。这里可是施工重地,谢绝参观,不然出了意外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把测绳给我。”光头一边说一边去抢赵长枪手中的测绳。

    赵长枪哪能让他将测绳抢去,手腕一翻,光头就抢了个空。

    光头看到赵长枪竟然敢耍他,当时就急眼了,开口便骂道:“草,妈的,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敢找老子的麻烦,你也不到南宫镇上打听打听看看,南宫镇上的男女老少那个不知道我花豹子的大名?你如果再不将测绳给我,信不信老子削死你?”

    赵长枪听到这家伙自称花豹子,再看看他满脸的白癜风,心中不禁好笑,这个名字起的倒是贴切,白一块黑一块的的确像个花豹子。

    赵长枪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井到底有多深,水有多深,没考虑到水井有毛病,现在看到花豹子竟然死活不让他测量井深,不禁起了疑心:“难道这井有毛病?”

    赵长枪一看花豹子的架势就能猜到他的来历,这家伙以前肯定是南宫镇的二流子无赖,仗着坑蒙拐骗弄两个钱,然后买几台钻机,便成了老板包工程干。这种施工队一般根本没有从业资格,而且他们的工程质量也很难保证,一切以营利为目的。

    想到这些,赵长枪更要测量井深了。他一把便将测绳一端的线坠扔进了井口,随着辘轳的转动,测绳迅速的向井中延伸下去。

    花豹子看到赵长枪竟然不鸟他这一壶,于是骂道:“妈的,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竟然还有不怕死的鬼!看老子不削死你!”

    这家伙一边骂竟然一边抬脚就朝赵长枪的大腿外侧踹了过去。

    旁边洪光武看事不好,口中暴喝一声:“你给我住手!他是咱们县长赵长枪!”

    洪光武一边暴喝,一边飞身向前,一把抱住了花豹子,死命的将他向后拉去。

    洪光武只有二十七八岁,虽然没练过功夫,但是正直年富力强的年纪,在他的死命拉扯下,花豹子被他硬生生拉的倒退了三四步。花豹子踹向赵长枪的一脚踹空了。

    这下花豹子更愤怒了,他气急败坏的冲手下正在收拾工具的三四个工人吼道:“你们还都他妈发什么愣,给我打!弄死这两个混蛋直接塞井里!”

    “老大,他说他是县长赵长枪!”一个工人冲花豹子说道。

    “草!县长个屁,他要是县长,老子就是县长他爹。还他妈赵长枪,赵短炮还差不多!你们见过独自一人出来的县长?”

    花豹子一边咋呼,一边抬起胳膊肘子,猛然一拧身子凶狠的撞向身后洪光武的太阳穴。

    洪光武本能的向后一仰头,但是他毕竟不是个练家子,从小也没打过几回架,打架的经验少,所以躲的不太利落,太阳穴是躲开了,但是却让花豹子的胳膊肘猛然捣在了眼角的眉骨上。

    洪光武的眼角顿时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长流,将一只眼睛都糊住了!

    不过花豹子并没打算就此放过洪光武,他一招得手,猛然双手后探,就要抓住洪光武的头发,打算给他来个过肩摔。

    此时,花豹子手下的四个工人觉得老板的话有道理。别说县长下来视察工作,就是南宫镇的领导下来视察工作,都是哗啦啦一大群人,并且他们还能提前得到通知,县长下来视察能只有两个人?

    于是乎四个人全朝赵长枪扑了过去!

    赵长枪没想到这帮家伙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他看到洪光武已经吃了大亏,也顾不上自己的县长身份了,一把扔掉手中的小辘轳,然后一脚踹飞一个朝他扑过来工人,接着一个箭步便到了花豹子的面前,然后抬脚就朝他的小腹踹去!

    花豹子正后仰着身子去抓身后洪光武的头发,可是还没等他的手够得着洪光武的头发,肚子上便挨了赵长枪一脚!

    花豹子直感到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然后“哇”的一声将中午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

    “都他妈给老子出来!碰见捣乱的硬茬子了!给我出来弄死他们!”花豹子也够狠的,连挂在嘴角的脏东西都来不及擦一下,便朝不远处的一个军用帐篷吼道。

    其实不用他吼,此时已经有两个工人打扮的人从帐篷里冲了出来,每人手里还拎着一根两米多长的粗钢管。除了两名工人之外,还有一个穿黑西装的年轻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穿黑西装的年轻人和中年人看到赵长枪后,不禁神色一变,大声冲花豹子几人吼道:“住手!都给我住手!他是咱们县长赵长枪!”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