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正月十一这天,天气很好,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虽然田野间依然是一片灰败的景象,但是空气中却已经夹杂着丝丝暖意,想必离草木萌发的真正春天已经不远了。

    一辆越野悍马奔驰在从平川县赶往榆林市的高速路上。车里坐着的正是宗伟阳和赵长枪。两位还是老习惯,赵长枪开车,宗伟阳坐车。

    今天是原榆林市长刘勋出殡的日子,两人要去参加他的追悼会。

    宗伟阳看看高速路护栏外面干旱的土地,不禁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眼看时令就要雨水了,可是天还是没有要下雨的样子啊。去年整个冬天就没下过一场大雪,干了一个冬季,如果天再不下雨,恐怕农民的地都耕不起来啊!如果那样,你的绿色农业计划恐怕就要搁浅了。”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我们做不了老天爷的主,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的自己的主嘛!要想搞优质绿色农业,水源必须供上!县政府已经发下文件,要求新型绿色农业试点镇南宫镇,趁着还没有开始农耕的这段时间,大力打井。要保证平均每十亩耕地上都有一眼深井。打井的费用,县里扶持百分之八十,农民自身承担百分之二十。现在扶持款已经划拨下去,应该已经已经见到成效了。”

    “你有没有亲自下去看看?”宗伟阳忽然问道。

    “暂时还没有。资金是从南宫镇财政直接支付给工程承包方,将各村委会摒除在外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赵长枪说道。

    去年的时候,平川县纪委派出的调查小组,可是将平川县的每一个乡镇都跑了一遍。将所有镇一级干部都梳理了一遍。一些有问题的干部都已经被清理,剩下来的这些人,赵长枪还是比较信任的。

    “呵呵,你是从农村上来的,应该清楚某些村干部的能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宗伟阳说道。

    “宗书记,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难道他们在打井的时候,有猫腻?”赵长枪疑惑的问道。

    “没有。我啥都没听到。我只是感到这么大笔的资金,我们一定要加强监督啊。如果我们拿了钱,却干不了事,恐怕到时候我们两个就要吃挂落啊!”宗伟阳笑着说道。小说/

    赵长枪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明白了,宗书记。等回来后,我立刻亲自去南宫镇看看。如果发现问题,我会现场处理的。”

    赵长枪说完后,忽然想起了昨天下午宗伟阳提前下班的事情,于是问道:“宗书记,昨天下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什么事情?竟然需要提前离开?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哦,没,没什么大事,就是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宗伟阳有些尴尬的说道。直到现在,他想起昨天下午自己去超市眼巴巴的等着那个女人的事情,他就忍不住有些难堪。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出的事情。

    虽然宗伟阳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但还是被赵长枪通过后视镜看到了。

    赵长枪心中不禁一阵狐疑:“我靠,老宗同志不会真的已经有意中人了吧?不行,这事我得弄明白,如果这老家伙真的已经有了,那我就不能自作多情,撮合他和晓梅嫂子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一脸郑重的说道:“宗书记,我问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然后果会非常严重。”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板着面孔,一脸严肃,心中不禁一阵犯嘀咕,以为赵长枪从哪里听到对自己不利的内部消息了,于是略带紧张的问道:“你别吓我啊,到底什么问题,你快说。”

    “你最近是不是找女朋友了?”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

    宗伟阳没想到赵长枪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问出了一句这样无厘头的话,于是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听谁胡扯的?我都四十多的人了,还找什么女朋友?你以为我是你啊,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去去去,好好开你的车吧,前面就要下高速了,你可别满脑袋乱圈圈,到时候跑过了,高速路不让调头,等到下个出口再圈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不是,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啊。这件事很重要!终身大事,终身大事,还有比终身大事更重要的事情吗?”赵长枪说道。

    “得了,得了。我服了你了。咦?我就纳了闷了,这是我自己的个人问题,关你什么事情?你这个县长不会闲到连这种事情都管吧?”宗伟阳没好气的说道。一说到这事,他就想起前天下午在家乐福邂逅的那个极品女人。

    宗伟阳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能娶一个那样的女人做老婆,就算少活二十年也值了!可惜的是,现在他别说娶人家当老婆,就连还能不能再见人家一面都不知道噶!

    “咦?我说宗大书记,你这话说的可够难听的啊!啥叫不关我的事?你忘了我对你说过的,我这次可是给你带回来一个大美女。正打算瞅个机会,让你们见个面呢。如果你现在已经有了,那还让你们见个屁的面?”赵长枪说道。

    “得得得,你就别说了,有美女你就自己留着吧。我这里就不需要了。”宗伟阳说道。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顾晓梅的身影,别说赵长枪口中的人间美女,就算是九天仙女来了,估计也提不起他的兴趣。

    “这么说你是真的有了?”赵长枪不死心的问道。

    “你说有了,那就有了吧。”宗伟阳有些受不了赵长枪了。心中还嘀咕呢:“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儿女情长了?”

    “哎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赵长枪满心遗憾的说道。他本来以为晓梅嫂子和宗伟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没想到不是这么回事。既然如此,这事情也不用和晓梅嫂子说了。自己回来之后,就征询一下她的意见,问问她愿不愿意在龙辉集团干一段时间,如果愿意,就干一段时间,也算散散心。如果她不愿意在龙辉集团干,还愿意回赵庄工艺品厂,那就让她回去吧。反正她的病已经让人比较放心了。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赶路,上午九点的时候,他们便赶到了榆林市第一殡仪馆。刘勋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两人到来后,有专人指挥他们停好车子,然后领着两人去司书处登记。司书处就在灵堂旁边,那里有人专门给来客登记姓名,誊录礼单。

    宗伟阳先是以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名义给了一百元,然后又和赵长枪以个人名义每人给了二百元。

    在工作人员做记录的时候,赵长枪搭眼看了一下工作人员已经誊录下的礼单。赵长枪惊讶的看到丧礼金的数额都不多,少的五十元,多的也不过三五百。赵长枪不禁暗中点了点头。党这些年的廉政建设还是非常有成效的。如果放到以前,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每个人的礼金都不下伍佰元!

    两人交了礼金后,执事人员交给他们每人一块折叠成三角形的白布,然后帮着他们插在后脖颈处。接着旁边的音响中响起哀乐声,两人分别进入灵堂拜祭亡人,给亡人上香。

    拜祭形式非常的简单,点香,作三个揖,上香,仪式就算完成了。

    上香完毕后,一般的客人便被执事人员直接带到殡仪馆的大礼堂,等待追悼会的开始。但是正处级以上的干部则被领到殡仪馆的接待室,在那里边休息边等待追悼会开始。

    赵长枪眼睛好使,他刚走进接待室,一眼就看到了正低头耷拉脑坐在一个角落的万达县委书记李东生。

    赵长枪迈步径直便走向李东生,在他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呀,这不是万达县李书记嘛!怎么看上去一脸灰败,没什么精神头呢?这可不是李书记的传统样子啊。难道李书记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赵长枪刚刚进门,李东生就发现他了,为了不引起赵长枪的注意,这家伙故意使劲低了一下脑袋,没想到赵长枪的眼睛竟然这么毒,一眼就发现了他。

    李东生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心中暗骂:“你个***赵长枪,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今天给你一千万,说好了这一千万随便你处置,结果回头后天就强令你将钱再交上去,你能高兴的起来?”

    李东生心中是这样想,嘴上却陪着笑,尴尬的说道:“哦,是赵县长来了。啊,你说我为什么这么不高兴?今天是送老领导刘勋同志离开的日子,我能高兴的起来嘛!”

    “哦,原来李书记是因为这事不开心啊。理解,理解,人之常情嘛。刘勋市长有水平有能力,人品也好,却不料英年早逝,想必在坐的各位没有不为他惋惜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刘勋市长忽然出事,恐怕也不会出现我们平川县扶持款被截留的事情。呵呵,不过现在看来,我们平川县的扶植款被截留,不但不是坏事,而且还是好事。我们的钱不但一分不少的又到了我们平川县的账户上,而且我们还多了一千万啊!你说是不是,李书记?”

    赵长枪这是摆明了和人家要债了。

第一四五七章 孤星    得到了天行宫愿意接‘买卖’的苗毅的确要做准备,他要血洗妖、魔、鬼、仙、佛这五道在天街的商铺总不能把自己的妻妾也给一起赶尽杀绝了,肯定要另做安排。先联系天行宫是因为不知道天行宫会不会接单,确定接单后才好安排后面的事,这是前提。

    不过他这次不准备知会云知秋,不是不信任云知秋,相反,云知秋绝对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只是不想让云知秋先知道消息左右为难而已,毕竟这次动手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误伤的情况,他知道云傲天并没有把所有子女全部带入炼狱之地,还有些滞留在了外面,那都是云知秋的长辈。

    如果让云知秋知道了,云知秋如果不阻止的话,那云知秋成了什么?首先一个不孝的帽子就甩不掉了。

    尽管知道杀了云知秋的家人,会让云知秋伤心,可苗毅这次还是决定这么做,他知道现在不给六道一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必须要给他们敲响警钟。

    虽然会让云知秋伤心,可他和云知秋这么多年的结发之情,彼此都很了解对方,云知秋对自己纯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似严格其实对他很宽容,那份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相信云知秋最终会原谅他。

    也正因为如此,摸出了星铃要联系云知秋时,苗毅又犹豫了。

    缓缓踱步走出了藏身的洞外,看着在湖水中嬉戏的黑炭,静默了良久,最终慢慢闭上了双眼,轻叹了一声。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渐渐变成了这样,竟然会对自己的亲戚下毒手,放早先的话自己肯定不会这样做,难道自己有一天也要变成穆凡君他们那样,为了利益而绝情绝义?甚至要利用云知秋对自己的爱而对云家人痛下杀手?

    想到云知秋事后黯然神伤的样子,想到自己当年在流云沙海对云知秋的美好承诺哄得她万分开心的小女儿模样,苗毅不禁苦笑。摇了摇头,终究还是不忍在云知秋心口上下刀子,又改变了决定。

    背在身后的星铃拿了出来,施法摇动。联系上了云知秋。

    云知秋来讯便打趣:牛二,还在生气呢?

    苗毅:秋姐儿,那一百万支破法弓给他们吧,每家各给十五万支,留十万支在我们自己手上备用。

    云知秋显然很惊讶:为什么?这次不给他们点教训的话。岂不是要把我们当软柿子捏?

    苗毅:这样也给不了他们什么教训,他们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你爷爷他们你还不了解吗?只要有需要,杀我这个孙女婿怕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哪一个是善茬?教训的事以后再说,这次按我说的办吧。

    同床共枕多年,云知秋立马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自己这夫君也不是什么善茬,再好说话也没这么好说话,连她应付起来往往都要软硬兼施。不然降不住,遂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苗毅:的确有点事,东西虽然可以给他们,不过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我有话说。

    云知秋:你说,妾身乖乖听着就是了。不过我事先声明,你若是又想搞什么新花样可别找我,找千儿、雪儿去。

    苗毅愣了下,一开始没听懂什么意思,听到后面冒出了千儿、雪儿顿时明白了云知秋在暗指什么事。

    死女人!苗毅翻了个白眼。摆明了在诱惑他,差点被弄得想入非非,可谓好气又好笑,不过他更知道云知秋是怕他还在生气。在变着花样开解他。

    苗毅:等我回去了再收拾你!别岔开话题,你给我听着,回头你带着你身边的老人,再招呼上你那些云家的长辈,还有姬美丽她们姐妹几个,月瑶也给我叫上。一起到无相星去。

    云知秋:什么事还要让我们跑无相星去?再说了,你那妹妹未必会听我的。

    苗毅:那你就联系穆凡君,让穆凡君施压,告诉她,想得到那批破法弓就按我说的做。东西我可以给他们,但有些话我要说清楚。

    云知秋:什么话非要到无相星去说?

    苗毅:现在不到说的时候,等到了无相星我自然会告诉你,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神神秘秘的,不会是想布下个陷阱将我们给一网打尽吧?

    苗毅:没跟你开玩笑。

    云知秋:行了,我知道了。

    苗毅:对了,手上备用的破法弓弄一些派人送到小世界去,让妖若仙研究下,看他能不能炼制出来。

    云知秋:东西可以安排人送去,不过你也别抱什么希望,就算妖若仙能炼制出来也没什么意义,破法弓那东西如果形不成规模作用也大不到哪去,而大批量炼制所需的资源你想过没有?这已经不是钱的事情,光所需的结丹全天下除了坐拥天下的那两位怕是也没人能承担的起,只怕夏侯家族都够呛!

    苗毅默然,想想还真是这样,破法弓起码要五品结丹才够威力,一张破法弓就要消耗几颗,一般人想大规模拥有破法弓根本不现实,也只有改朝换代的情况下出现大规模死伤才有可能积攒那样的资源,而就算是天庭坐拥天下资源也无法将所有人都装备上,更别提其他人,这恐怕也是人人都想打天庭破法弓主意的原因。

    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只好让云知秋看着办。

    两人中断联系没多久,金漫又来了消息,告知天庭为了要抓到白凤凰不惜调动大批人马要将迷乱星海从星空抹去的消息。

    苗毅闻讯多少一惊,这么大动作?

    白凤凰落在了天庭的手中对他没好处,再说了,白凤凰手上的那批破法弓他还没弄到手。遂立马摸出星铃联系白凤凰,让白凤凰早做准备。

    知讯后的白凤凰站在一颗玉石星球上,手握星铃,可谓恨得牙痒痒,青主这样搞是要断她的后路啊,她也只有躲在迷乱星海中才能自由自在,一旦离开了迷乱星海哪里还有自由可言,天下虽大只怕也要永远躲躲藏藏。更麻烦的是天下不知道多少势力想要找到她,往哪跑都危险,就算她把破法弓交出去后说不在自己手上只怕也没人相信,至少也要先抓到她再说。

    她早就知道青主惹不起。也不想过分招惹,可当时逞一时之快缴了天庭人马的械,结果惹来这么大的麻烦,现在她肠子都悔青了。

    可她又不得不赶快逃离,一旦落在了青主的手上不死也别想好活。青主狠毒起来有多恐怖她可是见识过的。

    召集了一群小玉髓精,黯然弃家而逃……

    等候苗毅消息的钟离哙终于等到了,苗毅已经将具体目标告知。

    钟离哙赶紧来到碧落殿将情况告知了温环真。

    钟离哙退出碧落殿后,陪在一旁的言歌朝静立殿内的温环真拱手问道:“师尊,现在可以动手了吗?”

    温环真平静道:“不急,再等等。”

    言歌疑惑,不知道师尊要等什么。

    足足一个月后,钟离哙再次被召到碧落殿,温环真道:“告诉他吧,就说经过我们对那五家商铺的暗查。发现五家商铺都另有秘密据点,所藏的人比那五家商铺只多不少。提醒一下他,动天街商铺的话太过容易暴露我天行宫,搞不好会连累他,能不能把血洗那五家商铺改成血洗那五家商铺后面的据点。”

    祖师爷的话,钟离哙不敢有疑议,自然是立马联系苗毅。

    苗毅闻讯无语,他之所以要对五家商铺下手实在是因为他只知道五道这五处据点,还是因为知道自己妻妾落脚点而知道的,至于五道其他的据点他是一概不知。

    他要的只是给五道教训。并非是非要逮住那五家商铺不放,能避开风险达到目的当然更好,自然是同意的。

    只是这样一来,不免有些可惜了。早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他犯得着放弃那批破法弓把云知秋等人给引诱开吗?

    云知秋等人还在途中,还没抵达无相星,他在琢磨要不要让云知秋反悔。

    盘坐在洞中的苗毅想了想后,再次摇头苦笑,已经说了一百万支破法弓在这边手上,再让五道放弃怕是没那么容易。只怕云知秋也挡不住他们的**。如今只能是往好的方面去想,这样搞一搞到时不用说五道也知道是自己给了他们教训,而让六道在炼狱外的余孽利用破法弓给天庭添点乱也不是什么坏事,给就给了吧。

    “祖师爷,他同意了。”收了星铃的钟离哙拱手回道。

    温环真捋须微微一笑,孤星真是所料一点都没错,那牛有德果然答应了。

    他回头朝一旁的大弟子言歌微微点头,“事情办利索点,不要留下什么隐患!”

    “是!”言歌拱了拱手退下。

    仙行宫,坐落在仙家无上妙景中。

    幽静的浮云宫内,盘膝打坐在大殿中央的仙行宫宫主游衣缓缓睁开了双眼,翻手托了只震动的星铃在手,呢喃一声,“孤星…”

    对于这个神秘的人,他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上次就是孤星通知他亲自出马去拦截了白凤凰。

    摇动星铃一番,明白了联系自己的用意后,大袖一挥,殿门徐徐敞开了。

    外面一名粉雕玉琢的童子小心翼翼进来见礼,“祖师!”

    游衣平静道:“让大长老过来见我。”

    “是!”童子脆声应下而去。

    遥遥星空深处的月行宫,九轮明月罗列夜幕照耀下的九月殿内,月华穿透水晶穹顶如同一道光柱笼罩下的月牙儿床?上,一名身笼银纱曲臂支撑着螓首在月光下沉眠的体态婀娜绝色佳人霍然睁开了双眼,在月光下优雅顶出一根纤纤食指,一只星铃打着旋地浮在指尖由小变大,变成了正常星铃大小震动。

    清冷明眸盯着星铃渐渐流露出震惊神色,略带失声:“孤星!难道是他回来了么…”

    几乎在同一天,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曾经名震天下的十行宫宫主都被惊醒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