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听到吕重的传音,没有任何犹豫,猛地向弑天老祖俯冲下来。

    正被四周的爆炸弄得寸步难行的弑天老祖,也发现了的动作,不由又惊又怒。

    “该死,这具棺材怎么可能无视这空间的如此强大的能量爆炸,并任意在其中穿梭?它……它的质地到底有多坚硬?”弑天老祖这时候,才觉得自己不知根底之下,就挑衅这个空间的主人,实在有些不明智。

    可是,现在也迟了!

    此时!

    天空中风云突变,只见那浩瀚无尽的能量风暴之中,一具玄青色的冰棺逆劲冲出,裹夹着一股震慑寰宇、覆灭苍穹的可怖巨力,瞬间穿透爆炸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弑天老祖撞击而至。

    闪!

    弑天老祖心下大骇,动念就要闪强行闪避。

    可是,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处于能量爆炸的泥塘之中,连全盛时的速度万分之一的速度都提升不起来。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弑天老祖整个人直接被的棺身撞中。

    接着,他整个人犹如被超速行驶的高速列车给撞中,整个人直接被撞飞。

    “咔嚓——”

    飞行途中,他身上传来一阵咔咔声响,却是他那极品防御至宝的战甲形成的光罩崩成粉碎。甚至九玄寒龙冰棺]无双的巨力直接轰在实体战甲之上。把这防御型的极品混沌至宝都撞出了一条三十厘米的裂痕。

    祸不单行!

    弑天老祖脸色猛地一僵,“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金色的圣血,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此时此刻他身上那一股原本极为强横。几可以镇压诸天圣人的磅礴气息也彻底萎靡下来。

    “该……该死……”弑天老祖知道麻烦了。在被震飞的途中。强行控制着身体挪移了两三米远的距离。

    果然!

    九玄寒龙冰棺的野蛮攻击再次轰击。

    勉强擦着他的身体闪过。

    “侥幸!”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弑天老祖还没有来得及松懈心神,无数道至强的玄圣寒流已从四面八方喷射而出。

    顿时,至阴至寒的能量几乎就把弑天老祖包围。

    甚至,在被包围的一瞬间,弑天老祖的视线也彻底被遮蔽。

    恐怖的玄圣寒流,几乎把四周的空间都有冰住的迹象。

    一种强悍之极的寒冷产生,让堂堂圣尊弑天老祖也是禁不住身体哆嗦了一下。

    甚至。弑天老祖还震惊地发现,自身的能量、身体都在这种至强的寒气侵袭下,变得呆板起来。

    能量运转速度变慢!

    身体也被冰得有些僵硬。

    “轰……”

    突然,外界再次响起一道爆音。弑天老祖脸色狂变!

    他强行展开圣识,想利用圣识透过这四周的玄圣寒气,感应着的位置。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也是让他目瞪口呆!

    到处都是九玄寒龙冰棺!

    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在堂堂圣尊的圣识感应之下,居然还能产生如此有如幻境、虚影一般的情况?

    这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绝对没有这么多的。

    真正的只有一具!

    可是,弑天老祖利用圣识也无法从如此多的影子之中。找出真正的那一具。

    “该死,我……我居然找不出九……九玄寒龙冰棺的真正本体了?”弑天老祖一脸骇然。双眼之中流露出深深的疑惑与不敢置信。

    就在此时,这无数九玄寒龙冰棺都化为一道道黑影,带着恐怖之极的速度与力量,汇合着毁灭天地的威势与霸道向他冲击而来。

    弑天老祖终于恐惧起来。

    这会儿,他发现自己依旧无法找出的本尊。

    “轰隆隆……”

    无穷的九玄寒龙冰棺呼啸而至。

    弑天老祖的心神已然出现破绽,他恐惧地胡乱闪躲。

    可就在这时候,一尊至强的从无穷的玄圣寒流中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在弑天老祖的胸膛之上。

    “嘭——”

    弑天老祖只觉得胸前突兀地传来一股霸道的不可抗拒的磅礴力量。

    “咔咔……”

    战甲严重被撞毁,顿时,让他身上的防御力大减。

    趁他病,要他命!

    九玄寒龙冰棺,也绝对是战斗的好手。

    无穷无尽的玄圣寒流攻击,连绵不断地轰击而至!

    刚刚被九玄寒龙冰棺的实体狂暴撞中,让他身体还处在极度不适之中,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可接下来,无穷源自圣神界的至强寒流的入侵,让防御力大减的他,身体甚至灵魂都在刹那间呆滞起来。

    “噗噗噗……”

    无数道至强的寒气终于击中弑天老祖的圣体。

    这些恐怖寒气,直接从对方破损的战甲的缝隙中钻入对方的体内。

    一瞬间,弑天老祖再也无法动弹。

    “轰……”

    此时,本体再次轰至。

    “嘭……”

    弑天老祖的圣体在这绝强的撞击力与无双寒流的冰封下,直接被撞成了几截。

    金色的圣血喷洒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被冰封了。

    “完……完了……”

    弑天老祖最后的意识也被九玄寒龙冰棺的玄圣寒流给灭杀。

    至此!

    堂堂威镇诸天寰宇的弑天老祖,也步入了麒麟圣尊、鸿昆道祖的后尘,彻底陨落于此。

    嗖……

    一道玄青色的光芒划破虚空,九玄寒龙冰棺破空而去。

    整个混沌空间,唯余两个圣人孱弱的气息。

    这两个幸存者,没有被玄圣寒气冻死,一者,他们两人本身的防御战甲不错。二者,他们只是受到玄圣寒流的寒气波及罢了。三者,与弑天老祖的战斗时间并没有多久。

    “弑……弑天老祖……居……居然被灭了。天啊,我……我没作梦吧……”侥幸未死的天算子恐惧得发抖。本来就重伤的他,这会儿也觉得自己似乎出来了幻听的现象。

    “你……你有……有没有做梦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却明白这……这是真的。弑天老祖这一圣尊也陨……陨落了。恐……恐怖,这……这么说陨落在吕重手里的圣……圣尊直接达……达到了三人……”另一个圣人的元神也虚弱地传音。

    ……

    没有理会这两个马上就要陨落的圣人,吕重已直接利用的空间能力,把弑天老祖碎裂的圣体与圣血收集起来。

    当然,其体内爆出的各种装备也在第一时间被吕重收入。

    “圣尊?原来也不是永不陨落的存在!”感应着这弑天老祖的陨落,吕重也是心神震荡不已。

    在没有进入第二区之前,吕重说什么也想不到会有三尊圣尊间接地陨落在自己的手下。

    本来,吕重在没有进入鸿蒙龙墓之前,也只是准备小小地阴鸿昆道祖、麒麟圣尊一次。算是报自己被利用、被威胁、欺压的大仇。

    可是,进入鸿蒙龙墓之后,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小小布置的几翻后手,居然能起到如此惊人的效果。

    在把始龙残魂诱拐进入了,本意是让始龙的两份残魂融合。让始龙残魂变得更加强大。这才有利于吕重阴算鸿昆道祖、麒麟圣尊。

    只是,吕重没想到鸿蒙龙墓中的那始龙残魂是由龙珠器灵所假冒的。结果始龙残魂与龙珠器灵进行了撕逼大战。误打误撞之下,被吕重机缘巧合地利用收服。

    甚至,借龙珠器灵、之手,又意外逼出了器灵并加以收服。

    而这两个空间道器与九玄寒龙冰棺的配合,却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恐怖力量。成功助吕重间接灭杀了三大圣尊……

    …

第一四五四章 功败垂成    搞不明白的事情暂时也不用多想,继续回去修炼。

    而黑炭吃饱了那一肚子的鱼,也着实睡了好几天,睡醒后又跑去湖里抓鱼吃,吃饱了又回来继续睡。

    等到再次天亮后,苗毅出了洞,掐指一算身体运转周期,发现足足过了正常时间的十天才见天亮。不出他的预料,再次跑进湖里折腾的黑炭很是失望地跑了回来,天一亮,湖里的鱼消失了。

    又十天后,黑炭再次跑去湖里快活了起来,那怨灵所化白鱼又来了,也让苗毅确认了这里的天象,荒古死地昼夜耗时皆是正常时间的十天左右,因此黑夜和白昼都显得较为漫长。

    也很明显验证了一件事情,因较长的白昼时间,一旦黑炭腹中吞噬的怨灵化尽后,哪怕再打盹,身上也不会再有那香味。昼夜两个轮回后,苗毅已经能肯定,黑炭身上散发出的奇异香味正是黑炭吞噬了邪气和邪灵炼化之后的后果。

    更令人惊奇的发现是,当黑炭身上散发出奇异香味时,从洞口飘过的邪灵竟然唯恐避之不及地绕开,而那还不具备灵性的邪气近距离之下经不住黑炭呼吸间的吞吐过滤,无法侵入洞内。

    这是苗毅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有黑炭守在洞口居然有如此神奇效果,可令他安心在洞中修炼,这令苗毅欣喜不已,深感这次把黑炭给带来带对了。

    然而他貌似高兴的太早了,有点低估了黑炭惹祸的能力……

    迷乱星海,身在此地的六眼邪君很累,本偏安一隅逍遥自在,奈何被天庭给盯上了,不得不做牛做马。法力耗尽了就歇着,法力恢复了又得睁开千里眼到处巡查迷乱星海,身边跟着一堆天庭的人,由不得他偷懒。

    他觉得白凤凰应该不会再来迷乱星海了,可是他觉得没用。天庭势要将迷乱星海给搜个底朝天。

    这天发现一片异常区域,白色迷雾中居然出现了一片黑色迷雾,非常显眼。

    情况有异,一群人自然要上前去一看究竟。抵达这片黑色迷雾区域后,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六眼邪君千里眼扫视四周,见到不远处有上千名天将朝这个地方赶了过来,开始也没在意,只当是巡视的人马。

    来的上千名人马和这边的上千人碰头后。这边见有些眼生,喝道:“哪部分的?”

    对方为首的一名魁梧汉子施法大声回道:“奉右指挥使法旨,请六眼邪君回去问话。”

    六眼邪君纳闷,不知道要找自己问什么。

    他身边的将领却是眉头一皱,如过真要招六眼邪君回去问话,怎么会不跟自己通知一声,这边直接回去就好了,需知这里找人可不方便,他有点奇怪这些人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当即喝道:“先报上哪部分的,待我确认核实后再说。”

    对面的魁梧汉子呵呵一乐。挥了挥手道:“好,咱们就让他们知道咱们是哪部分的。”

    霎那间,其身后的上千人一翻手,上千张破法弓骤然出现,皆三箭齐上,毫不犹豫,拉弦就射。几千道流光猛然狂射而去,其中上百张六品破法弓更是全部瞄准了六眼邪君,吓得六眼邪君差点魂飞魄散。

    然遭受攻击方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近卫军,迅速捞出了盾牌防御。

    流光爆射。震撼星空的轰隆隆巨响声中,几乎近半的近卫军人马没能抗住这波猛烈攻击被射翻。

    顶住盾牌被震的后退的近卫军首领回头一看六眼邪君,发现已经被射成了筛子,当场惨死。一个化莲七品的高手竟然就被这样被干掉了。

    领队的近卫军首领怒了,抓住对方出手的空隙怒喝道:“结阵反击!”

    剩余的数百人马迅速集结在一起,其中百人以盾牌结成防护墙,抵御敌方可能的第二波进攻,后面的几百人迅速张开破法弓反击,还不是一次性全部射出。而是阶梯式轮流放箭。

    攻击的威力虽然不大,却是瞬间打乱了敌方的进攻节奏,逼得对方举盾牌防御。

    近卫军首领怒喝:“近敌突杀!”同时摸出星铃紧急上报,临危不乱。

    号令一出,结阵抵御的团队以攻防兼备的压制方式快速冲杀而来,利用破法弓的经验和效率明显不是偷袭方能比的。

    一看自己这边临时凑起来的人马已经乱了节奏,率队突袭的魁梧汉子知道一旦被对方冲杀过来,这边就算能赢也必定要死伤惨重,何况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要和近卫军血战到底,主要目的就是干掉六眼邪君,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死拼到底。

    “走!”魁梧汉子喝了声。

    一伙人立刻盾牌掩护,快速调头飞离。

    近卫军首领一看,哪会放过他们,怒喝一声,“杀!”抓着盾牌身先士卒,冲杀在了前面急速追赶。

    他一杆长枪率先突杀入围,一路长枪怒挑,连续干翻十几个,不管不顾,直冲敌方为首的魁梧汉子杀去,俨然是要擒敌先擒王。

    魁梧汉子回头一看,吓得脸色剧变,没想到六眼邪君身边居然有如此高手保护,一旦被咬上了,他休想跑掉。不过幸好身边几十名负责保护他的人实力较强,迅速联手拦住了那近卫军大将,给他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不过也只能边杀边退拖延点时间,却没办法彻底拦住那大将。

    而因为那近卫军大将的杀来,同样拖延了这边的撤退速度,后面的近卫军人马也冲了上来,以少战多,毫不畏惧,和偷袭人马厮杀血战在了一块,一时间打的惊天动地。

    魁梧汉子见迟迟无法摆脱后面那大将,眼见阻拦那大将追杀的人一个个倒下,骂了声,“也不派点高手给老娘。”

    只见他双臂猛然一挥,划出诡异弧度。

    很快,周边的形势悄然变化,浩浩荡荡的白色粉尘突然徐徐转动了起来,且越转越快,紧接着电闪雷鸣,疯狂阻挠迟滞追杀的人马。大环境的突变配合下,给近卫军人马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偷袭人马终于陆续脱身。

    最后只有那大将一人穷追不舍,然只剩他一人,重新聚集的逃敌只一波破法弓的联手攻击,就将他给压制得吃不消,再抬头,只有狂乱旋转的粉尘和乱舞的霹雳,哪里还能看到人影。

    再回头,手下弟兄陆续冲了过来,聚集在了他身边,他挥枪仰天长叹一声,“让我如何向指挥使大人交差!”

    旁有人道:“大人,现在我们如何回去怕才是首要的问题。”

    迷乱星海再次电闪雷鸣的剧变,惊动了不少人。

    迷乱星海边缘,一群偷袭者冲了出来,清点了下人手,发现竟然损失了近半人马。

    为首魁梧汉子看了看众人,知道若不是这些人的拼命保护,自己这次怕是休想脱身,肯定要落在天庭的手中,默了默道:“你们手上的破法弓就送给你们了,你们从右边绕着走,看到一颗红色星球后,再从其下方直走,就能绕开天庭的守卫回到天庭境内。”

    众人中有人暗中交换了眼色,有人上前问话:“这位朋友,不知你的主人白凤凰在哪?”

    魁梧汉子道:“你们放心,答应给你们的东西自然会给你们。”

    谁知那人淡然道:“还是当面交割清楚比较好,麻烦朋友带我们去见上一见。”

    魁梧汉子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们,转身就走,“交易中可没这条,你们爱走不走。”

    “怕是由不得你,我劝你最好站住,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人冷笑一声。

    魁梧汉子回头一看,发现数百张破法弓已经是箭在弦上瞄准了他,不禁嘿嘿一笑,反而加快速度冲回白色风暴中。

    “抓活的,放!”那人一声令下。

    立见流光如雨,爆射向魁梧汉子,明显能看出没有射向要害。

    然魁梧汉子身上战甲一闪消失,密集而来的箭雨击中他身子后,却如同击中水幕涟漪般贯穿而过,根本无法造成有效伤害。魁梧汉子迅速化作一道白影窜入了雷霆霍霍的白色风暴中。

    “不好!他就是白凤凰!”下令者陡然一声惊叫,“快追!”

    一群人紧急冲入白色风暴中,然而哪里还能看到那魁梧汉子的人影。再往里闯他们也怕迷失在其中,尤其是在迷乱星海狂暴运转之际,顿时急得领头的几人直捶胸,怎么都没想到那厮混在一起的魁梧汉子竟然就是白凤凰本人,以至于白白错失了一次性将那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得到手的机会。

    不敢深入,功败垂成,无奈之下,一群人只好懊恼退出。

    而之前逃脱的魁梧汉子的确就是白凤凰本人,此时已经现出原形,裙袂飘飘,翱翔在风暴中,脸上阵阵冷笑。她也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对自己意图不轨,幸好自己一开始就没有露出真容,否则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回头倒要好好问问牛有德是什么意思。

    殊不知这纯属误会,这群人是六道余孽,奉命前来和她接头完成干掉六眼邪君的任务,她是答应了苗毅事成之后将九百万支破法弓给苗毅,然而苗毅那边对六道许诺的交易额却是一百万支破法弓,以至于六道那边另起了心思,准备另想办法将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弄到手,才有了这误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