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错!

    这个空间节点出现的正中吕重、敖夜、冷眉、郑玲珑等一行人。∷

    本来,成为鸿蒙龙珠的主人,吕重能任意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只不过,吕重为防有心人的探查,还是与其他人一样,从哪个空间节点进入的,便从哪个空间节点回去。

    是以,吕重等人才会在下界出现。

    一来,这个空间节点之外就算有人围截,其实力也不太高。这样的话,麻烦就少一些。

    二来,吕重也有心暂时从仙界消失,毕竟,这一次的鸿蒙龙墓之行,是历次最惨烈的。这事势必还会在仙界无数星域造成极大的轰动。会有无数人关注鸿蒙龙墓中大放异彩的诸人。特别是吕重这个能神奇在鸿蒙龙墓第二区、第三区之间自由穿梭的人,必定会成为无数圣人关注的对象。

    三来,吕重可不想爆露太多。特别是不想爆露自己已是[鸿蒙龙珠]的新主人。

    四者,吕重有心平静一段时间,安心修炼,也有心为[大寂灭珠]吞噬鸿蒙龙珠作准备。

    对于鸿蒙龙墓中的人出去,会被外界之人围观、追杀之事,吕重早就想到了。

    只是,吕重没想到在下界,居然也有人敢算计从[鸿蒙龙墓]之中出来的人。

    要知道上次进入[鸿蒙龙墓]的,都是至少要闯荡第二区的人。这进入鸿蒙龙墓第二区的人,实力至少会是玄仙以上的强者!

    而在下界,九劫散仙也顶多就相当于巅峰金仙的水平。以这种修炼等级。要对玄仙以上强者进行抢劫。吕重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是真正的利令智昏。

    “嘻嘻。杀鸡焉用牛刀。主……主人,这些垃圾就交给我来玩玩?”小青兴奋地走出来,对吕重请命。

    自从吕重把她与姐姐白素贞从佛门与天道束缚中救出,腾青(小青)就与白素素一样,称呼吕重为主人了。

    虽说如今的腾青已是仙皇级的强者,但是她的玩闹之心依旧极为强烈。

    眼见这一批下界的修真者与修魔者要对她们实行拦路抢劫,顿时,她不怒反喜。双眼中更是贼得发亮。

    一直以来。白素贞相当善良、不喜争斗。可是小青却是活脱脱的一个煞星。

    生性顽劣、好斗。

    以前只有白素贞能压制住她。现在,却又多了一个吕重。是以,她才会向吕重请命。

    “好,准了!”吕重点了点头。

    “嘻嘻,太好了,又有得玩了!”小青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双眼滴溜溜地看向玄真子、黑明天魔,伸手小手指勾了勾,“喂,两个小玩玩。识相的就乖乖地做我的奴隶。否则,本小姐可要好好地炮制你们了。嘻嘻……”

    说到这里。小青一脸怀念,再次出声:“话说本小姐当年玩的五鬼如果不陨落,还轮不到你们当本小姐的奴隶呢。所以,今次你们能遇上我这个主人,也是你们的荣幸……”

    什么?

    要自己等人成为她的奴隶?

    玄真子、黑明天魔两人顿时几乎气得胸腔都快爆炸。

    在下界,他们几乎就是一言能决定无数星球生命的最强者。

    现在不但被一个女子给鄙视了,甚至对方还要求他们乖乖当她的奴隶?

    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今天本座不擒下你等,让你等成为我的性[奴],本座拿自己的头颅送你当夜壶——”黑明天魔狂声咆哮,声音中充满了无穷的怒火与杀意。

    属于八劫巅峰散魔的强大气息,疯狂向小青等人席卷而去。

    原本,黑明天魔以为自己的恐怖威势能瞬间压制住前方的那些人。

    可是,他突然发现,非但那个首当其冲的女子没有事,就连其他任何一人,都是一动没动,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惊动过。反而,这些人的脸上,俱都流露出一丝戏谑与猫玩老鼠的淡然。

    该死,怎么会这样?

    黑明天魔心中狂震,陡然明白了自己这次怕是踢上铁板了。瞬间,心中就萌生了退意。

    一直以来,黑明天魔在人前表现出的都是一种暴戾、粗鄙的性格。但是,他本心就是一个非常心细的家伙,甚至也非常腹黑。

    这种面憨心黑的面貌与性格,让他一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才修炼到八劫巅峰散魔的境界。

    这样的人物,又岂会是一个粗汉与傻子?

    “玄真子,这些女子俱都是极品。要不二一添做五,咱们平分了她们?”暗中眼光一转,黑明天魔都向另一边的玄真子传音。

    玄真子的眉头顿时一挑,“黑明,你丫的会这么好心?”

    黑明故示坦诚,道:“能从鸿蒙龙墓出来的家伙,绝对不可小觑。虽然只是十一人。但是,其想来也是不弱的高手。我一个人只怕应付不过来。所以才打算借你之力行动。要知道,这些人能从那个地方出来,绝对不可能会空手而回。只要他们随便拿着一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只怕是惊天动地的宝贝……”

    说到这里,黑明深深地看了玄真子一眼,再次道:“当然,如果玄真子道友不认同我的建议,那么还请你速退离开。我会全力传讯,让黑玄、历幽、噬骨等兄弟前来支援,毕竟,以他们几个的实力,要在短时间之内突破修真界与黑魔界的壁垒也未必就是什么难事——”

    黑明散魔这会儿却是拐弯抹角地以言语相逼了。

    玄真子顿时心神一跳,他自然知道黑明天魔口中的黑玄、历幽、噬骨等人的情况。那是比黑明还强大的九劫散魔。是黑魔界最强的三位至尊。

    这些家伙一来,非但没有他玄真子什么好处了。说不定还会对他所在的门派产生极大的威胁。

    “不用传讯给你们黑魔界的三大魔尊了,我玄真子与你一起行动就是。不过,这次的战利品必须五五分成!”玄真子咬了咬牙,再次向黑明散魔传音。

    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次却是被黑明给坑了个底朝天。完全地悲推了。

    “那么,你让手下的人布阵从另一方拦住这些人,让他们无法逃跑。而你本人则先去攻击这嚣张的小妞,至于我要准备一下,全力启动之前布成的[万魔噬神阵]……”话一落音,黑明已极速闪离。似乎正准备启动自己一方的大阵。

    玄真子也不疑有他,果断地让门下子弟,布起了一个[九天十地屠魔阵]。随着大阵被启动,顿时,玄真子一方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

    一股至强的凶杀之气从阵中产生。

    只是,让玄真子稍稍不安的是,对方的那些人似乎有如傻子一般,居然让他有时间从容布阵。似乎还若有兴趣地就像是看“耍猴”一般看着自己等人。

    “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玄真子的心神莫名地哆嗦了一下,这让他也稍稍有了一些不安。

    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在修真界,八劫巅峰散仙,绝对是最强的存在。因为一旦再行渡劫成为九劫散仙,就能直接飞身仙界,拥有可媲美巅峰金仙的实力。

    “算了,前方的那些人,既然在这个空间节点回来,那么必定是实力不济。否则,他们绝对会在仙界的空间节点返回。所以,今天一定能把她们拿下……”

    想到这些人的手里有可能拥有极品仙器与顶级药材与仙晶,顿时玄真子的心里就是一片火热。

    正当他准备对腾青发动攻击的时候,无意向黑魔界那一方一看,却是突然脸色大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两位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猪言珠语、迷书者也、笑世间风云变幻、紫琼道人等多位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扶持款全部到账    赵长枪敏锐的感到,今天的宗伟阳不对头!一张老脸好像还有些发红!

    不就是早走了几分钟被自己撞见了吗?自己也不是他上级,他至于脸红?就好像私下偷着会情人被撞见了一样。txt全集下载

    想到私下会情人,赵长枪猛然一惊:难道宗伟阳在春节期间已经有了意中人?可是他如果有了意中人,晓梅嫂子怎么办?不行,这事我得弄清楚。

    赵长枪想到这里,竟然就要给宗伟阳打电话问个究竟。不过这家伙刚刚拨了两个号,不禁又笑着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开车进了县委县政府大院。

    宗伟阳有爱的权利,他喜欢追谁那是他的自由,自己是他什么人?凭什么管人家的找老婆的事情?难不成你看着宗伟阳和晓梅嫂子是一对,他们就真的是一对了?或许人家两人根本就看不对眼呢!算了,还是明天再瞅机会问问老宗吧。如果他说已经有心上人了,那就算自己瞎操心了。如果他说没有,就尽快安排他们见个面吧。唉,就怕晓梅嫂子不答应啊。赵长枪有些自嘲的想道。

    这家伙却不知道。宗伟阳的确有心上人了,并且宗伟阳的心上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晓梅!

    宗伟阳提前下班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昨天他和顾晓梅邂逅的家乐福超市,目的就是想去看看顾晓梅有没有再去那家超市买东西。说白了就是宗伟阳昨天没看够,今天还想去碰碰运气,再看看。

    宗伟阳将普桑停在了家乐福超市外面的停车位上,下车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的车子。平川县连三线城市都排不上,居民的汽车保有量并不多,所以家乐福超市前面的停车场上并没有几辆轿车,大部分都是电动车和三轮车。

    宗伟阳可不是在看这些电动车。他在找昨天那辆米黄色的雨燕,结果他遗憾的发现,停车厂上并没有那辆雨燕。

    “或许她今天是打车来的,或者是骑电动车来的,根本没开车?”宗伟阳一边想,一边迈步走上家乐福超市的台阶,挑开门帘走了进去。

    宗伟阳进入超市后,一双眼睛不是在货架上扫来扫去,而是在人群中扫来扫去!他在寻找着心中的那道风景,他在期望那道风景会像昨天一样不经意般出现在他的眼前。txt全集下载/

    然而让宗伟阳失望的是,他一直在超市中转了足有四十多分钟,也没有看到顾晓梅的身影,直到超市外面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他才满心失落的离开了超市。

    走出超市之后,宗伟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个女人昨天买了那么多东西,足够用好几天了,今天怎么还能来?就像自己一样,虽然在超市转了四十多分钟,可是什么都没有买啊,昨天已经买下了嘛,还买个屁?

    宗伟阳的脸不禁有些发烧,他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自责。一个县委书记,国家正处级干部,提前下班跑到超市,竟然就是为了来看一个虚无缥缈的女人!这如果传出去,估计得笑掉人的大牙!

    是的,对宗伟阳来说,顾晓梅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女人。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的家乡,就这样无厘头想来再看看人家。也许只有青春萌动的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吧?

    连宗伟阳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可思议。他摇了摇头,心中自嘲的想道:“唉!难道是缺少女性温柔太长时间,有些心理变态了?是不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哈,堂堂宗大书记竟然儿女情长到打算去看心理医生!如果被赵长枪知道这事,不知道会风中凌乱到什么程度?

    当宗伟阳在家乐福超市寻寻觅觅寻不到情人的踪迹的时候,赵长枪还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文件。

    此时他正批阅的文件,是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交上来的。报告的内容是,几天后,副县长周家辉将要陪同农牧局的同志去一趟岛国,引进长毛兔良种。请赵长枪批准,并且给批一笔活动资金。

    赵长枪将报告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便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一天赵长枪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才将积累下来的文件都批完回家。

    第二天一上班,赵长枪便接到了刘丙强的电话。刘丙强告诉赵长枪专案组已经做出决定,今天就派人前往岛国,秘密控制左少卿,等将左少卿控制,最好是拿到向少杰参与制毒贩毒的证据之后,专案组再和岛国警方联系引渡之事。

    刘丙强将有关人员的照片发到赵长枪的电脑上。此次前往岛国执行任务的专案组人员不多,只有五个人,行动代号“猎犬”,五个人组成的小队就叫猎犬小组。

    让赵长枪有些意外的是,猎犬小组的组长竟然陆晓红。赵长枪不禁有些感慨,仿佛冥冥中一切自有天定,左少卿当初在杜平县,是从陆晓红的手下跑掉的,现在也许注定要被陆晓红抓住了。

    不过赵长枪绝想不到是,猎犬小组的这次行动并不顺利,不但没有顺利抓住左少卿,猎鹰小组反而损兵折将,最后陆晓红和灭魂社的几个精英甚至全部被左少卿给抓住了。

    赵长枪马上联系到了岳南山,将猎犬小组的资料以多重加密方式发到了岳南山的电脑上,让岳南山安排人接应,并且给猎犬小组提供必要的帮助。

    岳南山答应之后,将和猎犬小组的联系地点,以及方式全都和赵长枪交代妥当,然后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一个整上午都在繁忙的批阅文件中度过。平川县现在酒厂开始上马,长毛兔养殖基地开始上马,绿色农业基地也开始上马,无数的文件等着赵长枪这个县长批阅,签字。赵长枪这个县长当的并不轻松。好在原来的常务副县长云冲下台以后,新常务副县长非常靠谱,帮助赵长枪处理了很多事情。不然赵长枪根本就哪里都去不了,每天老老实实就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文件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秘书洪光武走进来告诉了他两件事,一件事是平川县财政局长童世伟来了,正在外面等着,要见他。另一件事是,明天原榆林市市长刘勋出殡,问赵长枪要不要去参加刘勋的追悼会。

    刘勋因为是车祸致死,牵扯到责任认定,以及保险理赔等乱七八糟的事情,而糟糕的是春节期间,很多部门还都不上班,所以,一直等到了现在才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处理完。

    赵长枪对刘勋的印象并不坏,何况人已经没了,死者为大,于情于理,赵长枪都应该去凭吊一番。不过在去之前,赵长枪还得和县委书记宗伟阳商量一些事情。主要是商量礼金的事情,他们两人去到之后,肯定要准备三分礼金,一份是平川县委的,另两份当然就是他们每人一份。

    “嗯,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和宗书记一块儿前往榆林市,你把童世伟同志喊进来吧。”赵长枪对洪光武说道。

    时间不大,财政局长童世伟便满面红光的走进来。这个白白胖胖的半大老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赵长枪一看童世伟这样子,马上就知道肯定是孙国伟已经撑不住劲,将钱又重新拨到平川县的账户上来了。

    “哟,童局长,看你这满面春风的样子,是不是焕发第二春,撞了桃花运,打算请我去喝喜酒啊?”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嘿嘿,赵县长真会开玩笑。就我这张老脸,还撞桃花运呢,撞一脸狗尾巴草还差不多。”童世伟嘿嘿笑着说道。

    平川县下面各局的这些局长副局长们都知道赵长枪的脾气。只要你不犯原则性的错误,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他没有官架子,知道体谅下属的难处,能急人所急,想人所想,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求到这位大县长头上,他也能尽量的帮助你。

    所以这些属下来到赵长枪的办公室,也比较随便,该喝喝,该抽抽,也敢和赵长枪开个玩笑啥的。

    “呵呵,我看你也不是撞了狗尾巴草,你是撞见财神了吧?说吧,我们的扶植资金到账多少了?”赵长枪问道。

    童世伟伸出大巴掌在赵长枪面前晃了晃,兴奋的说道:“不多不少,五千万!哈哈哈,赵县长,说实话,这回我算服了你了。我可是都听说了,榆林市孙国伟市长可是已经都把钱分到其他单位去了!您竟然能让他将钱再重新要上来,厉害啊!实在是厉害!我一个老同学在榆林市林业局工作。他们那个局竟然也得到了二百万的扶植资金!前些日子我跟他在一起吃饭,他还和我显摆呢!结果昨天下午就愁眉苦脸的将钱又给退回去了!我现在真想看看我老同学那张脸。”

    赵长枪不想看童世伟老同学那张脸,他想看孙国伟那张脸,他很好奇当孙国伟通知手下各单位的头头脑脑们将钱退回去的时候,孙国伟到底是什么心情。

    现在,赵长枪除了看到孙国伟的脸,还想看看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的脸。赵长枪忽然记起来那小子还欠着自己一千万呢!

    这个账一定得找他去算,就算要不来,也得恶心一下他,不然他还以为天下他是老大呢!

    对了,明天刘勋出殡,李东生肯定也到场,就是那时候和他算账!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