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敏锐的感到,今天的宗伟阳不对头!一张老脸好像还有些发红!

    不就是早走了几分钟被自己撞见了吗?自己也不是他上级,他至于脸红?就好像私下偷着会情人被撞见了一样。txt全集下载

    想到私下会情人,赵长枪猛然一惊:难道宗伟阳在春节期间已经有了意中人?可是他如果有了意中人,晓梅嫂子怎么办?不行,这事我得弄清楚。

    赵长枪想到这里,竟然就要给宗伟阳打电话问个究竟。不过这家伙刚刚拨了两个号,不禁又笑着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开车进了县委县政府大院。

    宗伟阳有爱的权利,他喜欢追谁那是他的自由,自己是他什么人?凭什么管人家的找老婆的事情?难不成你看着宗伟阳和晓梅嫂子是一对,他们就真的是一对了?或许人家两人根本就看不对眼呢!算了,还是明天再瞅机会问问老宗吧。如果他说已经有心上人了,那就算自己瞎操心了。如果他说没有,就尽快安排他们见个面吧。唉,就怕晓梅嫂子不答应啊。赵长枪有些自嘲的想道。

    这家伙却不知道。宗伟阳的确有心上人了,并且宗伟阳的心上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晓梅!

    宗伟阳提前下班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昨天他和顾晓梅邂逅的家乐福超市,目的就是想去看看顾晓梅有没有再去那家超市买东西。说白了就是宗伟阳昨天没看够,今天还想去碰碰运气,再看看。

    宗伟阳将普桑停在了家乐福超市外面的停车位上,下车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的车子。平川县连三线城市都排不上,居民的汽车保有量并不多,所以家乐福超市前面的停车场上并没有几辆轿车,大部分都是电动车和三轮车。

    宗伟阳可不是在看这些电动车。他在找昨天那辆米黄色的雨燕,结果他遗憾的发现,停车厂上并没有那辆雨燕。

    “或许她今天是打车来的,或者是骑电动车来的,根本没开车?”宗伟阳一边想,一边迈步走上家乐福超市的台阶,挑开门帘走了进去。

    宗伟阳进入超市后,一双眼睛不是在货架上扫来扫去,而是在人群中扫来扫去!他在寻找着心中的那道风景,他在期望那道风景会像昨天一样不经意般出现在他的眼前。txt全集下载/

    然而让宗伟阳失望的是,他一直在超市中转了足有四十多分钟,也没有看到顾晓梅的身影,直到超市外面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他才满心失落的离开了超市。

    走出超市之后,宗伟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个女人昨天买了那么多东西,足够用好几天了,今天怎么还能来?就像自己一样,虽然在超市转了四十多分钟,可是什么都没有买啊,昨天已经买下了嘛,还买个屁?

    宗伟阳的脸不禁有些发烧,他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自责。一个县委书记,国家正处级干部,提前下班跑到超市,竟然就是为了来看一个虚无缥缈的女人!这如果传出去,估计得笑掉人的大牙!

    是的,对宗伟阳来说,顾晓梅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女人。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的家乡,就这样无厘头想来再看看人家。也许只有青春萌动的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吧?

    连宗伟阳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可思议。他摇了摇头,心中自嘲的想道:“唉!难道是缺少女性温柔太长时间,有些心理变态了?是不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哈,堂堂宗大书记竟然儿女情长到打算去看心理医生!如果被赵长枪知道这事,不知道会风中凌乱到什么程度?

    当宗伟阳在家乐福超市寻寻觅觅寻不到情人的踪迹的时候,赵长枪还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文件。

    此时他正批阅的文件,是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交上来的。报告的内容是,几天后,副县长周家辉将要陪同农牧局的同志去一趟岛国,引进长毛兔良种。请赵长枪批准,并且给批一笔活动资金。

    赵长枪将报告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便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一天赵长枪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才将积累下来的文件都批完回家。

    第二天一上班,赵长枪便接到了刘丙强的电话。刘丙强告诉赵长枪专案组已经做出决定,今天就派人前往岛国,秘密控制左少卿,等将左少卿控制,最好是拿到向少杰参与制毒贩毒的证据之后,专案组再和岛国警方联系引渡之事。

    刘丙强将有关人员的照片发到赵长枪的电脑上。此次前往岛国执行任务的专案组人员不多,只有五个人,行动代号“猎犬”,五个人组成的小队就叫猎犬小组。

    让赵长枪有些意外的是,猎犬小组的组长竟然陆晓红。赵长枪不禁有些感慨,仿佛冥冥中一切自有天定,左少卿当初在杜平县,是从陆晓红的手下跑掉的,现在也许注定要被陆晓红抓住了。

    不过赵长枪绝想不到是,猎犬小组的这次行动并不顺利,不但没有顺利抓住左少卿,猎鹰小组反而损兵折将,最后陆晓红和灭魂社的几个精英甚至全部被左少卿给抓住了。

    赵长枪马上联系到了岳南山,将猎犬小组的资料以多重加密方式发到了岳南山的电脑上,让岳南山安排人接应,并且给猎犬小组提供必要的帮助。

    岳南山答应之后,将和猎犬小组的联系地点,以及方式全都和赵长枪交代妥当,然后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一个整上午都在繁忙的批阅文件中度过。平川县现在酒厂开始上马,长毛兔养殖基地开始上马,绿色农业基地也开始上马,无数的文件等着赵长枪这个县长批阅,签字。赵长枪这个县长当的并不轻松。好在原来的常务副县长云冲下台以后,新常务副县长非常靠谱,帮助赵长枪处理了很多事情。不然赵长枪根本就哪里都去不了,每天老老实实就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文件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秘书洪光武走进来告诉了他两件事,一件事是平川县财政局长童世伟来了,正在外面等着,要见他。另一件事是,明天原榆林市市长刘勋出殡,问赵长枪要不要去参加刘勋的追悼会。

    刘勋因为是车祸致死,牵扯到责任认定,以及保险理赔等乱七八糟的事情,而糟糕的是春节期间,很多部门还都不上班,所以,一直等到了现在才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处理完。

    赵长枪对刘勋的印象并不坏,何况人已经没了,死者为大,于情于理,赵长枪都应该去凭吊一番。不过在去之前,赵长枪还得和县委书记宗伟阳商量一些事情。主要是商量礼金的事情,他们两人去到之后,肯定要准备三分礼金,一份是平川县委的,另两份当然就是他们每人一份。

    “嗯,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和宗书记一块儿前往榆林市,你把童世伟同志喊进来吧。”赵长枪对洪光武说道。

    时间不大,财政局长童世伟便满面红光的走进来。这个白白胖胖的半大老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赵长枪一看童世伟这样子,马上就知道肯定是孙国伟已经撑不住劲,将钱又重新拨到平川县的账户上来了。

    “哟,童局长,看你这满面春风的样子,是不是焕发第二春,撞了桃花运,打算请我去喝喜酒啊?”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嘿嘿,赵县长真会开玩笑。就我这张老脸,还撞桃花运呢,撞一脸狗尾巴草还差不多。”童世伟嘿嘿笑着说道。

    平川县下面各局的这些局长副局长们都知道赵长枪的脾气。只要你不犯原则性的错误,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他没有官架子,知道体谅下属的难处,能急人所急,想人所想,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求到这位大县长头上,他也能尽量的帮助你。

    所以这些属下来到赵长枪的办公室,也比较随便,该喝喝,该抽抽,也敢和赵长枪开个玩笑啥的。

    “呵呵,我看你也不是撞了狗尾巴草,你是撞见财神了吧?说吧,我们的扶植资金到账多少了?”赵长枪问道。

    童世伟伸出大巴掌在赵长枪面前晃了晃,兴奋的说道:“不多不少,五千万!哈哈哈,赵县长,说实话,这回我算服了你了。我可是都听说了,榆林市孙国伟市长可是已经都把钱分到其他单位去了!您竟然能让他将钱再重新要上来,厉害啊!实在是厉害!我一个老同学在榆林市林业局工作。他们那个局竟然也得到了二百万的扶植资金!前些日子我跟他在一起吃饭,他还和我显摆呢!结果昨天下午就愁眉苦脸的将钱又给退回去了!我现在真想看看我老同学那张脸。”

    赵长枪不想看童世伟老同学那张脸,他想看孙国伟那张脸,他很好奇当孙国伟通知手下各单位的头头脑脑们将钱退回去的时候,孙国伟到底是什么心情。

    现在,赵长枪除了看到孙国伟的脸,还想看看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的脸。赵长枪忽然记起来那小子还欠着自己一千万呢!

    这个账一定得找他去算,就算要不来,也得恶心一下他,不然他还以为天下他是老大呢!

    对了,明天刘勋出殡,李东生肯定也到场,就是那时候和他算账!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五六章 大手笔    老船夫没再说任何话,放下茶壶客气退下,出了船舱站在了船头继续驾船。↖,

    船靠岸后,又守在船舷恭送了青衣老者下船。

    而苗毅的‘买卖’让天行宫宫主温环真很是头疼了一阵,要血洗五间天街商铺可不是小事,真要这么容易达成,那天街早就乱得不成样了,天庭非得在每一处天街驻守实力强悍的人马不可,若在近万处天街驻守实力强悍的人马那得拖住天庭多大的实力?也就不会有这么多天街存在。

    当然了,区区几间商铺凭天行宫的实力血洗一遍完全没问题,可关键是要全身而退,一旦惊动地方驻军迅速封锁星域可不是开玩笑的,而就算能全身而退也要保证不暴露天行宫,否则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会惹来大麻烦。

    若是对付一处也就罢了,居然要同时对付五个地点,这意味着暴露的几率大大增加了。

    所以这才是真正让温环真担心的问题,温环真不得不把天行宫几名长期闭关的长老、也是他的弟子,给招了出来商议此事。

    现在还有时间慢慢商议,因为苗毅那边说他还要做点准备,温环真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准备。

    碧落殿内,师徒等人盘膝而坐,正在琢磨商议,静坐的温环真也正仔细听着弟子们的推敲计划。

    可就在这时,温环真双眸中忽然闪现震惊神色,又迅速归于平静,缓缓站了起来。对看来的诸弟子道:“你们先议着。”说罢转身朝殿后走去。

    众盘膝而坐的弟子齐齐拱手相送。

    到了殿后静室内的温环真手掌一翻,一只星铃从他掌心慢慢浮出。犹如从他掌中生根发芽长出来的一般,悬空在掌上振动着。

    温环真的眼神中透着难以置信。这只星铃从他当年拿到手后,就一直没用过,一直单独安静在一个角落,也从来没有响动过,今天居然有了反应,又恰逢牛有德的‘买卖’找上门,他几乎不用多想就预感到十有八九和牛有德的‘买卖’有关,否则这么多年无动于衷的东西怎么会突然有了反应。

    温环真的心情甚至隐隐有些激动,多少年来波澜不惊的心绪居然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当年那人把这星铃给自己的时候究竟是安排了什么人跟自己联系,只知道和自己联系的人叫‘孤星’,他能猜到这十有八九不是本名,如此重要的人物也不会到处留下真名,那是找死,应该是代号。

    温环真对与这个神秘人联系既好奇又期待,掌控住了星铃,问:是孤星?

    对方没有废话,也没有任何啰嗦。直奔主题:是我!牛有德血洗五间天街商铺的事太过危险,很容易暴露你们,一点小事不值得你们冒这么大的风险,停止执行这计划!

    温环真吃惊不小。他不知道苗毅究竟把这事告诉了多少人,按理说应该不会把这种事情到处宣扬才对,可这‘孤星’为何知道这件事。貌似还知道的挺详细,难道是牛有德身边的人?也不对。牛有德独自一人放逐进了荒古死地。通过牛有德身边人知道的,还是本就是牛有德计划中的经手人之一?

    脑海中念头闪过。温环真:计划停止,牛有德那边如何答复?我这边已经答应了他。

    孤星:另换一个计划,照我安排的去做,他会答应的,也能保障你们不暴露。

    温环真:愿闻其详!

    孤星:顺势而为做点改变……

    碧落殿内盘膝而坐商议的众弟子陆续回头看向殿后走出来的师尊。

    温环真盘膝缓缓坐下,目光扫过诸人,淡然道:“天街商铺的事我们不用管了,现在只需我们集中力量对付一个点。保密是首要的,同时要快,要解决的干净利落展现出震慑力……”

    目标一出来,众弟子大大松了口气,改变的计划基本上只需展现武力,只要自己这边做好保密,不存在什么隐忧,也基本上不用和庞大的天庭势力对上,这就好办多了。

    而苗毅那边只告诉他们要血洗五间商铺,目前还没告诉他们要袭击哪五间商铺,让人心中很是没底,这次是直接确定了动手目标,而且提供了详细的情况,完全可以做出充分准备。

    该怎么做很快就商量好了,无非是派什么人去执行的问题。

    事情定下,坐在下首的首席大弟子言歌拱手道:“师尊,不知什么时候出手?”

    “不急,再等等!”温环真微微摇头。

    众弟子面面相觑,不知什么意思,然温环真讳莫如深,不愿吐露真相,事实上连事情和苗毅有关都尽量进行了保密,只告诉了弟子们要做什么事,没告诉弟子们牵涉到了什么人。

    天宫,乾坤殿内朝会,高坐在上的青主目光冷冷扫过下面诸人,一阵冷笑:“这白凤凰还真是不知死活了,朕念旧情想放她一马,她却不知好歹,屡屡跟朕作对!诸卿说吧,该怎么办?”

    六眼邪君的死,近卫军数百人马的战死,如果还不能证明是白凤凰干的,那迷乱星海再次掀起的白色风暴无疑指明了罪魁祸首是谁。

    嬴九光第一个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当召集天下所有具备天眼术法的修士,配合天庭大军进入迷乱星海围剿。只要陛下首肯,臣回去立刻下令遍寻境内此类修士。”

    外孙女成天妃了,他多少要做出些表率,可谓第一个站了出来表态,表示他要出力了。

    “臣等附议!”属于嬴九光派系的大臣当即全部跳了出来支持。

    这股势力一出来表态,等于代表了身在后宫的那位天妃身后的庞大势力,一股能帮战如意在后宫面对天后的底气。

    而嬴九光又微微偏头朝寇凌虚等人使了个眼色。

    寇、昊、广三位天王心知肚明,想插手地下势力就得压下夏侯家,几家已经暗中商量好了的,在后宫的势力要一起支持战如意对抗夏侯承宇,看能不能先想办法把天街的总揽大权从夏侯承宇手上给夺走,想和夏侯家族掰手腕怎么能让财源掌控在夏侯家的手里。

    三位天王稍作沉默,陆续也站了出来表示支持嬴九光。

    这三位一出来,满殿的大臣大多数全部站了出来表示支持。

    青主脸上露出了微笑,这种没什么掣肘的朝会真是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整个天庭的势力如果拧成一股绳的话,天下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好的,他目光若有若无地瞥向了站在下首的夏侯拓。

    夏侯拓则回头朝身后瞅了眼,感受到了大殿内施加给他的巨大压力,也切身感受到了青主对夏侯家的敲打之意。他最终也点头道:“老臣附议!”

    他若不同意就是对抗整个天庭了。

    “臣附议!”几个属于夏侯家派系的大臣也跟了出来表态。

    不过夏侯拓又补了一句,“只是老臣担心这样剿也未必是个办法,天庭的大军杀进去,白凤凰借着迷乱星海的地形遁离,等天庭大军撤走,她又跑回去,周而复始也不是个办法啊!白凤凰得了迷乱星海的地利,怕是有点难办。”

    青主颔首道:“天翁的担心也是朕的担心,所以要诸卿商议,看看能不能拿出什么妥善的办法。”目光瞅向了嬴九光。

    嬴九光立刻气势汹汹道:“那就斩断祸源!臣建议集中大量人马直接将迷乱星海的迷尘进行吸收清扫,直接把迷乱星海从星空中抹干净,看白凤凰怎么兴风作浪!之后再悬以重赏天下通缉,看她往哪跑!若是陛下觉得迷乱星海那边的近卫军人马还不够,臣麾下愿再想办法协调出一千万大军进行配合!”

    大殿内顿时窃窃私语声一片,都在震惊于嬴天王的大手笔,竟然要把迷乱星海从星空中抹去,这还真是为了给后宫的天妃撑腰壮底气啊!

    寇凌虚等人无语,也都明白嬴九光想抓白凤凰已经变成了其次,这是第一次在朝会上为战如意出手,可谓势必要弄出个响当当的大场面来,要弄出这么大的手笔就是要给后宫的战如意撑场面,要为战如意震慑整个后宫,彻底鼎立战如意在后宫的位置,以后谁想在后宫动战如意的话都要掂量一下。

    而寇凌虚等人也可谓给足了嬴九光面子,三位天王也表态愿意各出一千万人马协助近卫军将迷乱星海彻底在星空抹去。当然,这面子也不是白给的,大家要合力帮战如意打压夏侯承宇,争取帮战如意抢到天街的主导权,而后再私下分配利益。

    这等于是一下就动用了五千多万人马!

    瞧这动静,夏侯拓的脸色有点凝重,他知道目标的重点已经由白凤凰变成了他。

    而青主却是闻之大喜,这是给他脸上添光,当要让天下人看看天庭的庞大能量,说白了就是让天下人看看他天帝号令天下的能力,往常寂静太久了想来个大动静威慑天下,下面却老是有各种理由阻拦,如今…当即准了!

    下面愿意主动积极办事,而不是拖沓,行动效率是极快的,一散朝,上层的法旨就下达了下去,各地人马立马快速调动了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