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瑞郎可以肯定,自己之前喝过的所有的酒,没有一种能和眼前这酒相比!他是实在猜想不到,华国竟然有人能酿出如此美酒!

    不过这货虽然不挑酒的毛病了,却又开始挑赵长枪的毛病。[ 超多好看小说]自己花掉五万美金弄来的极品红酒竟然是假的!而赵长枪的三无产品却好到如此程度,他有种被赵长枪踩到了脚下感觉。

    另外,更让他不爽的是,他发现吴飞灵好像对赵长枪越来越过分了,不时的便将目光盯在赵长枪身上一大会儿。

    瑞郎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让赵长枪出丑的方法,于是他马上看着赵长枪说道:“听伯父说赵先生文物双全。赵先生年纪轻轻就是县长,而且精通多国语言,‘文’是差不了了,不知这‘武’能强到什么程度?能不能给我们露一手?”瑞郎忽然看着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听了瑞郎的话,不禁心中冷笑。他可是曾经亲耳听过这位瑞郎先生亲口说过,他一定要让自己丢脸!所以赵长枪一直在提防着他呢,怎么会轻易答应他。

    “呵呵,吴叔叔说那话不过是对后生晚辈的鞭策,怎么能当真呢。”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哈哈,你们华国人有句话,叫做过分的谦虚就等于骄傲。我可不可以将赵先生的谦虚理解为骄傲呢?”瑞郎看着赵长枪说道,脸上的表情有些傲然。

    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吴飞羽在旁边说道:“呵呵,要说起赵老弟的功夫。妹夫,你还真别不服气,别看你曾经参加过欧洲无限制自由搏击,而且进了前十名。但是我敢打赌,你如果和赵老弟比起来,还得差一大截!当初在白云省林海市,赵老弟一个人打了十五个,而且那十五个人个顶个都是高手!结果,最后赵老弟完胜,将那些人打的哭爹喊娘。”

    “不会吧?看赵先生体型并不高大,怎么会有那样的战斗力?”瑞郎故作不相信的说道。

    “嘿,看来不让赵老弟露两手,你是不会相信我的话了。赵老弟,你就给大家露两手,也让大家开开眼界嘛。”吴飞羽对赵长枪说道。

    此时,其他人也已经有了几分酒意,纷纷附和吴飞羽的话,让赵长枪给大家露一手,就连吴老爷子都兴致勃勃的说道:“我年轻人的时候,和岛国鬼子拼刺刀,我曾经一个人同时对付六个鬼子!一个人打十五个的猛人,我还真没见过。[txt全集下载]赵长枪你就给我们露一手嘛!”

    “老爷子,您不知道,刚才飞羽兄对我是谬赞了,我哪里有那样的实力?”赵长枪笑着说道。

    “行了,小子,别人不知道你的底,难道我老头子还不知道?我可是早就听钱铮那小子对你赞赏有加,你就别藏着掖着了,给大家露一手,让我这个老头子也开开眼界嘛!”钱老爷子说道。

    既然老爷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赵长枪自然不好再推辞,笑着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给大家露一小手。”

    说着话,赵长枪迈步走到一个墙角,整个身体笔直的靠在墙上,然后右脚缓缓的抬了起来,一直高举过顶,绷直的脚面也紧紧地靠在了墙壁上。

    然后,赵长枪放下脚,收了动作,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众人不禁一愣,本来大家还还以为赵长枪会南拳北腿的给大家练一趟拳法,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说露一小手就露一小手,只是做了一个高抬腿动作就完事了!

    “这,这就完了?”吴飞羽瞪大眼睛看着赵长枪说道。

    “啊,完了。不然吴兄还想让我表演什么?你可别小看我这一小手,这可是很考验基本功的。绝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赵长枪笑着说道。

    “我知道一般人是做不到,可是你不是一般人啊。”吴飞羽笑着说道。而旁边的瑞郎则瞥瞥嘴说道:“切,什么一般人做不到。别说习武之人,恐怕是个练过杂技或者舞蹈的人都能做到这个动作。”

    瑞郎的话说完,不等赵长枪反驳,坐在他旁边的吴飞灵忽然不客气的对他说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也过去试试。”

    瑞郎听女朋友的语气,大有维护赵长枪之意,心中不禁有些酸溜溜的,对赵长枪的怨气也更浓了,心说:“不就一个高抬腿动作吗?谁不行?哥保证比他做的还要标准。”

    想到这里,瑞郎马上站起身形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给老爷子助助兴,过去试试。”

    说着话,瑞郎迈步走到赵长枪刚才站过的墙角,做了一个和赵长枪刚才一模一样的动作。

    瑞郎先生虽然嫉妒心很强,但是不愧为欧洲无限制自由搏击前十的选手,的确有两把刷子。虽然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但是整个动作完成的非常流畅,非常标准,丝毫不逊色赵长枪刚才的动作。

    瑞郎先生的表演竟然能博了个满堂彩,连老爷子都不禁为他鼓掌。赵长枪也看的暗自点头,心中暗道:“别看这个真二先生有点狂傲,但是基本功的确非常好。”

    瑞郎心中得意,开口说道:“其实这就是一个小杂耍,并不代表个人实力。真正的搏击是力量和技巧的完美结合!一个搏击高手不但要手快,,基本功好,并且力量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玩杂耍,可能十个搏击运动员也不如一个杂技运动员,但是如果论实战搏击,一招制敌,恐怕二十个杂技运动员也不是一个搏击运动员的对手。”

    瑞郎这话说的有些露骨,并且说话的时候,眼神还不时的从赵长枪身上扫过,是个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在说赵长枪是杂耍运动员呢。

    如果是赵玉山在这里,恐怕早就忍不住站出来和瑞郎较量一番了,但是赵长枪却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这些年的官场历练,让赵长枪比以前稳重了不少。

    赵长枪本来以为瑞郎自己嘚瑟嘚瑟就完了,没想到这家伙看到赵长枪没搭理他之后,以为赵长枪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于是心中对赵长枪的怨气更大了。他竟然直接开口向赵长枪发出了挑战!

    只听瑞郎说道:“赵先生,你刚才表演了一手杂耍,让我们大开眼界。不知道现在能不能为我们表演一下真功夫呢?”

    “呵呵,你想让我怎么表演?”赵长枪看到瑞郎如此不识抬举,心中的火气也蹭蹭的逐渐上来了。心说,小子,你既然一个劲的想让哥丢脸,说不得哥就得让你长点记性了。

    “刚才我说过,搏击是力量的和技巧的完美结合。赵先生愿不愿意和我比比力气?我们来一个你们华国人常玩的游戏,掰手腕?”瑞郎一脸笑容的说道。

    吴应熊皱了皱眉头刚要阻止,却听到坐在上位的吴老爷子高兴的喝道:“好!这个主意好!说起掰手腕,想当年在军营里没人是我的对手!你们两个现在就比一下,让我老头子看看谁厉害。”

    老爷子一发话,下面吴飞羽,吴飞灵这些小辈也连声叫好。吴应熊一看,干脆也别阻止了,就让他们比吧。反正只是掰手腕,也弄不出什么乱子。

    赵长枪没办法只好答应了瑞郎的挑战。

    林浩早已经自告奋勇的从客厅里搬来一个小茶几。赵长枪和瑞郎分别蹲在了小茶几的两端,众人都纷纷离席,将两人团团围住,等待两人开始比赛。

    吴应熊看的只直皱眉头,心说老爷子今年这个八十大寿算是别具一格了!让人担心的是,这个瑞郎好像和赵长枪对上了,但愿别弄出什么乱子才好。

    瑞郎使劲将上衣的袖子向上撸了撸,露出毛茸茸的胳膊,然后“啪”的一声将右手肘放在了实木茶几上,粗壮有力的大手伸向了赵长枪。同时,将轻蔑的眼神扫向了赵长枪。

    作为欧洲无限制自由格斗排名前十的选手,瑞郎根本就没看起赵长枪,或者说他从来就没看起过华国武术!在他的眼中,华国武术都是软手软脚,好像玩杂耍的一样,用来观赏还行,但是如果用来搏击,就差太多了。

    虽然他也很尊重李小龙先生,但是在他眼中,李小龙先生所创的截拳道更接近西方搏击术,根本不能代表华国传统武术!

    赵长枪迎着瑞郎轻蔑的眼神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伸手轻轻的握住了瑞郎肥壮的右手。

    林浩看看赵长枪,再看看瑞郎,不禁为赵长枪暗自担心。赵长枪一米七八的个头,本来已经不算矮了,但是瑞郎却比他还高了一头。而且这家伙的胳膊几乎比赵长枪的胳膊粗壮了一圈!目测便充满了力量!

    林浩虽然知道赵长枪实力不凡,一身功夫相当好,可是现在两人之间可是纯粹的力量较量,丝毫不能投机取巧。赵长枪恐怕不是这个法国佬的对手啊!

    其实在场很多人的看法都和林浩是一样的,他们也不认为赵长枪能胜过瑞郎先生。不过他们可没为赵长枪担心。他们和林浩的心态是不一样的,林浩是赵长枪带来的,他是死命和赵长枪站在一起的,对他来说瑞郎就是一个纯粹的外人,输死他才好。

    而吴家的其他人就不同了,他们虽然欢迎赵长枪的到来,并且也发现瑞郎有些咄咄逼人。但是瑞郎毕竟是吴家的准姑爷,将来很可能会成为吴家的一份子。所以从感情上来说,他们倒是更希望瑞郎能赢。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四七章 是老夫让他说的    “是!”高冠没有二话,领命而去。⊙,

    被这事一搅和,青主也没了去寻欢的雅兴,大袖一甩,冷哼一身调头,又回了星辰殿里面等着,若非顾及身份,他一怒之下非亲自去找苗毅算账不可。

    上官青暗暗摇头跟在了后面,他看得出来苗毅的确是把青主给惹怒了,换了一般人的话,如此小人物青主未必会放在心上,偏偏是一个青主看好的人放肆,这让青主有种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

    他知道,像牛有德这种没背景没靠山的人,惹出这种事来,肯定死定了,那么多人看到的事情由不得牛有德抵赖。

    御园总镇府,飞红黯然而归,慢慢步入殿内,殿内诸人立刻露出希翼目光,然看到飞红的反应,又皆是暗暗一叹,估计是无功而返。

    几乎在此同时,众人的目光又看向了飞红的身后,只见三道人影落在外面,高冠一脸淡漠,领着两名随从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外面的守卫不敢阻拦。

    这位冷面判官突然露面,诸人心中一紧。

    扶剑高坐在上的苗毅起身,收了宝剑,快步走下台阶,拱手道:“高右使法驾亲临,有失远迎,请上坐!”他也不知道高冠是来行刑的还是来帮他的,毕竟前面求过他帮忙。

    黑色裹肩随着脚步摆晃而来的高冠步伐一定,就站在了苗毅面前,淡然道:“上坐就免了。本使前来奉旨问话,迎娶天妃的仪式上,牛总镇是否故意捣乱?”

    众人心弦一跳。完了!真的是为这事来的!

    苗毅亦是绷紧了心弦,回道:“若说故意捣乱未免也太冤枉末将。末将只是不愿接受赏赐,嬴家却强行将末将等拦了下来。末将一时气愤说了些有失分寸的话而已。”

    高冠:“也就是说,牛总镇的确当场说过‘卖女求荣’的话?”

    苗毅知道这事抵赖不了,暗暗咬牙,正要回话,谁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铿锵冷哼,“是老夫让他说的!高右使有什么意见来问老夫好了!”

    众人齐齐回头看向外面,一个身穿黑袍,精干巴瘦,身材偏矮的老头气宇轩昂闯入。目闪精光,不怒自威,身旁跟着一名肤白唇红、目光深邃、风采飘逸的中年男子。

    见到矮个子老头的出现,加之对方刚才说的话,苗毅心中大喜,这人他在迷乱星海时见过一面,正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当即行礼道:“末将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参见左指挥使大人!”

    堂内黑龙司诸人亦是一惊,纷纷行礼。“参见左指挥使!”

    破军抬了抬手,示意不必多礼,继而负手面对面对上了高冠,虽然个头比不上高冠。但是气势更盛,冷哼道:“高冠,谁给你胆子跑到老夫左督卫来找事的?可有经过左督卫的人同意?”

    高冠淡然道:“高某奉旨问话。莫非陛下的旨意在左督卫这里行不通?”

    破军:“既然是陛下旨意,那老夫也无话可说。现在老夫这个能做主的人就站在你面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高冠:“据报。令属下牛有德在陛下迎亲的仪式上口出狂言亵渎天威,陛下震怒,命高某亲自来查,希望左指挥使配合!”

    “配合,当然配合!”破军点了点头,桀骜不驯道:“原来就为这事,我刚才在外面就说了,是老夫命他说的,牛有德在执行左督卫的军令,莫非高右使有意见?”

    高冠:“左指挥使可要想清楚了,话不能乱说,是要承担责任的?”

    破军冷笑:“乱说?难道说的不是事实吗?嬴九光那老不羞本来就是卖女求荣,老夫对这种为祸后宫的事早就看不惯了,别说他嬴九光的外孙女,就算是天后,老夫也觉得她不配母仪天下,再三劝言废后,也不见陛下治老夫的罪,什么时候轮得到你高冠跑来狐假虎威?”

    汗!苗毅等人心中落下一块石头之余,同时也小汗一把,发现这位左指挥使说话有够猛的,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高冠:“左指挥使有意见可以当面向陛下陈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高某该操心的,高某只知道奉命行事,希望左指挥使配合!”抬手一指苗毅,“来人,把牛有德给我带走审问!”

    “敢!”破军怒声一喝,两眼一扫高冠身后两名欲要做出动作的人,“左督卫乃陛下近卫,岂容人随意放肆!谁敢动一下试试看,老夫把他脑袋拧下来当尿壶!”

    那两人神情一僵,被喝止住了,都偏头看向了高冠,看他的反应。

    高冠眯眼道:“破军,你想抗旨不成?”

    破军冷哼,“少给我戴高帽子,老夫已经说了,牛有德是在执行老夫的军令,高右使当把老夫这个罪魁祸首给拿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执行陛下旨意,而不是拿个无关紧要的人去敷衍陛下!动手吧,老夫谨遵陛下旨意,绝不反抗!”果然是站那一动不动。

    高冠冷眼如刀,死死盯着破军,最终披风一甩,转身而去,“走…破军,你还是想想怎么给陛下交代吧!”

    牛有德也没动成,可谓无功而返,然在没有得到青主法旨前,他高冠不可能将左督卫指挥使给抓走,真要这样干了,监查右部没陛下的旨意竟敢抓左督卫的首领?这还得了?只怕监查右部的总堂立马要被左督卫的人马给端了,需知破军掌控着半个天宫防御的兵马大权,万一闹出兵谏来,青主为平息众怒怕是不拿他高冠给左督卫的弟兄们一个交代都不行。

    “不劳高右使操心,好走,恕不远送!”破军冷笑一声。一回头,目光扫过在场诸人。又问道:“是哪个在嬴九光的宅子里下达‘敌袭准备’命令的?”

    这也不知道是在问责还是怎么的,牛有德当即拱手回话。“是末将下令的。”

    破军斜他一眼,“我知道是你的意思,我问的是哪个看到你手势遵你令当场毫不犹豫喊出‘敌袭准备’的。”

    见他对现场的情形一清二楚,杨召青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拱手道“回指挥使,是卑职。”

    破军盯着杨召青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渐渐露出赞赏意味,微微颔首道:“不错!明知面对强敌和强权,还能不加犹豫执行军令。有视死如归的气势,这才是我左督卫该有的骨气,若没这等骨气都变成了墙头草还谈什么忠心陛下!花义天,这才是军令如山执行的表率!”

    一旁肤白唇红的飘逸男子点头笑道:“是!”

    花义天?苗毅一愣,原来这就是鬼市那位。

    在鬼市的时候花义天易容了,他并不知道花义天长什么样,此时才知道是镇乙卫的大都督来了,赶紧行礼道:“末将参见大都督。”

    余者也赶紧行礼,“参见大都督。”

    花义天笑眯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

    破军目光却是落在了杨召青战甲领子上挂的品级上,发现才是五节小将,又随口来了句,“该赏的就要赏。不要玩虚的,品级可以给他升两级。”

    花义天明白他的意思,这是给左督卫弟兄们看的榜样。点头道:“回头就让北斗军执行。”

    杨召青赶紧行礼,“谢指挥使。谢大都督。”

    堂内不少人面面相觑,这就连升两级了。一下由五节小将变成一节上将了?

    徐堂然嘴巴微张,肠子都悔青了,当时他在现场怕的要死,吓得话都不敢说,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如果当时喊话的是自己的话,那岂不是连升两级的就是自己了?

    自己当时犹豫个什么劲啊!徐堂然心中满是懊恼,竟然白白错过了这个机会,需知换了平常升一级多不容易啊!

    他现在有点怀疑苗毅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早就知道指挥使会出面,所以才那么大胆子。想到这,他就更后悔了,大人向来不是吃素的,自己早就该明白才对。

    这次事情再次给了他一个教训,他下定决心,以后只要是苗毅的命令,千万不能再犹豫了…

    而破军又砸出一句:“嬴家的赏的确是没什么好领的,那种让外孙女脱裤子的赏不要也罢,不过咱们左督卫也不会让弟兄们吃亏,吩咐下去,嬴家宅院里拒赏的弟兄们由左督卫出钱把赏给补上。”

    “是!”花义天又笑着应了声。

    破军转身盯着苗毅看了看,没再说什么,赏了杨召青却没有赏苗毅这个最有骨气的‘首功者’,转身负手而去。

    “恭送指挥使。”花义天拱手。

    “恭送指挥使!”苗毅等赶紧附从。

    等破军消失后,花义天方收手转身,目光环视众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大家要心里有数,指挥使封赏大家的事大家可以宣扬,至于指挥使和高冠对峙的话,大家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谁要是敢乱嚼舌头,我必不轻饶!”

    “是!”众人应下,心里都明白,破军刚才的话其实和抗旨没什么区别,有些事情能做却不能宣扬,否则会让破军很被动。

    “至于你呀!”花义天突然盯着苗毅冷冷道:“你知罪吗?”

    苗毅拱手叹道:“末将一怒之下没能管住自己的嘴巴,惊扰了指挥使和大都督,末将知罪!”

    花义天提点道:“指挥使虽然保了你,可保得住你性命却未必能保住你不受责罚,你要有心理准备。”

    苗毅道:“能保住性命卑职已经是感激不尽!”

    “亵渎天威的事以后不要再犯了,再有下次谁也保不了你,你好自为知吧!”花义天扔下一句警告,也背手离去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