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宗伟阳的日子过得的确有些苦。这倒不是说他缺吃缺喝,而是说他缺少家庭的温暖。他每天到单位就是忙不完的公务,回家后还有忙不完的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是他一个人的。

    宗伟阳也曾经想过要找个保姆,但是家中没有女主人,只有一个女保姆,瓜田李下的,实在不方便。如果找个男保姆吧,整天和一个陌生男人呆在一起,宗伟阳想想就觉得别扭。所以最后索性就一个人过。虽然清苦一些,但是能图个利索。

    好在宗伟阳以前没离婚的时候,就被老婆逼着经常干家务,所以这些工作对他来说倒也驾轻就熟。

    宗伟阳中午饭都是在单位吃,一般情况下,早饭和晚饭都是在外面随便对付两口,回家后,就不用动烟火了。不过有时候,宗伟阳吃外面的东西吃腻了,也会自己在家做东西吃。所以,宗伟阳每周都会去超市采购好多东西。

    今天下午下班后,宗伟阳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平川县最大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超市。

    由于被榆林市截留的四千万,有可能会被讨回来,再加上和天水市委书记的电话沟通又非常的顺利,所以宗伟阳今天的心情不错,一边听着超市中舒缓的音乐,一边不断的往购物车中扔着需要的东西。

    宗伟阳购物没有什么目的性,随机性很大。一般都是眼睛在货架上扫来扫去,发现看中的东西便扔进购物车。

    就当宗伟阳的眼神在货架上扫来扫去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哐当”一声轻响。

    宗伟阳猛然扭头朝前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购物车撞在了另一辆购物车上。这辆购物车是忽然从一个货架后面被推出来的,宗伟阳的眼神又一直放在货架上,根本没有防备,所以两车才撞到了一起。小说下载/

    对方的购物车上早已经堆满了林林总总的东西,被宗伟阳这一撞,原本在购物车上垒的高高的货物,马上稀里哗啦撒了一地。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捡,我帮你捡。”宗伟阳连忙将脸上的大口罩取下来,也没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便弯腰蹲下身子帮助对方捡东西。

    宗伟阳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但是毕竟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每次进超市买东西都带着大口罩,偶尔还会戴上个墨镜。

    “没关系,没关系,我自己来就行。”

    宗伟阳刚蹲下身子,耳边便传来一个清脆又柔媚的声音。

    宗伟阳不禁一怔,他感到这个声音太好听了。

    女人说着话,也蹲下身子和宗伟阳一起捡东西。宗伟阳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下女人。然而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竟然让宗伟阳看呆了!连捡在手中的几颗大苹果都忘了放到对方的购物车中!

    只见此刻就在他面前的女人,身体丰满而绝不臃肿,柔媚而绝不放荡,双腿修长,五官精致。肤白如雪,发黑似墨,闪耀着健康的光泽。鹅蛋脸,下巴非常的圆润,绝不是那种尖尖的瓜子脸。

    一头齐肩长发,发梢稍稍的烫过,微微翘起,恰好紧贴在细长白嫩的脖颈上。上身是一尘不染的雪白高领毛衣,外面罩一件棕色的掐腰小皮衣,下身紧身休闲牛仔裤,脚下一双半高跟翻毛小皮靴,怎么看,怎么有味。

    最让宗伟阳疑惑的是女人的年龄,二十?三十?三十五?宗伟阳根本无从判断。

    宗伟阳感到自己一辈子从来就没见到过这样漂亮,这样有味的女人!

    如果硬要说见过,也只有龙辉集团的总裁王淑芳能和面前的这个女人一较高下。不过,宗伟阳却能感觉出来,这两个女人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个女人。

    王淑芳淡雅,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像仙子一样美艳不可方物,给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女人的柔媚,她好像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充满着似水柔情。

    “咳,嗯。”

    女人被宗伟阳看的非常不好意思,连忙站了起来,双手不自然的拽了几下自己衣服的下摆。

    宗伟阳猛然清醒过来,不禁面色一红。将手里的东西放进女人的购物车,嘴里还一个劲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到底对不起人家什么,恐怕就连宗伟阳自己都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撞翻了人家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失态唐突了佳人?

    宗伟阳飞快的将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放进了女人的购物车,在这个过程中,他竟然再也没敢抬头看一下面前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也没有再帮着宗伟阳捡东西,只是看着他将所有东西都捡起来。

    直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捡起来后,宗伟阳才推起自己的购物车逃也似的跑了。

    直到宗伟阳躲到了一个货架的后面,再也看不见那个女人,他的心还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想想自己刚才失态的样子,宗伟阳不禁轻轻的拍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县委书记,而且已过不惑之年,今天竟然做出了这等丢脸之事?竟然好像一个登徒子一样盯着人家看了半天!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老流氓。

    “哦,我的天,如果再有人认出我这个县委书记,那才糟糕透顶了!唉!难道这就是缺乏女**太久的自然反应?不过那个女人也确实太让人,唉,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宗伟阳使劲甩了甩脑袋,懊恼的想道。

    心绪不宁的宗伟阳也没心情再买东西了,推着购物车里的东西就朝超市出口走去。

    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家乐福超市的顾客好像比以往多了不少。顾客在两条出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交钱。

    宗伟阳刚走过去,心中便是一动,因为他发现那个女人竟然就站在另一条通道上!两个人之间就隔了一道不锈钢栏杆。宗伟阳的心忽然又莫名跳动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激动个瞎**毛啊!看对方的样子,应该已经结婚了,就算没有结婚恐怕也已经有了男朋友。退一万步讲,就算人家现在还没有男朋友,轮也轮不到自己这个老男人吧?自己可是已经四十冒头了!

    想到悲观处,宗伟阳的心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扭头看了看和他近在咫尺的女人,笑了笑说道:“刚才对不起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完全出于对美的欣赏。”

    这家伙竟然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幽了一默。

    “呵呵,没关系。”女人简单的说道,脸上露出一个柔媚的笑容。

    宗伟阳却从女人的笑容中感到了一丝忧郁,忧郁的让人心动。

    一句话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话,而是各自随着人流缓慢的向前移动着。最后几乎同时离开了家乐福超市。

    因为平川县在全国连三线城市都排不上,县里的土地并不是多么的紧张,所以家乐福并没有建设地下停车场,而是就在大门前的广场上,画出了很多停车位。

    宗伟阳惊讶的发现,女人的车竟然和他的车相隔并不远。女人的车子是一辆米黄色的雨燕,两车之间只隔了三个停车位。

    宗伟阳虽然很想过去再和女人搭讪两句,却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并且一个老男人跟在一个小女人的屁股后面,腆着脸和人家搭讪也实在说不过去。他摇摇头钻进了自己的汽车。

    然而就当宗伟阳打着火就要离开的时候,他却听见米黄色的雨燕只是突突了两下,车子却一动也没动。接着他便看到那个女人从车上走下来,将车子的前引擎盖掀了起来,弯腰查看了起来。显然她的车子出毛病了。

    宗伟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车子重新停好,然后拉开车门走到女人面前,说道:“怎么了?车子出毛病了?”

    “电池亏电了。来的时候,是借别人的电动车点火的。本以为来时一路能让蓄电池蓄些电的,没想到竟然没蓄满电。”女人随口说道。

    “哦,这好办。我把我的车开过来,用我的电池。”宗伟阳边说边走向自己的汽车,然后将自己的车子开了过来。

    “怎么你自己来买东西?你丈夫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宗伟阳一边忙着接线,一边随口问道。

    这家伙刚问完,心中就有些后悔。也许人家的男人还没下班,也许人家的男人在外地工作,不过人家的男人来不来管你屁事啊?

    大概连宗伟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忽然有此一问,只不过是想知道女人有没有结婚,或者有没有男朋友而已。

    让宗伟阳意想不到的是,女人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忧郁之色却是更浓了,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的说道:“他已经去世了,车祸。”

    “啊?”宗伟阳轻轻的“啊”了一声,心中不禁一痛,然后才说道:“哦,对不起。让人想起伤心事了。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女人淡淡的说道。

    宗伟阳虽然是县委书记,但到底是学理科的,鼓捣个电池还是满胜任的。很快他就将线连好,然后对女人说道:“好了,你试一下。”

    女人转身上车,轻轻一拧钥匙,刺啦一声后,发动机马上欢快的震动起来。

    车子发动成功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四零章 绝望的战如意    杨召青迟疑,琢磨要不要告知大人。

    见他犹豫,战如意立刻摸出了星铃,准备直接跟苗毅联系。

    谁知一道人影破空而落,落在了众人之外,不是别人,正是苗毅。

    “大人!”杨召青迅速过来见礼。

    苗毅看了看现场围堵的情形,心中已经大概有数了,估计是战如意要出去被挡下了。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战如意指着刀枪林立堵住自己的人马,一脸愠怒。

    苗毅淡然道:“没什么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

    战如意一咬牙,她就隐隐猜到了是这么回事,否则黑龙司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对自己,毕竟自己的背景摆在这,没正当理由的话就算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也不敢乱动自己。

    “末将正好有事找大人。”战如意转身伸手相请,请苗毅进府一谈,放低了姿态,甚至显得有些卑微。

    不放低姿态不行,想逃离这里还要靠苗毅,得罪了苗毅她根本跑不了。她想出去本就是要去找苗毅的,因为拿不到苗毅的手谕她就算能离开御园、就算黑龙司能放她走,控制这片星域的守卫也不会擅自放人进出,毕竟这一带不是一般的地方,是天庭重地,不会让人闲逛。

    放在平常,她找苗毅要份手谕不成问题,但换了如今怕是没办法轻易要到,不求人是不行了。

    苗毅默了默,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下面放下了刀枪,从分开的人群中走了过去,登上台阶,跟了战如意进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突然要软禁战如意,他此来多少也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会不会牵连到黑龙司,会不会牵连到自己,毕竟战如意是黑龙司的人。也是他的部下,有事被牵连是很有可能的。

    加之又出了鬼市那么一档子事,最近多少天庭重臣被清洗,难保嬴家和战家不会牵连其中。

    入了内院。见到守在院子里的几名仙娥,战如意停步回头:“能不能让她们暂退。”

    苗毅皱眉道:“有这个必要吗?”

    “有!”战如意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苗毅抬了抬手,“你们先退下。”

    “是!”隶属黑龙司临时调配的仙娥们都知道苗毅是什么人,皆老老实实应声退下。

    战如意再次伸手相请,将苗毅请入了正厅后。她却突然转身把门一关。

    屋内光线顿时暗下不少,苗毅霍然转身,一脸警惕,冷眼盯着她,“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软禁你不是我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乱来吃亏的是你自己。”

    战如意冷笑一声,“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动起手来我一时也制服不了你,惊动了外面的人对我没任何好处。”

    苗毅的警告就是这么个意思,遂问到了正题:“什么事要这样鬼鬼祟祟?”

    战如意:“牛有德,以前的是是非非都是我的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苗毅淡然道:“我再说一遍,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和你我之间的私人恩怨没任何关系。”

    战如意:“不管是谁的意思,这次算我求你了。求你给我份手谕,让我离开这里。”

    苗毅:“你在开玩笑吧,上面下令软禁你,我私自放你出去算怎么回事?我活得不耐烦了吗?”顿了顿。见她眼中隐隐透露出哀求的样子,又迟疑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战如意顿时惨然一笑,“什么事?喜事,陛下要纳我为妃子,估计这几天就要让我进宫了。”

    “……”苗毅愣住,有点傻眼。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事,青主居然要纳这女人为妃,什么情况?怎么可能?可看对方的样子应该不是骗自己。一想到这女人当初不可一世的样子,如今却要进宫和上万的女人争宠,想想都有一种恶有恶报的快感。默了默微微一笑,拱手道:“的确是喜事,我先在这里恭喜你了。”

    “你在这边也算是呆了段时间,后宫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我不想去,如今这里能帮我离开的只有你。大人,我求求你。”战如意说罢竟然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苗毅的跟前,露出近乎绝望的神情,再三哀求道:“帮帮我,求你帮帮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白帮这忙,要什么价你尽管开。”

    苗毅有点吃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朝自己跪下了,轻轻挪步避开了,淡淡摇头道:“战如意,就算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帮了你的话,我自己怎么办?回头小命不保时,谁又能来帮我?这种事情你还是想办法求你外公吧,嬴天王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想帮你易如反掌,又何苦来为难我。”

    “让我入宫本就是我外公的意思…”战如意银牙咬唇,慢慢站了起来,“我们一起走,一起离开这里,我可以嫁给你,可以做你的女人。”

    苗毅愣了一下,好气又好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战如意摇头:“我没开玩笑,一起走了你和我都不会有事。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把身子给你,现在就可以做你的女人,回头咱们找个地方隐居,有我家人照应,不会比你当这个总镇的待遇差。”说着直接卸下了身上的战甲,真要宽衣解带的样子。

    苗毅从这女人急迫的神情上看出了不是假的,而是想玩真的,不过他却转过了身去,慢慢朝外面走去,懒得奉陪了,淡淡扔下一句话。“战大小姐,牛某只是个小人物,奉陪不起。”

    身后突然“刺啦”一声,他霍然回头看去,顿时有点懵,半尊雪玉般的身子赤条条展现在他的眼前,饱白如软玉的怒峰顶着红樱,分外诱人,柔肩锁骨精美,雪线婀娜凝脂般…

    战如意情急之下扯下了自己上身的衣裳,就那样破破烂烂挂在腰间,别说苗毅懵了,她自己似乎都被自己的举动给吓到了,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想抬手遮掩住胸前,可最终还是把慢慢抬起的手放下了,咬了咬唇,警告道:“你走出去试试看,我立马大喊非礼,非礼陛下的妃子是什么后果想必不需要我多说。”

    她如果不威胁还好了,这一威胁顿时坏了事,苗毅有种被算计了的恼羞成怒感,他的应急能力也不是吃素的,果断回头而行,冷哼一声:“我会说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看到,这种局势下,何况你我的恩怨人人皆知,你看看上面是信我还是信你,你要是脸皮够厚,尽管这样跑出去好了,最好让外面的男人都欣赏一下战美人的玉体,给贵家族增光添彩!如果你这样干了我反而巴不得,谁都能看出你是故意的!”

    挥手卷开了门,大步离去。

    门一开反而把战如意自己给吓坏了,怕外面有人看到,慌忙躲到了一旁。最后躲在一角默默换了衣裳,默默流泪……

    身后始终没传来任何动静,出了大统领府邸的苗毅松了口气,其实他刚才也是在赌,赌战如意头脑慌乱不清,趁着她在考虑自己话的时候赶紧走人,他真怕战如意一冲动真的乱来,那他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就算大家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是仅凭看过天帝妃子没穿衣服的样子这一条,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出了大统领官邸大门后,他知道自己安全了,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

    可还是忍不住暗暗握了握拳,悔恨不该跑来这里,就应该避而不见才对,简直是没事找事,这下真是把战如意给得罪狠了,眼下虽然躲过一劫,回头战如意成了天帝的妃子还指不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

    步下台阶,挥了挥手,“没我的法令,不准放任何人进出,让里面的人看住战大统领,不管她愿不愿意,都不准脱离视线,给我寸步不离地盯住了!”

    “是!”杨召青领命布置去了。

    再出来时,见到苗毅负手站在山崖边,走了过去,禀报道:“大人,已经安排好了。”

    苗毅轻轻叹了声,改成传音道:“我怕是麻烦了,你知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要软禁她?她马上要入宫成为陛下的妃子,而我当初把她给得罪狠了,回头她还不知道怎么找我的麻烦。”

    至于刚才战如意春光外泄的事情,只要战如意自己不说出来,他自然也不会说出来。

    “呃…”杨召青也是瞬间无语了,战如意的身份转换未免也太突然了,完全毫无征兆。

    回过神来,笑着宽慰道:“大人多虑了,上次大人受刑后,杨庆特意让卑职打听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据卑职所知,后宫妃子不经天后允许连出宫都麻烦,她是嬴家的人,去了后宫能跟天后对付的来才怪了,估计想出宫也没那么容易。再说了,还没听说过哪个后宫妃子能干政的,何况大人是左督卫的人,地方势力想对大人动手也得掂量一下。卑职可是听说了,咱们左督卫指挥使经常说要废后,甚至连天后的爷爷也敢揍,指挥使连天后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容一个妃子乱来。说来战如意入宫了怕还是件好事,她反而拿大人无可奈何,大人以后也不用再提防身边这个隐患。”

    闻听此言,苗毅茅塞顿开,一扫心中忧虑,抬手拍了拍杨召青的肩膀,笑道:“这里就交给你了,给我看死了,别让她跑了,否则咱们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卑职明白。”杨召青点了点头,让他放心。(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