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看着苗毅离去的背影,跟随苗毅多年的杨召青还是能隐隐察觉到大人似乎有什么心事。

    慢慢放步山间小径的苗毅的确有心事,脑海中浮现的还是战如意那扯破衣裳的一幕,并非应色而念念不忘,而是那一幕带给他的触动。他自认自己远远比不上天帝,哪怕是做天帝万分之一的妃子也比跟他苗毅强,何况凭嬴家的势力在后宫中也不会太差,可战如意不愿献身于天帝,却说出了愿意嫁给他的话,还当着他面那样!

    其实在鬼市的时候苗毅就隐隐察觉到了一点战如意的心思,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可他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一路走来,磨去了太多的棱角,早已不是当年在小世界的那个热血男儿,能为了云知秋不惜一腔热血和六圣对着干,何况此地非彼地,战如意的家世背景再加上他自己的处境真的消受不起美人恩,所以刻意回避。

    以前只是有点怀疑,不敢确认,今天战如意的举动似乎加以了印证,难道不愿意委身天帝却愿意随他,真的是对他…

    念头就此打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不敢再往下多想,怕想多了控制不住自己,怕会干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只能是自我安慰,也许只是因为战如意那高傲的性格不愿成为后宫佳丽中争宠的一员而已。

    并没有等太久,就在第二天,一个风起的日子,风呼呼刮着,嬴家的人被风刮来了。

    黑龙司这边也接到了上面的命令,把战如意交给嬴家的人。

    战平和嬴珞环也来了,一起进了大统领官邸,把默默低头不语的战如意接了出来。一家三口都显得有些沉默,前后倒是一群喜气洋洋的嬴家人。

    苗毅没有露面,站在附近山峰上的一棵树下,静静看着。

    只是不知为何,战平突然向四周扫了眼,看到了树下的苗毅,和苗毅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他略作凝视,神态上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又回过了头去,一群人飞离,飞往天庭众臣别院所在方向。

    苗毅目送一群人离去,御园如今是他在看管,他已经接到了手下的禀报,嬴天王已经亲自带着人进驻了别院,赢家老老少少来了不少的人。

    看守中军大统领官邸的重兵撤去,杨召青回来复命。

    苗毅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而去,他还有公务要处理。已经接到了上面的命令,战如意调离了黑龙司,从此和黑龙司没有了关系。没说去何处。上面显然也不愿意战如意的亲信继续呆在左督卫,把战如意当初带进左督卫的人一起清理了出去。

    因此苗毅需要将黑龙司空缺的职位重新做出调整。

    同时上面也给他补了不少人进来,当初因聂无笑要人而空缺的人手都给补齐了,基本上补的都是新手小兵,基本上都是金莲一、二、三品的金莲修士。不过庾重真直接指派了两名副总镇下来,一男一女,一个名叫东九真,一个名叫赤烟。

    对于上面直接指派副总镇。苗毅是有意见的,黑龙司又不是没人,有位置空出来自然是要优先考虑下面的弟兄。可庾重真为了加强对下面的掌控非要如此,他也没办法,不过苗毅趁机提出了要求,希望庾重真能以北斗军的名义直接提拔阎修为黑龙司中军大统领。

    他不自己提拔自然有自己的难处,无功不受禄,他自己再提拔的话。阎修未免也爬得太快了点,下面会有意见,以北斗军的名义提拔那就是上面的事了,大家有意见找都统大人去。对此,庾重真倒没有拒绝。直接由北斗军发了任命下来,算是和苗毅都各做了让步。

    而苗毅又立刻将徐堂然调回了中军任副大统领。和杨召青可谓一左一右掌控着中军,至于阎修那个大统领几乎长期跟在苗毅身边,等于就是挂了个虚名。这也就是在御园,没什么打打杀杀的风险,阎修没必要再寸步不离地跟着苗毅,有了潜心修炼的机会。

    将黑龙司职位重新做出调整不久,下面有消息来,天宫大总管上官青带着人来了,去了嬴天王的别院。

    苗毅本不想往那边去,但是上官青一到,他这个总镇不去也得去,这御园也是属于天宫的一部分,在上官青的管辖范围内,万一上官青有事找他,他得随时在场。

    到了嬴天王的别院外,苗毅没有进去,就在外面的一棵盘根老树下候命。

    今天风大,吹散了半笼在山间的云雾,将不加掩饰的山间美景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上官青带来的几名宫女在赢家女眷的陪同下进了战如意的房间,为战如意进宫前做准备,验身!

    “区区小事何须大总管守在这里,不如一起走走,欣赏下本王的园中美景如何?”

    嬴九光从旁慢慢走了过来,乐呵呵发出了邀请。

    上官青回头看了眼闭合上的屋门,再回头看向眼中饱含深意的嬴九光,不禁会意一笑。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的,若是一般的妃子进宫,的确用不着他这个天宫大总管亲自跑一趟,可战如意不一样,关系到天帝的意图。说的难听点,对战如意的验身只是走个过场,战如意是不是完璧之身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战如意必须要成为‘如意天妃’。

    天帝不缺女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是完璧之身天帝碰不碰完全随天帝的兴趣,就算不碰,多一个放在那做摆设也没什么,何况天帝自己有兴趣看上了而弄进宫的女人也有不是完璧之身的先例。重点是天帝的名誉不能受到影响,天帝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怎么能戴绿帽子或捡破鞋,这才是上官青亲自出马的重要原因,一旦战如意的身子真有什么不妥,他将立刻扫平一切可能不妥的因素,该灭口的统统要灭口,务必保证战如意顺利入宫。

    上官青明白,嬴天王亲自出马又何尝不是为了这个原因,这是想把自己给调开,万一验身时出了什么意外,这位天王好动手脚,一定会确保战如意是清白的。

    心照不宣,上官青呵呵一笑,顺水推舟道:“那感情好,还从来没仔细看过天王的园子。”

    两人遂结伴而行,一路指点四周园景,都兴致颇高的样子。

    在园子里绕了小半圈,嬴家的总管也是嬴天王身边的老仆,是一名叫左儿的老妇人,前来禀报:“天王,大总管,宫里来的人已经完事了。”

    嬴九光精神一振,这么快就完事了,那就说明没有什么意外,否则肯定要花时间善后,就说嘛,嬴家的家风怎么可能出问题。回头呵呵笑道:“大总管,是继续逛一逛,还是…”

    上官青微微一笑,“既然事情完了,那就下次有机会再来逛吧,老奴还要回去复命。”

    “好!”嬴九光点了点头,两人立刻抄近路插了回去。

    来到原地,宫中来的三名宫女立刻从战如意的屋里走了出来,嬴九光抢先问道:“怎么样?”

    为首的一名老宫女立刻回道:“回天王,战姑娘冰清玉洁!”

    嬴九光要的就是这句话,抬手捋须,果断蹦出一个字来,“赏!”

    老仆左儿迅速上前,分别拿出了三只储物镯给三人。三名宫女心中暗喜,天王亲自开口给的赏赐肯定轻不了,当即一起欠身谢过,“谢天王赏赐!”

    上官青却是朝那为首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还以眼色,微微点头,表示的确没有问题。

    上官青也松了口气,是真的冰清玉洁自然是更好,也省得他麻烦。

    “大总管,你看…”嬴九光又回头对上官青示意了一声。

    上官青明白他的意思,当场让三名宫女写了验身文书画押,他自己接到手中看过后也打下了自己天宫大总管的法印做证明,然后将文书正式交到了嬴九光手上。

    嬴九光接到手中仔细看过确认无误后,笑了,拿到了这东西就不怕有人作怪说三道四了,此物可击破一切谣言。

    为什么一开始不公开战如意入宫的事,就是怕有人捣乱,不说别人,夏侯家肯定会第一个捣乱。

    “有劳大总管亲自跑一趟,一点小小心意,还望不要嫌弃。”嬴九光亲自拿出了一只储物镯塞进了上官青的手中。

    上官青笑了笑,也没有拒绝,“宫里会立马做准备,还望天王这边也尽快做好听旨的准备。”

    “那是,大总管放心!”嬴九光应下,亲自送了上官青到大门口。

    很快,随着嬴天王的一声令下,整个别院开始张灯结彩,也等于是正式公开了战如意要入宫为妃的事。

    大红的绸布扎成了花挂上,站在别院外一角的苗毅亲眼目睹了这忙碌的一幕,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否则不会这样张扬。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出事,苗毅下令,再次召集了上万人马火速赶来,由杨召青亲自坐镇,严防可能因为守卫不当会出现的问题。

    外面的动静也惊动了里面的人,战平侯出现在了别院外,慢慢朝这边走了过来,慢慢朝站在大树下的苗毅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第1278章 噬运术! 太阳耀斑大阵    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耶无上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突然说道:“吕重!我耶无上认栽了,认真来说,我们天使一族与你吕重也并无什么大的仇怨,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握手言和,如何?我保证即便出了鸿蒙龙墓,也永远不再找你的麻烦。”

    什么?

    一向狂妄自认圣人之下第一人的光武帝耶无上居然服软了?

    这……这还是那个凶残、暴戾的耶无上么?

    还还是那个在魔神界称王称霸的光武大帝么?

    随着耶无上的服软,顿时,所有暗中观战的帝级强者都震惊了。

    这个光武帝耶无上,可不是一个会轻易向人服软的人啊!

    现在,还有两个同伴守望相助。居然就向吕重低头了?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悄悄观战的人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吕……吕重大人,您如果有实力灭了耶无上,还请灭了他吧。这家伙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人。而且他在魔神界杀戮成性,灭了无数神国。您要是灭了他,必是功德无量……”

    害怕吕重真的同意与光武帝耶无上握手言和,一个魔神界的下位仙帝突然勇敢地向吕重传音。

    虽然有借吕重之手灭杀耶无上的想法,但是这个魔神界的下位仙帝,语气倒也是一片赤诚。

    “谁敢背后乱咬舌头?”光武帝也听到了这个下位仙帝的传音,顿时勃然大怒,猛然暴喝。

    “哼,耶无上,你敢做,还敢不让人说么?这亿万年来。为了争夺信仰、香火,你无数次发动诸神大战,把我们魔神界搞得乌烟瘴气。无数人强者而你的贪欲而陨落。无数生灵因你而死亡。这亿万年来,直接、间接因你而死的生灵。不下亿万。你所犯的罪孽,罄竹难书。如果以我一命,能换你们所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天使陨落,我海露娜死而无憾……”

    一个身着豹纹服装的妖媚女帝破空而至,一脸怨恨地看着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突然在吕重的面前跪了下来:“吕……吕重大人,这些人毁了太多的神国与生灵。如果您有实力灭了他们,请一定灭掉他们。为此。我可以献上我的所有,甚至包括我的生命。请吕重大人成全——”

    这女子是一个兽族帝级强者,不过只有下位仙帝的实力,脸蛋精致而妖媚,身后还长着一条豹尾。穿着也极为火辣、性感。

    此时,她神情激动,恨不得第一时间与耶无上等人同归于尽。

    这豹族女帝并没有说什么假话!

    吕重的功德神眼可不是盖的!

    在吕重的眼底,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身上罪孽简直滔天。

    而功德,居然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可见,这三人到底是怎样凶残成性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们都是光系的强者。本身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怨气、凶魂、业力。他们早就被这滔天的怨气、业力给侵袭而陨落。

    “贱婢!我等与吕重道友说话,岂容你这豹妖插言,给我死——”

    耶无上戾气大盛。身形一动,猛然一脚踢向这豹女。

    吕重脸色一冷,毫不犹豫地抬腿。

    “轰……”

    巨大的力量形成恐怖的音暴。

    吕重一连退了十几步,而耶无上整个人则是狂退了五十步之多。

    明明吕重才是中位准圣境界,可是,吕重的肉身之强,却是远胜耶无上多矣。

    更何况,吕重在抬腿的同时,也是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土之大道、金之大道。

    “够嚣张!”吕重冷冷地看着耶无上。目光顿时锐利起来,“我吕重向来不是什么好人。也不爱抱打不平,多管闲事。不过。你们不但很嚣张,而且还真的是罪孽滔天,我也不介意夫天行道一回,所以,你们今天必须死——”

    “哈哈,吕重,我耶无上向你服软了,你居然还敢这么狂妄,真当我们没有回手之力么?”耶无上心中愤恨无比,知道吕重不会再同意言和,他也是作好了战斗的准备。

    “有回手之力又如何?反正你们都一定会死!”吕重漠然说道。

    “无喜、无乐,我们动手——”耶无上陡然暴喝一声,“三光合一,杀——”

    耶无喜、耶无乐、耶无上同时出击。

    三人手中陡然多了三把璀璨之极的光剑!

    真正的三把先天至宝。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套组合性先天至宝,适合三人组阵战斗。

    在三人体内能量的疯狂推发之下,三剑澎湃起璀璨之极的炽白光华地。

    接着,三把光剑,陡然相互吸引,形成恐怖的品字攻击阵型,猛然轰向吕重。

    “组合性的先天至宝?”吕重脸色一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三宝合一的组合型先天至宝。

    这样一来,有三人同时联手,再有组合型先天至宝,其释放的攻击力,只怕不会比中品的混沌灵宝弱。

    “影之道,虚实转换——”

    吕重轻喝一声,本尊陡然拉着豹女消失。影子诡异地组成吕重的身形吸引对方的攻击力。

    “咝——”

    几乎在一瞬间,长剑穿透吕重的影子。

    “啊……”

    观战者中,不明所以的观音大仕、郦山老母俱都惊呼出声。

    可是,在瞬间之后,发现被那三而合一的组合法宝攻击的并不是真正的吕重,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该死,居然还凝聚出了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甚至虚实转换之术也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难怪到现在都没被人杀死——”耶无上发现情况,不由脸色一变。

    能自由让影子与本尊进行虚实转换,这样的吕重,几乎是杀不死的。

    反正,只要你的攻击一至,他轻松让影子代替自己的本尊。这几乎是杀不胜杀的。

    “吕重,有本事出来。你不是够嚣张要灭了所有天使么,出来啊……”耶无上怒声狂啸。

    “既然如此。如你所愿——”

    突然间,吕重的身形出现在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的身后。目光冷到极点,心中暗喝:“气运大道,噬运——”

    顿时,一种无形、无影的诡异气漩在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头顶上空出现。

    这种诡异气漩,几乎就连帝级强者也无法发现!

    吕重本是[霉运虫]一族的主人,本就拥有霉运虫的一些能力。而且,自从吕重凝聚出[气运]大道道纹后,吕重对吞噬其他生物气运的能力也是飞速提升。

    只不过。吕重却是很少去吞噬法宝、修行者的气运。

    而如今,这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身上罪孽深重,业力滔天。用[噬运]术,吞噬这三人身上的气运,吕重没有任何压力。

    气运大道,极为强大,也真正的虚无缥缈。

    这气运大道,甚至隐隐能与时间大道抗衡。

    其中,气运大道,又分为霉运、鸿运。

    这次。吕重吞噬的正是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身上的鸿运。

    除了吕重之外,几乎没任何人能发现这种诡异的气漩。

    可是,就算如此。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也是脸色凝重起来,越来越警惕。

    隐约间,他们也似乎感应到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从他们的体内消失。

    “吕……吕重,你……你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耶无喜一脸阴沉地看着吕重,心中的暴戾之气疯狂升腾。就连他们体内的光之本能属性都无法压制。

    “没什么,只是从你们身上取走一些东西,算是废物利用罢了!”吕重平静地说道。

    短短时间,吕重已经通过[气运]大道,强行噬走了三人全身仅四成的鸿运。

    鸿运之气迅速减少。三人也越发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好,我感觉有极为重要的东西在我体内消失了……”

    “该死。吕重究竟在干什么?为何我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不行,要么跑。要么必须得彻底干死吕重……”

    ……

    三人迅速用灵魂传音交流了一阵,陡然眼放凶光,“太阳耀斑大阵,出……”

    随着三人的暴喝,无数诡异的星核被三人给扔出。

    星核!

    而且是恒星的星核!

    这些星核拥有至强的光元素与火元素,威力无穷。

    就算其中的一小颗星核算爆炸,都能相当于一件普通先天灵宝的全力一击。

    而这一次,为了对付吕重,他们骇然瞬间扔出了三千颗之多。

    太阳耀斑大阵?

    这是毁灭性的一次性自爆大阵!

    其最大的作用不是困敌、杀敌。而是毁灭!

    真正的毁天灭地!

    当年,耶无上无意被吕重的[乾坤镜]困住,差点与海帝海塞冬一般被困。感受那乾坤镜内至强的[大衍玄隐周天阵]的恐怖之困阵,耶无上怕在进入[鸿蒙龙墓]时,又遇到吕重的[乾坤镜],这才把魔神界天使族积累了亿万年的大量恒星星核给拿了出来。

    显然,这是他用来对付吕重的最强的底牌。

    这太阳耀斑大阵,可是真正的一次性自我毁灭大阵!

    此阵一出,就算是圣人在太阳耀斑大阵的攻击范围之内,也有可能重伤,甚至陨落。

    三千多颗至强恒星星核,倾刻爆炸,足以相当于极品混沌至宝的雷霆一击!

    此阵一出,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顿时心神大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