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杨召青迟疑,琢磨要不要告知大人。

    见他犹豫,战如意立刻摸出了星铃,准备直接跟苗毅联系。

    谁知一道人影破空而落,落在了众人之外,不是别人,正是苗毅。

    “大人!”杨召青迅速过来见礼。

    苗毅看了看现场围堵的情形,心中已经大概有数了,估计是战如意要出去被挡下了。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战如意指着刀枪林立堵住自己的人马,一脸愠怒。

    苗毅淡然道:“没什么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

    战如意一咬牙,她就隐隐猜到了是这么回事,否则黑龙司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对自己,毕竟自己的背景摆在这,没正当理由的话就算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也不敢乱动自己。

    “末将正好有事找大人。”战如意转身伸手相请,请苗毅进府一谈,放低了姿态,甚至显得有些卑微。

    不放低姿态不行,想逃离这里还要靠苗毅,得罪了苗毅她根本跑不了。她想出去本就是要去找苗毅的,因为拿不到苗毅的手谕她就算能离开御园、就算黑龙司能放她走,控制这片星域的守卫也不会擅自放人进出,毕竟这一带不是一般的地方,是天庭重地,不会让人闲逛。

    放在平常,她找苗毅要份手谕不成问题,但换了如今怕是没办法轻易要到,不求人是不行了。

    苗毅默了默,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下面放下了刀枪,从分开的人群中走了过去,登上台阶,跟了战如意进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突然要软禁战如意,他此来多少也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会不会牵连到黑龙司,会不会牵连到自己,毕竟战如意是黑龙司的人。也是他的部下,有事被牵连是很有可能的。

    加之又出了鬼市那么一档子事,最近多少天庭重臣被清洗,难保嬴家和战家不会牵连其中。

    入了内院。见到守在院子里的几名仙娥,战如意停步回头:“能不能让她们暂退。”

    苗毅皱眉道:“有这个必要吗?”

    “有!”战如意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苗毅抬了抬手,“你们先退下。”

    “是!”隶属黑龙司临时调配的仙娥们都知道苗毅是什么人,皆老老实实应声退下。

    战如意再次伸手相请,将苗毅请入了正厅后。她却突然转身把门一关。

    屋内光线顿时暗下不少,苗毅霍然转身,一脸警惕,冷眼盯着她,“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软禁你不是我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乱来吃亏的是你自己。”

    战如意冷笑一声,“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动起手来我一时也制服不了你,惊动了外面的人对我没任何好处。”

    苗毅的警告就是这么个意思,遂问到了正题:“什么事要这样鬼鬼祟祟?”

    战如意:“牛有德,以前的是是非非都是我的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苗毅淡然道:“我再说一遍,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是奉命行事,和你我之间的私人恩怨没任何关系。”

    战如意:“不管是谁的意思,这次算我求你了。求你给我份手谕,让我离开这里。”

    苗毅:“你在开玩笑吧,上面下令软禁你,我私自放你出去算怎么回事?我活得不耐烦了吗?”顿了顿。见她眼中隐隐透露出哀求的样子,又迟疑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战如意顿时惨然一笑,“什么事?喜事,陛下要纳我为妃子,估计这几天就要让我进宫了。”

    “……”苗毅愣住,有点傻眼。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事,青主居然要纳这女人为妃,什么情况?怎么可能?可看对方的样子应该不是骗自己。一想到这女人当初不可一世的样子,如今却要进宫和上万的女人争宠,想想都有一种恶有恶报的快感。默了默微微一笑,拱手道:“的确是喜事,我先在这里恭喜你了。”

    “你在这边也算是呆了段时间,后宫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我不想去,如今这里能帮我离开的只有你。大人,我求求你。”战如意说罢竟然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苗毅的跟前,露出近乎绝望的神情,再三哀求道:“帮帮我,求你帮帮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白帮这忙,要什么价你尽管开。”

    苗毅有点吃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朝自己跪下了,轻轻挪步避开了,淡淡摇头道:“战如意,就算我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帮了你的话,我自己怎么办?回头小命不保时,谁又能来帮我?这种事情你还是想办法求你外公吧,嬴天王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想帮你易如反掌,又何苦来为难我。”

    “让我入宫本就是我外公的意思…”战如意银牙咬唇,慢慢站了起来,“我们一起走,一起离开这里,我可以嫁给你,可以做你的女人。”

    苗毅愣了一下,好气又好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战如意摇头:“我没开玩笑,一起走了你和我都不会有事。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把身子给你,现在就可以做你的女人,回头咱们找个地方隐居,有我家人照应,不会比你当这个总镇的待遇差。”说着直接卸下了身上的战甲,真要宽衣解带的样子。

    苗毅从这女人急迫的神情上看出了不是假的,而是想玩真的,不过他却转过了身去,慢慢朝外面走去,懒得奉陪了,淡淡扔下一句话。“战大小姐,牛某只是个小人物,奉陪不起。”

    身后突然“刺啦”一声,他霍然回头看去,顿时有点懵,半尊雪玉般的身子赤条条展现在他的眼前,饱白如软玉的怒峰顶着红樱,分外诱人,柔肩锁骨精美,雪线婀娜凝脂般…

    战如意情急之下扯下了自己上身的衣裳,就那样破破烂烂挂在腰间,别说苗毅懵了,她自己似乎都被自己的举动给吓到了,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想抬手遮掩住胸前,可最终还是把慢慢抬起的手放下了,咬了咬唇,警告道:“你走出去试试看,我立马大喊非礼,非礼陛下的妃子是什么后果想必不需要我多说。”

    她如果不威胁还好了,这一威胁顿时坏了事,苗毅有种被算计了的恼羞成怒感,他的应急能力也不是吃素的,果断回头而行,冷哼一声:“我会说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看到,这种局势下,何况你我的恩怨人人皆知,你看看上面是信我还是信你,你要是脸皮够厚,尽管这样跑出去好了,最好让外面的男人都欣赏一下战美人的玉体,给贵家族增光添彩!如果你这样干了我反而巴不得,谁都能看出你是故意的!”

    挥手卷开了门,大步离去。

    门一开反而把战如意自己给吓坏了,怕外面有人看到,慌忙躲到了一旁。最后躲在一角默默换了衣裳,默默流泪……

    身后始终没传来任何动静,出了大统领府邸的苗毅松了口气,其实他刚才也是在赌,赌战如意头脑慌乱不清,趁着她在考虑自己话的时候赶紧走人,他真怕战如意一冲动真的乱来,那他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就算大家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是仅凭看过天帝妃子没穿衣服的样子这一条,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出了大统领官邸大门后,他知道自己安全了,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

    可还是忍不住暗暗握了握拳,悔恨不该跑来这里,就应该避而不见才对,简直是没事找事,这下真是把战如意给得罪狠了,眼下虽然躲过一劫,回头战如意成了天帝的妃子还指不定怎么给自己穿小鞋。

    步下台阶,挥了挥手,“没我的法令,不准放任何人进出,让里面的人看住战大统领,不管她愿不愿意,都不准脱离视线,给我寸步不离地盯住了!”

    “是!”杨召青领命布置去了。

    再出来时,见到苗毅负手站在山崖边,走了过去,禀报道:“大人,已经安排好了。”

    苗毅轻轻叹了声,改成传音道:“我怕是麻烦了,你知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要软禁她?她马上要入宫成为陛下的妃子,而我当初把她给得罪狠了,回头她还不知道怎么找我的麻烦。”

    至于刚才战如意春光外泄的事情,只要战如意自己不说出来,他自然也不会说出来。

    “呃…”杨召青也是瞬间无语了,战如意的身份转换未免也太突然了,完全毫无征兆。

    回过神来,笑着宽慰道:“大人多虑了,上次大人受刑后,杨庆特意让卑职打听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据卑职所知,后宫妃子不经天后允许连出宫都麻烦,她是嬴家的人,去了后宫能跟天后对付的来才怪了,估计想出宫也没那么容易。再说了,还没听说过哪个后宫妃子能干政的,何况大人是左督卫的人,地方势力想对大人动手也得掂量一下。卑职可是听说了,咱们左督卫指挥使经常说要废后,甚至连天后的爷爷也敢揍,指挥使连天后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容一个妃子乱来。说来战如意入宫了怕还是件好事,她反而拿大人无可奈何,大人以后也不用再提防身边这个隐患。”

    闻听此言,苗毅茅塞顿开,一扫心中忧虑,抬手拍了拍杨召青的肩膀,笑道:“这里就交给你了,给我看死了,别让她跑了,否则咱们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卑职明白。”杨召青点了点头,让他放心。(未完待续。)

    …

第1277章    “气煞我焉!”光武帝耶无上怒声长啸,“无忧,无乐、无喜、咱们联手灭了他——”

    另三个光系仙帝同时冷酷地点了点头:“大帝,早该如此!”

    “杀!”耶无忧最先从另一边冲向吕重,手中多了一个神奇的弯刀。

    耶无乐、耶无喜两则是飞身而起,手持黄金骑士枪,迅速从另两个方向攻击吕重。

    “以多打一,简直无耻之极!”一边观战的郦山老母娇喝一声,就要冲进战圈。

    而观音大仕也没有任何废话,果断向耶无乐发起攻击。一个超巨大的“如来神掌”霸气无比地压向耶无乐。

    “慈航、郦山老母,你们要与我魔神界为敌吗?”光武帝勃然大怒,对着观音大仕、郦山老母怒吼起来。

    “嘻嘻,天使族未必就能代表着整个魔神界!与你们为敌,你能奈我如何?”郦山老母嘻笑一声,一个古怪的拐杖突然从耶无喜的侧面出现,第一时间把耶无喜这个中位准圣给逼退。

    吕重虽然被包括光武帝在内的四位帝级天使攻击,却是稳如磐石。突然纵声而啸:“观音大仕、郦山前辈。你们暂且退下。这四们鸟人也不过是跳梁小丑,我吕重还能应付得下来——”

    靠!

    好狂!

    越来越多的帝级强者的仙识往吕重等人所在的战场探来。

    听了吕重此语,无数人暗暗摇头。

    吕重实在是太狂了!

    也太白痴了!

    观音大仕、郦山老母出手相助,居然还不领情?甚至依旧坚持要一人独斗四位帝级天使?

    “郦山老母出手帮助吕重还说得过去,这观音大仕怎么也出手帮助吕重了?”一位深刻理解吕重与佛门恩怨的仙帝不由震惊起来。

    “混蛋!”同样进入了鸿蒙龙墓第三区的燃灯上古佛,双眼一张,精光暴闪。暗骂了一声。

    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毗卢尸佛沉默无语。

    玄都*师、云中子也是目露古怪。

    ……

    “杀——”

    吕重的苍穹龙戟猛然迎上耶无忧的弯刀,斩杀而出。

    “轰——”

    两种兵器相撞,释放恐怖的能量风暴。

    第一时间。耶无忧整个人就被直接震飞万米开外。而吕重只是狂退了三百米。

    这一击对撞!

    显然是吕重大占上风。

    吸收了麒麟圣尊的五滴圣血,吕重的*强度已进化到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级别。

    而魔神界的人。除了战神一脉的修士,几乎所有人都注重修法,而不注重炼体。

    耶无忧是一上位仙帝,境界要高上吕重一级,胆是他的*强度才堪堪达到可媲美下位先天灵宝的级别,与吕重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噗噗噗……”

    恐怖的反作用力作用下,耶无忧被震飞的过程中,更是一连喷出了三口鲜血。

    “混蛋——”

    耶无上手持超级黄金古剑。雷霆袭击而至。

    这会儿,他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要趁着吕重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给予吕重至强一击。

    “重力无匹、锐金无敌。启!”

    吕重冷声一喝,体内已晋升为上品巅峰境的重力大道道纹、锐金大道道纹同时开启,加持在[苍穹龙戟]之上。

    “轰……”

    几百丈的戟光斩断了虚空,直轰而下。

    黄金古剑形成的超级剑罡横跨几千丈,这声势比吕重的苍穹龙戟的光华还要骇人得多。

    融入了光之大道道纹,力之大道道纹,耶上无的这雷霆一剑。也是声势浩大。

    “轰——”

    剑戟相撞,顿时空间剧烈摇晃,剑气纵横。

    四周到处都是溅开的光之余剑。一瞬间几乎把附近几万米之内的花草树木给焚烧一空。

    可是,苍穹龙戟的伟力却是一路横冲其下,以癫狂的姿态破开所有的剑罡,直接轰在耶无上的黄金古剑之上。

    “嗡嗡……”

    器灵惨叫,黄金古剑直接在耶无上的手中颤抖着。

    耶无上整个人被狠狠被震飞到几十万米之外,虎口鲜血真流,右臂更是完全麻木。

    强!

    这一刻,耶无上才骇然发现,吕重在短短的不到百年之内。已成长到如此地步。

    当年,只是靠着[乾坤镜]的困阵。才能抵抗他。

    现在,居然以强悍的肉身力量配合着混沌灵宝直接与他对抗?

    这是何等的妖孽!

    “该死。这小子怎么可以成长得如此之快?”耶无上不敢置信地看了远处的吕重一眼,心情极为复杂。

    而这一幕,对于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三人来说,震动更大。

    一直以来,在三人的印象之中,光武帝耶无上都是至强的存在!

    超越所有光系圣人的速度与战力,让他几乎成为魔神界圣人之下的第一人,深得所有天使的敬服!

    在光之天使的眼里,“千破万破,唯快不破!”

    快,就是天使的最强天赋!

    因为快猛绝伦的速度,让天使们遇上同级的人,往往都能大战上风。甚至要越级而战,也是常事。

    而光武帝耶无上,是圣人之下,速度最快的仙帝,自然而然,也就是最强的存在!

    一直以来,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等天使,都以为上次光武帝耶无上在吕重手里栽了跟头,是因为对方以混沌至宝算计耶无上等人,才导致耶无上这样无往不胜的强者第一次惨败。

    可是,现在与吕重对战,耶无忧第一时间被吕重给击伤,甚至连最强的光武帝耶无上都在面对面地战斗中被吕重伤了?

    “这……这是真的吗?”耶无忧不敢置信地躺在地上,擦去嘴角的鲜血,有一种信仰被打破的迷惘。

    “他……他居……居然这么强?”耶无喜、耶无乐也是目瞪口呆。

    突然之间。三人才发现,越来光武帝耶无上也并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他也有可能被人打败!

    而且,也有可能重伤!

    “混蛋——”

    不败神话被终结。耶无上怒火攻心,立刻启动自己的究极速度。

    快!

    以快到连巅峰准圣的意识都感应到的速度向吕重再次发动了攻击。

    “时间减速——”

    吕重心中冷喝一声。时间大道道纹启动,一缕神奇之极的能量,以吕重为中心,向前方扩散。

    时间减速!

    而且是三倍减速!

    原本,吕重凝聚出上品巅峰境的光之法则,速度就不会差光武帝耶无上多少。

    现在,对方要是减了三倍速度,而吕重的速度能毫发无损。那么耶无上可就危险了。

    “该死,居然也有时间法则?”

    正疯狂向吕重冲击而至的光武帝耶无上,第一时间发现了吕重动用了时间系大道道纹,不由脸色狂变。

    身为光系强者,对时间法则的领悟力,要比除时间系之外的其他系强者要强得多。

    耶无上本人也的确凝聚出了时间法则,而且还不弱,是中位上品的时间法则。

    “时间暂停——”

    耶无上顿时变得疯狂起来,准备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中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道纹。勉强可以施展[时间暂停]的术法!

    可是,他却是小看了吕重!

    更不知道,吕重的时间大道道纹。已晋级到了远比他还要强大的地步。如今是上品中品的级别。

    “时间暂停?居然在我的面前玩这个?”

    吕重冷笑一声,上品中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完全从他的体内闪出,神秘之极的时间系伟大力量把吕重笼罩在之内。

    这枚高等级的时间大道道纹一出,耶无上顿时遭受到极强的反噬。

    元神顿时一阵剧痛,中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几乎要破体而出,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的时间大道道纹有一种向对方臣服的趋向。

    “怎么会这样?”

    耶无上恐惧之极,看向吕重的目光,有如看着一个绝世凶魔。

    这还是耶无上第一次流露出如此的目光!

    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也是深深恐惧起来。

    如果连耶无上都要被吕重战败。那么,他们几人可都要危险了。

    毕竟。他们突然发现,就算他们三人联手。只怕也未必能胜得了吕重。

    “要怎么办?”三人的心里,陡然凝重起来,看向前方吕重、耶无上的目光也在瞬间复杂起来。

    ……

    吕重并没有太在乎其他三位天使的感觉与想法!

    现在,他要在第一时间灭杀这耶无上!

    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再与这家伙到外界去周旋!

    “杀——”

    无视对方的时间暂停之术,吕重轻喝一声,他的身体凭空消失,下一刻只见出现在了耶无上的头顶上空,苍穹龙戟带着破碎空间的霸道,朝耶无上轰过去。

    耶无上的面色顿时难看无比,受吕重更高级的时间大道道纹反噬,他的元神突然绞痛起来。

    “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还……还不快出手——”无奈之下,耶无上一边狂退,一边向自己的三个同伴求助。

    可如今已被吕重至强的战力给慑住的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三人,第一时间就在心里犹豫起来,和吕重对抗,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事啊!

    究竟是出手,还是逃跑?

    一时间,三人面对艰难的决择。

    可是,时不我待。

    就在此刻,吕重眼眸漆黑,化作死亡魔瞳,苍穹龙戟更有如死神之镰刀,疯狂轰下。

    “拼了——”

    耶无喜、耶无乐两人终于咬牙,极速赶至。两杆黄金骑士枪一左一右架住了吕理的苍穹龙戟。

    “轰……”

    两人直接被震飞,鲜血狂喷地从高空跌落。

    可是两人的受伤,却是最终挽救了耶无上一次。

    没有苍穹龙戟的锁定,耶无上狂吸了一口气,疯狂暴退。迅速与耶无喜、耶无乐两人汇合,戒备地看着吕重。

    待发现耶无忧居然没有出手救他,甚至直接逃跑,光武帝耶无上几乎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灭了耶无忧那个逃兵。(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