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又是一把固元丹撒入水中,再次引得水面一阵沸腾,金鲤扑腾。寇凌虚手中捏了颗固元丹揉捻在指间,“偏偏这些事情皆非同小可,不关注也不行,花了精力关注又查不出什么名堂,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情是能让人看到头尾的,都出不了结果,却又牵制住了我们的精力。老唐,你说这些事情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老唐一惊,“老爷,您的意思是指这些事情的背后有人在操控,是有人在故意设局?”

    寇凌虚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怀疑,若真有人能操控这些事情,能拿这样的事情来设局,那此人绝对非同小可,又会是谁呢?”

    老唐略作沉吟,“如果真有人操控,能鼓动这些事情的人的确不可能是一般人,但有能力的也无非就是那几个,青主、佛主、白主、夏侯拓,还有六道余孽。”

    寇凌虚缓缓点头,“的确也只有这几个,那些冒出的事情也只有这几人有可能把手伸进去,譬如妖僧南波这种事我们四个天王都没有接触过,何况搞出这种事情对我们四个都没有好处。同样的,对青主也没任何好处,青主也不太可能。白主倒是有可能,然青主和佛主以镇妖塔为阵眼,布下了感应大阵,只要白主的分身一出现在这片星空,镇妖塔必然能感应到,而天下大势已定,白主仅凭一道分身若想发动这么多事情,怕是有点困难。”

    老唐:“可凭白主的能力,只要他那道分身不灭,怕依然是青主和佛主心头最大的隐忧。青主和佛主一直不敢对困在镇妖塔内的妖主和白主下杀手,不就是想把白主那道分身给引出来斩草除根吗?”

    寇凌虚悠然感叹道:“的确是青主和佛主的最大隐忧,早先还不知道,但是那次交手,青主和佛主联手竟然都不是白主的对手,在白主众叛亲离那么多人围攻的情况下,竟然还被白主那道分身逃了出去。由此可见两人为什么费尽心思也要朝自己的结拜兄弟下毒手。目前的局势虽然有白主介入的可能,可白主要有所作为必然要召集人马,靠他一个人再有本事也干不了什么,青主已经布下了陷阱等着。真要是白主有什么动作,青主焉能没反应,所以白主的可能性也不大。夏侯拓老谋深算,一向谨慎,不干没把握的事。除非有把握做掉青主和佛主,或者家族里出了实力能君临天下的人,否则依附强者才是保持自己利益的最好办法,不然那么大一块肥肉没了锅盖罩着立马会引来一群人蜂拥而上分食,夏侯家必然要轰然倒塌,只要青主不做得过分,夏侯家不会乱来。六道余孽倒是可能性比较大,至于佛主…”语调沉吟,有些琢磨不定。

    老唐替他说了,“如果这些事情的背后真有人在操控的话。那么佛主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首先他是目前最有能力摆弄这些事情的人,其次是天庭垮了青主倒了后,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寇凌虚有些惊疑不定道:“佛主会这样做吗?会打破这样的稳定局面吗?毕竟类似白主这样的隐患还没除去,这样做了岂不是给人钻空子的机会?”

    老唐提醒道:“老爷,当年他们两个为什么要除掉白主和妖主?同样的目的,如果青主垮了,佛主就是天下霸主了!”

    啵!指间的固元丹突然被捏的粉碎,寇凌虚眯眼道:“我们能想到,青主怕是也难免要起疑心。若真是如此,一旦两人之间心生间隙,怕是迟早要天下大乱!”

    老唐知道他的担心,安慰道:“老爷。这毕竟是我们的猜测,六道余孽想搅乱天下报复的可能性还是最大的。”

    寇凌虚抓了把仙元丹挥臂撒远了,“若是佛主,搞不好还要拉拢我,若是六道余孽翻盘了,于我来说则更加不利!老唐。有些事情你是知道的,当年我为了上位,对六道可谓赶尽杀绝,若说和六道余孽之间个人恩怨最深的,整个天庭非我莫属,不说其他的,海渊客全家上下老老少少一个不剩的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上,此仇可谓不共戴天,然偏偏又让海渊客侥幸躲过一劫,而海渊客如今在六道余孽中依然位高权重,试问六道余孽一旦反扑成功,又岂会放过我!本来我以为将那些家伙困在炼狱之地后,他们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可是‘大魔无双诀’突然再现,令我心忧啊!”

    面有忧色的不止他一个,一座四周风景如画的山顶凉亭内,夏侯拓拄拐而立,轻轻叹了声……

    御园,嬴天王别院处处挂彩,鲜红的颜色与周围山峦上的其他别院相比格外显眼,不少别院里的家奴都跑了出来,盯着这边打量。

    苗毅不想来这里,可是不得不来,而且这次还不得不进入了嬴天王别院之内。

    天宫又来了人,又是大总管上官青亲自驾临,左右跟着两名随从。在他们进入大门之前,苗毅已经率领大群人马进入了里面,分列主道两旁,刀枪林立,一直延伸到里面的主殿外,团团拱卫大殿左右。

    黑龙司暂时充当了礼仪侍卫,个个刀枪上挂彩肃立。苗毅也不例外,身为主将,特意挂了只挂红的宝剑在腰上,扶剑而立。

    旭日金光,漫天朝霞。

    上官青带着两人一路走来,台阶上的嬴九光老远拱手相迎,迎到人又转身伸手请入了殿内。

    站在台阶下一侧的苗毅看不到殿内的情形,只听到里面很快响起了上官青的声音。想不听到都难,上官青似乎想让所有人听到,施法响起的声音,隆隆回荡于四周群山之间。

    “战如意听旨,陛下天旨:战平侯之女战如意世出名门、贤良淑德、才貌双全、风华绝代、性格率真,桃园一见与朕情投意合,特纳之为宠妃。战妃未入宫、先立功,鬼市一役身先士卒不惜以命犯险,为朕立下大功,特加封为‘如意天妃’,位列后宫众妃之首,赐单凤宝辇,礼让天后,之下无上。毕!”

    这旨意一出,周围山峦间府邸的下人们震惊了,知道战如意要入宫为妃,但是没想到居然被封为了‘如意天妃’,为后宫众妃之首,天宫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天妃’出现了!

    天帝还赐下了单凤宝辇,虽然比天后的双凤差了点,然凤驾可是天后才能享受的规格。

    ‘礼让天后,之下无上’,这等于是除了见天后以上的人才须行礼,天后以下就没人能在她上面了,也就是说见到天后之下的人就不用再行礼了。

    有人迅速摸出星铃向背后的主子报信。

    在场的黑龙司上下也震惊了,苗毅下意识偏头看了眼殿内,心中的震惊之情亦是难以形容,真没想到战如意转眼间的身份就变得如此贵不可言,几乎要让天下所有人仰视,几天前还是自己的手下,转眼就变成了仅次于天后的人物。

    似乎是为了响应上官青的话,天空响起一阵铿锵如金玉敲击的凤鸣声,一只体型庞大而优美的彩凤钻破祥云,迎空展翅翱翔,羽色绚丽,长长尾羽如彩虹般飘飘。彩凤身后拖着一架金碧辉煌的凤楼宝辇,两旁有上千名天将护驾。

    空中一阵盘旋,华美凤辇从天而降,轻飘飘落在了事先清空的殿外空地上,体型达十丈的彩凤灵气十足,高傲而立。

    数十名宫女从凤楼两侧鱼贯而下,快步拾阶而上,进了大殿内,很快在殿内高声齐唤:“参见天妃!”

    没多久,数十名宫女又陆续出来,分列台阶两旁。

    着凤冠霞帔一身大红长裙的战如意也款款走了出来,打扮的前所未有的美丽动人,凤冠下的珠帘随着步伐摇晃掩面,左右两名陪嫁丫头各托她一只胳膊,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出来。分列台阶两旁的宫女从门口开始,陆续转身跟在了她身后随行。

    这一露面,上官青边上的随从立刻打了个手势,殿外黑龙司上下立刻齐声高喝:“参见天妃!”

    由内到外,一直到护卫在嬴天王别院外的守卫,还没见到人,已经是按照预先的安排,接连又是两声跟着响起,“参见天妃!”声荡云霄。

    随后走出殿内的嬴家上下则是一脸喜色,不少女人看到外面的凤辇,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羡慕,嬴九光更是手捋长须笑眯眯。只有战平面无表情,而嬴珞环脸上则是淡淡的黯然之色,不见丝毫欢喜。

    看着步步走下台阶的战如意,苗毅明白,凭嬴家的地位,只怕这‘如意天妃’的封赐早就是和嬴家谈妥了的。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明白了这个,苗毅心脏突然狠狠揪了一下。

    想到了那天战如意跪在了自己面前哀求的情形,想到了战如意撕开了自己衣服袒露胸怀而近乎绝望的哀求情形,她有如此显耀天下的荣宠都不要,只想跟自己离开,自己却拒绝了。

    他不认为自己喜欢战如意,实际上一直很讨厌,但是这一刻,内心很沉重,重到了呼吸都有点困难,心有些莫名的疼了,若有若无却绵绵不绝的疼,怕是永远挥之不去。

    :双十一,让喷来的更猛烈点吧!最好用月票砸… 。(~^~)

第1280章 大道组合技!三帝俱灭    光武帝耶无上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他是真正的光系强者,而且同样凝聚出了中品中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自然能感应到吕重手里突然出现的这柄巨刀,正是时间系的混沌法宝。△↗

    这把巨刀一出,让光武帝耶无上三人的元神都是齐齐地一阵惊跳。

    “呵呵,你们是死是活,就看这一刀了——”

    吕重突然冷笑一声,在瞳孔穿透对方眼眸的刹那,上品中位境界的时间大道道纹陡然暴起。传说中至强至至的时间系能量也在疯狂地汇入[千秋岁月刀]之内。

    时间奥义的力量疯狂的涌入,激起了[千秋岁月刀]的共鸣。

    千秋岁月刀猛地颤动起来。

    随着千秋岁月刀的颤鸣,诡异的一幕出现。

    金之大道、木之大道、水之大道、火之大道、土之大道,甚至空间大道等六种大道道纹也在同时启动,宇宙六大本源之力以[时间大道]为契合点融合。

    当六种本源大道配合时间大道同时启动之际,天地瞬间异变!

    整个[鸿蒙龙墓]第三区之中,陡然澎湃起一种恐怖之极的时空之力。

    对!

    这是真正的时空之力!

    是时间与空间以及五大本源的完美契合的力量在疯狂扩散!

    以吕重为中心,这个至强至大的时空之力开始疯狂向四周席卷。

    “不好——”

    耶无上脸色大变,惊恐地叫出声来:“大家快退,吕……吕重那厮要释放至强的组合型大招——”

    耶无喜、耶无乐。甚至无数观战的强者。几乎在同时骇得心胆俱裂。

    组合型的大招!

    这而且几乎全是由上品中位乃至极品级的大道道纹组成的一种大招。其威力绝对恐怖之极!

    “该死,你们打你们的,可别波及到我们啊……”

    “跑……”

    “惨了,千万别被这一招给伤到。不然,真的要出大事了……”

    “该死,为什么不能逃快一点?这鸿蒙龙墓太过压制我们的实力了……”

    “不啊,吕重,你……你别乱来……”

    ……

    无数人恐惧了。

    甚至第一时间怨限起自己为什么要来观战。或者懊悔自己怎么就贪心作祟,闯入了[鸿蒙龙墓]。

    至强的恐惧在这些帝级强者的心中产生。

    可是,不管他们如何恐惧,不管他们如何逃跑。

    吕重这一次的攻击,却是再也无法停下。

    “天地有形,乾坤有序。时空唯我称尊!时间停止——”

    一声宛若至强天神的神威大喝于这方天地之响起。

    时间停止!

    真正的只有凝聚出了上品级的时间大道道纹,才能勉强释放的高级时间奥义。

    而高级的时间之奥义,必须与整个空间融合。必须真正地与空间之大道以及组合成空间的五大宇宙本源之力完美融合。

    可以毫不犹豫的说,真正的高等级时间法术,必须是组合型的时空大道。

    时间停止!

    这是比[时间暂停]更高等级的时间系法术!

    随着吕重的暴吼声响起。

    时间大道道纹、空间大道道纹、金之大道道纹、木之大道道纹、水之大道道纹、火之大道道纹、土之大道道纹等全部汇入时间系混沌灵宝[千秋岁月刀]之内。

    “时间停止——”吕重一字吐出。身体陡然间消失不见。

    鸿蒙龙墓的第三区空间,诡异地被[大寂灭珠]强行压缩。与吕重的这招时空**完全覆盖。

    顿时!

    整个世界都开始安静了!

    风诡异地停止了!

    空气也凝固了!

    无数生物都保持着之前的诡异动用,千奇百怪。

    有的人在疯狂奔跑时被定格!

    有的人在空中飞行时呆滞住了,即不前行,也神奇地没有从高空坠落。

    更有人在遁地的瞬间被定格了姿势。身子一半入土,一半留在外面。

    甚至,无数强者的元神都在瞬间失去了意识。

    “斩——”吕重一脸潮红地看着静止的时间,陡然扬刀暴击而出。

    千秋岁月刀终于从天穹一斩而下。

    仿佛有一道死亡光束于天空坠落下去,一道黑色的死亡闪电,悬于天地之间,而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的身体僵在那,一动不动。随即闪电化龙,伴随着三声咔嚓的声响,三人的身体直接被斩为两半。

    “噗噗噗……”

    随着吕重连喷了好几口鲜血,这至强的[时间停产]**,终于崩溃于无形。

    显然,以他如今的实力,强行动用这一招,也是付出了重伤的代价。

    时间系的顶级大招,不到圣人境界,一旦释放,绝对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危险招术。

    如果吕重本身的时间大道道纹、空间大道道纹以及五大本源道纹没有达到上品境界的话,吕重强行依照[玄虚光阴虫]神王记忆轰出的这一招,绝对会让他自己的元神也因为承受不住时空组合之力的反噬而崩溃。

    “快逃!那吕重正在释放以时间**为核心的大道组合技……”

    “该死,别挡路……”

    “咦,不对劲,天地间已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恐怖威势……”

    “哈哈,我心中的危险感已消失了……”

    “天……天啊,刚才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哈哈,显然吕重刚才释放的那一击大招已完成了……”

    “完成了?那……那我们怎么没有事?”

    “是哪,吕重既然有如此实力,怎么会不对我们出手?要知道我们身上的贡献点之多。绝对能让圣人都为之侧目……”

    “以我看。要么是吕重力有未逮。要么就是吕重看不上我等的贡献点!”

    “这怎么可能?我们的贡献点汇合在一起,足以兑换好几件顶级的混沌至宝。要知道混沌至宝是圣人都会出手争夺的。吕重有实力的话,岂会放弃?”

    “哼,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人家吕重进入第三区之来,又找几个仙帝的麻烦?除了玄幽虫域的虫怪以及无极魔圣的人,也就天使一族的这些家伙了。而其他人,只要没有主动招惹吕重,吕重又何曾对别人动过手?”

    “是啊。这一点,我真的是非常佩服吕重。进入鸿蒙龙墓第三区中的帝级强者,也只有他在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难怪刚才那恐怖的大道组合技攻击之下,也就只有耶无上等天使被灭杀,并没有伤及其他的任何一人。这吕重真是恩怨分明之辈。”

    “不过,说实在的,刚才的那种恐怖大道组合技出现,我都以为我死定了……”

    ……

    无数帝级强者先是继续逃命狂奔,可在不久之后也感应到了天地间之前的那种威势与危险之感消失,不由再次哗然。

    刚才那种恐怖之极的危险感消失。显然要么自行崩溃了,要么就是已成功斩出。

    想到这里。无数人再次不计灵魂能量的消耗,全力扩散仙识、魔识、佛识向吕重所在的地方感应过去。

    却见吕重依旧站在虚空,傲然而立。眼眸之间漆黑一片,原本凝聚的杀意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平静。

    而在前方,光武帝耶无上以及另外两亲光系仙帝,却彻底被吕重斩杀,尸身未寒,帝血未冷。

    “杀了!光武帝等三尊帝级强者真的被他给一招斩杀了?”

    周围的一些人看着平静的吕重,心里也是升腾起一股绝无仅有的寒意,甚至面色也俱都僵硬起来。

    吕重,如今都能一招斩杀光系巅峰的仙帝了,试问诸天万界,还有多少人能拦得住他?

    除了圣人,又有何人敢言能与吕重一争长短?

    “好强!”

    郦山老母心头抽搐,吕重不但击败光武帝耶无上,而且,是真正的斩杀!斩杀与击败,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更恐怖的是,与光武帝耶无上同时被斩杀的还有另外两个帝级天使耶无喜、耶无乐。

    这等惊人的战绩,实在太过于恐怖。

    短短的一瞬间,从吕重找上门来,到光武帝耶无上等五大帝级天使应战。再到耶无上等四帝陨落,只唯之前逃跑的耶无忧活下了性命。

    这一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

    太不可思议了!

    以一人之力,灭了包括巅峰仙帝在内的耶无上等四帝。这简直是神迹。

    要知道,光系天使,是真正速度至上的王者。打不过,难得还逃不过吗?

    可是,最后,还是耶无上等人陨落了!

    自此,进入[鸿蒙龙墓]的天使军团,已几乎要被吕重连根拔起。

    “居然这么强?”一向平静、淡雅的观音大仕,眼眸中也突然多了一丝震惊,而震惊之后,也是默然。

    如此强大的吕重,偏偏与佛门还有过仇怨。这让她非常不看好佛门的前途。

    “吕重也并不是一个乖戾的人,燃灯上古佛你居然无端招惹事了他——”观音大仕心中发苦,突然响起之产吕重离开之时对她的提醒与警告,心中也多了一丝凝重,“难道燃灯上古佛你真的被无天佛祖给控制了?”

    吕重没有理会四周所有人探视过来的仙识,冷冷地扫了虚空中不少看热闹的人一眼,顿时,不少人目光一僵,随即闪烁着收回了仙识。

    淡淡一笑,吕重闪至光武帝耶无上等人的尸体旁边,心念一动,这几位天使的尸体凭空消失。

    “我说过,进入鸿蒙龙墓的天使,我会一个不留。呵呵,接下来……”吕重冷冷一笑,身子诡异消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打赏,感谢520017、射ng12345、黄荣、蓝色玄幻、冰之灵风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