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煞我焉!”光武帝耶无上怒声长啸,“无忧,无乐、无喜、咱们联手灭了他——”

    另三个光系仙帝同时冷酷地点了点头:“大帝,早该如此!”

    “杀!”耶无忧最先从另一边冲向吕重,手中多了一个神奇的弯刀。

    耶无乐、耶无喜两则是飞身而起,手持黄金骑士枪,迅速从另两个方向攻击吕重。

    “以多打一,简直无耻之极!”一边观战的郦山老母娇喝一声,就要冲进战圈。

    而观音大仕也没有任何废话,果断向耶无乐发起攻击。一个超巨大的“如来神掌”霸气无比地压向耶无乐。

    “慈航、郦山老母,你们要与我魔神界为敌吗?”光武帝勃然大怒,对着观音大仕、郦山老母怒吼起来。

    “嘻嘻,天使族未必就能代表着整个魔神界!与你们为敌,你能奈我如何?”郦山老母嘻笑一声,一个古怪的拐杖突然从耶无喜的侧面出现,第一时间把耶无喜这个中位准圣给逼退。

    吕重虽然被包括光武帝在内的四位帝级天使攻击,却是稳如磐石。突然纵声而啸:“观音大仕、郦山前辈。你们暂且退下。这四们鸟人也不过是跳梁小丑,我吕重还能应付得下来——”

    靠!

    好狂!

    越来越多的帝级强者的仙识往吕重等人所在的战场探来。

    听了吕重此语,无数人暗暗摇头。

    吕重实在是太狂了!

    也太白痴了!

    观音大仕、郦山老母出手相助,居然还不领情?甚至依旧坚持要一人独斗四位帝级天使?

    “郦山老母出手帮助吕重还说得过去,这观音大仕怎么也出手帮助吕重了?”一位深刻理解吕重与佛门恩怨的仙帝不由震惊起来。

    “混蛋!”同样进入了鸿蒙龙墓第三区的燃灯上古佛,双眼一张,精光暴闪。暗骂了一声。

    阿弥陀佛、金刚不坏佛、毗卢尸佛沉默无语。

    玄都*师、云中子也是目露古怪。

    ……

    “杀——”

    吕重的苍穹龙戟猛然迎上耶无忧的弯刀,斩杀而出。

    “轰——”

    两种兵器相撞,释放恐怖的能量风暴。

    第一时间。耶无忧整个人就被直接震飞万米开外。而吕重只是狂退了三百米。

    这一击对撞!

    显然是吕重大占上风。

    吸收了麒麟圣尊的五滴圣血,吕重的*强度已进化到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的级别。

    而魔神界的人。除了战神一脉的修士,几乎所有人都注重修法,而不注重炼体。

    耶无忧是一上位仙帝,境界要高上吕重一级,胆是他的*强度才堪堪达到可媲美下位先天灵宝的级别,与吕重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噗噗噗……”

    恐怖的反作用力作用下,耶无忧被震飞的过程中,更是一连喷出了三口鲜血。

    “混蛋——”

    耶无上手持超级黄金古剑。雷霆袭击而至。

    这会儿,他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要趁着吕重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给予吕重至强一击。

    “重力无匹、锐金无敌。启!”

    吕重冷声一喝,体内已晋升为上品巅峰境的重力大道道纹、锐金大道道纹同时开启,加持在[苍穹龙戟]之上。

    “轰……”

    几百丈的戟光斩断了虚空,直轰而下。

    黄金古剑形成的超级剑罡横跨几千丈,这声势比吕重的苍穹龙戟的光华还要骇人得多。

    融入了光之大道道纹,力之大道道纹,耶上无的这雷霆一剑。也是声势浩大。

    “轰——”

    剑戟相撞,顿时空间剧烈摇晃,剑气纵横。

    四周到处都是溅开的光之余剑。一瞬间几乎把附近几万米之内的花草树木给焚烧一空。

    可是,苍穹龙戟的伟力却是一路横冲其下,以癫狂的姿态破开所有的剑罡,直接轰在耶无上的黄金古剑之上。

    “嗡嗡……”

    器灵惨叫,黄金古剑直接在耶无上的手中颤抖着。

    耶无上整个人被狠狠被震飞到几十万米之外,虎口鲜血真流,右臂更是完全麻木。

    强!

    这一刻,耶无上才骇然发现,吕重在短短的不到百年之内。已成长到如此地步。

    当年,只是靠着[乾坤镜]的困阵。才能抵抗他。

    现在,居然以强悍的肉身力量配合着混沌灵宝直接与他对抗?

    这是何等的妖孽!

    “该死。这小子怎么可以成长得如此之快?”耶无上不敢置信地看了远处的吕重一眼,心情极为复杂。

    而这一幕,对于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三人来说,震动更大。

    一直以来,在三人的印象之中,光武帝耶无上都是至强的存在!

    超越所有光系圣人的速度与战力,让他几乎成为魔神界圣人之下的第一人,深得所有天使的敬服!

    在光之天使的眼里,“千破万破,唯快不破!”

    快,就是天使的最强天赋!

    因为快猛绝伦的速度,让天使们遇上同级的人,往往都能大战上风。甚至要越级而战,也是常事。

    而光武帝耶无上,是圣人之下,速度最快的仙帝,自然而然,也就是最强的存在!

    一直以来,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等天使,都以为上次光武帝耶无上在吕重手里栽了跟头,是因为对方以混沌至宝算计耶无上等人,才导致耶无上这样无往不胜的强者第一次惨败。

    可是,现在与吕重对战,耶无忧第一时间被吕重给击伤,甚至连最强的光武帝耶无上都在面对面地战斗中被吕重伤了?

    “这……这是真的吗?”耶无忧不敢置信地躺在地上,擦去嘴角的鲜血,有一种信仰被打破的迷惘。

    “他……他居……居然这么强?”耶无喜、耶无乐也是目瞪口呆。

    突然之间。三人才发现,越来光武帝耶无上也并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他也有可能被人打败!

    而且,也有可能重伤!

    “混蛋——”

    不败神话被终结。耶无上怒火攻心,立刻启动自己的究极速度。

    快!

    以快到连巅峰准圣的意识都感应到的速度向吕重再次发动了攻击。

    “时间减速——”

    吕重心中冷喝一声。时间大道道纹启动,一缕神奇之极的能量,以吕重为中心,向前方扩散。

    时间减速!

    而且是三倍减速!

    原本,吕重凝聚出上品巅峰境的光之法则,速度就不会差光武帝耶无上多少。

    现在,对方要是减了三倍速度,而吕重的速度能毫发无损。那么耶无上可就危险了。

    “该死,居然也有时间法则?”

    正疯狂向吕重冲击而至的光武帝耶无上,第一时间发现了吕重动用了时间系大道道纹,不由脸色狂变。

    身为光系强者,对时间法则的领悟力,要比除时间系之外的其他系强者要强得多。

    耶无上本人也的确凝聚出了时间法则,而且还不弱,是中位上品的时间法则。

    “时间暂停——”

    耶无上顿时变得疯狂起来,准备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中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道纹。勉强可以施展[时间暂停]的术法!

    可是,他却是小看了吕重!

    更不知道,吕重的时间大道道纹。已晋级到了远比他还要强大的地步。如今是上品中品的级别。

    “时间暂停?居然在我的面前玩这个?”

    吕重冷笑一声,上品中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完全从他的体内闪出,神秘之极的时间系伟大力量把吕重笼罩在之内。

    这枚高等级的时间大道道纹一出,耶无上顿时遭受到极强的反噬。

    元神顿时一阵剧痛,中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几乎要破体而出,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的时间大道道纹有一种向对方臣服的趋向。

    “怎么会这样?”

    耶无上恐惧之极,看向吕重的目光,有如看着一个绝世凶魔。

    这还是耶无上第一次流露出如此的目光!

    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也是深深恐惧起来。

    如果连耶无上都要被吕重战败。那么,他们几人可都要危险了。

    毕竟。他们突然发现,就算他们三人联手。只怕也未必能胜得了吕重。

    “要怎么办?”三人的心里,陡然凝重起来,看向前方吕重、耶无上的目光也在瞬间复杂起来。

    ……

    吕重并没有太在乎其他三位天使的感觉与想法!

    现在,他要在第一时间灭杀这耶无上!

    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再与这家伙到外界去周旋!

    “杀——”

    无视对方的时间暂停之术,吕重轻喝一声,他的身体凭空消失,下一刻只见出现在了耶无上的头顶上空,苍穹龙戟带着破碎空间的霸道,朝耶无上轰过去。

    耶无上的面色顿时难看无比,受吕重更高级的时间大道道纹反噬,他的元神突然绞痛起来。

    “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还……还不快出手——”无奈之下,耶无上一边狂退,一边向自己的三个同伴求助。

    可如今已被吕重至强的战力给慑住的耶无忧、耶无喜、耶无乐三人,第一时间就在心里犹豫起来,和吕重对抗,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事啊!

    究竟是出手,还是逃跑?

    一时间,三人面对艰难的决择。

    可是,时不我待。

    就在此刻,吕重眼眸漆黑,化作死亡魔瞳,苍穹龙戟更有如死神之镰刀,疯狂轰下。

    “拼了——”

    耶无喜、耶无乐两人终于咬牙,极速赶至。两杆黄金骑士枪一左一右架住了吕理的苍穹龙戟。

    “轰……”

    两人直接被震飞,鲜血狂喷地从高空跌落。

    可是两人的受伤,却是最终挽救了耶无上一次。

    没有苍穹龙戟的锁定,耶无上狂吸了一口气,疯狂暴退。迅速与耶无喜、耶无乐两人汇合,戒备地看着吕重。

    待发现耶无忧居然没有出手救他,甚至直接逃跑,光武帝耶无上几乎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灭了耶无忧那个逃兵。(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赵长枪当红娘    冷越贵递给赵长枪的是一张银行卡,就像递名片一样,双手呈给赵长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如果被别人看到,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冷越贵递给赵长枪是一张银行卡。肯定会以为他递给赵长枪是一张普通名片而已。

    不知道这个朴实的劳动者是不懂得送礼的奥秘,还是故意采取这种方式。

    赵长枪原本闭着的嘴巴向两边延伸了一下,露出一个好像要笑,又好像不笑的表情,然后将银行卡取了过来。

    “里面有多少钱?”赵长枪似笑非笑的问道。

    “五十万。”冷越贵说道,脸上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

    即便赵长枪是见过大钱的人,听到冷越贵的话还是吓一跳。五十万!对眼前这对夫妻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最重要的是,他们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哟!

    赵长枪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为了这些钱,他们夫妻宁愿违心的和仇人和解,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按理说,他们应该非常看重这些钱才对,可是现在他们却毫不犹豫的要给自己五十万!

    这就是华国的普通劳动者哟!宽恕和感恩永远是他们心中最底层的铭记!

    “赵县长,这钱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是给你还有另两位恩人的。虽然钱不多,却是我们两口子的一番心意!如果没有你们,别说我们能要到这些钱,恐怕就算死在里面,被那些坏蛋喂了狗也没有人知道。”冷越贵两口子的眼圈有些发红。

    赵长枪知道,冷越贵口中的另两个人是说赵玉山和洪亚伦。他的心中更有些不是滋味了。冷越贵只知道那些撞死他儿子,囚禁他们的人是坏蛋,可是他却没有想过,是谁给了那些人嚣张的权利?是谁给了他们能用钱赎罪的权利?

    赵长枪一把拉起冷越贵的手,将那张银行卡重重的拍在他手中,郑重的说道:“冷大哥,这钱是你的!是用你儿子的命,还有你们两口子的半条命换来的!你们谁都不能给!还有一点你必须要记住,我们对你没有恩!惩奸除恶是每个社会人的责任!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天也不早了,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出门打辆出租车,应该还能赶得上去夹河市的最后一辆班车。小洪,替我送送他们。”

    “赵县长,可是,我们,这钱”冷越贵拿着银行卡,双手向前平伸着。全集下载他想将卡再交给赵长枪,嘴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吧,走吧,再晚了,就赶不上班车了。快点回家和老太太团聚吧。”赵长枪冲他们摆摆手说道。

    这时候,洪光武走了过来,冷越贵两口子这才跟着洪光武离开了。

    “唉!”赵长枪想想冷越贵两口子的遭遇,和他们刚才非要给自己五十万的样子,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情绪也有些低落。

    赵长枪跑到洗手间使劲揉了一把脸,清醒了一下。然后才回到办公室,准备处理这些日子他不到办公室积累下来的那些文件。

    这些文件大部分都是下面的部门相关负责人都已经批阅过的,赵长枪只要再审核一遍,如果没有问题,就会签字同意。如果他觉得不妥,就会将自己的处理意见写出来,然后再让人将文件送回去。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县长的批示一定会被下面的头头脑脑们当做金科玉律执行下去,哪怕他认为县长的批示是错误的,他们也会贯彻下去。

    明摆着的事,你老实的执行县长的指示,错了有县长撑着,如果你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轻者被县长猛训一顿,重了就得担负责任!谁愿意当这号瓷脑?

    但是在平川县很少会出现这种事情,当赵长枪批阅过的这些文件被发回去之后,如果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认为赵长枪的处理方法有问题,他们可以亲自跑到赵长枪这里和赵长枪激烈辩论。如果他的意见是对的,赵长枪会毫不犹豫的修改自己的处理意见。

    赵长枪刚这样搞的时候,洪光武曾经认为,这样搞不但会降低赵长枪的县长威严,而且很可能会将赵长枪弄得筋疲力尽。

    试想一下,如果下面部门的头头脑脑们,每天都跑到县政府和赵长枪辩论一番,赵长枪不被搞的筋疲力尽才怪了!

    然而,事实证明,洪光武是白担心了。他发现虽然经常会有人跑到赵长枪这里和他辩论一番,但绝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严重。更没有达到将赵长枪弄得筋疲力尽地步。

    而且,赵长枪在这些人心中的位置,不但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高!洪光武能感觉到,现在许多平川县各乡镇,各局的干部们是真心敬服赵长枪。赵长枪教给了他们怎么自己处理事情,而不是只当一个承上启下的传声筒。

    赵长枪正在处理文件,市委市政府的内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赵长枪一看是一号线,知道是宗伟阳的电话,于是连忙抓了起来。

    “喂,赵老弟,我刚刚联系了天水市市委书记郭红蕾。郭书记听说我们平川县愿意划入天水市的版图后,非常的高兴。还表示要举双手双脚欢迎我们呢,哈哈。我听她的意思,明天她可能就会去省里一趟,先去探探某些领导的口风。如果上面领导支持,他们马上就会起草正式书面文件”

    宗伟阳在电话里,大略的将他和天水市市委书记郭红蕾谈话的经过,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这几年,天水市虽然是一个县级市,接受榆林市代管,但是,依靠强悍的钢铁工业,其经济总量却几乎占了整个榆林市的一半强!因为天水市的特殊地位,天水市党委书记是高配副厅级,兼任榆林市委常委,比普通的县级单位高了半级。

    这几年,天水市一直在积极运作脱离出榆林市,不再接受榆林市的代管,而是直接升级成设区的市。然而其地域面积,却始终是个**颈,成立地级市后,连两个区都凑不到。现在平川县忽然表态愿意划入天水市。天水市岂能不欣喜异常?

    何况,平川县可不是一般的县,它过来后,不但不会成为天水市的累赘,反而会大大助力天水市的经济增长!

    虽然平川县现在还比较落后,但是平川县现在可是全国重点扶植县!有这笔资金的支持,天水市再给予政策和资金的支持,平川县的腾飞可以说是指日可待!

    虽然这种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事在人为,不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

    何况现在天水市和平川县是郎有情,妾有意,成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赵县长,到下班时间了。我先回去了,家里吃的喝的都没了,我得先去超市扫荡点东西。你也早点下班吧,挂了。”宗伟阳结束了和赵长枪的通话。

    接完宗伟阳的电话后,赵长枪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忽然很想看看孙国伟得知这个消息后的表情!

    “奶奶个吧啦的,想给老子小鞋穿?天下鞋店有的是,老子脑袋有病啊?非得在你的小店里买鞋子?”赵长枪不禁小声嘟囔道。

    赵长枪心情一好,又开始琢磨宗伟阳的事情。唉,一个中年单身男人,四十冒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整天忙得脚打屁股,回去还没个女人照顾,不容易啊!

    可以说,像宗伟阳这样的县委书记在全国都很少见。他这一辈子纯粹是被他那个糟糠老婆给耽误了。

    晓梅嫂子已经来到平川县了,赵长枪想尽快安排他们见一面。不过该怎样让他们见面,赵长枪却煞费脑筋。

    他认为,如果让这两个人就这样无风无火,平平淡淡的去相亲,恐怕最后一定会失败。甚至两人根本就不会答应自己去相亲,宗伟阳还好说,自己已经跟他提过多少次了。但是顾晓梅那边,自己却不好说,恐怕一说这事,顾晓梅连听都不爱听。

    自己让顾晓梅来平川县的时候,可没说让她来相亲,只是说让她到这边来工作,顺便散散心。

    虽然赵长枪和顾晓梅曾经有过那么荒唐的一次,但是时过境迁,赵长枪早已经将那一切埋葬在心底最深处。他现在对顾晓梅有的,只有尊重和敬佩。

    在如今这个浮躁的世界里,一个能为真爱殉情,甚至成为神经病的女人,总是值得人敬重的。虽然赵长枪也认为殉情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事实上,虽然赵长枪想把顾晓梅和宗伟阳撮合到一起,但是这事情要是真想弄成,是非常有难度的。

    因为现在两人心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结,都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晓梅嫂子放不下大同哥,宗伟阳放不下苏小红。虽然苏小红只是一个风尘女人,但是她毕竟在宗伟阳对感情最饥渴的时候,满足过宗伟阳,所以宗伟阳对她还是非常依恋的。

    按照赵长枪的想法,是想先给两个人安排一场美丽的邂逅,让他们认识,然后交往一段时间,互相了解一下,然后自己再帮他们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大事准成!

    “可是怎么才能让他们来个美丽邂逅呢?”赵长枪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道,手中的钢笔不断绕着手指快速的转动着。

    赵长枪忽然发现,原来当红娘也是一件很费脑子的活儿!

    这家伙却不知道,他算是白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因为人家宗伟阳和顾晓梅现在已经邂逅了!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