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怎么?枪哥以前听说过这个人?”电话那头的岳南山诧异的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呵呵,岂止是认识,已经是老对头了”

    赵长枪简单的将他在杜平县和左少卿结怨,以及在宁海市和左少卿发生的恩恩怨怨都简单的和岳南山说了一遍。

    “左少卿这个人比泥鳅还滑溜,而且心机深沉。当初他从杜平县跑到了宁海市之后,摇身一变,变成了珠宝商人,慈善家,而且还是区人大代表。甚至宁海市很多人都知道他和原来的市委书记楚飞雄关系很好。直到后来才真相大白,楚书记根本就不认识他,和他关系不错的是楚飞雄的双胞胎弟弟楚飞鹰。宁海市破获毒品窝案的时候,唯一跑掉的大头子就是这个左少卿。想不到这家伙蹿到岛国后,竟然又成了人物!”赵长枪说道。

    “起止是一个人物啊。这个人现在几乎控制着整个东南亚的毒品销售,给我的灭魂社制造了无数的麻烦,我几次派人想做掉他,可是就像你说的,这家伙滑的就像泥鳅一样,所以始终都没有成功。”岳南山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哼哼,左少卿,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赵长枪心中默默想道,然后说道:“岳哥,左少卿在华国的下家你们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左少卿在华国的下家是一个叫振邦保安公司的组织,老大叫向少杰,好像是京城向家的人。”岳南山说道。

    “左少卿有没有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是振邦保安公司的老大?”赵长枪连忙问道。

    这个问题是关键的关键。如果左少卿只是知道向少杰是振邦保安公司的头儿,那么他的供词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证据点,而不能构成证据链。

    “我想应该有。据说向少杰前段时间曾经亲自到岛国参观过山口组的制毒工厂,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左少卿手中应该有这段档案!”岳南山说完后,又问道:“枪哥打算抓住左少卿?”

    “不错。想必岳哥已经知道了,向少杰的振邦保安公司已经被燕京市警方给端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向少杰的手下将向少杰所有的罪名都顶了下来。向少杰完全脱身到了事外。[ 超多好看小说]所以我想从左少卿身上打开缺口。”赵长枪说道。

    “枪哥,你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了,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灭魂社和山口组都在休养生息,我早就再次对左少卿出手了!”岳南山说道,虽然他现在还不想和山口组开战,但是既然现在枪哥急需要抓住左少卿,他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岳哥,这是华国警方的活儿,所以主力兵员应该是他们。而且警方出面,到最后将左少卿运回到华国的时候,也比较方便。如果是我们出手,带着左少卿回国,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当然,岳哥可以给警方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派人协助一下他们。毕竟同是炎黄子孙嘛。”赵长枪说道。

    “那好吧。我听枪哥的。当华国警方的人来到之后,枪哥通知我一声。没有别的事情,我先挂了。”岳南山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岳南山的通话之后,赵长枪马上又拨通了燕京市望城山涉毒专案组组长刘丙强的电话。

    刘丙强最近比较烦,作为一个从底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资深警察,他一眼就能看出,向少杰肯定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并且很可能是振邦保安公司的幕后老大。可惜的是,他手中就是没有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有罪!

    如果将向少杰换成其他人,刘丙强还是有很多手段可以施展的,他可以以协助调查为理由先将向少杰带到警局,然后转为刑事拘留,同时对向少杰展开强大的心理攻势,争取让向少杰认罪。

    最重要的是,向少杰一旦被抓,向长明,田宏健,瓜皮头等人的心理防线也会立刻被瓦解!在他们心中,向少杰就是他们的保护神,是他们的希望。只要向少杰没事,他们心中便会有一点残存的希望,希望向少杰能最终翻盘,将他们救出来。

    可是如果向少杰也被抓了,恐怕他们立刻就会将知道的一切都会说出来。保护神都被抓了,他们还坚持个屁?再说了,向少杰被抓起来后,肯定也不能威胁他们的家人安全了。他们也不用为他们的家人担心了。

    然而,这一切不过都是如果而已,向少杰是向家的人,如果警方没有充足的证据就将他抓起来,很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到最后他不但要乖乖的将向少杰放出来,而且很可能会引火烧身,丢官罢职。

    就在刘丙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怎样打开这个案子的缺口时,他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摸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赵长枪的电话,于是嘟囔一句:“赵长枪?他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刘丙强一边小声嘟囔,一边接通了电话,话筒中立刻传来赵长枪爽朗的声音:“刘局,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向少杰有没有被抓住?”

    按理说,这件案子是机密,刘丙强不应该向任何人透露案情的进展情况。但是刘丙强却也知道赵长枪不是平常人。并且赵长枪对这个案件也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刘丙强没打算隐瞒赵长枪。

    刘丙强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案情进展不太顺利。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向少杰和这个特大毒品案没有关系。现在政法委已经在督促我们尽快将案件交给检查机关。如果专案组再找不到向少杰有罪的证据,恐怕案子就只能草草结案了。现在唯一值得我们欣慰的是,他们毒窝被我们捣毁了。”

    刘丙强有些沮丧。如果向少杰最后不能伏法,他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赵长枪能听出刘丙强的失落和沮丧,于是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刘局,你太悲观了吧?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刘大局长啊。其实,除了向少杰那些已经被抓起来的手下,还有人知道向少杰的底细!甚至手中掌握着向少杰的犯罪证据!”

    “谁?你说的是谁?”刘丙强马上惊喜的问道。

    “向少杰毒品交易的上家,岛国的左少卿!”赵长枪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

    “左少卿?你怎么知道他是向少杰的上家?”刘丙强奇怪的问道。

    “呵呵,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但是我可以给你百分之百的保证,我的消息绝对是可靠的。左少卿现在是岛国山口组的重要人物,掌握着山口组对华的所有毒品贸易。关于左少卿的详细资料,你可以去向你们专案组的陆晓红警官咨询一下,她对左少卿是非常了解的。向少杰曾经亲自到岛国山口组的毒品加工厂参观学习过,当时陪同向少杰的就是左少卿。所以,左少卿手中很可能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能证明向少杰是个大毒枭!”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同志,你能确定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刘丙强严肃的问道。

    “可以确定百分九十。现在就看你们有没有胆量去岛国将左少卿抓回来!”赵长枪说道。

    “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开会讨论一下。”刘丙强说道。虽然他是专案组的组长,但是偷偷跑到岛国去抓人,这可不是小事情。

    “嗯。如果你们真的要派人去抓人的话,可以提前通知我一声,我会在那边安排人帮助你们。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们一点,这件事是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被向少杰得到了风声,恐怕他立刻就会和左少卿联系!到时候,你们只能又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有,我建议你们在将人抓住,拿到证据之前,最好不要和岛国警方联络。因为你们对那边的情况不熟,鬼知道左少卿在警方有没有眼线?一旦被左少卿知道了你们要去抓他,恐怕去抓他的警察不但抓不住他,反而会有生命危险。那可是人家的地盘。”赵长枪嘱咐道。

    “好,明天早上我会给你个答复。如果我们真的要派人过去的话,我会将他们的简单资料传给你,希望赵老弟能将和他们接头的人的资料也发给我们。”刘丙强说道。

    “好,就这样,有事再联系。”赵长枪挂断了电话。

    差十分不到下午五点的时候,赵长枪的车子赶到了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让他意外的是,他的车子还没开进大门,宗伟阳的普桑竟然从里面开出来了。

    宗伟阳不喜欢司机接送自己上下班,所以他都是开着自己的车子上下车,在上班时间需要公干的时候,他才会使用县委的车。

    宗伟阳显然也认出了赵长枪的超级悍马,两车相错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放下了车窗。

    “这么早就下班?急匆匆的干什么去?”赵长枪笑着问道。早早就下班,这可不是宗伟阳的作风。

    宗伟阳的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尴尬之色,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县委暂时没事了。回去还有点急事,所以早走了十几分钟。没事我先走了。”

    宗伟阳说着话,竟然直接就一溜烟的跑了。

    赵长枪不禁抓了抓脑袋,说道:“咦?不对头啊?老宗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还脸红了?呀!坏了!晓梅嫂子!”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五五章 大买卖,接不接?    不管是不是误会,白fènghuáng联系苗毅要个解释是免不了的。

    将大致情况讲过之后,白fènghuáng质问:牛有德,我守信遵守承诺,你派来的人却要抓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苗毅一听经过立马明白了六道的企图,显然是不满足那一百万支破法弓,想一蹴而就趁机全部拿到手。

    想清其中原因后,苗毅心中恼火,六道竟然一点都不跟自己打商量就背着自己干这事,实在可恶,他日还不知道会背着自己干出什么事来,这摆明了就是认为捏着自己的把柄认为自己不敢动用天庭的力量把他们给怎么样,所以才敢撇开自己不经自己同意就这样干,摆明了是有恃无恐。

    看来不给这帮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苗毅越想越火大。

    尽管心中火大,苗毅还是得继续安抚白fènghuáng,否则这妖精把自己和她之间的事给抖出去就不妙了:白fènghuáng,这事情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待我查清了再说。

    白fènghuáng:误会?倘若不是刚好在迷乱星海,让我侥幸脱了身,我现在只怕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了。

    苗毅:你想怎么样吧?

    这话说的,白fènghuáng还真不知道该对他怎么样,一想到那随时能候在前面等自己的游衣,她就有些提心吊胆,最后只能回上一句:你自己看着办。

    苗毅:六眼邪君毕竟是帮你杀掉了,那剩下的破法弓你准备什么时候交割?

    白fènghuáng:还想要剩下的破法弓,你好意思说出口?

    其实苗毅若是非要找她索要的话,她因为某些原因还是会给的,然苗毅的确是觉得六道这边做得有点过了,换了自己也不会答应。遂回:这事等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两人中断联系没多久,云知秋的消息便来了,说的也是白fènghuáng说的事情。苗毅相当气氛。问云知秋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人家白fènghuáng不肯给那剩下的八百万支破法弓了。

    云知秋解释。她也是刚接到魔道那边传来的消息才知道半途出了那种事,魔道那边让她解释一下。说白了,那些动手的人还是只听炼狱之地的话,动手是炼狱之地那边的意思,是炼狱之地早就安排好的,压根就没和云知秋打招呼,她问了姬美丽等人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

    苗毅震怒:那还需要跟老子解释什么?解释个屁啊摆明了是认为老子拿他们没办法。摆明了把老子当软柿子捏,下次指不定遇上什么关键事情被他们给卖了

    由不得他不愤怒,他已经被穆凡君他们出卖过一次,小命都差点丢在了他们的手上,前事未忘,后事又来,这帮家伙又在背后耍手段,还没完没了了。

    云知秋:这事我刚才也和我爷爷吵了一顿,我生气,你生气。都没用,只能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而他们也不是没有损失。我已经告诉他们了,说白fènghuáng如今连那一百万支破法弓也不肯给了,我手头上的那一百万支破法弓刚好可以趁机扣下来,也算上让他们长长教训。

    苗毅:长屁的教训他们只会怪自己准备不充分,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的话,这种事情他们照干不误,你当他们会心慈手软?

    云知秋:牛二,我又何尝不知道,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朝我发火也改变不了结果。对了,待会儿姬美丽她们肯定也会找你解释。你跟我吵没关系,我不会往心里去。跟她们别把话说的过火了,她们目前的态度至少在你和师门之间并未彻底倒向师门,你别自己把她们给推了过去,关系搞僵了想再修复可就难了。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们师门不顾她们的处境这样干,让她们情何以堪,你宽容点的话,她们会想谁才是真心对她们好的人,懂不懂?

    苗毅:八百万支破法弓就这样没了,一群王八蛋,都给老子等着,回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他们

    云知秋也只能是劝他消消火,再三叮嘱他别和姬美丽等人把关系搞僵了,也没把苗毅的话当真,毕竟苗毅现在困在荒古死地,有什么事也要等回来再说。

    这边两人一停下,姬美丽等几个妾室果然就来消息了,既是解释,也是赔礼道歉。

    苗毅很想朝她们发火,不过想到这些事情也不能怪她们,加之之前云知秋的及时开导,想了想就按照云知秋的话说了,好言宽慰,说不关她们的事,是她们师门太卑鄙了,如果真有错也是云知秋那个正室夫人的错,事先没做好沟通,这样的事情事先竟然一点都不知晓。

    不是苗毅在往云知秋身上推责任,而是云知秋自己要求苗毅这样说的,让苗毅在几个妾室面前主动往她身上压责任。

    这里应付完几个妾室,苗毅立刻又摸出星铃联系上了金漫,一沟通上,直接质问:白fènghuáng的事,为什么不事先跟我打招呼,你们什么意思,耍我这个所谓的圣主是不是?

    金漫正招了公孙立道等人商量这事,正犹豫着要不要联系苗毅解释一下,谁知苗毅已经主动兴师问罪了。

    金漫解释:圣主,这事我们事先真的不知晓情况,真没想到另外五道会突然另起波折,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当时动手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人没一个对白fènghuáng动手的,只不过也没有阻止他们而已。

    苗毅一手和她联系,一手又摸出了星铃联系云知秋,让云知秋打听一下无量一道的人当时是否真的没有动手。

    云知秋立刻联系魔道参与行动的人,确认了无量道的幸存者的确没有对白fènghuáng动手。

    苗毅为了防止六道那边订立攻守同盟,又再次联系白fènghuáng确认当时的情况。

    白fènghuáng见这家伙在追着这事情不放,开始有点相信了苗毅事先的确是真的不知情,她自己本来也在狐疑,觉得苗毅没理由要抓她,她早先已经答应把所有破法弓都给他了。除非是觉得不放心怕自己耍赖。

    白fènghuáng也不知道现场攻击自己的人谁是谁的人,她连来和自己接头的人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认。当时攻击自己的时候,现场的确有一批人没有参与攻击。

    有了白fènghuáng这个当事人的证词。苗毅心头的火总算消了点,至少无量道没让自己这个所谓的圣主太难堪,还知道顾及点自己的面子。

    不过正在气头上的苗毅说话也没客气,直呼其名警告:金漫,不管有没有参与,我希望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时要立刻让我知道消息,而不是等我来问你们

    金漫:圣主息怒,属下谨记

    联系中断后。金漫颇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公孙立道等人。

    说老实话,尽管这事另五道之前瞒住了这边,但这边其实已经猜到了五道会这么干,毕竟几方相交这么多年,多少都互相了解彼此,另五道焉能看到这样的好机会错过,肯定会想着视情况而定看能不能将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弄到手,而这边事先没有告诉苗毅纯粹是装糊涂,未必没有乐见其成的心思。

    苗毅联系完一家,又一家。再次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钟离哙。

    钟离哙:怎么想到和我联系了?听说你去了荒古死地,你不会是在荒古死地跟我联系吧?

    苗毅:有一笔大买卖找你们天行宫,接不接?

    他这次真的是被穆凡君等人给搞火了。穆凡君等人仗着他不敢用天庭的人对付他们,简直是无视他的处境,再这样下去还得了,他这次下定决心不惜代价也要给穆凡君等人一点教训。

    钟离哙牙疼了,不知道这家伙又有什么事找上门来了,问:多大的买卖?

    苗毅:有五间天街的商铺,我看不顺眼,给我血洗了,铺子里的人不要留活口。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价钱你们开

    滚钟离哙很想吼出这字眼来。把我们天行宫当什么了,然而他没资格这样答复。只能回:你先等等,我向师门请示一下,看能不能接这买卖

    苗毅自然愿意等答复。

    天行宫,碧落殿内空荡荡,天行宫宫主温环真一身碧衣,花白头发扎着马尾,盘膝静坐的玉榻上,面容清矍,眉心一点朱砂般的存在。

    钟离哙跟着掌教师尊福显走进了碧落殿行礼,有些事情哪怕是身为掌教的福显也不能做主。

    钟离哙将苗毅的请求讲述后,温环真眉头骤起良久,最后沉吟道:“可以答应他,不过钱财就免了,让他另换个代价,你这般跟他说……”

    钟离哙领会意思后,联系苗毅转告:这笔买卖我们接了,不过钱财我们不要,荒古死地我们天行宫好久没有进入过了,回头事成后你把荒古死地如今的情况详细告知我们便可。

    苗毅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了,详情另外细谈。

    鬼市,信义阁,水门前的守卫迅速朝走出的信义阁总执事行礼。

    青衣老者微微点头致意,从洞门而出,拾阶而下,停泊在旁的老船夫立刻乐呵呵恭请道:“七爷,里面请”

    青衣老者登船,进了船舱内,悠然坐下。

    船从水洞而出,离了信义阁,驰行在水面远离后,施法驾船的船夫进了船舱内为青衣老者斟茶之际,施法传音道:“东西带来了吗?”

    青衣老者接过他递来的茶盏,托在茶盏下面的两根手指顺势递了一枚储物戒到船夫掌心,揭盖品茶之际,暗暗传音道:“六道除无量道外,其余五道在外面的重要据点各选了两处,这十处据点藏了一些高手,实力差不多占了五道在外面实力的两成,里面有详细名单和详细情况。”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