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293章

    怎么会是这样?

    这……这怎么可能?

    “我靠,300万人进去,只能有1000人活着出来?天啊,太可怕了……”

    “这鸿蒙龙墓哪里是一个超级宝藏,简直是一个绝凶魔窟!”

    “不好,我……我的叔叔也进去了,天啊,如今没见他出来,难……难道他已经陨落?”

    “呜呜,我的相公呢?你为何要去鸿蒙龙墓闯荡……”

    ……

    星空之上,无数仙妖佛魔鬼哭狼嚎,他们心中更是升腾起一股无穷的悲伤。

    观音大仕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眉头轻皱。

    她悄悄扩展着自己的仙识,向四周探查着。却怎么也没有发现吕重的身影,不由心中也闪过一阵担心:“难道这家伙陨落了?”

    此念一起,她顿时摇头:“不对,敖夜、木苍穹、冷眉等女都已闯入前三十名。她们有资格离开[鸿蒙龙墓]。既然没有在这个蛮荒仙域出现,那么一定是从其他空间节点离开的!而吕重想来是与他的这几个妻子一起离开的……”

    想到这里,观音大仕顿时心神一松。这会儿她也想起来了,吕重等人果然不%是从这个空间节点进入鸿蒙龙墓的!

    “真没想到,这次鸿蒙龙墓第二区收获最大的就是吕重的几个妻子了。至于第三区,吕重随便站在擂台上,却是没有任何一人敢上场挑战他。真正的圣人之下的第一人呢!”观音大仕微微嘀咕。心中也是莫名地一乐。

    她可是知道。佛门高手与兵圣孙武不上去挑战吕重。是间接表明承了吕重的情。当然,也有自知不敌的缘故。

    而血杀刀帝、妖族混世金鹏等准圣,不上去挑战吕重,却是真正的惧怕吕重。

    要知道,吕重的凶名可不是盖的。

    当时,连续在第三区疯狂剿灭无极魔圣一脉的魔帝以及天使一族的仙帝,可是把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那种疯狂与雷霆手段,几乎让整个第三区的三万多帝级强者。真正恐惧到灵魂都在震荡。

    活到最后的一百多帝级强者,除了少有的几人与吕重有点交情,而不想与吕重战斗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从身心到灵魂能吕重有一种超乎想像的恐惧。

    要知道,吕重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在第三区灭掉了虫族帝虫大军、天使族仙帝联队、无极魔圣一脉的魔帝。

    这三大势力的帝级强者,绝对是整个第三区三万仙帝(准圣)之中战斗力最恐怖的几个存在。

    而就是因为吕重,这三大势力的所有帝级强者,全被清剿得一干二净。

    吕重更是在无形之中,让其他不少帝级强者占据了原本属于三大势力的名额。真正活着离开[鸿蒙龙墓]。

    收拾了一下心绪。观音大仕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有关鸿蒙龙墓内的详细情况。过段时间,大家就会知道了。现在,我们身心俱疲,得回去巩固修为。告辞——”

    话音一落,佛门强者、千古英烈界的武仙、天庭的超级战将,纷纷化为流光消失。

    见到这种情况,剩下的十几个从鸿蒙龙墓出来的人也是脸色大变,连忙推动法宝、法术,极速闪离。

    只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先前,观音大仕等人的极速离开,大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这些人再想离开,却遇到了极大的阻力。

    “别跑!给我们解说一下鸿蒙龙墓中的详细情况。否则,别怪我们大开杀戒——”有人直接以言语相威胁。

    “对了,当年进入鸿蒙龙墓第一区的人,都有天大的收获。有的人甚至得了先天灵宝。现在,这些人进入的可是鸿蒙龙墓第二区甚至第三区,得到的宝贝绝对更好,嘎嘎,可不能放过他们……”更有人趁机起哄,准备挑起其他人的贪心。

    如果在平时,大家几乎能在第一时间就明白这人心怀鬼胎。

    可是,这会儿,却根本就无法想得太多。

    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对方身上绝对有超级法宝。

    比如先天灵宝、先天至宝。甚至有可能还有混沌灵宝呢!

    “抢——”

    陡然间,无数人心生歹意。

    原本,因为名额限制,无法进入鸿蒙龙墓的憋屈,就让这些人心里极为窝火。

    不过,听闻300多万人,到最后只有一千多人出来。所有人心头也生出一丝后怕与庆幸。

    接着,贪婪之心狂猛滋生!

    进入鸿蒙龙墓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几率陨命。可是,从这些幸存者身上抢夺宝贝,陨落的几率绝对不会太大!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称,这么下意识地一比较。顿时所有被引诱出来。

    “杀——”

    当有人挺身而出,第一个攻击那些鸿蒙龙墓出来的幸存者之后,更多的人参与了进来。

    “我靠,这么多人?三十六计,走为上。老子闪——”

    “哼,今天之事,某记下了。等老子安定下来,炼化了从鸿蒙龙墓得来的几件宝贝,势必一一拜访你等……”

    “今日之赐,本魔帝来日必千百倍奉还……”

    ……

    好汉不吃眼前亏!

    如今可是有十几万人对他们虎视眈眈!

    没有任何犹豫,这仅剩下的十几人,也俱都全力激发自己的法宝或是秘术,疯狂报路逃奔。

    不过,如今时机已失。

    除了最强的四个帝级强者,以无匹的速度与秘法逃过一劫之外。却有十一人直接被十几万人给分尸。

    当这些人的空间装备被爆出来后,更多的人参与了争夺与撕杀。

    顿时,一场席卷诸天的腥风血雨迅速产生。

    不单蛮荒星域!

    玄奇星域、机械星域、幽冥世界、永恒国度等各个空间节点所在的地方,都有无数人参与了争夺。

    只不过,这些星域的空间节点,被甩出来的人算是小得可怜。而且根本就不像地仙界、千古英烈界的那些人成批抱团而战。

    如此一来,大部分的人被围攻而陨落。

    只有少气运极为逆天的人成功逃出生天。

    ……

    下界!

    修真界与黑魔界交接之处。

    空间节点狂暴震动。

    在这个空间节点之外,赫然也有不少人死死地盯着这个空间节点。

    “轰轰轰……”

    突然,前方空间狂暴震动。

    接着,十几个黑点从中闪了出来。

    “哈哈,终于有人出来了。嘎嘎,这些人全是我黑魔界的了……”一个魔头张声狂笑。

    另一边,修真界的一个八劫散仙也是冷笑起来:“黑明散魔,有我玄真子在,你们休想抢走这里出来的任何一人……”

    黑明散魔顿时斜眼瞥了玄真子一眼,森然道:“玄真子,你也太嚣张了。真要与我作对,老子率整个黑魔界的人全力灭了你玄天门。嘿嘿,你一个修真门派,难道要与我整个黑魔界对抗?”

    “哼,黑明老魔,你以为修真界与黑魔界的通道那么容易就能被打开?”玄真子同样冷笑:“本座可不是吓大的。有本事你破开修真界与黑魔界的结界打入我修真界试试?还真以我们怕你不成?”

    “哈哈……”就在这时候,一阵大笑声响起。

    却见前方那空间节点之内,十位绝色仙女有如众星拱月一般,拱卫着一个英俊之极的男子昂然走来。

    而那男子正在大笑。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没想到在下界居然还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男人怪笑着,目光顿时落在玄真子与黑明散魔所率领的两方人马上,眼光中多了一丝戏谑与不怀好意(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来自赵长枪的消息    “怎么?枪哥以前听说过这个人?”电话那头的岳南山诧异的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呵呵,岂止是认识,已经是老对头了”

    赵长枪简单的将他在杜平县和左少卿结怨,以及在宁海市和左少卿发生的恩恩怨怨都简单的和岳南山说了一遍。

    “左少卿这个人比泥鳅还滑溜,而且心机深沉。当初他从杜平县跑到了宁海市之后,摇身一变,变成了珠宝商人,慈善家,而且还是区人大代表。甚至宁海市很多人都知道他和原来的市委书记楚飞雄关系很好。直到后来才真相大白,楚书记根本就不认识他,和他关系不错的是楚飞雄的双胞胎弟弟楚飞鹰。宁海市破获毒品窝案的时候,唯一跑掉的大头子就是这个左少卿。想不到这家伙蹿到岛国后,竟然又成了人物!”赵长枪说道。

    “起止是一个人物啊。这个人现在几乎控制着整个东南亚的毒品销售,给我的灭魂社制造了无数的麻烦,我几次派人想做掉他,可是就像你说的,这家伙滑的就像泥鳅一样,所以始终都没有成功。”岳南山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哼哼,左少卿,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赵长枪心中默默想道,然后说道:“岳哥,左少卿在华国的下家你们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左少卿在华国的下家是一个叫振邦保安公司的组织,老大叫向少杰,好像是京城向家的人。”岳南山说道。

    “左少卿有没有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是振邦保安公司的老大?”赵长枪连忙问道。

    这个问题是关键的关键。如果左少卿只是知道向少杰是振邦保安公司的头儿,那么他的供词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证据点,而不能构成证据链。

    “我想应该有。据说向少杰前段时间曾经亲自到岛国参观过山口组的制毒工厂,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左少卿手中应该有这段档案!”岳南山说完后,又问道:“枪哥打算抓住左少卿?”

    “不错。想必岳哥已经知道了,向少杰的振邦保安公司已经被燕京市警方给端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向少杰的手下将向少杰所有的罪名都顶了下来。向少杰完全脱身到了事外。[ 超多好看小说]所以我想从左少卿身上打开缺口。”赵长枪说道。

    “枪哥,你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了,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灭魂社和山口组都在休养生息,我早就再次对左少卿出手了!”岳南山说道,虽然他现在还不想和山口组开战,但是既然现在枪哥急需要抓住左少卿,他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岳哥,这是华国警方的活儿,所以主力兵员应该是他们。而且警方出面,到最后将左少卿运回到华国的时候,也比较方便。如果是我们出手,带着左少卿回国,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当然,岳哥可以给警方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派人协助一下他们。毕竟同是炎黄子孙嘛。”赵长枪说道。

    “那好吧。我听枪哥的。当华国警方的人来到之后,枪哥通知我一声。没有别的事情,我先挂了。”岳南山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岳南山的通话之后,赵长枪马上又拨通了燕京市望城山涉毒专案组组长刘丙强的电话。

    刘丙强最近比较烦,作为一个从底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资深警察,他一眼就能看出,向少杰肯定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并且很可能是振邦保安公司的幕后老大。可惜的是,他手中就是没有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有罪!

    如果将向少杰换成其他人,刘丙强还是有很多手段可以施展的,他可以以协助调查为理由先将向少杰带到警局,然后转为刑事拘留,同时对向少杰展开强大的心理攻势,争取让向少杰认罪。

    最重要的是,向少杰一旦被抓,向长明,田宏健,瓜皮头等人的心理防线也会立刻被瓦解!在他们心中,向少杰就是他们的保护神,是他们的希望。只要向少杰没事,他们心中便会有一点残存的希望,希望向少杰能最终翻盘,将他们救出来。

    可是如果向少杰也被抓了,恐怕他们立刻就会将知道的一切都会说出来。保护神都被抓了,他们还坚持个屁?再说了,向少杰被抓起来后,肯定也不能威胁他们的家人安全了。他们也不用为他们的家人担心了。

    然而,这一切不过都是如果而已,向少杰是向家的人,如果警方没有充足的证据就将他抓起来,很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到最后他不但要乖乖的将向少杰放出来,而且很可能会引火烧身,丢官罢职。

    就在刘丙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怎样打开这个案子的缺口时,他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摸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赵长枪的电话,于是嘟囔一句:“赵长枪?他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刘丙强一边小声嘟囔,一边接通了电话,话筒中立刻传来赵长枪爽朗的声音:“刘局,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向少杰有没有被抓住?”

    按理说,这件案子是机密,刘丙强不应该向任何人透露案情的进展情况。但是刘丙强却也知道赵长枪不是平常人。并且赵长枪对这个案件也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刘丙强没打算隐瞒赵长枪。

    刘丙强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案情进展不太顺利。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向少杰和这个特大毒品案没有关系。现在政法委已经在督促我们尽快将案件交给检查机关。如果专案组再找不到向少杰有罪的证据,恐怕案子就只能草草结案了。现在唯一值得我们欣慰的是,他们毒窝被我们捣毁了。”

    刘丙强有些沮丧。如果向少杰最后不能伏法,他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赵长枪能听出刘丙强的失落和沮丧,于是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刘局,你太悲观了吧?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刘大局长啊。其实,除了向少杰那些已经被抓起来的手下,还有人知道向少杰的底细!甚至手中掌握着向少杰的犯罪证据!”

    “谁?你说的是谁?”刘丙强马上惊喜的问道。

    “向少杰毒品交易的上家,岛国的左少卿!”赵长枪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

    “左少卿?你怎么知道他是向少杰的上家?”刘丙强奇怪的问道。

    “呵呵,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但是我可以给你百分之百的保证,我的消息绝对是可靠的。左少卿现在是岛国山口组的重要人物,掌握着山口组对华的所有毒品贸易。关于左少卿的详细资料,你可以去向你们专案组的陆晓红警官咨询一下,她对左少卿是非常了解的。向少杰曾经亲自到岛国山口组的毒品加工厂参观学习过,当时陪同向少杰的就是左少卿。所以,左少卿手中很可能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是个大毒枭!”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同志,你能确定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刘丙强严肃的问道。

    “可以确定百分九十。现在就看你们有没有胆量去岛国将左少卿抓回来!”赵长枪说道。

    “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开会讨论一下。”刘丙强说道。虽然他是专案组的组长,但是偷偷跑到岛国去抓人,这可不是小事情。

    “嗯。如果你们真的要派人去抓人的话,可以提前通知我一声,我会在那边安排人帮助你们。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们一点,这件事是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被向少杰得到了风声,恐怕他立刻就会和左少卿联系!到时候,你们只能又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有,我建议你们在将人抓住,拿到证据之前,最好不要和岛国警方联络。因为你们对那边的情况不熟,鬼知道左少卿在警方有没有眼线?一旦被左少卿知道了你们要去抓他,恐怕去抓他的警察不但抓不住他,反而会有生命危险。那可是人家的地盘。”赵长枪嘱咐道。

    “好,明天早上我会给你个答复。如果我们真的要派人过去的话,我会将他们的简单资料传给你,希望赵老弟能将和他们接头的人的资料也发给我们。”刘丙强说道。

    “好,就这样,有事再联系。”赵长枪挂断了电话。

    差十分不到下午五点的时候,赵长枪的车子赶到了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让他意外的是,他的车子还没开进大门,宗伟阳的普桑竟然从里面开出来了。

    宗伟阳不喜欢司机接送自己上下班,所以他都是开着自己的车子上下车,在上班时间需要公干的时候,他才会使用县委的车。

    宗伟阳显然也认出了赵长枪的超级悍马,两车相错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放下了车窗。

    “这么早就下班?急匆匆的干什么去?”赵长枪笑着问道。早早就下班,这可不是宗伟阳的作风。

    宗伟阳的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尴尬之色,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县委暂时没事了。回去还有点急事,所以早走了十几分钟。没事我先走了。”

    宗伟阳说着话,竟然直接就一溜烟的跑了。

    赵长枪不禁抓了抓脑袋,说道:“咦?不对头啊?老宗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还脸红了?呀!坏了!晓梅嫂子!”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