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r>

    孙国伟竟然打算将赵长枪直接从县长位置上搞下去!这的确让钱志广大吃一惊!

    吃惊之余,钱志广更有些腻歪孙国伟了。;全集下载钱志广心说:“孙国伟,你想干嘛啊?满打满算你才上任不过六天而已,这就想插手人事工作?你的步子迈的也太大了吧?不怕扯着蛋?想搞掉赵长枪?赵长枪下去了,平川县的担子谁挑?除了赵长枪,谁又能将平川县的担子挑起来?平川县现在可是全国重点扶植县,上面的眼睛紧盯着呢!这个时候去动赵长枪,这不是纯粹找死吗?别忘了,平川县之所以获得了全国重点扶持县资格,那是人家赵长枪带着全平川县的干部群众拼出来的!”

    钱志广虽然心中腻歪孙国伟,但是脸上却露出一个笑容。只见他轻轻的放下水杯,笑着说道:“孙市长,我们现在调整赵长枪工作,恐怕不好吧?”

    “为什么?赵长枪这个人嚣张狂妄,目无领导,丝毫没有组织纪律性。我看他根本不适合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嘛。”孙国伟说道。

    “呵呵,赵长枪刚刚带着平川县的干部群众,齐心合力让平川县获得了全国重点扶植县的资格。如果这时候,我们却撤掉赵长枪的职位,岂不是会被人认为我们是在卸磨杀驴,过河拆桥。”钱志广说道。

    孙国伟一听钱志广是因为这事不同意撤掉赵长枪,于是笑着说道:“呵呵,钱书记多虑了吧?我们不能否认,平川县能取得全国重点扶植县的资格,赵长枪的确功不可没。但是功劳也不全是赵长枪的吧?再说了,赵长枪脾气暴躁,嚣张霸道,听不进别人的话。扶植资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交到这种人手中让人不放心啊!”

    钱志广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心说:“扶植资金是不少,但是不是都被你给截留了嘛!赵长枪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那是能撤就撤的人吗?嘿嘿,我如果听了你的话,将赵长枪撤掉,恐怕倒霉的就不单单是你自己,就连我也要倒霉了!”

    想到这些,钱志广放下水杯,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就不用上常委会讨论了,我不同意,赵长枪的工作不能调整!”

    孙国伟不禁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钱志广这一次竟然将话说的这样绝,并且有些不客气。一时之间,孙国伟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尴尬。他有种被钱志广轻视的感觉,虽然他是二把手,但是好歹也和钱志广是平级干部嘛,他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打死孙国伟都没有想道,他向钱志广提出调整赵长枪的工作,原本是想投其所好,结果却触犯了钱志广的忌讳。

    孙国伟根本就不懂钱志广。他只知道钱志广对赵长枪不感冒,甚至有些反感赵长枪。却不知道钱志广反感的只是赵长枪动辄就扛上,不把上级放在眼中的性格。他对赵长枪的能力还是非常欣赏的。

    最重要的是,钱志广和他孙国伟根本不是一路人。孙国伟来到榆林市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整治赵长枪,而钱志广却是要把控整个榆林市的大局,让榆林市经济健康快速的向前发展,所以钱志广虽然对某些人会有看法,甚至会想办法打压一下,但是他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决定对某一个人的任命。

    两人之间的谈话已经进行不下去了,恰在此时,钱志广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所以孙国伟只好起身告辞。

    钱志广只是冲孙国伟点了点头,然后便接起了电话,而孙国伟则自行离开了孙国伟的办公室。

    让孙国伟想不到的是,他还没有走下市委的办公楼,自己的电话便响了。

    电话是钱志广打给他的。钱志广让他马上回到他的办公室,并且语气非常的焦急,一改刚才气定神闲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听他口气怎么着急忙慌的?”孙国伟一边心中嘀咕,一边转身快步重新回到了钱志广的办公室。

    “发生什么事情了,钱书记。”

    孙国伟刚进门,就对眉头紧皱,正在地上走来走去钱志广说道。

    “我刚刚得到一个最新消息。天水市今天再次向省委有关领导提到了升级成地级市的事情。”钱志广有些懊恼的说道。

    孙国伟明白了,刚才钱志广接到的那个电话,肯定就是关于此事的。钱志广能这么快得到这个消息,看来钱志广也不像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他上面肯定也是有人的。

    让孙国伟不明白的是,天水市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是到现在一直都没成功吗?为什么这次钱志广只是得到了一点内部消息,就紧张成这样?

    想到这些,孙国伟马上说道:“他们爱反映就让他们反映呗。天水市不是隔三差五就向上面提个报告吗?这几年过去,天水市不是还是在我们的管辖之下?钱书记,我真不明白你这次为什么这么紧张。”

    孙国伟来榆林市履新之前,也是研究过榆林市的,所以他非常清楚天水市在榆林市的地位。天水市是不设区的市,虽然它接受榆林市的代管,但是很多事情,天水市是可以直接和省一级沟通的。

    所以,长期以来,榆林市对天水市的掌控力度就比较弱。天水市的市委领导绝不像榆林市其他县的领导一样对榆林市言听计从。很多时候,天水市都是对榆林市阴奉阳违,名里一套,暗里一套。

    最让榆林市的很多常委们受不了的是,天水市一直在“闹**”,想不再接受榆林市的托管,成为一个真正的地级市,也就是设区的市。

    然而由于榆林市的坚持,和天水市自身的硬件条件确实达不到设区市的标准,所以,天水市的提议便一直没有获得省委的通过。

    “愚蠢!”钱志广听了孙国伟的话,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句,口中却说道:“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天水市虽然闹腾,但是他们的自身条件确实达不到设立地级市的标准。但是现在不同了!”

    “怎么不同了?”孙国伟诧异的问道。

    “平川县已经和天水市方面通过气,平川县愿意划入到天水市。并且,天水市已经答应平川县,只要平川县划入到天水市,天水市马上会拨给平川县一个亿,用于平川的的经济建设。以便平川县能快速的成为天水市一个区。”钱志广说道。

    “啊?”

    孙国伟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他马上明白平川县为什么会这么做了,肯定是因为自己截留了平川县五千万扶植资金的事情。

    孙国伟虽然明白了平川县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他却丝毫不认为是他将事情做的太过分,而是恼怒的说道:“钱书记,我看平川县的领导班子成员实在太嚣张了!特别是那个赵长枪!干什么?他们以为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党的干部!不是山大王。平川县是榆林市的平川县,不是平川县委的,更不是他赵长枪的!他们凭什么能让平川县划到天水市?”

    孙国伟说的义愤填膺,顾不得胸膛一个劲的高低起伏,喘气不匀,继续说道:“钱书记,平川县宗伟阳和赵长枪在不经过榆林市委同意的情况下,私自联系天水市,打算将平川县划归到天水市。我认为这是严重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我建议榆林市委马上召开常委会,商量如何处理宗伟阳和赵长枪的问题。”

    钱志广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孙国伟,他感到孙国伟的智慧顶多能干县长,现在让他来当市长,实在是有些小材大用了。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想着将赵长枪从平川县长的位置上踢下来!真不理解他的脑袋是怎么想的。

    他不用他那猪一样的脑袋去想一想,现在赵长枪既然能将事情捅到省里,这说明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榆林市的态度!最重要的是,平川县忽然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并不是心血来潮,他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孙国伟截留了平川县四千万扶植资金,逼的平川县没办法,平川县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最可怜的是,孙国伟到现在还不知道,还有一个更悲惨的消息在等着他呢!

    “孙市长,恐怕我们来不及召开常委会商量如何处理宗伟阳和赵长枪的事情了。因为刚才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平川县已经将榆林市截留他们扶植资金的事情,直接捅到了财政部。财政部已经开始着手组成调查组,到我们榆林市来彻底查清扶植资金被挪用的事情。”钱志广看着孙国伟说道。他现在是真的为孙国伟感到可悲了。

    “”

    孙国伟只感到自己的脑袋里好像忽然闪过一道闪电,响起一阵惊雷,直接将他的脑袋弄成一锅浆糊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平川县竟然会把事情直接捅到财政部,更没想到财政部竟然会如此看重此事,还要派调查组亲自下来调查!

    “钱,钱书记,那我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孙国伟有些磕巴的问钱志广。

    孙国伟很明白,如果调查组真的下来了,自己这个才上任六天的榆林市长恐怕就要下课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入世为人 出世为龙    “要想扩大生产规模,现在就必须大量的投资!说到底,吴兄还是想加入我们的酒厂嘛!”赵长枪笑着说道。txt电子书下载/

    “我觉得飞羽集团的入股,对你们的酒厂不会有半点的坏处,只有好处,这是个共赢的事情嘛!”吴飞羽笑着说道。

    “好,我同意吴兄入股,但是你们的股份不能超过百分之四十九。我得保证平川县必须有绝对的控股权!只有那样我才能保证我们白酒上市后,价格不会被不断的提升。”赵长枪说道。

    “好,成交!来,走一个。”两人一同举杯,一饮而尽。

    就当赵长枪和吴飞羽聊得高兴的时候,吴应熊的手机忽然响了。吴应熊向大家示意了一下,然后到餐厅外面接了个电话。等他回来后,炯炯有神的眼睛在赵长枪身上扫来扫去,赵长枪镇定自若,坦然的迎着吴应熊的目光,说道:“怎么了?吴叔叔。”

    吴应熊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赵长枪,然后才说道:“赵长枪,天水市要申请升级为地级市的事情,是你小子从中操作的吧?”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吴叔叔,你太高看我了吧?我可只是小小平川县的一个县长。人家天水市虽然是县级市,但是地盘是平川县的两倍多,人口更是接近平川县的三倍!连天水市的干部都是高配副厅级。我何德何能去操作天水市的事情?”

    吴应熊冲赵长枪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都没外人,你就甭和我胡扯了。天水市以前是曾经提出过要升级为地级市,但是地盘一直是卡在他们脖子上的一个**颈,所以,这段时间他们偃旗息鼓了。现在你们主动向他们靠拢,他们的地盘不但扩大了近乎三分之一,而且到时候,平川县也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平川区。他们当然要重启这件事情了。”

    吴应熊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搞这一套搞出经验来了?我听说想当初赵庄可是属于芙蓉镇的,后来愣是被你弄到了清水镇。结果清水镇是发展起来了,芙蓉镇却被晒了甘油。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吴应熊最后一句不是问的赵长枪,而是问的林浩。林浩是夹河市市委书记,这事他当然清楚。 [800]

    林浩苦笑一下说道:“可不是嘛,幸好清水镇也属于夹河市,如果当初赵老弟将赵庄运作到了其他县市,夹河市可是哭都找不到坟头啊!”

    “唉,我当时也是没办法啊。芙蓉镇镇委书记谢立强变着法儿的打压赵庄,差点将赵庄好端端的村办企业都给整黄了。我们赵庄还跟着他混不是犯傻吗?哈哈,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赵长枪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是装出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后来却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想想当初谢立强得知赵庄忽然从芙蓉镇跑到了清水镇时的表情,赵长枪就想笑。

    吴应熊用手指着赵长枪也哈哈笑着说道:“哈哈,我看你小子脑后有反骨!容易当叛徒。如果你以后成了省委干部,上面如果达不到你的满意,你说不定就会带着一个省叛国。”

    “那不可能。咱变来变去都是在华国范围内,并且我决定的每一次变动都是最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的。再说了,我从来不反对各位同仁之间的正常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官场之间大家为了权力和利益互相倾轧,大家都抱起团来,为了一个华国梦而共同努力不好吗?干嘛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赵长枪有些无奈的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赵长枪也明白,自己的理想虽好,但是人和人是不同的,同时,人也是善于伪装的动物。现实总是在斗争中不断前进的。

    “说说你们平川县想并入天水市的理由吧。”吴应熊说道。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我们呆在榆林市只有穿小鞋的份儿,榆林市连我们的扶持款都会截留,还有什么不敢对我们平川县做?但是我们如果划归到天水市,天水市便会立刻给我们一个亿。我是平川县长,得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考虑嘛,为什么有肉不去吃,而是呆在那里等着被别人吃?”赵长枪说道。

    “嗯,你的想法倒是不错。但是你想过没有。当初你操作赵庄的事情,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参与的。芙蓉镇根本拿你没办法,而村主任是农民自己选出来的,芙蓉镇也无权直接罢免村主任的职务。再加上夹河市也支持你的主意,所以那次你才能成功的将赵庄从芙蓉镇运作到了清水镇。但是你现在可是榆林市的市管干部,你如果不听榆林市委的话,榆林市完全可以立刻召开常委会,对你的工作进行调整。”吴应熊皱着眉头说道。

    赵长枪耸耸肩说道:“那没办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不能因为害怕丢了乌纱帽就一切都听上面的安排!只要我在平川县长的位置上呆一天,我就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考虑一天。如果他们真的想调整一下我的工作。那么我也不用他们调整了,我直接辞职撂挑子不干了!我租一条大船去环球旅行,保不准又发现一块新大陆,咱还能弄个州长国王啥的干干。那可比当个两头受气的破县长有意义多了。哈哈哈。”

    在坐的各位全都被赵长枪逗笑了。不过想想赵长枪的话,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为官者之所以在上级面前卑躬屈膝,直不起腰来,就是因为惧怕他们手中的权利。如果一个人心中已经无所畏惧,他还会害怕上级嘛?

    也许在赵长枪这种人眼中,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下至一个小科长,都没有什么差别吧?

    赵长枪这种人是无法被别人驾驭的,出世他可以成为云中之龙,翻云覆雨,笑傲九天。入世他就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他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他可以两肋插刀为朋友,他可以鞠躬尽瘁为百姓!

    吴应熊不禁暗暗为孙国伟可惜。孙国伟根本不懂赵长枪,他不知道,和赵长枪这种人斗争是非常愚蠢的。虽然赵长枪的职位可能不高,但是赵长枪的能量和胸怀却绝不是孙国伟能相提并论的。

    吴应熊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赵长枪。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你已经将平川县的摊子铺开,就尽量好好的干下去。我估计这次天水市的提议还是不可能会被通过。一个县级市升级成为地级市,要牵扯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些事情省委都要考虑。但是,你放心,你们平川县扶植款应该会很快便能全额的拨到平川县的账户上。省里刚接到通知,财政部要派出一个调查组,估计明后天进入临河省,追踪调查扶植资金的去向。”

    赵长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淡淡的说道:“那感情好。呵呵,通过这件事,我希望孙大市长能明白。想和我赵长枪玩牌,最好还是按规矩来,想跟我耍小聪明。没用!”

    赵长枪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想象到了孙国伟的狼狈样。

    不过,现在的孙国伟却一点狼狈样都没有。因为他压跟还不知道上面针对这次扶植款被挪用的事情做出的动作。

    此刻孙国伟正坐在榆林市市委书记钱志广的办公室中,一边喝着钱志广的秘书为他泡的热茶,一边商量着赵长枪的事情。

    “钱书记,我觉得赵长枪这个同志毕竟还太年轻,应该先把他调到其他的位置上再历练两年。”孙国伟试探着说道。

    孙国伟知道,作为市长,自己向书记提出人事调动方面的建议有点越权的嫌疑,但是他也知道钱志广对赵长枪也不感冒,所以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钱志广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端起了自己的水杯,轻轻的喝了两口水。

    孙国伟虽然是市长,但是钱志广有些看不起孙国伟。孙国伟以前只是某部的一个副司长,从来就没有管理一个地级市的经验。这次完全是因为某些人的运作才做到了榆林市长的位置上。他的能力和已故的刘勋市长相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一点从孙国伟刚刚上任,就迫不及待的动了平川县的扶植资金一事上,就能看的出来。

    扶植资金是什么东西?是专款!孙国伟竟然连专款都敢动,除了说明他够大胆,还说明他够无知!

    孙国伟这样做的时候,钱志广虽然没有干涉,但是着并不说明他对这件事持肯定态度。他之所以没有干涉,是因为他的确有些不喜欢赵长枪。这个人有些太难控制。他想让孙国伟和赵长枪先过过招,看看两人到底谁更技高一筹。

    赵长枪跑到孙国伟的办公室大闹一场的事情,钱志广已经听说了。虽然孙国伟强硬的拒绝了赵长枪的请求。但是钱志广却从来没认为,孙国伟已经胜利了。他很清楚,赵长枪是个既不想占便宜,也不肯吃亏的主,孙国伟动了他的奶酪,赵长枪绝不会善罢甘休!

    钱志广静静的等待着,想看看赵长枪如何向孙国伟出招。不过让他想不到是,现在他还没看到赵长枪向孙国伟出招,孙国伟竟然又向赵长枪出招了!

    而且是一招封喉,他要让赵长枪直接失去比赛资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