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的气息诡异地绽放!

    陡然之间,疫天鼠仗着幽冥铠甲的守护,极速冲向了木苍穹,快若闪电。它的杀意将整个五号擂台全方位笼罩。要

    虽然木苍穹实力很可怕,但是木苍穹所拥有的贡献点太多,身上法宝的诱惑力太大了。只要他能战胜木苍穹,木苍穹身上的所有贡献点都得归它。而他就算战败,顶多只分出一半给木苍穹。

    从木苍穹一上台挑战它开始,疫天鼠就第一时间动用妖识在高空上的虚拟光屏上找到了木苍穹的一些资料。得知木苍穹身上居然拥有高达二千多亿的贡献点,他几乎馋涎欲滴。

    本身就裹带着无穷病毒,而且更有防御系的上品先天灵宝守护。疫天鼠轻松在擂台上坚持了八十轮不败。

    现在,它也有信心把木苍穹给斩杀。

    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木苍穹的头领有两枚璀璨的大道道纹守护。分别为木之道、生命之道。同时,[青木龙旗]自动守护。

    “找死!”木苍穹冷喝一声,冰冷的瞳孔贯穿前方之人的眼眸,杀意无尽。

    “生命剥夺术”形成恐怖的吞噬漩涡,疯狂地吞噬着疫天鼠天体的生机。

    “混蛋,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我的[幽冥守护]居然接不住对……对方的攻击?”

    疫天鼠顿时感觉到了不对,骇然之余,一道漆光再次从它的意识海射出,直轰木苍穹的眉心。

    “嗡——”

    木苍穹顿时全身金光暴闪,先天灵宝级的金色铃铛,轻松地挡住了这一波死亡魂啸。

    死亡之力不断的蔓延而出。最终,天机剑贯穿对方的脑袋,将对方杀死掉。

    “杀!生命燃烧之剑——”

    而几乎在同时。木苍穹暴喝一声,右手绽放滔天的剑意。脚步一踏,她的身形诡异地逆转,一股浩浩荡荡的炽烈剑意从天穹之下斩了下来。

    有如碧血横空!

    木苍穹本就是巅峰仙皇,灵魂能量也足够强大。

    这道碧血长剑,雷霆斩下,带着万物莫能御的霸道气息。

    “轰——”

    疫天鼠,根本就来不及躲避。直接被这道碧血剑气轰中。

    “啊……”

    顿时,疫天鼠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是生命燃烧之剑气!

    一落在疫天鼠的身上。它的幽冥铠甲都无法抵抗。体内剩下的生机直接被暴力燃粗线条。

    “杀——”

    木苍穹冷喝一声,让观战的人也观望起来!

    却见更多的[生命燃烧之剑]疯狂地轰击下来。

    “噗噗噗……”

    疫天鼠身上的生机流失的速度更加地恐怖。

    短短二十秒不到,疫天鼠整个人的生机已彻底被强行消耗一空。变成了一具干尸。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已彻底死亡。

    “嘎嘎,第五号擂台,木苍穹挑战成功。因疫天鼠死亡,其所拥有的所有贡献点全部转给木苍穹。恭喜——”龙珠器灵兴奋地大叫。这木苍穹可是吕重的女人,它心里显得要为复杂。

    有时候,它真想在第一时间用木苍穹、冷眉、敖夜等女人的生命来威胁吕重,让吕重解决主奴契约。

    可是。最关键的是吕重在他的体内还曾种下了一种诡异而无解的[灵魂种镜术],它真要对吕重的女人产生一定的杀意,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这灵魂种镜术引爆。

    能进化出灵智。成为器灵,也是一种特殊的生命。

    既然是生命,总是会畏惧死亡的。

    “娘的,老子纵横诸天万界亿万年,居然阴沟翻船再次成了别人的奴隶。难道这……这就是我龙珠器灵的命?”龙珠器灵一脸悲苦,心有戚戚焉。

    “好强!这个木苍穹对于生命之大道的掌控已达到了如此地步。只怕也是一个不输杀神白起的存在……”

    “应该还比不起杀神白起吧。要知道她刚才灭掉疫天鼠,也用了好几招。而杀神白起不管遇上任何人,从来都是一招杀敌——”

    “这木苍穹不与杀神白起亲自战斗,就论谁强孰弱。这是白痴行为……”

    ……

    场下,不少人也观看了木苍穹与疫天鼠的战斗。见木苍穹能轻松把守擂八十五场的疫天鼠给灭杀。也是大为震惊。

    “该死,后面上台的人越来越强大了。我等只怕要拼命了……”

    “天啊。这次怎么会有这么多变态出现。这让我们这些实力偏弱的人还有什么活路?”

    “呜呜,为什么我得了这么多宝贝,却不能带回仙界?这……这不是在玩我么?”

    “这始龙残魂本就狡猾,你真以为到最后能有多少法宝、宝贝流传出去?”

    “是啊,只有一千人能出去,其中,排名前五百名的才有可能带着一两件法宝离开。而后面五百人,不但所得的功法、法宝会自动清零。甚至还要从身上抽取一些能力才能离开。这……这家伙简直把我们所有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

    无数人顿时懊悔无比!

    进入鸿蒙龙墓第二区的可是拥有三百万玄仙以上的强者啊!

    这么多人,到最后只能一千人离开。甚至顶多只有前500名才有机会带上一些法宝离开。这种淘汰率,简直高到极致。

    这……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可是,如今后悔又能如何?

    冷眉也开始挑战!

    自上次被七大天趁机重伤,被吕重施救后,她在[大寂灭珠]内疯狂修炼了一段时间。更重新带出了一部分异虫与丹药。

    这次的擂台赛赛,她对上的是千古英烈界的李元霸。

    在之前,李元霸也成功守擂九十三场。

    这是一个下位仙皇,但是却掌握了上品力之大道道纹的超级天才。

    凡人时,为隋唐之初的处一好汉,双锤之下,几乎无一和之将。陨落后,于千古英烈界重生,不但不再犯浑,而且力之天赋更为惊人。虽然刚刚晋级上位仙皇不久,但是,他能仗着一股暴勇之力,战败上位仙皇。

    “哈哈,没想至居然有一个女人来挑战我?不过,我李元霸可从来不会怜香惜玉。如果你被我一锤砸死,可怨不得我——”李元霸一脸戾气地看着平静上台的冷眉,心中依旧有着恐怖之极的杀意。

    他说的是大实话!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元霸从来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只要有人惹了他,他绝对会直接撕裂对方,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强者还是弱者。

    “废话忒多了,看打——”冷眉的嘴角微微一翘,陡然间,昊天钟被祭出。

    接着,昊天钟迎而而长,瞬间变成三丈高的巨钟,对着李元霸狂轰地轰砸下来。

    “咦,居然跟我李元霸玩这一套?”见冷眉要以一个巨钟与自己拼力,李元霸顿时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刹那间,他狂气暴涨,手中的一对超级巨锤猛然随手轰出,“给我爆——”

    “轰……”

    巨钟与巨锤相撞,释放惊天的轰鸣。

    无数观战者只觉得头脑之中产生了一阵绝无仅有的音暴,直接被波及得头晕眼花。

    可场中,昊天钟非但没有被击飞,反而是那个以力量与霸道称雄的李元霸双臂筋脉暴裂,两条手臂都被无穷的劲力给挤暴,形成无数的伤口,鲜血直流。

    甚至,这个一直狂霸、勇猛的男子,此时双腿也在疯狂地颤抖。

    显然,李元霸这会儿正承受着绝无仅有的力量重压。可是一向要强的他,居然死死地咬着牙坚持着,不屈地抵抗。

    冷眉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讶与柔和,叹了一口气,道:“看在你也是地球飞升的人,又曾是我们后人的骄傲,罢了,你给我下场吧……”

    心中一动,昊天钟以李元霸尚可承受的力量,横向把他给撞飞。至此,李元霸也被打落了擂台。(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好酒!    林浩献完自己的寿礼之后,这个敬献礼物的拜寿环节就算结束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赵长枪和林浩算是博了个满堂彩,吴家的人对他们也更加热情了。

    此时,保姆从外面进来说,酒席已经预备好了,请大家入席。众人互相推让着来到了餐厅,分宾主长幼依次坐下。保姆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

    今天虽然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但是筵席也就是普通的一桌。所上的菜品也都非常的普通,并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菜肴。由此也可以看出吴应熊一家人平常的生活并不奢华。

    “老爷子,先品尝一下我的红酒吧。赤霞珠葡萄,波尔多著名酒庄酿造,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瑞郎献宝似的先打开了一**他送给老爷子的红酒,亲手在吴老爷子酒杯中倒入少量红酒,口中说道:“老爷子,你先尝一下。”

    老爷子虽然是农民出身,但绝不是土包子,他端起酒杯,轻轻的来回摇晃了几下,让酒液和杯璧充分接触,待充分醒酒后,才小饮了一口。然而他刚把一口酒喝道口中,便忽然“噗”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

    “怎么了?”老爷子身边的吴应熊马上紧张的对老爷子说道。

    “咳咳咳。”老爷子使劲咳嗽了两声,然后才看着瑞郎说道:“呵呵,那个铁木先生,你的酒是假的吧?”

    “假的?不会吧?产品介绍上写的明白,赤霞珠葡萄,波尔多酒庄酿造嘛!怎么会是假的?”瑞郎情不自禁的嘟囔道。

    这家伙正在嘟囔呢,吴飞灵已经一把抓起酒**嘴对嘴便喝了一口。

    “噗!”吴飞灵也一口便喷了出来。她只觉得这酒又酸又涩还辣乎乎的,这哪里是什么波尔多红酒,简直和毒药差不多!如果这酒不是她和瑞郎一起选的,她恐怕早就对瑞郎破口大骂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灵儿,你们这酒是从什么渠道弄来的?”吴应熊一脸严肃的问道。虽然这件事情并不大,但是今天毕竟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喝酒竟然喝出假酒来,而且是价值五万美金的假酒!怎么想怎么让人膈应的慌。

    “爸!我们是从某宝上面买的。谁知道”吴飞灵懊恼的说道。

    吴应熊脸色一变就要训斥女儿一顿,却看到吴老爷子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这事也不怪他们,都怪那些黑心商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啊!”

    “这酒不会有毒吧?”吴应熊不确定的问道。

    “不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东西是用老陈醋,白酒和劣质葡萄酒勾兑而成,虽然难喝,倒还不至于有毒。这帮人也够有才的,竟然能想出这种造假方式。真不知道那些监管单位都是干什么吃的。”旁边赵长枪说道。他刚刚也已经品尝了一下铁木真二带来的这顶级“波尔多红酒”。

    这家伙是祖传的中医,很容易便分辨出了这种奇怪液体的主要成分。

    当赵长枪和吴应熊解释的时候,瑞郎和吴飞灵也在旁边不断的嘀嘀咕咕,不过两人说话用的都是法语。

    只听瑞郎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哦,该死的某宝!华国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素质低下,道德败坏,太让人失望了,都***该死!”

    吴飞灵到底还是华国人,她听着瑞郎的话有些刺耳朵,于是说道:“你怎么说话呢!按照你的意思,天下所有的华国人良心都大大的坏了?那么连我们一家人的良心也全都坏了?也全都该死?”

    瑞郎看到吴飞灵面色不善,马上陪着笑脸说道:“对不起,灵儿,你不要生气,是我说错话了,你们吴家都是好人。不过我看你们华国的确有太多的坏人了,我看那个家伙就不像个好人,你可不要被他骗了。”

    瑞郎一边说,一边用眼神扫了一下赵长枪的方向。

    吴飞灵白了瑞郎一眼,说道:“你胡说什么呢?”

    吴应熊看到他们两个在旁边用法语不断的嘀咕,不禁皱着眉头对吴飞灵说道:“灵儿,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吴飞灵刚要回答爸爸的话,却听到赵长枪在旁边微微一笑说道:“呵呵,吴叔叔,他们在说我呢。”

    “说你?”吴应熊奇怪的问道。

    “对,这位铁木君说我不是好人,怕我会把吴小姐给拐跑了。”赵长枪似笑非笑的看着瑞郎说道。

    赵长枪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将此话说出口的,所以他的话刚说完,在坐的各位便都笑起来,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然而,瑞郎和吴飞灵却更加尴尬了。他们两人谁都没想到赵长枪会懂法语,此时此刻他们两人体会到了皇帝的新装中,那位愚蠢皇帝的感觉。

    他们本来以为自己在赵长枪面前是穿着衣服的,却没想到原来自始至终在赵长枪面前都是赤果果的。

    两人忽然想到了他们之前对赵长枪的议论,脸上的神情更尴尬了。特别是瑞郎,他现在可以确定,之前自己说要让赵长枪出丑的话,肯定都被赵长枪听到了。

    “听见就听见吧,反正你的麻烦我是找定了。我可是拿破仑大帝的后裔,我怕过谁来?”瑞郎索性很光棍的想道。

    吴老爷子看出了孙女和孙女婿的尴尬,于是转移的话题,对吴飞羽说道:“飞羽,还不把你弄来的酒打开尝尝?”

    吴飞羽一拍脑袋说道:“对,对!我这就打开,大家尝尝赵兄带来的这酒。不是我吹,上次我只是闻了一下这酒的味道就愣是馋的我三天没睡着觉啊!这酒绝对是人间没有,天上少见!是真真正正的玉液琼浆。”

    吴飞羽说着话,抱起桌上的酒坛子,啪的一声拍掉了泥封,然后将坛子盖旋开。

    瑞郎听着吴飞羽将这坛酒夸到了天上,心中本来还直腹诽:“什么狗屁,不就一坛子三无产品嘛!搞不好和老子刚才一样,也闹个大乌龙。这回无论你的酒有多好喝,老子都给你挑点刺儿。省的那个姓赵的把风头都占尽了。”

    然而还不等这家伙腹诽完,一股浓郁的酒香便直冲他的鼻孔!这家伙顿时感到自己的每个汗毛孔都张开了,浑身上下感到无比的舒畅。这家伙顿时也来不及腹诽了,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吴飞羽怀中的酒坛子,恨不能马上抢过来先喝一口。

    别说瑞郎先生了,就连一向稳重沉着的吴应熊都两眼放光了。吴老爷子更是不断激动的对孙子说道:“快,快,满上,满上!呵!这个酒,这个香!”

    吴飞羽刚刚将爷爷的酒杯倒满,吴老爷子就迫不及待的将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吴老爷子,想听听他对这酒的评价。然而,让他们好笑的是,吴老爷子一杯酒下肚,根本不做评价,而是马上将大酒杯又放到了吴飞羽面前,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猴急的说道:“快,快!再满上!再满上!”

    “爷爷,你慢点喝啊!我们知道你酒量大,千杯不醉,可是你也得给我们留点儿,让我们尝尝嘛!”吴飞羽一边再次给爷爷斟满酒杯,一边开玩笑的说道。

    老爷子端起酒杯“吱溜”一下子,一杯酒再次下肚,然后才说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后悔将这酒送给老头子我了?哈哈,好吧,看你们这馋样,每人赏你们一杯,告诉你们,只一杯啊!剩下的都是我的!”

    “爷爷,这么多你喝的了吗?虽说您千杯不醉,可是喝多了对身体也不好啊!要不我给您藏着吧?”吴飞羽一边说,一边轮流给大家斟满酒杯。

    “嘿,你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学会跟我老头子耍心眼了?放到你那里可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老爷子开怀说道。

    老爷子从年轻的时候就爱喝酒,抗日战争时期还差点因为喝酒犯了错误。到如今,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岁高龄,但是仍然对酒情有独钟!并且现在老爷子还是飞羽集团旗下酿酒公司的专业品酒师!

    当众人干掉杯中酒之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陶醉的表情。虽然在坐的各位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酒。特别是林浩,他感到自己这次跟着赵长枪来给吴老爷子拜寿算是对了,就算以后吴应熊永远不会在官场上帮助自己,单单为了这口酒也值了!

    “呵呵,这酒虽然入口甘醇,回味无穷,好像劲头不大,但是这酒后劲却相当大。所以大家可都悠着点啊。”赵长枪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

    然而此时大家只顾得上喝酒,谁还听他的话啊,左一杯右一杯喝个不停,如果不是吴老爷子强横霸道的将酒没收到了自己的面前,谁都不让喝了。估计整坛酒就得被这些人喝个精光。

    老爷子不但将酒坛子抱在怀中,谁都不给,而且还一个劲的问赵长枪,这种酒还有没有,听到赵长枪说普天之下,这酒就只有这一坛之后,不禁好一阵遗憾。

    瑞郎早已经将要给这酒挑刺儿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因为这酒他实在挑不出什么刺儿来!他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和这酒一比,什么白兰地,什么威士忌,什么伏尔加,都是扯淡!

    那些酒和这酒一比,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