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吴老爷子虽然不当干部好多年,但是当干部的那些事儿,他还是很清楚的。,赵长枪和林浩今天忽然来给自己拜寿,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肯定是冲着儿子吴应熊来的。

    现在寿也拜了,酒也喝了,节目也看了,该到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了。

    于是老爷子起身说道:“哦,我老头子年纪大了,不能久坐。我得拎着我那两只小鸡出去溜达溜达你们慢慢喝,不用急,边喝边聊。”

    说着话,老爷子起身离开了。老爷子离开后,瑞郎也离开了,他现在看到赵长枪,心里就憋得慌,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清净清净。吴飞灵到底是瑞郎的女朋友,看瑞郎面色不善的离开,她也跟着离开了。

    于是酒席桌上,顿时只剩下了吴应熊,吴飞羽,赵长枪,林浩等一帮人,几个人边喝边聊。

    “赵长枪,你说的这事都是真的”吴应熊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是真的,榆林市就是挪用专款,这事情必须严肃处理。

    “当然是真的,这还有假吗钱都已经被孙国伟市长给拨到别的单位去了。好家伙,以往市里往下面拨个款,推三阻四不给拨,现在倒好,一天时间全部搞定了。我为这事还跑到市政府和孙市长大闹了一场,闹得鸡头白脸的。差点没打起来。估计以后我在榆林市是不好混喽。”赵长枪苦笑道。

    吴应熊看着赵长枪愁眉苦脸,装模作样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但是脸上仍然很严肃的说道:“行了,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诉苦了。我就知道你这次来,肯定还有别的事情。不然你小子,可能我请你,你都不来。放心吧,我这边会尽快安排人调查此事,如果事情属实,省委省政府一定会严肃处理此事。”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那我就替平川县近百万老百姓谢谢吴副省长了。不过,呵呵,吴叔叔,我在这次来是真的很单纯来给吴老爷子祝寿的。扶持款的事情,其实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省里能支持,我保证孙国伟同志会立刻上赶着将钱给我送到平川县,还得给我平川县赔礼道歉”

    “哦你小子耍了什么手段我可提醒你,你可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吴应熊饶有兴趣的问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相信吴叔叔很快就知道了。吴叔叔放心,我用的手段都是正大光明的,在法律框架允许范围之内的,我不会乱来的。”赵长枪笑着说道。

    吴应熊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对于赵长枪,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虽然吴应熊和赵长枪的交往并不深,但是自从吴应熊在赵庄第一次见到赵长枪之后,就开始关注上了这个年轻人,并且对他充满了欣赏。当初,宁海市市委书记楚飞雄因为儿子的事情,引咎辞职。临河市市长卓平英调任宁海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吴应熊还专门找了一次卓平英,聊了许多赵长枪的事情。

    结果卓平英到了宁海市之后,很快便将赵长枪弄到了青云县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

    这些事情,赵长枪连知道都不知道,吴应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从来就没想着会让赵长枪知道,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赵长枪的欣赏,想为国家提拔一个有能力的干部。

    林浩这次来,可不单单是为了给吴老爷子拜寿的,他也有事要请吴应熊帮忙呢。不过之前赵长枪和瑞郎又是掰手腕,又是比武的,玩的高兴,所以林浩也一直没有机会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吴应熊。

    现在,他看到吴应熊终于和赵长枪聊起了工作的事情,于是马上将夹河市将要举行招商引资洽谈会的事情向吴应熊汇报了一下。

    林浩本来是想请吴应熊帮一下忙,让他通知一下省委宣传部,帮忙给夹河市造造势的。没想到他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完,吴应熊便高兴的说道:“嗯,这是好事嘛现在临河省有许多县市,因为审批全国重点扶植县的事情没有获得通过,便有情绪,工作不积极。夹河市能在审批不过的情况下,不等不靠,自己想办法谋出路,这才是积极的工作态度嘛。既然要搞,就要将声势铺的大一些,凡事先谋势,后谋利嘛待会儿省委宣传部那边,我替你们打个招呼,让他们给你们造造势,争取举办一个成功的招商引资洽谈会。”

    林浩听了吴副省长的话,不禁大喜过望,连声给吴副省长道谢。

    当林浩和吴应熊聊着的时候,赵长枪和吴飞羽也聊得热火。

    飞羽集团的支柱产业就是白酒行业,所以吴飞羽听说赵庄要开酒厂,而且还有一位酒圣坐镇时,立刻就来了兴趣。他以一个商人的精明,马上就嗅到了这里面蕴含的巨大财富

    看看他们刚才喝的这酒吧。这酒虽然不能量产,是绝品,但是即便这酒再降低三四个档次,在华国乃至世界白酒市场上,也是顶级存在这里面蕴含的商机是不可估量的。

    吴飞羽和赵长枪坐在一起,几乎是勾肩搭背的说道:“赵老弟,跟你商量个事呗。”

    “啥事吴兄尽管说。只要吴兄说出口,能做到的我去做。做不到的我想办法也要去做。”赵长枪几乎是拍着自己胸脯说道。

    “我想在你们的酒厂入个股。你不会不答应吧”吴飞羽嘿嘿干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脑袋马上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连声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们是白酒大鳄,我们只是小虾米。如果你们也入股,我们早晚得被你们吃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你看,你看,刚才还拍着胸脯跟我保证,现在又说这话。这也太见外啊真伤人心啊我们也不是入干股,我们也要真金白银往里投的嘛嘿嘿,别以为我不做官,就不知道你们官场中的那一套。别说现在你们平川县的钱已经被榆林市截留了四千万,就算他们没给你们截留,或者是你们能足额的将这钱要回来。也不过才五千万而已。这五千万可是你们整个平川县的,你不可能都用在酒厂的建设上吧别说你打算将这五千万当芝麻盐去撒,就算你把这五千万全部用在酒厂的建设上,也只是杯水车薪除非你只是想建设一个中小型的酒厂。”

    赵长枪听着吴飞羽的话沉默了。吴飞羽说的都是实话。平川县制定的经济发展规划实在有些庞大,几乎每个项目的前期投资都非常的大,五千万的确是太少了。

    可是对于酒厂,赵长枪是真心没有打算招商引资。他担心外来资产的入侵,会让平川县逐渐失去对酒厂的控制权,到时候,赵长枪想让老百姓喝上放心酒的初衷就要泡汤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说道:“吴兄好像误会我们建厂的宗旨了。说实话,我们的酒厂不打算走高端路线。现在很多人都在为有钱人酿酒,酿各种各样的酒。但是由于成本的限制,没有多少人愿意给老百姓酿造放心酒。所以,我们的酒厂以后主打方向就是低端酒。而据我所知,你们飞羽集团的白酒企业,好像主打的都是高端白酒吧”

    赵长枪的话大大出乎了吴飞羽的预料。赵长枪今天拿出来的酒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并且他们的酒厂还有一位酒圣坐镇,他本来以为赵长枪肯定会去冲击高端白酒市场的。谁都知道越是高端市场,利润空间越大。越是低端市场利润空间越小。以至于许多走低端路线的白酒企业,只能将酿酒成本压了再压,而这样随之而来的就是白酒的质量降低。

    飞羽集团虽然不走抵挡路线,但是吴飞羽对低端白酒市场还是非常了解的。现在的低端白酒,虽然一个个嚷嚷着自己是纯粮酿造,其实这些酒很少有纯粮酿造的,大部分都是酒精勾兑。比较有点良心的厂家会用粮食酒精兑酒,而一些黑心商家则会用木薯等各种乱七八糟的,能高产酒精的植物制造酒精,然后用它们兑酒。这种酒无异于**,如果常年饮用,对人体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吴飞羽不由得心生感慨,赵长枪能不为了盈利,只为了让老百姓能喝上放心酒,就有魄力打造一个主打低端市场的酒厂,吴飞羽自愧不如啊。

    不过吴飞羽虽然敬佩赵长枪的魄力,却不认为他的做法能实现。只听他对赵长枪说道:“赵老弟,你的想法让我很敬佩。但是这里面有个死结,你根本解不开。你想要给老百姓酿造放心酒,你的成本必定会提高。一个企业是不可能长期亏损经营的,所以成本一高,价格必然上涨,价格上涨之后,那你的酒老百姓还喝的起吗”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呵呵,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在酿造技术和企业管理上下功夫了。”

    “嗯,改良酿造技术,加强优化企业管理,的确能降低成本,但是赵老弟还有最重要的一条没有说,那就是扩大经营规模无论什么产业,生产规模越大,自动化程度越高,他的成本就会越低。所以,赵老弟要想达到目的,最好是尽量扩大酒厂的生产规模。其实只要能把生产成本降下来,低端白酒的市场还是非常广阔的。毕竟华国老百姓的基数实在太大了”吴飞羽说道。

    吴飞羽说的这个道理,赵长枪当然也明白,可是扩大酒厂生产规模的钱从哪里来

    只能对外融资

第一四五一章 监押一千年    两位天王怎么想的苗毅不知道,他现在倒是急着打探荒古死地的情况。◇↓,

    没办法,他知道自己想躲过这次惩罚不太可能,本打算要不要召集六道余孽半路上将自己给截走拉倒,以后不在天庭混了,实在是这次一时冲动真的把嬴家给得罪狠了,加之战如意成为天妃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有难言之隐,战如意可是给他跪下了的,还当他面脱光了上身,不该看的也给他看到了,战如意指不定该如何恨自己。一想到自己把天帝的女人上身给看光了,他就有些提心吊胆,确实起了离开天庭的打算,其实心里也有点不愿再面对战如意。

    可目前的情况天庭不会让他把自己人带走,他也没办法给带走,把阎修等人给留下不管的话他也做不到。重点是他现在有点搞不懂状况,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送到荒古死地去?有了天庭在鬼市设陷阱的前车之鉴,他有点怀疑天庭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否则何必这么麻烦?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先想办法从荒古死地那边寻找生机。

    遂迅速把黑龙司的骨干给召集来,当着闻泽的面做了交接。

    交接妥当后,想来想去,打探荒古死地那种古老地方的情况还得找老人,第一个想到了身在炼狱之地的金漫。

    听苗毅说了目前的处境后,金漫将荒古死地的情况告知。

    荒古死地亘古就存在,存在了许久许久,那地方是星空不知道什么原因坍塌后形成的一处特殊空间。被龙、凤二族所盘踞。二族与世隔绝不愿参与修士的打打杀杀,奈何无数年来却不断有修士前往骚扰。都想弄上一只龙、凤来做神兽坐骑之类的,还有人想利用荒古死地的特殊环境进行修炼。

    不过二族能独霸一方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亘古以来不知道多少修士命丧在那,加之龙族有八位龙神、凤凰一族有两名玄女,八位龙神和两位玄女是二族的长老,也是二族的守护神,天下无人能敌,守护着‘龙穴凤巢’的安宁。

    更重要的是荒古之地天生就有庇护二族的特殊环境,那里天圆地方,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不像星空中一般的星球都是球体,但是地域非常浩瀚,传闻没有人能走到尽头。

    对修士来说,那边环境最特殊的影响是,除了鬼修外,其他修士进入那个地方后皆会丧失飞行的能力,可龙、凤却能在那片空间驾驭自如,那么面对龙、凤二族的攻击修士自然就落了下风。还有不知道从哪来的无尽煞气、杀气、怨气、死气,其浓郁程度已经达到了让那些邪气具备灵性的地步。那些邪灵天生畏惧龙凤,却不畏惧一般修士,会攻击擅闯荒古死地的修士,这也是修士难以在荒古死地立足的原因之一。

    不过还有一种修士例外。那就是修炼火性功法的人,烈焰对那些邪灵有克制作用。

    听到这,苗毅多少一愣。自己修炼的不就是火性功法吗?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继续聆听金漫的讲述。

    后来荒古死地出了件大事。外面的世界出了位震古烁今的奇人,不是别人。正是妖僧南波。妖僧南波睥睨天下,把自己当做了神,不能接受还有什么能比自己更强,遂闯入了荒古死地。于是从来没有人能征服的荒古死地被妖僧南波给血洗了一遍,龙族的八位守护龙神和凤凰一族的两位守护玄女全部死在了妖僧南波的手上,龙、凤一族可谓遭遇了浩劫,幸存者纷纷逃离了荒古死地,直到六圣制服了妖僧南波,龙、凤才重新回归故地。然而,佛主和青主主导天下后,欲将天下一统主导新的秩序,两人不愿荒古死地再出现新的守护龙神和守护玄女与天庭分庭抗礼,要扫平荒古死地。

    由于龙凤二族的高手几乎被妖僧南波屠杀一尽,根本挡不住青主和佛主的进攻,二族为了避免灭族的命运,遂臣服于青主和佛主接受驾驭。活命的代价是二族放弃了世代居住的荒古之地,也等于是被斩断了二族的复兴之源,因为只有荒古之地的特殊环境才能造就新的守护龙神和守护玄女,外界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它们修行。

    如今二族想回去也不太可能了,青主和佛主不会再给二族复兴的机会,派人封锁了荒古之地的入口。

    听完后,苗毅唏嘘不已,没想到那些接受天庭驾驭的龙、凤表面看着光鲜,居然还有如此悲惨遭遇。

    稍作琢磨后,苗毅问:修炼火性功法的人在荒古之地存活的概率有多大?

    金漫:应该不小,如今里面没有了龙凤存在,只要能以火性功法抵御住邪气侵体,不深入其中招惹那些怨灵应该不会有事。

    其实她也不太清楚荒古之地里面目前的情况,毕竟在天庭秩序还没有构建成时就已经被封锁在了地狱,只是天庭的那个暗线似乎知道苗毅会来向她打听,已经提前交代了她配合。

    而苗毅听金漫这么一说,心里也松了口气,按理说金漫在这种事情上没必要骗自己,既然连金漫都觉得危险不大,加上破军让闻泽转达的话,心中有底了,琢磨着就当是去修炼了,顺便去见识一下,需知如今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去荒古之地的。

    “荒古之地监押一千年…”

    天元星,守城宫花园内徘徊的伏青听到消息后嘀咕自语,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一旁的青风叹道:“五爷还真是胆大包天的主,居然敢在天帝亲迎的仪式上闹事,没被直接斩杀已经算是命大。”

    群英会馆,听到风声的皇甫君媃立刻联系苗毅确认情况。

    有星铃这东西的存在,消息几乎是一两天内就很快传遍了天下,当然和苗毅本就是名人也有关系。关押进荒古之地的惩罚虽然有些奇葩,可大家更关心的反而是苗毅在青主迎亲仪式上闹事的经过,后者的风头压过了前者。

    苗毅大官人在大世界,那真是实力未到,名声却是一波又一波的名扬天下,刚在鬼市立功升官,又立马犯错打入禁地,有够大起大落的。

    姬美丽等人都纷纷联系上了苗毅表示出担忧,都在埋怨苗毅怎么会惹出这样的事情。

    愚蠢!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云知秋怒了,实在是气得够呛,把苗毅一顿臭骂。

    众妻妾中也只有她这个原配夫人是和苗毅平起平坐的,有资格这样骂他。骂完后又觉得有些奇怪,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自己丈夫是什么人太了解了,虽然经常干冲动的事,可那种场合下又没人激怒他,干嘛拒赏骂人?应该是巴不得赏赐更多才对!

    在她再三追问下,苗毅没向任何人吐露的秘密告诉了她,其实他也想找个人倾诉,不然心里憋得难受。

    “怎么会这样…”

    洞天福地内亭子里端坐的云知秋手握星铃愣住,她没想到战如意居然会以那种方式求苗毅,堂堂天王的外孙女居然卑微到了那个地步,更没想到战如意会对苗毅有意思,不是仇人么,谁能想到?

    “哎!”云知秋一声叹息,不忍心再骂那个有时候聪明有时候糊涂的男人了,能体会到他心中的内疚有多强烈。

    她太了解苗毅了,自己丈夫是个宁负人却不愿负心的人。

    她听完经过后就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一开始战如意那般求他,他都能不为所动,问题出在了后面知晓了战如意的心意,知晓了战如意竟然愿意为了他放弃那么高高在上的荣华富贵,一个天之骄女那么卑微的求他,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放下了,而他却派重兵围困彻底断绝了战如意的退路,等于亲手将战如意送进了天庭后宫。

    那个男人内疚了,哪还能再接受什么赏赐。

    云知秋对苗大官人头脑发热的行为既气恼又心疼,总之责怪不下去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左督卫派了人来亲自押送苗毅,宽泛点说都是一个系统的兄弟,都是自己人,何况又是指挥使大人亲自保下的人,倒也不会为难苗毅,说是押送,其实和护送差不多。

    御园,战平侯别院内,一栋视野辽阔的阁楼上,一个身穿七彩宝衣、霞光长裙拖地的身段高挑女子静默站立,头戴凤冠,光彩照人,穿着打扮显得贵不可言,只是神情淡漠显得有些冷艳,正是三天后出宫见父母的战如意。

    同时也带来了天帝对战家的赏赐,战平升了一级,品级和星君齐平,成为了五节大将,嬴珞环的诰命也升了一级,另赐下一堆奇珍异宝。

    战如意静默眺望的方向正是御园总镇府的方向,她看到了那边有数名天将押了一人冲天而去,也知道被押走的是什么人,同样知道那人要被押去什么地方,一个几乎有死无生的地方。

    被押走的原因她也听说了,那人干了件极度愚蠢的事,在自己入宫的仪式上触犯了天威,若不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力保的话,已经是一命呜呼。

    没人知道她此时默默站在那里想什么。

    也许有一个人知道,同样站在亭台楼阁间的战平负手默默看着女儿。

    只有他知道苗毅在迎亲仪式上豁出去的举动深深把自己女儿伤害了,如果苗毅不那样做还好一点,那样做了反而将自己女儿伤的更深,成了永远抹不去的伤害,因为苗毅做的有点晚了,太晚了!

    ps:偶感风寒,身体不适,想早点休息,今天到此为止。 。(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