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搞不明白的事情暂时也不用多想,继续回去修炼。

    而黑炭吃饱了那一肚子的鱼,也着实睡了好几天,睡醒后又跑去湖里抓鱼吃,吃饱了又回来继续睡。

    等到再次天亮后,苗毅出了洞,掐指一算身体运转周期,发现足足过了正常时间的十天才见天亮。不出他的预料,再次跑进湖里折腾的黑炭很是失望地跑了回来,天一亮,湖里的鱼消失了。

    又十天后,黑炭再次跑去湖里快活了起来,那怨灵所化白鱼又来了,也让苗毅确认了这里的天象,荒古死地昼夜耗时皆是正常时间的十天左右,因此黑夜和白昼都显得较为漫长。

    也很明显验证了一件事情,因较长的白昼时间,一旦黑炭腹中吞噬的怨灵化尽后,哪怕再打盹,身上也不会再有那香味。昼夜两个轮回后,苗毅已经能肯定,黑炭身上散发出的奇异香味正是黑炭吞噬了邪气和邪灵炼化之后的后果。

    更令人惊奇的发现是,当黑炭身上散发出奇异香味时,从洞口飘过的邪灵竟然唯恐避之不及地绕开,而那还不具备灵性的邪气近距离之下经不住黑炭呼吸间的吞吐过滤,无法侵入洞内。

    这是苗毅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有黑炭守在洞口居然有如此神奇效果,可令他安心在洞中修炼,这令苗毅欣喜不已,深感这次把黑炭给带来带对了。

    然而他貌似高兴的太早了,有点低估了黑炭惹祸的能力……

    迷乱星海,身在此地的六眼邪君很累,本偏安一隅逍遥自在,奈何被天庭给盯上了,不得不做牛做马。法力耗尽了就歇着,法力恢复了又得睁开千里眼到处巡查迷乱星海,身边跟着一堆天庭的人,由不得他偷懒。

    他觉得白凤凰应该不会再来迷乱星海了,可是他觉得没用。天庭势要将迷乱星海给搜个底朝天。

    这天发现一片异常区域,白色迷雾中居然出现了一片黑色迷雾,非常显眼。

    情况有异,一群人自然要上前去一看究竟。抵达这片黑色迷雾区域后,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六眼邪君千里眼扫视四周,见到不远处有上千名天将朝这个地方赶了过来,开始也没在意,只当是巡视的人马。

    来的上千名人马和这边的上千人碰头后。这边见有些眼生,喝道:“哪部分的?”

    对方为首的一名魁梧汉子施法大声回道:“奉右指挥使法旨,请六眼邪君回去问话。”

    六眼邪君纳闷,不知道要找自己问什么。

    他身边的将领却是眉头一皱,如过真要招六眼邪君回去问话,怎么会不跟自己通知一声,这边直接回去就好了,需知这里找人可不方便,他有点奇怪这些人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当即喝道:“先报上哪部分的,待我确认核实后再说。”

    对面的魁梧汉子呵呵一乐。挥了挥手道:“好,咱们就让他们知道咱们是哪部分的。”

    霎那间,其身后的上千人一翻手,上千张破法弓骤然出现,皆三箭齐上,毫不犹豫,拉弦就射。几千道流光猛然狂射而去,其中上百张六品破法弓更是全部瞄准了六眼邪君,吓得六眼邪君差点魂飞魄散。

    然遭受攻击方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近卫军,迅速捞出了盾牌防御。

    流光爆射。震撼星空的轰隆隆巨响声中,几乎近半的近卫军人马没能抗住这波猛烈攻击被射翻。

    顶住盾牌被震的后退的近卫军首领回头一看六眼邪君,发现已经被射成了筛子,当场惨死。一个化莲七品的高手竟然就被这样被干掉了。

    领队的近卫军首领怒了,抓住对方出手的空隙怒喝道:“结阵反击!”

    剩余的数百人马迅速集结在一起,其中百人以盾牌结成防护墙,抵御敌方可能的第二波进攻,后面的几百人迅速张开破法弓反击,还不是一次性全部射出。而是阶梯式轮流放箭。

    攻击的威力虽然不大,却是瞬间打乱了敌方的进攻节奏,逼得对方举盾牌防御。

    近卫军首领怒喝:“近敌突杀!”同时摸出星铃紧急上报,临危不乱。

    号令一出,结阵抵御的团队以攻防兼备的压制方式快速冲杀而来,利用破法弓的经验和效率明显不是偷袭方能比的。

    一看自己这边临时凑起来的人马已经乱了节奏,率队突袭的魁梧汉子知道一旦被对方冲杀过来,这边就算能赢也必定要死伤惨重,何况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要和近卫军血战到底,主要目的就是干掉六眼邪君,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死拼到底。

    “走!”魁梧汉子喝了声。

    一伙人立刻盾牌掩护,快速调头飞离。

    近卫军首领一看,哪会放过他们,怒喝一声,“杀!”抓着盾牌身先士卒,冲杀在了前面急速追赶。

    他一杆长枪率先突杀入围,一路长枪怒挑,连续干翻十几个,不管不顾,直冲敌方为首的魁梧汉子杀去,俨然是要擒敌先擒王。

    魁梧汉子回头一看,吓得脸色剧变,没想到六眼邪君身边居然有如此高手保护,一旦被咬上了,他休想跑掉。不过幸好身边几十名负责保护他的人实力较强,迅速联手拦住了那近卫军大将,给他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不过也只能边杀边退拖延点时间,却没办法彻底拦住那大将。

    而因为那近卫军大将的杀来,同样拖延了这边的撤退速度,后面的近卫军人马也冲了上来,以少战多,毫不畏惧,和偷袭人马厮杀血战在了一块,一时间打的惊天动地。

    魁梧汉子见迟迟无法摆脱后面那大将,眼见阻拦那大将追杀的人一个个倒下,骂了声,“也不派点高手给老娘。”

    只见他双臂猛然一挥,划出诡异弧度。

    很快,周边的形势悄然变化,浩浩荡荡的白色粉尘突然徐徐转动了起来,且越转越快,紧接着电闪雷鸣,疯狂阻挠迟滞追杀的人马。大环境的突变配合下,给近卫军人马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偷袭人马终于陆续脱身。

    最后只有那大将一人穷追不舍,然只剩他一人,重新聚集的逃敌只一波破法弓的联手攻击,就将他给压制得吃不消,再抬头,只有狂乱旋转的粉尘和乱舞的霹雳,哪里还能看到人影。

    再回头,手下弟兄陆续冲了过来,聚集在了他身边,他挥枪仰天长叹一声,“让我如何向指挥使大人交差!”

    旁有人道:“大人,现在我们如何回去怕才是首要的问题。”

    迷乱星海再次电闪雷鸣的剧变,惊动了不少人。

    迷乱星海边缘,一群偷袭者冲了出来,清点了下人手,发现竟然损失了近半人马。

    为首魁梧汉子看了看众人,知道若不是这些人的拼命保护,自己这次怕是休想脱身,肯定要落在天庭的手中,默了默道:“你们手上的破法弓就送给你们了,你们从右边绕着走,看到一颗红色星球后,再从其下方直走,就能绕开天庭的守卫回到天庭境内。”

    众人中有人暗中交换了眼色,有人上前问话:“这位朋友,不知你的主人白凤凰在哪?”

    魁梧汉子道:“你们放心,答应给你们的东西自然会给你们。”

    谁知那人淡然道:“还是当面交割清楚比较好,麻烦朋友带我们去见上一见。”

    魁梧汉子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们,转身就走,“交易中可没这条,你们爱走不走。”

    “怕是由不得你,我劝你最好站住,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人冷笑一声。

    魁梧汉子回头一看,发现数百张破法弓已经是箭在弦上瞄准了他,不禁嘿嘿一笑,反而加快速度冲回白色风暴中。

    “抓活的,放!”那人一声令下。

    立见流光如雨,爆射向魁梧汉子,明显能看出没有射向要害。

    然魁梧汉子身上战甲一闪消失,密集而来的箭雨击中他身子后,却如同击中水幕涟漪般贯穿而过,根本无法造成有效伤害。魁梧汉子迅速化作一道白影窜入了雷霆霍霍的白色风暴中。

    “不好!他就是白凤凰!”下令者陡然一声惊叫,“快追!”

    一群人紧急冲入白色风暴中,然而哪里还能看到那魁梧汉子的人影。再往里闯他们也怕迷失在其中,尤其是在迷乱星海狂暴运转之际,顿时急得领头的几人直捶胸,怎么都没想到那厮混在一起的魁梧汉子竟然就是白凤凰本人,以至于白白错失了一次性将那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得到手的机会。

    不敢深入,功败垂成,无奈之下,一群人只好懊恼退出。

    而之前逃脱的魁梧汉子的确就是白凤凰本人,此时已经现出原形,裙袂飘飘,翱翔在风暴中,脸上阵阵冷笑。她也没想到这群家伙竟然对自己意图不轨,幸好自己一开始就没有露出真容,否则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回头倒要好好问问牛有德是什么意思。

    殊不知这纯属误会,这群人是六道余孽,奉命前来和她接头完成干掉六眼邪君的任务,她是答应了苗毅事成之后将九百万支破法弓给苗毅,然而苗毅那边对六道许诺的交易额却是一百万支破法弓,以至于六道那边另起了心思,准备另想办法将九百万支破法弓全部弄到手,才有了这误会。(未完待续。)

第一四五三章 黑炭身上的异香    趁苗毅琢磨走神之际,黑炭又撒开腿朝远处跑去,不让往上蹦,跑远点总可以吧。

    苗毅一回头,立马猜到了它的心思,脸一黑,喝道:“滚回来”

    唰四肢在地面刹住,砾石激飞。黑炭扭头一看,慢慢转身,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跑了回来,低头对着苗毅鼻孔里直呼呼表示抗议。

    苗毅抬手摸了摸它脑袋,语重心长道:“胖贼,里面有咱们惹不起的东西,不能再深入了,贪吃找死,懂不懂?”

    黑炭是能听懂人话的,只是口不能言而已,打了个响嚏,晃了晃脑袋,直接趴在地上,甩着尾巴。

    苗毅也是听别人说的,至于四周有没有惹不起的东西他也不知道,不过从目前来看,应该是不会有错的,还是小心点为妙,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稍做琢磨,手中枪唰一声插在了地上,目光盯向了远方,眉心竖立的红纹陡然裂开,天眼现,一束光华缭绕的光柱骤然射出,开始观察远处的山后面。

    此地邪气缭绕,很是影响视线,就算是法眼也看不远,他只好打开极为消耗法力的天眼来查看,得先确认四周究竟有没有威胁才能决定在哪里安身。

    天眼目光穿透远处缭绕的邪气,撞上了远方的群山,直接越过,视线弯曲查看山中的情形。

    这一看,百里之内犄角旮旯里的东西无所遁形,缓缓转身,将四周的情形遍览,除了到处散落的白骨,似乎也没什么威胁。再抬头扫视天空,穿透迷雾居然看到了宇宙的繁星。奇怪的是,无论你天眼目光再怎么远视,貌似很近的星体天眼视力却永远都无法抵达。就像是一副画一样,这绝对不是正常星空中的情况。

    眉心射出的光柱骤然收敛。裂开的竖纹闭合,苗毅琢磨了一下,虽然周围没发现什么威胁,不过想想还是决定遵照叮嘱,不要跑太远了,万一惹上惹不起的麻烦,身在这里跑都跑不掉。

    抬手拔了插在地上的逆鳞枪,四处寻摸。找了个坡下的地势,伸枪指了指,示意黑炭挖个洞出来。

    待黑炭跑来,正要开挖,苗毅又斜枪拦住了它,黑炭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殊不知苗毅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在这里可不是呆一天两天,也不是呆一年两年,而是要呆一千年。最好是找个有水源的地方。

    伸手感应了一下空气中的湿度,虽然凭他的修为完全可以汲取空气中的水分生存,不过多少还是有些不便。何况黑炭这厮好水。

    他记得刚才施展天眼的时候,看到那边的山后面有一处湖泊,貌似离此也不算太远,那地方也不曾看到什么威胁。

    想了想,翻身跳到了黑炭的背上跨骑,手中逆鳞枪往后一挥,敲在了黑炭的屁股上。

    黑炭立刻快若疾风,朝着苗毅挥枪指去的地方,快速奔驰而去。恍如一道快影掠过戈壁。虽然它如今以飞行见长,可奔驰的速度不减当年。比当年还更快。还有一个优点,当年的黑炭长着四蹄。奔跑的动静惊人,如今变成了爪子,轻健落地,掠地而过几乎没什么声音。

    苗毅战甲提枪,骑乘在黑炭的身上在风中呼呼,这一幕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再次体会这种驰骋的感觉,苗毅也忍不住唏嘘感慨。遥想当年初到浮光洞刚见到胖得跟猪一样的黑炭时的情形,真没想到一转眼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身边的事和人经历了不少,也经历过那么多的是是非非,黑炭却一直在自己身边。

    一出戈壁荒野,冲击的角度突然一变,黑炭猛一个跳跃,已经纵身上山,爬高山如履平地,很快翻过了山,前方的湖泊可见,黑炭一口气冲了过去,紧急刹停在了湖边。

    苗毅提枪闲顾,眼前是一个方圆数里的湖泊,湖水清澈,唯一的不足之处是不见任何植被,令此地还是显得有些荒凉。抬手一引,一粒水珠从湖面蹦出,落在了他的指尖,施法查探后,又纳入了口中吞下。

    确认湖中没毒后,摇枪一拍黑炭,黑炭调头跑到了湖边的山脚下,苗毅跳了下来,挥枪指了一个点,黑炭立马四肢并用,飞快刨土。没多久便挖了一个深达十几丈的地穴出来。

    将外面堆积的土石做了清理和掩饰后,苗毅又进入地穴里面稍作整理,整出了一个简陋的地宫模样,准备就在这地方闭关潜修个千年。可惜就是缺少防御,只能是让黑炭守洞看门。

    本来他手上的螳螂用来布防是最合适的,奈何进入御园之前担心被搜查出来,就让阎修一起带走了,放到了云知秋那里看管。有些事情他虽然不能确认,但是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那些螳螂不敢再轻易拿出来用了。

    出了地宫,黑炭跑了过来,朝着湖泊直打响嚏。苗毅明白它的意思,这是想下水厮混了,只是身上的战甲有点沉重,影响它下水嬉戏。

    苗毅施法一指,黑炭身上的战甲宝光一闪,噼里啪啦翻滚收缩,最终化作了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

    “胖贼,记住了,没我的同意,不能离开这座山谷。”苗毅警告了一声。

    黑炭摇头摆尾,表示明白了,一扭头,撒欢儿跑去,哗啦一声响,冲入了水中翻滚嬉戏。

    又再次开启天眼将湖泊水下的情形彻底详查一遍,确认无异常后,苗毅也卸下了身上的战甲,开始摸出星铃对外联系,首先联系的便是云知秋,告诉夫人自己已经到了荒古之地,目前很安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云知秋那边则再三叮嘱他不要疏忽大意,把安全放在首位,同时告知,六道已经安排了人马和白fènghuáng接头。

    之后苗毅又和各处等他消息的人逐一联系报平安。

    这一折腾,天渐渐黑了,看看天色,苗毅正要招呼黑炭回来,谁知黑炭自己已经跑了回来,嘴里还咬了个白乎乎乱蹦跶的东西。

    苗毅愕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到黑炭嘴巴一松,将东西往他身边一扔,才发现自己的确没看错,竟然是一条长相有点古怪的鱼,通体雪白的鱼。

    苗毅五指一张,将那条两尺来长的鱼摄入手中,正准备查看一下是什么鱼,谁知白鱼刚一入手,便令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将鱼给扔掉了,好深的怨念

    苗毅吃惊不小,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条鱼应该是怨气所化,通灵后没有以雾的形态出现,而是化作了鱼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条鱼所聚集的怨气不是之前雾化状态的能比的,已经实体化了,竟化作了生灵。

    再看那条鱼灵气十足的眼睛内,浮现的是深深怨念。

    只是自己刚才明明开天眼查探过这湖里,没见到有任何的鱼类,这是从哪冒出的鱼?

    目光随着湖泊的形态看去,很快恍然大悟,应该是从上游游下来的。

    眉心红色竖纹裂开,一道璀璨光柱射出,天眼再开,再次查探湖泊中的情形。稍微那么一扫,立马发现湖中的确出现了一些鱼类,都是这样的白色鱼类,视线顺上游方向而去,果然陆陆续续还有鱼类从上游游来。

    收了天眼,苗毅看了看渐黑的天色,隐约怀疑这鱼是不是因为天黑才出现的。

    黑炭突然朝他打了个响嚏,苗毅偏头一看,明白它的意思,这是它弄来给自己的,老搭档老习惯一看动作就明白,让自己用火烤了吃。

    苗毅摇头道:“这玩意我无福消受,你要是不怕吃了闹肚子,你就拿去吃吧。”

    黑炭不懂什么叫客气,一爪拍去,勾起了地上的白鱼,直接抹进了嘴里,昂头一抖,咽下了肚子,一副美滋滋的样子,斜了苗毅一眼的目光似乎在说苗毅不懂享受,扭头摆尾又冲湖泊去了。

    苗毅本想让它回来,然而想了想,抬起的手又放下了,试探一下这边的情况也好。他也留在了洞外,想看看是不是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这些鱼是天黑才来天亮便走。

    然而在这里站了十几个时辰,也不见天亮,黑炭倒是在湖里吃的肚子浑圆撑不下了跑回来往洞口里面一趴,开始呼噜如雷般地打盹。

    苗毅开始意识到这里的天色不能以正常来计算,事实上星空中许多星球的天色都各不相同,譬如荡阴山那边就永远没有天亮这一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天亮,苗毅转身回了洞中,盘膝打坐修炼。

    修炼了一阵,苗毅突然被一股异香给打扰,收功起身,嗅着香气出洞,走到洞口才发现那股异香竟然是来自打盹的黑炭身上。

    什么情况?苗毅蹲下嗅了嗅,发现的确是黑炭身上那微微张开又微微闭合的鳞甲中散发出的异香,香气很好闻,如麝如兰,沁人心脾。睁开法眼细看,竟然见到黑炭闭合地鳞甲中有很微弱的星星点点亮光浮现,苗毅嗅了嗅,亮光也就是那香气,而那香气散发入空中渐渐消失,竟不知去向,毫无踪迹可循,仿佛突然就遁入了冥冥之中,很是神奇。

    苗毅惊讶,他又不是第一次见黑炭打盹,从未见黑炭身上散发过如此的香味,苗毅不禁怀疑,难道是黑炭吃了那些怨灵而产生的奇特效果?

    他也只能是这样去理解,实在是黑炭身上以前从未有过这种状况,也就是进了这荒古死地才有这异常现象。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