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得到了天行宫愿意接‘买卖’的苗毅的确要做准备,他要血洗妖、魔、鬼、仙、佛这五道在天街的商铺总不能把自己的妻妾也给一起赶尽杀绝了,肯定要另做安排。先联系天行宫是因为不知道天行宫会不会接单,确定接单后才好安排后面的事,这是前提。

    不过他这次不准备知会云知秋,不是不信任云知秋,相反,云知秋绝对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只是不想让云知秋先知道消息左右为难而已,毕竟这次动手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误伤的情况,他知道云傲天并没有把所有子女全部带入炼狱之地,还有些滞留在了外面,那都是云知秋的长辈。

    如果让云知秋知道了,云知秋如果不阻止的话,那云知秋成了什么?首先一个不孝的帽子就甩不掉了。

    尽管知道杀了云知秋的家人,会让云知秋伤心,可苗毅这次还是决定这么做,他知道现在不给六道一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必须要给他们敲响警钟。

    虽然会让云知秋伤心,可他和云知秋这么多年的结发之情,彼此都很了解对方,云知秋对自己纯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似严格其实对他很宽容,那份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相信云知秋最终会原谅他。

    也正因为如此,摸出了星铃要联系云知秋时,苗毅又犹豫了。

    缓缓踱步走出了藏身的洞外,看着在湖水中嬉戏的黑炭,静默了良久,最终慢慢闭上了双眼,轻叹了一声。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渐渐变成了这样,竟然会对自己的亲戚下毒手,放早先的话自己肯定不会这样做,难道自己有一天也要变成穆凡君他们那样,为了利益而绝情绝义?甚至要利用云知秋对自己的爱而对云家人痛下杀手?

    想到云知秋事后黯然神伤的样子,想到自己当年在流云沙海对云知秋的美好承诺哄得她万分开心的小女儿模样,苗毅不禁苦笑。摇了摇头,终究还是不忍在云知秋心口上下刀子,又改变了决定。

    背在身后的星铃拿了出来,施法摇动。联系上了云知秋。

    云知秋来讯便打趣:牛二,还在生气呢?

    苗毅:秋姐儿,那一百万支破法弓给他们吧,每家各给十五万支,留十万支在我们自己手上备用。

    云知秋显然很惊讶:为什么?这次不给他们点教训的话。岂不是要把我们当软柿子捏?

    苗毅:这样也给不了他们什么教训,他们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你爷爷他们你还不了解吗?只要有需要,杀我这个孙女婿怕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哪一个是善茬?教训的事以后再说,这次按我说的办吧。

    同床共枕多年,云知秋立马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自己这夫君也不是什么善茬,再好说话也没这么好说话,连她应付起来往往都要软硬兼施。不然降不住,遂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苗毅:的确有点事,东西虽然可以给他们,不过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我有话说。

    云知秋:你说,妾身乖乖听着就是了。不过我事先声明,你若是又想搞什么新花样可别找我,找千儿、雪儿去。

    苗毅愣了下,一开始没听懂什么意思,听到后面冒出了千儿、雪儿顿时明白了云知秋在暗指什么事。

    死女人!苗毅翻了个白眼。摆明了在诱惑他,差点被弄得想入非非,可谓好气又好笑,不过他更知道云知秋是怕他还在生气。在变着花样开解他。

    苗毅:等我回去了再收拾你!别岔开话题,你给我听着,回头你带着你身边的老人,再招呼上你那些云家的长辈,还有姬美丽她们姐妹几个,月瑶也给我叫上。一起到无相星去。

    云知秋:什么事还要让我们跑无相星去?再说了,你那妹妹未必会听我的。

    苗毅:那你就联系穆凡君,让穆凡君施压,告诉她,想得到那批破法弓就按我说的做。东西我可以给他们,但有些话我要说清楚。

    云知秋:什么话非要到无相星去说?

    苗毅:现在不到说的时候,等到了无相星我自然会告诉你,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神神秘秘的,不会是想布下个陷阱将我们给一网打尽吧?

    苗毅:没跟你开玩笑。

    云知秋:行了,我知道了。

    苗毅:对了,手上备用的破法弓弄一些派人送到小世界去,让妖若仙研究下,看他能不能炼制出来。

    云知秋:东西可以安排人送去,不过你也别抱什么希望,就算妖若仙能炼制出来也没什么意义,破法弓那东西如果形不成规模作用也大不到哪去,而大批量炼制所需的资源你想过没有?这已经不是钱的事情,光所需的结丹全天下除了坐拥天下的那两位怕是也没人能承担的起,只怕夏侯家族都够呛!

    苗毅默然,想想还真是这样,破法弓起码要五品结丹才够威力,一张破法弓就要消耗几颗,一般人想大规模拥有破法弓根本不现实,也只有改朝换代的情况下出现大规模死伤才有可能积攒那样的资源,而就算是天庭坐拥天下资源也无法将所有人都装备上,更别提其他人,这恐怕也是人人都想打天庭破法弓主意的原因。

    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只好让云知秋看着办。

    两人中断联系没多久,金漫又来了消息,告知天庭为了要抓到白凤凰不惜调动大批人马要将迷乱星海从星空抹去的消息。

    苗毅闻讯多少一惊,这么大动作?

    白凤凰落在了天庭的手中对他没好处,再说了,白凤凰手上的那批破法弓他还没弄到手。遂立马摸出星铃联系白凤凰,让白凤凰早做准备。

    知讯后的白凤凰站在一颗玉石星球上,手握星铃,可谓恨得牙痒痒,青主这样搞是要断她的后路啊,她也只有躲在迷乱星海中才能自由自在,一旦离开了迷乱星海哪里还有自由可言,天下虽大只怕也要永远躲躲藏藏。更麻烦的是天下不知道多少势力想要找到她,往哪跑都危险,就算她把破法弓交出去后说不在自己手上只怕也没人相信,至少也要先抓到她再说。

    她早就知道青主惹不起。也不想过分招惹,可当时逞一时之快缴了天庭人马的械,结果惹来这么大的麻烦,现在她肠子都悔青了。

    可她又不得不赶快逃离,一旦落在了青主的手上不死也别想好活。青主狠毒起来有多恐怖她可是见识过的。

    召集了一群小玉髓精,黯然弃家而逃……

    等候苗毅消息的钟离哙终于等到了,苗毅已经将具体目标告知。

    钟离哙赶紧来到碧落殿将情况告知了温环真。

    钟离哙退出碧落殿后,陪在一旁的言歌朝静立殿内的温环真拱手问道:“师尊,现在可以动手了吗?”

    温环真平静道:“不急,再等等。”

    言歌疑惑,不知道师尊要等什么。

    足足一个月后,钟离哙再次被召到碧落殿,温环真道:“告诉他吧,就说经过我们对那五家商铺的暗查。发现五家商铺都另有秘密据点,所藏的人比那五家商铺只多不少。提醒一下他,动天街商铺的话太过容易暴露我天行宫,搞不好会连累他,能不能把血洗那五家商铺改成血洗那五家商铺后面的据点。”

    祖师爷的话,钟离哙不敢有疑议,自然是立马联系苗毅。

    苗毅闻讯无语,他之所以要对五家商铺下手实在是因为他只知道五道这五处据点,还是因为知道自己妻妾落脚点而知道的,至于五道其他的据点他是一概不知。

    他要的只是给五道教训。并非是非要逮住那五家商铺不放,能避开风险达到目的当然更好,自然是同意的。

    只是这样一来,不免有些可惜了。早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他犯得着放弃那批破法弓把云知秋等人给引诱开吗?

    云知秋等人还在途中,还没抵达无相星,他在琢磨要不要让云知秋反悔。

    盘坐在洞中的苗毅想了想后,再次摇头苦笑,已经说了一百万支破法弓在这边手上,再让五道放弃怕是没那么容易。只怕云知秋也挡不住他们的**。如今只能是往好的方面去想,这样搞一搞到时不用说五道也知道是自己给了他们教训,而让六道在炼狱外的余孽利用破法弓给天庭添点乱也不是什么坏事,给就给了吧。

    “祖师爷,他同意了。”收了星铃的钟离哙拱手回道。

    温环真捋须微微一笑,孤星真是所料一点都没错,那牛有德果然答应了。

    他回头朝一旁的大弟子言歌微微点头,“事情办利索点,不要留下什么隐患!”

    “是!”言歌拱了拱手退下。

    仙行宫,坐落在仙家无上妙景中。

    幽静的浮云宫内,盘膝打坐在大殿中央的仙行宫宫主游衣缓缓睁开了双眼,翻手托了只震动的星铃在手,呢喃一声,“孤星…”

    对于这个神秘的人,他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上次就是孤星通知他亲自出马去拦截了白凤凰。

    摇动星铃一番,明白了联系自己的用意后,大袖一挥,殿门徐徐敞开了。

    外面一名粉雕玉琢的童子小心翼翼进来见礼,“祖师!”

    游衣平静道:“让大长老过来见我。”

    “是!”童子脆声应下而去。

    遥遥星空深处的月行宫,九轮明月罗列夜幕照耀下的九月殿内,月华穿透水晶穹顶如同一道光柱笼罩下的月牙儿床?上,一名身笼银纱曲臂支撑着螓首在月光下沉眠的体态婀娜绝色佳人霍然睁开了双眼,在月光下优雅顶出一根纤纤食指,一只星铃打着旋地浮在指尖由小变大,变成了正常星铃大小震动。

    清冷明眸盯着星铃渐渐流露出震惊神色,略带失声:“孤星!难道是他回来了么…”

    几乎在同一天,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曾经名震天下的十行宫宫主都被惊醒了……(~^~)

第1294章 一坑到底!    不错!

    这个空间节点出现的正中吕重、敖夜、冷眉、郑玲珑等一行人。∷

    本来,成为鸿蒙龙珠的主人,吕重能任意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只不过,吕重为防有心人的探查,还是与其他人一样,从哪个空间节点进入的,便从哪个空间节点回去。

    是以,吕重等人才会在下界出现。

    一来,这个空间节点之外就算有人围截,其实力也不太高。这样的话,麻烦就少一些。

    二来,吕重也有心暂时从仙界消失,毕竟,这一次的鸿蒙龙墓之行,是历次最惨烈的。这事势必还会在仙界无数星域造成极大的轰动。会有无数人关注鸿蒙龙墓中大放异彩的诸人。特别是吕重这个能神奇在鸿蒙龙墓第二区、第三区之间自由穿梭的人,必定会成为无数圣人关注的对象。

    三来,吕重可不想爆露太多。特别是不想爆露自己已是[鸿蒙龙珠]的新主人。

    四者,吕重有心平静一段时间,安心修炼,也有心为[大寂灭珠]吞噬鸿蒙龙珠作准备。

    对于鸿蒙龙墓中的人出去,会被外界之人围观、追杀之事,吕重早就想到了。

    只是,吕重没想到在下界,居然也有人敢算计从[鸿蒙龙墓]之中出来的人。

    要知道上次进入[鸿蒙龙墓]的,都是至少要闯荡第二区的人。这进入鸿蒙龙墓第二区的人,实力至少会是玄仙以上的强者!

    而在下界,九劫散仙也顶多就相当于巅峰金仙的水平。以这种修炼等级。要对玄仙以上强者进行抢劫。吕重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是真正的利令智昏。

    “嘻嘻。杀鸡焉用牛刀。主……主人,这些垃圾就交给我来玩玩?”小青兴奋地走出来,对吕重请命。

    自从吕重把她与姐姐白素贞从佛门与天道束缚中救出,腾青(小青)就与白素素一样,称呼吕重为主人了。

    虽说如今的腾青已是仙皇级的强者,但是她的玩闹之心依旧极为强烈。

    眼见这一批下界的修真者与修魔者要对她们实行拦路抢劫,顿时,她不怒反喜。双眼中更是贼得发亮。

    一直以来。白素贞相当善良、不喜争斗。可是小青却是活脱脱的一个煞星。

    生性顽劣、好斗。

    以前只有白素贞能压制住她。现在,却又多了一个吕重。是以,她才会向吕重请命。

    “好,准了!”吕重点了点头。

    “嘻嘻,太好了,又有得玩了!”小青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双眼滴溜溜地看向玄真子、黑明天魔,伸手小手指勾了勾,“喂,两个小玩玩。识相的就乖乖地做我的奴隶。否则,本小姐可要好好地炮制你们了。嘻嘻……”

    说到这里。小青一脸怀念,再次出声:“话说本小姐当年玩的五鬼如果不陨落,还轮不到你们当本小姐的奴隶呢。所以,今次你们能遇上我这个主人,也是你们的荣幸……”

    什么?

    要自己等人成为她的奴隶?

    玄真子、黑明天魔两人顿时几乎气得胸腔都快爆炸。

    在下界,他们几乎就是一言能决定无数星球生命的最强者。

    现在不但被一个女子给鄙视了,甚至对方还要求他们乖乖当她的奴隶?

    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今天本座不擒下你等,让你等成为我的性[奴],本座拿自己的头颅送你当夜壶——”黑明天魔狂声咆哮,声音中充满了无穷的怒火与杀意。

    属于八劫巅峰散魔的强大气息,疯狂向小青等人席卷而去。

    原本,黑明天魔以为自己的恐怖威势能瞬间压制住前方的那些人。

    可是,他突然发现,非但那个首当其冲的女子没有事,就连其他任何一人,都是一动没动,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惊动过。反而,这些人的脸上,俱都流露出一丝戏谑与猫玩老鼠的淡然。

    该死,怎么会这样?

    黑明天魔心中狂震,陡然明白了自己这次怕是踢上铁板了。瞬间,心中就萌生了退意。

    一直以来,黑明天魔在人前表现出的都是一种暴戾、粗鄙的性格。但是,他本心就是一个非常心细的家伙,甚至也非常腹黑。

    这种面憨心黑的面貌与性格,让他一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才修炼到八劫巅峰散魔的境界。

    这样的人物,又岂会是一个粗汉与傻子?

    “玄真子,这些女子俱都是极品。要不二一添做五,咱们平分了她们?”暗中眼光一转,黑明天魔都向另一边的玄真子传音。

    玄真子的眉头顿时一挑,“黑明,你丫的会这么好心?”

    黑明故示坦诚,道:“能从鸿蒙龙墓出来的家伙,绝对不可小觑。虽然只是十一人。但是,其想来也是不弱的高手。我一个人只怕应付不过来。所以才打算借你之力行动。要知道,这些人能从那个地方出来,绝对不可能会空手而回。只要他们随便拿着一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只怕是惊天动地的宝贝……”

    说到这里,黑明深深地看了玄真子一眼,再次道:“当然,如果玄真子道友不认同我的建议,那么还请你速退离开。我会全力传讯,让黑玄、历幽、噬骨等兄弟前来支援,毕竟,以他们几个的实力,要在短时间之内突破修真界与黑魔界的壁垒也未必就是什么难事——”

    黑明散魔这会儿却是拐弯抹角地以言语相逼了。

    玄真子顿时心神一跳,他自然知道黑明天魔口中的黑玄、历幽、噬骨等人的情况。那是比黑明还强大的九劫散魔。是黑魔界最强的三位至尊。

    这些家伙一来,非但没有他玄真子什么好处了。说不定还会对他所在的门派产生极大的威胁。

    “不用传讯给你们黑魔界的三大魔尊了,我玄真子与你一起行动就是。不过,这次的战利品必须五五分成!”玄真子咬了咬牙,再次向黑明散魔传音。

    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次却是被黑明给坑了个底朝天。完全地悲推了。

    “那么,你让手下的人布阵从另一方拦住这些人,让他们无法逃跑。而你本人则先去攻击这嚣张的小妞,至于我要准备一下,全力启动之前布成的[万魔噬神阵]……”话一落音,黑明已极速闪离。似乎正准备启动自己一方的大阵。

    玄真子也不疑有他,果断地让门下子弟,布起了一个[九天十地屠魔阵]。随着大阵被启动,顿时,玄真子一方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

    一股至强的凶杀之气从阵中产生。

    只是,让玄真子稍稍不安的是,对方的那些人似乎有如傻子一般,居然让他有时间从容布阵。似乎还若有兴趣地就像是看“耍猴”一般看着自己等人。

    “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玄真子的心神莫名地哆嗦了一下,这让他也稍稍有了一些不安。

    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在修真界,八劫巅峰散仙,绝对是最强的存在。因为一旦再行渡劫成为九劫散仙,就能直接飞身仙界,拥有可媲美巅峰金仙的实力。

    “算了,前方的那些人,既然在这个空间节点回来,那么必定是实力不济。否则,他们绝对会在仙界的空间节点返回。所以,今天一定能把她们拿下……”

    想到这些人的手里有可能拥有极品仙器与顶级药材与仙晶,顿时玄真子的心里就是一片火热。

    正当他准备对腾青发动攻击的时候,无意向黑魔界那一方一看,却是突然脸色大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两位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猪言珠语、迷书者也、笑世间风云变幻、紫琼道人等多位兄弟的月票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