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趁苗毅琢磨走神之际,黑炭又撒开腿朝远处跑去,不让往上蹦,跑远点总可以吧。

    苗毅一回头,立马猜到了它的心思,脸一黑,喝道:“滚回来”

    唰四肢在地面刹住,砾石激飞。黑炭扭头一看,慢慢转身,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跑了回来,低头对着苗毅鼻孔里直呼呼表示抗议。

    苗毅抬手摸了摸它脑袋,语重心长道:“胖贼,里面有咱们惹不起的东西,不能再深入了,贪吃找死,懂不懂?”

    黑炭是能听懂人话的,只是口不能言而已,打了个响嚏,晃了晃脑袋,直接趴在地上,甩着尾巴。

    苗毅也是听别人说的,至于四周有没有惹不起的东西他也不知道,不过从目前来看,应该是不会有错的,还是小心点为妙,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稍做琢磨,手中枪唰一声插在了地上,目光盯向了远方,眉心竖立的红纹陡然裂开,天眼现,一束光华缭绕的光柱骤然射出,开始观察远处的山后面。

    此地邪气缭绕,很是影响视线,就算是法眼也看不远,他只好打开极为消耗法力的天眼来查看,得先确认四周究竟有没有威胁才能决定在哪里安身。

    天眼目光穿透远处缭绕的邪气,撞上了远方的群山,直接越过,视线弯曲查看山中的情形。

    这一看,百里之内犄角旮旯里的东西无所遁形,缓缓转身,将四周的情形遍览,除了到处散落的白骨,似乎也没什么威胁。再抬头扫视天空,穿透迷雾居然看到了宇宙的繁星。奇怪的是,无论你天眼目光再怎么远视,貌似很近的星体天眼视力却永远都无法抵达。就像是一副画一样,这绝对不是正常星空中的情况。

    眉心射出的光柱骤然收敛。裂开的竖纹闭合,苗毅琢磨了一下,虽然周围没发现什么威胁,不过想想还是决定遵照叮嘱,不要跑太远了,万一惹上惹不起的麻烦,身在这里跑都跑不掉。

    抬手拔了插在地上的逆鳞枪,四处寻摸。找了个坡下的地势,伸枪指了指,示意黑炭挖个洞出来。

    待黑炭跑来,正要开挖,苗毅又斜枪拦住了它,黑炭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殊不知苗毅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在这里可不是呆一天两天,也不是呆一年两年,而是要呆一千年。最好是找个有水源的地方。

    伸手感应了一下空气中的湿度,虽然凭他的修为完全可以汲取空气中的水分生存,不过多少还是有些不便。何况黑炭这厮好水。

    他记得刚才施展天眼的时候,看到那边的山后面有一处湖泊,貌似离此也不算太远,那地方也不曾看到什么威胁。

    想了想,翻身跳到了黑炭的背上跨骑,手中逆鳞枪往后一挥,敲在了黑炭的屁股上。

    黑炭立刻快若疾风,朝着苗毅挥枪指去的地方,快速奔驰而去。恍如一道快影掠过戈壁。虽然它如今以飞行见长,可奔驰的速度不减当年。比当年还更快。还有一个优点,当年的黑炭长着四蹄。奔跑的动静惊人,如今变成了爪子,轻健落地,掠地而过几乎没什么声音。

    苗毅战甲提枪,骑乘在黑炭的身上在风中呼呼,这一幕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再次体会这种驰骋的感觉,苗毅也忍不住唏嘘感慨。遥想当年初到浮光洞刚见到胖得跟猪一样的黑炭时的情形,真没想到一转眼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身边的事和人经历了不少,也经历过那么多的是是非非,黑炭却一直在自己身边。

    一出戈壁荒野,冲击的角度突然一变,黑炭猛一个跳跃,已经纵身上山,爬高山如履平地,很快翻过了山,前方的湖泊可见,黑炭一口气冲了过去,紧急刹停在了湖边。

    苗毅提枪闲顾,眼前是一个方圆数里的湖泊,湖水清澈,唯一的不足之处是不见任何植被,令此地还是显得有些荒凉。抬手一引,一粒水珠从湖面蹦出,落在了他的指尖,施法查探后,又纳入了口中吞下。

    确认湖中没毒后,摇枪一拍黑炭,黑炭调头跑到了湖边的山脚下,苗毅跳了下来,挥枪指了一个点,黑炭立马四肢并用,飞快刨土。没多久便挖了一个深达十几丈的地穴出来。

    将外面堆积的土石做了清理和掩饰后,苗毅又进入地穴里面稍作整理,整出了一个简陋的地宫模样,准备就在这地方闭关潜修个千年。可惜就是缺少防御,只能是让黑炭守洞看门。

    本来他手上的螳螂用来布防是最合适的,奈何进入御园之前担心被搜查出来,就让阎修一起带走了,放到了云知秋那里看管。有些事情他虽然不能确认,但是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那些螳螂不敢再轻易拿出来用了。

    出了地宫,黑炭跑了过来,朝着湖泊直打响嚏。苗毅明白它的意思,这是想下水厮混了,只是身上的战甲有点沉重,影响它下水嬉戏。

    苗毅施法一指,黑炭身上的战甲宝光一闪,噼里啪啦翻滚收缩,最终化作了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

    “胖贼,记住了,没我的同意,不能离开这座山谷。”苗毅警告了一声。

    黑炭摇头摆尾,表示明白了,一扭头,撒欢儿跑去,哗啦一声响,冲入了水中翻滚嬉戏。

    又再次开启天眼将湖泊水下的情形彻底详查一遍,确认无异常后,苗毅也卸下了身上的战甲,开始摸出星铃对外联系,首先联系的便是云知秋,告诉夫人自己已经到了荒古之地,目前很安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云知秋那边则再三叮嘱他不要疏忽大意,把安全放在首位,同时告知,六道已经安排了人马和白fènghuáng接头。

    之后苗毅又和各处等他消息的人逐一联系报平安。

    这一折腾,天渐渐黑了,看看天色,苗毅正要招呼黑炭回来,谁知黑炭自己已经跑了回来,嘴里还咬了个白乎乎乱蹦跶的东西。

    苗毅愕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到黑炭嘴巴一松,将东西往他身边一扔,才发现自己的确没看错,竟然是一条长相有点古怪的鱼,通体雪白的鱼。

    苗毅五指一张,将那条两尺来长的鱼摄入手中,正准备查看一下是什么鱼,谁知白鱼刚一入手,便令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将鱼给扔掉了,好深的怨念

    苗毅吃惊不小,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条鱼应该是怨气所化,通灵后没有以雾的形态出现,而是化作了鱼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条鱼所聚集的怨气不是之前雾化状态的能比的,已经实体化了,竟化作了生灵。

    再看那条鱼灵气十足的眼睛内,浮现的是深深怨念。

    只是自己刚才明明开天眼查探过这湖里,没见到有任何的鱼类,这是从哪冒出的鱼?

    目光随着湖泊的形态看去,很快恍然大悟,应该是从上游游下来的。

    眉心红色竖纹裂开,一道璀璨光柱射出,天眼再开,再次查探湖泊中的情形。稍微那么一扫,立马发现湖中的确出现了一些鱼类,都是这样的白色鱼类,视线顺上游方向而去,果然陆陆续续还有鱼类从上游游来。

    收了天眼,苗毅看了看渐黑的天色,隐约怀疑这鱼是不是因为天黑才出现的。

    黑炭突然朝他打了个响嚏,苗毅偏头一看,明白它的意思,这是它弄来给自己的,老搭档老习惯一看动作就明白,让自己用火烤了吃。

    苗毅摇头道:“这玩意我无福消受,你要是不怕吃了闹肚子,你就拿去吃吧。”

    黑炭不懂什么叫客气,一爪拍去,勾起了地上的白鱼,直接抹进了嘴里,昂头一抖,咽下了肚子,一副美滋滋的样子,斜了苗毅一眼的目光似乎在说苗毅不懂享受,扭头摆尾又冲湖泊去了。

    苗毅本想让它回来,然而想了想,抬起的手又放下了,试探一下这边的情况也好。他也留在了洞外,想看看是不是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这些鱼是天黑才来天亮便走。

    然而在这里站了十几个时辰,也不见天亮,黑炭倒是在湖里吃的肚子浑圆撑不下了跑回来往洞口里面一趴,开始呼噜如雷般地打盹。

    苗毅开始意识到这里的天色不能以正常来计算,事实上星空中许多星球的天色都各不相同,譬如荡阴山那边就永远没有天亮这一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天亮,苗毅转身回了洞中,盘膝打坐修炼。

    修炼了一阵,苗毅突然被一股异香给打扰,收功起身,嗅着香气出洞,走到洞口才发现那股异香竟然是来自打盹的黑炭身上。

    什么情况?苗毅蹲下嗅了嗅,发现的确是黑炭身上那微微张开又微微闭合的鳞甲中散发出的异香,香气很好闻,如麝如兰,沁人心脾。睁开法眼细看,竟然见到黑炭闭合地鳞甲中有很微弱的星星点点亮光浮现,苗毅嗅了嗅,亮光也就是那香气,而那香气散发入空中渐渐消失,竟不知去向,毫无踪迹可循,仿佛突然就遁入了冥冥之中,很是神奇。

    苗毅惊讶,他又不是第一次见黑炭打盹,从未见黑炭身上散发过如此的香味,苗毅不禁怀疑,难道是黑炭吃了那些怨灵而产生的奇特效果?

    他也只能是这样去理解,实在是黑炭身上以前从未有过这种状况,也就是进了这荒古死地才有这异常现象。未完待续

    …

第1290章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此时的的混沌空间,所有的混沌能量都被压缩到最边上。

    正中间,雪色冰龙与黑色玄武两个虚无的凶兽对空而视。

    似乎,在这两尊凶兽的对视之下,天地之间顿时变得诡异地寂静起来。

    然而这仅仅只是其他几尊圣人勉强用肉眼能见的情况,其实在吕重的空间之力的感应之中,此时的混沌空间不仅没有平静,反而变得更加狂乱、暴虐起来。真正的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雪色的冰龙、黑色的玄武在半空之中遥遥相对,仅仅只是两头凶兽的虚影而已,其散发的气息却仿佛两个即将爆发陨石雨的星系。

    那种强横的、狂暴的、无处不在的压力,让整个空间内的其他六位圣人都为窒息!

    “吼——”

    雪色的冰龙,见有东西敢无视自己的威严,陡然狂吼一声,一道浓郁的白色寒光从口中冲引爆而出,当空幻化成一片汹涌无尽的玄冰之海,淹没了整片虚空。

    “轰……”

    当那一片浩瀚无尽的玄冰遮天蔽日般的倾覆而至的时候,黑色玄武那巨大的身影一震,一道漆黑之极的光罩砰的爆炸开来,笼罩住他全身。

    至强的玄冰,如暴风骤雨一般,疯狂而凶猛的撞击在漆黑之极的光罩之上。

    可是,让暗中吕重极为震惊的是,这个诡异的漆黑光罩,防御性之强,几乎超出他的意料。

    这可是真正的圣神界的至寒玄气凝而成形的超级寒冰,拥有至强的寒之力。

    在下界,几乎很少有什么东西能不被这种玄冰的至寒之气侵袭。

    “嗷呜——”

    雪色冰龙似乎也不满自己的这一波攻击被挡下。再次咆哮一声,整条冰龙,狂猛无双地轰出一个压缩之极的玄圣寒冰弹。

    “轰隆隆……”

    此冰弹一出。整个混沌空间内的所有能量都为之一颤。

    四周被那漆黑光罩都撞开的玄冰寒气与冰块,也是神奇地向这枚冰弹汇聚。

    顿时,冰弹在冲击的过程中。开始激烈地旋转。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裹着毁灭天地的凶威。夹着巨大的力量撞击在漆黑的光罩之上。

    “咣……”

    漆黑光罩疯狂颤动、摇晃!

    这由玄冰长龙喷出的至寒冰弹,其攻击力之强,几乎也超出了弑天老祖的想象。

    甚至,比吕重想像中还要霸道!

    “哗啦啦——”

    漆黑无罩再也无法抵御如此恐怖的至寒之力。

    瞬间崩溃!

    随着这漆黑光罩的崩溃,身处光罩之后的弑天老祖以及那黑色玄武凶兽虚影,便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正当弑天老祖脸色一变,准备闪避之际,处在他头领上空的黑色玄武。也蓦然发出一声怪啸。

    滚滚啸音冲霄而起,玄武巨大的身形瞬间腾空而起,居然当空幻化成一个至强的超级黑洞,带着无双的吞噬之力向对面的雪冰长龙吞噬而去。

    居然要吞噬圣神界的至强寒气?

    吕重也是一愣!

    他顿时明白,这个玄武凶兽的载体,应该是一件暗系的极品混沌至宝。

    “有意思!”吕重不动声色,却是期待地看着九玄寒龙冰棺。

    “吼——”

    由九玄寒龙冰棺支配的雪色冰龙,也怒声长啸。无穷无尽的玄圣寒气,在空中形中一朵朵晶莹剔透的唯美冰莲,一往无前地冲向玄武凶兽所形成的黑洞。

    一道道冰莲。在天空中生出!

    瞬间,就诞生了成千上万朵。

    “咻咻咻……”

    晶莹的冰光,向着四面八方喷薄出冷冽之极的寒气。又形成二次冰莲。刹那间虚空之中,像是突然间完全被冰莲所占据。

    而这些冰莲,却是疯狂无比地向对面的那个巨大的黑洞冲去。

    这样奇美的战斗,让吕重也是为之一奇。

    至于其他几个被至寒玄气所涉及的圣人,这会儿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无穷的冰莲,在天空上组成了唯美的画卷。而另一边的黑洞,却犹如一个太古凶兽张开的狰狞巨口,似乎要把这所有的冰莲全部吞食。

    “哼,真当这冰莲是普通的寒气凝结而成?等下。你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吕重暗暗冷笑,越来越期待这九玄寒龙冰棺这雷霆一击的结果。

    咻咻咻……

    每一朵冰莲都带着内敛之极的玄圣寒气。铺天盖地地冲入迎面而来的黑洞之中。

    “滋滋滋……”

    当所有的玄冰寒莲都冲入黑洞之中的时候。

    刹那间,就仿佛像是至寒的冰雪被烈焰。不是你融化了我,就是我冰冻了你!

    整个黑洞之内的无数冰莲极度压缩,并疯狂震动起来。

    “轰隆隆……”

    突然间,一阵沉闷之极的闷响产生。

    那个巨大之极的黑洞猛然间寸寸崩断,整片天地间产生了绝无仅有的恐怖爆炸。

    只是一瞬间,这至强的爆炸波,迅速席卷整个被缩小了的混沌空间。

    其他六位被寒气波及而寸步难行的圣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直接被这等恐怖的爆炸给涉及到。

    “噗噗噗……”

    身上防御战甲早就脆化,此时更加地不堪一击。

    而随着身上防御护甲的崩溃,其中四位圣人彻底陨落、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而往下的另位圣人也是被爆成重伤,淹淹一息。

    “好恐怖的爆炸!”暗中观战的吕重,也是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相信,如果易地而处,以他现在的实力,几乎在瞬间就会被这等恐怖的爆炸给轰成渣滓甚至灰飞烟灭。

    而混沌空间内,就算陨落的四位圣人,其尸体却依旧能比较完美的保留。可见,这些圣人,任何一人都比他吕重要强得太多。

    而另一边!

    在恐怖的爆炸波轰击之下,能量护罩中的弑天老祖的面色却越来越难看。

    这次,简直是同时承受无穷的玄圣寒气与黑洞之力的全力爆击啊!

    弑天老祖真正地感觉自己就像是翻腾怒海中的一叶扁舟,时时刻刻都要承受至强海啸狂浪的冲击,下一秒就可能舟毁人亡!

    原本,以弑天老祖目前的修为,在与仙界同级的诸天万界之中,也绝对是最顶级的存在了。甚至不会弱于地仙界的鸿钧道祖。

    在他看来,进入鸿蒙龙墓,就算稍有凶险,可任着他强大的实力,也应该能有惊无险地出来。

    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有两个空间系道器联合,这让他所处的空间壁垒强悍之极。他要想在短时间破开这空间壁垒离开,简直就不可能。

    更让他无语与恐惧的是,这两个空间道器,居然被人控制。甚至还有一个拥有至强寒属性的道器配合着攻击他。

    错了!

    一招走错,满盘皆输!

    弑天老祖终于真正地恐惧起来。

    而现在,在这雷霆霸道的超级能量爆炸轰击之下,他明白自己全力所布下的防御护罩也无法支撑太久。

    果然!

    “啪啪啪……”

    弑天老祖身周陡然有五分之一的禁制护罩崩溃。

    而且,剩余的能量护罩,也在以更快的速度出现裂痕!

    显然,他身上的能量护罩已是岌岌可危,他咬着牙猛吸了一口冷气,身影一震,一道至强的血红色的光罩强行破体而出,却见一件血色色的战甲从他体内浮现,瞬间笼罩住他的体表。

    这是一件防御性的极品混沌至宝。拥有至强的防御之力。

    “噗噗噗……”

    随着这一连窜的爆响,其他能量型护罩终于完全崩溃。

    混沌空间中的地至强的能量爆炸波,再次轰击在这血红色的光罩之上。

    神奇地是,这血红色的战甲,居然并没有事。

    见了这一幕,吕重脸色微微一冷,淡然间再次传音:“小冰,全力冲撞他的防御战甲——”未完待续

    ps:感谢审判者高达、停产两位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清风兰草香、笑世间风云变幻、书友140528005347808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