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是不是误会,白fènghuáng联系苗毅要个解释是免不了的。

    将大致情况讲过之后,白fènghuáng质问:牛有德,我守信遵守承诺,你派来的人却要抓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苗毅一听经过立马明白了六道的企图,显然是不满足那一百万支破法弓,想一蹴而就趁机全部拿到手。

    想清其中原因后,苗毅心中恼火,六道竟然一点都不跟自己打商量就背着自己干这事,实在可恶,他日还不知道会背着自己干出什么事来,这摆明了就是认为捏着自己的把柄认为自己不敢动用天庭的力量把他们给怎么样,所以才敢撇开自己不经自己同意就这样干,摆明了是有恃无恐。

    看来不给这帮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苗毅越想越火大。

    尽管心中火大,苗毅还是得继续安抚白fènghuáng,否则这妖精把自己和她之间的事给抖出去就不妙了:白fènghuáng,这事情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待我查清了再说。

    白fènghuáng:误会?倘若不是刚好在迷乱星海,让我侥幸脱了身,我现在只怕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了。

    苗毅:你想怎么样吧?

    这话说的,白fènghuáng还真不知道该对他怎么样,一想到那随时能候在前面等自己的游衣,她就有些提心吊胆,最后只能回上一句:你自己看着办。

    苗毅:六眼邪君毕竟是帮你杀掉了,那剩下的破法弓你准备什么时候交割?

    白fènghuáng:还想要剩下的破法弓,你好意思说出口?

    其实苗毅若是非要找她索要的话,她因为某些原因还是会给的,然苗毅的确是觉得六道这边做得有点过了,换了自己也不会答应。遂回:这事等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两人中断联系没多久,云知秋的消息便来了,说的也是白fènghuáng说的事情。苗毅相当气氛。问云知秋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人家白fènghuáng不肯给那剩下的八百万支破法弓了。

    云知秋解释。她也是刚接到魔道那边传来的消息才知道半途出了那种事,魔道那边让她解释一下。说白了,那些动手的人还是只听炼狱之地的话,动手是炼狱之地那边的意思,是炼狱之地早就安排好的,压根就没和云知秋打招呼,她问了姬美丽等人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

    苗毅震怒:那还需要跟老子解释什么?解释个屁啊摆明了是认为老子拿他们没办法。摆明了把老子当软柿子捏,下次指不定遇上什么关键事情被他们给卖了

    由不得他不愤怒,他已经被穆凡君他们出卖过一次,小命都差点丢在了他们的手上,前事未忘,后事又来,这帮家伙又在背后耍手段,还没完没了了。

    云知秋:这事我刚才也和我爷爷吵了一顿,我生气,你生气。都没用,只能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而他们也不是没有损失。我已经告诉他们了,说白fènghuáng如今连那一百万支破法弓也不肯给了,我手头上的那一百万支破法弓刚好可以趁机扣下来,也算上让他们长长教训。

    苗毅:长屁的教训他们只会怪自己准备不充分,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的话,这种事情他们照干不误,你当他们会心慈手软?

    云知秋:牛二,我又何尝不知道,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朝我发火也改变不了结果。对了,待会儿姬美丽她们肯定也会找你解释。你跟我吵没关系,我不会往心里去。跟她们别把话说的过火了,她们目前的态度至少在你和师门之间并未彻底倒向师门,你别自己把她们给推了过去,关系搞僵了想再修复可就难了。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们师门不顾她们的处境这样干,让她们情何以堪,你宽容点的话,她们会想谁才是真心对她们好的人,懂不懂?

    苗毅:八百万支破法弓就这样没了,一群王八蛋,都给老子等着,回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他们

    云知秋也只能是劝他消消火,再三叮嘱他别和姬美丽等人把关系搞僵了,也没把苗毅的话当真,毕竟苗毅现在困在荒古死地,有什么事也要等回来再说。

    这边两人一停下,姬美丽等几个妾室果然就来消息了,既是解释,也是赔礼道歉。

    苗毅很想朝她们发火,不过想到这些事情也不能怪她们,加之之前云知秋的及时开导,想了想就按照云知秋的话说了,好言宽慰,说不关她们的事,是她们师门太卑鄙了,如果真有错也是云知秋那个正室夫人的错,事先没做好沟通,这样的事情事先竟然一点都不知晓。

    不是苗毅在往云知秋身上推责任,而是云知秋自己要求苗毅这样说的,让苗毅在几个妾室面前主动往她身上压责任。

    这里应付完几个妾室,苗毅立刻又摸出星铃联系上了金漫,一沟通上,直接质问:白fènghuáng的事,为什么不事先跟我打招呼,你们什么意思,耍我这个所谓的圣主是不是?

    金漫正招了公孙立道等人商量这事,正犹豫着要不要联系苗毅解释一下,谁知苗毅已经主动兴师问罪了。

    金漫解释:圣主,这事我们事先真的不知晓情况,真没想到另外五道会突然另起波折,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当时动手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人没一个对白fènghuáng动手的,只不过也没有阻止他们而已。

    苗毅一手和她联系,一手又摸出了星铃联系云知秋,让云知秋打听一下无量一道的人当时是否真的没有动手。

    云知秋立刻联系魔道参与行动的人,确认了无量道的幸存者的确没有对白fènghuáng动手。

    苗毅为了防止六道那边订立攻守同盟,又再次联系白fènghuáng确认当时的情况。

    白fènghuáng见这家伙在追着这事情不放,开始有点相信了苗毅事先的确是真的不知情,她自己本来也在狐疑,觉得苗毅没理由要抓她,她早先已经答应把所有破法弓都给他了。除非是觉得不放心怕自己耍赖。

    白fènghuáng也不知道现场攻击自己的人谁是谁的人,她连来和自己接头的人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认。当时攻击自己的时候,现场的确有一批人没有参与攻击。

    有了白fènghuáng这个当事人的证词。苗毅心头的火总算消了点,至少无量道没让自己这个所谓的圣主太难堪,还知道顾及点自己的面子。

    不过正在气头上的苗毅说话也没客气,直呼其名警告:金漫,不管有没有参与,我希望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时要立刻让我知道消息,而不是等我来问你们

    金漫:圣主息怒,属下谨记

    联系中断后。金漫颇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公孙立道等人。

    说老实话,尽管这事另五道之前瞒住了这边,但这边其实已经猜到了五道会这么干,毕竟几方相交这么多年,多少都互相了解彼此,另五道焉能看到这样的好机会错过,肯定会想着视情况而定看能不能将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弄到手,而这边事先没有告诉苗毅纯粹是装糊涂,未必没有乐见其成的心思。

    苗毅联系完一家,又一家。再次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钟离哙。

    钟离哙:怎么想到和我联系了?听说你去了荒古死地,你不会是在荒古死地跟我联系吧?

    苗毅:有一笔大买卖找你们天行宫,接不接?

    他这次真的是被穆凡君等人给搞火了。穆凡君等人仗着他不敢用天庭的人对付他们,简直是无视他的处境,再这样下去还得了,他这次下定决心不惜代价也要给穆凡君等人一点教训。

    钟离哙牙疼了,不知道这家伙又有什么事找上门来了,问:多大的买卖?

    苗毅:有五间天街的商铺,我看不顺眼,给我血洗了,铺子里的人不要留活口。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价钱你们开

    滚钟离哙很想吼出这字眼来。把我们天行宫当什么了,然而他没资格这样答复。只能回:你先等等,我向师门请示一下,看能不能接这买卖

    苗毅自然愿意等答复。

    天行宫,碧落殿内空荡荡,天行宫宫主温环真一身碧衣,花白头发扎着马尾,盘膝静坐的玉榻上,面容清矍,眉心一点朱砂般的存在。

    钟离哙跟着掌教师尊福显走进了碧落殿行礼,有些事情哪怕是身为掌教的福显也不能做主。

    钟离哙将苗毅的请求讲述后,温环真眉头骤起良久,最后沉吟道:“可以答应他,不过钱财就免了,让他另换个代价,你这般跟他说……”

    钟离哙领会意思后,联系苗毅转告:这笔买卖我们接了,不过钱财我们不要,荒古死地我们天行宫好久没有进入过了,回头事成后你把荒古死地如今的情况详细告知我们便可。

    苗毅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了,详情另外细谈。

    鬼市,信义阁,水门前的守卫迅速朝走出的信义阁总执事行礼。

    青衣老者微微点头致意,从洞门而出,拾阶而下,停泊在旁的老船夫立刻乐呵呵恭请道:“七爷,里面请”

    青衣老者登船,进了船舱内,悠然坐下。

    船从水洞而出,离了信义阁,驰行在水面远离后,施法驾船的船夫进了船舱内为青衣老者斟茶之际,施法传音道:“东西带来了吗?”

    青衣老者接过他递来的茶盏,托在茶盏下面的两根手指顺势递了一枚储物戒到船夫掌心,揭盖品茶之际,暗暗传音道:“六道除无量道外,其余五道在外面的重要据点各选了两处,这十处据点藏了一些高手,实力差不多占了五道在外面实力的两成,里面有详细名单和详细情况。”未完待续

    …

第1292章 诸天震荡!    完了!

    弑天老祖也陨落了!

    而其他陨落的圣人也有好几个!

    整个诸天万界,再起轩然大波。

    短短的几十年时间之内,连续三位圣尊陨落!

    这是亿万年以来都不曾出现过的大事。

    地仙界,鸿钧道祖脸现惊容。其正被他约束在紫霄宫内的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圣人、接引、准提个个都是心惊肉跳。

    如果不是有鸿钧道祖的约束,他们也极有可能闯入鸿蒙龙墓!

    “老师,那鸿蒙龙墓中彻底有何等恐怖的存在,居然一连有三位圣尊折损在里面?”大殿之内,通天教主苦笑着抬头,问道。

    鸿钧道祖双眼闪过一丝古怪,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突兀地说了一句:“这是异数的崛起!”

    异数?

    在场的诸圣个个凝惑不已,想问,又不敢多问。

    “好了,你们也不要多问。时间到了,你们自然会理解。都回去静心修行吧。真正的大战快要到了——”鸿钧道祖说摆,也不等众弟子说话,衣袖一挥,六位大圣直接被送出了紫霄宫。

    蛮妖界!

    虚空神界!

    混天血杀界!

    那些几乎与鸿钧道祖一个等级的圣尊,也个个都脸色凝重,似乎隐隐感应到了一个绝世强者的崛起。

    “鸿昆道祖、麒麟圣尊、弑天老祖……啧啧,居然全都陨落在那鸿蒙龙墓之中。有意思……真的非常有意思。当年那个始龙都没有这个能耐,没想到他陨落之后,单凭他的一个空间法宝居然能阴死三大圣尊。想来,这鸿蒙龙墓中还拥有更恐怖的道器存在。可惜……可惜……”

    “虽然本尊自信要强于鸿昆道祖、麒麟圣尊与弑天老祖,但是。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战败甚至毁灭这三位圣尊。这鸿蒙龙珠之内,到底还隐藏了什么惊天大秘?”

    “还好本尊没有跟风进入那鸿蒙龙墓……”

    “鸿蒙龙蒙之内,绝对有超级宝贝。可惜……”

    “杀了那鸿昆道祖、麒麟圣尊、弑天老祖三大圣尊的不会就是那自上界破空而至的[九玄寒龙冰棺]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鸿蒙龙珠虽然是一品道器,但是却是真正的空间系道器。自身随意成就无数空间。再有[九玄寒龙冰棺]这寒系攻击性道器配合。能在第一时间内迟滞一些圣人甚至圣尊的行动速度。如果时间一久,混沌灵宝都有可能在[九玄寒龙冰棺]释放的惊天寒气下脆化,那样一来,进入其中的圣人、圣尊只怕要很受伤……”

    ……

    不少圣人、甚至圣尊都在第一时间内议论起来。

    这一刻,所有没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圣人、圣尊,都对这个曾经存在了亿万亿年的鸿蒙龙墓,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与忌惮。

    短时间之内,绝不敢再度进入鸿蒙龙墓。

    只是。不敢进入其中,可大家对这鸿蒙龙墓的关注却是越来越密切。

    恨不得那些进入其中的人立刻就出来,好让他们问个究竟。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又或者是不是与他们猜测的一样。

    ……

    修行不知岁月!

    在诸天万界无数人的关注中,四十年的时间一恍而过!

    本来,已有不少人放松了对鸿蒙龙墓的关注。

    可突然!

    那些拥有与[鸿蒙龙墓]相联通的空间从标的地区,陡然间天地突然震荡起来。

    接着,一个个强者突然被一阵阵诡异而强大的巨力给甩出。

    不过,与当年进入鸿蒙龙墓的盛况相比。

    现在,出来的人几乎是寥寥无几。

    有些空间坐标,进入时。一窝蜂地闯入几千人,甚至几万人。

    可是,如今出现的却是三五两人。甚至人数更少。有的几乎连一个都没有。算得上是真正的全军覆没。

    蛮荒星域!

    无数人在看着前方那疯狂震荡的空间,双眼闪烁着无尽复杂的眼神。

    有期待、有焦急、有贪婪、有阴鸷、有急切……

    “轰隆隆……”

    陡然,前方的空间一阵狂猛地爆炸,四周的星空几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团。

    接着,大量的人被从蘑菇云团之中甩了出来。

    “啊,出来了……真的出来了……”

    “我看见了,首先出来的是白起!是杀神白起,那个千古英烈界中的真正强者,以杀入道的武仙……”

    “还有项羽、霍去病、赵牧、吕布、李靖、岳飞……”

    “咦。佛门的观音大仕也出来了,还有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琉璃净光佛……”

    “天庭一方的吕祖吕洞宾也出来了。还有杨戬……”

    “混世金鹏也出来了……”

    “咦,不对啊。出来的怎么就这么一点人?满打满算似乎没有一百五十人……”

    ……

    这会儿,所有观望的人都发现了不对。

    那些的空间震荡也逐渐停止。

    可是已再没有多少人被甩出来。

    要知道,之前从这个空间节点进入[鸿蒙龙墓]的人,简直多达几万人。

    一时间,无数人都惊恐起来。

    要知道,在这里苦苦等待的人,除了真正的心怀叵测的人,其他大多都是进入其中的那些人的亲人、朋友、师兄弟啊。

    “吕……吕祖,请问,您知不知道我师兄混元子的情……情况……”

    一个巅峰大罗金仙突然激动地向吕洞宾冲了过去,张口就问。

    这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吕洞宾此时却是一脸悲伤与落寞。

    “不好意思,进入鸿蒙龙墓的人太多,又分成了不同区域,所以我没有碰到另师兄混元子,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抱歉,我还有事。请让步……”吕洞宾双眼有些复杂地看了这个大罗金仙一眼,勉强说了两句,便自行离开。

    吕洞宾并没有欺骗这人。他在鸿蒙龙墓之中的确没有遇上混元子。但是,他却深深明白,这人既然没有从这个空间节点出来,那就铁定陨落了。

    要知道,第二区进入的强者多达300万人。

    可真正能出来的也就一千人。

    一千人啊!

    这个基数与此同三百万人相比,简直连零头都算不上。

    蛮荒星域这个空间节点,能有将近一百五十人出来,绝对是非常了不起了。

    要知道,与[鸿蒙龙墓]相连的空间节点,几乎有三十个。

    这一千人分摊到几十个空间节点。每个空间节点平均能分个三十人罢了。

    这里能出来一百五十人,几乎占据了总人数的六分之一了。

    “不对!很不对劲。为什么出来的大都是佛门、千古英烈界以及天庭三方的人?大家算算,这三方的人加起来居然达到了130多人。可其他势力的人加起来也仅仅才十几个?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对!说不定就是这三方的人马联手把其他势单力薄的人给干掉了!呜呜,我的师兄,你难道已被这些人给害了……”

    ……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无数人看向吕洞宾、白起等人的目光都不对劲了。

    这时候,观音大仕眉头一皱,站了出来,喧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诸位道友尚请听贫僧一言……”

    这一声佛号,观音大仕直接参杂了佛门[清心咒]与[大雷音术]。

    强大的佛音开始于天地间响起,一瞬间,禅音带着清心宁神的力量扩散开来,渗入每一个人的心里。

    顿时,大部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小数实力强大的人还在挣扎,有心准备出手搅和了观音大仕的佛家禅音,正准备动手之际。阿弥陀佛、药师琉璃净光佛、毗卢尸佛等人包含警告的眼神犀得射至。

    顿时,所有人都难得地安静下来。

    “诸位道友,这次进入鸿蒙龙墓,诸天万界有300多万人参加第二区的淘汰赛。这第一关,就是要从300万人之中选出最强的3万人。而其他的人必须全部死亡。而在淘汰赛之后,便是擂台赛。从3万人中选出一千人。也就是说整个鸿蒙龙墓第二区,能够离开的只有一千人。”

    什么?

    听了观音大仕的稍许解说,顿时所有人都惊动了,个个面色惊色,一脸骇然。(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