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其朝总镇大人逼来,杨召青担心其有什么企图,立刻领了几人拦住,拱手问道:“不知侯爷有何吩咐?”

    他不是第一次见战平,早在六指星的时候就见过战平来给战如意解围,知道战平的身份。

    战平淡淡瞥了他一眼,不说话,无视杨召青等人的阻拦,继续朝苗毅逼去。

    这让杨召青等人有些为难,倒是苗毅抬了抬手,示意他们让开了,凭战平的实力真要对自己有什么企图的话,杨召青等人也拦不住。

    战平走到树下,和苗毅对视,面无表情,眼神略微有些复杂。

    苗毅渐渐微笑,拱手道:“恭喜侯爷!”

    战平自然知道他在恭喜什么,转身面朝山下,负手而立,语气平静道:“我这一生活得并不自由,所以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我的女儿能活得自由,我也一直认为凭她的条件可以实现这个理想,至少能活得比我自由,我做梦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想到她有一天会活得彻底失去自由,比我还不如,这一点我难以接受,也不愿接受!”

    苗毅装糊涂道:“这话着实让下官吃惊,需知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侯爷。”

    战平突然语出惊人:“你已经惹出了太多的是非,如果继续在这滩浑水中搅和,迟早要出事。如意喜欢你,我也一直希望她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那样哪怕是吃苦受罪也是她应该承受的代价,至少是她自己的抉择,所以我不想看到你出事,走吧!带上如意一起走,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苗毅愣住,皱眉道:“下官听不懂侯爷在说什么?”

    目视前方的战平偏头看着他,“我说如意喜欢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在装糊涂?”

    苗毅呵呵一笑:“侯爷说笑了。她恨不得杀了我才是真的。”

    战平:“我自己的女儿,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岂能不了解她?一开始,她也许是真的想杀了你。嬴耀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也许问题就出在炼狱之地考核的时候,你一举将她挫败,可能对她来说,你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一开始我也没意识到这一点,也以为那丫头只是心高气傲想找回面子。以为她只是想找你报仇,直到她再次落在了你的手上,被你挂在了旗杆上羞辱,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意识到了,那丫头自己也许都不知道她一直追着你不放是因为你对她来说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

    苗毅:“侯爷不用这样费尽心思,你无非就是想让我配合,将令爱给弄出去。”

    战平不理他,继续说自己的,“她被你挂在旗杆上羞辱之后,影响实在太大。加之嬴天王看中了你在炼狱之地考核的表现,视你为后起之秀,有意栽培你,为了把坏事变好事消除影响,嬴天王决定把你和如意撮合到一起。为此,我的夫人,如意的母亲还特意找了个借口跑到黑虎旗去看你,表面上是为了取回如意的东西,实则是代女儿相亲去了,想看看你人怎么样。结果我的夫人很满意。”

    苗毅有点傻眼,当时就觉得嬴珞环有点怪怪的,一点东西值得天王的女儿亲自跑一趟?原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如意知道这事后,按她的脾气应该会强烈抗拒才对。可是并没有如此,我当时就感觉有点不对,于是我问她,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我会想办法从中作梗,让这事成不了?”战平看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如意当时是怎么回我的?”

    苗毅其实有那么点想知道战如意是怎么说的。只是问不出口。

    幸好战平不用他问也很坦白,此来就是为了坦白的,“如意说,家里没人能抗拒外公做出的决定,说不想看到外公迁怒于我这个父亲,所以她只好认命了!认命?听到这句话,我立马就猜到了点她的心思,判断出了她一直找你麻烦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她纯粹就是想找你麻烦,只是她自己早先也没有意识到而已。还是那句话,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性格我太了解了,有些事情一旦挑明了让她认识到后,她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你可以想一想,从那以后她对你的态度是不是有了变化,是不是没有再找过你麻烦?”

    苗毅沉默了,不过的确在想,有些事情的确和战平的话吻合上了,终于明白了在鬼市的时候为什么会隐隐察觉到战如意似乎对他有意思。

    有些事情不明白还好,一旦捅破了,那滋味不好受,最让苗大官人难以承受的是战如意在屋内扯破衣裳袒露胸怀的一幕,令他心弦轻轻一颤。

    战平:“来此之前,我安排了人在外面接应她,但我知道连我们夫妇都被软禁了,她这边可能也被控制住了,于是我给她出了个主意,既然喜欢你,就不要犹豫,勇敢面对自己的选择,你如果担心她在利用你的话,就让她直接和你生米煮成熟饭,以证明诚意,带上你一起离开,一起远走高飞。可她并没有能脱身,去大统领官邸接她时,我传音问她有没有按我说的话去做,她说你看不上她,其他的她就不肯再说了。于是我在想,是不是那丫头心高气傲,嘴上不肯认输,没有把话说明白,因为她的确有这个毛病,有时候明明是心里已经认了的事情,嘴上就是不服输。”

    苗毅整个人如同石蜡般站在那,只有他心里清楚,战如意的确按她父亲的话做了,可是他拒绝了,只是战如意羞于启齿罢了,换了任何一个正常女人事后怕是都说不出口。

    “出了大统领官邸后,我当时就在想,如果那丫头真的把话给挑明了,哪怕你心里有那么点意思,就不会无动于衷,于是我迅速查看四周,不出我所料,你果然躲在一旁默默看着,这就证明你不是个无情之人,所以我觉得你们的事情还有希望,所以我想为那丫头再争取一下。”说到这,战平再次扭头盯着他,一字一句道:“走!带她走!如今这里只有你手上的权利能带她脱身!”

    苗毅平静道:“侯爷在开玩笑吗?”

    战平:“不是开玩笑,你权利在这边虽然不大,可黑龙司驻军有权去安置家眷的那颗星球探望家眷,但是没有你的同意去不了,只有你的手谕能通过盘查,你亲自走一趟自然是更没有问题,这是目前唯一可钻的漏洞,也是目前唯一的机会。我可以把如意装在兽囊中弄出来,然后你再带她去安置家眷的那颗星球,我在那边安排了心腹之人接应,会有人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苗毅:“侯爷就不担心你女儿走了后无法向天庭交差?”

    战平:“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们走后,所有责任都可以推到你身上去,就说是你拐走了如意。天庭也必然要接受这个现实,原因很简单,陛下还不到和嬴家翻脸的时候,只能是顺水推舟追究你的责任。”

    苗毅再次重申:“侯爷在开玩笑!”

    战平:“你在顾虑什么?担心今后的修炼资源?只要有我在,我可以保证你们两个以后的修炼资源管够。还是在担心你的前途?恕我直言,你根本不是什么有太大野心的人,只要有另一条出路,你不会对权势念念不忘,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放心把如意交给你。”

    苗毅奇怪了,偏头正视他,“侯爷何以断定下官没有上爬的野心?”

    战平斩钉截铁道:“原因很简单,真要有野心想往上爬的人就会忍辱负重,就不会在天街搞出那么多破事得罪那么多人!我就不信你一直和如意在一起能看不出一点如意对你的心意,如果真有向上的,有如意这条上爬的捷径摆在你眼前你早就顺势利用了,只怕你早就让她变成了你的女人,又岂会出现今天这种事!”

    苗毅嘴唇绷了绷,似乎在努力压制下心中的什么,最终心如铁石道:“侯爷,我对令爱没有任何兴趣!”

    一句话就把某人之前苦口婆心的一番话给彻底全部推翻了。

    战平猛然盯向他,山风突然猛烈,他衣衫长摆翻飞,身穿战甲的苗毅却是冷冰冰站那目视远方,犹如石雕。

    战平缓缓转身离去。

    琼星天王府,一座白玉拱桥的雕栏扶手上,摆着一只玉钵,里面装满了固元丹。

    站在桥上的寇凌虚抓了一把固元丹撒入桥下水中。

    水中立刻翻腾,折腾的水花四溅,一条条长约有半丈、眼睛冒着红光的金鲤集群出现,在那争抢食物。寇凌虚凝视着水面动静,轻叹一声,“乱了,有点乱!”

    一旁陪着的老唐试着问道:“老爷是指嬴九光外孙女入宫为妃的事吗?”

    如今他说的这事已经公开了,也传开了。

    寇凌虚沉吟道:“青主这是要开始敲打夏侯家了,我明明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是心中却莫名不安。老唐,你没发现这几千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点吗?炼狱之地出现新的入口、整顿天街时陛下和我们发生冲突、影卫中可能有内鬼、妖僧南波的消息、白凤凰的出现,其他的就不说了,如今青主又要敲打夏侯家,以前那么多年都难得出现的大事如今却似乎在一件件集中爆发,令人应付起来捉襟见肘,连监察右部的人手都不够用了,天庭似乎已经有了乱象丛生的征兆!”

    老唐也叹了声,“是啊!别说天庭,连我们的大部分精力都被吸引到了这些事情上,下面的人手几乎都投入到了这些事情的查探中,只怕其他各大势力也好不到哪去,都没了精力再关注其他,笼罩天下的大网已经被拉扯得乱七八糟到处是漏洞,令人堪忧!”(未完待续。)

    …

第1279章    “轰隆隆……”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整个空间都都是恐怖的太阳风暴!

    三千多枚恒星星核组成太阳耀斑大阵自爆,如此恐怖的爆炸力,几乎能重伤一个极品空间系的混沌至宝。

    雷声轰轰,炽火炎炎!

    这是一个超高温的烈火世界,仿佛是宇宙的崩溃,至强的能量,狂猛地爆炸。烈火蔓延而出,一瞬间,太阳真火组成的火之世界瞬间形成。

    如果是其他的空间,只怕直接在这一击下崩溃了!

    这一次,光武帝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却是太小瞧了这个空间。

    这是道器[鸿蒙龙墓]的空间!

    更让人绝望的是,如今的鸿蒙龙墓第三区、第四区也短暂地被[大寂灭珠]融合。

    两个至强空间道器的融合,这使得这方空间的壁垒强大到了极点。

    只可惜,耶无上、耶无喜、耶乐三位光系帝级强者,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

    这会儿,早就退开几百公里之外的三人,看着前方恐怖的爆炸与烈火。不由一脸兴奋。

    “哈哈,虽然自己也被重伤了一下,可是,那个吕重也应该陨落了吧?”耶无喜兴奋地大笑。

    他刚刚启爆[太阳耀斑大阵]后,第一时间把光之道、风之道加速到极致,虽然退出二三百公里开外,却依旧被那[太阳耀斑大阵]自爆的恐怖能量*及而重伤。至少折了四成的战力。然而,在他看来,就算自己重伤,只要毁了吕重,也是太值得了。

    耶无乐点了点头:“那吕重虽强,应该也跑不过我们。陨落是必然的。”

    身为光系的强者,他对自己等人的速度有着盲目的自信与迷恋。

    只有光武帝耶无上在兴奋中还带有一丝疑惑。

    虽然狠不得吕重神形俱灭、魂飞魄散,可是。他也隐隐感觉有一些不对。

    如果吕重这么好杀的话,他就不可能在这短短的百多年来。战败无数的帝级强者了。

    “该死,难道那家伙居然还没有陨落?”耶无上暗中嘀咕起来。强大的仙识疯狂地向前方扩散。

    吕重当然没有陨落!

    甚至,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损失。

    在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同时释放三千多枚恒星星核组成[太阳耀斑大阵]到启动爆炸的这一过程,虽然时间极短,可是,对于吕重这样已凝聚出上品中位级的时间大道道纹的强者来说,已足以让他轻松在这第三区与[大寂灭珠]其他世界进行无数个来回了。

    甚至,就算不躲入[大寂灭珠]之内。以吕重的速度,也绝对能在第一时间之内脱离[太阳耀斑大阵]自爆的核心地带。

    要知道如今的吕重,凝聚出的[光]之大道道纹,其品级也是上品巅峰境界,与光武帝耶无上几乎同级。就算速度比耶无上依旧逊色一些,却也要强过耶无喜、耶无乐两人。

    不过,有[大寂灭珠]能轻松保护自身的安危,吕重也是果断地在[太阳耀斑大阵]自爆的第一时间闪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

    “呵呵,太阳耀斑大阵?威力倒是不错。不过,还是伤不到本尊。”

    就在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兴奋地交谈之际。吕重的声音突兀地在三人耳边响起。

    一时间,三人俱都换上了一副有如见鬼的表情。

    “怎么可能?这吕重怎么可能逃过[太阳耀斑大阵]的恐怖爆炸?”耶无喜顿时睁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与恐惧。

    这一刻。吕重的“强大”与“诡异”,也是真正地吓了他一大跳。

    耶无乐则是双颚一撞,几乎一瞬间就把自己的嘴唇都给咬破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吕重非但没有陨落在[太阳耀斑大阵]的自爆中,甚至听其声音,好像还没有受到一点小伤?他……他到底是不是人?”

    “好!好一个吕重,果然有些手段。想必你又躲进了你那神秘古镜一般的宝贝当中去了。”耶无上目光如炬,终于在第一时间说出了吕重之所以没受伤的秘密。

    “你倒是有点眼光,可惜。人却是太蠢了。”吕重戏谑地看着耶无上一眼,双眼中闪过一丝鄙视与不屑。

    耶无上顿时怒不可遏。目光阴沉之极地盯着吕重,声音冷到极点:“吕重。奉劝一句,做人可不要这么嚣张。要知道与我们天使族的势力相比,你吕重只不过一人。顶多再加上你的几个仙皇级的女人罢了。我们天使族真的要全力对付你,在仙界,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威胁我?”吕重毫不在乎地一笑,陡然目光转冷:“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吕重虽只有一人,但是要抗偷袭阴死你们天使族大量高层,想必还能轻松办到的。嘿嘿,再说了,解决了鸿蒙龙墓的所有天使,你们天使一族的实力也是要下降太多。之后对仗起来,那就容易得多了。说不得,我能创造出一人灭你天使全族的奇迹呢。哈哈……”

    说道最后,吕重更是狂笑起来。

    而所有听到吕重针对耶无上等天使族之人的议论后,都是齐齐吸着凉气,心中寒意大盛。甚至,有不少帝级强者的体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的确,光脚不怕穿鞋的!

    这吕重就算只有一人,可是战斗力极强,而且能随时随地进行偷袭。

    以他之前表现出的隐身能力、可见他真要是铁了心对付一个势力的话,绝对会让一个超级大型势力防不胜防,损失惨重。

    惧了!

    这一刻,耶无上的心中也是一凉。

    突然间,他心中生出一丝懊悔。

    像吕重这样的狠人,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

    这种实力强大,偏偏没有任何道德束缚的凶人,是最不能得罪的一类人。

    在懊悔的同时,耶无上心中的杀意也是凝重到了极点。

    他明白,如果不能在这里灭杀了吕重,一旦出了鸿蒙龙墓,吕重对天使一族造成的危害必将恐怖之极。

    “杀——”

    没有再说废话,耶无上给耶无乐、耶无喜两人传音交流了一下,果断再次杀向吕重。

    这会儿,三人的光之大道道纹提升到了极至,超卓的速度形成。

    三人成品字型,以这鸿蒙龙墓第三区中绝无仅有的超级速度,再次攻击吕重。

    速度为王?

    吕重冷笑!

    先别说他们三人已有两人被之前的[太阳耀斑大阵]自爆波及而重伤,绝对会拖慢最强的耶无上的速度。

    就算没有受伤,吕重本身也凝聚出了上品巅峰境的光之大道道纹,再有同样境界的风之大道道纹与中位巅峰级的雷之大道道纹辅助,吕重的速度足以能在短时间内与光武帝耶无上抗衡。

    “围杀我?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吕重冷漠说道,身后杀意横空,浩瀚的[威]之圣纹开启,弥漫于天地之间。

    一时间,吕重的气势恐怖地提升。

    无穷的威势几乎能压得无数观战的人喘不过气来,更何况是正中心的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

    而同时,吕重的右手上,拿着的不再是苍穹龙戟,而是一刀诡异而带着虚无缥缈感的神奇巨刀。(未完待续)

    ps:真诚感谢停产、审判者高达两位兄弟一直来的支持与打赏,感谢红红火火笑看人生兄弟连续的大额打赏,感谢无上萌爷、书友141103153038659、dsgsgsgsg、随缘惜缘、高双华、rgan、审判者高达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