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完了!

    弑天老祖也陨落了!

    而其他陨落的圣人也有好几个!

    整个诸天万界,再起轩然大波。

    短短的几十年时间之内,连续三位圣尊陨落!

    这是亿万年以来都不曾出现过的大事。

    地仙界,鸿钧道祖脸现惊容。其正被他约束在紫霄宫内的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娲圣人、接引、准提个个都是心惊肉跳。

    如果不是有鸿钧道祖的约束,他们也极有可能闯入鸿蒙龙墓!

    “老师,那鸿蒙龙墓中彻底有何等恐怖的存在,居然一连有三位圣尊折损在里面?”大殿之内,通天教主苦笑着抬头,问道。

    鸿钧道祖双眼闪过一丝古怪,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突兀地说了一句:“这是异数的崛起!”

    异数?

    在场的诸圣个个凝惑不已,想问,又不敢多问。

    “好了,你们也不要多问。时间到了,你们自然会理解。都回去静心修行吧。真正的大战快要到了——”鸿钧道祖说摆,也不等众弟子说话,衣袖一挥,六位大圣直接被送出了紫霄宫。

    蛮妖界!

    虚空神界!

    混天血杀界!

    那些几乎与鸿钧道祖一个等级的圣尊,也个个都脸色凝重,似乎隐隐感应到了一个绝世强者的崛起。

    “鸿昆道祖、麒麟圣尊、弑天老祖……啧啧,居然全都陨落在那鸿蒙龙墓之中。有意思……真的非常有意思。当年那个始龙都没有这个能耐,没想到他陨落之后,单凭他的一个空间法宝居然能阴死三大圣尊。想来,这鸿蒙龙墓中还拥有更恐怖的道器存在。可惜……可惜……”

    “虽然本尊自信要强于鸿昆道祖、麒麟圣尊与弑天老祖,但是。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战败甚至毁灭这三位圣尊。这鸿蒙龙珠之内,到底还隐藏了什么惊天大秘?”

    “还好本尊没有跟风进入那鸿蒙龙墓……”

    “鸿蒙龙蒙之内,绝对有超级宝贝。可惜……”

    “杀了那鸿昆道祖、麒麟圣尊、弑天老祖三大圣尊的不会就是那自上界破空而至的[九玄寒龙冰棺]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鸿蒙龙珠虽然是一品道器,但是却是真正的空间系道器。自身随意成就无数空间。再有[九玄寒龙冰棺]这寒系攻击性道器配合。能在第一时间内迟滞一些圣人甚至圣尊的行动速度。如果时间一久,混沌灵宝都有可能在[九玄寒龙冰棺]释放的惊天寒气下脆化,那样一来,进入其中的圣人、圣尊只怕要很受伤……”

    ……

    不少圣人、甚至圣尊都在第一时间内议论起来。

    这一刻,所有没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圣人、圣尊,都对这个曾经存在了亿万亿年的鸿蒙龙墓,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与忌惮。

    短时间之内,绝不敢再度进入鸿蒙龙墓。

    只是。不敢进入其中,可大家对这鸿蒙龙墓的关注却是越来越密切。

    恨不得那些进入其中的人立刻就出来,好让他们问个究竟。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又或者是不是与他们猜测的一样。

    ……

    修行不知岁月!

    在诸天万界无数人的关注中,四十年的时间一恍而过!

    本来,已有不少人放松了对鸿蒙龙墓的关注。

    可突然!

    那些拥有与[鸿蒙龙墓]相联通的空间从标的地区,陡然间天地突然震荡起来。

    接着,一个个强者突然被一阵阵诡异而强大的巨力给甩出。

    不过,与当年进入鸿蒙龙墓的盛况相比。

    现在,出来的人几乎是寥寥无几。

    有些空间坐标,进入时。一窝蜂地闯入几千人,甚至几万人。

    可是,如今出现的却是三五两人。甚至人数更少。有的几乎连一个都没有。算得上是真正的全军覆没。

    蛮荒星域!

    无数人在看着前方那疯狂震荡的空间,双眼闪烁着无尽复杂的眼神。

    有期待、有焦急、有贪婪、有阴鸷、有急切……

    “轰隆隆……”

    陡然,前方的空间一阵狂猛地爆炸,四周的星空几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团。

    接着,大量的人被从蘑菇云团之中甩了出来。

    “啊,出来了……真的出来了……”

    “我看见了,首先出来的是白起!是杀神白起,那个千古英烈界中的真正强者,以杀入道的武仙……”

    “还有项羽、霍去病、赵牧、吕布、李靖、岳飞……”

    “咦。佛门的观音大仕也出来了,还有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琉璃净光佛……”

    “天庭一方的吕祖吕洞宾也出来了。还有杨戬……”

    “混世金鹏也出来了……”

    “咦,不对啊。出来的怎么就这么一点人?满打满算似乎没有一百五十人……”

    ……

    这会儿,所有观望的人都发现了不对。

    那些的空间震荡也逐渐停止。

    可是已再没有多少人被甩出来。

    要知道,之前从这个空间节点进入[鸿蒙龙墓]的人,简直多达几万人。

    一时间,无数人都惊恐起来。

    要知道,在这里苦苦等待的人,除了真正的心怀叵测的人,其他大多都是进入其中的那些人的亲人、朋友、师兄弟啊。

    “吕……吕祖,请问,您知不知道我师兄混元子的情……情况……”

    一个巅峰大罗金仙突然激动地向吕洞宾冲了过去,张口就问。

    这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吕洞宾此时却是一脸悲伤与落寞。

    “不好意思,进入鸿蒙龙墓的人太多,又分成了不同区域,所以我没有碰到另师兄混元子,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抱歉,我还有事。请让步……”吕洞宾双眼有些复杂地看了这个大罗金仙一眼,勉强说了两句,便自行离开。

    吕洞宾并没有欺骗这人。他在鸿蒙龙墓之中的确没有遇上混元子。但是,他却深深明白,这人既然没有从这个空间节点出来,那就铁定陨落了。

    要知道,第二区进入的强者多达300万人。

    可真正能出来的也就一千人。

    一千人啊!

    这个基数与此同三百万人相比,简直连零头都算不上。

    蛮荒星域这个空间节点,能有将近一百五十人出来,绝对是非常了不起了。

    要知道,与[鸿蒙龙墓]相连的空间节点,几乎有三十个。

    这一千人分摊到几十个空间节点。每个空间节点平均能分个三十人罢了。

    这里能出来一百五十人,几乎占据了总人数的六分之一了。

    “不对!很不对劲。为什么出来的大都是佛门、千古英烈界以及天庭三方的人?大家算算,这三方的人加起来居然达到了130多人。可其他势力的人加起来也仅仅才十几个?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对!说不定就是这三方的人马联手把其他势单力薄的人给干掉了!呜呜,我的师兄,你难道已被这些人给害了……”

    ……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无数人看向吕洞宾、白起等人的目光都不对劲了。

    这时候,观音大仕眉头一皱,站了出来,喧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诸位道友尚请听贫僧一言……”

    这一声佛号,观音大仕直接参杂了佛门[清心咒]与[大雷音术]。

    强大的佛音开始于天地间响起,一瞬间,禅音带着清心宁神的力量扩散开来,渗入每一个人的心里。

    顿时,大部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小数实力强大的人还在挣扎,有心准备出手搅和了观音大仕的佛家禅音,正准备动手之际。阿弥陀佛、药师琉璃净光佛、毗卢尸佛等人包含警告的眼神犀得射至。

    顿时,所有人都难得地安静下来。

    “诸位道友,这次进入鸿蒙龙墓,诸天万界有300多万人参加第二区的淘汰赛。这第一关,就是要从300万人之中选出最强的3万人。而其他的人必须全部死亡。而在淘汰赛之后,便是擂台赛。从3万人中选出一千人。也就是说整个鸿蒙龙墓第二区,能够离开的只有一千人。”

    什么?

    听了观音大仕的稍许解说,顿时所有人都惊动了,个个面色惊色,一脸骇然。(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马上将钱都追回来    孙国伟的心像猫抓一样难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上任六天就被下课?

    这种事情如果一旦发生,自己将会成为华国自从建国以来下课最快的地级市市长!更严重的是,自己不但会成为全国的笑柄,而且还很有可能要面临党纪国法的严惩!

    挪用专款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小了办,屁事没有,毕竟钱不是被孙国伟一个人私吞了,而是被他拿来办别的事情了。他完全可以将当初驳斥赵长枪的那套理论搬出来。

    但是如果往大了办,这事就可以上纲上线了。即便你有一万个理由,挪用专款也是不对的!封建社会私自开国库赈灾那都是杀头的罪!赈济灾民的理由够充分了吧?未经允许,擅开国库,杀无赦!

    钱志广看着眼巴巴看着自己,想让自己给他拿个主意的孙国伟,心中对他的鄙视更甚了。

    遇到事情不是先自己考虑如何解决,而是第一时间问上级怎么办。这是典型的副手思维!副手是没有拍板权的,所以遇到事情,他的第一思维就是先请示正职。

    孙国伟在某部干副司长干习惯了,还没有从这种思维定式中摆脱出来。要知道,他现在虽然是榆林市的二把手,但是在政府口却是真真正正的一把手!他是有决策权的!特别是现在这事情,本身就是政府方面的事情,而且还是牵扯到他自己的,他竟然问钱志广怎么办!

    钱志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之计,第一要务是先把已经拨下去的钱收回来,然后再想办法应付上面的调查组。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调查组不下来。如何阻止调查组下来,想必孙市长应该有办法吧?”

    挪用专款这件事虽然不是钱志广操作的,但是他毕竟是知道的,并且他是榆林市的一把手!如果调查组下来真的想将事情往大了搞,他这个市委书记搞不好也得陪着孙国伟吃挂落!那可是钱志广绝对不愿看到的,所以钱志广才让孙国伟想办法阻止调查组下来。

    孙国伟背后站着的是向家,钱志广相信向家有能力化解这次事端。

    “有办法,有办法。可是那些钱,我们已经拨付下去,还怎么收的上来啊!”孙国伟苦着脸说道。

    “收不上来也得收!告诉下面单位的一把手,谁敢不把钱都吐出来,谁就赶紧卷铺盖滚蛋!别害怕市委常委层面的事情,大家都是明白人,他们不会出手给你使绊子的。八零电子书/你赶紧去准备吧。我得和省里联系一下,不能让天水市得逞!”钱志广下了逐客令。

    孙国伟离开后,钱志广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喃喃自语道:“赵长枪啊赵长枪,你这个混小子可够愣的!竟然甩出了这么一个大招,让我都有些手忙脚乱啊!看来,我应该修正一下对你的看法了。”

    钱志广忽然意识到,自己试图利用孙国伟打压赵长枪的做法简直是太愚蠢了。想通过打压赵长枪,来达到控制赵长枪的目的,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因为赵长枪这个人是绝对不会接受别人的打压的,这是他的性格,和他的职位级别无关。即便他只是一介草民,如果有人想打压他,他也会奋起反抗。他就像一个强力弹簧,你压得的他越厉害,他弹得也就越厉害,最终受到伤害不是弹簧,而是压他的人。

    钱志广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领导,我是小钱啊。今晚有没有空,我想过去和你汇报一下工作啊。好,好,那我现在就出发,应该能赶在您下班之前赶到。”

    挂断电话之后,钱志广微微叹了口气,让秘书招呼了司机,然后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立刻赶往临河市。天水市这次来势汹汹,誓要“**”,自己这个榆林市委书记不能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啊。

    “赵长枪这个混蛋太能作了。***,引火烧身了。”钱志广临出门前还嘟囔了一声。

    当钱志广一路赶往省城临河市的时候,孙国伟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生闷气,他刚刚给向奎阳打了电话,将这边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燕京市的副市长向奎阳,这些天被侄子向少杰的事情正弄的焦头烂额呢,没想到孙国伟这边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让孙国伟对付赵长枪是不假,可是他也没让孙国伟去截留平川县的扶持款啊!

    赵长枪是什么人?那可是个你不招惹他,他都想从你身上啃下一块肉来的人,你孙国伟竟然敢截留他的钱?他不找你的麻烦,找谁的麻烦?

    向奎阳把孙国伟骂了个狗血喷头,可怜孙大市长,自始至终连个屁都没敢放,只是嗯啊嗯啊的听着。

    向奎阳直到将一身的火气出的差不多了,才说道:“孙国伟,你现在当务之急是马上将钱都给追回来!然后原封不动的打到平川县的账户上!然后尽快去和赵长枪赔礼道歉。”

    “啊?给赵长枪赔礼道歉?我们不是要对付赵长枪吗?干嘛还要给他赔礼道歉?”孙国伟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

    “我让你对付赵长枪,是让你想办法引诱赵长枪犯错误,或者当他犯错误的时候,将他的错误无限放大。不是让你自己将自己的把柄交到赵长枪手中!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明面上,你必须要和赵长枪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样赵长枪才能对你放松警惕。你现在和赵长枪的矛盾已经到了明面上,他处处提防你,你还怎么去抓他的把柄?再说,你刚才不是说过,赵长枪正在积极运作,想将平川县划归到天水市吗?我告诉你,这事绝不能让赵长枪干成了。而要想阻止赵长枪运作这件事,你们榆林市市委市政府,就必须马上去做赵长枪的工作。”向奎阳说道。

    “哦。老领导,我明白了。可是调查组的事情

    ”孙国伟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行了,你把你那边的事情搞定,调查组的事情,我来帮你处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量不要让这个调查小组下去。就这样吧。”向奎阳挂断了电话。

    孙国伟挂断电话后,抓起面前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然后呆了片刻,接着竟然扬起水杯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响,顿时玻璃渣子,茶叶沫子,伴随着热水珠子到处飞溅!

    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孙国伟忽然想起来,这个水杯还是今天早上秘书小刘给他新买的,以前的那个,昨天已经被他摔烂了。而让他摔杯子的原因也是因为赵长枪!

    孙国伟又想起来,赵长枪昨天来找自己的事情。他仿佛感到自己的脸正被赵长枪打的啪啪作响,他仿佛看到赵长枪正在无情的嘲笑自己!

    就在昨天,也是在这个办公室,他孙国伟曾经亲口告诉赵长枪,他不会把钱再交给平川县,他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赵长枪,他孙国伟做过的事情,从来不后悔!他还要和赵长枪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然而这才一天过去,自己就要让有关单位将钱都给还回来,然后再打到平川县的账户上!更让他郁闷的是,向奎阳竟然还要让他主动去给赵长枪赔礼道歉!这让孙大市长情何以堪啊!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些有关单位的一把手会把到手的钱再老老实实的吐出来?就算他们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压下,能将钱吐出来,自己这个出尔反尔的市长在他们心中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原本想借着此事,在打压赵长枪的同时,也在榆林市建立起自己的威信,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了这种样子!这事情就算放在一个普通老百姓身上都让人憋气带窝火,别说堂堂孙大市长了。

    孙国伟虽然郁闷的要命,但是该干的事情还得干。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将外间的秘书喊了进来,说道:“小刘啊,你通知一下有关单位,让他们将前两天拨下去的款子立刻再还到榆林市的账户上。通知那些头头脑脑们,谁如果想在这件事上耍花招,谁就卷铺盖滚蛋!就说这话是钱志广钱书记说的。”

    “好吧,孙市长,我这就去。”刘秘书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哦,等一下,出去后,让办公室派个人过来将我的房间打扫一下,刚才不小心将水杯又摔碎了。”孙国伟说道。

    “哦,明白了孙市长。”刘秘书一边答应,一边心想待会儿是不是直接给孙市长批发一箱水杯。没办法,少了不够摔的啊!

    不说榆林市方面紧急行动,要阻击赵长枪这套组合拳,再说赵长枪。

    当日,赵长枪离开吴应熊的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和林浩在临河市分道扬镳,林浩直接赶回夹河市。

    由于时间比较紧,所以赵长枪没有去见李若萍,而是直接返回了平川县。

    在回平川县的路上,赵长枪接到了岳南山的电话。

    “枪哥,你让我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岳南山在电话中说道。

    “哦?都查清楚了?快说说看。”赵长枪惊喜的说道。无论什么时候,岳哥都不会让人失望。

    “这两年的确有大量的毒品流入我国境内。这些毒品主要是冰毒,还有一些新兴毒品。负责这件事的是山口组一个叫左少卿的华国人。”岳南山说道。

    “真的是左少卿?”赵长枪情不自禁的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