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位天王怎么想的苗毅不知道,他现在倒是急着打探荒古死地的情况。◇↓,

    没办法,他知道自己想躲过这次惩罚不太可能,本打算要不要召集六道余孽半路上将自己给截走拉倒,以后不在天庭混了,实在是这次一时冲动真的把嬴家给得罪狠了,加之战如意成为天妃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有难言之隐,战如意可是给他跪下了的,还当他面脱光了上身,不该看的也给他看到了,战如意指不定该如何恨自己。一想到自己把天帝的女人上身给看光了,他就有些提心吊胆,确实起了离开天庭的打算,其实心里也有点不愿再面对战如意。

    可目前的情况天庭不会让他把自己人带走,他也没办法给带走,把阎修等人给留下不管的话他也做不到。重点是他现在有点搞不懂状况,为什么非要把自己送到荒古死地去?有了天庭在鬼市设陷阱的前车之鉴,他有点怀疑天庭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否则何必这么麻烦?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先想办法从荒古死地那边寻找生机。

    遂迅速把黑龙司的骨干给召集来,当着闻泽的面做了交接。

    交接妥当后,想来想去,打探荒古死地那种古老地方的情况还得找老人,第一个想到了身在炼狱之地的金漫。

    听苗毅说了目前的处境后,金漫将荒古死地的情况告知。

    荒古死地亘古就存在,存在了许久许久,那地方是星空不知道什么原因坍塌后形成的一处特殊空间。被龙、凤二族所盘踞。二族与世隔绝不愿参与修士的打打杀杀,奈何无数年来却不断有修士前往骚扰。都想弄上一只龙、凤来做神兽坐骑之类的,还有人想利用荒古死地的特殊环境进行修炼。

    不过二族能独霸一方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亘古以来不知道多少修士命丧在那,加之龙族有八位龙神、凤凰一族有两名玄女,八位龙神和两位玄女是二族的长老,也是二族的守护神,天下无人能敌,守护着‘龙穴凤巢’的安宁。

    更重要的是荒古之地天生就有庇护二族的特殊环境,那里天圆地方,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不像星空中一般的星球都是球体,但是地域非常浩瀚,传闻没有人能走到尽头。

    对修士来说,那边环境最特殊的影响是,除了鬼修外,其他修士进入那个地方后皆会丧失飞行的能力,可龙、凤却能在那片空间驾驭自如,那么面对龙、凤二族的攻击修士自然就落了下风。还有不知道从哪来的无尽煞气、杀气、怨气、死气,其浓郁程度已经达到了让那些邪气具备灵性的地步。那些邪灵天生畏惧龙凤,却不畏惧一般修士,会攻击擅闯荒古死地的修士,这也是修士难以在荒古死地立足的原因之一。

    不过还有一种修士例外。那就是修炼火性功法的人,烈焰对那些邪灵有克制作用。

    听到这,苗毅多少一愣。自己修炼的不就是火性功法吗?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继续聆听金漫的讲述。

    后来荒古死地出了件大事。外面的世界出了位震古烁今的奇人,不是别人。正是妖僧南波。妖僧南波睥睨天下,把自己当做了神,不能接受还有什么能比自己更强,遂闯入了荒古死地。于是从来没有人能征服的荒古死地被妖僧南波给血洗了一遍,龙族的八位守护龙神和凤凰一族的两位守护玄女全部死在了妖僧南波的手上,龙、凤一族可谓遭遇了浩劫,幸存者纷纷逃离了荒古死地,直到六圣制服了妖僧南波,龙、凤才重新回归故地。然而,佛主和青主主导天下后,欲将天下一统主导新的秩序,两人不愿荒古死地再出现新的守护龙神和守护玄女与天庭分庭抗礼,要扫平荒古死地。

    由于龙凤二族的高手几乎被妖僧南波屠杀一尽,根本挡不住青主和佛主的进攻,二族为了避免灭族的命运,遂臣服于青主和佛主接受驾驭。活命的代价是二族放弃了世代居住的荒古之地,也等于是被斩断了二族的复兴之源,因为只有荒古之地的特殊环境才能造就新的守护龙神和守护玄女,外界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它们修行。

    如今二族想回去也不太可能了,青主和佛主不会再给二族复兴的机会,派人封锁了荒古之地的入口。

    听完后,苗毅唏嘘不已,没想到那些接受天庭驾驭的龙、凤表面看着光鲜,居然还有如此悲惨遭遇。

    稍作琢磨后,苗毅问:修炼火性功法的人在荒古之地存活的概率有多大?

    金漫:应该不小,如今里面没有了龙凤存在,只要能以火性功法抵御住邪气侵体,不深入其中招惹那些怨灵应该不会有事。

    其实她也不太清楚荒古之地里面目前的情况,毕竟在天庭秩序还没有构建成时就已经被封锁在了地狱,只是天庭的那个暗线似乎知道苗毅会来向她打听,已经提前交代了她配合。

    而苗毅听金漫这么一说,心里也松了口气,按理说金漫在这种事情上没必要骗自己,既然连金漫都觉得危险不大,加上破军让闻泽转达的话,心中有底了,琢磨着就当是去修炼了,顺便去见识一下,需知如今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去荒古之地的。

    “荒古之地监押一千年…”

    天元星,守城宫花园内徘徊的伏青听到消息后嘀咕自语,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一旁的青风叹道:“五爷还真是胆大包天的主,居然敢在天帝亲迎的仪式上闹事,没被直接斩杀已经算是命大。”

    群英会馆,听到风声的皇甫君媃立刻联系苗毅确认情况。

    有星铃这东西的存在,消息几乎是一两天内就很快传遍了天下,当然和苗毅本就是名人也有关系。关押进荒古之地的惩罚虽然有些奇葩,可大家更关心的反而是苗毅在青主迎亲仪式上闹事的经过,后者的风头压过了前者。

    苗毅大官人在大世界,那真是实力未到,名声却是一波又一波的名扬天下,刚在鬼市立功升官,又立马犯错打入禁地,有够大起大落的。

    姬美丽等人都纷纷联系上了苗毅表示出担忧,都在埋怨苗毅怎么会惹出这样的事情。

    愚蠢!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云知秋怒了,实在是气得够呛,把苗毅一顿臭骂。

    众妻妾中也只有她这个原配夫人是和苗毅平起平坐的,有资格这样骂他。骂完后又觉得有些奇怪,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自己丈夫是什么人太了解了,虽然经常干冲动的事,可那种场合下又没人激怒他,干嘛拒赏骂人?应该是巴不得赏赐更多才对!

    在她再三追问下,苗毅没向任何人吐露的秘密告诉了她,其实他也想找个人倾诉,不然心里憋得难受。

    “怎么会这样…”

    洞天福地内亭子里端坐的云知秋手握星铃愣住,她没想到战如意居然会以那种方式求苗毅,堂堂天王的外孙女居然卑微到了那个地步,更没想到战如意会对苗毅有意思,不是仇人么,谁能想到?

    “哎!”云知秋一声叹息,不忍心再骂那个有时候聪明有时候糊涂的男人了,能体会到他心中的内疚有多强烈。

    她太了解苗毅了,自己丈夫是个宁负人却不愿负心的人。

    她听完经过后就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一开始战如意那般求他,他都能不为所动,问题出在了后面知晓了战如意的心意,知晓了战如意竟然愿意为了他放弃那么高高在上的荣华富贵,一个天之骄女那么卑微的求他,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放下了,而他却派重兵围困彻底断绝了战如意的退路,等于亲手将战如意送进了天庭后宫。

    那个男人内疚了,哪还能再接受什么赏赐。

    云知秋对苗大官人头脑发热的行为既气恼又心疼,总之责怪不下去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左督卫派了人来亲自押送苗毅,宽泛点说都是一个系统的兄弟,都是自己人,何况又是指挥使大人亲自保下的人,倒也不会为难苗毅,说是押送,其实和护送差不多。

    御园,战平侯别院内,一栋视野辽阔的阁楼上,一个身穿七彩宝衣、霞光长裙拖地的身段高挑女子静默站立,头戴凤冠,光彩照人,穿着打扮显得贵不可言,只是神情淡漠显得有些冷艳,正是三天后出宫见父母的战如意。

    同时也带来了天帝对战家的赏赐,战平升了一级,品级和星君齐平,成为了五节大将,嬴珞环的诰命也升了一级,另赐下一堆奇珍异宝。

    战如意静默眺望的方向正是御园总镇府的方向,她看到了那边有数名天将押了一人冲天而去,也知道被押走的是什么人,同样知道那人要被押去什么地方,一个几乎有死无生的地方。

    被押走的原因她也听说了,那人干了件极度愚蠢的事,在自己入宫的仪式上触犯了天威,若不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力保的话,已经是一命呜呼。

    没人知道她此时默默站在那里想什么。

    也许有一个人知道,同样站在亭台楼阁间的战平负手默默看着女儿。

    只有他知道苗毅在迎亲仪式上豁出去的举动深深把自己女儿伤害了,如果苗毅不那样做还好一点,那样做了反而将自己女儿伤的更深,成了永远抹不去的伤害,因为苗毅做的有点晚了,太晚了!

    ps:偶感风寒,身体不适,想早点休息,今天到此为止。 。(未完待续……)

第1288章    吕重?

    居然这么厉害?

    一些不知道吕重信息的圣人,在与其他圣人交流之后,也是一脸不敢置信。

    “变数!这个吕重只怕是个超级大变数!”好几个圣人都微微嘀咕起来。心头更是多了一丝凝重。

    其他圣人也是暗暗点头。

    一般来讲,就算最天才的修行者,要想成道圣人境界,都需要亿万年的苦修。甚至机缘、强大气运更是不可或缺。

    然而,这个吕重居然能在短短的一百年之内,威镇诸天万界,甚至都能威胁到圣尊。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这吕重似乎也利用了类似时间加速的超级法宝修炼。可依旧相当变态啊。

    唯有“大道超级变数”才勉强能如此称呼吕重。

    “轰隆隆……”

    就在所有圣人都面露震惊之色的时候,整个混沌空间开始极速缩小。

    似乎吕重有意借[鸿蒙龙珠]的这第四区空间,强行铁臂合围。压缩众圣的活动空间。

    越是这样,其他的圣人越是惊骇。

    这是一种要殃及池鱼的节奏吗?

    “别啊,你们争斗你们的,可别波及到我们——”

    突然一个圣人慌张地尖叫起来。

    顿时,越来越多的圣人在一瞬间反应过来。

    可不正是?

    空间越狭小,这两人的争斗只怕会涉及到所有的人。

    暗中的吕重,微微皱眉,心念一动,[大寂灭珠]释放一部分的空间之力向这些圣人笼罩过去。

    “既然不想被波及,那么,就果断地放开心身。不要抵抗我的空间吸噬力——”

    吕重淡淡一喝,声音陡然在除弑天老祖之外的所有圣人意识海响起。

    “咻咻咻……”

    几乎只是一眨眼间,其他的圣人几乎绝大部分被吕重给吸入到[大寂灭珠]的另一个小世界。

    只所以说是几乎。却是因为还有六个圣人非常抗拒刚刚笼罩上身的空间之力。

    这些家伙既然不愿意。吕重也就懒得坚持下去。果断地放弃了他们。

    至于等下,这六大圣人会不会后悔。可不管他吕重什么事了。

    “该死?想要缩小空间还对付我?你一个圣人都不是的家伙,也太小瞧人了。今天某弑天老祖不彻底地灭了你,誓不罢休——”

    弑天老祖咆哮起来,身上的圣尊之威,霸道无双地暴展开来,疯狂向四周席卷而去。

    “白痴——”吕重淡淡地回了一句,接着声音陡然转冷:“我说过,接下来会慢慢陪你玩的。出来吧。小冰——”

    吕重嘴里的小冰,自然就是九玄寒龙冰棺。

    “嗡——”

    一阵蜂鸣声产生。

    前方的空间突兀地幻空幻明。

    九玄寒龙冰棺还没有出现,弑天老祖本能地就感应到了一种由衷的寒意。

    “该死,究竟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居然能级我一种心悸的感觉?”弑天老祖心中大震,一脸戒备地看着前方的那处快要扭曲的空间。

    “嗡——”

    弑天老祖正自戒备之际,一股强横的气息突然间那时空扭曲的方向汹涌而来!

    仿佛一片无形的潮水一样,竟然瞬间就破开了这处超坚固的空间。

    接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彻整个空间,弑天老祖猛地定睛一看,就见到一道暗青色的光芒迅捷无比地破空而出。横亘在这方越来越小的空间。

    轰轰轰……

    四周的混沌之气也似乎震惧起来,翻滚咆哮。

    这是一具裹带能冰封整个星宇的玄寒气息的冰棺。

    九玄寒龙冰棺!

    真正的圣神界的产物!

    弑天老祖见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震撼不已,那暗青色的棺材甫一出现。就给他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力。

    九玄寒龙冰棺!

    弑天老祖也知道这一具冰棺的存在!

    说实话,所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圣人、圣尊,又有哪个不是为了[玄青神石]与[九玄寒龙冰棺]所来?

    只是,弑天老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神秘的小子吕重,居然能把[九玄寒龙冰棺]给召唤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吕重已成功炼化了[九玄寒龙冰棺]?”

    弑天老祖心头狂震,却是怎么也不肯相信。

    吕重才多强的实力与境界?怎么可能炼化得了来自圣神界的道器[九玄寒龙冰棺]?

    以他的实力,就算拼尽全力,只怕都无法抵抗[九玄寒龙冰棺]棺身所释放的超卓玄气寒流。

    可既然吕重不可能炼化[九玄寒龙冰棺],那么。吕重为什么能召唤出它?

    一时间,弑天老祖的内心都快成浆糊了。

    “嗡——”

    九玄寒龙冰棺本能地震颤着。无边的玄寒气流自然而然地向四周扩散。使得混沌空间的其他能量都诡异地自动避开。

    隐约间,其棺身上。散发出一股股让混沌气流都为之畏惧的威势!

    “轰——”

    虚空震颤,那暗青色的九玄寒龙冰棺,上面有无数神纹若隐若现,无与伦比的玄奥气息在激荡。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仪、浩瀚、肃穆的气息从[九玄寒龙冰棺]中扩散而出,似乎可以镇压四方、威霸诸天。

    “嗡——”

    伴随着一声低沉厚重的颤鸣,悬浮在空中的九玄寒龙冰棺,陡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弑天老祖欺近。

    倾刻间,弑天老祖满脸凝重,双眼死死地盯着极速向自己冲击而来的[九玄寒龙冰棺]。这会儿,他突然就感觉到虚空中那股沉重的威压再次变得厚重了许多。

    “呼呼呼……”

    下一秒,一道道暗黑色玄寒气流迅速从那棺材之中喷射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铺散开来。

    这种玄寒气流甫一出现,整个空间的气温瞬间降低了几十万度。如果是在凡人界(凡人界理论温度下限是绝对零度。)这等低温,能瞬间把宇宙内所有物质化为粉尘。甚至恒星都会在这种极寒能量的刺激下爆炸。

    身为圣尊,对于这等超低寒温,弑天老祖,还能抵抗一会儿。

    可是,甚至几个圣人的身上,却是瞬间被裹上了一层白霜。

    “咔咔咔——”

    只一瞬间,这几个之前拒绝吕重好意的圣人身上防御法宝不停地出现脆化、崩溃的响声。

    “啊,好冷——”

    “该死,怎么会如此寒冷?”

    “吕……吕重,我……我不……不会再抗拒那空间吸噬力了,放……放我离开……”

    ……

    六位圣人俱都恐惧地大喊大叫,并果断求饶,期望吕重能放他们一马。

    要知道,这才刚刚开始就如此寒冰了。想也不用想,接下来会更加地寒冷啊!

    如今,身上的防御法宝都在脆化并出现裂痕,要是再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只怕他们的圣体都会被冰冻成粉碎啊!

    “迟了——”吕重的声音冰冷地在这六个圣人的耳边响起。

    既然对方之前抗拒自己的好意,那么,如今吕重又岂会再做好人?

    “吕重,放……放我离开,我……我送你一件先天至宝——”

    “不,我证道成圣极为不易,绝对不能在这里陨落。还……还请放我离开,我阳霸天必有后报——”

    “我……我还有一件上品混沌灵宝,可以送你——”

    ……

    不论这六位圣人如何以宝贝相诱,吕重都是无动于衷。

    他吕重又不缺宝贝!

    再说了,这些人陨落之后,所有的宝贝都是他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吕重这会儿当真是心冷似铁,没有半点犹豫。

    更何况,这些人已真正见过他操控了[九玄寒龙冰棺],甚至也能想得出吕重只怕已彻底地掌握了[鸿蒙龙珠]。

    一旦这些人出去,只要把有关吕重的秘密稍稍泄露,那么,吕重之后将会被无数圣人、圣尊追杀。

    这可是真正的大麻烦!(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书友150306173209785、清风兰草香、紫琼道人、peterwhy、书友130823203409696、迷书者也、洞激裤n、天下冷、审判者高达、飞过静海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