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有任何意外!

    第三区的帝级天使,包括之前逃走的耶无忧在内,全部被吕重斩杀。

    至此,之前进入鸿蒙龙墓的所有天使,完全陨落。

    第二区的人,或许还不清楚吕重的恐怖。但是,第三区的帝级强者,几乎个个都对吕重深为忌惮。

    吕重的名头,也必将随着这些幸存的帝级强者而威压诸天万界。

    而有了吕重的突袭击,导致接下来鸿蒙龙墓第二区、第三区的淘汰赛加快了不少。

    第二区,在一年之内,终于从三百万的人中淘汰了绝大部分。只有三万人从中脱颖而出。

    百中选一!

    也就是一百人之中,只有一个能生存下来。

    这种残酷的竞争,简直让所有人心有余悸。

    可是,丰厚的回报,也让幸存者俱都喜形于色。

    这次的淘汰赛,只要是活下来的人,所得的贡献点绝对不低。这让大家也是鸟枪换炮。所得的宝贝、功法、法宝都是太多。而且品级都非常高。

    这样的丰厚回报,也在瞬间把幸存者心中的恐惧给冲击得烟消云散。

    鸿蒙龙墓第三区的淘汰赛也在十年之后,彻底完成。

    进入的可是三万多帝级强者,可在最后,只有一百人幸存。

    这种情况,非常惨烈。

    其中,玄幽虫域的虫族全军覆没。魔神界天使一族全军覆没。甚至,无极魔圣脉下的魔修也是全军覆没。

    这些顶级势力的完全溃灭,完全是一个造成的。

    等这些人出去。势必造成整个诸天万界的疯狂。

    以一人之力。在鸿蒙龙墓中推毁三大顶级势力的所有强者!

    这是何等的强悍与变态!

    ***********

    “活下来了。没想到我们终于活下来了……”

    “不容易啊!这鸿蒙龙墓中真的是步步凶险!”

    “道友却是说错了。鸿蒙龙墓虽险,但是却比不上人心之险。认真来说,进入鸿蒙龙墓,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与撕杀。陨落的强者,绝大多数都是在战斗中陨落的。”

    “这次的鸿蒙龙墓之行,真的让我身心俱疲。如果接下来可以离开的话,我真的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希望如此吧!”

    “只怕我们未必就能这么容易地离开鸿蒙龙墓。要知道这龙墓的那个始龙残魂,可是非常凶残的。它不可能让我们如此容易地就离开此地!”

    “对了,淘汰赛已经完全结束,那始龙残魂为什么还没有出现?”

    ……

    随着淘汰赛的结束,所有人都没有再敢有多余的行动。在议论中紧张地等着“始龙残魂”的出现。

    有的人期望能在第一时间离开鸿蒙龙墓,有的人却是期待着下一轮的考验,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

    “嘎嘎!真不容易啊,淘汰赛终于结束。哈哈,你们能活着坚持下来,也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就在众人的紧张等待中,龙珠器灵那招牌式的怪笑分别在第二区、第三区的所有人耳中响起。

    接着。一条巨龙虚影非常臭屁地横在两大区域的上空。

    “嗯!嗯嗯嗯,不错!非常不错。淘汰赛结束。那么,接下来是擂台争霸赛。第二区的三万人当决出一百名真正的强者。入围前一百名的人,将有丰厚的奖品。每个人都有十次的挑战资格。十次挑战过后,排名如果没有进入前一千名,那就不好意思了。这些人不可能再离开[鸿蒙龙墓],只能被我奴役了。而且这些人从鸿蒙龙墓得到的所有宝贝都会被我收回。而进入前一千名次的人,如果有五次战败,那么,同样什么也捞不到。而超过五次战败,每多一次战败,必会被我从其身上夺取一件东西。除非在战斗中死亡。否则,我可以从他身上夺取五件东西。当然,这东西有可能是你们的气运,有可能是你们的寿元,也有可能是你们的灵魂能量。嘎嘎,说实在的,某真的非常期待……”

    什么?

    所有人听了“始龙残魂”的话,俱都齐齐抽着冷气,一脸发白。

    果然,这鸿蒙龙墓中的东西,绝对不是那么好拿的!

    这家伙简直是太蔫儿坏了!

    如果没有排入前一千名之内,所有宝贝、功法都要被收回。甚至还要被其奴役。更主要的是,这些人必然要被这“始龙残魂”从其身上抽取一种东西。

    不论是气运,还是寿元、能量能力,都对所有修行者极为重要。

    真要被这始龙残魂给抽取出去,只怕这些人也铁定悲惨到极点。

    这下子,所有人都是愤怒到了极点。

    只有一小部分人,面色平静。似乎不把这种情况放在眼里。

    三万人之中,只有一千人能离开。其余的人,几乎要全部被困在这个诡异的龙墓空间之内!

    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无数人恐惧起来,看向空中的那巨龙虚影,恨不能彻底把这头“始龙残魂”给吞噬个一干二净。

    只是,这些人却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这巨龙虚影,并不是“始龙残魂”,而是整个[鸿蒙龙墓]的真正器灵。

    “哈哈,看来某真的有玩游戏的天份,哈哈,接下来,能让我再次尽兴地玩耍……”龙珠器灵张狂地大笑着,没有理会第二区所有人的恐惧,一脸嘲弄地看向第三区的一百个帝级强者,张狂大笑:

    “哈哈,至于第三区,因为都是准圣,而且现在只剩下了一百人。那么每人拥有五次挑战的机会。五次战斗之后,便决出前十名。这前十名之人,有无法想像的丰厚奖励,这其中包括[玄青神石]哦。对了,为了以示公平。第三区的人,只有前三十名的强者才能离开龙墓。三十名之后的人同样得留下来任我奴役。所以,为了自由与奖励,诸群还请多多努力。嘎嘎……”

    张狂!

    目无余子!

    龙珠器灵,极端疯狂地宣布着接下来的游戏规则。

    “该死,这家伙太嚣张了!”第三区,金刚不坏佛的脸庞也是微微一抽,愤愤不平地怒喝。

    “安静一点!”阿弥陀佛深深地看了金刚不坏佛一眼,道:“这始龙残魂就是希望我们心神不宁。千万不要着了它的道。”

    “可……可是,只有前三十人才……才能离开龙墓,这样一来,竞争会更加地激烈……”毗卢尸佛的心神也不平静了。

    虽说佛门之人在之前的淘汰赛中,非常出色地保留了大部分底蕴,但是,如今剩下的一百人,几乎个个都是极不简单的角色。佛门中人要想联的从这些超级强者之中杀出重围,也几乎不可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四四三章 礼让天后,之下无上    又是一把固元丹撒入水中,再次引得水面一阵沸腾,金鲤扑腾。寇凌虚手中捏了颗固元丹揉捻在指间,“偏偏这些事情皆非同小可,不关注也不行,花了精力关注又查不出什么名堂,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情是能让人看到头尾的,都出不了结果,却又牵制住了我们的精力。老唐,你说这些事情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老唐一惊,“老爷,您的意思是指这些事情的背后有人在操控,是有人在故意设局?”

    寇凌虚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怀疑,若真有人能操控这些事情,能拿这样的事情来设局,那此人绝对非同小可,又会是谁呢?”

    老唐略作沉吟,“如果真有人操控,能鼓动这些事情的人的确不可能是一般人,但有能力的也无非就是那几个,青主、佛主、白主、夏侯拓,还有六道余孽。”

    寇凌虚缓缓点头,“的确也只有这几个,那些冒出的事情也只有这几人有可能把手伸进去,譬如妖僧南波这种事我们四个天王都没有接触过,何况搞出这种事情对我们四个都没有好处。同样的,对青主也没任何好处,青主也不太可能。白主倒是有可能,然青主和佛主以镇妖塔为阵眼,布下了感应大阵,只要白主的分身一出现在这片星空,镇妖塔必然能感应到,而天下大势已定,白主仅凭一道分身若想发动这么多事情,怕是有点困难。”

    老唐:“可凭白主的能力,只要他那道分身不灭,怕依然是青主和佛主心头最大的隐忧。青主和佛主一直不敢对困在镇妖塔内的妖主和白主下杀手,不就是想把白主那道分身给引出来斩草除根吗?”

    寇凌虚悠然感叹道:“的确是青主和佛主的最大隐忧,早先还不知道,但是那次交手,青主和佛主联手竟然都不是白主的对手,在白主众叛亲离那么多人围攻的情况下,竟然还被白主那道分身逃了出去。由此可见两人为什么费尽心思也要朝自己的结拜兄弟下毒手。目前的局势虽然有白主介入的可能,可白主要有所作为必然要召集人马,靠他一个人再有本事也干不了什么,青主已经布下了陷阱等着。真要是白主有什么动作,青主焉能没反应,所以白主的可能性也不大。夏侯拓老谋深算,一向谨慎,不干没把握的事。除非有把握做掉青主和佛主,或者家族里出了实力能君临天下的人,否则依附强者才是保持自己利益的最好办法,不然那么大一块肥肉没了锅盖罩着立马会引来一群人蜂拥而上分食,夏侯家必然要轰然倒塌,只要青主不做得过分,夏侯家不会乱来。六道余孽倒是可能性比较大,至于佛主…”语调沉吟,有些琢磨不定。

    老唐替他说了,“如果这些事情的背后真有人在操控的话。那么佛主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首先他是目前最有能力摆弄这些事情的人,其次是天庭垮了青主倒了后,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寇凌虚有些惊疑不定道:“佛主会这样做吗?会打破这样的稳定局面吗?毕竟类似白主这样的隐患还没除去,这样做了岂不是给人钻空子的机会?”

    老唐提醒道:“老爷,当年他们两个为什么要除掉白主和妖主?同样的目的,如果青主垮了,佛主就是天下霸主了!”

    啵!指间的固元丹突然被捏的粉碎,寇凌虚眯眼道:“我们能想到,青主怕是也难免要起疑心。若真是如此,一旦两人之间心生间隙,怕是迟早要天下大乱!”

    老唐知道他的担心,安慰道:“老爷。这毕竟是我们的猜测,六道余孽想搅乱天下报复的可能性还是最大的。”

    寇凌虚抓了把仙元丹挥臂撒远了,“若是佛主,搞不好还要拉拢我,若是六道余孽翻盘了,于我来说则更加不利!老唐。有些事情你是知道的,当年我为了上位,对六道可谓赶尽杀绝,若说和六道余孽之间个人恩怨最深的,整个天庭非我莫属,不说其他的,海渊客全家上下老老少少一个不剩的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上,此仇可谓不共戴天,然偏偏又让海渊客侥幸躲过一劫,而海渊客如今在六道余孽中依然位高权重,试问六道余孽一旦反扑成功,又岂会放过我!本来我以为将那些家伙困在炼狱之地后,他们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可是‘大魔无双诀’突然再现,令我心忧啊!”

    面有忧色的不止他一个,一座四周风景如画的山顶凉亭内,夏侯拓拄拐而立,轻轻叹了声……

    御园,嬴天王别院处处挂彩,鲜红的颜色与周围山峦上的其他别院相比格外显眼,不少别院里的家奴都跑了出来,盯着这边打量。

    苗毅不想来这里,可是不得不来,而且这次还不得不进入了嬴天王别院之内。

    天宫又来了人,又是大总管上官青亲自驾临,左右跟着两名随从。在他们进入大门之前,苗毅已经率领大群人马进入了里面,分列主道两旁,刀枪林立,一直延伸到里面的主殿外,团团拱卫大殿左右。

    黑龙司暂时充当了礼仪侍卫,个个刀枪上挂彩肃立。苗毅也不例外,身为主将,特意挂了只挂红的宝剑在腰上,扶剑而立。

    旭日金光,漫天朝霞。

    上官青带着两人一路走来,台阶上的嬴九光老远拱手相迎,迎到人又转身伸手请入了殿内。

    站在台阶下一侧的苗毅看不到殿内的情形,只听到里面很快响起了上官青的声音。想不听到都难,上官青似乎想让所有人听到,施法响起的声音,隆隆回荡于四周群山之间。

    “战如意听旨,陛下天旨:战平侯之女战如意世出名门、贤良淑德、才貌双全、风华绝代、性格率真,桃园一见与朕情投意合,特纳之为宠妃。战妃未入宫、先立功,鬼市一役身先士卒不惜以命犯险,为朕立下大功,特加封为‘如意天妃’,位列后宫众妃之首,赐单凤宝辇,礼让天后,之下无上。毕!”

    这旨意一出,周围山峦间府邸的下人们震惊了,知道战如意要入宫为妃,但是没想到居然被封为了‘如意天妃’,为后宫众妃之首,天宫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天妃’出现了!

    天帝还赐下了单凤宝辇,虽然比天后的双凤差了点,然凤驾可是天后才能享受的规格。

    ‘礼让天后,之下无上’,这等于是除了见天后以上的人才须行礼,天后以下就没人能在她上面了,也就是说见到天后之下的人就不用再行礼了。

    有人迅速摸出星铃向背后的主子报信。

    在场的黑龙司上下也震惊了,苗毅下意识偏头看了眼殿内,心中的震惊之情亦是难以形容,真没想到战如意转眼间的身份就变得如此贵不可言,几乎要让天下所有人仰视,几天前还是自己的手下,转眼就变成了仅次于天后的人物。

    似乎是为了响应上官青的话,天空响起一阵铿锵如金玉敲击的凤鸣声,一只体型庞大而优美的彩凤钻破祥云,迎空展翅翱翔,羽色绚丽,长长尾羽如彩虹般飘飘。彩凤身后拖着一架金碧辉煌的凤楼宝辇,两旁有上千名天将护驾。

    空中一阵盘旋,华美凤辇从天而降,轻飘飘落在了事先清空的殿外空地上,体型达十丈的彩凤灵气十足,高傲而立。

    数十名宫女从凤楼两侧鱼贯而下,快步拾阶而上,进了大殿内,很快在殿内高声齐唤:“参见天妃!”

    没多久,数十名宫女又陆续出来,分列台阶两旁。

    着凤冠霞帔一身大红长裙的战如意也款款走了出来,打扮的前所未有的美丽动人,凤冠下的珠帘随着步伐摇晃掩面,左右两名陪嫁丫头各托她一只胳膊,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出来。分列台阶两旁的宫女从门口开始,陆续转身跟在了她身后随行。

    这一露面,上官青边上的随从立刻打了个手势,殿外黑龙司上下立刻齐声高喝:“参见天妃!”

    由内到外,一直到护卫在嬴天王别院外的守卫,还没见到人,已经是按照预先的安排,接连又是两声跟着响起,“参见天妃!”声荡云霄。

    随后走出殿内的嬴家上下则是一脸喜色,不少女人看到外面的凤辇,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羡慕,嬴九光更是手捋长须笑眯眯。只有战平面无表情,而嬴珞环脸上则是淡淡的黯然之色,不见丝毫欢喜。

    看着步步走下台阶的战如意,苗毅明白,凭嬴家的地位,只怕这‘如意天妃’的封赐早就是和嬴家谈妥了的。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明白了这个,苗毅心脏突然狠狠揪了一下。

    想到了那天战如意跪在了自己面前哀求的情形,想到了战如意撕开了自己衣服袒露胸怀而近乎绝望的哀求情形,她有如此显耀天下的荣宠都不要,只想跟自己离开,自己却拒绝了。

    他不认为自己喜欢战如意,实际上一直很讨厌,但是这一刻,内心很沉重,重到了呼吸都有点困难,心有些莫名的疼了,若有若无却绵绵不绝的疼,怕是永远挥之不去。

    :双十一,让喷来的更猛烈点吧!最好用月票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