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要想扩大生产规模,现在就必须大量的投资!说到底,吴兄还是想加入我们的酒厂嘛!”赵长枪笑着说道。txt电子书下载/

    “我觉得飞羽集团的入股,对你们的酒厂不会有半点的坏处,只有好处,这是个共赢的事情嘛!”吴飞羽笑着说道。

    “好,我同意吴兄入股,但是你们的股份不能超过百分之四十九。我得保证平川县必须有绝对的控股权!只有那样我才能保证我们白酒上市后,价格不会被不断的提升。”赵长枪说道。

    “好,成交!来,走一个。”两人一同举杯,一饮而尽。

    就当赵长枪和吴飞羽聊得高兴的时候,吴应熊的手机忽然响了。吴应熊向大家示意了一下,然后到餐厅外面接了个电话。等他回来后,炯炯有神的眼睛在赵长枪身上扫来扫去,赵长枪镇定自若,坦然的迎着吴应熊的目光,说道:“怎么了?吴叔叔。”

    吴应熊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赵长枪,然后才说道:“赵长枪,天水市要申请升级为地级市的事情,是你小子从中操作的吧?”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吴叔叔,你太高看我了吧?我可只是小小平川县的一个县长。人家天水市虽然是县级市,但是地盘是平川县的两倍多,人口更是接近平川县的三倍!连天水市的干部都是高配副厅级。我何德何能去操作天水市的事情?”

    吴应熊冲赵长枪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都没外人,你就甭和我胡扯了。天水市以前是曾经提出过要升级为地级市,但是地盘一直是卡在他们脖子上的一个**颈,所以,这段时间他们偃旗息鼓了。现在你们主动向他们靠拢,他们的地盘不但扩大了近乎三分之一,而且到时候,平川县也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平川区。他们当然要重启这件事情了。”

    吴应熊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搞这一套搞出经验来了?我听说想当初赵庄可是属于芙蓉镇的,后来愣是被你弄到了清水镇。结果清水镇是发展起来了,芙蓉镇却被晒了甘油。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吴应熊最后一句不是问的赵长枪,而是问的林浩。林浩是夹河市市委书记,这事他当然清楚。 [800]

    林浩苦笑一下说道:“可不是嘛,幸好清水镇也属于夹河市,如果当初赵老弟将赵庄运作到了其他县市,夹河市可是哭都找不到坟头啊!”

    “唉,我当时也是没办法啊。芙蓉镇镇委书记谢立强变着法儿的打压赵庄,差点将赵庄好端端的村办企业都给整黄了。我们赵庄还跟着他混不是犯傻吗?哈哈,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赵长枪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是装出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后来却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想想当初谢立强得知赵庄忽然从芙蓉镇跑到了清水镇时的表情,赵长枪就想笑。

    吴应熊用手指着赵长枪也哈哈笑着说道:“哈哈,我看你小子脑后有反骨!容易当叛徒。如果你以后成了省委干部,上面如果达不到你的满意,你说不定就会带着一个省叛国。”

    “那不可能。咱变来变去都是在华国范围内,并且我决定的每一次变动都是最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的。再说了,我从来不反对各位同仁之间的正常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官场之间大家为了权力和利益互相倾轧,大家都抱起团来,为了一个华国梦而共同努力不好吗?干嘛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赵长枪有些无奈的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赵长枪也明白,自己的理想虽好,但是人和人是不同的,同时,人也是善于伪装的动物。现实总是在斗争中不断前进的。

    “说说你们平川县想并入天水市的理由吧。”吴应熊说道。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我们呆在榆林市只有穿小鞋的份儿,榆林市连我们的扶持款都会截留,还有什么不敢对我们平川县做?但是我们如果划归到天水市,天水市便会立刻给我们一个亿。我是平川县长,得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考虑嘛,为什么有肉不去吃,而是呆在那里等着被别人吃?”赵长枪说道。

    “嗯,你的想法倒是不错。但是你想过没有。当初你操作赵庄的事情,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参与的。芙蓉镇根本拿你没办法,而村主任是农民自己选出来的,芙蓉镇也无权直接罢免村主任的职务。再加上夹河市也支持你的主意,所以那次你才能成功的将赵庄从芙蓉镇运作到了清水镇。但是你现在可是榆林市的市管干部,你如果不听榆林市委的话,榆林市完全可以立刻召开常委会,对你的工作进行调整。”吴应熊皱着眉头说道。

    赵长枪耸耸肩说道:“那没办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不能因为害怕丢了乌纱帽就一切都听上面的安排!只要我在平川县长的位置上呆一天,我就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考虑一天。如果他们真的想调整一下我的工作。那么我也不用他们调整了,我直接辞职撂挑子不干了!我租一条大船去环球旅行,保不准又发现一块新大陆,咱还能弄个州长国王啥的干干。那可比当个两头受气的破县长有意义多了。哈哈哈。”

    在坐的各位全都被赵长枪逗笑了。不过想想赵长枪的话,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为官者之所以在上级面前卑躬屈膝,直不起腰来,就是因为惧怕他们手中的权利。如果一个人心中已经无所畏惧,他还会害怕上级嘛?

    也许在赵长枪这种人眼中,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下至一个小科长,都没有什么差别吧?

    赵长枪这种人是无法被别人驾驭的,出世他可以成为云中之龙,翻云覆雨,笑傲九天。入世他就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他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他可以两肋插刀为朋友,他可以鞠躬尽瘁为百姓!

    吴应熊不禁暗暗为孙国伟可惜。孙国伟根本不懂赵长枪,他不知道,和赵长枪这种人斗争是非常愚蠢的。虽然赵长枪的职位可能不高,但是赵长枪的能量和胸怀却绝不是孙国伟能相提并论的。

    吴应熊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赵长枪。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你已经将平川县的摊子铺开,就尽量好好的干下去。我估计这次天水市的提议还是不可能会被通过。一个县级市升级成为地级市,要牵扯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些事情省委都要考虑。但是,你放心,你们平川县扶植款应该会很快便能全额的拨到平川县的账户上。省里刚接到通知,财政部要派出一个调查组,估计明后天进入临河省,追踪调查扶植资金的去向。”

    赵长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淡淡的说道:“那感情好。呵呵,通过这件事,我希望孙大市长能明白。想和我赵长枪玩牌,最好还是按规矩来,想跟我耍小聪明。没用!”

    赵长枪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想象到了孙国伟的狼狈样。

    不过,现在的孙国伟却一点狼狈样都没有。因为他压跟还不知道上面针对这次扶植款被挪用的事情做出的动作。

    此刻孙国伟正坐在榆林市市委书记钱志广的办公室中,一边喝着钱志广的秘书为他泡的热茶,一边商量着赵长枪的事情。

    “钱书记,我觉得赵长枪这个同志毕竟还太年轻,应该先把他调到其他的位置上再历练两年。”孙国伟试探着说道。

    孙国伟知道,作为市长,自己向书记提出人事调动方面的建议有点越权的嫌疑,但是他也知道钱志广对赵长枪也不感冒,所以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钱志广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端起了自己的水杯,轻轻的喝了两口水。

    孙国伟虽然是市长,但是钱志广有些看不起孙国伟。孙国伟以前只是某部的一个副司长,从来就没有管理一个地级市的经验。这次完全是因为某些人的运作才做到了榆林市长的位置上。他的能力和已故的刘勋市长相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一点从孙国伟刚刚上任,就迫不及待的动了平川县的扶植资金一事上,就能看的出来。

    扶植资金是什么东西?是专款!孙国伟竟然连专款都敢动,除了说明他够大胆,还说明他够无知!

    孙国伟这样做的时候,钱志广虽然没有干涉,但是着并不说明他对这件事持肯定态度。他之所以没有干涉,是因为他的确有些不喜欢赵长枪。这个人有些太难控制。他想让孙国伟和赵长枪先过过招,看看两人到底谁更技高一筹。

    赵长枪跑到孙国伟的办公室大闹一场的事情,钱志广已经听说了。虽然孙国伟强硬的拒绝了赵长枪的请求。但是钱志广却从来没认为,孙国伟已经胜利了。他很清楚,赵长枪是个既不想占便宜,也不肯吃亏的主,孙国伟动了他的奶酪,赵长枪绝不会善罢甘休!

    钱志广静静的等待着,想看看赵长枪如何向孙国伟出招。不过让他想不到是,现在他还没看到赵长枪向孙国伟出招,孙国伟竟然又向赵长枪出招了!

    而且是一招封喉,他要让赵长枪直接失去比赛资格!

第一四五二章 荒古死地    同样付出代价的自然是干出愚蠢事的苗毅本人。

    如同炼狱之地的入口一般,荒古死地的入口亦被一座同样形态的大阵所封锁。只不过如今的荒古死地对天庭来说,远不如炼狱之地重要,炼狱之地的看守显得更严谨一些,荒古死地则直接由坐落地的地方势力看守。

    荒古死地在昊德芳昊天王的地盘上,自然也就是由昊天王的人马看守,更巧的是,具体地点就落在天卯星君的领地上。

    左督卫派来押送的领队梁度,将守地人马的大致情况讲了一遍后,眼看前方是即将抵达的目的地,又问苗毅:“听说你跟天卯星君也有点过结?”

    苗毅点了点头:“是有一点不愉快。”

    “你修为不高,仇人还真多。”梁度摇了摇头,提醒道:“正常情况下庞贯应该不至于派人进荒古死地害你,毕竟是由他的人马驻守,荒古死地若是突然出现了外人,他这个守卫难辞其咎。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要小心点,一旦发现可疑人员出现在荒古死地立刻和左督卫这边联系,咱们左督卫也不是吃素的。”

    苗毅也不好说穿自己和天卯星君的具体关系,嗯了声道:“谢梁大人提醒,末将记下了。”

    荒古之地的入口驻守人马已经事先接到了消息,这边人一到,可谓立刻飞出一群人跑来看热闹,看看鼎鼎大名的牛有德长什么样。一群人围上来打量的目光那叫一个稀奇。

    双方没什么交情,也没什么好拖延的,梁度和对方做了交接,驻军首领一声令下,旋转流光中的六颗星体上各射出一道白光,在中间位置形成一颗巨大的六角星图案。图案中央突然白光消逝,露出一块不断处在撕裂状态的虚空。

    驻军首领回头对苗毅说道:“牛有德,进去吧。直接穿过那道虚空就是荒古死地。”

    苗毅回头看向梁度,梁度微微点头道:“入口不需要什么防护。可以直接进去。”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迅速摸出了自己的红晶战甲穿上,连黑炭一起招了出来,黑炭同样披上了狰狞战甲。

    提枪跳到了摇头摆尾的黑炭身上,朝梁度抱枪拱手道:“有劳!”

    梁度点头。

    “吼…”黑炭仰天一声咆哮,载着苗毅冲向了那不断撕裂的虚空,转瞬间消失在了其中。

    驻军首领一挥手,大阵剧变。再次恢复成了封锁状态……

    而苗毅再回首也看不到了入口外的景象,再看向前方,不知道离出口有多远,身在其中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滚筒状的不断撕裂空间内,也并未感受到什么威力强大的威胁,只感觉周身似乎有电流在游走一般。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高度戒备着,以防意外。

    然而眼前突然一亮,亮光的出现是如此的猝不及防,仿佛突然插到了你的眼前一般。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准备,瞬间就让你置身在了亮光中。

    轰隆!一声响,冲入光亮中的黑炭不知道撞上了什么。

    眼前一花。尘土飞扬,稀里哗啦声中,苗毅发现自己和黑炭撞翻在地上翻滚。眼见黑炭庞大的身体碾压过来,他本能的想腾空飞起,然身体似乎变成了虚无一般,法力竟然无法将自己托举起来,托举的法力就好像是穿墙而过,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闪念间,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到了所谓的荒古死地。不过急于应付的还是眼睁睁看着朝自己碾压而来的黑炭。轰!快速踹出一脚,直接将滚压而来的黑炭给踹的从自己头顶上飞了过去。

    还好。虽然不能飞,但是身上的法力威力还在。不然非要被黑炭战甲上的尖刺给扎一遍不可。

    咣一声落地的黑炭爬了起来,有些哀怨地看着同样慢慢站起的苗毅。

    苗毅回头看向了滚出来的地方,只见荒凉的隔壁上有一块方圆达数十丈的裂纹虚空,裂纹不断如闪电状撕裂,应该就是进来的入口,也是出去的出口,感情冲出来的角度不对,撞在了地上。

    提着枪的苗毅开始打量四周,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远处隐隐能见到山峦,四周寸草不生,却有数不清的累累白骨散落在隔壁上,各种各样的白骨,最多的是人的。

    咔嚓,脚下一声响,打破了空旷原野的宁静。苗毅低头一看,一根酥脆白骨粉碎。又抬头看天,天空灰蒙蒙,整个世界似乎都笼罩在灰蒙蒙中,就在这时突然有一种令人汗毛竖起的危机感令他霍然转身,挥枪指去。

    眼前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有几缕若有若无的粉红色雾气荡来。

    待到粉红色雾气近身,苗毅才明白了是什么东西,竟然是几乎已经实化的杀气。

    苗毅伸手去触探飘来的粉红色雾气,细密金属手套一触碰,那杀气就好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般,犹如活过来了一样,蓬散的雾气形态迅速收缩一团,缭绕在了金属手套上,粉红色凝缩后颜色变深,犹如血色流光,顺着手套缝隙快速渗入。

    “嘶…”苗毅倒吸一口凉气,这杀气犹如刮骨刀,对血肉之躯的侵蚀能力惊人,已经迅速破开了他的手指肌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出血了。

    几乎是瞬间,一团无形火焰从苗毅掌上冒出,那团杀气似乎受到了惊吓,欲要急速逃离,却已经晚了,瞬间被心焰给化为了虚无。尽管如此,苗毅却仍是忍不住惊叹,看得出来,这杀气的确已经具备了一些灵性,看来金漫的所说一点都没错。

    风从这里吹过,带来的不仅仅是粉红色雾气,还有白色的、灰色的、漆黑如墨的黑色。

    苗毅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来者不拒,对飘来的几种雾气逐一试探。

    那白色流雾一上手,立马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念感,这是一种与七情六欲截然不同的感受,显然就是所谓的怨气;灰色的是能让人心念如灰死气沉沉的死气;黑色的是一股极为凶悍的冲撞气息,应该就是所谓的煞气。

    几经上手试探飘过来的雾气,苗毅渐渐找到了辨明之法,那些丝丝缕缕有着各种形态的气体十有*就是具备了灵性的,而那些成散乱雾状的则还不具备主动攻击的灵性。

    哗啦!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响,苗毅回头看去,不禁愕然。

    不知道是不是见他和那些雾气玩得有趣,黑炭也和那些雾气扑腾玩耍了起来。

    他是试探,而黑炭是真的玩耍,那些具备灵性的雾气附着在了黑炭的身上,钻进了战甲中也很难拿皮糙肉厚的黑炭给怎么样不说,最令苗毅无语的是,黑炭竟然在吸食那雾气犹如吸食仙气一般,貌似吸食上瘾了,蹦跶着追赶吞吸。

    反应过来后的苗毅吓一跳,赶紧跑了过去,让黑炭停了下来,伸手摁在了黑炭的身上施法查探它体内的情况。

    不查看不知道,一查看那真是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黑炭,各种气体进了黑炭的体内后立刻被黑炭体内的特殊脏器构造给封锁在了肚子里,而黑炭的体内脏器似乎对那些具备灵性的气体有克制作用,那情形就像是黑炭裹住结丹在体内炼化时的情形一样一样的,其腹内强烈的高温正在炼化吸收那些雾气。

    再三确认,发现黑炭的确没有任何不舒适的感觉,反而是胃口很好,吃的很舒爽的感觉,你不要拦着我,让我继续吃好不好的样子?

    苗毅不禁目瞪口呆,这死胖子居然能把这邪气当饭吃?尼玛,要不要这么夸张?

    在黑炭渴求的目光下,撒手放了它继续去追逐吸食那些飘荡的邪气,苗毅渐渐若有所思,想起了金漫的话,渐渐有些明白了。

    金漫说过,龙凤二族能克制邪气,而龙凤二族也只有在荒古之地这种特殊的环境内才有可能再修炼出龙神和玄女。苗毅摸着下巴瞅着东溜溜西溜溜摇头摆尾吸啊吸很快活的黑炭,琢磨着,如果没猜错的话,之所以在这里能修炼出龙神和玄女搞不好就和黑炭现在吸啊吸的原因有关,而黑炭虽然不是龙,却已经是离龙,差不多已经半化成了龙。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苗毅渐渐有些兴奋起来,倒是有点期待自己的判断没错,希望这是黑炭的际遇,若真能给黑炭一场造化的话,那这次被关押进荒古之地一千年倒也值得。

    没多久,周边的邪气已经被黑炭给吸光了,黑炭开始在地上蹦跶,不断往上跳,想吸食上空的邪气。然让它气馁的是,它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在这里飞不起来,硬是拼着蛮力上蹿下跳,呼一下跳的老高,又如秤砣般从空中坠落,砸得地面轰隆声不断,烟尘四起。

    苗毅有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这么大动静,别把那惹不起的东西给招来了,当即喝了声,“胖贼,给老子停下!”

    从空中砸落一个翻滚而起的黑炭有些不甘地看着他。

    苗毅自己也再次施法尝试,的确如金漫所说,在这里自己根本飞不起来,凭蛮力蹦蹦跳跳倒是没问题。

    他随后又走到了黑炭身边,有些奇怪地打量它,这死胖子能吸食这里的邪气为何却飞不起来,不是说龙凤在这里能飞的吗?

    想来想去,他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黑炭还没有化龙,还不是真正的龙。(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