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破军去了?”

    寇天王别院内,坐在亭子里小酌等消息的寇凌虚愣怔一声,又问:“有什么动静?高冠呢?”

    老唐知道他的意思,回:“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不过高冠走了,空手而归。”

    酒杯附于唇边慢饮思索了一会儿,寇凌虚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忘了那老货,那句‘卖女求荣’怕是合了那老倔驴的胃口,得了,看来那小子和我孙女无缘,有破军来硬的,那小子不会有性命之忧,咱们这趟白跑了,也省事了。嘿嘿,就怕嬴九光这口气憋得难受。”

    老唐问:“回府吗?”

    酒杯一放,寇凌虚背手走出亭外,“明天再走吧,破军一来,我们立马就走,容易让人多想,今晚在此留宿吧。”

    星辰殿外,夏侯承宇款款而来,刚好撞上了返回的高冠,后者见礼,随后一前一后来到星辰殿。

    青主本意是把苗毅的事处理妥当了后回头去见战如意也好给个交代,安抚新人嘛,知道苗毅和战如意之间有过结,就当是送个顺水人情。

    却不想夏侯承宇跑来了,青主瞅了眼随后的高冠,暂时按捺下到嘴的话,先问夏侯承宇,“天后有事?”

    夏侯承宇欠身行礼后,问道:“不知陛下可知牛有德在陛下迎亲仪式上的放肆行为?”

    原来是为这事来的,青主嗯了声,“知道了,承宇有什么意见?”

    夏侯承宇略露愤慨道:“他骂嬴家卖女求荣,分明把臣妾也给一起骂了,臣妾奏请陛下把那狂徒交给臣妾来处理!”

    青主:“此事朕自有计较。”两事并成一事,看向高冠问道:“高冠,牛有德认罪伏法没有?”

    闻听,夏侯承宇眉梢微动,知道自己来晚了。其实她是有意磨蹭了一下晚来的,知道高冠被青主派遣了出去估计就是为牛有德的事,所以她故意拖延了一下。原因自然是因为夏侯拓要她救苗毅,可她心里恨着不想救。可是又不敢不救,于是故意拖延,到时候没救上也好对夏侯拓有个交代,不是孙女不想救,而是陛下动手太快。孙女来不及相救。

    高冠稍作沉默,摇头道:“没有。”

    没有?夏侯承宇愕然。

    青主双眼骤然一眯,“为何没有?难道上官得来的消息有误,或是牛有德那样做另有什么隐情?”

    上官青自然知道自己的消息不会有误,看向高冠,倒要看看高冠怎么解释。

    高冠:“臣要拿人,却不想左督卫指挥使破军闯了来,破军说牛有德所谓的‘卖女求荣’是他命牛有德说的!”

    “……”这一刀卡的好,令青主愕然无语,他没想到破军竟然会玩这一出。旋即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砰!陡然拍案而起,“他破军当朕是傻子不成?他想干什么,想造反不成?”

    别的不清楚,有一点他却是清楚的,破军虽然是一张臭嘴,但是还不至于教下面人亵渎天威,堂堂左督卫指挥使教下面人当众说那种话,除非脑子有病还差不多,不至于连这点分寸都没有。分明是故意阻挠自己的旨意。

    “陛下息怒!”上官青赶紧劝慰了一声,他深知,真要把破军定成了造反,可就要把事情给搞大了。破军执掌左督卫那么多年,在左督卫的心腹众多,事搞大了会出事的,赶紧圆场,朝高冠暗中使眼色,道:“此事也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陛下不妨听高右使把事情讲完。”

    青主也知道自己这样说自己的心腹有点言重了,按捺下了火气,冷哼道:“说,具体什么情况?”

    “臣去了御园总镇府找到牛有德,正在当面查问是否当众说过‘卖女求荣’这话时,谁知破军突然闯到,开口就是一句,是老夫让他说的,高右使有什么意见来问老夫好了……”高冠把事发时的情况详细道来,不添一分,也不减一分,可谓实事求是。

    听着听着,青主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夏侯承宇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那老不死的居然又宣扬她不配母仪天下,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让那老不死的死的难看!

    上官青瞅了眼青主的脸色,可谓暗暗叫苦,这高冠是没看到自己眼色还是在故意装糊涂,我让你圆场,你何必把话说的这么实诚。

    果然,青主彻底怒了,待高冠的禀报一结束,哗啦!挥袖扫飞了案上的一堆玉牒,戳指星辰殿大门外,怒声道:“破军,老匹夫,竟敢欺朕,朕誓杀汝!”

    上官青和高冠无语,这话若是针对别人说,两人倒是相信的,然陛下针对破军类似的话,两人耳朵里都快听出茧来,每每被破军激怒时都有类似的话冒出来,可到底也没见陛下真杀过一回,每次都是高高举起,最后轻轻放下,反复如此。

    就连夏侯承宇也眼白一翻,鄙视了青主一眼,心想,你倒是真杀一回给我看看啊!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外面突然传来某人的大声回应:“陛下何故要杀老臣,老臣前来请罪!”

    “……”青主愣了一下,僵在空中的手一甩,“给朕滚进来!”

    一人大步从殿外走了进来,一身黑袍,精干巴瘦,个头偏小,不是破军还能是谁。

    “参见陛下!”破军站定行礼。

    “你!”青主挥手指向高冠,“把刚才的奏报再说一遍,说给左指挥使听听。”

    “是!”高冠领命,当即当着破军的面把之前总镇府内的事给说了遍。

    这里刚说完,外面又有奏报,监察左使司马问天求见。

    “滚进来!”青主喝了声。

    走了进来的司马问天倒是被吓得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事了,惹得陛下如此震怒。结果一看现场的情况,立刻明白了,和自己无关。

    青主正在气头上,无暇理会司马问天,怒视破军,“都听到了,可有说错什么?”

    破军道:“高右使擅长刑讯,记口供的工夫是一流的,句句属实,一点不落,没有任何虚言。”

    青主咬牙切齿道:“高冠已经言明是奉朕旨意去办差,你为何阻拦?”

    破军:“臣并未阻拦,臣已经说的很清楚,牛有德在迎娶现场所说之言是臣命他说的,任凭高右使将臣拿走,臣绝不反抗,也绝无怨言。”

    “老匹夫,当朕的面还敢诳朕!”青主大怒,随手从桌上抓了一只精雕细琢的玉龙镇,怒砸了出去。

    咚!一声响,殿内诸人呆住。

    只见破军稳稳站在那,不动不摇,也不躲避,任由玉龙镇砸在了脑门上,可谓当场砸的头破血流,显然也没有施展任何法力抵抗,以血肉之躯硬生生承受了一击,鲜血顺着鼻梁滴滴答答落下。

    夏侯承宇暗喜,这老不死的也有今天。

    盛怒之下没忍住的青主也怔了一下,看到血流满面站那的破军,心中怒气顿时消了七分,沉声道:“知不知错?”

    谁想破军硬气的很,拱手抱拳道:“老臣知错,错在不该下令让手下口出狂言,请陛下降罪!不过臣有一句逆耳忠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挥手一指夏侯承宇,大声道:“此女心胸狭隘,无容人之量,在后宫做尽蝇营狗苟之事,不配母仪天下,臣奏请废除夏侯承宇天后之位,贬回夏侯家养老!”

    养老?我还年轻养什么老?夏侯承宇一张脸顿时气得煞白,气得娇躯直哆嗦,尖声厉喝道:“破军老贼焉敢放肆,你还有没有上下之分!”

    破军压根不理她,继续大声道:“陛下享用美色臣无任何异议,然陛下威震天下,功盖寰宇,何须靠一些女人来搞什么平衡,近卫军弟兄为陛下血战天下,却抵不得一个女人脱件衣服来得劳苦功高,岂不让近卫军弟兄寒心!战如意乃近卫军将卒,陛下却为了搞什么平衡将她纳为妃子,让近卫军弟兄怎么看陛下?上行下效,若近卫军都学陛下一般,只要见到下属长的漂亮就将下属纳为禁脔的话,长此以往,左右督卫成了以美色娱人之地,军心何在,还如何为陛下征战天下?后宫那么多女人,陛下用不完的,还不如把花在那些女人身上的巨大开销用来重赏将士!臣请陛下立刻放战如意回去,废除天妃之名,并裁撤后宫九成妃子,以正陛下清誉!”

    青主已经是气得脸色发青讲不出话来。

    高冠沉声道:“破军,再敢亵渎天威,可知是什么下场!”

    破军立刻挥手指向他,“还有你高冠,人人都知道你对陛下言听计从,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做事狠毒无情,从不考虑后果,你这是在帮陛下吗?陛下,处处顺你意的人,未必是真正的忠臣!还有你们一个个…”挥手又指向了上官青和司马问天,“只知道毕恭毕敬对陛下讲一些顺耳的话,没一个敢讲实话的,天下尚未太平,何故助长陛下骄气?牛有德不过是讲了一句大实话而已,嬴九光不是卖女求荣又是什么?若不是卖女求荣那必是心怀不轨!牛有德何罪之有?若是哪天陛下下面的人连一个敢讲实话的人都没有,天下必危……”

    “够了!”青主怒极打断,挥手指向外面,怒喝道:“滚!老匹夫,给朕滚出去!”

    “忠言逆耳,还望陛下能听进去,臣告退!”破军狠狠拱了拱手,丝毫没有反悔的意思,大袖一甩,转身大步而去。

    简直目中无人!青主可谓恨得牙痒痒,面颊直抽搐,有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将破军给宰了的冲动。(未完待续。)

    …

第1285章 圣尊发狂!    有了敖夜、木苍穹、冷眉三女的领头。

    郑玲珑、颜妍、许心妍、云水瑶、白素贞、白素素、腾青(小青)等女也开始打擂。

    被吕重从头到脚武装到牙齿,而且还有足够多的时间进入[大寂灭珠]淬炼这些顶级的法宝,这让诸女无形中点了太多的便宜。

    而且,诸女根本就不担心丹药的供给,更是放肆地利用贡献点兑换各种丹药与天材地宝,再加上吕重赠送的丹药,诸女几乎个个都是开了挂的存在。

    对于吕重来说,自然不是想让诸女来争夺什么法宝、功法、宝贝。而是让她们尽可能地战斗。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地、毫无保留地战斗。这样才能迅速地提升她们的战斗力以及对战斗的感悟。从而变得更强!

    让诸女疯狂地战斗,是让她们全身心地感受着战斗的激烈与残酷,从而提升她们的心境。

    当然,吕重有能力能让她们得到更好的保护,让她们的起点远远高于别人,他自然会毫无保留地帮助诸女。

    至于诸女会不会破坏这种惨烈淘汰赛的公平、公正性,吕重也是不屑一顾。

    真正的公平、公正,是绝不可能在修行界出现的!

    吕重既然有实力,为何就不能多一份私心?

    吕重看得很开!

    拳头即真理!实力即霸权!

    这不单在下界行得通,在上界表现得更彻底。

    ……

    感应到诸女并没有什么危险,吕重淡淡一笑,感应力又落在鸿蒙龙墓第三区。

    第三区,是帝级(准圣)的决斗场。

    在这第三区,没有吕重着重关注的人存在。

    不过。三万帝级强者,最后在淘汰赛后只剩下一百人。这种恐怖的陨落率,让吕重也不胜感慨。直觉龙珠器灵实在是玩得太大。

    而现在。一百位准圣又要争夺前三十名的名额。因为只要前三十名的帝级强者才能离开鸿蒙龙墓。后面的准圣,不是陨落就只能被困于此地。

    现在的吕重。已基本能控制龙珠器灵,勉强能算[鸿蒙龙珠]的半个主人,也有实力干涉到[龙珠器灵]的决定。但是,吕重也无心去帮这些人。

    对于吕重来说,他对这些人谈不上什么恶感,却也没什么好感。既然如此,他当一个看客就行,也懒得理会龙珠器灵那变态的游戏控制欲。

    “不过。认真说来,这地仙界佛门的战斗力真的非常牛逼。居然有阿弥陀佛、燃灯上古佛、药师琉璃光王佛、清净欢喜佛、毗卢尸佛、宝幢王佛、弥勒尊佛、金刚不坏佛、宝光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菩萨十二位帝级强者存留下来了。这也太强了……”吕重暗暗咋舌。

    总共才一百尊仙帝存活下来。而佛门居然占了十二位。

    这绝对是佛门的胜利。

    “奇怪,佛门势力虽强,也应该不可能几乎全无折损啊。到底是哪方面出了问题?”吕重顿时皱眉沉思。

    眼下,一百位帝级强者中,佛门居然占了十二位。这简直超过了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还多啊。

    这样的话,佛门中人极有可能有大多数人能进入前三十名之内吧?

    吕重圣识向剩下的其他八十八位帝级强者感应过去。

    这才发现,有虫族的七位帝级强者存在,但这些虫族强者并不是[玄幽虫域]的。所以,吕重才没有再行清剿这些虫族强者。

    另外。妖族的也战了三十多人,但是,这些妖族强者并不是一个势力的。而且是诸天万界诸多宇宙汇聚的。其中同一个势力拥有最多的妖族,也才五人。

    机械族的帝级强者有两个,同样不是一个宇宙位面的。不过让吕重稍稍惊喜的是,他在其他一个机械族的帝级强者的身上感应到当年霸天龙同样的气息。

    霸天龙,当年也曾是吕重的小弟,共同闯荡过[鸿蒙龙墓]第一区呢。

    其他的一些帝级强者也是由无数宇宙汇聚而至的。

    所以,真正来说,佛门在这一百个帝级强者中,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场面。

    “难……难道这……这种场面是我无……无意间造成的?”

    突然。吕重福至心灵,失声惊呼。

    认真一想。吕重终是哭笑不得。

    不错,佛门在第三区一家独大。的确是因为吕重可渡清巢[玄幽虫域]、天使一族、无极魔圣一脉等强者所造成的。

    这玄幽虫域的虫族强者,不但个个实力不弱,而且非常团结,一旦与人对敌,几乎都是联手出动。这个组合的攻击力简直恐怖之极。甚至是佛门遇上了它们,都可能落入下风。

    天使一族都是速度上的强者,特别是在这个第三区,压制力极大的情况下,速度绝对是真正决胜的关键。耶无上、耶无忧、耶无乐、耶无喜、耶无悲、耶无邪、耶无心等人联手起来,也是能对抗[玄幽虫域]队伍的存在。

    无极魔圣一脉的人,人数稍少,但是隐匿功夫极为强大。也绝对不可小觑。

    可是,这个攻击力极强的队伍,居然早早地就被吕重给剿灭了个一干二净。

    佛门势力岂能不一家独大。

    “靠,真是便宜你们了!”吕重暗骂了一声,只得作摆。

    不过,看到佛门队伍之中,那个由无天佛祖摩罗控制的[燃灯上古佛]依旧还在,吕重也不由窃笑一声,“这家伙还在,嘿嘿,只怕佛门也有一翻小小的劫难……”

    顿时,吕重又乐了起来。

    这会儿,对于这最后的一百准圣,吕重也没有一丁点战斗的*。

    这些人,不管是是实力最强的,还是实力靠后的,个个都拥有无穷的功德。

    可以说,大浪淘沙始到金!

    这最后的一百人,才是真正的大气运者,也是大功德者。

    可是,这一百人居然会有七十人要永远困在这个鸿蒙龙珠,这让吕重也暗暗鄙视了一下龙珠器灵。

    “这家伙还真的是‘不作死,不会死。’啊。这样的功德之人,一旦陨落过多,就算它是道器器灵,没有真正的能镇压道器的气运的宝贝,也是承受不住的……”吕重暗暗摇头。

    不过,反正他是鸿蒙龙珠的主人,到时也有办法把这些被困的功德人士转移到[大寂灭珠]中去。

    实在,大寂灭珠已被吕重破了三十三重大道禁制,解禁出来的世界越来越庞大。数量也越来越多。有了这么多功德人仕的加入,对于[大寂灭珠]的后续发展也是有着一些好处的。

    “嗯,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太糟糕。过段时间再行动……”从鸿蒙龙墓第三区收回自己的圣识,吕重正准备把自己的圣识投入到第四区。

    “轰……”

    陡然,一种无与伦比的空间震荡产生!

    这种恐怖的空间震荡,几乎要涉及到鸿蒙龙蒙第三区,甚至是第二区。

    “该死,鸿蒙龙墓第……第四区出事了……”吕重脸色一变,大骂了一句。

    如今[大寂灭珠]已暂时与鸿蒙龙墓第三区甚至第四区融合。是以,吕重在第一时间通过[大寂灭珠]感应到了鸿蒙龙墓第四区的情况。

    “好个器灵,居然敢困住我弑天老祖?给我破——”

    一个超恐怖的巨人,于第四区的混沌空间,手持一把血色巨剑,对着混沌就是一劈。

    这一剑劈出,顿时风起云涌!

    整个混沌空间的气流,都如海啸一般澎湃起来。

    “轰……”

    各种混沌能量在咆哮!

    “滋啪……”

    整个第四区的空间,都在晃荡。

    一时间,鸿蒙龙墓的第四区之内,尤如真正的末日来临。

    之前被卷入其中的好几十个圣人,都流露出了恐惧之极的神色。(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chz040602三位兄弟一直来的支持打赏,感谢peterwhy、书友130823203409696、清风兰草香、迷书者也、洞激裤n等兄弟的月票支持!天下冷、chz040602、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