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宗伟阳一直目送米黄色的雨燕离开他的视线,他才一脸遗憾的钻进了自己的车子,然后离开了。 [800]

    开车的时候,宗伟阳感到自己的思绪乱成了一团麻,满脑子全都是关于那个女人的。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绿灯已经亮起,他竟然还停在原地不动,惹来后面一连串的喇叭声

    这一夜,老男人宗伟阳竟然失眠了,好不容易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却又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自己身穿红衣,胸带红花,手中牵着一条红绸带,而红绸带的另一头正是白天那个女人。只见她头蒙红巾,莲步轻移,亦步亦趋的跟着宗伟阳的步伐。四周鼓乐喧天,宾客盈门,唱礼人高声赞礼:“一块檀香木,雕刻一马鞍,新人往上跨,步步保平安??”

    这个将宗伟阳迷的五码六道,神魂颠倒的女人,自然就是“赵庄双怪”之一的顾晓梅。

    原来,顾晓梅和尹大路自从昨天来到平川县,住进王淑芳的大别墅之后,王淑芳的家中自然便忙乱起来,而王淑芳雇佣的保姆需要过了正月十五才会来上班,几个人的吃喝拉撒,大量的家务都需要有人来处理。

    因为王淑芳每天都要忙工作,而大路叔每天都要研究他的那些资料,所以,顾晓梅便将四口人一日三餐和一切家务都承担了起来。

    今天下午,顾晓梅看到厨房冰箱里已经没有多少东西,便开着前保姆的雨燕出来买东西,没想到,由于保姆放假回家,车子放在车库里长时间不开,亏电了。顾晓梅是借用人家的电动车打着火去的。本想一路过去,回来的时候,电池也就能用了,结果竟然还是打不着火。

    顾晓梅早已经不是单纯的小姑娘,宗伟阳的心思她能看的出来。可是顾晓梅对宗伟阳却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并且注定是自己生命的匆匆过客,以后再也不会相遇。她甚至没有将此事向任何人提起,好像也不值得提起。自从赵大同去世后,顾晓梅便将自己的一颗心也彻底的尘封了起来。

    这个女人甚至曾经暗暗发誓,赵大同活着时候,自己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现在赵大同没了,自己再也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唉!这个糊涂的女人却没有想过,如果赵大同泉下有知,他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妻子为已经死去的自己受苦吗?

    第二天,赵长枪早早的便来到县政府,将工作向秘书洪光武交代一番后,便要驱车赶往临河市,今天就是吴应熊的老父亲八十大寿了,赵长枪要如约前去为老爷子拜寿。

    临走之前,赵长枪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要和书记宗伟阳商量一下,于是又从车上下来,去了书记办公室。

    当赵长枪看到宗伟阳的尊荣时,不禁吓一跳,只见宗伟阳眼窝深陷,眼眶发青,眼白发红,精神也有些萎靡,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呀,宗书记,你没事吧?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被人打了?”赵长枪惊讶的问道。

    “唉,别提了,昨天晚上竟然失眠了。折腾半晚上没睡着。”宗伟阳说着话,端起桌上的浓茶狠狠的喝了一口,想借此提提精神。

    “失眠了?以前没听说你有失眠的毛病啊。嘿嘿,是不是想女人了?”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宗伟阳翻翻白眼,说道:“扯淡,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我可是都四十冒头,老喽。”

    “人老心不老也是很正常的嘛!坚持一下吧,坚持一两天,等我回来,我就安排你们见面。”赵长枪又说道。

    “见面,见什么面?什么乱七八糟?”宗伟阳说道。

    “装,又给我装。你就给我装吧!忘了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个美女了?嘿嘿,我看不是忘了,是天天惦记着吧?要不昨天晚上怎么能失眠呢?”赵长枪一脸坏笑的说道。

    “算了,不说了。如果被人听到我们两个在这里聊这些,说不定会有人跑到上面反映我们上班时间侃大山。说吧,什么事情?”宗伟阳笑着说道。

    “是这样,我现在就去临河市给吴应熊的老爷子做寿了。我想将我们平川县打算并入天水市的事情告诉吴副省长,听听他的意见。你的意思呢?”赵长枪说道。这是个大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一把手宗伟阳商量一下。

    宗伟阳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才说道:“好吧,那就告诉他吧。这事知道的人越多,对我们反而越有利。嘿嘿,我们现在可是奇货可居,而孙国伟却要将我们弃之若敝履。我也算服了他了。”

    “好,那就这样吧,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孙国伟的耳朵里。说实话,我很像看看他那时候的表情。呵呵呵。”赵长枪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

    赵长枪起身离开了宗伟阳的办公室,驱车赶往临河市。

    超级悍马一路疾驰。赵长枪还差十几公里到达临河市的时候,林浩的电话打了过来。林浩告诉赵长枪他已经到达了临河市,正在临城广场的停车场上等他。

    赵长枪和林浩汇合到一起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林浩早已经在等着赵长枪,看到赵长枪的车子,连忙迎了上来。赵长枪刚下车,他便问道:“你真的拿到陈偿债的作品了?”

    “这我还用骗你?”

    赵长枪说着话,从超级悍马的后排座上取过一个卷轴递到林浩手中,正是那副“心静图”。

    “好!果然不愧是陈大师的作品。这画拿到市场上至少得值五十万!唉!还是赵县长面子大啊。除了你,恐怕中央领导去求陈大师,陈大师也未必会给他片纸作品。”林浩由衷的说道。他可是不止一次在陈晓刀面前碰过钉子。

    赵长枪笑了笑没有说话,林浩哪里知道他和陈晓刀之间的恩恩怨怨啊。事实上,他那天从陈晓刀手中可不是只拿回来这一件作品。当时,陈晓刀让赵长枪从他那里随便带走几件作品,结果这家伙直接弄走了一大包。

    赵长枪将这些作品带走的时候,思想完全无压力,他是抱着保护文化遗产的心态去拿的。

    “赵县长,你给吴老爷子带了什么东西?”林浩一边小心的将“静心图”收起来,一边问道。在他看来,赵长枪手眼通天,送出去的东西一定不同凡响。

    “哦,我本来也想送给老爷子一副画的,可是既然你送了画,我就不能再送了。你看我打算送给老爷子一对这个。”

    赵长枪说着话,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拎出了一个鸟笼子。

    林浩的眼睛马上瞪得溜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赵长枪的鸟笼里放的不是鸟,而是两只小鸡!金黄色的小鸡,叽叽的叫个不停。

    “小小鸡!你你真的打算送给吴家了老爷子两只小鸡?”林浩结结巴巴的说道。

    赵长枪曾经让他给吴家老爷子送两只小鸡,结果自己考虑到不太合适,所以没采纳他的建议。没想到现在赵长枪自己竟然将小鸡弄来了。

    “你这不废话嘛。都已经拿来了,难道还有假。你可别小看我这两只小鸡,为了弄到这两只小家伙,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现在时令还不到雨水,我打听遍了平川县,也没打听到哪家孵化场开始孵化小鸡了。最后无奈之下,我一想,我这是送给老爷子一对宠物啊,为什么不去宠物店看看?嘿,结果你猜怎么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怎么样,你看我这两只小鸡的卖相怎么样?”赵长枪仿佛很欣赏自己这创意十足的礼物。

    林浩听得心中直咧嘴,心说:“也就你这样的奇人能送出这样牛逼哄哄的礼物,和刘罗锅送给乾隆爷的一统姜山有的一拼了。”

    林浩心中腹诽,口中却说道:“好,卖相是不错,但愿老爷子能喜欢。”

    “放心,他肯定喜欢!喜欢种菜的人,没有不喜欢小鸡的。嘿嘿。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走吧。”

    说着话,赵长枪将鸟笼子重新放好,然后钻进了汽车,林浩也进了自己的车子,两个人直奔省委家属院而去。

    省委家属院门口有荷枪实弹的警卫,没有通行证的车辆一律不准入内。不过这难不倒赵长枪。因为当他的车子到达省委家属院大门口的时候,吴飞羽早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

    “吴兄,我来了。”赵长枪将车子停在大门口,从车上走下来和吴飞羽打招呼。

    “哎呀,赵老弟,你到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你要爽约了呢!”吴飞羽几步便走到了赵长枪面前,热情的握住了赵长枪的手不断的摇晃着。

    “呵呵,承蒙吴兄热情相邀,我如果爽约,岂不是不识抬举?哈哈。”赵长枪笑着说道。

    “赵老弟,那东西没忘了带吧?嘿嘿。”吴飞羽嘿嘿笑着说道。

    赵长枪猛然一拍大腿,一脸遗憾的说道:“哎呀!坏了!走的太匆忙,忘记带了。就在我家客厅的茶几上呢!”

    “不会吧?赵老弟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吴飞羽马上瞪着眼睛看着赵长枪说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四一章 验身    不过看着苗毅离去的背影,跟随苗毅多年的杨召青还是能隐隐察觉到大人似乎有什么心事。

    慢慢放步山间小径的苗毅的确有心事,脑海中浮现的还是战如意那扯破衣裳的一幕,并非应色而念念不忘,而是那一幕带给他的触动。他自认自己远远比不上天帝,哪怕是做天帝万分之一的妃子也比跟他苗毅强,何况凭嬴家的势力在后宫中也不会太差,可战如意不愿献身于天帝,却说出了愿意嫁给他的话,还当着他面那样!

    其实在鬼市的时候苗毅就隐隐察觉到了一点战如意的心思,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可他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一路走来,磨去了太多的棱角,早已不是当年在小世界的那个热血男儿,能为了云知秋不惜一腔热血和六圣对着干,何况此地非彼地,战如意的家世背景再加上他自己的处境真的消受不起美人恩,所以刻意回避。

    以前只是有点怀疑,不敢确认,今天战如意的举动似乎加以了印证,难道不愿意委身天帝却愿意随他,真的是对他…

    念头就此打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不敢再往下多想,怕想多了控制不住自己,怕会干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只能是自我安慰,也许只是因为战如意那高傲的性格不愿成为后宫佳丽中争宠的一员而已。

    并没有等太久,就在第二天,一个风起的日子,风呼呼刮着,嬴家的人被风刮来了。

    黑龙司这边也接到了上面的命令,把战如意交给嬴家的人。

    战平和嬴珞环也来了,一起进了大统领官邸,把默默低头不语的战如意接了出来。一家三口都显得有些沉默,前后倒是一群喜气洋洋的嬴家人。

    苗毅没有露面,站在附近山峰上的一棵树下,静静看着。

    只是不知为何,战平突然向四周扫了眼,看到了树下的苗毅,和苗毅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他略作凝视,神态上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又回过了头去,一群人飞离,飞往天庭众臣别院所在方向。

    苗毅目送一群人离去,御园如今是他在看管,他已经接到了手下的禀报,嬴天王已经亲自带着人进驻了别院,赢家老老少少来了不少的人。

    看守中军大统领官邸的重兵撤去,杨召青回来复命。

    苗毅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而去,他还有公务要处理。已经接到了上面的命令,战如意调离了黑龙司,从此和黑龙司没有了关系。没说去何处。上面显然也不愿意战如意的亲信继续呆在左督卫,把战如意当初带进左督卫的人一起清理了出去。

    因此苗毅需要将黑龙司空缺的职位重新做出调整。

    同时上面也给他补了不少人进来,当初因聂无笑要人而空缺的人手都给补齐了,基本上补的都是新手小兵,基本上都是金莲一、二、三品的金莲修士。不过庾重真直接指派了两名副总镇下来,一男一女,一个名叫东九真,一个名叫赤烟。

    对于上面直接指派副总镇。苗毅是有意见的,黑龙司又不是没人,有位置空出来自然是要优先考虑下面的弟兄。可庾重真为了加强对下面的掌控非要如此,他也没办法,不过苗毅趁机提出了要求,希望庾重真能以北斗军的名义直接提拔阎修为黑龙司中军大统领。

    他不自己提拔自然有自己的难处,无功不受禄,他自己再提拔的话。阎修未免也爬得太快了点,下面会有意见,以北斗军的名义提拔那就是上面的事了,大家有意见找都统大人去。对此,庾重真倒没有拒绝。直接由北斗军发了任命下来,算是和苗毅都各做了让步。

    而苗毅又立刻将徐堂然调回了中军任副大统领。和杨召青可谓一左一右掌控着中军,至于阎修那个大统领几乎长期跟在苗毅身边,等于就是挂了个虚名。这也就是在御园,没什么打打杀杀的风险,阎修没必要再寸步不离地跟着苗毅,有了潜心修炼的机会。

    将黑龙司职位重新做出调整不久,下面有消息来,天宫大总管上官青带着人来了,去了嬴天王的别院。

    苗毅本不想往那边去,但是上官青一到,他这个总镇不去也得去,这御园也是属于天宫的一部分,在上官青的管辖范围内,万一上官青有事找他,他得随时在场。

    到了嬴天王的别院外,苗毅没有进去,就在外面的一棵盘根老树下候命。

    今天风大,吹散了半笼在山间的云雾,将不加掩饰的山间美景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上官青带来的几名宫女在赢家女眷的陪同下进了战如意的房间,为战如意进宫前做准备,验身!

    “区区小事何须大总管守在这里,不如一起走走,欣赏下本王的园中美景如何?”

    嬴九光从旁慢慢走了过来,乐呵呵发出了邀请。

    上官青回头看了眼闭合上的屋门,再回头看向眼中饱含深意的嬴九光,不禁会意一笑。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的,若是一般的妃子进宫,的确用不着他这个天宫大总管亲自跑一趟,可战如意不一样,关系到天帝的意图。说的难听点,对战如意的验身只是走个过场,战如意是不是完璧之身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战如意必须要成为‘如意天妃’。

    天帝不缺女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是完璧之身天帝碰不碰完全随天帝的兴趣,就算不碰,多一个放在那做摆设也没什么,何况天帝自己有兴趣看上了而弄进宫的女人也有不是完璧之身的先例。重点是天帝的名誉不能受到影响,天帝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怎么能戴绿帽子或捡破鞋,这才是上官青亲自出马的重要原因,一旦战如意的身子真有什么不妥,他将立刻扫平一切可能不妥的因素,该灭口的统统要灭口,务必保证战如意顺利入宫。

    上官青明白,嬴天王亲自出马又何尝不是为了这个原因,这是想把自己给调开,万一验身时出了什么意外,这位天王好动手脚,一定会确保战如意是清白的。

    心照不宣,上官青呵呵一笑,顺水推舟道:“那感情好,还从来没仔细看过天王的园子。”

    两人遂结伴而行,一路指点四周园景,都兴致颇高的样子。

    在园子里绕了小半圈,嬴家的总管也是嬴天王身边的老仆,是一名叫左儿的老妇人,前来禀报:“天王,大总管,宫里来的人已经完事了。”

    嬴九光精神一振,这么快就完事了,那就说明没有什么意外,否则肯定要花时间善后,就说嘛,嬴家的家风怎么可能出问题。回头呵呵笑道:“大总管,是继续逛一逛,还是…”

    上官青微微一笑,“既然事情完了,那就下次有机会再来逛吧,老奴还要回去复命。”

    “好!”嬴九光点了点头,两人立刻抄近路插了回去。

    来到原地,宫中来的三名宫女立刻从战如意的屋里走了出来,嬴九光抢先问道:“怎么样?”

    为首的一名老宫女立刻回道:“回天王,战姑娘冰清玉洁!”

    嬴九光要的就是这句话,抬手捋须,果断蹦出一个字来,“赏!”

    老仆左儿迅速上前,分别拿出了三只储物镯给三人。三名宫女心中暗喜,天王亲自开口给的赏赐肯定轻不了,当即一起欠身谢过,“谢天王赏赐!”

    上官青却是朝那为首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还以眼色,微微点头,表示的确没有问题。

    上官青也松了口气,是真的冰清玉洁自然是更好,也省得他麻烦。

    “大总管,你看…”嬴九光又回头对上官青示意了一声。

    上官青明白他的意思,当场让三名宫女写了验身文书画押,他自己接到手中看过后也打下了自己天宫大总管的法印做证明,然后将文书正式交到了嬴九光手上。

    嬴九光接到手中仔细看过确认无误后,笑了,拿到了这东西就不怕有人作怪说三道四了,此物可击破一切谣言。

    为什么一开始不公开战如意入宫的事,就是怕有人捣乱,不说别人,夏侯家肯定会第一个捣乱。

    “有劳大总管亲自跑一趟,一点小小心意,还望不要嫌弃。”嬴九光亲自拿出了一只储物镯塞进了上官青的手中。

    上官青笑了笑,也没有拒绝,“宫里会立马做准备,还望天王这边也尽快做好听旨的准备。”

    “那是,大总管放心!”嬴九光应下,亲自送了上官青到大门口。

    很快,随着嬴天王的一声令下,整个别院开始张灯结彩,也等于是正式公开了战如意要入宫为妃的事。

    大红的绸布扎成了花挂上,站在别院外一角的苗毅亲眼目睹了这忙碌的一幕,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否则不会这样张扬。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出事,苗毅下令,再次召集了上万人马火速赶来,由杨召青亲自坐镇,严防可能因为守卫不当会出现的问题。

    外面的动静也惊动了里面的人,战平侯出现在了别院外,慢慢朝这边走了过来,慢慢朝站在大树下的苗毅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