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浩献完自己的寿礼之后,这个敬献礼物的拜寿环节就算结束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赵长枪和林浩算是博了个满堂彩,吴家的人对他们也更加热情了。

    此时,保姆从外面进来说,酒席已经预备好了,请大家入席。众人互相推让着来到了餐厅,分宾主长幼依次坐下。保姆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

    今天虽然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但是筵席也就是普通的一桌。所上的菜品也都非常的普通,并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菜肴。由此也可以看出吴应熊一家人平常的生活并不奢华。

    “老爷子,先品尝一下我的红酒吧。赤霞珠葡萄,波尔多著名酒庄酿造,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瑞郎献宝似的先打开了一**他送给老爷子的红酒,亲手在吴老爷子酒杯中倒入少量红酒,口中说道:“老爷子,你先尝一下。”

    老爷子虽然是农民出身,但绝不是土包子,他端起酒杯,轻轻的来回摇晃了几下,让酒液和杯璧充分接触,待充分醒酒后,才小饮了一口。然而他刚把一口酒喝道口中,便忽然“噗”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

    “怎么了?”老爷子身边的吴应熊马上紧张的对老爷子说道。

    “咳咳咳。”老爷子使劲咳嗽了两声,然后才看着瑞郎说道:“呵呵,那个铁木先生,你的酒是假的吧?”

    “假的?不会吧?产品介绍上写的明白,赤霞珠葡萄,波尔多酒庄酿造嘛!怎么会是假的?”瑞郎情不自禁的嘟囔道。

    这家伙正在嘟囔呢,吴飞灵已经一把抓起酒**嘴对嘴便喝了一口。

    “噗!”吴飞灵也一口便喷了出来。她只觉得这酒又酸又涩还辣乎乎的,这哪里是什么波尔多红酒,简直和毒药差不多!如果这酒不是她和瑞郎一起选的,她恐怕早就对瑞郎破口大骂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灵儿,你们这酒是从什么渠道弄来的?”吴应熊一脸严肃的问道。虽然这件事情并不大,但是今天毕竟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喝酒竟然喝出假酒来,而且是价值五万美金的假酒!怎么想怎么让人膈应的慌。

    “爸!我们是从某宝上面买的。谁知道”吴飞灵懊恼的说道。

    吴应熊脸色一变就要训斥女儿一顿,却看到吴老爷子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这事也不怪他们,都怪那些黑心商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啊!”

    “这酒不会有毒吧?”吴应熊不确定的问道。

    “不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东西是用老陈醋,白酒和劣质葡萄酒勾兑而成,虽然难喝,倒还不至于有毒。这帮人也够有才的,竟然能想出这种造假方式。真不知道那些监管单位都是干什么吃的。”旁边赵长枪说道。他刚刚也已经品尝了一下铁木真二带来的这顶级“波尔多红酒”。

    这家伙是祖传的中医,很容易便分辨出了这种奇怪液体的主要成分。

    当赵长枪和吴应熊解释的时候,瑞郎和吴飞灵也在旁边不断的嘀嘀咕咕,不过两人说话用的都是法语。

    只听瑞郎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哦,该死的某宝!华国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素质低下,道德败坏,太让人失望了,都***该死!”

    吴飞灵到底还是华国人,她听着瑞郎的话有些刺耳朵,于是说道:“你怎么说话呢!按照你的意思,天下所有的华国人良心都大大的坏了?那么连我们一家人的良心也全都坏了?也全都该死?”

    瑞郎看到吴飞灵面色不善,马上陪着笑脸说道:“对不起,灵儿,你不要生气,是我说错话了,你们吴家都是好人。不过我看你们华国的确有太多的坏人了,我看那个家伙就不像个好人,你可不要被他骗了。”

    瑞郎一边说,一边用眼神扫了一下赵长枪的方向。

    吴飞灵白了瑞郎一眼,说道:“你胡说什么呢?”

    吴应熊看到他们两个在旁边用法语不断的嘀咕,不禁皱着眉头对吴飞灵说道:“灵儿,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吴飞灵刚要回答爸爸的话,却听到赵长枪在旁边微微一笑说道:“呵呵,吴叔叔,他们在说我呢。”

    “说你?”吴应熊奇怪的问道。

    “对,这位铁木君说我不是好人,怕我会把吴小姐给拐跑了。”赵长枪似笑非笑的看着瑞郎说道。

    赵长枪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将此话说出口的,所以他的话刚说完,在坐的各位便都笑起来,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然而,瑞郎和吴飞灵却更加尴尬了。他们两人谁都没想到赵长枪会懂法语,此时此刻他们两人体会到了皇帝的新装中,那位愚蠢皇帝的感觉。

    他们本来以为自己在赵长枪面前是穿着衣服的,却没想到原来自始至终在赵长枪面前都是赤果果的。

    两人忽然想到了他们之前对赵长枪的议论,脸上的神情更尴尬了。特别是瑞郎,他现在可以确定,之前自己说要让赵长枪出丑的话,肯定都被赵长枪听到了。

    “听见就听见吧,反正你的麻烦我是找定了。我可是拿破仑大帝的后裔,我怕过谁来?”瑞郎索性很光棍的想道。

    吴老爷子看出了孙女和孙女婿的尴尬,于是转移的话题,对吴飞羽说道:“飞羽,还不把你弄来的酒打开尝尝?”

    吴飞羽一拍脑袋说道:“对,对!我这就打开,大家尝尝赵兄带来的这酒。不是我吹,上次我只是闻了一下这酒的味道就愣是馋的我三天没睡着觉啊!这酒绝对是人间没有,天上少见!是真真正正的玉液琼浆。”

    吴飞羽说着话,抱起桌上的酒坛子,啪的一声拍掉了泥封,然后将坛子盖旋开。

    瑞郎听着吴飞羽将这坛酒夸到了天上,心中本来还直腹诽:“什么狗屁,不就一坛子三无产品嘛!搞不好和老子刚才一样,也闹个大乌龙。这回无论你的酒有多好喝,老子都给你挑点刺儿。省的那个姓赵的把风头都占尽了。”

    然而还不等这家伙腹诽完,一股浓郁的酒香便直冲他的鼻孔!这家伙顿时感到自己的每个汗毛孔都张开了,浑身上下感到无比的舒畅。这家伙顿时也来不及腹诽了,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吴飞羽怀中的酒坛子,恨不能马上抢过来先喝一口。

    别说瑞郎先生了,就连一向稳重沉着的吴应熊都两眼放光了。吴老爷子更是不断激动的对孙子说道:“快,快,满上,满上!呵!这个酒,这个香!”

    吴飞羽刚刚将爷爷的酒杯倒满,吴老爷子就迫不及待的将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吴老爷子,想听听他对这酒的评价。然而,让他们好笑的是,吴老爷子一杯酒下肚,根本不做评价,而是马上将大酒杯又放到了吴飞羽面前,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猴急的说道:“快,快!再满上!再满上!”

    “爷爷,你慢点喝啊!我们知道你酒量大,千杯不醉,可是你也得给我们留点儿,让我们尝尝嘛!”吴飞羽一边再次给爷爷斟满酒杯,一边开玩笑的说道。

    老爷子端起酒杯“吱溜”一下子,一杯酒再次下肚,然后才说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后悔将这酒送给老头子我了?哈哈,好吧,看你们这馋样,每人赏你们一杯,告诉你们,只一杯啊!剩下的都是我的!”

    “爷爷,这么多你喝的了吗?虽说您千杯不醉,可是喝多了对身体也不好啊!要不我给您藏着吧?”吴飞羽一边说,一边轮流给大家斟满酒杯。

    “嘿,你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学会跟我老头子耍心眼了?放到你那里可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老爷子开怀说道。

    老爷子从年轻的时候就爱喝酒,抗日战争时期还差点因为喝酒犯了错误。到如今,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岁高龄,但是仍然对酒情有独钟!并且现在老爷子还是飞羽集团旗下酿酒公司的专业品酒师!

    当众人干掉杯中酒之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陶醉的表情。虽然在坐的各位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酒。特别是林浩,他感到自己这次跟着赵长枪来给吴老爷子拜寿算是对了,就算以后吴应熊永远不会在官场上帮助自己,单单为了这口酒也值了!

    “呵呵,这酒虽然入口甘醇,回味无穷,好像劲头不大,但是这酒后劲却相当大。所以大家可都悠着点啊。”赵长枪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

    然而此时大家只顾得上喝酒,谁还听他的话啊,左一杯右一杯喝个不停,如果不是吴老爷子强横霸道的将酒没收到了自己的面前,谁都不让喝了。估计整坛酒就得被这些人喝个精光。

    老爷子不但将酒坛子抱在怀中,谁都不给,而且还一个劲的问赵长枪,这种酒还有没有,听到赵长枪说普天之下,这酒就只有这一坛之后,不禁好一阵遗憾。

    瑞郎早已经将要给这酒挑刺儿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因为这酒他实在挑不出什么刺儿来!他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和这酒一比,什么白兰地,什么威士忌,什么伏尔加,都是扯淡!

    那些酒和这酒一比,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四六章 不用也罢    离开了后宫那连绵建筑群,来到了前宫,貌似散步的夏侯承宇方摸出了星铃联系夏侯拓,有些事情没得到夏侯拓的同意她也不敢擅自动手。之所以出了后宫再联系,是因为后宫布置有隔绝大阵,星铃在后宫无法对外联系,若不如此还不知道后宫一群无聊的女人会搞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来,而她夏侯承宇是可以随便进出后宫的人,不像其他妃子未得允许不得擅自离开后宫。

    与夏侯拓沟通上后,夏侯承宇问:爷爷,嬴九光的外孙女被陛下封为了如意天妃,种种待遇之高都快能比上孙女我了。

    夏侯拓:我已经知道了。

    夏侯承宇:还有,那个牛有德太嚣张了,竟敢当众说嬴九光是在卖女求荣,让迎娶的陛下情何以堪,只怕陛下不会放过他。

    夏侯拓:我也知道了,怎么?说卖女求荣把你给刺激了?

    夏侯承宇:孙女倒没什么,只是那个战如意进宫怕是来者不善,明显是冲孙女来的,爷爷可有什么应对措施?

    夏侯拓:人家才刚进宫,你就急着动手,是不给陛下面子,以后再说吧,不急于一时。

    夏侯承宇:孙女刚才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对付那个战如意。

    夏侯拓:说来听听。

    夏侯承宇:想必战如意被牛有德给吊在旗杆上羞辱的事爷爷也听说过,此事天下皆知,这种名誉严重受损的人陛下怎么能将她封为天妃?孙女准备从此下手,爷爷觉得怎么样?

    夏侯拓:然后还可以顺带让牛有德罪上加罪是不是?丫头,别忘了爷爷之前的提醒,尽量保住牛有德。

    被爷爷识破了自己的心思夏侯承宇有点尴尬,这是不同意自己这样干了。略微不满问:难不成就这样放过那个战如意不成?

    夏侯拓:丫头,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战如意进宫是陛下的意思。不然她也进不了宫,陛下既然决心要给夏侯家一点颜色看。就算你现在把战如意搞下来了,后面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战如意再进宫,四位天王家的孙女辈可不少。而此时战如意刚进宫,陛下是会站在她那边的,只要战如意妇德上没什么缺失没犯过什么大错,一点小事是没办法把战如意给搞下台的,你这样搞事只会闹得你自己难堪。有些事情既然无法改变,就不急于动手。要学会隐忍,先观察一下对手再说,先看看这个战如意好不好对付,好对付的话就留着她,没必要弄得陛下再换个厉害的对手给你颜色看,明白吗?

    夏侯承宇有些不甘心,但也不敢不从:孙女明白了。

    夏侯拓:别因为一句话不顺耳就觉得牛有德是你敌人,爷爷再提醒你一次,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不影响你自己的情况下。尽力保住牛有德

    夏侯承宇:知道了。

    绿央园,一片绿海之中,参天古木下的小路上。飞红低头静静跟随在拄拐而行的绿婆婆身后。

    “丫头啊咱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你是心知肚明的,咱们其实没什么关系,老太婆只是被监察左部临时拉去凑场的。当然了,也并非是这个原因我才袖手旁观,接触了几回老太婆还是挺喜欢你的,老太婆看你这丫头也怪可怜的,也想帮你,可是老太婆无能无力啊那混蛋干出的叫什么事?什么叫卖女求荣?就他聪明能看出来,别人都是傻子?这都没什么。可关键要看是什么场合,那是天帝在迎亲。他在那搞事算怎么回事?若是一点小事,老太婆还能厚着脸皮去倚老卖老。可闹出这么大的事你叫老太婆如何出面?老太婆的面子实在是不够啊,去了也白去,老太婆若真有那么大的面子的话还用在这里看园子吗?”绿婆婆摇头叹了声。

    飞红忧虑道:“干娘,他若是出了事我就没办法再继续执行任务了。”

    绿婆婆:“丫头,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若是为任务的话,那你就更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你的上司,让你的上司去解决。”

    飞红无奈道:“他惹怒了陛下,陛下如果要处理他,那他对监察左部就没了任何意义,左部也不会再在他身上浪费精力,不会出面保他的。”

    绿婆婆在前面摇头:“那就随他吧,老太婆真的是无能无力。”

    飞红顿时一脸黯然,确切地说是心中茫然,她已经委身于苗毅,如果苗毅死了,她将何去何从,她对监察左部来说最大的利用价值无非是美色,难道又要把她派给下一个目标?

    绿婆婆突然停步沉吟了一会儿,慢慢拄拐转身,慢吞吞道:“你毕竟也叫了老太婆这么久的干娘,如果那家伙真的出事了,我去找司马问天吧,因为你们的事他欠我一个人情,我看看能不能把你给要到绿央园来给老太婆打下手。”

    “干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怕左使大人未必会让我这种出身的人呆在御园。”

    “你的出身怎么了?你去烟花之地不是他们安排的吗?”

    飞红满脸苦涩地摇头道:“干娘不要问了,我不能说,说了就是死路一条,还会连累家人。”

    “连累家人…”绿婆婆目光一闪,大概明白了她所谓的出身是指什么,冷笑道:“久闻监察左部办事不择手段,算是领教了,还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竟逼这么漂亮的丫头干这种事情,造孽啊怪不得老太婆只能躲在这里守守园子,因为做不到他们那样心狠手辣。算了,这也不是我能过问的,我只能说我回头尽力试试看,能把你要过来则罢,实在要不过来你也别怨我。”

    “谢干娘好意。”

    两条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寇天王的别院外,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寇凌虚和仆人老唐。

    事先已经接到消息的留守下人赶紧拜见:“恭迎天王。”

    寇凌虚嗯了声,回头瞅了瞅斜对面山头上张灯结彩的别院,嘿嘿道:“嬴家那边还真是装扮的有模有样,出了天庭建立以来的首位天妃,若是不出那档子事,还真是完美了,现在倒成了笑话。想必嬴九光自持身份表面上宽宏大量,肚子里却是恨不得亲手将牛有德给活撕了,呵呵…”转身背手入了园子里。

    青主也有些无奈,倒不是因为苗毅,他现在还不知道苗毅闹出的事情,这里刚处理了些事物从星辰殿出来,正要前往后宫去体贴新人,却被高冠给堵在了门口。

    他就不信高冠不知道他这里来了新人,非要在这个时候向他禀报事情。

    不过他也知道高冠一向是有事说事的人,不会跑来跟他闲聊,事实证明也的确是如此。高冠禀报的事情和上次鬼市的事情有关,那些一网打尽的人当中除了一部分和天庭内部的人有关,还牵扯到其他的一些势力,监察右部查探的情况有些不乐观,因为在鬼市动手的动静太大了,风声早就传出去了,相关势力不会坐以待毙,已经闻风而遁。

    抓捕的效果不太明显,青主脸色不太好看,去后宫寻新欢的念头已经转移了,问:“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高冠道:“这种大肆抓捕仅靠监察右部是不够的,需要其他地方人马配合,毕竟各地都由他们控制着,这事还需陛下和诸位大臣通个气。”

    青主微微点头,正在琢磨,大总管上官青却在这个时候来了。

    “这事待和诸位大臣商量过后再说吧。”青主回了高冠一句,看到上官青来了,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他脑海中浮现出了战如意英姿飒爽的身影,他对战如意非常有好感。很奇怪,战如意并无绝世容颜,但他却有一见倾心的感觉,原本酝酿的只是先封战如意为如意天妃,其他的慢慢来,不好一步到位做的太显眼,想先看看战如意和夏侯承宇掰手腕的能力再说,可在桃园见到战如意本人后,立马改变了主意,又是赐单fèng宝辇,又是送贴身玉佩的,未尝没有讨战如意欢心的意思。因为他明白,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希望入宫为妃,而战如意的性格很有可能就是属于这一种,但他真的看上了。

    换了别的女人,他还真不会惦记着一处理完公务便急于一见。

    待上官青行过礼后,青主问:“天妃那边还顺利吧?”

    上官青回:“已经在后宫安置妥当了,只是刚才接到消息,这边刚把天妃接过来,嬴天王那边就出了点事情。”

    青主眉头一皱,“出什么事了?”

    “这事和御园总镇牛有德有关……”上官青苦笑着把苗毅惹出的事情给讲述了一遍。

    高冠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青主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卖女求荣他倒是有骨气的很朕大喜的日子,他竟敢捣乱,还有没有把朕给放在眼里?在天街折腾也就罢了,在这里也敢肆无忌惮,当朕这里是什么地方?怪不得天后见面就要教训他,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不用也罢高冠,你亲自去一趟,问明情况是否属实,若属实给朕把他皮给活扒下来,张挂在御园总镇府门口以儆效尤”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