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道为何?

    原来那黑明天魔的确是让手下无数魔头布下了一个[万魔噬神大阵]拦在了另一边。@

    可是做为最高统率的黑明天魔,居然没有坐镇在阵中主持大阵,相反,却是直接化为一道魔光,疯狂施展星空大挪移之术,向黑魔界逃去。

    显然,这家伙不是要用[万魔噬神大阵]来围截吕重等人,而是为了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

    “啧啧,这个八劫散魔倒是一个鬼门精。居然能感应危险。而且还能算计别人为他卖命,为他逃跑争取时间……”敖夜看着这一幕,不由啧啧称奇。

    冷眉、云水瑶两个性格偏静的女子,也不禁双眼大睁,眼神中多了一丝讶然。

    显然,她们两人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极为粗鄙的散魔,心中居然也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呵呵,还真的是看走眼了。”郑玲珑微微失笑,双眼闪过一丝热切,“这个魔头有意思,就是运气不太好。嘿嘿……”

    狡黠一笑,郑玲珑看向小青,道:“青丫头,这个八劫散魔交给我了,其他的,你去对付……”

    话还没有落音,郑玲珑的身形凭空消失,直接无视前方的[万魔噬神大阵],诡异地破开空间,出现在黑明天魔逃跑的线路之前。

    以如今郑玲珑仙皇级的实力与眼界,能轻易地看出[万魔噬神大阵]的阵中盲点。

    她又不需要破阵,只须像阵中主持之人一般,掌握了阵法秘密。就能轻松在阵中移动自如。

    “咝……”

    发现自己的[万魔噬神阵]。居然被对方视如无物。甚至对方随便一个女子,都能轻松穿过大阵,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身前,这让黑明天魔更是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这些人果然都是大变态!”黑明天魔即为自己的眼光精准而满意,却也为自己接下来要遇到的局面而苦恼。

    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完美到了极点的女子,黑明天魔心中非但没有升腾起丝毫的**,相反,有如坠入亿万载的冰窟。全身发寒。

    黑明天魔满是卑微地躬身行礼,颤悠悠地说道:“前……前辈,小……小魔并……并无心与……与您等为敌。所以才一见之下就逃跑。您……您看小的还没有对诸位有任何伤害的情况下,还……还请放过小魔一马,如何?”

    “啧啧,倒会撇开自己!”郑玲珑抱着双手啧啧出声地打量着黑明天魔,突然再次出声:“你先前不是说过不擒下我等,让我等成为你的性[奴],便拿自己的头颅送我们当夜壶么?现在你没有擒下我们,又没有摘下自己的头颅。就想这么走了?”

    嘎……

    黑明天魔顿时张大了嘴,欲辨无言。

    这会儿他简直恨不得当时就用凡人的针线封了自己的嘴。

    “该死。我当时怎么会那么嘴贱?”黑明天魔顿时欲哭无泪,连忙解释:“仙……仙子,我……我当……当时并无他意,只……只是我的口头禅罢了……”

    郑玲珑的目光顿时变冷,“我不管当时是不是你的口头禅,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就得乖乖把你的头颅给我摘下来。如果你不摘,那么,本仙子就亲自出手——”

    “啊……”黑明天魔骇然地看着郑玲珑,心中一片冰寒。

    哪里愿意把自己的头颅给摘下来?

    兔子被逼急了,还敢蹬鹰呢。

    狗急了,跳墙也是本能反应!

    既然对方不给他活路,那么,黑明天魔也只得拼命。

    要知道,黑明天魔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魔道巨擎,不但凶残,而且狡猾。

    既然装孙子无法逃跑,那么,他性子中固有的凶残,也在第一时间被激发出来。

    没有任何犹豫,一个一次性的毁灭性上品魔宝,直接被启动,猛地扔向郑玲珑。而他自己更是头也不回,强行施展[血遁**],一瞬间把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七八倍。狂飙着向黑魔界的空间壁垒冲去。

    “果然有点小聪明——”郑玲珑眉头一皱,没有何何躲闪,伸手纤纤玉手微微一挥,一个至强的能量罩,强行包裹住了这个一次性毁灭魔宝。

    接着,郑玲珑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衣袖一挥,这个被能量罩包裹的一次性毁灭魔宝,神奇地消失。

    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已诡异地拦在了黑明天魔的面前。

    顿时,黑明天魔脸色大变,刚准备再次加速,越过这个毁灭性魔宝的时候。

    “给我爆——”

    随着一声清冷的女声响起,那个包裹住一次性毁灭魔宝的能量罩,猛地爆炸。

    “轰……”

    一次性毁灭魔宝,本就快达到爆炸的边缘。

    随着包裹它的能量罩的爆炸,它也被强行引爆。

    这1+1的爆炸,可不就=2。

    这次爆炸,几乎把一次性毁灭性魔宝的威力提升了十倍不止。

    “啊……”

    黑明天魔惨叫一声,整个身体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

    一时间,魔血四溅,魔气更是四向传播。

    让郑玲珑惊奇地是,在这等加了大料的魔宝的爆炸之下,那个黑明天魔居然还没有彻底死亡。

    这家伙头脑被炸得血肉模糊,肩部以下的身子全部没有了。甚至半边脸都被炸掉。脑袋上更有数不清的伤痕。

    不过,这会儿却有大量的魔气在包裹着他的脑袋,甚至这些魔气还有疗伤的效果,而且非常不错。

    “咦,这家伙居然已勉强摸到了不死大道的门槛。不错,不错!”郑玲珑惊咦了一声,接着冷笑了一下,“别说你还没有成功凝聚不死大道道纹,就算你拥有不死大道道纹,今天,你也死定了!”

    “玄阴天冰剑,斩——”

    郑玲珑陡然冷喝一声,玉手临空虚斩,一道冰晶剑气,陡然产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在黑明天魔的头颅之上。

    “噗……”

    冰晶剑气直接切入对方的大脑。瞬间把黑明天魔的脑袋冰冻成渣。

    面对这等至阴至寒的冰晶剑气,黑明天魔身上孱弱的不死之力,根本就不足以自救。瞬间被打散。

    “啪……”

    接着,黑明天魔的整个脑袋也有如西瓜摔地一般爆开。甚至他体内的魔婴,都没有机会破体而出,就被直接给冰冻成粉尘。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闪电秒杀了黑明天魔!

    这种手段,让所有魔头恐惧到了极点。

    同样,感应到这一幕的玄真子,全身不由一软,整个人居然直接哆嗦着缩成了一团:“饶……饶命……上仙请饶命……”

    最强的黑明天魔直接被秒杀了,而现在,连实力仅比黑明天魔弱上一线的八劫巅峰散仙玄真子似乎都跪地求饶,这让四周的所有修真者、修魔者都恐惧到了极点。

    望向吕重、郑玲珑、腾青等人的目光,也是多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完了!真的完了!没想到我们这次彻底地踢到铁板了!”

    “是啊!本来以为可以抢夺一些顶级的法宝、功法、药材。却没想到这些人都是真正的超级凶人。居然连八劫巅峰散魔黑明都在她们手里不堪一击……”

    “更恐怖的是,她们似乎根本就不受阵法的限制。能一眼看破万魔噬神大阵的虚实与底细。这样一来,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与他们战斗的底牌……”

    “能从那个地方出来,这些人也绝对不是什么善人。这下子麻烦大了……”

    “要不,我们跑吧。这么多人,分成无数方向,他们要追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

    无数修真者、修魔者都在暗地里传音议论,或是商量对策。

    这一刻,他们真正地动容了。

    也准备为自己的小命而作出选择。

    逃?

    宁或不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终身大事    正月十一这天,天气很好,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虽然田野间依然是一片灰败的景象,但是空气中却已经夹杂着丝丝暖意,想必离草木萌发的真正春天已经不远了。

    一辆越野悍马奔驰在从平川县赶往榆林市的高速路上。车里坐着的正是宗伟阳和赵长枪。两位还是老习惯,赵长枪开车,宗伟阳坐车。

    今天是原榆林市长刘勋出殡的日子,两人要去参加他的追悼会。

    宗伟阳看看高速路护栏外面干旱的土地,不禁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眼看时令就要雨水了,可是天还是没有要下雨的样子啊。去年整个冬天就没下过一场大雪,干了一个冬季,如果天再不下雨,恐怕农民的地都耕不起来啊!如果那样,你的绿色农业计划恐怕就要搁浅了。”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我们做不了老天爷的主,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的自己的主嘛!要想搞优质绿色农业,水源必须供上!县政府已经发下文件,要求新型绿色农业试点镇南宫镇,趁着还没有开始农耕的这段时间,大力打井。要保证平均每十亩耕地上都有一眼深井。打井的费用,县里扶持百分之八十,农民自身承担百分之二十。现在扶持款已经划拨下去,应该已经已经见到成效了。”

    “你有没有亲自下去看看?”宗伟阳忽然问道。

    “暂时还没有。资金是从南宫镇财政直接支付给工程承包方,将各村委会摒除在外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赵长枪说道。

    去年的时候,平川县纪委派出的调查小组,可是将平川县的每一个乡镇都跑了一遍。将所有镇一级干部都梳理了一遍。一些有问题的干部都已经被清理,剩下来的这些人,赵长枪还是比较信任的。

    “呵呵,你是从农村上来的,应该清楚某些村干部的能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宗伟阳说道。

    “宗书记,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难道他们在打井的时候,有猫腻?”赵长枪疑惑的问道。

    “没有。我啥都没听到。我只是感到这么大笔的资金,我们一定要加强监督啊。如果我们拿了钱,却干不了事,恐怕到时候我们两个就要吃挂落啊!”宗伟阳笑着说道。小说/

    赵长枪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明白了,宗书记。等回来后,我立刻亲自去南宫镇看看。如果发现问题,我会现场处理的。”

    赵长枪说完后,忽然想起了昨天下午宗伟阳提前下班的事情,于是问道:“宗书记,昨天下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什么事情?竟然需要提前离开?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哦,没,没什么大事,就是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宗伟阳有些尴尬的说道。直到现在,他想起昨天下午自己去超市眼巴巴的等着那个女人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有些难堪。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出的事情。

    虽然宗伟阳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但还是被赵长枪通过后视镜看到了。

    赵长枪心中不禁一阵狐疑:“我靠,老宗同志不会真的已经有意中人了吧?不行,这事我得弄明白,如果这老家伙真的已经有了,那我就不能自作多情,撮合他和晓梅嫂子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一脸郑重的说道:“宗书记,我问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然后果会非常严重。”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板着面孔,一脸严肃,心中不禁一阵犯嘀咕,以为赵长枪从哪里听到对自己不利的内部消息了,于是略带紧张的问道:“你别吓我啊,到底什么问题,你快说。”

    “你最近是不是找女朋友了?”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

    宗伟阳没想到赵长枪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问出了一句这样无厘头的话,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听谁胡扯的?我都四十多的人了,还找什么女朋友?你以为我是你啊,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去去去,好好开你的车吧,前面就要下高速了,你可别满脑袋乱圈圈,到时候跑过了,高速路不让调头,等到下个出口再圈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不是,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啊。这件事很重要!终身大事,终身大事,还有比终身大事更重要的事情吗?”赵长枪说道。

    “得了,得了。我服了你了。咦?我就纳了闷了,这是我自己的个人问题,关你什么事情?你这个县长不会闲到连这种事情都管吧?”宗伟阳没好气的说道。一说到这事,他就想起前天下午在家乐福邂逅的那个极品女人。

    宗伟阳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能娶一个那样的女人做老婆,就算少活二十年也值了!可惜的是,现在他别说娶人家当老婆,就连还能不能再见人家一面都不知道噶!

    “咦?我说宗大书记,你这话说的可够难听的啊!啥叫不关我的事?你忘了我对你说过的,我这次可是给你带回来一个大美女。正打算瞅个机会,让你们见个面呢。如果你现在已经有了,那还让你们见个屁的面?”赵长枪说道。

    “得得得,你就别说了,有美女你就自己留着吧。我这里就不需要了。”宗伟阳说道。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顾晓梅的身影,别说赵长枪口中的人间美女,就算是九天仙女来了,估计也提不起他的兴趣。

    “这么说你是真的有了?”赵长枪不死心的问道。

    “你说有了,那就有了吧。”宗伟阳有些受不了赵长枪了。心中还嘀咕呢:“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儿女情长了?”

    “哎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赵长枪满心遗憾的说道。他本来以为晓梅嫂子和宗伟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没想到不是这么回事。既然如此,这事情也不用和晓梅嫂子说了。自己回来之后,就征询一下她的意见,问问她愿不愿意在龙辉集团干一段时间,如果愿意,就干一段时间,也算散散心。如果她不愿意在龙辉集团干,还愿意回赵庄工艺品厂,那就让她回去吧。反正她的病已经让人比较放心了。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赶路,上午九点的时候,他们便赶到了榆林市第一殡仪馆。刘勋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两人到来后,有专人指挥他们停好车子,然后领着两人去司书处登记。司书处就在灵堂旁边,那里有人专门给来客登记姓名,誊录礼单。

    宗伟阳先是以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名义给了一百元,然后又和赵长枪以个人名义每人给了二百元。

    在工作人员做记录的时候,赵长枪搭眼看了一下工作人员已经誊录下的礼单。赵长枪惊讶的看到丧礼金的数额都不多,少的五十元,多的也不过三五百。赵长枪不禁暗中点了点头。党这些年的廉政建设还是非常有成效的。如果放到以前,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每个人的礼金都不下伍佰元!

    两人交了礼金后,执事人员交给他们每人一块折叠成三角形的白布,然后帮着他们插在后脖颈处。接着旁边的音响中响起哀乐声,两人分别进入灵堂拜祭亡人,给亡人上香。

    拜祭形式非常的简单,点香,作三个揖,上香,仪式就算完成了。

    上香完毕后,一般的客人便被执事人员直接带到殡仪馆的大礼堂,等待追悼会的开始。但是正处级以上的干部则被领到殡仪馆的接待室,在那里边休息边等待追悼会开始。

    赵长枪眼睛好使,他刚走进接待室,一眼就看到了正低头耷拉脑坐在一个角落的万达县委书记李东生。

    赵长枪迈步径直便走向李东生,在他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呀,这不是万达县李书记嘛!怎么看上去一脸灰败,没什么精神头呢?这可不是李书记的传统样子啊。难道李书记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赵长枪刚刚进门,李东生就发现他了,为了不引起赵长枪的注意,这家伙故意使劲低了一下脑袋,没想到赵长枪的眼睛竟然这么毒,一眼就发现了他。

    李东生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心中暗骂:“你个***赵长枪,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今天给你一千万,说好了这一千万随便你处置,结果回头后天就强令你将钱再交上去,你能高兴的起来?”

    李东生心中是这样想,嘴上却陪着笑,尴尬的说道:“哦,是赵县长来了。啊,你说我为什么这么不高兴?今天是送老领导刘勋同志离开的日子,我能高兴的起来嘛!”

    “哦,原来李书记是因为这事不开心啊。理解,理解,人之常情嘛。刘勋市长有水平有能力,人品也好,却不料英年早逝,想必在坐的各位没有不为他惋惜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刘勋市长忽然出事,恐怕也不会出现我们平川县扶持款被截留的事情。呵呵,不过现在看来,我们平川县的扶植款被截留,不但不是坏事,而且还是好事。我们的钱不但一分不少的又到了我们平川县的账户上,而且我们还多了一千万啊!你说是不是,李书记?”

    赵长枪这是摆明了和人家要债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