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耶无上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突然说道:“吕重!我耶无上认栽了,认真来说,我们天使一族与你吕重也并无什么大的仇怨,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握手言和,如何?我保证即便出了鸿蒙龙墓,也永远不再找你的麻烦。”

    什么?

    一向狂妄自认圣人之下第一人的光武帝耶无上居然服软了?

    这……这还是那个凶残、暴戾的耶无上么?

    还还是那个在魔神界称王称霸的光武大帝么?

    随着耶无上的服软,顿时,所有暗中观战的帝级强者都震惊了。

    这个光武帝耶无上,可不是一个会轻易向人服软的人啊!

    现在,还有两个同伴守望相助。居然就向吕重低头了?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悄悄观战的人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吕……吕重大人,您如果有实力灭了耶无上,还请灭了他吧。这家伙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人。而且他在魔神界杀戮成性,灭了无数神国。您要是灭了他,必是功德无量……”

    害怕吕重真的同意与光武帝耶无上握手言和,一个魔神界的下位仙帝突然勇敢地向吕重传音。

    虽然有借吕重之手灭杀耶无上的想法,但是这个魔神界的下位仙帝,语气倒也是一片赤诚。

    “谁敢背后乱咬舌头?”光武帝也听到了这个下位仙帝的传音,顿时勃然大怒,猛然暴喝。

    “哼,耶无上,你敢做,还敢不让人说么?这亿万年来。为了争夺信仰、香火,你无数次发动诸神大战,把我们魔神界搞得乌烟瘴气。无数人强者而你的贪欲而陨落。无数生灵因你而死亡。这亿万年来,直接、间接因你而死的生灵。不下亿万。你所犯的罪孽,罄竹难书。如果以我一命,能换你们所有进入鸿蒙龙墓的天使陨落,我海露娜死而无憾……”

    一个身着豹纹服装的妖媚女帝破空而至,一脸怨恨地看着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突然在吕重的面前跪了下来:“吕……吕重大人,这些人毁了太多的神国与生灵。如果您有实力灭了他们,请一定灭掉他们。为此。我可以献上我的所有,甚至包括我的生命。请吕重大人成全——”

    这女子是一个兽族帝级强者,不过只有下位仙帝的实力,脸蛋精致而妖媚,身后还长着一条豹尾。穿着也极为火辣、性感。

    此时,她神情激动,恨不得第一时间与耶无上等人同归于尽。

    这豹族女帝并没有说什么假话!

    吕重的功德神眼可不是盖的!

    在吕重的眼底,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身上罪孽简直滔天。

    而功德,居然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可见,这三人到底是怎样凶残成性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们都是光系的强者。本身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怨气、凶魂、业力。他们早就被这滔天的怨气、业力给侵袭而陨落。

    “贱婢!我等与吕重道友说话,岂容你这豹妖插言,给我死——”

    耶无上戾气大盛。身形一动,猛然一脚踢向这豹女。

    吕重脸色一冷,毫不犹豫地抬腿。

    “轰……”

    巨大的力量形成恐怖的音暴。

    吕重一连退了十几步,而耶无上整个人则是狂退了五十步之多。

    明明吕重才是中位准圣境界,可是,吕重的肉身之强,却是远胜耶无上多矣。

    更何况,吕重在抬腿的同时,也是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土之大道、金之大道。

    “够嚣张!”吕重冷冷地看着耶无上。目光顿时锐利起来,“我吕重向来不是什么好人。也不爱抱打不平,多管闲事。不过。你们不但很嚣张,而且还真的是罪孽滔天,我也不介意夫天行道一回,所以,你们今天必须死——”

    “哈哈,吕重,我耶无上向你服软了,你居然还敢这么狂妄,真当我们没有回手之力么?”耶无上心中愤恨无比,知道吕重不会再同意言和,他也是作好了战斗的准备。

    “有回手之力又如何?反正你们都一定会死!”吕重漠然说道。

    “无喜、无乐,我们动手——”耶无上陡然暴喝一声,“三光合一,杀——”

    耶无喜、耶无乐、耶无上同时出击。

    三人手中陡然多了三把璀璨之极的光剑!

    真正的三把先天至宝。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套组合性先天至宝,适合三人组阵战斗。

    在三人体内能量的疯狂推发之下,三剑澎湃起璀璨之极的炽白光华地。

    接着,三把光剑,陡然相互吸引,形成恐怖的品字攻击阵型,猛然轰向吕重。

    “组合性的先天至宝?”吕重脸色一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三宝合一的组合型先天至宝。

    这样一来,有三人同时联手,再有组合型先天至宝,其释放的攻击力,只怕不会比中品的混沌灵宝弱。

    “影之道,虚实转换——”

    吕重轻喝一声,本尊陡然拉着豹女消失。影子诡异地组成吕重的身形吸引对方的攻击力。

    “咝——”

    几乎在一瞬间,长剑穿透吕重的影子。

    “啊……”

    观战者中,不明所以的观音大仕、郦山老母俱都惊呼出声。

    可是,在瞬间之后,发现被那三而合一的组合法宝攻击的并不是真正的吕重,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该死,居然还凝聚出了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甚至虚实转换之术也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难怪到现在都没被人杀死——”耶无上发现情况,不由脸色一变。

    能自由让影子与本尊进行虚实转换,这样的吕重,几乎是杀不死的。

    反正,只要你的攻击一至,他轻松让影子代替自己的本尊。这几乎是杀不胜杀的。

    “吕重,有本事出来。你不是够嚣张要灭了所有天使么,出来啊……”耶无上怒声狂啸。

    “既然如此。如你所愿——”

    突然间,吕重的身形出现在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的身后。目光冷到极点,心中暗喝:“气运大道,噬运——”

    顿时,一种无形、无影的诡异气漩在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头顶上空出现。

    这种诡异气漩,几乎就连帝级强者也无法发现!

    吕重本是[霉运虫]一族的主人,本就拥有霉运虫的一些能力。而且,自从吕重凝聚出[气运]大道道纹后,吕重对吞噬其他生物气运的能力也是飞速提升。

    只不过。吕重却是很少去吞噬法宝、修行者的气运。

    而如今,这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身上罪孽深重,业力滔天。用[噬运]术,吞噬这三人身上的气运,吕重没有任何压力。

    气运大道,极为强大,也真正的虚无缥缈。

    这气运大道,甚至隐隐能与时间大道抗衡。

    其中,气运大道,又分为霉运、鸿运。

    这次。吕重吞噬的正是耶无上、耶无乐、耶无喜三人身上的鸿运。

    除了吕重之外,几乎没任何人能发现这种诡异的气漩。

    可是,就算如此。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也是脸色凝重起来,越来越警惕。

    隐约间,他们也似乎感应到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从他们的体内消失。

    “吕……吕重,你……你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耶无喜一脸阴沉地看着吕重,心中的暴戾之气疯狂升腾。就连他们体内的光之本能属性都无法压制。

    “没什么,只是从你们身上取走一些东西,算是废物利用罢了!”吕重平静地说道。

    短短时间,吕重已经通过[气运]大道,强行噬走了三人全身仅四成的鸿运。

    鸿运之气迅速减少。三人也越发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好,我感觉有极为重要的东西在我体内消失了……”

    “该死。吕重究竟在干什么?为何我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不行,要么跑。要么必须得彻底干死吕重……”

    ……

    三人迅速用灵魂传音交流了一阵,陡然眼放凶光,“太阳耀斑大阵,出……”

    随着三人的暴喝,无数诡异的星核被三人给扔出。

    星核!

    而且是恒星的星核!

    这些星核拥有至强的光元素与火元素,威力无穷。

    就算其中的一小颗星核算爆炸,都能相当于一件普通先天灵宝的全力一击。

    而这一次,为了对付吕重,他们骇然瞬间扔出了三千颗之多。

    太阳耀斑大阵?

    这是毁灭性的一次性自爆大阵!

    其最大的作用不是困敌、杀敌。而是毁灭!

    真正的毁天灭地!

    当年,耶无上无意被吕重的[乾坤镜]困住,差点与海帝海塞冬一般被困。感受那乾坤镜内至强的[大衍玄隐周天阵]的恐怖之困阵,耶无上怕在进入[鸿蒙龙墓]时,又遇到吕重的[乾坤镜],这才把魔神界天使族积累了亿万年的大量恒星星核给拿了出来。

    显然,这是他用来对付吕重的最强的底牌。

    这太阳耀斑大阵,可是真正的一次性自我毁灭大阵!

    此阵一出,就算是圣人在太阳耀斑大阵的攻击范围之内,也有可能重伤,甚至陨落。

    三千多颗至强恒星星核,倾刻爆炸,足以相当于极品混沌至宝的雷霆一击!

    此阵一出,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三人顿时心神大定!(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平凡的邂逅    宗伟阳的日子过得的确有些苦。这倒不是说他缺吃缺喝,而是说他缺少家庭的温暖。他每天到单位就是忙不完的公务,回家后还有忙不完的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是他一个人的。

    宗伟阳也曾经想过要找个保姆,但是家中没有女主人,只有一个女保姆,瓜田李下的,实在不方便。如果找个男保姆吧,整天和一个陌生男人呆在一起,宗伟阳想想就觉得别扭。所以最后索性就一个人过。虽然清苦一些,但是能图个利索。

    好在宗伟阳以前没离婚的时候,就被老婆逼着经常干家务,所以这些工作对他来说倒也驾轻就熟。

    宗伟阳中午饭都是在单位吃,一般情况下,早饭和晚饭都是在外面随便对付两口,回家后,就不用动烟火了。不过有时候,宗伟阳吃外面的东西吃腻了,也会自己在家做东西吃。所以,宗伟阳每周都会去超市采购好多东西。

    今天下午下班后,宗伟阳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平川县最大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超市。

    由于被榆林市截留的四千万,有可能会被讨回来,再加上和天水市委书记的电话沟通又非常的顺利,所以宗伟阳今天的心情不错,一边听着超市中舒缓的音乐,一边不断的往购物车中扔着需要的东西。

    宗伟阳购物没有什么目的性,随机性很大。一般都是眼睛在货架上扫来扫去,发现看中的东西便扔进购物车。

    就当宗伟阳的眼神在货架上扫来扫去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哐当”一声轻响。

    宗伟阳猛然扭头朝前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购物车撞在了另一辆购物车上。这辆购物车是忽然从一个货架后面被推出来的,宗伟阳的眼神又一直放在货架上,根本没有防备,所以两车才撞到了一起。小说下载/

    对方的购物车上早已经堆满了林林总总的东西,被宗伟阳这一撞,原本在购物车上垒的高高的货物,马上稀里哗啦撒了一地。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捡,我帮你捡。”宗伟阳连忙将脸上的大口罩取下来,也没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便弯腰蹲下身子帮助对方捡东西。

    宗伟阳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但是毕竟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每次进超市买东西都带着大口罩,偶尔还会戴上个墨镜。

    “没关系,没关系,我自己来就行。”

    宗伟阳刚蹲下身子,耳边便传来一个清脆又柔媚的声音。

    宗伟阳不禁一怔,他感到这个声音太好听了。

    女人说着话,也蹲下身子和宗伟阳一起捡东西。宗伟阳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下女人。然而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竟然让宗伟阳看呆了!连捡在手中的几颗大苹果都忘了放到对方的购物车中!

    只见此刻就在他面前的女人,身体丰满而绝不臃肿,柔媚而绝不放荡,双腿修长,五官精致。肤白如雪,发黑似墨,闪耀着健康的光泽。鹅蛋脸,下巴非常的圆润,绝不是那种尖尖的瓜子脸。

    一头齐肩长发,发梢稍稍的烫过,微微翘起,恰好紧贴在细长白嫩的脖颈上。上身是一尘不染的雪白高领毛衣,外面罩一件棕色的掐腰小皮衣,下身紧身休闲牛仔裤,脚下一双半高跟翻毛小皮靴,怎么看,怎么有味。

    最让宗伟阳疑惑的是女人的年龄,二十?三十?三十五?宗伟阳根本无从判断。

    宗伟阳感到自己一辈子从来就没见到过这样漂亮,这样有味的女人!

    如果硬要说见过,也只有龙辉集团的总裁王淑芳能和面前的这个女人一较高下。不过,宗伟阳却能感觉出来,这两个女人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个女人。

    王淑芳淡雅,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像仙子一样美艳不可方物,给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女人的柔媚,她好像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充满着似水柔情。

    “咳,嗯。”

    女人被宗伟阳看的非常不好意思,连忙站了起来,双手不自然的拽了几下自己衣服的下摆。

    宗伟阳猛然清醒过来,不禁面色一红。将手里的东西放进女人的购物车,嘴里还一个劲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到底对不起人家什么,恐怕就连宗伟阳自己都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撞翻了人家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失态唐突了佳人?

    宗伟阳飞快的将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放进了女人的购物车,在这个过程中,他竟然再也没敢抬头看一下面前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也没有再帮着宗伟阳捡东西,只是看着他将所有东西都捡起来。

    直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捡起来后,宗伟阳才推起自己的购物车逃也似的跑了。

    直到宗伟阳躲到了一个货架的后面,再也看不见那个女人,他的心还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想想自己刚才失态的样子,宗伟阳不禁轻轻的拍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县委书记,而且已过不惑之年,今天竟然做出了这等丢脸之事?竟然好像一个登徒子一样盯着人家看了半天!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老流氓。

    “哦,我的天,如果再有人认出我这个县委书记,那才糟糕透顶了!唉!难道这就是缺乏女**太久的自然反应?不过那个女人也确实太让人,唉,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宗伟阳使劲甩了甩脑袋,懊恼的想道。

    心绪不宁的宗伟阳也没心情再买东西了,推着购物车里的东西就朝超市出口走去。

    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家乐福超市的顾客好像比以往多了不少。顾客在两条出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交钱。

    宗伟阳刚走过去,心中便是一动,因为他发现那个女人竟然就站在另一条通道上!两个人之间就隔了一道不锈钢栏杆。宗伟阳的心忽然又莫名跳动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激动个瞎**毛啊!看对方的样子,应该已经结婚了,就算没有结婚恐怕也已经有了男朋友。退一万步讲,就算人家现在还没有男朋友,轮也轮不到自己这个老男人吧?自己可是已经四十冒头了!

    想到悲观处,宗伟阳的心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扭头看了看和他近在咫尺的女人,笑了笑说道:“刚才对不起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完全出于对美的欣赏。”

    这家伙竟然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幽了一默。

    “呵呵,没关系。”女人简单的说道,脸上露出一个柔媚的笑容。

    宗伟阳却从女人的笑容中感到了一丝忧郁,忧郁的让人心动。

    一句话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话,而是各自随着人流缓慢的向前移动着。最后几乎同时离开了家乐福超市。

    因为平川县在全国连三线城市都排不上,县里的土地并不是多么的紧张,所以家乐福并没有建设地下停车场,而是就在大门前的广场上,画出了很多停车位。

    宗伟阳惊讶的发现,女人的车竟然和他的车相隔并不远。女人的车子是一辆米黄色的雨燕,两车之间只隔了三个停车位。

    宗伟阳虽然很想过去再和女人搭讪两句,却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并且一个老男人跟在一个小女人的屁股后面,腆着脸和人家搭讪也实在说不过去。他摇摇头钻进了自己的汽车。

    然而就当宗伟阳打着火就要离开的时候,他却听见米黄色的雨燕只是突突了两下,车子却一动也没动。接着他便看到那个女人从车上走下来,将车子的前引擎盖掀了起来,弯腰查看了起来。显然她的车子出毛病了。

    宗伟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车子重新停好,然后拉开车门走到女人面前,说道:“怎么了?车子出毛病了?”

    “电池亏电了。来的时候,是借别人的电动车点火的。本以为来时一路能让蓄电池蓄些电的,没想到竟然没蓄满电。”女人随口说道。

    “哦,这好办。我把我的车开过来,用我的电池。”宗伟阳边说边走向自己的汽车,然后将自己的车子开了过来。

    “怎么你自己来买东西?你丈夫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宗伟阳一边忙着接线,一边随口问道。

    这家伙刚问完,心中就有些后悔。也许人家的男人还没下班,也许人家的男人在外地工作,不过人家的男人来不来管你屁事啊?

    大概连宗伟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忽然有此一问,只不过是想知道女人有没有结婚,或者有没有男朋友而已。

    让宗伟阳意想不到的是,女人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忧郁之色却是更浓了,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的说道:“他已经去世了,车祸。”

    “啊?”宗伟阳轻轻的“啊”了一声,心中不禁一痛,然后才说道:“哦,对不起。让人想起伤心事了。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女人淡淡的说道。

    宗伟阳虽然是县委书记,但到底是学理科的,鼓捣个电池还是满胜任的。很快他就将线连好,然后对女人说道:“好了,你试一下。”

    女人转身上车,轻轻一拧钥匙,刺啦一声后,发动机马上欢快的震动起来。

    车子发动成功了。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