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逃!

    不少人果断逃跑!

    他们才不相信吕重区区十一人就能追杀得了他们所有的人。

    毕竟,修真者与黑魔界的魔头加起来都超过了三万人。

    一人带头,其他人也根本逃跑。

    就连玄真子也是仓皇而逃。

    “想逃?”敖夜冷声一笑,动念间,仙识疯狂扩散。一瞬间席卷方圆三个大型星型,“空间结界,封——”

    无形间,方圆几个星系内的空间都被敖夜以强大的空间力量封印。

    “嘻嘻,接下来看我的了!”颜妍嘻嘻一笑,“捆仙索——”

    一道黑影从她手上冲出,瞬间,就暴长了几千万长。

    这捆仙索正是颜妍在[鸿蒙龙墓兑换的一件先天灵宝。虽然品质偏低,但是,用来捆人还是非常有用的。再者,颜妍也非常喜欢。而最主要的是,捆仙索的炼化工作比较容易。以颜妍仙皇级的实力,只须不到十年的时间,就能完全炼化。

    在迅速变长的捆仙索在颜妍的控制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在无数人之中穿过。

    短短时间,无数修真者、修魔者如被窜连的粽子一般,绑在一起。

    “咦,居然只绑了一万人回来?”颜妍颇有些不满意这个结果,不由小嘴一嘟。

    小青却是一笑,剩下的交给我与素素姐。

    话音一落,小青直接抖出了一个类似捆仙索的东西。这是她用自己突破仙皇境界时的蛇皮炼化而成的青龙索,炼化成功之时就是极品仙器。再有庞大的功德之力灌入。这[青龙索]也是一个极品后天灵宝。

    青龙索如灵蛇般婉转。轻松自如地卷住了上万人拉了回来。

    “嘻嘻。直接不用那么麻烦——”白素素轻笑一声,朱唇轻启,“嗷——”

    一道神秘龙吟响起,瞬间向剩下的修真者、修魔者席卷而去。

    如果不是白素素有意识地控制了这道龙吟音波的威力,只怕剩下的一万多人全部会陨落在这一记龙啸音啸之下。

    “噗噗噗……”

    龙吟之音,准确无误地轰入每一个剩存者的意识海。瞬间,这些正在逃跑的人,一片片地软倒下来。意识也是陷入了虚无。

    几女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包括玄真子在内的所有修真者与魔头,敖夜转身看向了吕重,“夫君,这些人要怎么处决?”

    吕重沉吟了一下,道:“这些人的实力太低,对我们也没多大的用处。也罢,清除他们有关我们的记忆便放他们离开……”

    这么做,倒不是吕重变得仁慈了。

    对于吕重、敖夜、木苍穹等人来说,下界的修真者、修魔者也与蝼蚁没什么两样。

    以如今他们的实力,就算不清除这些人的记忆。也不害怕这些人的报复呢。

    “也行,反正这段时间我们在[鸿蒙龙墓]中也是杀戮太多。如今都懒得再开杀戒了……”许心妍也是点了点头,“清除这些人的记忆就不用劳烦夫君了。交给小青吧。想来她对这些非常感兴趣……”

    “嘻嘻,知我者心妍姐!”腾青(小青)顿时双眼一亮。

    在当年出演[白蛇传]之际,小青就喜欢与鬼魂打交道。而且,当时她的手里还有五只实力不弱的天鬼。对于灵魂类的秘术,小肝是颇为擅长的。要清除这些连金仙境界都不到的凡界修士的记忆,对她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接下来,腾青以绝强的实力,轻松清除了三万人意识海中有关吕重等人的事情。

    ……

    “咦,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奇怪,这片星域可是与黑魔界接壤,我们成群结队赶至这里难道是要与黑魔界开战吗?”

    “黑……黑魔界?天啊,快看,那边好多驾着蚀神魔雾的魔头……”

    “该死,怎么会有如此多的蚀神魔雾……”

    “不好,前面是黑魔界的大队人马。该死,黑魔界这是要入侵我们修真界了吗?示警!大家快给各大门派传讯示警——”

    ……

    “对面的居然是修真界的大军?嘎嘎……,小的们,等下大家有口福了……”

    “修真者?哈哈,这可是灵气充沛的超级食粮,好……好久没有享用这等高级的食粮了,杀——”

    “杀——”

    ……

    一时间,修真界与黑魔界的人,诡异地开始爆发大战。

    而这一切,已完全不关吕重等人任何事了。

    在地球安乐峰上,难得地休息了几个月。

    吕重等人一边游玩,一边消化着在[鸿蒙龙墓]中的战斗所得。

    原来,刚从[鸿蒙龙墓]中出来,大家还无法完全收敛自身的威势与煞气。

    可是短短的几个月,什么也没做。诸女已完完全全地消化了[鸿蒙龙墓]所有战斗知识。

    当这一切水到渠成般地完成。敖夜、木苍穹、冷眉三人最先迎来自己的仙帝劫。

    有了当年吕重在凡界渡灭世大天谴的前车之例,敖夜、木苍穹、冷眉三人,果断地在吕重的安排下,进入[大寂灭珠]内渡劫。

    敖夜渡的是[虚空无妄劫],做为九尾天狐血脉传承者,她的血脉天赋,让她直接出现真正的返祖现象。再加上购买的一些[九尾天狐]血脉丹,又修炼[阴阳和合大道],并与吕重适时阴阳双[修],这让敖夜的天赋远超[九尾天狐],其所渡的[虚空无妄劫],几乎就是空间系强者所渡最强的一个天劫。

    不过,这可是[大寂灭珠]内的世界,是受吕重控制的世界。而且吕重的[大道之眼]更拥有掌控天劫的无上威力。有吕重护法,敖夜成功渡过[虚空无妄劫],晋级下位仙帝。而自从晋级后,她体内的异位空间已成型为一个小型宇宙。通过与吕重共享,除了混沌灵宝以上空间法宝之外,她与吕重能相互无阻碍地出现在对方的身边。

    木苍穹渡的是[青木寂灭劫],身为逢春木。是生命之树!可生命的极致,也是死亡。

    逢春木,一生经达三个阶段。疯狂生长、岁月枯寂、生命逢春。

    其一生,最熟悉的就是生命、死亡两种大道。

    [青木寂灭劫],考验的正是枯与荣的力量。是生命大道与死亡大道的进一步考验。

    好在木苍穹生存的岁月够长,而且又在修炼的关键时候遇上吕重这样的贵人。更有顶级神水[天光圣水]滋润。这让她的基础打得极为牢固。更兼之,有多种顶级法宝相助。她也是轻松渡劫,成为下位仙帝(准圣)。

    冷眉天赋、悟性极佳,渡的是[玄天九阴无相劫]。承受的天雷最强的是心雷劫以及九阴玄寒劫。不过,其所掌控的[昊天钟]如晨钟暮鼓一般敲响,轻松地助她破除心雷魔劫,而且,昊天钟的强大防御能力,也直接把八成以上的九阴玄寒劫的玄阴寒气阻隔在外。

    这样一来,冷眉渡劫可比敖夜、木苍穹两女还要轻松。

    至于许心妍、颜妍、云水瑶、郑玲珑四女,虽然实力也进一步提升,并达到了仙皇巅峰,可是并没有感应到仙帝劫的到来,显然,她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破除瓶颈。

    白素贞、白素素、腾青(小青)三女已修炼到了仙皇后期,但是她们三女一没有修炼[阴阳和合大道],二没有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体内能量与境界是足了,但是其能量等级偏低,另外灵魂能量更是差了一大截,要想迎来[仙帝劫]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相比于没有进入[鸿蒙龙墓]之前,诸女都是强大了几十倍不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73117等兄弟的打赏,感谢红尘电风扇、不得了源、笑世间风云变幻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赵长枪讨债    李东生就怕赵长枪提起这个茬口,赵长枪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搞得他骚眉搭眼一脸尴尬。

    这家伙心中气的直咬牙,恨不能一脚将赵长枪踹趴下,却还得调动脸上的每一块肌肉,努力拼凑出一个笑脸,装傻卖愣的说道:“啊!平川县又多了一千万?赵县长真是神通广大,手眼通天啊!愚兄佩服,佩服,恭喜,恭喜。”

    “哈哈,李书记就不用和我客气了。我就是想问问,我们那一千万什么时候到账啊?”赵长枪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赵县长真会开玩笑,你们的钱什么时候到账,怎么能来问我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一边说,一边左顾右盼,看到一个人走进来,连忙撇下赵长枪,起身冲那人走去,嘴里还热情的和那人打招呼:“哎呀,王县长,你怎么才来。”

    王县长正是前天在榆林市政府接待室,和李东生聊天的那个足球脸。

    赵长枪看到李东生想溜,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笑眯眯的说道:“李书记哪里去?我们之间的账还没好好算算呢?你欠我们的一千万什么时候给?”

    李东生暗中使了使劲,想将手从赵长枪手中抽出来,结果他发现赵长枪的手就好像铁钳一样,他的手在赵长枪手中连动一下都不能。

    李东生只好苦笑着说道:“赵县长,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不明白啊?我什么时候欠你一千万啊?”

    “咦?李书记,你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你不会这么健忘吧?你可是万达县的书记啊!党政一把抓,责任重大啊!你这么健忘可不行啊!你这是有病啊!有病得去治啊!幸好我这里有合同。”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将随身携带的合同拿出来,放到李东生面前晃了晃,说道:“你看,白纸黑字,这上面可是有你的亲笔签字!这下你可不能赖账了吧?”

    李东生心中这个气啊,心说:“你个混蛋赵长枪,还真打算和我要一千万啊?竟然连合同还随身携带,这东西能有法律效力吗?”

    这家伙可不知道,赵长枪为了给他点颜色看看,今天专门把合同带上了。

    榆林市第一殡仪馆的接待室可是大接待室,比榆林市政府的接待室大了好几倍,此时里面已经聚集了好几十人,大家全都将目光投向了赵长枪和李东生。[txt全集下载]

    许多不知道赵长枪和李东生之间赌赛的人,不禁都到处小声打听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场知道赵长枪和李东生打赌之事的也有好几个。于是大家你传我,我传你,很快便都知道赵长枪和李东生打赌的事情。

    当大家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心中偷笑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有之,当然也有人认为赵长枪的做法有些欠妥当。毕竟他和李东生之间的打赌虽然签订了合同,但还是玩笑的成分居多。

    一千万啊!百元大钞能垒成一座小山了,岂能说打赌就打赌?

    当然,更多的人看到赵长枪恶搞李东生,还是心中暗爽。万达县平白无故的得到一千万的扶持款,看着眼红的县长书记多的是呢!本来他们听说这笔钱竟然被榆林市重新收上去之后,心中就暗爽,现在看到李东生吃瘪的样子就更爽了。

    这些人在心中暗爽的同时,也对赵长枪进行了再认识,心中暗暗的提醒自己,以后还是少惹平川县的这位牛逼县长为妙!

    丫挺的,被榆林市截留下来,已经下拨到各单位的钱,竟然愣是被这家伙重新要回去了!新市长孙国伟愣是在这家伙手里吃了瘪!这得多大的能量才能干成这事?

    李东生看到满房间的人都将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不禁脸红脖子粗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今天这个人算是丢大发了!

    丢人归丢人,他还不敢和赵长枪发火,还得和赵长枪好好说话。他怕把赵长枪搞毛了,他如果到法院起诉自己,无论赵长枪是胜诉还是败诉,自己都会成为华国官场最大的笑话!

    “赵县长,你放手啊!你放手听我给你说啊,我又不是土行孙,难道还会土遁了不成?”李东生哭丧着脸对赵长枪说道。

    “呵呵,说实话,我还真怕你跑了。说吧,那一千万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们平川县?我可告诉你,我们平川县现在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正等米下锅呢!你可别耽误平川县的老百姓吃饭!如果因为你的钱不到位,影响了我们平川县的老百姓发家致富,到时候,我可是会领着平川县的老百姓去堵你的县政府!”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松了手。

    李东生被赵长枪气的吐血,按照赵长枪这说法,自己如果不马上将一千万给平川县,自己就成了平川县的千古罪人了!

    李东生活动了一下被赵长枪抓的生疼的手腕子,然后干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赵县长,你听我说,我们那天不是开玩笑嘛!你怎么还当真了?你看我这小身板,就算你把我敲碎了,我也不值一千万嘛!”

    “得,李书记,你少跟我来这套。你值多少钱,不管我的事儿,我也不管你从哪里弄钱,我只要我的钱!那天你可是亲口给我说的,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很多人都听到了。而且有没事随便和别人签合同玩儿的吗?”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赵县长,要不这样吧?今天是我们送别刘勋市长的日子,我们就不谈这事了好不?改天,改天我们两个好好谈谈这事怎么样?”李东生使出一招“拖”字诀。

    “嘿嘿,李大书记,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不如这样吧。你不想还我钱也行,只要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学三声狗叫,我立刻便将这一纸协议还给你,怎么样?”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这话本来是想和李东生开个玩笑,给他点颜色,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就算完事了。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李东生竟然毫不犹豫的“旺旺旺”叫了三声,然后一把将赵长枪手中的协议抢了过去,说道:“这下行了吧?”

    李东生说完话,耷拉着脸直接离开了接待室。

    这家伙这一手倒是将赵长枪弄得一愣神,他可没想到李东生竟然真能拉下脸在众人面前学狗叫!别说他是一个正处级干部,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让他在众人面前学狗叫,他也会感到很难堪的。

    接待室中所有人全都面面相觑,显然他们也被李东生的决定给雷到了。

    “草,这家伙够狠的啊!是个人物,哥以后得小心点他。”赵长枪心中不禁想道。

    赵长枪心中很清楚,李东生完全可以不用学狗叫,也完全不用真的给自己一千万。因为真较起真来,这种打赌协议判断是否有法律效力是很麻烦的,尤其他们两人的身份还比较特殊。如果赵长枪真的要和李东生对簿公堂,恐怕丢人的可不仅仅是李东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张可能没有法律效力的合同,李东生竟然愿意当众学三声狗叫,也不愿意违约!

    实际上,李东生的这三声狗叫,不但挽回了之前他在众人心中被嘲笑的局面,而且让人对他刮目相看!这一点,从他离开后,众人没有一个人嘲笑他,反而都一脸郑重就可以看出来。

    “唉!你又得罪了一个人。”宗伟阳轻轻地叹了口气,对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的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注定会成为你的对手,而不是朋友。”

    再说李东生。这家伙离开接待室之后,气的呼呼直喘,胸膛不断地起伏着,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胸中的怒火平息。

    李东生直接拨通了孙国伟的电话,说有重要事情要向他当面汇报。孙国伟告诉李东生,他正在殡仪馆的贵宾接待室,并且让李东生过去见他。

    李东生见到孙国伟之后,将刚才他和赵长枪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孙市长,赵长枪这是丝毫没把您放在眼中啊!他这么一闹,整个榆林市都没有人不知道您将截留下来的钱又被迫还给平川县了。他还说刘勋市长如果还活着,他们平川县的扶持款就不会被截留了。他这不是公然表示对您不满嘛!孙市长,赵长枪这个家伙太嚣张了,我们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

    孙国伟面色阴沉的冷笑两声说道:“呵呵,李东生同志,你对赵长枪太敏感了吧?虽然赵长枪身上有许多毛病,但是赵长枪这个人总体还是不错的嘛!我做决定截留了他们的扶持款,确实是我的不对。我必须得做检讨。”

    李东生听到孙国伟竟然这样说,心中不禁一愣,暗中想道:“孙市长这次是不是被赵长枪搞怕了?怎么替他说起话来了?”

    不过等李东生将孙国伟的话听完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听孙国伟接着说道:“不过赵长枪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如此锋芒毕露,很容易犯错误啊。听说平川县就要去岛国引进优质长毛兔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啊!如果一旦出了什么岔子,老百姓的经济损失谁来负担?”

    李东生眼前一亮,瞬间明白了孙国伟的意思。孙国伟这是要对赵长枪下狠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