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同样付出代价的自然是干出愚蠢事的苗毅本人。

    如同炼狱之地的入口一般,荒古死地的入口亦被一座同样形态的大阵所封锁。只不过如今的荒古死地对天庭来说,远不如炼狱之地重要,炼狱之地的看守显得更严谨一些,荒古死地则直接由坐落地的地方势力看守。

    荒古死地在昊德芳昊天王的地盘上,自然也就是由昊天王的人马看守,更巧的是,具体地点就落在天卯星君的领地上。

    左督卫派来押送的领队梁度,将守地人马的大致情况讲了一遍后,眼看前方是即将抵达的目的地,又问苗毅:“听说你跟天卯星君也有点过结?”

    苗毅点了点头:“是有一点不愉快。”

    “你修为不高,仇人还真多。”梁度摇了摇头,提醒道:“正常情况下庞贯应该不至于派人进荒古死地害你,毕竟是由他的人马驻守,荒古死地若是突然出现了外人,他这个守卫难辞其咎。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要小心点,一旦发现可疑人员出现在荒古死地立刻和左督卫这边联系,咱们左督卫也不是吃素的。”

    苗毅也不好说穿自己和天卯星君的具体关系,嗯了声道:“谢梁大人提醒,末将记下了。”

    荒古之地的入口驻守人马已经事先接到了消息,这边人一到,可谓立刻飞出一群人跑来看热闹,看看鼎鼎大名的牛有德长什么样。一群人围上来打量的目光那叫一个稀奇。

    双方没什么交情,也没什么好拖延的,梁度和对方做了交接,驻军首领一声令下,旋转流光中的六颗星体上各射出一道白光,在中间位置形成一颗巨大的六角星图案。图案中央突然白光消逝,露出一块不断处在撕裂状态的虚空。

    驻军首领回头对苗毅说道:“牛有德,进去吧。直接穿过那道虚空就是荒古死地。”

    苗毅回头看向梁度,梁度微微点头道:“入口不需要什么防护。可以直接进去。”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迅速摸出了自己的红晶战甲穿上,连黑炭一起招了出来,黑炭同样披上了狰狞战甲。

    提枪跳到了摇头摆尾的黑炭身上,朝梁度抱枪拱手道:“有劳!”

    梁度点头。

    “吼…”黑炭仰天一声咆哮,载着苗毅冲向了那不断撕裂的虚空,转瞬间消失在了其中。

    驻军首领一挥手,大阵剧变。再次恢复成了封锁状态……

    而苗毅再回首也看不到了入口外的景象,再看向前方,不知道离出口有多远,身在其中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滚筒状的不断撕裂空间内,也并未感受到什么威力强大的威胁,只感觉周身似乎有电流在游走一般。

    尽管如此,苗毅还是高度戒备着,以防意外。

    然而眼前突然一亮,亮光的出现是如此的猝不及防,仿佛突然插到了你的眼前一般。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准备,瞬间就让你置身在了亮光中。

    轰隆!一声响,冲入光亮中的黑炭不知道撞上了什么。

    眼前一花。尘土飞扬,稀里哗啦声中,苗毅发现自己和黑炭撞翻在地上翻滚。眼见黑炭庞大的身体碾压过来,他本能的想腾空飞起,然身体似乎变成了虚无一般,法力竟然无法将自己托举起来,托举的法力就好像是穿墙而过,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闪念间,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到了所谓的荒古死地。不过急于应付的还是眼睁睁看着朝自己碾压而来的黑炭。轰!快速踹出一脚,直接将滚压而来的黑炭给踹的从自己头顶上飞了过去。

    还好。虽然不能飞,但是身上的法力威力还在。不然非要被黑炭战甲上的尖刺给扎一遍不可。

    咣一声落地的黑炭爬了起来,有些哀怨地看着同样慢慢站起的苗毅。

    苗毅回头看向了滚出来的地方,只见荒凉的隔壁上有一块方圆达数十丈的裂纹虚空,裂纹不断如闪电状撕裂,应该就是进来的入口,也是出去的出口,感情冲出来的角度不对,撞在了地上。

    提着枪的苗毅开始打量四周,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远处隐隐能见到山峦,四周寸草不生,却有数不清的累累白骨散落在隔壁上,各种各样的白骨,最多的是人的。

    咔嚓,脚下一声响,打破了空旷原野的宁静。苗毅低头一看,一根酥脆白骨粉碎。又抬头看天,天空灰蒙蒙,整个世界似乎都笼罩在灰蒙蒙中,就在这时突然有一种令人汗毛竖起的危机感令他霍然转身,挥枪指去。

    眼前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有几缕若有若无的粉红色雾气荡来。

    待到粉红色雾气近身,苗毅才明白了是什么东西,竟然是几乎已经实化的杀气。

    苗毅伸手去触探飘来的粉红色雾气,细密金属手套一触碰,那杀气就好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般,犹如活过来了一样,蓬散的雾气形态迅速收缩一团,缭绕在了金属手套上,粉红色凝缩后颜色变深,犹如血色流光,顺着手套缝隙快速渗入。

    “嘶…”苗毅倒吸一口凉气,这杀气犹如刮骨刀,对血肉之躯的侵蚀能力惊人,已经迅速破开了他的手指肌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出血了。

    几乎是瞬间,一团无形火焰从苗毅掌上冒出,那团杀气似乎受到了惊吓,欲要急速逃离,却已经晚了,瞬间被心焰给化为了虚无。尽管如此,苗毅却仍是忍不住惊叹,看得出来,这杀气的确已经具备了一些灵性,看来金漫的所说一点都没错。

    风从这里吹过,带来的不仅仅是粉红色雾气,还有白色的、灰色的、漆黑如墨的黑色。

    苗毅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来者不拒,对飘来的几种雾气逐一试探。

    那白色流雾一上手,立马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念感,这是一种与七情六欲截然不同的感受,显然就是所谓的怨气;灰色的是能让人心念如灰死气沉沉的死气;黑色的是一股极为凶悍的冲撞气息,应该就是所谓的煞气。

    几经上手试探飘过来的雾气,苗毅渐渐找到了辨明之法,那些丝丝缕缕有着各种形态的气体十有*就是具备了灵性的,而那些成散乱雾状的则还不具备主动攻击的灵性。

    哗啦!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响,苗毅回头看去,不禁愕然。

    不知道是不是见他和那些雾气玩得有趣,黑炭也和那些雾气扑腾玩耍了起来。

    他是试探,而黑炭是真的玩耍,那些具备灵性的雾气附着在了黑炭的身上,钻进了战甲中也很难拿皮糙肉厚的黑炭给怎么样不说,最令苗毅无语的是,黑炭竟然在吸食那雾气犹如吸食仙气一般,貌似吸食上瘾了,蹦跶着追赶吞吸。

    反应过来后的苗毅吓一跳,赶紧跑了过去,让黑炭停了下来,伸手摁在了黑炭的身上施法查探它体内的情况。

    不查看不知道,一查看那真是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黑炭,各种气体进了黑炭的体内后立刻被黑炭体内的特殊脏器构造给封锁在了肚子里,而黑炭的体内脏器似乎对那些具备灵性的气体有克制作用,那情形就像是黑炭裹住结丹在体内炼化时的情形一样一样的,其腹内强烈的高温正在炼化吸收那些雾气。

    再三确认,发现黑炭的确没有任何不舒适的感觉,反而是胃口很好,吃的很舒爽的感觉,你不要拦着我,让我继续吃好不好的样子?

    苗毅不禁目瞪口呆,这死胖子居然能把这邪气当饭吃?尼玛,要不要这么夸张?

    在黑炭渴求的目光下,撒手放了它继续去追逐吸食那些飘荡的邪气,苗毅渐渐若有所思,想起了金漫的话,渐渐有些明白了。

    金漫说过,龙凤二族能克制邪气,而龙凤二族也只有在荒古之地这种特殊的环境内才有可能再修炼出龙神和玄女。苗毅摸着下巴瞅着东溜溜西溜溜摇头摆尾吸啊吸很快活的黑炭,琢磨着,如果没猜错的话,之所以在这里能修炼出龙神和玄女搞不好就和黑炭现在吸啊吸的原因有关,而黑炭虽然不是龙,却已经是离龙,差不多已经半化成了龙。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苗毅渐渐有些兴奋起来,倒是有点期待自己的判断没错,希望这是黑炭的际遇,若真能给黑炭一场造化的话,那这次被关押进荒古之地一千年倒也值得。

    没多久,周边的邪气已经被黑炭给吸光了,黑炭开始在地上蹦跶,不断往上跳,想吸食上空的邪气。然让它气馁的是,它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在这里飞不起来,硬是拼着蛮力上蹿下跳,呼一下跳的老高,又如秤砣般从空中坠落,砸得地面轰隆声不断,烟尘四起。

    苗毅有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这么大动静,别把那惹不起的东西给招来了,当即喝了声,“胖贼,给老子停下!”

    从空中砸落一个翻滚而起的黑炭有些不甘地看着他。

    苗毅自己也再次施法尝试,的确如金漫所说,在这里自己根本飞不起来,凭蛮力蹦蹦跳跳倒是没问题。

    他随后又走到了黑炭身边,有些奇怪地打量它,这死胖子能吸食这里的邪气为何却飞不起来,不是说龙凤在这里能飞的吗?

    想来想去,他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黑炭还没有化龙,还不是真正的龙。(未完待续)

第1289章 激战    吕重一向讨厌麻烦,所以,绝对会提前解决掉这些麻烦!

    “吕……吕重,我尚有一件我都无法破开其一重禁制的超级法宝。我把它送给你。你放我离开如何?放心,我可以以我的道心发誓,出去之后,绝对不泄露有关你吕重的任何信息。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一个圣人突然高声向吕重呼喊起来。

    圣人,正因为活得太久,所以,绝对不想就这么陨落。他们更加地怕死。

    这是一个七级圣人!

    其实力足可与地仙界的原始圣人媲美!

    他叫天算子,正是千机宇宙的圣人。

    吕重虽然不知其姓名、道号。但是,却能一眼看出他的身份。

    这家伙身上有着千机宇宙的烙印!应该是鸿昆道祖的弟子!

    如今,鸿昆道祖已陨落在[九玄寒龙冰棺]与[大寂灭珠]的联手之中!

    他的弟子,居然也有一个进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真有够背的。

    吕重的影子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我杀了你,同样能得到这件超级法宝≯⊥!”

    “不——”天算子恐惧地惊声大叫:“这样的宝贝,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我……我把它放在我的道场之内。只要我能离开这里,我一定会双手奉上……”

    吕重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讥笑:“你自己是白痴,还是当我吕重是白痴?”

    如果对自己本身的实力都没有一丝信心了,这家伙还能有信心凭着自己的道场就能保住顶级的法宝?

    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件法宝,他一定随身携带。

    如没有随身携带。那就表明他根本就是在说谎。

    更何况。吕重都灭了他那一方宇宙的道祖了。这人是鸿昆道祖的弟子,一旦出去,如果不给吕重制造一些大麻烦的话,他几乎都不会为他所在的天地宇宙所包容。

    “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这件超级法宝——”天算子惊心大叫。

    吕重冷笑,微微摇头:“真是个sb——”

    懒得再与对方多说,吕重果断传令:“小冰,全力喷射玄圣寒流——”

    “呼呼呼……”

    九玄寒龙冰棺棺身狂震!

    一道道青黑色的气流仿佛自开天辟地产生的太初神光。在混沌之中疯狂的对撞、轰击、爆炸、湮灭。

    其他混沌能量如见鬼一般纷纷退缩。

    短短一瞬间,整个空间,几乎就是玄圣寒流的汪洋!

    四周的空间,似乎都在凝固!

    甚至,这方时空都隐隐有破碎的趁。

    整个混沌空间,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在[玄圣寒流]这种来自圣神界的狂暴寒系能量的冲击之下,超出所有人想像的恐怖低温,几乎要粉碎整片混沌内的生物甚至一切。

    混沌中,风被诡异地冻结!

    水被诡异地冻结!

    雷系能量被冻结!

    金系能量被冻结!

    ……

    恐怖!

    真正的寒之世界,席卷每一寸空间。

    “这……这……这天地之间。怎……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寒系能量?”天算子恐惧地发抖!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种能量。几乎可以冻结一切!

    甚至混沌内的各种暴戾的能量,都能够冰封起来。

    太恐怖了!

    其他圣人的心中也是越来越恐惧!

    他们大多都知道[鸿蒙龙墓]之内,有一具[九玄寒龙冰棺]的极致法宝存在!

    甚至都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是真正的圣神界之物!

    一旦有人得到[九玄寒龙冰棺],就一定可以得到其内所藏的圣神界功法。再有[玄青神石]的相助,绝对有可能破开仙神两界的壁垒,飞升到圣神界中去。

    可是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是顶级的法宝,可所有人都不知道,九玄寒龙冰棺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寒系能量。

    这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现在,众圣别说要争夺[九玄寒龙冰棺]了,就算要从这九玄寒龙冰棺的寒气之下逃走,都未必可能了!

    “这……就这是道器的威力吗?只是,这样高等级的道器,怎么可能被一个还不是圣人境界的人类所控制?掌握?”

    天算子一边全力抵抗四周恐怖的寒潮,一边失神地嘀咕。

    此刻,他对吕重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与吕重换个身体!

    只是,他的所有怨念,也改不了自身防御越来越不给力的事实!

    身上的法宝已在超卓的玄圣寒流侵蚀下,脆化得越来越厉害。

    按照这么恐怖的脆化速度,他身上的这极品先天至宝级的防御战甲,也无法再坚持半个小时了!

    “我……我要陨落在这里么?”

    天算子一脸恐惧与绝望!

    这一刻,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圣人!

    而是一个恐惧死亡的凡人!

    世界不会因为他的恐惧而改变!

    正当他满心恐惧的时候,却听见虚空中猛的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

    抬眼看去,就见那玄青色[九玄寒龙冰棺]带着狂猛无匹的气势,暴烈地向弑天老祖撞去。

    “给我破——”

    弑天老祖手中的血色长剑陡然变大,化成几百丈长的超级巨剑,犹如一道从九天之上斩落的恐怖血雷,猛地轰在[九玄寒龙冰棺]的棺身。

    “轰……”

    血剑与[九玄寒龙冰棺]经过一次凶猛的对撞过后,四周的空间都几乎要爆炸!

    不过这个诡异的混沌空间,空间壁垒强悍得太可怕!

    就算如此,也没有被破开!

    而[九玄寒龙冰棺]直接被击飞,沉闷地轰在远处的一个星辰陨片之上。

    “轰……”星辰陨片顿时爆炸化为漫天尘埃。

    而弑天老祖也不好受!

    手中血剑,直接崩断了一大截。

    剩下的一截,更是包裹了一层恐怖的寒冰。同时,他那握剑的双臂也是瞬间被震麻,体内更无来由地入侵了一股至阴至寒的能量。

    “与道器硬撞,真够狂的。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几下——”心中冷笑。吕重那个影子看着战场中的弑天老祖,双眼中也多了一丝邪意。

    “再攻——”

    吕重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吕重就是要让弑天老祖承受永不停歇的打击!

    “轰——”

    九玄寒龙冰棺一边释放更多的玄圣寒流,一边再次撞向弑天老祖。

    弑天老祖顿时脸色一变,这会儿,他可还没有全力逼出体内入侵的那一丝至阴至寒的能量呢。

    见九玄寒龙冰棺再次袭击而来。弑天老祖,双眼闪过一丝决断。接着,手中那半截血色的巨剑,陡然被甩出。

    在断剑接近[九玄寒龙冰棺]的一刹那间,他陡然冷声一喝:“杀天邪剑,给我爆——”

    自爆!

    虽然只是一截断剑,却也是极品混沌至宝。

    “轰——”

    混沌之中,一轮璀璨之极的血阳澎湃而起。

    恐怖的爆炸力,直接全方位轰向[九玄寒龙冰棺]。

    虽然明知道[九玄寒龙冰棺]应该可以承受得住这血剑的自爆袭击,但是吕重还是动念间,让[大寂灭珠]本能地吸收了一部分爆炸能量。

    “轰隆隆……”

    九玄寒龙冰棺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虽然没有损坏什么,可这也让[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勃然大怒。

    “嗡……”

    冰棺棺身猛烈地一震,九玄寒龙冰棺的棺盖第一次大面积地移开。

    顿时,更高等级的圣神界玄寒之气狂喷而出。

    一种炽白色的寒流,形成一条巨大的雪白长龙咆哮而出,于半空中突然放射出万丈雪光,照亮这片微型的混沌世界。

    “吼——”

    弑天老祖脸色一变,咬了咬牙,一个磨盘一般的盾牌陡然于他的上空化为一尊巨大的玄武。

    雪色长老、黑色玄武就如太古的两尊超级凶兽一般,于此空间咆哮对峙。

    一方几要冰封一切,一方似乎要撕破苍穹。(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