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

    居然这么厉害?

    一些不知道吕重信息的圣人,在与其他圣人交流之后,也是一脸不敢置信。

    “变数!这个吕重只怕是个超级大变数!”好几个圣人都微微嘀咕起来。心头更是多了一丝凝重。

    其他圣人也是暗暗点头。

    一般来讲,就算最天才的修行者,要想成道圣人境界,都需要亿万年的苦修。甚至机缘、强大气运更是不可或缺。

    然而,这个吕重居然能在短短的一百年之内,威镇诸天万界,甚至都能威胁到圣尊。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就算这吕重似乎也利用了类似时间加速的超级法宝修炼。可依旧相当变态啊。

    唯有“大道超级变数”才勉强能如此称呼吕重。

    “轰隆隆……”

    就在所有圣人都面露震惊之色的时候,整个混沌空间开始极速缩小。

    似乎吕重有意借[鸿蒙龙珠]的这第四区空间,强行铁臂合围。压缩众圣的活动空间。

    越是这样,其他的圣人越是惊骇。

    这是一种要殃及池鱼的节奏吗?

    “别啊,你们争斗你们的,可别波及到我们——”

    突然一个圣人慌张地尖叫起来。

    顿时,越来越多的圣人在一瞬间反应过来。

    可不正是?

    空间越狭小,这两人的争斗只怕会涉及到所有的人。

    暗中的吕重,微微皱眉,心念一动,[大寂灭珠]释放一部分的空间之力向这些圣人笼罩过去。

    “既然不想被波及,那么,就果断地放开心身。不要抵抗我的空间吸噬力——”

    吕重淡淡一喝,声音陡然在除弑天老祖之外的所有圣人意识海响起。

    “咻咻咻……”

    几乎只是一眨眼间,其他的圣人几乎绝大部分被吕重给吸入到[大寂灭珠]的另一个小世界。

    只所以说是几乎。却是因为还有六个圣人非常抗拒刚刚笼罩上身的空间之力。

    这些家伙既然不愿意。吕重也就懒得坚持下去。果断地放弃了他们。

    至于等下,这六大圣人会不会后悔。可不管他吕重什么事了。

    “该死?想要缩小空间还对付我?你一个圣人都不是的家伙,也太小瞧人了。今天某弑天老祖不彻底地灭了你,誓不罢休——”

    弑天老祖咆哮起来,身上的圣尊之威,霸道无双地暴展开来,疯狂向四周席卷而去。

    “白痴——”吕重淡淡地回了一句,接着声音陡然转冷:“我说过,接下来会慢慢陪你玩的。出来吧。小冰——”

    吕重嘴里的小冰,自然就是九玄寒龙冰棺。

    “嗡——”

    一阵蜂鸣声产生。

    前方的空间突兀地幻空幻明。

    九玄寒龙冰棺还没有出现,弑天老祖本能地就感应到了一种由衷的寒意。

    “该死,究竟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居然能级我一种心悸的感觉?”弑天老祖心中大震,一脸戒备地看着前方的那处快要扭曲的空间。

    “嗡——”

    弑天老祖正自戒备之际,一股强横的气息突然间那时空扭曲的方向汹涌而来!

    仿佛一片无形的潮水一样,竟然瞬间就破开了这处超坚固的空间。

    接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彻整个空间,弑天老祖猛地定睛一看,就见到一道暗青色的光芒迅捷无比地破空而出。横亘在这方越来越小的空间。

    轰轰轰……

    四周的混沌之气也似乎震惧起来,翻滚咆哮。

    这是一具裹带能冰封整个星宇的玄寒气息的冰棺。

    九玄寒龙冰棺!

    真正的圣神界的产物!

    弑天老祖见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震撼不已,那暗青色的棺材甫一出现。就给他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力。

    九玄寒龙冰棺!

    弑天老祖也知道这一具冰棺的存在!

    说实话,所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圣人、圣尊,又有哪个不是为了[玄青神石]与[九玄寒龙冰棺]所来?

    只是,弑天老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神秘的小子吕重,居然能把[九玄寒龙冰棺]给召唤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吕重已成功炼化了[九玄寒龙冰棺]?”

    弑天老祖心头狂震,却是怎么也不肯相信。

    吕重才多强的实力与境界?怎么可能炼化得了来自圣神界的道器[九玄寒龙冰棺]?

    以他的实力,就算拼尽全力,只怕都无法抵抗[九玄寒龙冰棺]棺身所释放的超卓玄气寒流。

    可既然吕重不可能炼化[九玄寒龙冰棺],那么。吕重为什么能召唤出它?

    一时间,弑天老祖的内心都快成浆糊了。

    “嗡——”

    九玄寒龙冰棺本能地震颤着。无边的玄寒气流自然而然地向四周扩散。使得混沌空间的其他能量都诡异地自动避开。

    隐约间,其棺身上。散发出一股股让混沌气流都为之畏惧的威势!

    “轰——”

    虚空震颤,那暗青色的九玄寒龙冰棺,上面有无数神纹若隐若现,无与伦比的玄奥气息在激荡。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仪、浩瀚、肃穆的气息从[九玄寒龙冰棺]中扩散而出,似乎可以镇压四方、威霸诸天。

    “嗡——”

    伴随着一声低沉厚重的颤鸣,悬浮在空中的九玄寒龙冰棺,陡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弑天老祖欺近。

    倾刻间,弑天老祖满脸凝重,双眼死死地盯着极速向自己冲击而来的[九玄寒龙冰棺]。这会儿,他突然就感觉到虚空中那股沉重的威压再次变得厚重了许多。

    “呼呼呼……”

    下一秒,一道道暗黑色玄寒气流迅速从那棺材之中喷射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铺散开来。

    这种玄寒气流甫一出现,整个空间的气温瞬间降低了几十万度。如果是在凡人界(凡人界理论温度下限是绝对零度。)这等低温,能瞬间把宇宙内所有物质化为粉尘。甚至恒星都会在这种极寒能量的刺激下爆炸。

    身为圣尊,对于这等超低寒温,弑天老祖,还能抵抗一会儿。

    可是,甚至几个圣人的身上,却是瞬间被裹上了一层白霜。

    “咔咔咔——”

    只一瞬间,这几个之前拒绝吕重好意的圣人身上防御法宝不停地出现脆化、崩溃的响声。

    “啊,好冷——”

    “该死,怎么会如此寒冷?”

    “吕……吕重,我……我不……不会再抗拒那空间吸噬力了,放……放我离开……”

    ……

    六位圣人俱都恐惧地大喊大叫,并果断求饶,期望吕重能放他们一马。

    要知道,这才刚刚开始就如此寒冰了。想也不用想,接下来会更加地寒冷啊!

    如今,身上的防御法宝都在脆化并出现裂痕,要是再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只怕他们的圣体都会被冰冻成粉碎啊!

    “迟了——”吕重的声音冰冷地在这六个圣人的耳边响起。

    既然对方之前抗拒自己的好意,那么,如今吕重又岂会再做好人?

    “吕重,放……放我离开,我……我送你一件先天至宝——”

    “不,我证道成圣极为不易,绝对不能在这里陨落。还……还请放我离开,我阳霸天必有后报——”

    “我……我还有一件上品混沌灵宝,可以送你——”

    ……

    不论这六位圣人如何以宝贝相诱,吕重都是无动于衷。

    他吕重又不缺宝贝!

    再说了,这些人陨落之后,所有的宝贝都是他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吕重这会儿当真是心冷似铁,没有半点犹豫。

    更何况,这些人已真正见过他操控了[九玄寒龙冰棺],甚至也能想得出吕重只怕已彻底地掌握了[鸿蒙龙珠]。

    一旦这些人出去,只要把有关吕重的秘密稍稍泄露,那么,吕重之后将会被无数圣人、圣尊追杀。

    这可是真正的大麻烦!(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书友150306173209785、清风兰草香、紫琼道人、peterwhy、书友130823203409696、迷书者也、洞激裤n、天下冷、审判者高达、飞过静海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纸老虎要当真老虎来打    瑞郎听到吴飞羽的报时声,心中有些着急,不过这家伙急中生智,忽然想到了一个让赵长枪认输的一个好办法,只见他原本蹲伏在地上的身子,猛然站起,同时弯着腰瞬间踏前一步,双臂张开,好像一对铁钳一样赵长枪的腰部抱了过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瑞郎想给赵长枪来个拦腰抱摔!

    按照赵长枪自己提出来的规则,他只能躲闪和防守,严格说来,即便他施展了对瑞郎带有攻击性的防守动作,也算他犯规,他必须认输!

    在这种情况下,瑞郎要想赢赵长枪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他抱住赵长枪,然后将他从茶杯上抱下来就算他赢了!

    而由于规则的限制,赵长枪无论上身怎么躲闪,他的双脚是不能离开两个茶碗的。这种情况下,瑞郎完全可以不慌不忙的弯腰抱住赵长枪的双腿,然后将赵长枪抱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赵长枪还绝对不能对瑞郎出手!只要他出手,就是对瑞郎展开攻击,就是违规!

    华国传统武术之中,虽然有千斤坠之说。但是千斤坠这种功夫只能防止被别人推到在地,却无法防止被别人直接从地上抱起来。

    这个原理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想将一根树立在地上的木桩推倒在地,最省力的方法就是给木桩施加一个和它垂直的力。如果你的施力方向是和顺着木桩的,那么你施加的力就会通过木桩传到大地。

    千斤坠是一种技巧,丝毫不能增加使用者的本身质量。其实每个人都会使用简单的千斤坠。比如有人想要将你推到,你的身子自然的向他的方向倾斜一下,他就不容易将你推到了。

    专门习练过这种功夫的人,能将这种技巧发挥的淋漓尽致,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推他,他都能很轻松的利用身体的倾斜程度,重心的转移等等技巧,将别人施加给他的力转移到地下。从而让自己稳如泰山。

    所以使用千斤坠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双脚必须直接或者间接的和大地相连,只有那样,使用这功夫的人才能将别人施加给他的力转移。如果使用千斤坠的人双脚离了地,千斤坠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赵长枪是内家高手,对千斤坠这种功夫自然不陌生,可是如果瑞郎直接抱住他的双腿将他抱起来,他是一点招都没有!这种获胜方法虽然有些无赖,但是却保证胜利!

    可见,赵长枪自己提出那个规则也着实有些托大,甚至是作茧自缚!

    可惜的是,瑞郎从小学习的就是西方自由搏击。西方自由搏击本来就注重拳法,注重上盘,而不注重腿法和下盘防守。对摔法更是不够重视。再加上,在一般人的思维中,所谓的比武过招当然是一攻一守打个不亦说乎。很少有人会想到像无赖一样去抱住人家双腿,将别人抱起来。

    瑞郎在最后时刻虽然想起了使用摔法,但是他仍然没有想到去抱住赵长枪的双腿,而是打算去抱赵长枪的腰部!

    要知道,按照规则,赵长枪双脚是不能离开两个茶碗的,所以他的脚是移动范围最小的,赵长枪的双脚就相当于他的根,从脚往上,越往上,赵长枪身体的活动范围便越大!

    现在瑞郎想抱住赵长枪的腰,赵长枪只需要身体稍侧一下,就能躲开他的双臂了。

    不过赵长枪这一次,在躲开瑞郎攻击的同时,忽然右手一探,瞬间抓住了瑞郎的手腕,同时,右脚一抬瞬间顶在瑞郎的小腿上!

    瑞郎顿时感到从赵长枪的手上传出一股大力,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冲了过去,而就在此时,赵长枪的右脚瞬间点在他的小腿上!于是瑞郎的身子顿时腾空而起,好像滑翔机一样朝前飞去,然后一头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赵长枪!你输了!你耍诈!刚才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只能防守和躲闪,不能有任何的攻击行为!可是刚才你已经向我发起攻击了!”

    瑞郎顾不得脑袋被撞的嗡嗡作响,立刻冲赵长枪喝道。

    赵长枪笑嘻嘻耸了耸肩,摊开了双手,说道:“的确,我的确说过这话,可是我也说过,我只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两分钟之内你如果不能将我从这两个茶碗上赶下来,就算你输了。”

    瑞郎顿时一愣,直到此时,他才忽然发现吴飞羽已经停止了报数,看来两分钟已经过去了。

    “妹夫,赵老弟向你出招的时候,两分钟已经过了。所以,他刚才并没有违规。而你在两分钟之内,没有将赵老弟将两个茶碗上赶下来。所以,这场比试,你必须得向赵老弟认输。”吴飞羽说道。

    瑞郎就算再二也看出来了,论武力,恐怕自己两个捆到一块儿,也不是赵长枪的对手。如果再向赵长枪挑战,只能还是自取其辱。唉!***,还是老老实实的认输吧。

    想到这些,瑞郎虽然极端的不情愿,但还是说道:“好吧,赵先生,我认输。”

    “呵呵,瑞郎先生承让了。一点小游戏而已。现在,大家可以好好的继续喝酒了吧?”赵长枪随口说道。

    虽然赵长枪看瑞郎非常的不顺眼,但是这位毕竟是吴应熊的准姑爷,所以他还是对瑞郎保持了必要的礼貌。

    众人重新回到座位上之后,少不了纷纷议论赵长枪两人刚才的比试。都对赵长枪赞赏有加。瑞郎虽然看着不顺眼,听着不顺耳,却也没什么办法。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吴老爷子忽然笑眯眯的看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我问你,如果刚才我抱住你的脚脖子将你抱起来,或者将你掀翻,你怎么破?”

    原本有些高兴的赵长枪忽然一怔,他忽然发觉,如果吴老爷子真对自己来这么一下,自己好像必输无疑!

    自己的双脚不能动,这是一个无解的死穴!而吴老爷子要抱住他的双脚,他根本无法躲闪,而他还不能反击!所以他必输无疑!

    想通这一点之后,赵长枪忽然脸色一变,起身给吴老爷子深深作了一揖,认真的说道:“多谢老爷子教诲,赵长枪明白了。”

    吴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看正在无限懊悔的瑞郎,问道:“赵长枪明白了,你明白了吗?”

    瑞郎没想到老爷子忽然会有此一问,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也明白了,爷爷。因为我考虑不周全,所以本来我有赢得机会,却没有赢。”

    吴老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呵呵,我看你不是明白了,而是根本没明白。来,不说这个了,大家都喝酒,这会儿节目也表演完了,也该好好的喝酒了。”

    “老爷子为什么说我没明白?”瑞郎满脸疑惑的小声问身边的吴飞灵。

    “爷爷说出他赢赵长枪的办法,就是在告诉赵长枪还有你,做人不能太嚣张,并且做人永远不能在自己的敌人面前托大!不然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自己!还是**说的对啊,纸老虎要当真老虎来打。爷爷不愧是跟着**打过仗的人,对这个问题看的太透彻了。”吴飞灵不冷不热的对瑞郎说道。

    “纸老虎要当真老虎打?好像真有点道理,不过赵长枪好像不是纸老虎,而是比真老虎还厉害。”瑞郎心中嘟囔道。

    吴老爷子没有再去理会瑞郎,而是看着怀里的酒坛子笑呵呵的问赵长枪:“赵长枪,你给我说实话,你小子手中是不是还有一坛酒,留着准备送给钱铮那个小子?”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吴老爷子称呼自己为小子,称呼钱铮钱老爷子也为小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和钱铮钱老爷子是同龄人呢!

    “老爷子,这酒是真没了。这可是二十年的窖藏陈酿!普天之下再也没有这种酒了。再说了,就算还有,我也不能送给钱老爷子啊,他的病还没好利索呢,严禁饮酒!”赵长枪说道。

    吴老爷子一脸遗憾的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唉!可惜了。这个酿酒圣手也够怪的,如果当初他能多窖藏几坛子,或者每年都窖藏几坛子那该多好啊!”

    赵长枪心中忽然一动,自己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吴应熊说说平川县的扶植资金被截留之事呢!现在老爷子说起酒的事情,正好将此事反映给吴应熊。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说道:“老爷子,现在我已经将酿制这种酒的那位酿酒圣手请到了我们平川县,我们本来是要开个酒厂,大量生产这种这种美酒的。可是现在我们的酒厂却开不成了。”

    “哦?为什么?”老爷子马上问道。他脑海中已经在想象,如果自己以后每天都能喝上这种酒,那人生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呵呵,因为我们没钱开酒厂啊!老爷子,你也许不知道。我们平川县现在已经是全国重点扶植县之一,并且第一笔扶植资金五千万已经拨下来。我们平川县本来是想用这笔钱开酒厂的。可是,没想到这笔钱到了榆林市之后,竟然被榆林市截留了四千万,于是我们的酒厂自然就开不成了。”赵长枪故意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

    钱老爷子人老成精,马上明白赵长枪这话根本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儿子吴应熊听的,所以他马上看了看身边的吴应熊。

    就在刚才赵长枪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吴应熊的眉头便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