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一向讨厌麻烦,所以,绝对会提前解决掉这些麻烦!

    “吕……吕重,我尚有一件我都无法破开其一重禁制的超级法宝。我把它送给你。你放我离开如何?放心,我可以以我的道心发誓,出去之后,绝对不泄露有关你吕重的任何信息。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一个圣人突然高声向吕重呼喊起来。

    圣人,正因为活得太久,所以,绝对不想就这么陨落。他们更加地怕死。

    这是一个七级圣人!

    其实力足可与地仙界的原始圣人媲美!

    他叫天算子,正是千机宇宙的圣人。

    吕重虽然不知其姓名、道号。但是,却能一眼看出他的身份。

    这家伙身上有着千机宇宙的烙印!应该是鸿昆道祖的弟子!

    如今,鸿昆道祖已陨落在[九玄寒龙冰棺]与[大寂灭珠]的联手之中!

    他的弟子,居然也有一个进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真有够背的。

    吕重的影子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我杀了你,同样能得到这件超级法宝≯⊥!”

    “不——”天算子恐惧地惊声大叫:“这样的宝贝,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我……我把它放在我的道场之内。只要我能离开这里,我一定会双手奉上……”

    吕重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讥笑:“你自己是白痴,还是当我吕重是白痴?”

    如果对自己本身的实力都没有一丝信心了,这家伙还能有信心凭着自己的道场就能保住顶级的法宝?

    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件法宝,他一定随身携带。

    如没有随身携带。那就表明他根本就是在说谎。

    更何况。吕重都灭了他那一方宇宙的道祖了。这人是鸿昆道祖的弟子,一旦出去,如果不给吕重制造一些大麻烦的话,他几乎都不会为他所在的天地宇宙所包容。

    “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这件超级法宝——”天算子惊心大叫。

    吕重冷笑,微微摇头:“真是个sb——”

    懒得再与对方多说,吕重果断传令:“小冰,全力喷射玄圣寒流——”

    “呼呼呼……”

    九玄寒龙冰棺棺身狂震!

    一道道青黑色的气流仿佛自开天辟地产生的太初神光。在混沌之中疯狂的对撞、轰击、爆炸、湮灭。

    其他混沌能量如见鬼一般纷纷退缩。

    短短一瞬间,整个空间,几乎就是玄圣寒流的汪洋!

    四周的空间,似乎都在凝固!

    甚至,这方时空都隐隐有破碎的趁。

    整个混沌空间,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在[玄圣寒流]这种来自圣神界的狂暴寒系能量的冲击之下,超出所有人想像的恐怖低温,几乎要粉碎整片混沌内的生物甚至一切。

    混沌中,风被诡异地冻结!

    水被诡异地冻结!

    雷系能量被冻结!

    金系能量被冻结!

    ……

    恐怖!

    真正的寒之世界,席卷每一寸空间。

    “这……这……这天地之间。怎……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寒系能量?”天算子恐惧地发抖!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种能量。几乎可以冻结一切!

    甚至混沌内的各种暴戾的能量,都能够冰封起来。

    太恐怖了!

    其他圣人的心中也是越来越恐惧!

    他们大多都知道[鸿蒙龙墓]之内,有一具[九玄寒龙冰棺]的极致法宝存在!

    甚至都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是真正的圣神界之物!

    一旦有人得到[九玄寒龙冰棺],就一定可以得到其内所藏的圣神界功法。再有[玄青神石]的相助,绝对有可能破开仙神两界的壁垒,飞升到圣神界中去。

    可是知道[九玄寒龙冰棺]是顶级的法宝,可所有人都不知道,九玄寒龙冰棺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寒系能量。

    这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现在,众圣别说要争夺[九玄寒龙冰棺]了,就算要从这九玄寒龙冰棺的寒气之下逃走,都未必可能了!

    “这……就这是道器的威力吗?只是,这样高等级的道器,怎么可能被一个还不是圣人境界的人类所控制?掌握?”

    天算子一边全力抵抗四周恐怖的寒潮,一边失神地嘀咕。

    此刻,他对吕重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与吕重换个身体!

    只是,他的所有怨念,也改不了自身防御越来越不给力的事实!

    身上的法宝已在超卓的玄圣寒流侵蚀下,脆化得越来越厉害。

    按照这么恐怖的脆化速度,他身上的这极品先天至宝级的防御战甲,也无法再坚持半个小时了!

    “我……我要陨落在这里么?”

    天算子一脸恐惧与绝望!

    这一刻,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圣人!

    而是一个恐惧死亡的凡人!

    世界不会因为他的恐惧而改变!

    正当他满心恐惧的时候,却听见虚空中猛的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

    抬眼看去,就见那玄青色[九玄寒龙冰棺]带着狂猛无匹的气势,暴烈地向弑天老祖撞去。

    “给我破——”

    弑天老祖手中的血色长剑陡然变大,化成几百丈长的超级巨剑,犹如一道从九天之上斩落的恐怖血雷,猛地轰在[九玄寒龙冰棺]的棺身。

    “轰……”

    血剑与[九玄寒龙冰棺]经过一次凶猛的对撞过后,四周的空间都几乎要爆炸!

    不过这个诡异的混沌空间,空间壁垒强悍得太可怕!

    就算如此,也没有被破开!

    而[九玄寒龙冰棺]直接被击飞,沉闷地轰在远处的一个星辰陨片之上。

    “轰……”星辰陨片顿时爆炸化为漫天尘埃。

    而弑天老祖也不好受!

    手中血剑,直接崩断了一大截。

    剩下的一截,更是包裹了一层恐怖的寒冰。同时,他那握剑的双臂也是瞬间被震麻,体内更无来由地入侵了一股至阴至寒的能量。

    “与道器硬撞,真够狂的。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几下——”心中冷笑。吕重那个影子看着战场中的弑天老祖,双眼中也多了一丝邪意。

    “再攻——”

    吕重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吕重就是要让弑天老祖承受永不停歇的打击!

    “轰——”

    九玄寒龙冰棺一边释放更多的玄圣寒流,一边再次撞向弑天老祖。

    弑天老祖顿时脸色一变,这会儿,他可还没有全力逼出体内入侵的那一丝至阴至寒的能量呢。

    见九玄寒龙冰棺再次袭击而来。弑天老祖,双眼闪过一丝决断。接着,手中那半截血色的巨剑,陡然被甩出。

    在断剑接近[九玄寒龙冰棺]的一刹那间,他陡然冷声一喝:“杀天邪剑,给我爆——”

    自爆!

    虽然只是一截断剑,却也是极品混沌至宝。

    “轰——”

    混沌之中,一轮璀璨之极的血阳澎湃而起。

    恐怖的爆炸力,直接全方位轰向[九玄寒龙冰棺]。

    虽然明知道[九玄寒龙冰棺]应该可以承受得住这血剑的自爆袭击,但是吕重还是动念间,让[大寂灭珠]本能地吸收了一部分爆炸能量。

    “轰隆隆……”

    九玄寒龙冰棺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虽然没有损坏什么,可这也让[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勃然大怒。

    “嗡……”

    冰棺棺身猛烈地一震,九玄寒龙冰棺的棺盖第一次大面积地移开。

    顿时,更高等级的圣神界玄寒之气狂喷而出。

    一种炽白色的寒流,形成一条巨大的雪白长龙咆哮而出,于半空中突然放射出万丈雪光,照亮这片微型的混沌世界。

    “吼——”

    弑天老祖脸色一变,咬了咬牙,一个磨盘一般的盾牌陡然于他的上空化为一尊巨大的玄武。

    雪色长老、黑色玄武就如太古的两尊超级凶兽一般,于此空间咆哮对峙。

    一方几要冰封一切,一方似乎要撕破苍穹。(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为老百姓酿坛放心酒    吴老爷子虽然不当干部好多年,但是当干部的那些事儿,他还是很清楚的。,赵长枪和林浩今天忽然来给自己拜寿,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肯定是冲着儿子吴应熊来的。

    现在寿也拜了,酒也喝了,节目也看了,该到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了。

    于是老爷子起身说道:“哦,我老头子年纪大了,不能久坐。我得拎着我那两只小鸡出去溜达溜达你们慢慢喝,不用急,边喝边聊。”

    说着话,老爷子起身离开了。老爷子离开后,瑞郎也离开了,他现在看到赵长枪,心里就憋得慌,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清净清净。吴飞灵到底是瑞郎的女朋友,看瑞郎面色不善的离开,她也跟着离开了。

    于是酒席桌上,顿时只剩下了吴应熊,吴飞羽,赵长枪,林浩等一帮人,几个人边喝边聊。

    “赵长枪,你说的这事都是真的”吴应熊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是真的,榆林市就是挪用专款,这事情必须严肃处理。

    “当然是真的,这还有假吗钱都已经被孙国伟市长给拨到别的单位去了。好家伙,以往市里往下面拨个款,推三阻四不给拨,现在倒好,一天时间全部搞定了。我为这事还跑到市政府和孙市长大闹了一场,闹得鸡头白脸的。差点没打起来。估计以后我在榆林市是不好混喽。”赵长枪苦笑道。

    吴应熊看着赵长枪愁眉苦脸,装模作样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但是脸上仍然很严肃的说道:“行了,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诉苦了。我就知道你这次来,肯定还有别的事情。不然你小子,可能我请你,你都不来。放心吧,我这边会尽快安排人调查此事,如果事情属实,省委省政府一定会严肃处理此事。”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那我就替平川县近百万老百姓谢谢吴副省长了。不过,呵呵,吴叔叔,我在这次来是真的很单纯来给吴老爷子祝寿的。扶持款的事情,其实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省里能支持,我保证孙国伟同志会立刻上赶着将钱给我送到平川县,还得给我平川县赔礼道歉”

    “哦你小子耍了什么手段我可提醒你,你可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吴应熊饶有兴趣的问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相信吴叔叔很快就知道了。吴叔叔放心,我用的手段都是正大光明的,在法律框架允许范围之内的,我不会乱来的。”赵长枪笑着说道。

    吴应熊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对于赵长枪,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虽然吴应熊和赵长枪的交往并不深,但是自从吴应熊在赵庄第一次见到赵长枪之后,就开始关注上了这个年轻人,并且对他充满了欣赏。当初,宁海市市委书记楚飞雄因为儿子的事情,引咎辞职。临河市市长卓平英调任宁海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吴应熊还专门找了一次卓平英,聊了许多赵长枪的事情。

    结果卓平英到了宁海市之后,很快便将赵长枪弄到了青云县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

    这些事情,赵长枪连知道都不知道,吴应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从来就没想着会让赵长枪知道,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赵长枪的欣赏,想为国家提拔一个有能力的干部。

    林浩这次来,可不单单是为了给吴老爷子拜寿的,他也有事要请吴应熊帮忙呢。不过之前赵长枪和瑞郎又是掰手腕,又是比武的,玩的高兴,所以林浩也一直没有机会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吴应熊。

    现在,他看到吴应熊终于和赵长枪聊起了工作的事情,于是马上将夹河市将要举行招商引资洽谈会的事情向吴应熊汇报了一下。

    林浩本来是想请吴应熊帮一下忙,让他通知一下省委宣传部,帮忙给夹河市造造势的。没想到他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完,吴应熊便高兴的说道:“嗯,这是好事嘛现在临河省有许多县市,因为审批全国重点扶植县的事情没有获得通过,便有情绪,工作不积极。夹河市能在审批不过的情况下,不等不靠,自己想办法谋出路,这才是积极的工作态度嘛。既然要搞,就要将声势铺的大一些,凡事先谋势,后谋利嘛待会儿省委宣传部那边,我替你们打个招呼,让他们给你们造造势,争取举办一个成功的招商引资洽谈会。”

    林浩听了吴副省长的话,不禁大喜过望,连声给吴副省长道谢。

    当林浩和吴应熊聊着的时候,赵长枪和吴飞羽也聊得热火。

    飞羽集团的支柱产业就是白酒行业,所以吴飞羽听说赵庄要开酒厂,而且还有一位酒圣坐镇时,立刻就来了兴趣。他以一个商人的精明,马上就嗅到了这里面蕴含的巨大财富

    看看他们刚才喝的这酒吧。这酒虽然不能量产,是绝品,但是即便这酒再降低三四个档次,在华国乃至世界白酒市场上,也是顶级存在这里面蕴含的商机是不可估量的。

    吴飞羽和赵长枪坐在一起,几乎是勾肩搭背的说道:“赵老弟,跟你商量个事呗。”

    “啥事吴兄尽管说。只要吴兄说出口,能做到的我去做。做不到的我想办法也要去做。”赵长枪几乎是拍着自己胸脯说道。

    “我想在你们的酒厂入个股。你不会不答应吧”吴飞羽嘿嘿干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脑袋马上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连声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们是白酒大鳄,我们只是小虾米。如果你们也入股,我们早晚得被你们吃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你看,你看,刚才还拍着胸脯跟我保证,现在又说这话。这也太见外啊真伤人心啊我们也不是入干股,我们也要真金白银往里投的嘛嘿嘿,别以为我不做官,就不知道你们官场中的那一套。别说现在你们平川县的钱已经被榆林市截留了四千万,就算他们没给你们截留,或者是你们能足额的将这钱要回来。也不过才五千万而已。这五千万可是你们整个平川县的,你不可能都用在酒厂的建设上吧别说你打算将这五千万当芝麻盐去撒,就算你把这五千万全部用在酒厂的建设上,也只是杯水车薪除非你只是想建设一个中小型的酒厂。”

    赵长枪听着吴飞羽的话沉默了。吴飞羽说的都是实话。平川县制定的经济发展规划实在有些庞大,几乎每个项目的前期投资都非常的大,五千万的确是太少了。

    可是对于酒厂,赵长枪是真心没有打算招商引资。他担心外来资产的入侵,会让平川县逐渐失去对酒厂的控制权,到时候,赵长枪想让老百姓喝上放心酒的初衷就要泡汤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说道:“吴兄好像误会我们建厂的宗旨了。说实话,我们的酒厂不打算走高端路线。现在很多人都在为有钱人酿酒,酿各种各样的酒。但是由于成本的限制,没有多少人愿意给老百姓酿造放心酒。所以,我们的酒厂以后主打方向就是低端酒。而据我所知,你们飞羽集团的白酒企业,好像主打的都是高端白酒吧”

    赵长枪的话大大出乎了吴飞羽的预料。赵长枪今天拿出来的酒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并且他们的酒厂还有一位酒圣坐镇,他本来以为赵长枪肯定会去冲击高端白酒市场的。谁都知道越是高端市场,利润空间越大。越是低端市场利润空间越小。以至于许多走低端路线的白酒企业,只能将酿酒成本压了再压,而这样随之而来的就是白酒的质量降低。

    飞羽集团虽然不走抵挡路线,但是吴飞羽对低端白酒市场还是非常了解的。现在的低端白酒,虽然一个个嚷嚷着自己是纯粮酿造,其实这些酒很少有纯粮酿造的,大部分都是酒精勾兑。比较有点良心的厂家会用粮食酒精兑酒,而一些黑心商家则会用木薯等各种乱七八糟的,能高产酒精的植物制造酒精,然后用它们兑酒。这种酒无异于**,如果常年饮用,对人体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吴飞羽不由得心生感慨,赵长枪能不为了盈利,只为了让老百姓能喝上放心酒,就有魄力打造一个主打低端市场的酒厂,吴飞羽自愧不如啊。

    不过吴飞羽虽然敬佩赵长枪的魄力,却不认为他的做法能实现。只听他对赵长枪说道:“赵老弟,你的想法让我很敬佩。但是这里面有个死结,你根本解不开。你想要给老百姓酿造放心酒,你的成本必定会提高。一个企业是不可能长期亏损经营的,所以成本一高,价格必然上涨,价格上涨之后,那你的酒老百姓还喝的起吗”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呵呵,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在酿造技术和企业管理上下功夫了。”

    “嗯,改良酿造技术,加强优化企业管理,的确能降低成本,但是赵老弟还有最重要的一条没有说,那就是扩大经营规模无论什么产业,生产规模越大,自动化程度越高,他的成本就会越低。所以,赵老弟要想达到目的,最好是尽量扩大酒厂的生产规模。其实只要能把生产成本降下来,低端白酒的市场还是非常广阔的。毕竟华国老百姓的基数实在太大了”吴飞羽说道。

    吴飞羽说的这个道理,赵长枪当然也明白,可是扩大酒厂生产规模的钱从哪里来

    只能对外融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