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283章

    鸿蒙龙墓第二区!

    一年的时间,战斗越来越激烈!

    整整三万人,却只有一千人能够最终离开。

    这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

    疯狂地战斗!

    疯狂地争取着那能活着离开的千个名额之一。

    至于前一百名的奖品,暂时没太多的人去打主意。

    这次,三万人,依次被分成十个擂台战斗。

    一个巨大无比的虚拟光屏,矗立在整个第二区的上空。

    有心人的仙识轻松一扫,就能看到榜上的排名。

    十个擂台之下,无数人双眼血红一片。疯狂地盯着擂台上的战士。想要把这些守擂的强者研究透彻,再去挑战。

    对于千古英烈界的武仙来说,这种超大型擂台赛,正好合了他们这些武疯子的心意。

    十大擂台之上,几乎都有一尊千古英烈界的强者霸占了擂台。

    “嘎嘎,精彩啊。啧啧,这一次是鸿蒙龙墓开启的无数次来最精彩的一届。哈哈……”巨龙虚影漂浮在天空之上,俯视着下方的战场,显得相当兴奋。

    “嘎嘎,秒杀或ko对手一次积一万贡献点。同时,对于所拥有的贡献点也将得分出一半归战胜的一方。哈哈……”

    “守擂成功一次,积两千贡献点。成功者可自动离场,也可继续守擂。一旦被挑战者打败,将损失一千贡献点归于挑战者……”

    “能连续成功守擂十场,可获千万贡献点。连续守擂一百场,可获十亿贡献点。哈哈,守擂越多,贡献点越多……”

    “连续挑战五次失败。也还有机会争夺排名。因为,决定排名之战的是贡献点的多寡……”

    ……

    龙珠器灵得意洋洋地介绍着众人早就知道的规则,进一步刺激着所有参战的人。

    “嘎嘎。第十号擂台。敖夜,成功守擂三百场。获赠一千亿贡献点。哈哈,一千亿贡献点啊,加上敖夜在第一关淘汰赛所搛的一千八百亿贡献点,此女身上已搛下了二千八百亿贡献点。大家动心了没有?动心了的话,就上去挑战吧。挑战成功,至少可得一千四百亿的贡献点。哈哈庞大的回报,想想都让人激动。嘎嘎……”

    龙珠器灵这会儿开始充当了解说员的角色,兴奋地用各种言语刺激着其他人。

    “该死。有没有这么坑。这敖夜居然拥有至强的混沌灵宝乾坤镜,其内困阵无双。上一个,败一个。这哪里是在挑战她,简直是给她送贡献点……”

    “这敖夜本身就是巅峰仙皇了,而且还有如此混沌灵宝认主。一连守擂三百场,真的很变态……”

    “老子最近也用贡献点兑换了一件混沌灵宝,可尼玛的,我才刚得到没多就,连被步炼化它都不可能,怎么可能用之来战斗……”

    “那些上擂台挑战敖夜的人。也彻底被始龙残魂给蛊惑了。居然也不想想,对方可是吕重的女人。万一挑战成功,只怕还会招惹来吕重那个绝世凶神……”

    “呵呵。主要是敖夜仙子身上积聚的贡献点太多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利润足够大的话,真的能让人利令智晕的……”

    ……

    擂台之下,一下正在休息的人也悄悄地谈论着。

    “嘻嘻,妖夜姐太厉害了,居然成功守擂三百场。这下子,她根本就不需要用上剩下的九次挑战机会,也能轻松锁定一个名额。”

    颜妍在云水瑶、郑玲珑、许心妍三女的身边嬉笑着。

    “就是不知妖夜姐能不能成功拿下第一名。”许心妍也是一脸赞叹。

    郑玲珑不置可否,脸色有些凝重地道:“妖夜姐虽强。可是千古英烈界的那个杀神白起,也非常恐怖。那家伙也成功守擂二百五十六场了!”

    “是啊!”

    云水瑶、许心妍、颜妍的目光也飘向三号擂台。

    那个擂台之上。一个有如书生一般清秀的中年,平淡地立于三号擂台之上。二百五十六场大战。俱都一招ko对手。

    在所有的十大擂台之上,他的风光与人气仅次于敖夜。

    这杀神白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真正的鬼器神惊。当天的杀道之气,在第一时间就能让所有挑战者神魂受损。而他能在一瞬间,没有丝毫烟火气地战败对手。而且,敌越强,他越强!

    看着这杀神白起,颜妍、许心妍、云水瑶等人也隐隐觉得,这个人绝对是一个超级强敌。

    “呵呵,可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那杀神白起虽强,我们这边可还有苍穹姐没有出战呢。”

    就在这时候,白素贞也钻了出来,一脸自信地道。

    对啊!

    顿时,诸女俱都双眼一亮。

    “苍穹姐已准备多时,接下来就是她的大战了。另外,冷眉姐也准备上场了哦!”白素素也从自己姐姐白素贞的身后钻了出来,再次说道。

    冷眉?

    诸女大喜!

    上次冷眉被诸多天使趁人之危偷袭、围攻而伤。结果惹恼了吕重。使得整个第二区、第三区的天使全被吕重给清剿了个干净。

    而冷眉伤势好了后,也被吕重给再次送回了第二区。

    这一年来,冷眉一直没有再与人动手,而是不停地观摩其他人的战斗。她的实力绝对会更加强大。

    在知道,在诸女之中,敖夜、冷眉、木苍穹三女是公认的三大高手,也是吕重承认的天赐最强的三人呢。

    就在诸女谈论之际,木苍穹有了行动。

    “大家快看,苍穹姐要行动了,哈哈,有好气可瞧了。苍穹姐选择的是五号擂台。擂主是妖族的一个鼠妖。哈哈,这下有得瞧了。”腾青也是大笑起来。

    身为蛇妖,天生都看鼠妖不顺眼。

    只不过。这只疫天鼠的实力极强。身上更是裹带着极为恐怖的病毒。

    虽然冷眉、木苍穹、敖夜等人有[噬毒虫]护身,不惧这疫天鼠身上的恐怖病毒。但是,腾青却还不是吕重的女人。并没有得传役虫之法。

    所以,真要打起来。腾青还真的不是这只疫天鼠的对手。

    而如今,木苍穹出马,腾青(小青)顿时喜形于色。

    “那只疫天鼠的实力极强,也成功连守八十五场了。不过,遇上苍穹姐,他要倒大霉了……”许心妍抱臂冷冷一笑。

    腾青也笑了笑,开始安静下来,只是她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就在这时候。木苍穹已成功走上五号擂台。淡淡地看着疫天鼠,道:“某木苍穹,挑战五号擂主疫天鼠……”

    “哼,好个贱人,你要寻死,鼠爷我成全你——”疫天鼠抖擞着两撇鼠须,阴冷地看着木苍穹。

    动念间,无穷的病毒、疫虫被他放出,瞬间向木苍穹席卷而至。

    木苍穹淡淡地看着疫天鼠,目光中无悲无喜。

    突然。两道璀璨的光束几乎在瞬间将天穹都点亮起来,甚至越来越璀璨了。昏暗的虚空之中,水之光华在跳动。同时。另一颗翠绿之色在无尽的生机绿光中诞生,一颗诡异的微型古树悬挂于苍穹,透着无与伦比的磅礴生机。

    “水之大道、木之大道!”

    许心妍、云水瑶、颜妍、白素贞、郑玲珑等女一脸期待地观摩。

    沐苍穹站在擂台之上,锋锐的眸子扫了疫天鼠一眼,冷漠的道:“本事不要要你的病,不过你既然敢用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坏我的心情,那么,只能赐你一死了。”

    众人听到沐苍穹的轻狂话音俱都眼眸一凝,这家伙好嚣张!

    要知道。疫天鼠的实力可不弱,而且连续成功守擂八十五场了。绝对是有实力进入一百名的高手。

    “嘎嘎。好嚣张的小妞,今天鼠爷不但要打败你。还要把你擒下当鼠爷的性[奴]……”疫天鼠阴沉着一张鼠脸,怪笑起来。

    他的声音让人感觉寒碜之极。

    “这家伙要玩了!”许心妍低声道,其他诸女都是点了点头。

    虽然大家都知道木苍穹是真正的生命神皇,真正的生命之大道的掌控者,天生有着一股慈悲之心。

    但是,如果有人犯了她的大忌,她会瞬间由女神变成超级女魔。

    ……

    “杀”

    擂台之上,陡然间,沐苍穹的身前有一道黑色寒芒闪出,一击射向木苍穹的眉心。

    这是一个攻击灵魂的超级冥器。品级极为不低,是一件可媲美下品先天灵宝的冥器。

    对于仙皇级的强者来说,拥有先天灵宝,绝对不简单。

    “无知!”

    木苍穹冷哼一声,心念一动,夺目之光破空而出,意识海中一个璀璨的金以铃铛释放恐怖的金光,守护着木苍穹的意识海。

    “嗡……”

    黑光笼罩木苍穹,邓是瞬间被金光击得倒射而回。

    几乎在同时,木苍穹霍然间转身,一步踏出,风起云动,天地共鸣,发出奇妙的律动。

    “不知死活!”沐苍穹冷漠说道,声音化为魔神之咒,目光穿透对方瞳孔,声音在对方脑海中颤响,同时,一缕缕诡异的生命气息突然逆转。化为至强的死亡气息从天而将,瞬息降临对方身上,快若闪电。

    “幽冥守护——”疫天鼠脸色一变,身体浮上一层黑色的铠甲,强大而威武。

    “生命剥夺!”木苍穹嘴中吐出一道死亡之音,生命大道直接笼罩在对方的身上,疯狂地剥夺对方身上的生机。(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吴老爷子赏画    赵长枪退下后,就轮到林浩献上自己的礼物了,行过礼,道过贺词之后,林浩忐忑不安的将自己手中的卷轴递给了吴老爷子。

    让林浩松口气的是,吴老爷子很高兴的接过了卷轴,笑呵呵的打开,还不断招呼自己的儿子:“应熊,你懂画,你过来看看这幅画怎么样?”

    吴应熊看到老爷子手中展开的卷轴后,不禁先是一惊。他是个书画大行家,并且收藏了好几幅陈晓刀的作品。他搭眼一看,就知道这是陈晓刀的真迹,并且艺术价值非常高!

    吴应熊奇怪的是,林浩是从哪里得到陈晓刀这幅真迹的。要知道,陈晓刀虽然是当代的大家,但是他的作品,在世面上却很少见,一画难求,一字千金!

    吴应熊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浩,心中思量开了。陈晓刀的这幅画绝对价值不菲,至少也要几十万!虽然林浩的礼物不是送给自己的,但是毕竟是送给自己的老爸的。他已经涉嫌行贿了!他的动机又是什么?自己应该不应该让老爸收下这幅画?

    要知道,在座的只有赵长枪和林浩是外人,也是官场中人。其他人都是吴家自己家人,也不在官场混,无论他们送给老爷子什么东西都无所谓。但是赵长枪和林浩就不同了,他们送什么东西是非常敏感的。搞不好一场好好的祝寿就成了行贿受贿。

    赵长枪的礼物还好说,不过是一坛酒,和两只小鸡。那坛酒连包装都没有一看就是自己酿制的,赵长枪应该没花钱。再说了,凭借吴应熊对赵长枪的了解,赵长枪也不是喜欢行贿的那种人。

    但是林浩的这幅画可就有些问题了,价值几十万啊!这东西可不是随便能收的。

    林浩正坐在那里等待着吴老爷子的评价,忽然发现吴应熊严厉的目光朝自己扫了过来,他心中不禁一颤,不经意的将视线从吴应熊的身上移开了。

    吴老爷子可是活了八十多岁的人了,用他的话说,吃过的大米堆成山不叫本事,老子见过的死人都能绕地球一周!他搭眼一看儿子的眼神,就知道儿子在想什么。

    于是老爷子马上干咳了两声,说道:“咳咳,嗯,林浩啊,这幅画是你自己的作品?”

    老爷子虽然已经看到作品的落款是陈偿债,但是他对艺术一道一窍不通,也向来不感兴趣,所以他还真就没听说过陈偿债这个名字,谁知道他是不是林浩的花名?自古以来,搞艺术的人就喜欢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哦,不是。”林浩连忙说道。

    “哦,那就是花钱买的了?应该花了不少钱吧?这我可不能收啊。”老爷子说道。

    林浩心中不禁一惊,自己费尽心机才让赵长枪给自己弄到了这幅画,如果吴老爷子不收,自己的一番心思岂不是就白费了?

    必须承认,林浩选择礼物的时候,考虑更多的是吴应熊会不会喜欢,而不是吴老爷子会不会喜欢,现在他好像要为这个想法吃苦头了。

    林浩慌忙站起来说道:“老爷子,吴副省长,这幅画不是我买的,是赵老弟帮我从陈偿债那里求来的,没花钱。吴副省长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赵县长?再说了,陈偿债的怪脾气,文化界的人都知道,他从来不卖自己的作品。”

    “老爷子,你就放心收下吧。我可以作证,这幅画林哥是真的一分钱都没花。倒是费了我十几个鸡爪,七八个咸鸭蛋,还有一提青岛啤酒。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找个机会敲林哥一顿呢!哈哈哈”赵长枪在一边笑着说道。屋子里众人听到赵长枪的解释不禁全都笑了起来。

    吴飞灵一边抿着嘴笑,一边再次深深的看了赵长枪几眼。她忽然觉得爸爸之前对赵长枪的评价好像还算中肯。是不是文武全才,吴飞灵还不得而知,但是她却隐隐感到赵长枪倒是有几分鬼才。

    这一点,单看赵长枪今天送出的三件礼物就知道。实际上,哥哥吴飞羽的酒,林浩的画作,都得算是赵长枪的,因为他们都是从赵长枪手中得到的东西。难得是这三件东西在老爷子眼中好像都非常的讨喜。

    尤其是赵长枪送出的两只小鸡仔,更见赵长枪的奇特之处。如果是一般人第一次给副省长的老爷子拜寿,恐怕说什么也不敢弄两只小鸡仔当礼物。但是赵长枪偏偏就敢!而且老爷子偏偏还就非常喜欢!

    “这个男人好像真的有些意思。他的世界真是让人猜不透啊!”吴飞灵不禁想到。

    赵长枪好像感觉到了吴飞灵的目光,不禁笑着朝吴飞灵瞥了一眼。吴飞灵感觉到赵长枪友好的目光,脸上竟然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红晕,然后将头扭向了一边。

    吴飞灵感到自己的心竟然乱了。她一向自诩自己是女神般的存在,从来不曾在男人面前红过脸,包括在男朋友瑞郎波拿马面前。但是今天,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前这个叫赵长枪的大男孩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紧紧的攫住了她的心,让她欲罢不能。

    吴飞灵却不知道,她刚才和赵长枪看似不经意的眼神交换,却都被他的男朋友瑞郎看在了眼中。

    瑞郎眼睛盯着赵长枪看了足够一分钟,他心中对赵长枪的恨更浓了。这个家伙一直将吴飞灵当成自己的女神,现在赵长枪竟然对他的女神眉来眼去的,他焉能不痛恨赵长枪。

    不过现在毕竟是吴老爷子的生日大宴,他还不敢放肆,只能将对赵长枪的恨埋在心中,等待着爆发的机会。

    此时,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吴老爷子和那幅画上,却没有人发现赵长枪,吴飞灵和瑞郎三人之间的小动作。

    吴老爷子听了赵长枪的话后,这才放心的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将这幅画笑纳了,哈哈,应熊,你还没说说这幅画怎么样呢!”

    吴应熊曾经隐约听说过当初赵长枪和陈晓刀的恩怨。可以说,原来的陈晓刀变成了现在的陈偿债,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赵长枪!

    凭借赵长枪和陈晓刀的关系,他应该不难弄到陈晓刀的真迹。所以他听了赵长枪的话之后,也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不再打算让老爸拒绝收下这幅画。

    “爸,你怎么看?”吴应熊知道老爹的脾气,对于艺术欣赏方面,他的意见永远和自己意见相左。如果自己说画法好,他必定要说意境好。如果自己说意境好,他必定要说画法好。所以,吴应熊索性让老爷子先发表自己的意见。

    “呵呵,我看这画画的好,好像专门为我画的,你看前面这条河就代表福如东海长流水,后面这群山就代表寿比南山不老松!哈哈,还有这夕阳,这就代表夕阳无限好嘛!上面这个凌波虚度的人就是我嘛!不过后面画上这么多落水儿童,实在有些美中不足,画蛇添足。哈哈哈”

    赵长枪和吴应熊等人听着吴老爷子的赏析,不禁面面相觑,目瞪口呆。陈大师好好一幅富含禅意的静心图竟然被老爷子如此解读!这也太奇葩了。

    “应熊,你看老爹说的怎么样?”老爷子捧着画,一番评头论足后,还不忘骄傲的征询一下儿子的意见。儿子是书画鉴赏方面的大家嘛,当然需要他品论一番。

    “好,好!爸爸鉴赏画作的能力又大大的提高了!我都望尘莫及了。哈哈哈。”吴应熊笑着对老爸说道。

    今天是老爷子生日,一切以能让老爷子高兴为主。再说了,艺术嘛,本来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能有自己的感悟就好。

    吴应熊本来以为这次自己完全是按照老爷子的意思说的,老爷子这次肯定不会和自己抬杠了吧?没想到他的话才刚说完,却见老爷子冲他一瞪眼说道:“扯淡,真以为老子一点画都不懂啊。就算老子不懂画,老子也识字吧,这上面明明写着《静心图》嘛!人心静处人如山!好,好,画好,字更好,意蕴更是超人一等。”

    老爷子说到最后,竟然随口诌出一句打油诗,“有朝一日踏云去,笑看世间梦中人。这幅画送给老年人好,送给当官的更好啊!人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无论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只要心能静下来,就永远不会迷失自己的本心,也就永远不会随波逐流,碌碌一生。哈哈哈,好画,好画啊!”

    赵长枪、林浩和吴应熊等人,再一次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就连吴应熊都看不透自己的老爹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了。心说:“哎呀?老爷子的艺术鉴赏能力什么时候竟然到了这种高度了?嘿,竟然还出口成章了!”

    林浩看到老爷子不但收下了自己的礼物,而且好像还非常的喜欢,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他知道,也许今天来给吴家老爷子祝寿并不会对自己的仕途有什么帮助,但是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有事情求到吴应熊面前,只要不是违反纪律的或者是太过分的事情,吴应熊应该会给自己网开一面。

    林浩的心是放下了,但是瑞郎先生心中却更不爽了。心中一个劲的思量怎样给赵长枪找点麻烦,让他出点丑。

    这家伙想不到的是,酒宴开始后,赵长枪没出丑,他倒是先出了一个大丑!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